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孤独

17万浏览    27563参与
时代少年团-张真源🍭

孤独

  哭的时候没人哄,我学会了坚强;怕的时候没人陪,我学会了勇敢;烦的时候没人问,我学会了承受;累的时候没人可以依靠,我学会了自立……

  哭的时候没人哄,我学会了坚强;怕的时候没人陪,我学会了勇敢;烦的时候没人问,我学会了承受;累的时候没人可以依靠,我学会了自立……

子不语

 那天我问老师:您为什么会喜欢钓鱼啊?

 老师回我说:你啊,多去经历一些,你就懂了。

 那天我问老师:您为什么会喜欢钓鱼啊?

 老师回我说:你啊,多去经历一些,你就懂了。

黒と白

"Dear"

-親愛なる君へ-

by ながべ

"Dear"

-親愛なる君へ-

by ながべ

半秋
我该如何形容荒芜 我该如何描述...

我该如何形容荒芜

我该如何描述灰烬

烧掉仅有的钞票

丢掉伪装的外套

我该如何形容荒芜

我该如何描述灰烬

烧掉仅有的钞票

丢掉伪装的外套

子不语
  年少时的心动,现在仍然会心...

  年少时的心动,现在仍然会心动,但不会喜欢了。@LOFTER官方博客 @赤字先森Mr.Gu 

  年少时的心动,现在仍然会心动,但不会喜欢了。@LOFTER官方博客 @赤字先森Mr.Gu 

赤城shchlin.

讨厌自己

  听说有人讨厌我,我顿时笑了,搞的我很喜欢自己一样……

  听说有人讨厌我,我顿时笑了,搞的我很喜欢自己一样……

是咕咕鸡呀(上学版)【不可回收垃圾】

致逝去的童年,犯过的错

我是该将你埋葬,还是该将你珍藏

是遥远彼岸的星河,还是咫尺的镜中明月

是枝头将谢未谢的花朵,书架要散未散的旧书

是雨后空气的泥土香,案前筝琴的嗡鸣荡

是指尖漏下的月光,清风浮来的暗香

是叶上的白露,镜片的水珠

试卷上哭笑不得的半对半错,点奶茶的选择困难症

触不可及的昨天,不可回溯的上一秒


我是否该为你谱上一曲,将你吟唱

还是该用血液凝成的僵块,将你深藏

流干所有的泪,唱哑干渴的喉

当月亮不愿用温柔的轻纱笼罩住我,

唯有你以荆棘的怀抱,给我以幻梦


我是否该为你歌唱,在怪石嶙峋的高山上

早已被大多数人遗忘,

唯有寥寥无几的朝圣者,我们一道

锐石划破脚掌,身躯...

我是该将你埋葬,还是该将你珍藏

是遥远彼岸的星河,还是咫尺的镜中明月

是枝头将谢未谢的花朵,书架要散未散的旧书

是雨后空气的泥土香,案前筝琴的嗡鸣荡

是指尖漏下的月光,清风浮来的暗香

是叶上的白露,镜片的水珠

试卷上哭笑不得的半对半错,点奶茶的选择困难症

触不可及的昨天,不可回溯的上一秒


我是否该为你谱上一曲,将你吟唱

还是该用血液凝成的僵块,将你深藏

流干所有的泪,唱哑干渴的喉

当月亮不愿用温柔的轻纱笼罩住我,

唯有你以荆棘的怀抱,给我以幻梦


我是否该为你歌唱,在怪石嶙峋的高山上

早已被大多数人遗忘,

唯有寥寥无几的朝圣者,我们一道

锐石划破脚掌,身躯疲惫拖行

遗忘、解脱、麻木,还是继续走在崎岖的路上


不可永留,不可触碰

当我老去,躯体也化成灰

唯有灵魂,可供你铭刻其上

当你用时间的刻刀,将我审判

拜脱了,将它镌刻

用尽全力刻上

不要顾忌那

蜿蜒的血,流下的泪

烧去的手稿,随风的烟灰

也许,我还不愿将你遗忘

不能,也不该

——2022.11.25

千合印

于血中流淌着的孤独

我每天,有人陪,有工作,有饭吃,能学习,能阅读,能写书,能锻炼。

但依然,抵不住,那种于血中流淌着的孤独。

纵然我每天奋力挣扎。

但依然,抵不住,那种从苦闷中生出的孤独。

真难。

挑战。

我真的有办法为师、为医、为人父母么?

