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孤独感

4863浏览    544参与
Seniii

雪山与玫瑰


「即使身处现实与梦境的交界,我也无法摆脱这令人绝望的孤独感。

——因为它对我来说 无处不在。」


……


玫瑰花香吻醒了我。

香味冷淡而醇甜 

轻轻地萦绕在我的鼻尖 

融进我指缝间冰冷的水里。


放眼望去

无边的苔原上坐落着一座雪山 

白雾游荡着 不时蒙上我的双眼

湿漉漉的空气在与玫瑰花香起舞

寒风在朝我窃窃私语

硬生生将我的一丝理智拽回


我迷茫地望着那一抹白色

我知道这里如此真实,我也知道这里不是真实。

我是这儿唯一的生命。

苔原偌大,却了无生气——


玫...



「即使身处现实与梦境的交界,我也无法摆脱这令人绝望的孤独感。

——因为它对我来说 无处不在。」





……






玫瑰花香吻醒了我。

香味冷淡而醇甜 

轻轻地萦绕在我的鼻尖 

融进我指缝间冰冷的水里。


放眼望去

无边的苔原上坐落着一座雪山 

白雾游荡着 不时蒙上我的双眼

湿漉漉的空气在与玫瑰花香起舞

寒风在朝我窃窃私语

硬生生将我的一丝理智拽回


我迷茫地望着那一抹白色

我知道这里如此真实,我也知道这里不是真实。

我是这儿唯一的生命。

苔原偌大,却了无生气——


玫瑰竟然是枯萎的。

水流如同丝带般缠绕在近乎凋落的玫瑰上,血红的玫瑰花丛在雪山下格外刺眼。

明明已经失去生命了,

为什么还如此鲜红 就如同活着一般?​


是玫瑰将自己奉献给了雪山

还是雪山在以乳汁哺育着玫瑰?


「若试着委身被风暴的浪潮卷入

    祈祷便将于尘土中消逝无踪

    若呼吸 尘土的那边便会传来

    睁开眼 亡灵们在呼唤着」


我不安地想要看清白雾外的景色。

缥缈 荒凉 遥远

是梦境吗?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



……




突然间

我似乎听到了塑料瓶与地面碰撞的声音——

好像有什么从我的手中跌落了。

声音沉闷而急促——

接着花瓣落地的声响在我的耳边迸发。


我惊恐的望着 喊着 可是为时已晚

玫瑰香染上铁锈的气味 钻进我的鼻腔

在我的身体里游走

深深地、一次次地刺进我的心脏

我颤抖着 哭着 

泪水划过我的脸颊 灼伤了我的皮肤

接着我狠狠撕碎了那些玫瑰

痛苦地倒在地上


我早就该想到的

一切都是我的错 是我的选择。

强烈的孤独感在空气中弥漫

就如同当初的玫瑰花香一般——

使人沉醉,却将我扼杀。


“你永远挥之不去

 那就求你永远缠绕着我吧

 既然无法逃离你的束缚

 那就让我逃避这样的世界

 从此溺亡于孤独之中”



……



我能感受到泪水在脸颊上逐渐干涸

眼前的白茫开始随着心跳频率与黑夜交织

是啊,我就连死去都是孤独的。

我知道自己再也不会醒来了。


玫瑰花瓣仍在一片一片地起效

不停地落在我的发丝间

浸入我近乎湿透的衣服里。


那些枯萎的玫瑰其实就是我吧?

即使用自己的双手扼住咽喉

即使身处现实与梦境的交界

也依然在雪山下吟唱着孤独的赞歌

一切都如此遥远而不可及

直至万物不再复苏

所有生命陨落

——

直至心跳停止

长眠不醒。





「灵感来源/Bgm: 砂嵐-宮下遊. 」


Ivan·K

明明就不熟用得着整天似是而非的攀亲戚假装关心吗 近一年我也是仔细想了很久 如果只有我自己的生活大概会少许多的烦恼 说是那些努力生活的人值得敬佩 而我的生活好像总是浑水摸鱼一般暗淡 我不指望它多精彩 只求能快活一点 少一点不公的惨遇和无奈 可是一切变得很难很难 我从未想过我甚至会讨厌活着的感觉 可我最近时常想 那种想法让我恐惧 让我不明白自己 好像有两个自己在对话 一边痛苦着一边劝诫着 好像是失去了快乐的能力 因为我的能力弱到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生活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快乐不起来也感受不到温暖 有时候我跟shane说 如果还有下辈子 你会变得像他们一样吗? 我说如果你像他们一样我也想 像那些人一样去...

