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学校生活

6238浏览    2048参与
欣
在闷热的下午不是晚上,水中的是...

在闷热的下午不是晚上,水中的是太阳不是月亮。是鱼跃后颤动的水面。

在闷热的下午不是晚上,水中的是太阳不是月亮。是鱼跃后颤动的水面。

晚风何时起

每周趣事

          写日记写日记,可能得叫周记😓。这周发生了令我爆笑的事,我见到了男版现实版朵拉哈哈哈哈哈哈。


            这位朵拉先生是我的数学老师,他在上课的时候要用到尺子(那节课在学画折线统计图)。教室里一共只有两把超大的那种教学尺子,一把直尺但是断了一半,还有一把是三角尺。...




          写日记写日记,可能得叫周记😓。这周发生了令我爆笑的事,我见到了男版现实版朵拉哈哈哈哈哈哈。




            这位朵拉先生是我的数学老师,他在上课的时候要用到尺子(那节课在学画折线统计图)。教室里一共只有两把超大的那种教学尺子,一把直尺但是断了一半,还有一把是三角尺。


             起先数学老师在我们乱糟糟的破烂书架上(书架是真的烂了一点,还有各种开学多出来的书乱放在一起)拿了断一半的直尺,然后一脸迷茫的问我们:“那把三角尺呢?被其它老师放哪了?”这我们也不知道啊,没说话。



               于是老师拿着那把直尺勉强的画着




         ————————————————————————————




                       但是由于老师那个统计图有点长,直尺不够长了,老师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在那个又乱又烂的书架上到处翻:“斯,那把尺子呢?”



                  老师的手在每个书之间来回上下翻动,然后全班突然就沸腾了:


                               “诶!老师,尺子就在那里啊!”


             “在那两本书之间啊!你把两本书翻开就行了!”


                                “在那本书上面啊!”


班级非常沸腾,然而只有我们懵懵的数学老师还在用手不断翻着书(老师的表情就像:   ・-・     )



             “哎呀!你都碰到了!”我的四周惊险猿猴怒吼🐵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都看到了”这句话来自我近视的同桌(我同桌近视,十米外人狗不分🐶)当时我同桌眼镜都没带就看见了……


                       而我们的数学老师“不负众望”,施展必杀技,盲人朵拉:“哪里啊?哪呢?”老师继续翻,从乱糟糟的东西里拿出了一本美术书……美术书:“你看我哪点像把尺子?”(ΘˍΘ=)?(还真有一点,美术书黄色的,那把尺子也是黄色的)



                 说实话,老师真的碰到那把尺子N回了,我坐第三排都能听到那把尺子发出清脆的“砰砰砰”声……


                   然而我们的数学老师却说:“算了,你们谁过来拿一下吧。啊?你们谁过来拿一下吧……”然后一位好市民从老师眼前,手边,拿起了尺子,而我们老师非常尴尬的笑了⊙ω⊙


               班级顿时哄堂大笑,我也笑了,但是心里五味杂陈,老师这眼镜白戴了啊?!





————————————————————————————————



     接下来,才是真正让我回味无穷,笑了一节课的原因


    

            老师课快讲完了,也快下课了,老师做总结折线统计图该怎么画,为了节省时间,老师没有用尺子画。


                              “你们画的时候用尺子画啊。”


           温馨提示:折线统计图的横轴和纵轴是垂直的

    

                           “先写名称,再画横轴和纵轴”


                前方高能!老师又要开绝招了!(bushi)❌


                     

                                       《垂直》


          老师大概就是这么画的



    班上有的人就笑了,例如我“哈哈哈哈哈,真直啊!”


                         老师尬笑道:“差不多就行吧”


                     

                                      神他丫《差不多》

     


 


                  



              “然后画间距”







                             嗯,《均匀》


                                   “再标上点。”



                                       《标点》



                        “最后再随便连一下就行了……”



                                         《随便


        哈哈哈哈哈哈,是真的有够随便的啊!(bushi)🐶



                   “e……差不多就行,你们要用尺子画啊!”


