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孤独

15.9万浏览    26951参与
墨孤海

【随笔】无爱则安之

        我开始思考“爱”是怎么样的呢?付出,回收,依恋,陪伴?

  

  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流失这种感受,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爱人的能力,回忆起来就凑成零零碎碎的拼图,林(Lim)小姐是如此,我也是如此。我每一刻体会到感情时就会回避,那都是杀死我的毒药,恐惧蔓延的感受,比看惊悚片都来得真实。我从疯狂退回到克制,脑内的声音都在限制我的情感,想从不安中退回自己的躯壳里。

  

  希望一个带有热意的拥抱,但是这个温度让我害怕,你远离的时候我不理解,你靠近我又会后退,像我给你写的情诗,它已经在黄昏下迷离。浪漫...

        我开始思考“爱”是怎么样的呢?付出,回收,依恋,陪伴?

  

  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流失这种感受,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爱人的能力,回忆起来就凑成零零碎碎的拼图,林(Lim)小姐是如此,我也是如此。我每一刻体会到感情时就会回避,那都是杀死我的毒药,恐惧蔓延的感受,比看惊悚片都来得真实。我从疯狂退回到克制,脑内的声音都在限制我的情感,想从不安中退回自己的躯壳里。

  

  希望一个带有热意的拥抱,但是这个温度让我害怕,你远离的时候我不理解,你靠近我又会后退,像我给你写的情诗,它已经在黄昏下迷离。浪漫只适合存在于幻想之中,或是那些自导自演的氛围。

  

  现实里没有什么羁绊,缘分也不会突然走到自己身边,羁绊需要命运,缘分需要时间,我一身骨肉空空,一无所有。命运要自己去赌,而人一生时间那么短,等着等着头发花白,那些人们所认为的价值都没了。

  

  如果只等着别人爱自己那就太可悲了,但是自己没有爱自己的能力,别人也爱不了自己,看来看去,难怪人总说要自爱。

  

  所以浪漫做了一出戏,一场梦,梦里却比现实更加真实。

Wenxiang

奶奶走的那天,

很早,天没亮。


我问母亲,

奶奶睡着了吗。


叔公走之前有,

记不清一年几月。


有一天他突然就,

搬去了厢房独居。

奶奶走的那天,

很早,天没亮。


我问母亲,

奶奶睡着了吗。


叔公走之前有,

记不清一年几月。


有一天他突然就,

搬去了厢房独居。

小白爱磕cp

大概我就是个没有糖的孩子吧

我从小被人瞧不起  

今年我想学织围巾  被人说你什么都不会  还学这个

我……我学会了的

我想学刺绣  你什么都不会还学刺绣

我……我可以慢慢学的


我的胖 被人当做取笑的乐子  我减肥了

反正我没有对食物的食欲

我从小被人瞧不起  

今年我想学织围巾  被人说你什么都不会  还学这个

我……我学会了的

我想学刺绣  你什么都不会还学刺绣

我……我可以慢慢学的


我的胖 被人当做取笑的乐子  我减肥了

反正我没有对食物的食欲

🍭宠溺i

突然又陷入了那样的死循环中

一遍遍的开始自我质疑

才发现我原来是如此的不自信

我好像一点也不了解自己  也看不清自己

亦或许是不想接受原来自己是这样一个碌碌无为的人

时常想问问身边的朋友

为什么会跟我这样一个 既无趣又没什么能力的人做朋友呢

自己真的很差劲 没什么爱好特长 也没有什么内涵

脑子里好像只想做个废物 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哈哈哈

又不想努力 也没有目标  感觉自己好像一点能力都没有

什么事都做不好  社交嘛又社交不明白  一整个大社死...