我连自己都还解决不好。

我看了看案头的斑叶海棠,希望它过段日子能够生根。


我每天,有人陪,有工作,有饭吃,能学习,能阅读,能写书,能锻炼。

但依然,抵不住,那种于血中流淌着的孤独。

纵然我每天奋力挣扎。

但依然,抵不住,那种从苦闷中生出的孤独。

真难。

挑战。

我真的有办法为师、为医、为人父母么?

我连自己都还解决不好。

我看了看案头的斑叶海棠,希望它过段日子能够生根。


A

一些

  喜欢让建模带动物面具,喜欢和一个人安静的聊着天,喜欢听歌,中度二次元,指绘,音游,有点精神亚比(,大概很会讨人开心,喜欢玩剧情很长的游戏,喜欢下雨天,很喜欢机体之类,最近在看EVA,喜欢氛围安静的电话,喜欢听人分享,精神状态有时不好,渴望得到共鸣。

  可以舒舒服服躺在床上,暖和地盖着被子,想干什么干什么,可以安静地玩游戏,听好听的音乐,可以画画,可以写一些杂七杂八没有意义但带着浓浓感情意外很好看的东西。又想着明天早上跑完步,可以给自己煮一碗热乎乎汤很香的方便面,可以边喝速溶咖啡或者茶包泡出的茶,听着歌写作业或者画画,沐浴在黄色调的阳光下亦或者在灰蒙蒙的色调中听着不同的雨声,时间飞快的流......

  喜欢让建模带动物面具,喜欢和一个人安静的聊着天,喜欢听歌,中度二次元,指绘,音游,有点精神亚比(,大概很会讨人开心,喜欢玩剧情很长的游戏,喜欢下雨天,很喜欢机体之类,最近在看EVA,喜欢氛围安静的电话,喜欢听人分享,精神状态有时不好,渴望得到共鸣。

  可以舒舒服服躺在床上,暖和地盖着被子,想干什么干什么,可以安静地玩游戏,听好听的音乐,可以画画,可以写一些杂七杂八没有意义但带着浓浓感情意外很好看的东西。又想着明天早上跑完步,可以给自己煮一碗热乎乎汤很香的方便面,可以边喝速溶咖啡或者茶包泡出的茶,听着歌写作业或者画画,沐浴在黄色调的阳光下亦或者在灰蒙蒙的色调中听着不同的雨声,时间飞快的流淌,但可不是虚度,想象着自己与灵魂契合的知音相遇的未来某时某地,在脑中编出浪漫或遗憾或美满的长篇故事…虽然是一个人,但好像一直都不是一个人,大概自己与自己偷偷交了最好最好的朋友,很开心呐。

子不语
  人情往来真的好累啊……

  人情往来真的好累啊……

  人情往来真的好累啊……

My Love - BeiPing

尼采语录

⼈⽣没有⽬的,只有过程,所谓的终极⽬的是虚⽆的。


每⼀个不曾起舞的⽇⼦,都是对⽣命的辜负。


人类唯有生长在爱中,才得以创造出新的事物。


⼀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曲折地接近⾃⼰的⽬标,⼀切笔直都是骗⼈的,所有真理都是弯曲的,时间本⾝就是⼀个圆圈。


世界弥漫着焦躁不安的⽓息,因为每⼀个⼈都急于从⾃⼰的枷锁中解放出来


没有可怕的深度,就没有美丽的⽔⾯。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没有真理,只有解释。


痛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


⼈⽣没有⽬的,只有过程,所谓的终极⽬的是虚⽆的。


每⼀个不曾起舞的⽇⼦,都是对⽣命的辜负。


人类唯有生长在爱中,才得以创造出新的事物。


⼀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曲折地接近⾃⼰的⽬标,⼀切笔直都是骗⼈的,所有真理都是弯曲的,时间本⾝就是⼀个圆圈。


世界弥漫着焦躁不安的⽓息,因为每⼀个⼈都急于从⾃⼰的枷锁中解放出来


没有可怕的深度,就没有美丽的⽔⾯。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没有真理,只有解释。


痛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



不是梵高
我要把自己藏起来. 题外话:翻...

我要把自己藏起来.


