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学校拟人

9435浏览    317参与
北冥a

三美是真的瞧不起新民和公立)

字里字句明摆着的。

他眼中只有西附,联考他找西附联改他也找西附。

你要是那么喜欢西附你怎么不跟他结婚。

现在好了你们两都要双双变成公立学校了。

来自三美人对西附三美天天联改联考的怨念。

三美是真的瞧不起新民和公立)

字里字句明摆着的。

他眼中只有西附,联考他找西附联改他也找西附。

你要是那么喜欢西附你怎么不跟他结婚。

现在好了你们两都要双双变成公立学校了。

来自三美人对西附三美天天联改联考的怨念。

小鸡啄mi
久违地画一下 不想上色了(懒?...

久违地画一下 不想上色了(懒😌)

要是上色了可能会发到校拟墙🤔

久违地画一下 不想上色了(懒😌)

要是上色了可能会发到校拟墙🤔

小火🔥儿

传一下之前的学校拟人

p1p2都是旧四中

四会中学初中部,简称旧四,而四会中学高中部称为新四,初高中部不是同一校区

相比新四旧四的性格会更加沉稳一些

因为在上一年的抽测中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于是逐渐被其他三所私校重视起来

都是些很老的图了(

传一下之前的学校拟人

p1p2都是旧四中

四会中学初中部,简称旧四,而四会中学高中部称为新四,初高中部不是同一校区

相比新四旧四的性格会更加沉稳一些

因为在上一年的抽测中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于是逐渐被其他三所私校重视起来

都是些很老的图了(

云千悠
进行一个贺图的补! 元旦快乐!...

进行一个贺图的补!

元旦快乐!!!

进行一个贺图的补!

元旦快乐!!!

鈺瀾_37+5/3
【涂色块2.0】 他告诉我,你...

【涂色块2.0】

他告诉我,你不必向命运妥协。


【涂色块2.0】

他告诉我,你不必向命运妥协。


阿馨没头

一些设定,图是捏的

还有点日常,改天再发

一些设定,图是捏的

还有点日常,改天再发

烙河洛糖饼

@林中窥 画了子方滴华农> <

(配景尽管已经拉到最糊了但还是显然是没去过华农的人瞎搞出来的orz)

@林中窥 画了子方滴华农> <

(配景尽管已经拉到最糊了但还是显然是没去过华农的人瞎搞出来的orz)

钱塘

卿云(中)

若有选择的权利,珍惜吧。


复旦:高卿云,字明华

上交:盛纬,字知敬

南京大学:吴英

浙大:林正谊,字明道

震旦:云汉


明华这个名字,是马相伯先生起的。卿云这个名字,是他自己起的。


于右任提议学校叫复旦,不仅仅取自《尚书》,还有光复震旦的含义。群情激昂的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这个新名字,他躲在马相伯先生的身后不知所措。马先生的手很温暖,比于先生的手要粗糙,微微颤抖着,但有一种安心的魔力。


他记得在徐家汇的旧屋里,就是这样一双大手教他写字。写中文,写拉丁文,写法文。抄圣经,抄经史子集。马相伯先生的字很漂亮,迥劲的、敦厚的运笔,握着他的小手一笔一划写下“明华”二字...

若有选择的权利,珍惜吧。


复旦:高卿云,字明华

上交:盛纬,字知敬

南京大学:吴英

浙大:林正谊,字明道

震旦:云汉



明华这个名字,是马相伯先生起的。卿云这个名字,是他自己起的。


于右任提议学校叫复旦,不仅仅取自《尚书》,还有光复震旦的含义。群情激昂的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这个新名字,他躲在马相伯先生的身后不知所措。马先生的手很温暖,比于先生的手要粗糙,微微颤抖着,但有一种安心的魔力。


他记得在徐家汇的旧屋里,就是这样一双大手教他写字。写中文,写拉丁文,写法文。抄圣经,抄经史子集。马相伯先生的字很漂亮,迥劲的、敦厚的运笔,握着他的小手一笔一划写下“明华”二字。


“东方日出,前途无量。”老先生爱怜地拍拍他的头,“你以后就叫明华,好不好?”