突然又陷入了那样的死循环中

一遍遍的开始自我质疑

才发现我原来是如此的不自信

我好像一点也不了解自己  也看不清自己

亦或许是不想接受原来自己是这样一个碌碌无为的人

时常想问问身边的朋友

为什么会跟我这样一个 既无趣又没什么能力的人做朋友呢

自己真的很差劲 没什么爱好特长 也没有什么内涵

脑子里好像只想做个废物 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哈哈哈

又不想努力 也没有目标  感觉自己好像一点能力都没有

什么事都做不好  社交嘛又社交不明白  一整个大社死

又很随缘  这也不过都是为了不想努力留下的借口

我真的好差劲啊  可是怎么能做到让更多的人喜欢呢

一边不想在意别人的眼光  一边又偷偷在意

我真的是每天都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

都告诉我要改变 可是怎么改变呢

我不想去面对人心的险恶 社会的黑暗

甚至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活着的意义了

究竟是怎么了  以前的我也不是这个样子

好像现在的我的世界 也是漆黑一片的没有光亮

我多希望有一束光能为我指引方向 能不这么孤独

看来还是我的内心太容易动摇和感动

以后啊 希望它坚强一点 不要轻易的被感动

要强大一点  我始终相信缘分和注定

相信有个人会一直在前面等着陪我同行

小白爱磕cp
把很好的朋友一个个删掉 自己就...

把很好的朋友一个个删掉  自己就像解放一样  明明自己很喜欢她们  结果自己却一个个疏远她们  当她们问我为什么的时候

对啊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行为  大概孤独刻了骨   热闹已厌烦

把很好的朋友一个个删掉  自己就像解放一样  明明自己很喜欢她们  结果自己却一个个疏远她们  当她们问我为什么的时候

对啊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行为  大概孤独刻了骨   热闹已厌烦

槲寄生

致不合者

在上高中之前,除去军训,我从未和同龄人合住过。

因为长大,为了更好的被社会接纳,中国的高中基本都是全日制,他们把来自各个地方的人,分类好后塞到一个个隔间里。他们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习惯,相同的年龄,相同的性别,在同一个房间里生活。这其实与做一个实验很相似,只不过实验对象是我们自己罢了,结果都需要我们自己去承担。

其实对于这个实验,每个人都是谨慎小心的。我是一个尽量避免麻烦的人,想的也很简单,不过是想着:毕竟以后要待那么多年,关系如果处不好的话,不论对方,自己也不好过。同样我也认为自己有些跳脱,在情绪激动下,从嘴里说出来的话会不加遮拦,这很容易触犯到敏感的人。所以为了避免这些种种,前几个星期...

在上高中之前,除去军训,我从未和同龄人合住过。

因为长大,为了更好的被社会接纳,中国的高中基本都是全日制,他们把来自各个地方的人,分类好后塞到一个个隔间里。他们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习惯,相同的年龄,相同的性别,在同一个房间里生活。这其实与做一个实验很相似,只不过实验对象是我们自己罢了,结果都需要我们自己去承担。

其实对于这个实验,每个人都是谨慎小心的。我是一个尽量避免麻烦的人,想的也很简单,不过是想着:毕竟以后要待那么多年,关系如果处不好的话,不论对方,自己也不好过。同样我也认为自己有些跳脱,在情绪激动下,从嘴里说出来的话会不加遮拦,这很容易触犯到敏感的人。所以为了避免这些种种,前几个星期我尽量保持沉默,这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来观察宿舍的人。

或霸道,或易怒,都是不好相处的人。与她们出现生活上的摩擦,都极易和比较温吞的我产生矛盾。为了不被言语中伤,或许沉默才能成为保护的盔甲。

但其实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好宿舍的该有的相处方式。自始至终的沉默,永远不会将问题解决。我不能委屈自己。在这样僵硬的关系中生活三年。

回头想想,他们都只是同龄的孩子,心性其实都是好的,我们的祖先是相同的,语言是共通的,沟通永远是最趁手的工具,我们不仅要和平,更要和谐。我把六人合作的宿舍,在我的世界里当成了只有我的宿舍。在当时看似是无奈之举,其实在两个多月的磨合下,我的想法,我的策略也早就改变。人不能是孤独的,我们最终都会活成群居动物。