题外话:翻了翻emmo,发现放长假真的是我最不开心的时间,没有同龄人,没有朋友,没有话题,很烦。我讨厌长假。

我要把自己藏起来.


题外话:翻了翻emmo,发现放长假真的是我最不开心的时间,没有同龄人,没有朋友,没有话题,很烦。我讨厌长假。

是咕咕鸡呀(上学版)【不可回收垃圾】

”It is the time you spent on your

rose that makes your rose so

important.”

正是你为你的玫瑰花费的时间才使你

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

It is only with the heart that one

can see rightly;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s.

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

事情的真相只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图片]

”It is the time you spent on your

rose that makes your rose so

important.”

正是你为你的玫瑰花费的时间才使你

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

It is only with the heart that one

can see rightly;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s.

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

事情的真相只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就是不睡觉

好耶,大学生一个月被开了两次!

  第一次,是因为我摸鱼太多,第二次,是因为我不愿加班。我和朋友们吹嘘我找了一个时间自由的兼职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哪想到没几天我又被开了。

  那个妹妹把我当做了好朋友我却还没有请她喝奶茶,我觉得她真的特别特别善良,我后来分析她可能有点讨好型人格,我真的挺心疼她,希望她以后可以自私一点,多为自己考虑,我打算本周五去找她,然后和她好好道个别吧。

  其实比起第一次被开,第二次我的承受能力显然高了很多。我还记得那天是原神大版本更新,我急的要死要抽纳西妲但是云原神排队,就叫同学在自己电脑上帮我抽了,小保底没歪,结果晚上就被通知可以走人了,伤心,当天游戏都玩不动,有一种被抽干了精神的感觉,提不起劲,...

  第一次,是因为我摸鱼太多,第二次,是因为我不愿加班。我和朋友们吹嘘我找了一个时间自由的兼职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哪想到没几天我又被开了。

  那个妹妹把我当做了好朋友我却还没有请她喝奶茶,我觉得她真的特别特别善良,我后来分析她可能有点讨好型人格,我真的挺心疼她,希望她以后可以自私一点,多为自己考虑,我打算本周五去找她,然后和她好好道个别吧。

  其实比起第一次被开,第二次我的承受能力显然高了很多。我还记得那天是原神大版本更新,我急的要死要抽纳西妲但是云原神排队,就叫同学在自己电脑上帮我抽了,小保底没歪,结果晚上就被通知可以走人了,伤心,当天游戏都玩不动,有一种被抽干了精神的感觉,提不起劲,但也不想睡觉,我怕一个人在房间,我怕我会一直哭。

  在我还没找到第一份工作之前,也就是我的舍友们决定都离开的那段时间,我因为自己没有工作又要被留在宿舍而难过。为了有实习,我连星巴克和七分甜都去面过了,但我真的不能接受周末上班。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非常宅的人,但我发现其实我不是,我需要社交,我需要我的朋友们围绕在我身边,哪怕我们各干各的,没有很多交流,但如果她们离开我,我会陷入无穷无尽的孤独之中……

  那段时间,我每天状态都很糟糕,醒来第一件事,是哭,睡觉前最后一件事,也是哭。我可以毫不费力把枕头哭湿一半,我不需要用力,眼泪就自己留下来了。有一次我在年纪轻找兼职,但是那个人没回我,我就急得要死,我突然哭的非常用力,到了要撕心裂肺的地步,但是已经熄灯了,宿舍除了我就一个人,我觉得自己好没用,但不想她担心我,我就憋着哭,但我又憋不住,我感觉自己几乎喘不上气了,要死了……

  那段时间,我都是到凌晨,非常非常困了才睡觉,不然我无法正常入睡,我会东想西想,我的泪腺会不受控制。我最讨厌一觉醒来宿舍只有我一个人的感觉,好像我不在5719,在火星。

  在那段时间我写了很多发疯文学在备忘录里,我后来去看看,我觉得自己真是太悲观太脆弱了,不堪一击。但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我就算这样也继续生活了,而且我能感觉到我的情绪总体上在慢慢好转。

  我也曾告诉自己,不要随波逐流,没有好的实习就别去,一个人在宿舍又不会少块肉,但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人啊! 我如果坐在宿舍,什么都不做,我会焦虑到没办法控制表情,开朗的我会觉得光是一个微笑就很累,面对另外的同学我都不是很想说话,我没法说,因为我会绷不住,我怕我带哭腔,那太丢人了。

  唉,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发泄。我今天和一个很久不联系的朋友聊到工作,聊到那段时间,我说,我的人生只有一个命题——既然不能去死,那我要怎么活?

