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孩子

59598浏览    22820参与
伪命题

方舟企的人设
下面是文设和语音资料

代号:刃「Sword」

星级:五星
性别:男
年龄:26
身高:180cm
种族:萨卡兹
出身:卡兹戴尔
战斗经验:12年
面板:
[血量]  A
[攻击]  S
[防御]  B
[法抗]  D
ps:S=5,A=4,B=3,C=2,D=1,最高限制不可超过14
[再部署时间]慢
[部署费用]18
[阻挡数]1
[攻击速度]快
基建:
【刀剑收藏家】进驻加工站加工精材料时,副产品的产出概率提升80%

体检报告: 体表有源石结晶分布,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感染者。

客观履历
刃,前萨卡兹雇佣兵,因刺穿性源石病来到黑山羊治疗,在刀术上有很高的造...

方舟企的人设
下面是文设和语音资料

代号:刃「Sword」

星级:五星
性别:男
年龄:26
身高:180cm
种族:萨卡兹
出身:卡兹戴尔
战斗经验:12年
面板:
[血量]  A
[攻击]  S
[防御]  B
[法抗]  D
ps:S=5,A=4,B=3,C=2,D=1,最高限制不可超过14
[再部署时间]慢
[部署费用]18
[阻挡数]1
[攻击速度]快
基建:
【刀剑收藏家】进驻加工站加工精材料时,副产品的产出概率提升80%

体检报告: 体表有源石结晶分布,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感染者。

客观履历
刃,前萨卡兹雇佣兵,因刺穿性源石病来到黑山羊治疗,在刀术上有很高的造诣,能够在刀上附着特殊的源石技艺,于治疗期间通过干员考核。除了本人交付的一份个人资料外履历缺失。
干员,刃,现作为近卫干员,为黑山羊履行合约内容。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优良
【战场机动】优良
【生理耐受】标准
【战术规划】标准
【战斗技巧】卓越
【源石技艺适应性】优良

任命助理 …如果有什么需要协助的任务请尽管派遣给我。

交谈1 是的…我不是很擅长和人交流。通常在战场上也不需要这种能力。能真正了解我的,只有我的这把“燚”…他已经跟了我很多年了。

交谈2 …您需要多加小心,我能感受到,这艘舰船上有对您不怀好意的人。错觉…不,博士,对任何人都不能放松警惕。…黑山羊是用什么手段筛选干员的?

交谈3 我不像一个萨卡兹?经常听到有人这么评价我,虽然我不太了解所谓的萨卡兹到底在众人眼中是一副怎样的面孔…不过我就是我,从来都是这样。

晋升后交谈1 博士,如果有机会…来看看我的刀剑收藏品吧。

晋升后交谈2 我原本以为我所珍视的一切,已经埋葬在卡兹戴尔那片罪恶的土地里,而我也理所应当背负着一切的罪恶匍匐前行…矿石病,就是对我犯下罪孽的惩罚。可是看起来,博士,哪怕是我也有可以重新开始的可能么…?

信赖提升后交谈1 我的左眼,博士很在意么?我察觉到了,您一直或多或少的留意这里。这是很久之前的伤了……或许只有彻底杜绝了战争,才会少一些这样的战争牺牲品吧。

信赖提升后交谈2 经过漫长的时间,从卡兹戴尔来到这里,我已经游历了许多地方。雇佣兵的生活没什么特别的,拿钱办事,只是这样而已。而很多时候,仿佛已经被杀戮迷失了双眼,在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前方的道路也不甚明晰…

信赖提升后交谈3 黑山羊甲板上的夜空,很美,很瑰丽。这里没有断肢残臂,也没有每日梦回中无辜者的哀嚎,我不曾臆想过我能以这幅身躯看着这些美丽的风景,我很幸运,陪着我的不再只有刀了……博士,谢谢你。

闲置 …睡着了?没事,我就在这里守着,不会有人打搅你的。

干员报到 我是刃,前萨卡兹雇佣兵,现因合约而驻留黑山羊。还有?不…我已经说完了。

观看作战记录 我会牢记的。

精英化晋升1 晋升,我么?…我知道了,需要我做什么?是要斩断敌人的四肢还是用刀把他们的肉一片一片剜下来?嗯…并不用…?那我会保护博士的安全的。

精英化晋升2 您这么看重我,感谢。作为回报,我不会让任何人有伤害你的机会,以我的刀起誓。

编入队伍 久违的多人作战…

任命队长 您是把大家的性命交到我手上了吗?