不合群的人,“不合”二字其实在他自己看来,这是实在是可悲的事,并非是他人想的那样故意耍酷,故意搞不同。他们永远都在探寻着沟通的好办法,比任何人都有恒力,在打破现状的路上,不停的被现实击溃,想要倾诉却无从开口,始终难以从喉咙挤出,被两层牙齿牢牢挡着。

每个人心里的高墙背后都是无助,渴望被接纳,渴望被认可。如果在看这篇文章的你是集体里的不合群者,我想你真的很值得去学习沟通,或许你将会获得一段真挚难忘的情感。当然,失败了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天生不是为了迎合别人而去改变自己,活出自己的精彩,这比任何都重要。但是,向外界做出尝试,这是我们要不断去做的,我想,你一定最不缺这些勇气,对吗?



毕宿五

他每天消失,每天出现。

我好想爱他。

而我早已爱他,他早已贯穿我整个生命。

他每天消失,每天出现。

我好想爱他。

而我早已爱他,他早已贯穿我整个生命。

山姆的派

“ 爱的恐怖主义 ”

爱情不只是糖

也有阴谋与恐怖

曾使我苦不堪言

是在爱里

自己与自己的挣扎

摸爬滚打

前仆后继地扑通进

爱里

我开始说谎开始谩骂

撕扯着自己那千疮百孔的嘴吐出的云云雾雾

而我却迟迟没发觉

这人的本质

就是千百万面孔的话术

甜蜜的辛辣的酸楚的都夹然其中

但即使这爱它

没有似我们懵懂时期想象的那么的纯净

就算它夹杂着恐怖与阴谋

我仍然想

置身进去

并带着这所有的一切

爱下去

爱情不只是糖

也有阴谋与恐怖

曾使我苦不堪言

是在爱里

自己与自己的挣扎

摸爬滚打

前仆后继地扑通进

爱里

我开始说谎开始谩骂

撕扯着自己那千疮百孔的嘴吐出的云云雾雾

而我却迟迟没发觉

这人的本质

就是千百万面孔的话术

甜蜜的辛辣的酸楚的都夹然其中

但即使这爱它

没有似我们懵懂时期想象的那么的纯净

就算它夹杂着恐怖与阴谋

我仍然想

置身进去

并带着这所有的一切

爱下去

毒舌扒爷
孤独的最高等级是一个人做手术被这个女孩子整“破防”了。。。在异地工作,独自带着行李去医院做开颅手术!
孤独的最高等级是一个人做手术被这个女孩子整“破防”了。。。在异地工作,独自带着行李去医院做开颅手术!
毕宿五

终于,冬天来了。漫长的夏日在一夜间消失得无踪无迹。似有若无的阳光,惊悸着人们对烈日的恐惧。

在过去的日子里,乞求冬季不要来那么快。或者,干脆不要来了。哪怕真的要来,季节的渐变能不能拉长,直到适应、适宜。

我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这样就不会有着凉的可能。他说过要自己照顾自己,穿多一件衣服就做到了。我才渐渐知道,天冷时,温暖很重要;天热时,清凉很重要;孤独时,自己很重要。

冬天,来就来了。哪怕你还没回来,也迟早像这西伯利亚的寒风,气势汹汹的来。


终于,冬天来了。漫长的夏日在一夜间消失得无踪无迹。似有若无的阳光,惊悸着人们对烈日的恐惧。

在过去的日子里,乞求冬季不要来那么快。或者,干脆不要来了。哪怕真的要来,季节的渐变能不能拉长,直到适应、适宜。

我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这样就不会有着凉的可能。他说过要自己照顾自己,穿多一件衣服就做到了。我才渐渐知道,天冷时,温暖很重要;天热时,清凉很重要;孤独时,自己很重要。