  关于是去是留,我做过很多年的斗争。因为各种原因,我一直保留着过不下去了,逼到绝境了就离开的态度。直到我学习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原文说: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所以我接下来要考虑怎么活。我觉得他说的真好,死是一个值得庆祝的结束,但在结束前的状态是如此漫长且风格多样,我需要的不过就是自然地走过这个状态,我已经看到了终点,我觉得没必要快进,我的生命不是短视频,它能既然能自然播放就随它去吧。

  我告诉朋友,是的,没有人能帮我,只能我自己走出来。在我离开了那段相对黑暗的时刻之后,我觉得生活就是也相对光明了起来,我害怕孤独的一部分在驱使我走起来,走出去,去寻找。但我也发现了某一部分的我是接受孤独的,甚至是喜欢、享受孤独。我以为一个人生活的我会崩溃,但不得不接受后反正有所好转。这是我的一部分隐性基因吧,用不太美妙的方式催熟了它,但我感激它,它让我发现我比自己想的要坚强很多。

  也许下一个浪头下来我又变得透明易碎了,但我知道起码我比第一个版本厚那么一点了。

东倒竹生
医生说 可以放开感知 WINT...

医生说

可以放开感知


WINTER IS COMING

MY FAVORITE SEASON

SAVING MYSELF

医生说

可以放开感知


WINTER IS COMING

MY FAVORITE SEASON

SAVING MYSELF

白朗爱咖啡

这个冬天,我们一起去北方以北看雪吧,好不好

这个冬天,我们一起去北方以北看雪吧,好不好

稀粥孜然汤

Collapsing world

平静的城市,如其表面,内外无一丝波澜。风平浪静,无雨无晴。蔚蓝的天空内云朵渲染成画,配上闪烁的星空意外的层次分明。

遥远的东方传来城市塔楼的声音,无人的街道内提琴声不断地撞击墙壁发出回响,有序的乐曲此刻却显得如此杂乱无章。无人的城市里,上演着最后一场独奏演出。琴弦上下飞动,优雅的动作,破旧的衣服,干净的微笑,脏乱的脸庞,纯粹的幻想,落寞的现实。天上风云涌动,天下尘埃已定。他的眼中没有别人,世界崩溃无人,只有他和心爱的提琴。嘈杂的大雅之堂不如这荒芜的偏僻角落更能给他带给安宁。

他走不出自己的幻想,就如这阳光再也照不到地表一样。其他人都早早地乘上远航的船驶向另一端的未知之处,去迎接阳光,拥抱生...

平静的城市,如其表面,内外无一丝波澜。风平浪静,无雨无晴。蔚蓝的天空内云朵渲染成画,配上闪烁的星空意外的层次分明。

遥远的东方传来城市塔楼的声音,无人的街道内提琴声不断地撞击墙壁发出回响,有序的乐曲此刻却显得如此杂乱无章。无人的城市里,上演着最后一场独奏演出。琴弦上下飞动,优雅的动作,破旧的衣服,干净的微笑,脏乱的脸庞,纯粹的幻想,落寞的现实。天上风云涌动,天下尘埃已定。他的眼中没有别人,世界崩溃无人,只有他和心爱的提琴。嘈杂的大雅之堂不如这荒芜的偏僻角落更能给他带给安宁。

他走不出自己的幻想,就如这阳光再也照不到地表一样。其他人都早早地乘上远航的船驶向另一端的未知之处,去迎接阳光,拥抱生活的喜悦,他在这阴暗的角落里,脱离世界,又还能活多久呢?

坐在码头上,没有打理过的长长的头发泡进了水里。今晚难得的可以看到天上的月亮,它一动不动,却不断地被云遮蔽。就如在人群中兜兜转转,最后不得不在原地迷失方向。琴弦也断了,自己又还能骗自己多久呢?

另一端的生命享受着生活,自己却还在黑暗里泡着温水,像青蛙一样没有追求的得过且过。

错过,错过,错过,罪过,罪过.......他念念有词似乎在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渴望过衣着鲜丽,渴望过乘上大船驶向远方,渴望过在另一端享受新的生活......到头来,还是像没有潮汐的海面,虽活着,却和死水无异。

幽深的海面似乎在呼唤他,他想结束幻想,却无力面对这痛苦的现实,或许,水下,是个不错的好地方?