             嗯,差不多?!老师视力没个250我都不信😂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一节课都保持着想笑又不能笑的样子:





奈绪小姐

假如五常在同一所学校(12)

仅供娱乐,不喜勿喷,请勿上升国家请勿上升历史

美瓷,俄瓷,稍有苏瓷,南瓷

————————————

随着美的一声令下,除美之外的人(国)都冲向了瓷,而瓷,并不想弄死那些人(国),但是弄伤或者是弄晕还是可以的,相比起弄伤的话,弄晕貌似更比较适合。

而门外的那些人(国),一直在看着戏,祂们打赌这场干架瓷100%不会获胜,但事实并不会如他们所愿,一个人(国)手里拿着一把刀向瓷,瓷一个右侧身躲过,接着用手刀,砍在了祂的脖子处,接着就是下一个。

因为祂们手里多多少少都拿着武器,像刀这样锋利的东西也较多,人数也过多,瓷有好几次躲闪不及,背上肩膀上腿上受了好几道伤,鲜血也顺着伤口往下流,“彭”一声...

仅供娱乐,不喜勿喷,请勿上升国家请勿上升历史

美瓷,俄瓷,稍有苏瓷,南瓷

————————————

随着美的一声令下,除美之外的人(国)都冲向了瓷,而瓷,并不想弄死那些人(国),但是弄伤或者是弄晕还是可以的,相比起弄伤的话,弄晕貌似更比较适合。

而门外的那些人(国),一直在看着戏,祂们打赌这场干架瓷100%不会获胜,但事实并不会如他们所愿,一个人(国)手里拿着一把刀向瓷,瓷一个右侧身躲过,接着用手刀,砍在了祂的脖子处,接着就是下一个。

因为祂们手里多多少少都拿着武器,像刀这样锋利的东西也较多,人数也过多,瓷有好几次躲闪不及,背上肩膀上腿上受了好几道伤,鲜血也顺着伤口往下流,“彭”一声,一块板砖拍在了瓷的脑袋上,不仅教室里面正在混战的人懵了,教室外面的人也懵了,瓷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温热的液体顺着自己脑袋往下流,流进了眼里,剩下的就顺着自己的脸庞流过下巴,“滴答”一声,落在了地上,脑袋上还在源源不断的冒着鲜血,而祂此刻顾不上那么多,因为周围还有着那么多的豺狼虎豹,祂宁愿死在这里,也不宁愿写下投降书

但祂的情况可谓是很糟糕,所有人都以为是在爱上那一块板砖之后会直接晕过去,但是祂没有,祂支撑这身体,并反手把笔狠狠的插进那个人(国)的脖子里面,祂可不会像祂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温柔,也许是因为见了血,瓷眼里的杀意也藏不住了,接下来,祂也不管那么多了,管祂是死是活是晕还是怎么的,跟祂又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是郭嘉艺意识体,到时候死了等上那么几个月也还是可以恢复的,一想到这,瓷的手劲不由得又大了几分,很快教室里面也仅剩4个人,强撑着身体的瓷背靠着墙,身上的伤口已经数不清了,腿上的新伤覆盖着旧伤,让祂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而对面的是英法美这三位也算得上是强弩之弓了,英看得出来瓷正在强撑。

瓷的体力基本上已经耗光了,但祂知道自己要是真的倒下去了的话,那么这场战争就要宣告祂的失败了,祂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手上的笔因为一个人(国)的刀导致于有些分裂了,也用不起了。而靠背也已经不知道被压在谁的身下了。

法很清楚,美那有一把手枪一直没有用,但是祂也知道在祂和英没有彻底倒下之前,美是不会使用那把手枪的

瓷看着手里的那支笔,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弹出了一把刀,但是祂最后却没有使用那支笔,而是把笔放进了袖子里面,从袖子里拿出了扇子,把扇子紧紧的握在了自己的手里面。八目相对,接着一声枪响,美开枪了,祂已经丧失了耐心,祂的脸上已经被划出了好几道口子,手上也因为瓷的攻击受了几道伤痕,瓷连忙向左躲去才没有被伤到关键部位,只不过自己的脸也已经被也被子弹划出了伤痕,黑色布条也在不停的滴下血,也许没人告诉此他这副样子狼狈,但却又不失凶狠,也正是因为美所打出了那一枪,英和法趁机冲向了瓷。

瓷本来以为他们两人的手中已经没有了武器,但法不知道从哪里面抽出来了一把小刀,瓷躲闪不及被扎中腹部,肚子上的伤又增加了一条,真是讨厌,抬手打在了法的脖子上,接着就是英,瓷抓准机会拿着扇子kao(重庆话)在了英的脑袋上,扇子本身就不轻,再加上瓷当时也比较用力,随着扇子落在音的脑袋上,英也就晕过去了,教室里面仅剩下瓷和美两个人还站着