冬天,来就来了。哪怕你还没回来,也迟早像这西伯利亚的寒风,气势汹汹的来。


月白

孤独、夜晚、痛苦与回忆

在自习室的休息间一个人默默吃晚饭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高中的一个夜晚。

好像是高一元旦晚会的那一天,我离开热闹的教室,去教学楼顶层的空教室自己呆一会,当时班里跟我表过白的一个男孩子(简称为Z)也跟了过来。

其实我是喜欢他的,但没同意(因为观点里根深蒂固不可以早恋)。

然后,两个互相喜欢的男女生就呆在了同一间漆黑且寂静的教室里。

当时Z离我很近,我也记不大清楚了,也许他在我对面,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脸?还是说我们俩就在黑暗里对视良久,谁也不开口说话。

总之,过没多久,班上其他一个男孩子突然闯进来,一脸惊讶地看着距离极近的我和Z,然后跑开了。

我特别尴尬,我好担心那个男孩子以为我和Z做了什么逾...

在自习室的休息间一个人默默吃晚饭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高中的一个夜晚。

好像是高一元旦晚会的那一天,我离开热闹的教室,去教学楼顶层的空教室自己呆一会,当时班里跟我表过白的一个男孩子(简称为Z)也跟了过来。

其实我是喜欢他的,但没同意(因为观点里根深蒂固不可以早恋)。

然后,两个互相喜欢的男女生就呆在了同一间漆黑且寂静的教室里。

当时Z离我很近,我也记不大清楚了,也许他在我对面,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脸?还是说我们俩就在黑暗里对视良久,谁也不开口说话。

总之,过没多久,班上其他一个男孩子突然闯进来,一脸惊讶地看着距离极近的我和Z,然后跑开了。

我特别尴尬,我好担心那个男孩子以为我和Z做了什么逾矩的事情。

但Z一脸轻松,甚至还轻笑了几声,样子痞痞的,但没有恶意。

我虽不好意思得很,但因为他这笑,莫名也非常想笑。

Z的眼睛里像有星星。

----

距离此事已经过去有8年了,我居然没有把这个记忆碎片给忘掉。

虽然记忆很浅,但是今日异地异时忽然想起,竟十分怅然。

少年Z是美好的,彼时我也是美好的,那时岁月也是美好的。

正如每个当下。

人生不是说没有痛苦才算是美好的,而是说正因为感受到了痛苦,我更加能够感受到美好与幸福。

有些事情,当时看来十分痛苦,可再回头看,回忆渲染下,竟只剩美好。

自习室的夜晚是寂静的,我的内心时而平静、时而喧嚣;

我时而痛苦、时而快乐;

胃里有晚饭,脑中有回忆,眼里有文字,内心有刺痛。

申年

Ծ‸Ծ

小时候,我人缘超级好


好到班上写有关自己的同学的作文,大部分人都写我的程度


后来,我看了一些读物(我就不说名字了),对成为大人感到恐惧,决心永远做一个小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成功了,因为我现在也还像一个小孩一样情绪用事,无法辨别人的好坏,就像一个傻子。你给我一点好,我立马就向着你了,还能对你掏心掏肺。用我现在好友的话来说:“和你相处很简单”


也行有这个决定因素在吧……总之,大概小学三年级以后,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小圈子。


而我,就是那种乍一看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事实上根本没有亲密的朋友的人。


就,体育课大家自由组队踢足球,我都是孤孤单...

小时候,我人缘超级好



好到班上写有关自己的同学的作文,大部分人都写我的程度



后来,我看了一些读物(我就不说名字了),对成为大人感到恐惧,决心永远做一个小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成功了,因为我现在也还像一个小孩一样情绪用事,无法辨别人的好坏,就像一个傻子。你给我一点好,我立马就向着你了,还能对你掏心掏肺。用我现在好友的话来说:“和你相处很简单”



也行有这个决定因素在吧……总之,大概小学三年级以后,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小圈子。



而我,就是那种乍一看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事实上根本没有亲密的朋友的人。



就,体育课大家自由组队踢足球,我都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从那以后到现在这九年,孤独都如影随形地跟着我。



