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学院组七日挑战

235浏览    5参与
一只咸鸭蛋
【学院组七日挑战/恶】 (发布...

【学院组七日挑战/恶】

(发布已经开始后我才发现没先对外解释题目来源,是页游【金币】系列中最后一个活动 [拯救安格斯] 里安格斯分散的七个魂魄:喜怒哀惧欲恶爱。

是我的失误,非常抱歉!不过也个人希望大家就把它看做一个愉快松散的冷坑做饭互助会(???))


-

垫底选手丑到大家很抱歉,以下是稀烂的废话注释。


到目前为止的任务系列里,我觉得违和感最强的还是梦境安,虽然他想变性的整体逻辑还过得去(真的吗草),但是部分发言类似将“得到赛缪尔的喜欢”仅仅作为“成为人群焦点”的条件,让我情感上难以接受。

然后就是花灵派对家具和赛缪尔派对的布置,非常还原剧情里那种发自展...

【学院组七日挑战/恶】

(发布已经开始后我才发现没先对外解释题目来源,是页游【金币】系列中最后一个活动 [拯救安格斯] 里安格斯分散的七个魂魄:喜怒哀惧欲恶爱。

是我的失误,非常抱歉!不过也个人希望大家就把它看做一个愉快松散的冷坑做饭互助会(???))


-

垫底选手丑到大家很抱歉,以下是稀烂的废话注释。


到目前为止的任务系列里,我觉得违和感最强的还是梦境安,虽然他想变性的整体逻辑还过得去(真的吗草),但是部分发言类似将“得到赛缪尔的喜欢”仅仅作为“成为人群焦点”的条件,让我情感上难以接受。

然后就是花灵派对家具和赛缪尔派对的布置,非常还原剧情里那种发自展示欲占有欲的物化(?)行为(就个人感觉啊个人感觉)

再加上月之湖的娃娃囚禁TE,嗯,编剧怎么这么爱玩这一套的?总之这就成为了说到他们之间的恶时我的第一反应,梦境安+囚禁+你只能看着我,然后努力画了派对那个公主床(大失败)。

当然这都不算真实世界主线,正常状态安我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表现欲(?),目前看来只是官方偶尔搞的浮夸东西(也…也都习惯了),不过若未来他们之间矛盾的一面有更深的发展,那么性格细节会不会有所补充,我也很期待。(倒是也别真的走偏,太恶了(???))


正面追捕

学院组七日挑战/哀


迟到了,我大罪过…

偏题感好重,是想画两人去看伊紫,“两个人失去了一段共同的回忆”

感觉感情主体不对🥀

>增加一个P2调色 暖调

学院组七日挑战/哀


迟到了,我大罪过…

偏题感好重,是想画两人去看伊紫,“两个人失去了一段共同的回忆”

感觉感情主体不对🥀

>增加一个P2调色 暖调

不会再用本号

学院组七日活动/怒

我怒了 学院组不怒我怒了 我杀我自己我是全场最丢人 本来想试试新的方法然后坠机了草

学院组七日活动/怒

我怒了 学院组不怒我怒了 我杀我自己我是全场最丢人 本来想试试新的方法然后坠机了草

季湘葵

【小花仙/学院组七日挑战/惧】惧怕之物

首先对不起最后还是写了一篇极其简单的文章,我自己都不满意。

对不起各位。【鞠躬】请忍耐这篇并不被我满意的文章吧。


嘈杂的声音萦绕在安格斯的身边,说教与训斥、交谈与呐喊,多种声线多重声音一同响起,吵得人恨不得大喊一声安静。但安格斯无法动弹,他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被迫听着那些声音,仿佛多个剧场在同一个时间上演不同的话剧。

“下次不能逃课……你也不拦着安格斯……”

“你不能和他成为朋友……”

“为什么要保护……你明知道……”

好吵,真的好烦。安格斯在大脑中模拟出了自己皱起眉头的模样。混沌感令他难以思考也难以脱身,连转移注意力都无法做到,只能听着那些话语。而那些声音也越来越大、充斥着安...

首先对不起最后还是写了一篇极其简单的文章,我自己都不满意。

对不起各位。【鞠躬】请忍耐这篇并不被我满意的文章吧。


嘈杂的声音萦绕在安格斯的身边,说教与训斥、交谈与呐喊,多种声线多重声音一同响起,吵得人恨不得大喊一声安静。但安格斯无法动弹,他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被迫听着那些声音,仿佛多个剧场在同一个时间上演不同的话剧。

“下次不能逃课……你也不拦着安格斯……”

“你不能和他成为朋友……”

“为什么要保护……你明知道……”

好吵,真的好烦。安格斯在大脑中模拟出了自己皱起眉头的模样。混沌感令他难以思考也难以脱身,连转移注意力都无法做到,只能听着那些话语。而那些声音也越来越大、充斥着安格斯的大脑,似乎下一秒就要将他当做礼花绽放。直到一个男声盖过了其余存在,用一声呐喊清空了所有声音。

那声呐喊的内容为——

“安格斯!!!!”

是谁?

