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季肖冰

24.5万浏览    288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09 11:57
少女诗

p1关于和白马王子奶高的第一次见面(笑的很开心)
p2关于和奶高亲嘴儿的话题(奶高嘴唇好软呀,开心~)
p3关于什么叫吸猫~
p4说着和奶高一起录学猫叫很羞耻很尴尬,却情不自禁举起小猫爪的季小猫(依旧笑的很开心)
p5季肖冰:我是一个钢铁直男。

关于亲嘴儿,哥哥我不怕告诉你真相,其实那场戏我们叫它人工呼吸🙆
微博原视频地址:娱乐广播网季肖冰专访
字幕出处: @远是远方的远 多谢字幕太太💏~

p1关于和白马王子奶高的第一次见面(笑的很开心)
p2关于和奶高亲嘴儿的话题(奶高嘴唇好软呀,开心~)
p3关于什么叫吸猫~
p4说着和奶高一起录学猫叫很羞耻很尴尬,却情不自禁举起小猫爪的季小猫(依旧笑的很开心)
p5季肖冰:我是一个钢铁直男。

关于亲嘴儿,哥哥我不怕告诉你真相,其实那场戏我们叫它人工呼吸🙆
微博原视频地址:娱乐广播网季肖冰专访
字幕出处: @远是远方的远 多谢字幕太太💏~

千鸿引

跟风作图×2
这次是瞳耀+祯驰~
包sir表示:
让你们来上班的!
不是让你们来这秀恩爱的!
最后有木有想站包sir和广播小哥的?✺◟(∗❛ัᴗ❛ั∗)◞✺

跟风作图×2
这次是瞳耀+祯驰~
包sir表示:
让你们来上班的!
不是让你们来这秀恩爱的!
最后有木有想站包sir和广播小哥的?✺◟(∗❛ัᴗ❛ั∗)◞✺

莳光li
心动不已。这个展耀我永远珍藏。...

心动不已。
这个展耀我永远珍藏。
曾经那么抵触见一个拉黑一个,却在拉黑的过程中对指尖下这个生动漂亮的人有了心动的契机。
谢谢季肖冰的妈妈把他生得这么好逼着我偷偷加速心跳。
没错过你们真是太好了。

心动不已。
这个展耀我永远珍藏。
曾经那么抵触见一个拉黑一个,却在拉黑的过程中对指尖下这个生动漂亮的人有了心动的契机。
谢谢季肖冰的妈妈把他生得这么好逼着我偷偷加速心跳。
没错过你们真是太好了。

朵小魅
生日当天发一个大爷本体 祝少爷...

生日当天发一个大爷本体

祝少爷前程似锦!平安喜乐!(●'◡'●)ノ❤

生日当天发一个大爷本体

祝少爷前程似锦!平安喜乐!(●'◡'●)ノ❤

千鸿引

论上帝在制造他们的时候在想什么
第一话~
主角派…
好吧其实把冯杰拉进来只是算半个主角
(抱歉我们瞳耀cp一旦发刀子唯一经常cue的就是你冯杰)
冯杰:mmp
要是有时间的话,
回头把配角的一些也做出来~
谢谢喜欢~

论上帝在制造他们的时候在想什么
第一话~
主角派…
好吧其实把冯杰拉进来只是算半个主角
(抱歉我们瞳耀cp一旦发刀子唯一经常cue的就是你冯杰)
冯杰:mmp
要是有时间的话,
回头把配角的一些也做出来~
谢谢喜欢~

SAME酱🦈

最近真的非常吃蓝爵×郝明轩这对衍生,腿一个漂亮轩儿

p2图透一个还未填色的小挂件qwq

最近真的非常吃蓝爵×郝明轩这对衍生,腿一个漂亮轩儿

p2图透一个还未填色的小挂件qwq

荒也鹿

【蓬莱间 | 白起x杨戬】

BGM:来自天堂的魔鬼

🈲二传二改

封面:一只汤圆儿

来自汤圆老师的绝美封面!!!!!

我太短了,害,希望后期多多撒糖

【蓬莱间 | 白起x杨戬】

BGM:来自天堂的魔鬼

🈲二传二改

封面:一只汤圆儿

来自汤圆老师的绝美封面!!!!!