美知道瓷是强弩之功,想让劝他放弃,但是他又想起了,瓷说的那句绝不投降,还是把劝祂的话收了回去,再次拿出枪。

而当祂把枪口对准瓷的时候,还没来得扣下扳机,祂的枪就被突然冲上来的瓷,一脚踢飞了,这时不知道是哪个傻缺,往教室里面扔了一颗迷雾弹,迷雾弹对于瓷来说倒是是个能帮助他的东西,美只感觉瓷的脚步声在他身边消失了,但他又不能凭借那短暂的脚步声判断出瓷到底在哪里,随着烟雾散去

美没有在自己的面前发现瓷,突然祂想到了一个很坏的结果,祂转身过去,自己的脖子已经被瓷了扇子死抵住了,而扇子上面正摆放着一排刀刃。

“认输吗?”瓷问到。美没有回答他的话,手向自己的口袋摸去,他可不止带了一把手枪,可是还没等祂的手从口袋里面拿出来,词的刀已经搭在了祂的肩膀上,小刀虽小,但是上面却沾了血迹,或者说那把小刀被弹出来的那一刻,上面就是沾有血迹的,美也是经历过战争的人,祂也很快的判断那把刀虽然小,但却十分锋利,卸下祂的肩膀基本上是可以的,随后祂只能无奈的把手从口袋里面拿出来

而祂的手上正拿着那把手枪,美十分自觉的把手枪仍在了地上,而瓷也迅速的用左脚把手枪踢到了讲台旁边。

“我认输可以了吧”美无奈的说道“自然可以”虽然说美承认自己要认输,但是祂却发现美的右脚却向旁边跨了瓷一步,接着又是一声枪响,慈和美同时向右倒过去,凭借着自身的平衡力,没让自己倒下去,接着,瓷把自己的扇子扔了出去,十分命中的打中了,那个人的脖子在那个人的脖子那留下了疤痕,接着扇子又重新的回到了瓷的手中

“美同学,为了不让其他同学打搅我们两个的谈判,我会去把他们弄晕,同时我也相信你应该不会介意我暂时性的把你的手捆起来,否则你到时候再整出什么幺蛾子”从的话十分冰冷,很显然刚刚那个人(国)的所作所为已经有些激怒了祂。美也只能听瓷的安排,瓷把小刀随便的扔在了一个同学的桌子上接着,伸手去扯蒙着自己眼睛的黑布,但是由于祂们把黑布和白布粘在了一起,所以当黑布被扯下来的时候,瓷蒙着眼睛的白布也被扯了下来。

瓷并没有闭上眼睛,而美也第1次看清楚了瓷的眼睛,那是一双异瞳,是黄赤色的异瞳,而黄色眼睛下面,还从左往右排列着4颗黄色的小点

第12话 完

2000+




陆晚丞丞

艹,爷忍不了她了

都说女生宿舍是非多,是的,没错,特别是我们这种人多的宿舍


我是在初三上学期最后五个星期住进的304,12个人,(我们是混合宿舍,初中三个年级都有人,但主要是初一的)(除了当时和我一起住进去的同班同学)我第一个记住的人就是cyy


主要是因为她名字和我闺蜜名字同音,而且人也长得还行(其实当初我是觉得她很好看的,是那种特别独特的气质,但是对不起,恕我现在实在是不想夸她)还是个舍长,所以先记住她实在很正常


所以我一开始对她还是蛮有好感的,但是吧,cyy这个人吧,越相处越会发现,她特别emmm形容不出来,我直接讲事情吧


是这样,我们全宿舍,基本没人不讨厌她的,是那种日积月累的讨厌......

都说女生宿舍是非多,是的,没错,特别是我们这种人多的宿舍


我是在初三上学期最后五个星期住进的304,12个人,(我们是混合宿舍,初中三个年级都有人,但主要是初一的)(除了当时和我一起住进去的同班同学)我第一个记住的人就是cyy


主要是因为她名字和我闺蜜名字同音,而且人也长得还行(其实当初我是觉得她很好看的,是那种特别独特的气质,但是对不起,恕我现在实在是不想夸她)还是个舍长,所以先记住她实在很正常


所以我一开始对她还是蛮有好感的,但是吧,cyy这个人吧,越相处越会发现,她特别emmm形容不出来,我直接讲事情吧


是这样,我们全宿舍,基本没人不讨厌她的,是那种日积月累的讨厌,但我们也没搞什么校园欺凌什么的,我们还负责叫她起床呢


我刚住进去,第一件令人反感的事差不多在第二个星期发生的吧,那时候是冬天,刮北风的那种,总之,就是特别冷,嗯,她,把风口那边的窗户开了,晾她的鞋,我们整个宿舍,在冷风里吹了一个中午,就因为她那天下午要回去见她大表哥,那双鞋是她和她大表哥的同款🌝