明明就不熟用得着整天似是而非的攀亲戚假装关心吗 近一年我也是仔细想了很久 如果只有我自己的生活大概会少许多的烦恼 说是那些努力生活的人值得敬佩 而我的生活好像总是浑水摸鱼一般暗淡 我不指望它多精彩 只求能快活一点 少一点不公的惨遇和无奈 可是一切变得很难很难 我从未想过我甚至会讨厌活着的感觉 可我最近时常想 那种想法让我恐惧 让我不明白自己 好像有两个自己在对话 一边痛苦着一边劝诫着 好像是失去了快乐的能力 因为我的能力弱到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生活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快乐不起来也感受不到温暖 有时候我跟shane说 如果还有下辈子 你会变得像他们一样吗? 我说如果你像他们一样我也想 像那些人一样去伤害别人应该不会像现在的角色这样痛苦吧 shane我说我最大的愿望是自由 因为一点点自由意味着我可以掌控自己的快乐 可是这个愿望还要多久才能实现呢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如果我对这个世界只是生气 那么我们总会和解 可如今是心灰意冷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Ivan·K

我们写的文字都关于人类


可是反反复复期期艾艾


人不就是那么个东西


理解别人与理解自己是同样


理解人们做的事对与错又即是同样


孩童时期家长说孩子被怎样对待便会怎样对待别人


长大了亦是同样


经历了许许多多人之后还能保持初心是那么难


风霜雨露的考验却不如人心莫测的打击


因为难的事我们从来就知道


难的人我们却总在一步一步了解


因此事可控人不可控的道理从来就成为了世俗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跨越了未必成功


不跨越也未必不行


只是它造就了截然相反的两种人


而在其间的人们有时千姿百态


变幻莫测


各种情绪的体验都来...

我们写的文字都关于人类


可是反反复复期期艾艾


人不就是那么个东西


理解别人与理解自己是同样


理解人们做的事对与错又即是同样


孩童时期家长说孩子被怎样对待便会怎样对待别人


长大了亦是同样


经历了许许多多人之后还能保持初心是那么难


风霜雨露的考验却不如人心莫测的打击


因为难的事我们从来就知道


难的人我们却总在一步一步了解


因此事可控人不可控的道理从来就成为了世俗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跨越了未必成功


不跨越也未必不行


只是它造就了截然相反的两种人


而在其间的人们有时千姿百态


变幻莫测


各种情绪的体验都来源于


这世界上难以预料 则去学习成长的东西

Ivan·K

最近那些感受又开始反复


安静下来有可见心脏的不均匀抖动


前段时间有过一段很快活的时日


几日喝一杯奶茶 努力的背单词做题目


但是压力又不知不觉地袭来


忽然又累了


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


我多希望那些快乐的感受能一直持续着


但是快乐不需要理由原来是虚设


我找不到它


这时快乐仍然需要理由


如果强行让自己快乐呢


快乐是任务 是负担 夜深人静时痛苦后的虚掩 姿态与博弈之后懦弱的选择 


关于如何快乐 需要学习


因为那些细微的神经总在不知不觉地感受快乐以外的东西


我感觉到全身的冰冷


没有一点温度的好像即...