“学校以后就叫复旦,小友觉得呢?”


他猛地回神,发现院子里出奇地安静。几分钟前还激动的学生此刻屏息凝神地看着他,一双双年轻的、明亮的眼睛热切地进行无声的询问。于右任蹲下身,笑容明媚,又用压抑着兴奋的声音问了一遍: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小友认为,复旦这个名字如何?”


他下意识抬头征求老先生的意见。这是他头一次如此正式地被征求意见,几十束目光里包含的希望让他恐惧,他突然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身上背负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跟随学生们离开时,他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想着,马先生在那里,以及……


“那就跑啊。”坐在树杈上的男孩俯视他,咬了口手中的苹果,清脆的咀嚼声在夕阳下回荡。盛纬吊儿郎当地晃着腿,又从兜里拿出个果子,扔给树下的他。


他手忙脚乱地接住,有些恼怒地抬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盛纬其实没比他大几岁,但小孩子嘛,年龄差距十分明显。这时候的盛纬已经隐隐有了少年样子,婴儿肥渐渐褪去,声音也增添几分低沉和沙哑。南洋公学坐在树上,身后是西沉的斜阳,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语调轻快:


“我说,那就跑啊。学生老师都走了,作为学校意识体,你留下干什么?”


“这可不像你说的话,”他说,把果子在衣服上胡乱擦几下,“也不是你应该说的话。”


盛纬耸耸肩, 不可置否地朝他笑了笑,嚼着苹果含混不清地小声嘟囔了一句。


“什么?”他没听清,仰头问他。


“没什么,”男孩咧开嘴,看着他眯着眼努力看向他的样子,左手肘拄着膝盖,托着脸朝他晃了晃梨涡:“只是觉得,你有可以选择的权利,真是太好了。”


有选择的权利,真是太好了。


老先生低头回给他一个鼓励的笑容,轻轻推了把他的后背。他深吸一口气,迎上于右任的目光:


“光复震旦,日月同辉,再合适不过。”


学生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他定定地注视着起身的于右任,朝他伸出手,目光炯炯:“以后请多指教,先生。”


他握住了男孩稚嫩的手:“请多指教,复旦。”





“等等,新学校叫复旦和你叫高卿云有什么关系?”林正谊举手,“以及你和盛纬果然关系很好啊。”


“纠正一下,我和盛纬的关系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好。”高卿云放下咖啡杯,陶瓷杯和茶几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准确来说,我一直挺烦他的。”


林正谊握在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点开微信,发现是南大发来的消息。


吴英:“果然关系很好。”


吴英:“第一反应不是和自己辩护,而是和上交的关系。”


吴英:“北大轻吹茶杯露出了然的微笑.jpg”


林正谊:“……大哥你就坐我对面装什么装,小心阿云发现你的小动作!”


他抬头看了眼坐在高卿云身边的吴英,后者正襟危坐,脸上依旧挂着温文尔雅的微笑,只是微微颤抖的瞳孔暴露了激荡的内心。


他又看看高卿云。复旦陷入回忆,丝毫没有发现旁边的南大已经开启了奇怪的模式,而是自顾自地劈里啪啦一吐为快:


“为了光复震旦嘛,明华这个名字还是留着比较好。相伯先生说新学校新气象,我也算成长了,干脆把它作为字好了。那名字怎么办,卿云多好听的呀,就叫卿云了。那时候他们都叫我明华的,你们别听盛纬喊阿云跟喊——”


他突然硬生生止住话头,喉结剧烈滚动几下,似乎想要讲什么一吐为快。但他最终只是摇摇头,做了个无奈的手势:“——以及,姓氏也是我选的。相伯先生说,学校不应该是任何人的私产。”


他垂下眼帘敛去碧波下翻滚的情感,下意识避开林正谊的目光。林正谊一怔,也反应过来,连忙打哈哈:“要不下次我们叫他阿纬吧,正好他也喜欢打电动……”


吴英皱皱眉,张嘴要说什么,却被林正谊在桌下狠狠踩了一脚。他面上不露声色,脚下却毫不客气地踩了回去。


林正谊:“!你干嘛!我是提醒你别说错话!”