我太短了,害,希望后期多多撒糖

SAME酱🦈
是小恶魔白羽瞳和小巫师展耀~

是小恶魔白羽瞳和小巫师展耀~

是小恶魔白羽瞳和小巫师展耀~

Bababa

强力安利sci谜安集!!!
啊啊啊啊啊!真的是良心剧啊啊啊!!
高老师跟季老师真的太可爱了!!

强力安利sci谜安集!!!
啊啊啊啊啊!真的是良心剧啊啊啊!!
高老师跟季老师真的太可爱了!!

60714

祝我的大宝贝生日快乐🎉🎉

祝我的大宝贝生日快乐🎉🎉

墨辞

对不起
我先疯为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
我先疯为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尘缘途

【冰宇/微耀瞳】护食

这次是正式贺文,SCI第二季冲呀——

ABO预警、猫崽子预警、吃奶预警


————————————————————————

“哇啊啊啊——”

怀里的小魔星哭得惊天泣鬼,带着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气势,直把整幢警局大厦都要撼得摇上三摇。可怜零距离抱娃的展耀——也就是季肖冰,愁得是一个头两个大,同样快被折腾哭了的还有SCI剧组的众人。磊导第二十九次无奈卡停,还不等他回头吆喝大家先休息会儿,所有人只见一道白色疾风刷地冲向季肖冰身边,正是高瀚宇。

对高老师和季老师成天里黏在一起这件事,组里的大家从第一季起就见怪不怪了。这一A一O戏里戏外纠纠缠缠黏黏糊糊的,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儿。

只不过明眼人...

这次是正式贺文,SCI第二季冲呀——

ABO预警、猫崽子预警、吃奶预警


————————————————————————

“哇啊啊啊——”

怀里的小魔星哭得惊天泣鬼,带着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气势,直把整幢警局大厦都要撼得摇上三摇。可怜零距离抱娃的展耀——也就是季肖冰,愁得是一个头两个大,同样快被折腾哭了的还有SCI剧组的众人。磊导第二十九次无奈卡停,还不等他回头吆喝大家先休息会儿,所有人只见一道白色疾风刷地冲向季肖冰身边,正是高瀚宇。

对高老师和季老师成天里黏在一起这件事,组里的大家从第一季起就见怪不怪了。这一A一O戏里戏外纠纠缠缠黏黏糊糊的,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儿。

只不过明眼人们都把性别给看反了。

SCI谜案集第一季杀青庆功宴的第二天,满脸神清气爽的大爷乐呵呵从高瀚宇房间出来遛弯,顺便带了两份早饭回去,一路上挨个朝遇到的剧组众人笑眯眯问好,极其和蔼可亲、极其平易近人。

如果他不是蹭了一身甜腻腻的蜂蜜牛奶味信息素招摇过市,整一副宣扬主权的意思的话。

白驰的扮演者蒋龙大早上一开门,就看见季肖冰正刷卡准备进自己隔壁那间房,手中塑料袋里露出焖烧杯一角。他刚睡醒,迷迷糊糊问道:“大爷早上喝粥啊?”

季肖冰点头示意,闻言笑了笑:

“是给瀚宇的,他现在得吃得清淡点。”

“哦这样啊,大爷的经纪人真细心……?!!”后知后觉的小可爱突然闻到了对方身上齁甜的气味,脸一红结结巴巴说不下去。直到大爷会意地勾起猫唇进房,蒋龙尴尬地挠头,一抬眼就看见后面一溜被亮瞎了眼的剧组众人。

至于那天早上有多少人以为自己是宿醉没醒在做梦,一头扎回房间又睡了个回笼觉之类的事,都是日后组里的笑谈了。

不过,主演的两位老师关系好总归是件好事。但这回高瀚宇风风火火冲到大爷身边,半个眼神没分给他,就先忙着把孩子接过来自己抱着,小心翼翼又晃又哄又唱歌,才安抚了小家伙。

刚下戏的季老师水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又被自家O指使着去拿奶瓶尿布。看着窝在奶糕怀里的小魔星扁着嘴抽抽噎噎欲哭还休,天蝎腹黑大爷也只能忍气吞声跟着忙前忙后,以及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冷静,季肖冰你要冷静。毕竟是自己的崽,你不供着谁供着。

没错,恭喜冰宇夫夫标记一周年喜提儿砸。

宝宝如今刚一岁大,高瀚宇也休养完毕可以正式复出。恰逢SCI第二季开机,二人同组,也方便季肖冰随时照顾他。

巧的是,这次又有他俩和小婴儿的对手戏,磊导跟两人一合计,想着一家人也有默契,就定了他家那位。谁知道小祖宗这么不给面子,戏里明明要的是个逢人就笑的奶团子,可小家伙像是吃饱睡醒养足了精神,哭倒是哭得很卖力,一开机就是不肯笑。

但别人抱他的时候也不见有哭得那么惨呐?