最近那些感受又开始反复


安静下来有可见心脏的不均匀抖动


前段时间有过一段很快活的时日


几日喝一杯奶茶 努力的背单词做题目


但是压力又不知不觉地袭来


忽然又累了


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


我多希望那些快乐的感受能一直持续着


但是快乐不需要理由原来是虚设


我找不到它


这时快乐仍然需要理由


如果强行让自己快乐呢


快乐是任务 是负担 夜深人静时痛苦后的虚掩 姿态与博弈之后懦弱的选择 


关于如何快乐 需要学习


因为那些细微的神经总在不知不觉地感受快乐以外的东西


我感觉到全身的冰冷


没有一点温度的好像即将死去


那些并非幻觉的恐惧支配了思考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进入这般世界的


只是除了恐惧一无所有


我更是不知晓怎样走出去


因为被黑暗笼罩时逃避是没有用的


后来会发生什么 我也不知道


只是我希望能坚持到一切变好的那一刻


直到我找到快乐

Ivan·K

最近是累了


以前很爱思考


现在只是盯着屏幕发呆


其实没什么目的 


只是知道有很多事


没功夫想清楚一二


其实那些事一直在


在一路上都未曾泄气


只是曾经的我坚强得无所顾忌


但现在我是累了


我希望自己可以拥有这份权利


痛苦的权利


不再用摆出一副无知的姿态


因为那些场面看了太多


早已就成为了陈年污垢


醒来和睡去的分秒都变得很快


匆匆忙忙仍然是焦灼


奢侈的宁静片刻从来满是悲哀

最近是累了


以前很爱思考


现在只是盯着屏幕发呆


其实没什么目的 


只是知道有很多事


没功夫想清楚一二


其实那些事一直在


在一路上都未曾泄气


只是曾经的我坚强得无所顾忌


但现在我是累了


我希望自己可以拥有这份权利


痛苦的权利


不再用摆出一副无知的姿态


因为那些场面看了太多


早已就成为了陈年污垢


醒来和睡去的分秒都变得很快


匆匆忙忙仍然是焦灼


奢侈的宁静片刻从来满是悲哀

Ivan·K

如果真的太难受了


会不会来救救我


看着以前的那些文字


现在已经写不出那些东西了


因为没有精力去斟酌字眼


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以在坚持一会么


还没有那么可怕


总会好那么几天


又陷入痛苦


只是无尽的循环


恐惧的责难

如果真的太难受了


会不会来救救我


看着以前的那些文字


现在已经写不出那些东西了


因为没有精力去斟酌字眼


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以在坚持一会么


还没有那么可怕


总会好那么几天


又陷入痛苦


只是无尽的循环


恐惧的责难

我们到楼顶吹吹风吧
在失眠无数次之后 突然感受到了...

在失眠无数次之后

突然感受到了一些孤独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看似充实有人陪伴的生活

不曾言说的

是一夜一夜的胡思乱想

一点一点的失去期待

我 还是我吗

在失眠无数次之后

突然感受到了一些孤独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看似充实有人陪伴的生活

不曾言说的

是一夜一夜的胡思乱想

一点一点的失去期待

我 还是我吗

梦境有梦

越努力、越付出,越相信自己

现在才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口口声声说的喜欢和热爱,都没有好好坚持下去,练字、写文章、运动、做饭、画画,都是三分钟热度,总觉得不能收获自己想要的,实际是自己根本没有做到足够好,所以,真的没有资格抱怨,要做的,只是想清楚,放弃,或者做下去!

我是得好好想想,我到底想要什么,我到底应该做什么。

迷茫、不自信的时刻总是时而光临,有时一个人待久了,真的会变得呆滞和偏执,不自信的小人和勤奋的小人相互拉扯,最后总是选择逃避,躲在舒适的圈子里,享受,然后抱怨。

常常说的“热爱可抵岁月漫长~”,也是真的要付出行动才行。


现在才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口口声声说的喜欢和热爱,都没有好好坚持下去,练字、写文章、运动、做饭、画画,都是三分钟热度,总觉得不能收获自己想要的,实际是自己根本没有做到足够好,所以,真的没有资格抱怨,要做的,只是想清楚,放弃,或者做下去!

我是得好好想想,我到底想要什么,我到底应该做什么。

迷茫、不自信的时刻总是时而光临,有时一个人待久了,真的会变得呆滞和偏执,不自信的小人和勤奋的小人相互拉扯,最后总是选择逃避,躲在舒适的圈子里,享受,然后抱怨。

常常说的“热爱可抵岁月漫长~”,也是真的要付出行动才行。


阿毛

黑山羊之死

01


eve又一次触碰到了那条缝隙。


或许不应该用“条”来形容,因为他不确定那缝隙到底有多大。可能只是能装下一个笔筒,甚至是一头牛。而当某一天,eve发现缝隙的那一头隐隐约约有一条巨轮的时候,他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eve开始跟他周围的所有人分享这个发现,但不论是家人还是朋友,都感到对此非常奇怪,甚至提出带他去看医生。eve感到落寞极了,他越来越被那条缝隙所吸引,他在那里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始终坚定不移的相信着,那条未知的缝隙是如此的美丽。


直到有一天,eve忍受不住灵魂上的蛊惑,他触碰了那条缝隙。


缝隙睁开了眼睛。eve发现了这一点,无法形容的颤栗铺天盖地的席...