吴英:“用你提醒?只有你和盛纬关系好吗?”


吴英:“这双鞋是我新买的,要是刷不干净你死定了。”


林正谊:“清华对着错误百出的运算过程翻白眼.JPG”


吴英:“上交奋力划龙舟面目狰狞.JPG”


“我不是以为你要挑事吗,”趁高卿云去接电话的时候,林正谊俯身和吴英咬耳朵,“云汉的事情谁都不好受,否则你以为阿云和知敬在别扭什么……”


“我没想挑事,”吴英平静地回答,凝视着冷却的咖啡,“我只是看他挥挥手就把那些人打发过去的样子有些不满而已,他是最大受益者,对吧?”他的目光上移到浙大脸上,“你甘心吗,明道?”


“这种事情,我们根本就没法选择吧。”林正谊避开他的目光,转头看向窗外的高卿云。青年一手插着兜,和电话里的人说这些什么,仰头看向蓝天白云。他收回目光,压下心中的苦涩,双手交叉放在脑后倒在靠背上:


“不如活在当下。”

钱塘

卿云(上)

名字是最短的咒


复旦:高卿云

同济:闻济舟

上交:盛纬

上财:周敏思

华师:夏杉


“卿云”二字,早已被复旦物尽其用,以至于么一个典雅的名字居然有些烂大街——宾馆叫卿云,礼品店叫卿云,校团委公众号叫卿云歌,通识教育正文叫“卿云杯”,社团有个卿云弓社,学校意识体叫卿云先生。


不知道的以为他是什么大慈善家,给复旦捐了多少钱当冠名费呢。


“那我当初要是叫‘光华’,光华楼就是我的产业了。”高卿云颇为惋惜,看向闻济舟。同济知道他在故意耍赖,不用抬头都能想象到青年压不住的嘴角和淘气的眼神。


“是呀,好可惜。”闻济舟从论文堆里抬起头,朝复旦纵容地笑笑,“高光华,挺符合学校...

名字是最短的咒


复旦:高卿云

同济:闻济舟

上交:盛纬

上财:周敏思

华师:夏杉


“卿云”二字,早已被复旦物尽其用,以至于么一个典雅的名字居然有些烂大街——宾馆叫卿云,礼品店叫卿云,校团委公众号叫卿云歌,通识教育正文叫“卿云杯”,社团有个卿云弓社,学校意识体叫卿云先生。


不知道的以为他是什么大慈善家,给复旦捐了多少钱当冠名费呢。


“那我当初要是叫‘光华’,光华楼就是我的产业了。”高卿云颇为惋惜,看向闻济舟。同济知道他在故意耍赖,不用抬头都能想象到青年压不住的嘴角和淘气的眼神。


“是呀,好可惜。”闻济舟从论文堆里抬起头,朝复旦纵容地笑笑,“高光华,挺符合学校气质的。”


高卿云的笑容僵在脸上。


话说回来,谁让他的名字和校名出处如此紧密。为了显示文化底蕴,就得可这十六个字薅羊毛。卿云烂兮,纠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卿云永远和复旦绑在一起。


高卿云,名卿云,字明华。南方人为了显示亲昵,一般会去掉姓氏直呼其名。不过除了在校的老师和同学,其他意识体很少会叫他“卿云”。盛纬喜欢叫阿云,他不仅叫阿云,还学北方人加儿化音,云儿云儿的,音又发不出来,结果字正腔圆得跟喊谁家小公子似的。上交是东南乃至全国出了名的交际花,和谁都能聊几句,也从不避讳和复旦他们的关系,一口一个“阿云”叫的亲密至极,这个称呼也就传遍了全国,云仔云儿云爷,万变不离其宗。


至于明华……则更隐秘、更亲昵的称呼了。


有时是和盛纬,有时是和闻济舟。别看盛纬浓眉大眼、一身正气,实际上最会勾人。一边把他双手固定在身后让他动弹不得,一边用眼神将他从头到腿挑逗个遍,偏偏不进行下一步动作,明明自己已经压抑到极致,也要耳鬓厮磨后哑着嗓子问:“要不要继续呀,明华?”