小崽子跟高瀚宇一个模子立刻出来的,满剧组和人一起疯闹,开心了就咧嘴哈哈笑。然而一到亲爹季肖冰怀里可不得了,不哭到换人抱是决计不肯停下来的,惹得众人还以为大爷在家怎么虐待儿子了。

磊导虽然相信季老师不是那种人,可这反差也太奇怪了。他趁着季肖冰好不容易闲下来的时间,把人拉到一边打算问个明白:

“诶季老师,我记得上一季拍魔法凶手案的时候,小朋友特别喜欢你,看到你就不肯哭,拍都拍不下去,这回咋了呀?”周围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也过来凑热闹:“大爷你到底干啥了让自家儿子这么记恨你啊?”

旁边哄儿子的奶糕一抖,耳朵迅速烧红。季肖冰干笑几声,道:

“大概,护食吧。”


评论区见大爷在线吃奶

————————————————————————

这应该是我完结的最快的一篇,一股脑写完脑洞很开心。

花絮里小baby真的一看大爷就不哭了,果然大爷太好看了吗hhh

虎宵
…要是能看到季老师做老福特开屏...

…要是能看到季老师做老福特开屏就好了…
试一下…!请各位不要吝啬小红心小蓝手!!
可能是一个不同城也没有钱的画画狗唯一能让全世界看他的方式…!
他的美丽真的能杀我一万次
()画的不好也别打我…
占tag致歉

…要是能看到季老师做老福特开屏就好了…
试一下…!请各位不要吝啬小红心小蓝手!!
可能是一个不同城也没有钱的画画狗唯一能让全世界看他的方式…!
他的美丽真的能杀我一万次
()画的不好也别打我…
占tag致歉

惊鸿一瞥又偷瞄

在抖音看到的!以无法自拔!姐妹们快看啊!!!!

在抖音看到的!以无法自拔!姐妹们快看啊!!!!

KEKESU

*仿杂志风【我真的上瘾辽,真的好好玩,拖了这么久终于画完了,攒图真的太痛苦辽】
*继鼠猫特刊后的另一大板块【教师特刊】并附带下刊【警察特刊】的封面预告[doge]
*随刊赠海报【假的】
*设定灵感算沿用我之前画的黑板一人一半,采访灵感来自b站阿婆主三七月上的两位老师的对比【太可爱辽,其实我只是想把p89一起发一下才画的画😂
*四位老师真的是好老师💕【沈老师和展老师,季老师和朱老师🌹】
*采访放的自己比较喜欢的对比
*下刊预告半真半假,看我愿不愿画辽🌚

*仿杂志风【我真的上瘾辽,真的好好玩,拖了这么久终于画完了,攒图真的太痛苦辽】
*继鼠猫特刊后的另一大板块【教师特刊】并附带下刊【警察特刊】的封面预告[doge]
*随刊赠海报【假的】
*设定灵感算沿用我之前画的黑板一人一半,采访灵感来自b站阿婆主三七月上的两位老师的对比【太可爱辽,其实我只是想把p89一起发一下才画的画😂
*四位老师真的是好老师💕【沈老师和展老师,季老师和朱老师🌹】
*采访放的自己比较喜欢的对比
*下刊预告半真半假,看我愿不愿画辽🌚

我饱了还要吃两口

真的不是我想嗑cp,是正主追着我给我塞糖,能理解吗🙊

真的不是我想嗑cp,是正主追着我给我塞糖,能理解吗🙊

CondensateWater

探班自照自修10p

“当初我自云云人海之中独独看到你
如今我再将你好好的还回人海里”

禁二改 二传署名

探班自照自修10p

“当初我自云云人海之中独独看到你
如今我再将你好好的还回人海里”

禁二改 二传署名

九山临汐

季老师这个角色曾经的“宁直不弯”的flag真是笑到我头都要掉了!是不是每个立过这种flag的人最后都逃不过脆皮鸭兄弟情的毒打
P2是来自瞳耀婚礼现场的质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日份快乐

季老师这个角色曾经的“宁直不弯”的flag真是笑到我头都要掉了!是不是每个立过这种flag的人最后都逃不过脆皮鸭兄弟情的毒打
P2是来自瞳耀婚礼现场的质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日份快乐