行动出发 我会完成任务,不论对手是谁。

行动开始 和过去的任务目标相比,这种程度不是很困难。

选中干员1 了解。

选中干员2 需要我斩开什么?

部署1 明白。

部署2 谨慎行事。

作战中1 想要看看我的收藏品么?

作战中2 这种事,我很擅长。

作战中3 我会赎罪。

作战中4 你已经死了。

4星结束行动 结束了,任务成功。

3星结束行动  您的理论很完美。

非3星结束行动 胜利就是最好的讯息。

行动失败 …快带人撤离,我挡住他们,快走!

进驻设施 我可以带刀进来么?差不多四面墙那么多…

戳一下 唔?

信赖触摸 …博士最近很温柔呢。

问候 早上好。

标题 明日方舟。

秋子是个咕咕精

P1摸个新oc


P2之前的,画的丑叠后面

P1摸个新oc


P2之前的,画的丑叠后面

-潛行者鹽-
是死神小姐~画给儿子 @南窗竹...

是死神小姐~画给儿子 @南窗竹 的头像!!!叫十三星,是她家的闺女!!

是死神小姐~画给儿子 @南窗竹 的头像!!!叫十三星,是她家的闺女!!

Minus-37
是自家孩子sfess啦!大佬爸...

是自家孩子sfess啦!大佬爸爸kk我!!!!!!!!!

是自家孩子sfess啦!大佬爸爸kk我!!!!!!!!!

CanDy眠.
⭐第一次尝试色块画画⭐ 是我家...

⭐第一次尝试色块画画⭐

是我家oc 叫Ratti

男孩子

(●• ̀ω•́ )✧

⭐第一次尝试色块画画⭐

是我家oc 叫Ratti

男孩子

(●• ̀ω•́ )✧

爱学习的沐白
我死了,是新的孩子,没想好名字

我死了,是新的孩子,没想好名字

我死了,是新的孩子,没想好名字

kanono

一些拟兽委托w


约的话走米画师➡️阿匕匕


排单到三月啦(´;ω;`)

一些拟兽委托w


约的话走米画师➡️阿匕匕


排单到三月啦(´;ω;`)

kanono
去年年终总结 (´...

去年年终总结


(´;ω;`)好久没营业了 还是把帐号捡起来营业一下

去年年终总结


(´;ω;`)好久没营业了 还是把帐号捡起来营业一下

郁丸自卑中
是自家女儿,名叫一糖 *13岁...

是自家女儿,名叫一糖

*13岁

*6月5日🎂

*1米59

*90斤/45kg

*爱好吃糖/跑/跳

*喜欢吃各种糖果/甜食

阳光开朗,不怕死勇往直前的性格,身上不时有伤(自己做的),却及其喜欢吃糖,讨厌辣椒!!

是自家女儿,名叫一糖

*13岁

*6月5日🎂

*1米59

*90斤/45kg

*爱好吃糖/跑/跳

*喜欢吃各种糖果/甜食

阳光开朗,不怕死勇往直前的性格,身上不时有伤(自己做的),却及其喜欢吃糖,讨厌辣椒!!