01


eve又一次触碰到了那条缝隙。


或许不应该用“条”来形容,因为他不确定那缝隙到底有多大。可能只是能装下一个笔筒,甚至是一头牛。而当某一天,eve发现缝隙的那一头隐隐约约有一条巨轮的时候,他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eve开始跟他周围的所有人分享这个发现,但不论是家人还是朋友,都感到对此非常奇怪,甚至提出带他去看医生。eve感到落寞极了,他越来越被那条缝隙所吸引,他在那里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始终坚定不移的相信着,那条未知的缝隙是如此的美丽。


直到有一天,eve忍受不住灵魂上的蛊惑,他触碰了那条缝隙。


缝隙睁开了眼睛。eve发现了这一点,无法形容的颤栗铺天盖地的席卷了他的灵魂。他从那只眼睛中,感受到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混沌,丑恶,瑰丽……


“你叫什么名字?”那道缝隙开口了。


“我叫eve。”他喃喃道。


“eve,好名字。”缝隙注视着他,就像注视着一抹尘埃。


eve突然感受到了一阵难过,他不知道自己的难过的什么。他想尝试性的向那缝隙里走去,但他却又止步不前。


缝隙发现了他的内心,混沌被重组打散,命运张开了祂的喉舌。


他的世界响起了声音。“那么你想来到我的身体里吗?孩子。”缝隙在凝视着eve。


“我想。”人类可耻的欲望和永不熄灭的好奇心一瞬间喷涌而发。在进入的一瞬间,eve的灵魂出现了巨大的波动,“你是谁?”他凝视着缝隙后的深渊。


“莎布,孩子,请叫我莎布。”


02


随后,eve看见了在他漫长又短暂的一生中从未见过的景象,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已经超出他的常识,可他仍然跳脱不了常识来形容它们。


缝隙之后的世界,漫天都是黑色的肉块,它们张着巨大的嘴巴,粘液顺着嘴巴流出,彼此勾连。天上倒挂着无数黑山羊的尸体,不知从何而来的触手在与尸体们交缠,这一切的一切都包绕在一团巨大的迷雾里,而他,在一颗巨大的胃馕上,沉沉浮浮。


eve感到了后怕,准确的说,他后悔了。


他开始小心的移动,eve迫切的想要离开,他想找到那个缝隙,他想回家。他开始想念阳光,想念风,想念窗台上的曲奇饼和永远不理解他的家人们。


但eve找不到那条缝隙了,他被身下的胃馕所分泌的粘液狠狠的黏住,他感到窒息,可他的身体明明完好无损。eve渐渐感受到有无数触手向他袭来,包裹住他的精神,透过他的肉体在抽插他的大脑。


他明明看不见这一切,可他的身体却在出汗,燥热的,痛楚的,不可言喻的热汗。迷雾渐渐包裹住eve的躯体,如果他现在低下都头,他一定能发现他已经赤身裸体,宛如回到了母亲的子宫。


但eve现在无法低头,他只能被迫高高仰起他的脖颈,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鹤。迷雾中有怪物抱住了eve,严丝合缝,不留一点空隙。


eve突然意识到,他被怪物囚禁了。


03


他的身体告诉他,抱住他的怪物慢慢凝成了人型。eve渐渐从他的后背感受到了禁锢的力量,他的脖颈被反复舔弄着。eve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一点一点挣脱了这个拥抱,他看向他面前的怪物。


那是一个完美的男人,没有一丝缺陷。祂的身体各处都和人类一摸一样,唯一让eve感到可以区别开的,就是祂的眼睛,那双深邃的,混沌的,没有一丝情感。


“莎布。eve,我是莎布·尼古拉丝。”男人抱着eve喃喃道。“莎布。”eve缓缓抬起了手,慢慢抚摸着怀里的男人,他知道祂是怪物,可在eve的眼中,他的样子是那样的完美,和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可以拥抱可以交谈,在这个地方,能和他交流的只有祂。所以祂为什么不能是人类呢?


eve慢慢抚摸着莎布的后脊,他内心现在冷静极了,他听到自己不慌不忙的问道:“莎布,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这里是我的体内。”莎布看着他,眨了眨双眼。


“那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面前呢?莎布?”“因为你希望出现我出现啊eve。”


这一刻,eve突然真真正正的正视了自己的内心,在这个绝对孤独的环境里,他处在一个怪物的体内,身边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他看向莎布,看向这个怪物:“莎布,那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儿来。”“不是我带来的eve,而是你想探索未知。”莎布看着eve笑了,“eve,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探索。”


eve沉默着,随着莎布的这句话,他感受到了孤独和那排山倒海般的无助。那是他之前从未有过的,真正意义上的孤独。


04


“我想回去,莎布。”“这可不行,eve,这里是超脱一切的地方,用你们人类的理解来说,这里便是其他维度。”听到这,eve脑海中突然涌现了一个想法,死亡。立马结束这一切,离开这个地方,可强烈的求生欲又在他的体内与思维战斗。