别问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关窗,我们没试过吗?我们关了她又开,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就这天中午,为了见她大表哥,让我们宿舍一个特别会扎头发的女生给她扎了一中午的头发,换了5.6次发型,其实我觉得都挺好看的,但是她不满意,有什么办法呢,这就算了,就算不满意,好歹跟人说一声谢谢吧?她不但没说,还当人家的面说真难看???最后她自己扎了个马尾走了


牛不牛逼,就问你牛不牛逼


当时她的下铺是个不太爱说话的姑娘,我去的迟,也不知道她们有啥矛盾,反正有一天她们大吵一架,第二天那姑娘就退宿了,于是第二个学期,程哥住进来了


前面说她是舍长嘛,第二个学期第一次查寝是她和程哥陪校领导检查的,人检查前程哥看见我和我同学鞋没摆正,给我们摆好了,结果cyy看都没看,反手就和校领导告了一状,说我们没摆好鞋,就被扣了分,第二天被班主任骂了一顿


我一想,欸?我们俩平时也没得罪她啊,甚至可以说对她还挺好的,有东西也给她吃,借书我也借给她了(就她还书的时候书封给我弄折一半我也没怎么和她计较)后来听其他舍友说才知道,打小报告已经是她的惯常操作了,我们宿舍就没有没被她打过小报告的


我知道你们想问啥,“就这你们也能忍?为啥不换舍长?”换屁,周主席(兼她们班主任)跟她亲爹似的,处处护着她


就仗着这劲儿,她就使劲作,什么一个星期请3天假都是常规操作了,我听她们班长说,她还去周主席面前说她们孤立她,不教她做数学题,就想问了,这俩逻辑关系在哪儿?而且就她那数学9分的成绩,教个屁,不是贬低,真的就是9分


所以说啊,我们哪儿敢真孤立她?


而且最近她弄坏了水龙头,让她报给黎总(我们教导主任),拖了好几个星期,黎总让她赔一个,她还说黎总在开玩笑,开玩笑,我们学校规矩就是谁弄坏的谁赔,谁特么在和她开玩笑???


还有不说远的,就说我们最近的一次,周四那天,洗澡洗一半,冲进来叫我们下去拔草,说明天要检查,嗯,我们下去了,让她分配一下,他妈的还跟我们吵上了,怎么个意思?她还有脸委屈???人家黎总一星期前就让她拔了,她自己不和我们说,搞的我们全宿舍,一半人澡都没洗在这陪她拔草,她跟我们说可以晚自习再洗啊,是啊,如果她没有在我们开始拔之后跑上去洗澡就更有说服力了


别的宿舍是舍长叫其他人起床,我们宿舍是其他人叫舍长起床,而且不是有句话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她是“己所不欲,也要施于人”我们组值日,我是看过了没有垃圾才上去的,她还要说,你下去再扫一下喂,我跟她说我看过了,没有垃圾,她又说,那你不会扫一下灰尘诶?那种命令的语气真的让人很不舒服


然后到她们组扫了,其他人都下去了,她还在床上躺着,我问她怎么不下去,知道她说什么吗?她说,哎呀一天不扫又没关系,而且她们不是下去扫了吗?


知道吗?这种对比就特让人恶心


我们六中的表白墙,他的业务包括表白,放话,骂人,倾诉等等等等


但是呢,前段时间墙哥的发表空间里十个有八个在骂cyy,八个有五个是我们宿舍的,剩下三个是她们班的,可见人缘


就因为这个,她再次发动了她的技能——告老师


于是现在连累墙哥被查了


至于之前说的cyy那股特殊的气质,差不多相当于图片这样,当然肯定没有这个图好看,但确实是很像的


陆晚丞丞

距离中考还有28天……

距离中考还有28天


我同桌这么说:


距中考28天,鄙人有幸得以因聚众打牌被dei,101全员何其有幸得以在教室门口抱头蹲下听班主任的训,接受全校同学“尊敬”的眼光。


在此向101全体12人允以诚挚的问候

距离中考还有28天


我同桌这么说:


距中考28天,鄙人有幸得以因聚众打牌被dei,101全员何其有幸得以在教室门口抱头蹲下听班主任的训,接受全校同学“尊敬”的眼光。


在此向101全体12人允以诚挚的问候

奈绪小姐

假如五常在同一所学校(11)

仅供娱乐,不喜勿喷,请勿上升国家,请勿上历史

美瓷俄瓷,稍有苏瓷,南瓷

————————————

看见瓷就这样晕了过去,英有些疑惑“不应该啊,按道理来说像祂这样的人(国)上过一次当之后应该不会上第二次的当吧”英都有些怀疑瓷是装的

法有些不耐烦“你管那么多干嘛?直接拿块黑布把他眼睛蒙上不就行了吗?”听到这句话一旁的霓虹想说些什么,但是没说出来就被美用祂没有参入的理由把祂赶了出去,霓虹也没办法就只能出去了,外面那一些人(国)都等着看戏

俄那边的状况不是很好,但当他来到办公室后,只能在办公室里面等着,但他以灵敏的听觉听到了门外传来的稀稀疏疏的说话声,推动大物件所发出来的“滋啦”声和杂乱的脚...

仅供娱乐,不喜勿喷,请勿上升国家,请勿上历史

美瓷俄瓷,稍有苏瓷,南瓷

————————————

看见瓷就这样晕了过去,英有些疑惑“不应该啊,按道理来说像祂这样的人(国)上过一次当之后应该不会上第二次的当吧”英都有些怀疑瓷是装的

法有些不耐烦“你管那么多干嘛?直接拿块黑布把他眼睛蒙上不就行了吗?”听到这句话一旁的霓虹想说些什么,但是没说出来就被美用祂没有参入的理由把祂赶了出去,霓虹也没办法就只能出去了,外面那一些人(国)都等着看戏

俄那边的状况不是很好,但当他来到办公室后,只能在办公室里面等着,但他以灵敏的听觉听到了门外传来的稀稀疏疏的说话声,推动大物件所发出来的“滋啦”声和杂乱的脚步声。祂顿时感到了不安,尝试着开门,但是门却没有被推开,俄也有些心慌,因为祂知道这些东西,肯定是美所想出来的,而美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刚进入校园的瓷,门外的人(国)做完这一切后急忙的赶回了教室

听到法所说的话的瓷也不动声色,就任凭祂们给自己的眼睛蒙上黑布,然后静静等待时间过去

终于英说出那句,时间应该快到了的时候祂,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周围围着的接近17个大大小小的国家立刻展开成为一个半包围的形状

因为视觉被遮盖的原因瓷不得不将自己的听觉触觉嗅觉拉到极端,祂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慌张的神情,只是拿起了桌面上那支笔,然后,起身绕到了凳子后面,用脚踩着椅子,右手把靠背掰了下来拿在手中。

众人都都还在疑惑之中的时候,瓷拿起了凳子朝一个地方狠狠的扔了过去,从那个人的惨叫声中可以听出,嗯,伤势应该挺重的,紧接着瓷顺着所发出来的声音冲出了17人所形成的包围圈,但很不巧,祂没跑几步便摸到了墙,祂只得骂了一句“该死的扔错方向了”当祂转过身来的时候,剩下的人已经围住了祂,当美看到这样的情况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说到“honey,你这算是自投罗网”瓷也笑了“那要关你什么事呢,让我猜猜这件事情是你主持的吧,再让我猜猜这件起因,就是因为我打算帮助小朝,对吧,当时跟也是你一直跟在我身后,再让我猜猜,加上我刚刚砸的那个一共是17个人(国),我没有猜错”“是又如何?但你要想清楚你要单挑的可是17个堂口,你现在投降的话,可能还会考虑放你一马”“只有蠢货才会投降,我可不想再次落在你们手中,看来,你们已经搞混淆了,记住了,清是清,我是我,我和清不一样”

瓷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既然你们想打,那我就陪奉陪到底”韩“你是在开玩笑吗?真的很好笑唉,你现在的手上只有一支笔和一个靠背,你怎么打?”“那又如何呢”

“honey,你真的不打算投降?”“不投!”“行,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后悔”“我从来不做让我自己后悔的事”“行吧,上!”

第十一话 完



。

篮球比赛学校拉拉队的美女子

篮球比赛学校拉拉队的美女子

季总(停更中)

患患子

包干区有棵树叫无患子


我们就叫它患患子


患患子呢


春天掉叶子和树枝


夏天掉花花


秋天掉叶子


冬天掉树枝


我们班:???