他站起了身,却离开了。他一直缺乏着勇气,心里的世界没有勇气的粘合,崩溃成一盘散沙。

他讨厌稀碎的沙子,却也没有勇气倒掉沙子。

酒红的提琴在蜡的保护下到还是烨烨发光,就像他刚得到它一样。而他自己,到底已经堕落成什么样了呢。

什么时候,自己才会崩溃掉呢。

不如现在吧。

一步一步,冰冷的海水浸没了脚踝,突然一层层海浪拍击了他的小腿,一个词语闪过他的脑海。

潮汐。

或许他的等待还有意义,也会有结果。毕竟他的幻想里,似乎出现了黎明,缝合起了,崩溃的世界。

地球停转的第25天

      另一头的地方是什么?儿时的我不止一次的产生过这样的疑问。如今困于小小的水面之上,这个问题的答案缩小到了小小的唯二区间,寂静或繁华。

      探索欲和求知欲迷失在车水马龙的嘈杂中使我忘记了到底何去何从。困守于自闭的囚笼还自己反锁了门,亦或是在人山人海的摩肩接踵中看着别人的后脑勺走一步是一步。

      我应该怎么做?不跟别人走,错。自己不想走,退。自己乱走,又像我最厌恶的赌博,迷失在暂时的喜悦中,越陷越深。

      宁退不错,退一步遥望人山人海,他物徘徊千丈里,我自岿然不动,落寞过日,也自笑自得其乐。就像一把破烂的二胡,拿根线胡乱刮刮,发出几个音色,就算自己活过了。就像街头的小角落,被别人忽视着,却一直存在者,人们熙熙攘攘不可能记住我也不会去了解我,我看着他们来来去去,停留在原地,也不打算前进一步,哪怕,人空巷留。

      被遗忘的人还算是存在的吗?我不是地标,没有弥久不散的物质组构我的身躯在历史长河中经历冲刷。我是生物,很不幸还是最大的社群类生物,和别人交流才能活下去,远离人类我是不正常的,我还是正常的人,虽然不喜交流,但是没有人在旁边,我这个街头破巷口似乎也没有办法感受到自己是个被忽视的玩意。

      或许,咱的存在的确认性确确实实不可避免的来自于他人。

      嗯,说到底也没什么,我这么想也不能证明自己是一个清高的隔绝的人,超然物外看淡物我,这些东西于我而言,都是有了知识之后犯起的病。

      理由是,我想证明自己没走是个正确的选择。当初大家都来了,我也一脸兴奋的跟过来了,坐在蒸汽飞艇上,望着新的大陆,兴奋地大脑放空去听别人的欢呼,左耳进右耳出,企图吸收点别人的欢喜,晚上再拉个跑调,被围观的人嘲笑。

      没法,人生可能就是这样,物极必反,乐极生悲。我也就这样带着一堆大道理浑浑噩噩地活着,道理不用来使自己成长,倒是拿来敷衍自己的错误用得炉火纯青。

读了书,回来看看后,看着一个个又跑回去,我又犯病了,别人走,我不走,我清高,我不随大流,平庸的人见不得自己的平凡的命,自以为自己好像干了什么惊天地的反常之举,到头来在别人眼里也就一傻子罢了。

啊,或许也不会,别人之前未必注意过你,更何况现在?大家兜兜转转了这么些年了,你说有个目的吧,说不出来,你说没有吧,也不承认,诶,人就这样。我自然也这熊样。

      反正世界也快崩溃了。我能比他晚崩溃,继续把自己骗下去,也不算失败吧。

又是盲见啊
小时候班里的男生爱踢足球打扑克...

小时候班里的男生爱踢足球打扑克女孩子们跳皮绳,我不会所以只能看着,每天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小朋友。

        后来他们开始讨论体育明星化妆打扮,我还是不懂,每次试图加入讨论发现越努力越心酸,只好接受自己一个人的事实。

        而现在,他们说的话做的事,我还是常常看不明白,终于知道,原来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勉强不来。......