人类不服输的精神在此刻冒出了头角。“莎布,你能带我去看看你的身体吗?”“好啊。”莎布如人类观察小宠物一般,看着eve慢慢说道:“那接下来,请你欣赏莎布·尼古拉丝的世界。”


跟随着莎布,eve渐渐发现,他不能靠近那些漂浮的肉块,人类的身体太过脆弱。他也不能触碰这个世界尽头布满粘腻血色的内壁,他唯一的安全区就是那个巨大的胃馕和待在莎布的身边。世界允许他的存在,但他却与世界格格不入。


“莎布,可我,我在这里该怎么生存?”看清了现实,eve意识到了他所处世界的不可控性,而莎布,就是这个世界。随着这个问题的抛出,eve看到莎布露出了一个表情,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个怪异扭曲的表情,但是他突然闻到了一股玉米叶的恶臭味儿。那种恶心的,令人厌恶的气味。


“当然是同化了,eve。”莎布回答道。


eve笑了,他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个答案。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叫莎布的男人,“可你要知道,莎布,同化是要一点一点慢慢来。”“是啊。”莎布看着eve,纵容极了。


他们穿梭在迷雾之中,莎布渐渐开始向eve讲解着祂身体的各个地方。他们参观了山羊林,近距离的去观察那些漂浮的肉块。


eve也在莎布的带领下,通过与莎布的手交叠在一起,第一次小心翼翼的触摸了迷雾中翻滚的触角。自从那一次交叠之后,莎布越来越习惯性的拉起eve的手。eve发现了这一点,但他从未提醒过莎布。


莎布的身体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当他们又一次来到世界尽头时,莎布问eve想不想触碰这些不断翻滚的内壁,eve突然问道:“莎布,我是谁?”“你是eve啊。”莎布注视着他,不解的回答道。听到这个答案,eve 缓缓地笑了。


谁都知道,同化,是相互的。


孤独,从来不是只有人类具有。


05


习惯与适应,从来都是人类的好朋友。在这里,eve感受不到时间的变化,他唯一能意识到的是他的身体,正在渐渐适应了这个地方,他的身体在随着外界一点一点的改变。


他开始越来越熟悉那些漂浮的肉块,永不消散的迷雾和那些巨大的触手。他的身体已经能从一开始的无法触碰到现在能主动从四周吸收能量,eve开始渐渐沉浸在那股玉米叶子的恶臭味中。


与此同时,莎布慢慢变得敏感,多疑,祂越来越喜欢和eve交流。当莎布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做出微笑的这个表情时,祂激动的不敢相信,可eve却非常沉默。他们都发现了,莎布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人类。


而eve越来越像这个世界。


久而久之,莎布开始变得虚弱,祂的身体岌岌可危,世界在摇摇欲坠。eve也发现了,他开始吸收不到那些能量,他的身体感受到了窒息。


终于有一天,所有的承受都达到了一个临界点。莎布拉起了eve的手,笑道:“eve,我被你同化了。”“同化是相互的,莎布。”他们相视一笑,一起做出了一个决定。


莎布缓缓剖开了世界的内壁,祂把自己最柔软的地方赤裸裸的暴露了出来。他们相拥在了一起,融入了世界的内壁,如新生儿在母亲的子宫一般,一同沉睡于山羊林中。


山羊林静静的,祂们感受不到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天,山羊林苏醒了,一只黑山羊诞生了。


而祂,是那样的强大,孤独,混沌,敏感,伟大的存在啊!


end

Eileen_Gong

渐渐地也会爱上孤独的感觉吧

渐渐地也会爱上孤独的感觉吧

雪吖

2020年5月13日凌晨记

写于2020年5月13日凌晨,那个想要留下点什么的日子    最大的恐惧,是来自身心的孤独,空无一人的夜,适合文思泉涌,周遭的空气是静的,静的可怕,黑暗像一只手,将你拉向寂寞深渊,明明是大好的天气,可感觉冷的刺骨,闺蜜一夜相陪,语音视频没有断过,可还是感到恐怖,耳边播放着德云社的相声,好搞笑,可眼泪却悄悄落了,这不是繁华的人间,孤独感像幽灵一般缠绕,心知不会有危险,眼睛已经困得打架,可楼道房里的灯不敢熄,这双眼不敢合住丝毫,一闭眼,感觉好冷。我没有那么胆大,我保守,我胆小,我试图用开朗用笑声为自己披上一付面具,来掩藏我不曾承认也不敢承认的自卑,我想要...