早春不料峭

【冰宇】子不语怪力乱神

子不语怪力乱神

CP:冰宇(不逆)

说明:一株野生黄山毛峰和一个普通徒步爱好者的沙雕故事,有小肉渣
送给有海 @有海 ,希望你开心

=========== 

小高经过沉思,看向面前这位自称姓季的男子,得出结论。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个妖精。”

 

“事实是这样,但这个表达的方式好像……”男子静默三秒,表情严肃,“茶树精确实归属于妖精界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山茶科,但我修炼了四百多年,本体植株有两米高,从不离开此山,也没祸害过活人。”

 

听他说这话时,小高没忍住瞅瞅自己跌伤的腿。

 

“……所以我不小,也不磨人。我就...

子不语怪力乱神

CP:冰宇(不逆)

说明:一株野生黄山毛峰和一个普通徒步爱好者的沙雕故事,有小肉渣
送给有海 @有海 ,希望你开心

=========== 

小高经过沉思,看向面前这位自称姓季的男子,得出结论。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个妖精。”

 

“事实是这样,但这个表达的方式好像……”男子静默三秒,表情严肃,“茶树精确实归属于妖精界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山茶科,但我修炼了四百多年,本体植株有两米高,从不离开此山,也没祸害过活人。”

 

听他说这话时,小高没忍住瞅瞅自己跌伤的腿。

 

“……所以我不小,也不磨人。我就是个普通的茶树精。”

 

男子轻锤掌心,得出结论。

 

*****

 

小高最近水逆,挺倒霉的。早在这次登山前,先遇上了职场风波,稳扎稳打的竞聘被空降顶没了,之后又在徒步论坛碰上STK,表白不成由爱生恨开了几十个小号追着他骂,想约个炮解闷,没想到约出一个姐妹,裤子都脱了只能含泪做1。

 

所以他请了假出来登山,然而好死不死迷了路,走进这个叫不上名姓的山沟沟,累得腿断也没摸到出去的路,恰逢内急,随便拣了个地方掏家伙,撒了一半,突然对面凭空一股青烟,里面走出个大活人,吓得他一个趔趄滑下山坡,真的断了腿。

 

“我只帮忙给木本植物接过枝条,还没给活人接过骨。”

 

男子蹲下来检查小高的伤势,拉高裤筒,伸手在脚踝上左捏右捏。

 

“哎哎哎你会不会接啊,”小高疼得龇牙咧嘴,“不是,兄弟,你不是妖精……呃,茶树精吗?一挥袖子不就治好了吗?”

 

“首先,我比你大至少三百多岁,你喊我兄弟,不太合适。”男子边继续手头的检查,边认真解释,“其次,我们修炼和你们人类上大学选专业是一样的,我在高等妖精全球统一考试的时候报的是妖精历史研究方向,对治疗真的没什么经验。”

 

他顿了顿,最终选择放下小高的腿,很无奈地站起身,面色凝重。

 

“最后……就算是选择临床医学方向,能修炼到一挥袖子就能治好这种程度的,怎么也得两千年起步吧,我只在史书里见过。”

 

*****

 

虽然说着并不会治疗,但基础的转移类法术茶树精还是修过的,所以天黑之前,小高住进了一间土坯房子,有床,有被子,有吃的——还没到口,茶树精正在处理食材。

 

“老季。”

 

鉴于茶树精盛情款待,小高也只能勉为其难接受了事实,并拣了个合适的称呼。毕竟人家不让喊兄弟,按年龄总不能喊大爷。

 

“嗯?”

 

老季转过身,手里半只没扒完皮的兔子滴着血。

 

小高看得眉头直皱:“那什么,你不是妖精吗,这山上不都是妖精吗,你怎么还杀生呢。”

 

再看看灶台里烧着的木头枝,“自己同类也烧啊,太残忍了。”

 

老季安静听完,唰啦一把扯掉剩下的兔子皮,开始抄刀。

 

“又不是每个活物都能修炼,先得有慧根,还得看环境。这座山峰海拔不高,湿度大,气温低,空气质量中上等,遮天蔽日不见光,胜在偏僻,才能修出零星几个妖。”

 

“修个仙还讲空气质量?”小高惊了。

 

老季想想,决定还是不解释了,挥挥手,在小高面前变出一台笔记本电脑。

 

“做饭忙着呢,自己查,屋里有WiFi。”

 

*****

 

老季给的电脑也很不一般,小高打开chrome浏览器,主页是谷歌。

 

小高知道不能用,固执地输入了百度搜索地址,输入妖精,出来一堆辣眼大胸美女图,吓得马上关掉了。

 

“你这不能用啊,得输什么关键词吗?”小高问。

 

“不用啊,你进维基百科搜妖精就行了,妖精社会学前辈们编辑的东西,很权威的。”老季没回头。

 

“说什么胡话呢,”小高感觉被耍,很不高兴地嚷嚷,“有墙你不知道啊?”