我们甚至还讨论过用百草枯毒死患患子,歪讽(老班外号)会不会把我们从教导主任那保释出来Ծ‸Ծ


all in all


患患子你真的别再掉什么破玩意了

包干区有棵树叫无患子


我们就叫它患患子


患患子呢


春天掉叶子和树枝


夏天掉花花


秋天掉叶子


冬天掉树枝



我们班:???


我们甚至还讨论过用百草枯毒死患患子,歪讽(老班外号)会不会把我们从教导主任那保释出来Ծ‸Ծ


all in all


患患子你真的别再掉什么破玩意了

季总(停更中)

水果

今天和闺蜜去学校包干区打扫,一起吃同一个水果(原谅我是s.b我真不知道叫什么)


我康康然后对闺蜜说啃一半之后给我


过了几分钟后闺蜜递给我一个平整的一半(我以为她拿什么给它切开了)


然后发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家伙真就“啃”一半呗


这不就跟土豆切成“丝”没有区别吗( ̄▽ ̄)


今天和闺蜜去学校包干区打扫,一起吃同一个水果(原谅我是s.b我真不知道叫什么)


我康康然后对闺蜜说啃一半之后给我



过了几分钟后闺蜜递给我一个平整的一半(我以为她拿什么给它切开了)



然后发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家伙真就“啃”一半呗



这不就跟土豆切成“丝”没有区别吗( ̄▽ ̄)

陪白起看海

同桌到底软不软

真实事件,激情短打

说实话我同桌到底软不软这件事,我们小组另外三人都很想知道

我感觉他应该挺软的

毕竟那可怜巴巴的狗狗眼,又白又嫩的皮肤,看着就让人很想rua

很好,我的前位率先为我们作出表率,直男癌的他一个回头正对上我同桌的脸,认真的问:“木木你软不软?”

“?!”狗狗眼满是惊悚,他明显是吓到了,但他又特别单纯,没听明白这个问题的另一层含义,只是白着小脸轻轻问:“你…你说什么?”

额,其实这个反应也正常,毕竟谁再自习课上被问到这个问题也会很奇怪,但…

怎么就那么可爱又可怜呢?!

这活脱脱就是另一种卖萌啊!

不行,我要萌出鼻血了

可我那个直男前位不愧是直男十二年,一脸认真地...

真实事件,激情短打

说实话我同桌到底软不软这件事,我们小组另外三人都很想知道

我感觉他应该挺软的

毕竟那可怜巴巴的狗狗眼,又白又嫩的皮肤,看着就让人很想rua

很好,我的前位率先为我们作出表率,直男癌的他一个回头正对上我同桌的脸,认真的问:“木木你软不软?”

“?!”狗狗眼满是惊悚,他明显是吓到了,但他又特别单纯,没听明白这个问题的另一层含义,只是白着小脸轻轻问:“你…你说什么?”

额,其实这个反应也正常,毕竟谁再自习课上被问到这个问题也会很奇怪,但…

怎么就那么可爱又可怜呢?!

这活脱脱就是另一种卖萌啊!

不行,我要萌出鼻血了

可我那个直男前位不愧是直男十二年,一脸认真地问:“你哪里软?”

额,好吧,也是没谁了

我同桌脸红的像披上了晚霞,支支吾吾的回答:“不知道…”

嘿嘿嘿嘿嘿嘿…

我们一瞬间都有了点罪恶的想法

“实践出真知”我在边上微笑着补了一刀

我同桌彻底吓傻了…

噗哈哈哈,真的很想欺负一下他

我前位十二年的直男癌似乎一瞬间治好了,邪笑着冲我那弱小无助的同桌伸出了魔爪~

“人家可是哪里都很软对吧~”我前位的同桌意有所指

“呜…”我同桌眨巴着大大的狗狗眼,可怜极了,“你们,你们要干嘛!”

不得不说他是真单纯,汽车尾气都要喷他脸上了还什么也不知道

“没事没事嗷,大丈夫要能屈能伸嗷对吧~”我前位强忍着笑安慰他

果然单纯的小孩最好骗嘿嘿嘿

看看我同桌,眼尾都吓红了,嘟着的唇看上去贼可爱,声音还没变声,听起来也娇娇软软的:“你…你别碰我!”这是在控诉我前位

这时候就没人听他的了

我们一脸吃瓜的样子,我前位的手毫不犹豫地伸出来,在我同桌的脸上rua了好几下

“唔,真的挺软的…手感好好哦”我前位一脸满足

这下好了,我和我前位的同桌都开始蠢蠢欲动

“真的很好rua吗嘿嘿嘿”我笑的像个lsp

“那是,那感觉简直…难以形容,和豆腐一样,比豆腐还软,和一汪春水似的~”我前位一脸肯定与窃喜

哦吼吼!!