写于2020年5月13日凌晨,那个想要留下点什么的日子    最大的恐惧,是来自身心的孤独,空无一人的夜,适合文思泉涌,周遭的空气是静的,静的可怕,黑暗像一只手,将你拉向寂寞深渊,明明是大好的天气,可感觉冷的刺骨,闺蜜一夜相陪,语音视频没有断过,可还是感到恐怖,耳边播放着德云社的相声,好搞笑,可眼泪却悄悄落了,这不是繁华的人间,孤独感像幽灵一般缠绕,心知不会有危险,眼睛已经困得打架,可楼道房里的灯不敢熄,这双眼不敢合住丝毫,一闭眼,感觉好冷。我没有那么胆大,我保守,我胆小,我试图用开朗用笑声为自己披上一付面具,来掩藏我不曾承认也不敢承认的自卑,我想要陪伴,想要人烟,可写这些的时候,我可以清楚的听见风的声音,看到内心的恐惧,从没有一刻如此深刻的觉得孩子们的吵闹声那么动听,这个夜晚注定难眠,索性写出心中所想。我本就不勇敢,即使告诉自己睡吧睡吧睡吧,可依然不敢闭眼,我坚持不下去了,对不起,那个倔强的自己,以后再也不要一个人了,胃在隐隐作痛,告诉我这个夜晚快要过去了。明天未必美好,但太阳终归会出来,带着光,驱散所有的阴霾。

Ivan·K
人在痛苦的时候只到会找些快乐的...

人在痛苦的时候只到会找些快乐的东西自我安慰


只痛苦远来的比难过要微弱而持续的长久


原来这样的活着也可以是件难事


只是在夜晚的时候我发觉自己拿着屏幕的手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抖


很久没感受到快乐


一切只成为活着的责任


我也曾诋毁自己的懦弱


但事实上我从不再害怕着 


就连这样的苟且我也以责任为由 诚然接受这般的自己


只是我暗暗许愿


也许是这辈子要把欠的东西还清 


大概下辈子就不必再这样生活着  不再会这么累了 多好


我想象着 一点都不难过 只是心中那些不甘和念想还在打扰


还是要活着...

人在痛苦的时候只到会找些快乐的东西自我安慰


只痛苦远来的比难过要微弱而持续的长久


原来这样的活着也可以是件难事


只是在夜晚的时候我发觉自己拿着屏幕的手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抖


很久没感受到快乐


一切只成为活着的责任


我也曾诋毁自己的懦弱


但事实上我从不再害怕着 


就连这样的苟且我也以责任为由 诚然接受这般的自己


只是我暗暗许愿


也许是这辈子要把欠的东西还清 


大概下辈子就不必再这样生活着  不再会这么累了 多好


我想象着 一点都不难过 只是心中那些不甘和念想还在打扰


还是要活着


今天很累 


一切都不那么容易结束 即使开始得轻易


又是我也想别人嘲笑我是那样回想


为什么别人也这样活下去了 而我不行


我的脆弱不堪让我更加地自责以忏悔


我在梦里哭着醒来时发现眼底还含着泪水


但想起梦境里的画面 好像什么可怕的事都没有发生


只是无缘由的痛苦 我看着对面的陌生人流泪 


一切都不必有理由 也许只因无时无刻的孤独


却从未有过大哭 只是不断溢出的一点点泪 却得不到任何形式的发泄


生活是这么难的一件事 


醒过来后还要完成任务上安排的一切


让别人觉得一切很好 一切照常


我做不了那些快乐的事 因为没有能力的人只能得到约束


若是睡过后不再醒来 我便不再会害怕睡去


只是睡去终究是为了新一天的痛苦

清淡乏味.

落脚点

        喧闹的人群都与我无关,我只想静静待在阴暗的角落找到一块贴合自己的棱角。

        喧闹的人群都与我无关,我只想静静待在阴暗的角落找到一块贴合自己的棱角。

季霞染

当星辰陨落,

四海平寂,

当暗夜来临,

你我坠入深不见底的海沟,

当尘烟进入口鼻

遏制住我的呼吸

如同厄里斯的琴弦,不停的颤动

我的身躯被虫蛀,宛如一块朽木

随着山的丛萧鸟惬,海的浪推鲸没

我的意识逐渐消沉,

我终将自己献身于混沌之中


当星辰陨落,

四海平寂,

当暗夜来临,

你我坠入深不见底的海沟,

当尘烟进入口鼻

遏制住我的呼吸

如同厄里斯的琴弦,不停的颤动

我的身躯被虫蛀,宛如一块朽木

随着山的丛萧鸟惬,海的浪推鲸没

我的意识逐渐消沉,

我终将自己献身于混沌之中


暮商十一

林间鹿(二)