突然获得自由的安格斯猛地睁开了双眼,入目的却是一片空白。他用手撑住自己身下根本无法从这个空间当中分辨出的地面挣扎着坐了起来并环顾四周,却看不见除了空白以外的任何东西。

这是哪里?自己在来到这个空间前在做什么?

似乎,是和谁一起搜集物资……嗯?那是谁?

安格斯尚未摸索出一个清晰的思路,视野中突然出现的一个小孩子模样的黑影便打断了他的回忆。他怔怔的看着那个黑影朝着自己走来,一时竟不知道作何反应。而黑影也没有在意一脸茫然的对方,先发制人的开口问出一个问题:

“你害怕什么?”

安格斯思索一番后如此回答——怕老师。

不同于其余人,鬼怪之类并不能让安格斯感到恐惧,那些神神秘秘的都市传说反而能激起他的好奇心,让他兴致勃勃的拉着赛缪尔去查验一番。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安格斯,逃了礼仪课被玛利亚老师发现、上课不认真听讲被水仙老师点名起来回答问题,诸如此类的学生一般都会害怕的事情更容易令他感到恐惧。这的确是一个正确答案,然而黑影似乎并不满足于此,清脆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追问道:

“那么,还有吗?”

还有?还有什么呢——还有自己精心画出的作品被人毁坏,不被家里人所理解,临近的考试……他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会令自己困扰与害怕的事物,黑影全部听了去,过程中还有不被安格斯理解的点头,但就算已经说了如此多,那个孩子还是会问出一个相同的问题,他甚至能从对方根本看不清的脸上察觉到一些自己无法言明的情绪:

“还有吗?”

还有什么呢?唔,真说的话其实那些事情也的确还不够让自己感到害怕,那么他最怕的事情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思索着的安格斯突然不合时宜的想起来了什么。

——或许是他的确处于一片混沌之中吧,黑影问自己恐惧什么时第一反应居然不是他。

赛缪尔。赛缪尔·伊诺森斯,伊诺森斯家族的公子,自己的挚友,比任何人都重要的存在。

安格斯想起来自己来到这个空间前在做什么了。他正和小赛赛与黛薇薇出去帮救世主搜集物资,正准备返程时突然遭遇了魔物袭击,三个人只得迎战。然而这一次的魔物属实狡诈,竟然趁着赛缪尔在对付面前的敌人时冲到他背后试图背刺,刚解决完自己这边魔物的安格斯见状,不由分说的冲上去替人挡下了那一击。

然后自己就来到了这里。因为他最恐惧的事物。

安格斯·弗朗西斯·贝鲁多,他最害怕的事情并不是先前所说的那些事情,也不是鬼怪与都市传说。这些在赛缪尔的陪伴下都不过小事,而他最怕的是失去那个陪伴自己、可以给予自己勇气的人。

从最开始决定和对方做朋友,到现在组队一起作战,都是如此。

即便直到现在父亲也未曾对此让步、依旧固执己见;即便他们被崩离的世界所威胁,甚至有可能哪天便失去了生命;即便他有时会感到迷茫,会觉得自己十分无力……但是这件事是绝对不能发生的。

正因为对此感到无比的恐惧,所以更不能给予它发生的可能。

“我的确没什么害怕的东西啦。礼尚往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将赛缪尔的事情告诉那个黑影之后,安格斯笑着说道。出乎意料的是,黑影也不再追问下去了,而是发出了一声令他感到无比熟悉的轻快笑声,然后举起手指了指这个空间的顶端,说:

“没事啦,很快这个空间就会崩塌了,因为你也应该醒来啦。”

安格斯闻言顺着人手指的方向看去,的确发现了一道裂痕正在逐渐延伸。黑影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继续说道:

“在梦里挣扎了那么久,终于找到了出去的方向,辛苦啦。”

“……那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深感不对的安格斯收回了目光,看向那个黑影。他问道:

“你是谁?”

小孩身上的黑色逐渐淡去,显眼的金发与花蕾亚专属的蓝色触角从漆黑当中透了出来。他眯眼笑着,对惊讶得瞪大了双眼的安格斯说道:

“现实的我,一定要加油达成你的目标啊!”

然后安格斯再一次睁开了双眼。

这一次入目的是拉贝尔的病房,熟悉的绿色天花板让安格斯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用手撑住床板艰难的坐了起来,正准备按床头柜上的魔法铃铛时,突然一抹蓝色进入视野。安格斯顿时反应过来了什么,他将目光投去,果不其然的发现了在一旁的看护床上睡着的赛缪尔。对方面朝着病床的方向,隐隐约约还能看见眼底下的淡淡青黑。

看来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熬夜了啊……安格斯收回了准备按铃铛的手,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赛缪尔,情不自禁的笑容在他脸上出现。

小赛赛也同样怕失去我吗?

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努力,打消这件事出现的可能性吧。

Pockyyyyy
参加的学院组七日挑战第一棒!选...

参加的学院组七日挑战第一棒!选的主题是喜就画了学院组的毕业照> <希望两个宝贝高中谈个恋爱毕业好结婚!

参加的学院组七日挑战第一棒!选的主题是喜就画了学院组的毕业照> <希望两个宝贝高中谈个恋爱毕业好结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