闻济舟则善良很多。每当听见闻济舟唤他明华的时候,高卿云的都会心头一软,就像樱花瓣飘落到心尖,酥酥麻麻。闻济舟其实是更喜欢叫他明华的。他认识高卿云时间很长,但真正熟识起来也要等抗战胜利后。比起现在的高卿云,他更喜欢从前的明华。从前那个眼睛里闪着火苗、锋利得伤人的少年在尘世中摔打千百般,现在的高卿云可以对很多事情云淡风轻。


他看着抱着书陷进沙发里的复旦。青年阖眼陷入睡眠,长长的睫毛随平稳的呼吸在灯光下规律地颤抖,嘴角自然下垂,没有像往常一样紧紧抿起,或者上扬露出一丝嘲讽般的微笑。闻济舟拾起青年脚边的毛毯,轻轻盖在高卿云身上。后者无意识地呢喃几声,顺势倒在闻济舟腿上,继续梦会周公。


……倒是会享受。


闻济舟摘下眼镜,在青年眉间落下一吻。


“好梦,明华。”




“不过阿云为什么不字光华呢?”上财问,“不会真因为觉得土吧?”


“你为什么不亲自问阿云呢?”上交说,“不会真害怕被他从光华楼扔下去吧?”


“阿云为什么会忍你到现在呢?”华师说,“不会真因为你长得好看吧?”


“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打架呢?”同济扶额,举起菜单遮住旁边桌投来的好奇的视线,以及对面掐架的上财和上交,“不会真的不怕丢人吧?”


“好了好了别闹了,看在阿云的份上我今天就放你一马。”周敏思一甩短发,端着架子“哼”了声扭过头去。盛纬呲牙咧嘴地揉着胳膊,嘴上依旧跑火车:“是我看在阿云的面子上放你一马好吧!我认识阿云的时候还没有你呢……”


夏杉敲键盘的动作一顿,幽幽叹口气,把话题拉回来:“所以要问你,为什么阿云不字光华啊。”


什么嘛,真的想知道啊。盛纬习惯性地翘起嘴角,眼睛的戏谑却渐渐融化在化不开的漆黑中。他从兜里掏出一块磨损得厉害、却被精心擦拭过的怀表。复旦应该在半小时后赶来。


“你们一看就不了解阿云。”盛纬端起茶杯呷口茶,漫不经心地回答,“因为高卿云他,从前不是复旦呀。”






高卿云从前不叫高卿云。那时候他叫明华,马明华。


马明华从前也不是复旦,那时候他叫Aurora。


二十六.exe

自己截了点挺香的口嗨(……?)

希望有人找我聊天的意思

把东北三校放到最后一p力

自己截了点挺香的口嗨(……?)

希望有人找我聊天的意思

把东北三校放到最后一p力

淡水.H₂O

临淄区第一中学

出生于1982年

八二年的一中,嘿!

是一个喜欢齐文化的待人随和的知心元气大姐姐

“健康个性,自主互助,敢为人先”是她的学生拥有的共同特质

校内有一棵和教学楼一样高的樱花树

一中的报告厅叫“稷下学宫”,图书室叫“闻韶书院”并且屋顶上还有小菜园“空中菜园”,教学楼后面有蹴鞠场地

有两首校歌,其中一首和临淄益中共用

上个世纪还开过冰糕厂,并在临淄区有很大的人气(也是最贵的)

“嘿!临淄一中大雪糕!”

有一个叫“临淄益中”的妹妹


不愧是“齐国首都第一中学”啊!()

临淄区第一中学

出生于1982年

八二年的一中,嘿!

是一个喜欢齐文化的待人随和的知心元气大姐姐

“健康个性,自主互助,敢为人先”是她的学生拥有的共同特质

校内有一棵和教学楼一样高的樱花树

一中的报告厅叫“稷下学宫”,图书室叫“闻韶书院”并且屋顶上还有小菜园“空中菜园”,教学楼后面有蹴鞠场地

有两首校歌,其中一首和临淄益中共用

上个世纪还开过冰糕厂,并在临淄区有很大的人气(也是最贵的)

“嘿!临淄一中大雪糕!”