青灯烛火

p1、2是自家孩子核废料

p3是fufu骨生的四个转折点(如果没有发生那件悲惨的事,他的一生都将是幸福的)可惜了

什,我当然是个疼爱孩子的亲妈(心虚

p1、2是自家孩子核废料

p3是fufu骨生的四个转折点(如果没有发生那件悲惨的事,他的一生都将是幸福的)可惜了

什,我当然是个疼爱孩子的亲妈(心虚

那个男人上官卿

不羁顾纵(不知道是哪一篇就这样吧)

不羁懒撒的瘫在房间的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便起身走到窗边,用手轻轻掀开厚重的窗帘。

  害,地狱里还真是的,里面外面都是黑的。

  原来那些魔物就是这么被压抑成了奇形怪状的样子。

  不羁就这么欣赏着地狱里的电闪雷鸣的天和千沟万壑的地。

  “啊,远处的火山又爆发了。”不羁无聊的自言自语着,远处突然出现的一个影子,让他眯着眼睛想要看清,“那是什么?看着有点像顾纵?顾纵怎么在那……”

  影子抬头望了过来,不羁连忙躲到了窗帘后面。

  应该没发现我吧。...


不羁懒撒的瘫在房间的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便起身走到窗边,用手轻轻掀开厚重的窗帘。

  害,地狱里还真是的,里面外面都是黑的。

  原来那些魔物就是这么被压抑成了奇形怪状的样子。

  不羁就这么欣赏着地狱里的电闪雷鸣的天和千沟万壑的地。

  “啊,远处的火山又爆发了。”不羁无聊的自言自语着,远处突然出现的一个影子,让他眯着眼睛想要看清,“那是什么?看着有点像顾纵?顾纵怎么在那……”

  影子抬头望了过来,不羁连忙躲到了窗帘后面。

  应该没发现我吧。

  不羁松了一口气,放下窗帘,抬头却看见一个妖艳的女人躺在自己的床上含笑看着他。

  不羁愣了一下。

  “哟,家里来了一个陌生帅哥,怎么都没听顾纵说过?”女人慢慢的转了转身,甩着细长的恶魔尾巴在被单上拍打发出沉闷的响声。细腰长腿的身材确实对男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不羁打量着眼前的女人,陷入迷惑。

  操,这skr啥?

  长的像顾纵,难不成是顾纵女装?刺激。

  女人见他没有反应,便扭着身子下了床。蛇一样扭动着腰走到不羁面前,高跟鞋与地面碰撞的嘎达声,清楚的回荡在房间里。接着,一手去轻抚不羁的脸,身子微微向不羁倾过去,动了动长长的眼睫毛,翘起了唇角。

  “唉?哥哥那么高冷的吗?也不理理人家呢。”女人玩味的笑了笑,又瞥了眼不羁收在背后的翅膀,“天使哥哥,怎么只有一只翅膀了?看来是犯了大错啊?”

    不羁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下意识的抓住了女人的手。捏的又些用力,让女人的脸颊上留下一滴冷汗。

  “印吝·契伽罗尔,放开。”深沉的嗓音从房间门口传来,制止住了女人。女人突然没了笑容,憋嘴切了一声,不情愿的转身推开房门走出去,顺便看了一眼旁边的顾纵,以示不爽。

  顾纵手指抽动了一下,却又只是无奈的扶了扶额头长叹一声。

  “主,您有没有受惊?”顾纵轻轻走到不羁面前,微微欠身,小声的问候一句。

  “一个女人怎么会吓到我,”不羁这才反应过来,慢慢摇摇手,回答,“话说,你们认识吗?”

  不羁八卦的向顾纵那边靠了靠。

  “身材不错啊,看相也舒服,你两是夫妻相吧?看不出来啊。”

  “主多虑了,印吝是纵的妹妹……”顾纵正解释着,忽然看见不羁脸上故作惊诧的表情也停了下来。

  “看不出来啊——你这个贵族绅士,竟然是个骨科狂魔~哦哦哦哦哦哦——哎男人嘛,女色固然有吸引力,嘿嘿嘿嘿嘿嘿但是妹妹的话,你们恶魔好这口吗?”

“不……不是,我没有,主,别乱想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