 

“没有啊。”

 

老季把兔子下锅,香味马上爆出来,油声噼里啪啦,老季后半句就在这噼里啪啦里混着:“我们这儿没墙,国际妖精互联网组织很peace的,全世界无墙,便于促进学术、经济、语言、娱乐等互通。”

 

小高张了半天嘴闭不上,几分钟后才喘过气,问:

 

“那什么,我要在这儿常住的话,租金怎么交?”

 

*****

 

老季只当小高在说胡话,做好饭便开始玩手机,一直敲到小高吃饱喝足,才抬头。

 

“你这样拖着不治不是办法,我刚刚微信了我一个学医的师弟,他去科摩罗搞医疗援助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给他简述了情况,他说你这就是崴了,我给你骨头掰回归位再养几天就行。”

 

说着,靠近小高,坐在床沿去掀小高被子。

 

“慢着慢着慢着——”

 

小高还是紧张,虽然脚踝已经肿得快跟大腿一般粗,在知道了老季是个没什么卵用的文科妖精后真的不敢让他随便下手。

 

“没关系的,我这里虽然不长古柯树,也没有罂粟,但师弟介绍了一些可以用来充当麻醉品的东西。”

 

老季说着,又戳了会儿手机,递到小高面前。

 

是个视频。小高莫名其妙,但看着老季笃定有效的神情,还是点开了。

 

“卧槽你他妈怎么还能放AV——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说明一下我的性取向。”

 

小高脸色煞白,浑身颤抖,用老季给的毛巾,擦掉浑身冷汗。

 

老季刚刚给他接好骨头,现在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把草,在手里胡乱搓搓就变成了油,味道跟红花油区别不大,打着圈抹在伤处。老季手指皮肤不好,挺粗糙的,还凉得很,怎么搓都搓不热,还搓得皮疼。

 

“那什么,你天天上网,还没墙,基佬你肯定知道吧。”

 

老季点点头:“知道了,你是基佬。”

 

小高突然有点明白老季为什么觉得妖精这俩字听着不顺耳了。

 

老季接着又道:“我明白了。不好意思,下次注意。”

 

小高一头雾水:“什么下次注意?”

 

老季看着小高,认认真真地看,诚诚恳恳地说。

 

“下次上药给你放GV。”

 

*****

 

GV没放成,但差点演成了。

 

老季家就一张床,小高霸占了,老季本来想回到本体里凑合一夜,没想半夜下了大雨,只能湿淋淋泥淌淌地回来,和小高挤在一起。

 

事情立即无须赘述,顺理成章。

 

老季确实长相没话说,虽然自称四百多岁,看脸也就是个同龄人,鼻若悬胆剑眉星目的,还带着吸饱了日月精华的仙气儿,说不动心,那是装逼。本来小高也不敢打妖精的主意,到底是跨物种约炮,怕惹后患,谁曾想还有半夜送上门的说法,真是妖精。

 

于是小高马上翻身亲了妖精,还没刚打算伸个舌头,嘴里一股子茶味儿。他特别不爱喝茶,很不情不愿地收手,还碰到了脚上的伤。

 

老季很无辜:“我都说了我是个茶树精,黄山毛峰听说过吗?”

 

小高很郁闷:“我什么茶都不认识。我是个咖啡党,结果现在要跟一茶树睡觉——那什么,你这儿长咖啡树吗?”

 

老季不说话了,沉默里只有外面的雨声。小高等了一分钟又一分钟,老季还是不说话,弄得他也慌了,又赶快撑起身子去看。

 

睡倒是没睡,就是很不高兴,脸拉得老长,嘴角那个天然的笑弧也没有了,绷得死死的。

 

“那什么……我不是嫌弃你们茶叶、呃、茶树精,我就是……”

 

“行了别解释了我知道了。”

 

老季语速飞快,说完继续板着脸。

 

小高又迷茫了:“不是,大爷,您是我亲大爷好吧啦,您又知道什么了?”