有一个叫“临淄益中”的妹妹


不愧是“齐国首都第一中学”啊!()

二十六.exe

看见我cp到现在还是安定的一参与,大悲,遂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画发上来进行tag增加术

看见我cp到现在还是安定的一参与,大悲,遂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画发上来进行tag增加术

钱塘

命数

有些人生而高贵,有些人凭借东风


北大&复旦闺蜜组

时间为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某一天,地点北京

北大:容开继

复旦:高卿云


“您少年时期多灾多难,幸而有贵人扶持。之后虽历经坎坷,也总能化险为夷。”半瞎捻着寥寥山根,翘着兰花指把滑落到鼻尖上的墨镜往上推推,“您呀,福气在后头。”


“那您给我算算,我的福气在什么时候啊?”身后冷不丁传来容开继的声音。北大意识体一手按着高卿云的肩膀,另一只提着点心的手背在身后,颇为戏谑地朝拖着长辫子的算命先生挑眉。这算命的像没听出他话里的调笑,煞有其事地在容开继脸上巡视一圈,最后抱拳:


“这位少爷命中注定大富大贵,可谓是天之骄子、人...

有些人生而高贵,有些人凭借东风


北大&复旦闺蜜组

时间为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某一天,地点北京

北大:容开继

复旦:高卿云



“您少年时期多灾多难,幸而有贵人扶持。之后虽历经坎坷,也总能化险为夷。”半瞎捻着寥寥山根,翘着兰花指把滑落到鼻尖上的墨镜往上推推,“您呀,福气在后头。”


“那您给我算算,我的福气在什么时候啊?”身后冷不丁传来容开继的声音。北大意识体一手按着高卿云的肩膀,另一只提着点心的手背在身后,颇为戏谑地朝拖着长辫子的算命先生挑眉。这算命的像没听出他话里的调笑,煞有其事地在容开继脸上巡视一圈,最后抱拳:


“这位少爷命中注定大富大贵,可谓是天之骄子、人中龙凤,在这乱世之中十分可贵。您这辈子遇到的都是小风小浪,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


容开继咳嗽一声。半瞎立刻停止倒书袋,尖细的调门堪堪刹住,又转为高深莫测的窃窃私语:


“少爷,您可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这时候正值新文化运动,虽说要“兼容并包”,容开继对这种封建迷信还是敬而远之。他不可置否地点点头表示听到了,作势要掏钱,却被高卿云按住胳膊。


“我来吧。”复旦意识体站起身,朝容开继摇摇头。算命先生接过钱又说了几句奉承话,什么“流芳百世”“化险为夷”,听得容开继直起鸡皮疙瘩。直到看不见那面破幡旗,容开继才推推高卿云的肩膀:“明华,你不会真信了吧?”


沉默了一路的高卿云此刻才猛地抽离思绪,朝他安慰地笑笑,眉间却仍笼罩着淡淡的忧虑。


“起初还是信了的,”他说,“虽然都是套话,但意外还挺准。不过后来就不信了。”


容开继挑眉。


“他说,我一定能平安喜乐,百岁无忧。”


说到这儿,高卿云唇边溜出一声嗤笑。少年人本来就长着一张薄情相,垂下眼帘勾起嘴角,伤人得很。来京不过短短几日,容开继却已熟悉这副表情背后的含义——每当辩论时高卿云都会带着这样一副冷漠尖刻的神情。容开继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他们这种意识体,依附的是时局,怕的是朝令夕改,怎么可能百岁无忧。


“但我又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些话还是挺准的。”高卿云又说。


“你的福气在后头?”容开继开玩笑道。


高卿云摇摇头,又忍不住笑了。这次是自嘲的、忧伤的微笑。


“我是指,您身在福中不知福。”


钱塘

冷暖

冷暖自知。


复旦:高卿云

上交:盛纬

同济:闻济舟

浙大:林正谊

北大:容开继

清华:孔融希


高卿云太仙儿了。沪上高校若是有什么事,牵头的经常是他——作为搞事专业户,高卿云十分擅长挑事拱火,但他似乎不会与一个组织抱有很深的感情。硬要说,他像一个“精神领袖”,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剩下的交给盛纬。这只是一种印象,不代表他不管事。其他学校对他是有些畏惧的:高卿云身边笼罩的是云是雾,似乎伸手就能摸到,触感却是冰凉虚无的;盛纬则是实打实的铁幕,硬冰冰铁板一块,若是能移开它则特别敞亮——实打实的关系。


闻济舟呢?大家总说闻济舟是个“实在人”,“实在”有时意味着“保守...