小时候班里的男生爱踢足球打扑克女孩子们跳皮绳,我不会所以只能看着,每天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小朋友。

        后来他们开始讨论体育明星化妆打扮,我还是不懂,每次试图加入讨论发现越努力越心酸,只好接受自己一个人的事实。

        而现在,他们说的话做的事,我还是常常看不明白,终于知道,原来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勉强不来。

         好吧……

         当枯叶从枝头飘落,阳光稀稀拉拉的从枝丫缝隙落下来,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美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其他人或是拍摄记录或是嬉笑打闹着从满地枯叶中踩过去;当一个夜晚没有月亮没有星光,其他人聊着笑着入睡,我却独自悲伤,陷入失眠的困境之中;当伫立在人群之中,其他人的热闹与欢笑都像是窗外一阵短暂的冷雨般路过,然后在我心里留下一个凉凉的痕迹。

       所以,该怎么和自己的孤独和解呢,当你遇到一个人一件事,迫切想要告诉一个人,却发现没有百分百符合条件的人存在;当你从别人口中听说了无数个版本的,那些真的热闹鲜活的生活。

      就像是……像是一颗星星发现周围都是白云飞鸟或是其他物质,而其他星星离自己千亿之遥,独自闪耀无人在意。

      而生命里发热发烫发亮的微光,来自于那颗婉转迂回的心。

清潇雨尘

道缘|第一百一十二章:似梦非蝶

【题记】虚幻着的存在,共享着视角,自以为是我而又无所适从。它的显现,有一种存在主义的悲观色彩……其名为梦!


(一)


平行的空间里,叠加了许多物象,虚幻中揉杂的存在,不止于一点。每一个点,都是世界的开端!


无垠的“虚境”里,无数把钥匙漂浮着,选择哪一把,都没有太大区别。因为,不管从哪一扇门进入,你都会遇见你自己。


人生而孤独,又因思考,而获得了更加孤独的自由。试问,那样广阔而多重的世界里,怎么会容不下…你的渺小呢?


所以,你知道么,不是你选择了你自己,而是我们选择了你……


你的使命,因我们而存在!

至于我们是谁?

这…就要问问你自己了。......


【题记】虚幻着的存在,共享着视角,自以为是我而又无所适从。它的显现,有一种存在主义的悲观色彩……其名为梦!


(一)


平行的空间里,叠加了许多物象,虚幻中揉杂的存在,不止于一点。每一个点,都是世界的开端!


无垠的“虚境”里,无数把钥匙漂浮着,选择哪一把,都没有太大区别。因为,不管从哪一扇门进入,你都会遇见你自己。


人生而孤独,又因思考,而获得了更加孤独的自由。试问,那样广阔而多重的世界里,怎么会容不下…你的渺小呢?


所以,你知道么,不是你选择了你自己,而是我们选择了你……


你的使命,因我们而存在!

至于我们是谁?

这…就要问问你自己了。


 (二)


其实,我本人是一个严重的路痴,我有想过,之所以会这样,大概是因为缺少归属感吧?可究竟是否如此,也不怎么说得上来。走在大街上,每每想到,原来自己也不可例外的,是这许多过客中的一员,就觉得悲哀……


嗟夫…浮生于我,皆如过客,而我亦身在其中,亦如过客……不亦悲乎!


以前呢,我一出门,看着高楼大厦,人来人往,十字路口,就会特别茫然。


总有一种感觉,只有自己活在慢镜头中。身边的景象和声音,就是“忽的一下”,来了;又“咻的一下”,走了。然后在某一瞬里,忽然的,时间就停止了,只有自己安静的走过……而之后的车流依旧,行人匆匆,我还站在原地。短暂的一瞬,便也回过神来,融入到人群里,独自走过……


现在好了,为时数年,总算是将那些穿越的“疏离感”,和另一个“我”的身影,送回到想象中去了。未来,那里将是独属于,我的“道场”……


而现实中,只要去经历,或者等待就好。现在我觉得,可以到达的远方,并不一定都是生活。生活之外,还有很多不可及的向往,有很多,估计是做不到了。但…即使是想象,也总是要有的……因爱而生的,不止于眼前。


虽然,现在和从前相较,并不见得有什么改变,可再想想,那时迷惘的自己。便觉得回首,也不过是忽然而已。


这一刻我知道,我的存在,并不以时空为限。时空却因我,而存在……


(三)