那个时候,林之见还不是她的阿见。
八岁那年,林之见代表学校参加了省内小学生游泳比赛,还得了冠军。
鹿卿在颁奖台下一直看着他,总是觉得很眼熟。
隔壁班的顾翩一蹦一跳地跑过来告诉她,林之见是她邻居家的小哥哥,他们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了。
嗯,言语间充满了挑衅和炫耀。
而八岁的鹿卿就已经知道,千万不要跟一个智障说话,否则会有被降低智商的风险。
顾翩这个人设,在鹿卿十岁之前,还只是一个路人甲。
然而在十岁之后,却又变成了绊脚石。
鹿卿懊恼,想不出为什么,顾大小姐不愿好好做人,偏要做讨人厌的神经病。
小学生的仇恨来的快,去的也快。
顾翩很快就忘了要向别人炫耀她的林哥哥,转身又投入到自己的生日宴。
那一天,顾大小姐把自己打扮的像是...

那个时候,林之见还不是她的阿见。
八岁那年,林之见代表学校参加了省内小学生游泳比赛,还得了冠军。
鹿卿在颁奖台下一直看着他,总是觉得很眼熟。
隔壁班的顾翩一蹦一跳地跑过来告诉她,林之见是她邻居家的小哥哥,他们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了。
嗯,言语间充满了挑衅和炫耀。
而八岁的鹿卿就已经知道,千万不要跟一个智障说话,否则会有被降低智商的风险。
顾翩这个人设,在鹿卿十岁之前,还只是一个路人甲。
然而在十岁之后,却又变成了绊脚石。
鹿卿懊恼,想不出为什么,顾大小姐不愿好好做人,偏要做讨人厌的神经病。
小学生的仇恨来的快,去的也快。
顾翩很快就忘了要向别人炫耀她的林哥哥,转身又投入到自己的生日宴。
那一天,顾大小姐把自己打扮的像是一个唱戏的,穿着公主裙,脸上抹了一些叫人反胃的脂粉。在宴席中间穿来穿去。
鹿卿在同学受邀之列,顺带着也看了看林之见。
林之见被他妈妈握着手,慢慢坐到宴会的角落,他妈妈推了他几下,示意他去送礼物。
那是一条钻石很大颗的项链。
后来听同班的某些富二代提起,那一条是林之见爸爸送给他妈妈的,现在,又转送给顾翩。
意味很明显,定娃娃亲。
鹿卿的礼物很简单,一张周末试卷的答案,偷偷塞在顾翩的书包里,仔细回味一番,顾大小姐一定会很感动的。
然后她就在走廊里被抓包了。
林之见双手插在口袋里,比鹿卿矮了一头,却又很高傲的看着她。
鹿卿随即甩出比他更冷漠的眼神,别挡道,小屁孩。
林之见伸出手,指了指顾翩的房门,你刚进去干什么了。
鹿卿没撒过谎,脸憋得通红,我能干什么呀,我妈叫我回家吃饭了。
林之见放走了她。
很多年后,林之见变成了她的阿见,他跟鹿卿说,鹿鹿,那并不是我第一次见你。
我登领奖台那天,翩翩拉着我非要请我吃冰淇淋,我常年练习游泳,肠胃却不太好,那天肚子痛极了。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你站在阳光底下,就那么看了我一眼,我就不知道疼了。
鹿鹿,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原来爱情最美的样子,就是遇见你的时候,你能治愈我。
鹿卿同学很不合时宜的回答。
你的意思,是觉得我长得像止泻药?

暮商十一

林间鹿(一)

第三颗流星划过的时候,鹿卿刚好许完第三个愿望。
近十点了,山顶的夜很凉,鹿卿裹紧大衣,快步下山。
走到半山腰,接到林之见的电话,风声太大,隐隐约约,只听到男人说,鹿鹿,妈走了。
鹿卿坐在草坪上,望着对面山头上的阴暗发呆。回想起二十年来和林之见的点点滴滴,真是觉得不可思议,人一旦上了年岁,竟然真的会轻而易举的被时光吓破胆。
“鹿鹿,你知道森林里有一种动物,和你简直太像了。”
“鹿鹿,你应该学着自己走。”
林之见一直教她怎么强大,怎么摆脱现实的困厄,可是,却没教过她,怎么平复现实与梦境的落差。
万一有一天,林之见,你也离开我了,我又该怎么办呢?
风还是很大,林之见第二个电话打过来,已经是凌晨两点,鹿卿在山头上坐了...