我试着去适应这种孤独,但总会在某个不经意间,感受到无比的孤单和寂寞。



有时是在人群中,周围的人三五成群地嬉笑着,而我在这欢闹之外。



有时是一个人在家里时,听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孤独就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听着其他人嘴里的八卦,感觉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我感觉孤独就像一只黑色的兽,啃食着我的心脏,啃出一个大洞,有风呜呜地往里灌。躺在床上时,我用膝盖抵住前胸,想要抵住那个洞,却没有什么效果。



我甚至在不经意间模仿我周围我认为受欢迎的人的行为……尽管我讨厌这样做



我竭力讨好周围的人,但却感觉越来越累……我会控制不住的去“复盘”自己的行为,一遍又一遍。



我开始变得容易情绪失控,开始对家人发脾气,事后又特别后悔。。。。。。



我像是分裂成了两半,一半渴望极致的孤独,一半渴望极致的热闹。



我找不到活着的方向,灵魂被蚕食殆尽



大家都说要奋斗,我只觉得累



不仅是身体,还是心理





我好累啊。

北笙文案馆
原来沉默才是一个人最大的哭声
原来沉默才是一个人最大的哭声
翡霧

感到十分孤独的是哪一瞬间?

大抵是看着亲朋好友到处寒喧,自己站在阳台上吹冷风。

[图片]

[图片]


大抵是看着亲朋好友到处寒喧,自己站在阳台上吹冷风。


果真是孤独的吧

牵手拥抱

我和你

所经历的一切

皆是恩赐

随缘

真的能随到缘分吗

牵手拥抱

我和你

所经历的一切

皆是恩赐

随缘

真的能随到缘分吗

果真是孤独的吧

我们在夏末的秋千上 

在世俗的眼光外 

在漫长的星河里


我们在夏末的秋千上 

在世俗的眼光外 

在漫长的星河里



黄绛
戚氏 雪轻扬。可怜孤负好韶光。...

戚氏


雪轻扬。可怜孤负好韶光。蝶舞翩迁,乱风萧瑟,念情郎。琴床。玉沉香。寒林烟树在潇湘。曾经暮雨伤别,碧城流月入苍茫。斯人何处?浮云似海,遍吟如梦离伤。更霜风不语,凭栏依旧,残泪千行。


疏冷烛夜幽长。芳尘总被,乱影度遥乡。天涯黯,月沉星海,一梦荒凉。意流连、乱红缕缕,依然落尽,冷翠含霜。伫凝碧草,空明玉露,一醉香染轻裳。


独坐秋庭晚,暗帘素叶,懒诵评章。雪夜孤人逆旅,纵宵眠灏泪不思量。暮蝉已近无声,画堂寂寞,忍醉茗笺上。想少年、时日空惆怅,执棹影、难忘归航。别梦草、拭遍痕妆;窅然旧、入梦也寻常。雾迷灯火,年光烨烬,落雪残阳。


戚氏


雪轻扬。可怜孤负好韶光。蝶舞翩迁,乱风萧瑟,念情郎。琴床。玉沉香。寒林烟树在潇湘。曾经暮雨伤别,碧城流月入苍茫。斯人何处?浮云似海,遍吟如梦离伤。更霜风不语,凭栏依旧,残泪千行。


疏冷烛夜幽长。芳尘总被,乱影度遥乡。天涯黯,月沉星海,一梦荒凉。意流连、乱红缕缕,依然落尽,冷翠含霜。伫凝碧草,空明玉露,一醉香染轻裳。


独坐秋庭晚,暗帘素叶,懒诵评章。雪夜孤人逆旅,纵宵眠灏泪不思量。暮蝉已近无声,画堂寂寞,忍醉茗笺上。想少年、时日空惆怅,执棹影、难忘归航。别梦草、拭遍痕妆;窅然旧、入梦也寻常。雾迷灯火,年光烨烬,落雪残阳。


远山瞳。
“我闭上了眼,便又做了场噩梦。...

“我闭上了眼,便又做了场噩梦。”


远山瞳

2021.11.25   记

“我闭上了眼,便又做了场噩梦。”



远山瞳

2021.11.25   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