我们好像恶狼扑食一样盯住了我瑟瑟发抖的同桌

那张白里透红,干净柔软的脸就像天山的清泉,上等的蚕丝薄纱一样,谁不垂涎三尺呢?

这时我那已经受惊的同桌终于颤巍巍地开口了

“江哥…江哥~不要,别吓我…”我同桌的小奶音飘出来时我们才发现他已经软乎乎的快要哭出来了,他这么轻轻喊着我前位的同桌,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们望着他泫然欲泣的样子,罪恶感终于适时冒了出来

“行了行了,别逗他了,再逗就哭了”我及时止损

“行了行了木木,不哭嗷不哭嗷,我们错了,我们不逗你了,乖~”

不知不觉事情就发展成了一个组的人一起哄着这柔软的一小只

我同桌这才委委屈屈地说:“别闹了好不好…”

真的会被萌化谢谢

我们都自责的像犯下了滔天大罪一样

最后在一众人的努力下,我同桌终于被哄好了,可费了我们老大功夫了

谁让他长了一张让人想犯罪的脸呢?

对不起了木木,下次还敢~

有这么一个同桌真是单身的快乐源泉



热爱我热爱的

毕业的脚步原来早已悄悄来临!没有人告诉我,青春逝去是抽丝剥茧的感觉!

毕业的脚步原来早已悄悄来临!没有人告诉我,青春逝去是抽丝剥茧的感觉!

妄想捞月
论那些杀伤力极强的句子

论那些杀伤力极强的句子

论那些杀伤力极强的句子

粮真好吃
今天参加文综活动,三个入选了的...

今天参加文综活动,三个入选了的人全是NT人:ENTP(我)/entp/INTP。

老师今天中午把题库发给我们,中午我昏昏欲睡的时候收到了INTP的消息。

INTP:题库怎么办,怎么分题?

ENTP(我):哎呀,等下午打印出来再说吧……

INTP:你在说什么?下午就要考了。

ENTP:啊?????那我马上去找entp叫她背,你看着地理政治吧。

ENTP:(踢开隔壁寝室门)entp!entp!文综活动下午就要考了,快来背题库啊!

entp:我早就知道了,你那么急干嘛?我要睡觉,困死了……你等我睡醒再说……

ENTP:@×··(*·......

今天参加文综活动,三个入选了的人全是NT人:ENTP(我)/entp/INTP。

老师今天中午把题库发给我们,中午我昏昏欲睡的时候收到了INTP的消息。

INTP:题库怎么办,怎么分题?

ENTP(我):哎呀,等下午打印出来再说吧……

INTP:你在说什么?下午就要考了。

ENTP:啊?????那我马上去找entp叫她背,你看着地理政治吧。

ENTP:(踢开隔壁寝室门)entp!entp!文综活动下午就要考了,快来背题库啊!

entp:我早就知道了,你那么急干嘛?我要睡觉,困死了……你等我睡醒再说……

ENTP:@×··(*·……?)彳亍口巴,你下午一定得背!!!(于是跑回寝室开始背政治)

*下午

INTP:我只看了地理的后五十题,前50题看都没看,我太困了。

entp:我不是很想背,我想摆烂。

ENTP:……

ENTJ(我):摆烂?你想吧,我负责政治跟历史,INTP负责政治跟地理,ENTP负责历史跟地理,现在开始背,我想进决赛。

INTP/ENTP:好吧。(试图摆烂多次)(被ENTJ抓)(被迫卷起来)(三百多道题的题库一天下午被背了下来)

事实证明NT人的力量是强大的,不仅是第一顺利进了决赛,还是全对,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布鲁诺是玉子梦

摊上这么些同学我也是欲言又止

摊上这么些同学我也是欲言又止

奈绪小姐

假如五常在同一所学校(十)

仅供娱乐,不喜勿喷,请勿上升国家,请勿上升历史

美瓷,俄瓷,稍有苏瓷,南瓷

————————————

巴看到印松了一口气,然后接着说道“但是瓷哥说祂会保护我的,嘿嘿。”听到这句话印的脸都黑了,巴没有一下子说完,就是故意没说完戏弄祂罢了

当然这里发生的一切瓷都不知道,祂现在正在回教室的路上,不出所料,在那个地方碰到了美和俄,他们两个并没有回教室,很明显是在等瓷

俄的表情有些凝重,而美,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看到俄这个样子,瓷忍不住问出声“俄你怎么了?”俄也发现自己好像把表情摆在脸上了,然后收了收,对瓷说到“我没有事就是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过往罢了”“嗯,知道啦,那我们一起回教室怎么样?...