第三颗流星划过的时候,鹿卿刚好许完第三个愿望。
近十点了,山顶的夜很凉,鹿卿裹紧大衣,快步下山。
走到半山腰,接到林之见的电话,风声太大,隐隐约约,只听到男人说,鹿鹿,妈走了。
鹿卿坐在草坪上,望着对面山头上的阴暗发呆。回想起二十年来和林之见的点点滴滴,真是觉得不可思议,人一旦上了年岁,竟然真的会轻而易举的被时光吓破胆。
“鹿鹿,你知道森林里有一种动物,和你简直太像了。”
“鹿鹿,你应该学着自己走。”
林之见一直教她怎么强大,怎么摆脱现实的困厄,可是,却没教过她,怎么平复现实与梦境的落差。
万一有一天,林之见,你也离开我了,我又该怎么办呢?
风还是很大,林之见第二个电话打过来,已经是凌晨两点,鹿卿在山头上坐了一夜。
林之见说,鹿鹿,我对你很失望,你应该回来见见你妈妈。
林之见说,鹿鹿,你不是小孩子,你已经是孩子他妈了,怎么还是不够成熟?
林之见说,鹿鹿,妈走前最后一句话,都是在喊你的名字。
鹿卿在电话这头目光呆滞,咿呀了半天,终于回应他,阿见,我回不去了。
人生短短三十年,肉体和灵魂却早已经伤痕累累,鹿卿没有告诉林之见的是,阿见,鹿在森林里也还是会迷路的,没有人能解救迷路的人。因为她们的心里,从始至终,都没有方向。
阿见,如果时光还能从头来一次,希望你遇到的,不是敏感而脆弱的鹿卿。

Ivan·K

图源知乎某位插画家 侵删


仅以记录近几天的自己


跟妈妈聊着聊着 现实挂了电话后的痛哭 积蓄了好几天的抑郁焦虑终于侵涌而出 后来听着她不断的安慰鼓励渐渐感到心安 压在胸口的东西好像真的没了 生理上的难受也真的意外地消失 爱真的很伟大 拥有爱的我也感到很幸运 曾经的自己总在每一篇日记之后告诉自己坚强勇敢 用了20年的座右铭从那一刻开始决定被改变 我告诉自己 我清醒的知道 如果我熬过了这一次 我要选择乐观而不是勇敢 我告诉自己一个乐观的人格为自己和他人带来快乐远比勇敢和坚强更重要 我爱自己 也很爱每一个爱我的人

图源知乎某位插画家 侵删


仅以记录近几天的自己


跟妈妈聊着聊着 现实挂了电话后的痛哭 积蓄了好几天的抑郁焦虑终于侵涌而出 后来听着她不断的安慰鼓励渐渐感到心安 压在胸口的东西好像真的没了 生理上的难受也真的意外地消失 爱真的很伟大 拥有爱的我也感到很幸运 曾经的自己总在每一篇日记之后告诉自己坚强勇敢 用了20年的座右铭从那一刻开始决定被改变 我告诉自己 我清醒的知道 如果我熬过了这一次 我要选择乐观而不是勇敢 我告诉自己一个乐观的人格为自己和他人带来快乐远比勇敢和坚强更重要 我爱自己 也很爱每一个爱我的人

Ivan·K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我的世界又变得脆弱不堪


看见的都是人事嘈杂


争斗的 落魄的 


遗憾着 关于现实里的一次次对话


为何不再那么友好


曾经那些淡然无味的话语仿佛都成为刀锋剑影


眼神气节压着我 喘不过气


我做不到了吗


那么坚强的我 


只是有些累了


不堪一击的 不堪重负的


躲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我的世界又变得脆弱不堪


看见的都是人事嘈杂


争斗的 落魄的 


遗憾着 关于现实里的一次次对话


为何不再那么友好


曾经那些淡然无味的话语仿佛都成为刀锋剑影


眼神气节压着我 喘不过气


我做不到了吗


那么坚强的我 


只是有些累了


不堪一击的 不堪重负的


躲避



姣阳

@我不是王霁初啊: 有人相爱 有人夜里看海

@张小二的牛肉面: 我总是一个人 从午夜到清晨

@仙女森德瑞拉: 我从没觉得孤独,说的浪漫些,我完全自由


——微博评论


@我不是王霁初啊: 有人相爱 有人夜里看海

@张小二的牛肉面: 我总是一个人 从午夜到清晨

@仙女森德瑞拉: 我从没觉得孤独,说的浪漫些,我完全自由


——微博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