 

老季被大爷这称呼噎了下,话也说得慢了:“我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GV了。”

 

“啥?????????”

 

“你喜欢看黑人和黄种人搞的,我明天给你找片源。”

 

*****

 

“我什么都不爱看,我就想睡你,一句话,行不行。”

 

小高心力交瘁。

 

老季确实在这方面不上道,除了每年本体植物开花授粉外,他是没有性生活的。跟妖界其他人也没有,以前和小师妹谈过恋爱,但师妹的贞操观仿佛来自大清,不结婚不上床,分手后又差点和那个学医的师弟搞上,结果俩人谁也不想做0,就散伙了,回来做普通朋友。

 

“呃,我是直男……直妖。”

 

老季磕磕巴巴的解释。他观察过小高,这浑身腱子肉的身板,还说想睡自己,八成是个1。他再也不想重温当年的尴尬了。

 

“你拉倒吧,你要是直的你能半夜回来爬我床?你要是直的刚刚亲你你还不一树枝给我抽死?”

 

小高切中要害,马上反驳。

 

老季呃呃啊啊了半天:“我,那什么,我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小高乐了,开始脱衣服,脱了自己的又准备去脱老季的,还没动手,老季一股烟把衣服变没了,赤身裸体躺那,白得像块玉。

 

“你这太没意思了,欠缺一种上床时必要的乐趣。”小高边吐槽,边去揉两个人的家伙,贴在一处磨蹭,感觉来得很快。

 

老季也搂上小高的脖子,亲亲小高的嘴唇和下巴。

 

“那下次我穿着让你脱。”

 

*****

 

直到小高自己叉开腿,老季这才敢确定,小高是个0,庆幸脑子里的一万个劝服小高做0的借口和一万个说服自己做0的理由都用不上了。

 

但小高也有点郁闷。

 

“你就这样直接捅进来我怕是要死于失血过多和感染。”

 

老季沉思五秒,薅下一把头发,在手中搓搓,又化成了油,里里外外抹到小高后面和自己家伙上。

 

“茶树精油,很值钱的,一般人我不给。”

 

*****

 

GV演到最后,老季先累了,小高还很兴奋。

 

“你不是个茶树精吗,你们妖精界修炼了四百多年就这体力?”

 

老季累得话都不想说,但小高太聒噪了,反正就是不让老季踏实睡觉。

 

于是老季变了小孩手臂粗的一节树枝,递过去。

 

小高一天内无数次读不懂老季的脑回路,还是勇敢发问了:“这是啥?”

 

老季上下眼皮黏在一起,打了个哈欠:“被我捅和被树枝捅,本质上没有区别,你拿去自己玩吧,我睡了,明天还得写论文,我们妖精界的PhD很难修的。”

 

*****

 

第二天,小高的问题还有很多,问不完:“那照这样说,如果我喝茶,岂不是喝了你的洗澡水?”

 

老季赶论文,手指在键盘上打的飞起:“理论上洗澡、洗头、洗脚……都算,但事实上没有哪个茶树会用八十度的水洗澡,烫脚也不行。”

 

小高还是感觉有点恶心。老季察觉了,补充道:

 

“你喜欢喝的咖啡,是咖啡树精的成型胚胎扒了皮晒干碾成粉煮出来的,论残忍程度,我建议你还是喝茶。”

 

*****

 

第好多好多天,小高还没走,咖啡戒了,喜欢上了茶香。

 

但小高没喝上茶,他还是有点心理障碍。

 

“我其实很想喝点茶尝尝,但是,到底要怎么处理呢,总不能拿开水浇你吧,跟涮人肉似的,太残忍了。”

 

老季马上再去薅头发,到手心已经变成新鲜茶叶,绿油油的。

 

“你弄口锅自己炒,然后烧水泡就行了。”

 

见识过老季多次在床上薅头发的小高真实心惊:“我现在还能提分手吗,万一真的喜欢上喝茶……我不想和秃头谈恋爱。”

 

老季想了想,领着小高去山顶,朝东西南北各一指。

 

“没事,你想喝,六安瓜片、西湖龙井、信阳毛尖,都成。”

 

再回头冲小高笑笑。

 

“而且离我们没多远,隔壁住了一太平猴魁,你薅他的,他学导演的,反正以后总会头秃。”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