仅供娱乐,不喜勿喷,请勿上升国家,请勿上升历史

美瓷,俄瓷,稍有苏瓷,南瓷

————————————

巴看到印松了一口气,然后接着说道“但是瓷哥说祂会保护我的,嘿嘿。”听到这句话印的脸都黑了,巴没有一下子说完,就是故意没说完戏弄祂罢了

当然这里发生的一切瓷都不知道,祂现在正在回教室的路上,不出所料,在那个地方碰到了美和俄,他们两个并没有回教室,很明显是在等瓷

俄的表情有些凝重,而美,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看到俄这个样子,瓷忍不住问出声“俄你怎么了?”俄也发现自己好像把表情摆在脸上了,然后收了收,对瓷说到“我没有事就是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过往罢了”“嗯,知道啦,那我们一起回教室怎么样?”“当然可以”瓷走过拉起了俄的手,国家意识体没有性别“honey,那我呢?”“我说过了,别叫我honey,你可以自己回去啊,这么大个人(国)了”“你区别对待啊!”“哪有,你自己回去吧,那美同学一会儿见”

等瓷和俄两人(国)走出美的视野外的时候,一旁的韩英法等人(国)也出来了,很显然要是巴真的是自己一个人(国)回去的话,那真的可能会被他们“问候”了,韩对美说到“三八线我们已经越过去了,您看我们是主动出击呢?还是怎么样的”“主动,至于怎么办?英你应该了解吧”本来是个疑问句,但硬生生的被美说成了陈述句“知道了,他的心眼很多,那我们还是先回去了”“回去吧”“嗯”

等他们一群人走了之后,美摘下了眼镜,而且呢,他已经猜到了瓷是来自哪个国家的人了,美饶有兴趣的取下了自己的墨镜,露出了自己湛蓝色的眼睛,眼里是玩味儿和乐趣,但有的更是掠夺和残忍,这些东西在一双蓝色的眼睛下暴露无疑“瓷,我倒是很好奇你会怎么解决这件事呢”

如果要论瓷怎么解决的话,那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路上法突然走了出来“俄,苏老师让你去他办公室等他”“苏老师?学校老师不是都去开会了吗”“哦,他之前跟我说的,我忘记给你说了”“哦,知道了,瓷你先回去吧,我去一趟苏老师的办公室”“好,你自己小心”“嗯,你也小心”在两人(国)的说话期间,法已经离开回到了教室

“好了,我已经把俄引去办公室了,但是可能没多少时间留给我们,英你要快点行动”“知道了,韩他们应该埋伏好了吧?”“埋伏好了,你赶紧的”“别催,祂的警惕性很强,我可不能保证祂到底会不会吸入这些香气”“那我可就不管了”美的声音从前门传来,接着就是祂的命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否则后果,英吉利,你应该知道吧”“嗯,知道了”英的声音有些小,祂还是有些担心,毕竟祂上次就用过这招了,并不能确定瓷到底会不会中招,而他也已经把药混在了香薰之中“剩下的无关紧要的人都给我滚出去,否则连你们一起揍”虽然说众人(国)很想留下来看戏,但碍于美的威胁也只能离开教室,他们很好奇那个倒霉蛋到底是谁

因为瓷是从后门进去的,并没有看到所做的,当教室里面的人(国)看见祂来了之后,互相看了看。瓷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打开了书,并没有找到自己的笔,只能随手拿起俄的笔在重点的地方勾画起来,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红茶的香气,他抬头看了看英,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最后昏了过去

可是咱们的瓷可是被英称为老狐狸的,再说了,这种把戏英已经用过一次了,瓷怎么可能会轻易的上当呢?既然祂们想玩,那就陪他(祂)们玩玩吧,毕竟祂也需要一些事情来树立自己在学校的地位,这次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错过了可能就没有了

——————————————

咱们的瓷爹真不愧活了五千多岁

作者说:最近老福特好喜欢吞我的名字,无语了



肽子酵素

给同学的言情小说画的男主


给同学的言情小说画的男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