我又想假设:如果“想像”可以带路,我愿那想像,作成一只小鸟,若隐若现,若即若离。希望它可以带我去到一个远方,打开壁垒,窥见真实……


于是,今日里的想像,便由一只幻化的小鸟来引导,而地点仍然在月球。


自从月球车,和“卫星导航系统”的信号连接不上后,那一路上跟着我的存在,便现了身形,却还现的不够彻底,表面像是披着一层光华流转的保护膜一样,它让我想起了“变色龙”这种…嗯,我不太喜欢的爬虫类生物。然而,眼前的这位却是飞行类的,感觉上也不太像是生物,只像是某种科技主导下的一种飞行器。


这样看着,还是有种不确定感,好奇中,还带着陌生。为了尽快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我觉得,我应该做点儿什么。那么,做点儿什么好呢?是了,我要给它取个名字。


鉴于我乘坐的这辆月球车,叫做“玉蟾号”。而前方带路的未知飞行器,比较倾向于鸟的形状,这让我想起了一句俗语: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天鹅呢,古称:鸿鹄,但是它的比例,又没有那么大。这样吧,干脆…就叫它“小鸿”吧。这读音通俗亲切,有助于从心理上拉近我们的距离。哈哈…这一刻,我为我自娱自乐的这股劲儿,感到好笑。


其实…我也好想大声笑出来的,却知道那样不好,是不敢,也是不愿……只是这样,已经很好了。


然后,这一路上,我便跟着“小鸿”,看看它到底要将我带往何方?迷途之际,将命运交予未知,未尝不是一种洒脱的态度。


跨越已知的人生,我愿这浪漫,在未知的旅途上,纵情放肆。而于无声处,悄然隐没的那些寂寞,也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


(四)


虚幻着的存在,共享着视角,自以为是我而又无所适从。它的显现,有一种存在主义的悲观色彩……其名为梦!


在梦境中,跟随另一场梦境的引导,进入更深的旅程,那是我的浪漫,不能及的远方。远方不远,只是有些孤独。


每一年里,都会有那么几天,我有做到过同一个梦,那是个有关于飞翔的梦。天空是灰色的,没有任何光彩。所以说,那不能称之为天空,我好像从来没有梦见过天空,不…或许是我的梦里没有蓝色?


灰色空间中的我,肯定没有实体,而是寄宿在实体上的念。时处的状态是,临空悬浮着……当我开始俯视下方,即有一座山头出现。


那座山有棱有角的,相对于其他不清晰的印象,它还算的上是有棱角,上面覆盖着的绿意,形容好像是…正待转黄的爬山虎。我知道这么说有点儿奇怪,一座山上,满满覆盖着青黄不接的爬山虎?可那毕竟是梦,不是么?既然是梦,再奇怪也是正常的。何况?我还以文字记述的方式,将如此模棱两可的景象,描述了出来,也让你们相对清晰地感受到我的模糊。如此,在一件无意义的事里,也仿佛揪到了那么一丁点儿的意义。这样,我不禁有些得意起来。


我临空俯视,自以为下方是一座山,而飘然坠落。那姿态所带来的意象,是一种悠遊纵意的滑翔,不随风,只随我的意……


在临近山头的半空中,每滑翔一段,就悠起来一段,然后又下滑一段,再悠悠的,往上扬起。说悠然,又还潇洒,便说是“翩然”,也不尽然。于是乎,悠悠一梦,翩然起伏,尽在此间……


那样的轨迹,就好像…蝴蝶在翩翩飞舞,然而其速度,以及飞翔起来一上一下的起伏感,又不像一般蝴蝶那样,看起来并不快。至少在梦中,我觉得这几下动作是很快的,有一种:时流飘逝之感……


而我也在这种漂逝感中,化作了其中的颗粒,密密麻麻的……坠入。或者是,我在坠入,而它们都朝着梦外溢出来。我不断地坠入,它们不断地溢出。无限的粒子,喷涌向外,在扑朔迷离中造就了另一个现世的梦境。


困倦感如期而至,是我即将入睡的前兆。

我就知道,那一头的梦,该醒了……


正所谓:


我与浮生皆过客,其中道理亦悲乎。

瞬间变幻为飞鸟,丈许光阴化白驹。

浪漫悠遊千万载,时流飘逝度须臾。

迷离扑朔无穷尽,梦网深沉缚此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