冷暖自知。



复旦:高卿云

上交:盛纬

同济:闻济舟

浙大:林正谊

北大:容开继

清华:孔融希



高卿云太仙儿了。沪上高校若是有什么事,牵头的经常是他——作为搞事专业户,高卿云十分擅长挑事拱火,但他似乎不会与一个组织抱有很深的感情。硬要说,他像一个“精神领袖”,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剩下的交给盛纬。这只是一种印象,不代表他不管事。其他学校对他是有些畏惧的:高卿云身边笼罩的是云是雾,似乎伸手就能摸到,触感却是冰凉虚无的;盛纬则是实打实的铁幕,硬冰冰铁板一块,若是能移开它则特别敞亮——实打实的关系。


闻济舟呢?大家总说闻济舟是个“实在人”,“实在”有时意味着“保守”,有时意味着沉默。他是有距离感的,比高卿云的距离感更具象,沉默地、忧虑地站在后面观察世界。别人总觉着最难锁住的是高卿云,其实闻济舟才是冷漠的哪一个。因为冷漠,所以冷静,所以慈悲。


高卿云个头窜起来也就在这十几年。从前他瘦瘦小小不起眼,院系调整后结实不少,等到百年校庆,彻底变成了个腰细腿长的帅小伙。容开继来上海玩的时候,差点没认出他来,围着他前前后后转了七八圈,看得高卿云直往盛纬身后躲。盛纬一闪身,推了他后腰一把,憋着笑的声音十分喜感。


躲什么躲?你这么高,谁挡得住你。


高卿云腰窝很敏感,被他一碰立刻瑟缩着瞪了他一眼。罪魁祸首笑得一脸灿烂,丝毫不觉得自己刚才的动作有多流氓,大摇大摆找林正谊聊天。容开继见状哈哈大笑。他喜欢逗高卿云,能逗的了复旦的学校没几个,外人看复旦是个精明小少爷,实际上脸皮薄的很,气场再怎么严肃,飞满红霞的脸和耳朵瞬间把冷峻消解得七七八八,说出来的话又一本正经,好玩的打紧。


闻济舟正和孔融希正说些什么,突然福至心灵,目光一移就和高卿云求助的眼神撞个正着。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耐心等清华讲完土木工程今年的成就,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容爷怎么没和您在一块儿?”


好不容易脱离苦海的高卿云快步走向闻济舟,长出一口气。


闻济舟用余光观察身量颇高的青年,心情复杂。


像是感受到同济的目光,复旦低头朝他投去一个疑惑地眼神,微红的眼角耷拉下来,翠绿色的眸子下垂盯着他。


闻济舟咽了口唾沫,伸手朝青年的后腰不轻不重拍了一下,转身去找盛纬了。



有栖川アリス

之前画的一些京都的私立大学

(江户中期就已经建校,据说拥有全日本最长历史的龍谷大学)

虽然是所重视佛教系传统的大学,但是校内也有星巴克这种反差强烈的连锁店

过生日的时候从不点蜡烛,有时候需要提前翻看备忘录确认一下自己今年是三百几十几岁生日(?


之前画的一些京都的私立大学

(江户中期就已经建校,据说拥有全日本最长历史的龍谷大学)

虽然是所重视佛教系传统的大学,但是校内也有星巴克这种反差强烈的连锁店

过生日的时候从不点蜡烛,有时候需要提前翻看备忘录确认一下自己今年是三百几十几岁生日(?


予雲。
花园抱抱(&times;) 花...

花园抱抱(×)

花园宝宝(✓)

花园抱抱(×)

花园宝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