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孩子

89404浏览    26678参与
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
斑鸠与高高坚果墙

【oc】一个妹妹的绝笔

*以自家oc中一个双胞胎妹妹的视角为展开的文章

*食用愉快

  很多伟大的作家似乎都是以一句“我的读者朋友们”作为开场白的,在这之后,他们再把刚刚翻开第一页的读者拉到自己身边,牵着他们的手去看自己所看到的事情。

  八年前的我还深谙这一邀请陌生人的法则,但与纸笔硬生生完全隔绝的八年早已将我打磨成文字创作的门外汉。悲哀的是,当我又一次试着拾起它们时,我身处阴冷又潮湿的房间,吃着定时送来的配菜,我甚至不能为承载我灵感的朋友在旁边准备上一碗散发着青草味的香茶。码得齐整的纸张(大概有七八张,不过看现在的情况我大概用不了这么多,毕竟也只打算写写回忆而不是再启新篇了),不会晕染墨迹的笔,也算足够我最......

*以自家oc中一个双胞胎妹妹的视角为展开的文章

*食用愉快

  很多伟大的作家似乎都是以一句“我的读者朋友们”作为开场白的,在这之后,他们再把刚刚翻开第一页的读者拉到自己身边,牵着他们的手去看自己所看到的事情。

  八年前的我还深谙这一邀请陌生人的法则,但与纸笔硬生生完全隔绝的八年早已将我打磨成文字创作的门外汉。悲哀的是,当我又一次试着拾起它们时,我身处阴冷又潮湿的房间,吃着定时送来的配菜,我甚至不能为承载我灵感的朋友在旁边准备上一碗散发着青草味的香茶。码得齐整的纸张(大概有七八张,不过看现在的情况我大概用不了这么多,毕竟也只打算写写回忆而不是再启新篇了),不会晕染墨迹的笔,也算足够我最后一次满足自己的心愿。

  其实何止是青草味的香茶,我什么都没有了。

  我的家和钱财连着我的入学通知书在八年前就已经化为火场中抓不住的尘灰,我八年间被迫苦苦追求的事情在前不久也失去了所有意义。我短暂倾心过的两个人,一个是永远明烈的赤火,从不为我停留;另一个是幽暗残存的余波,从未向我而来,我比任何曾经提醒过我的人都要清楚。但我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所以我献出了面庞,这一切我不曾言说,不过,写写吧,也无所谓了。

  噢对,还有她。在大火之中听完父亲的单独嘱咐之后,挡在我面前一路把我拉离火场的,我的神经病姐姐。她属于不是有病胜似有病的典范,我到现在还是这么认为。她,再加上那另外两位,彻底让我八年所求全部终结于这个冰冷牢房之中。

  姐姐在我被捕的三天前被赤火用他最擅长的招式刺穿了身躯,我在现场亲眼目睹了她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瞬间,她最后的时光里,在注视的人是我。

  我策划的兵变在姐姐的干涉下彻底失败了,可是我却一点也不恐惧,看着赤火抱着姐姐温热的身体哭嚎时,我竟然感受到了平静,甚至是诡异的安宁。

  可是,说真的,当我听到那个和姐姐的脑子带点同款病的人说“给她纸笔让她去写吧等两天也没关系”这样的话时,我只觉得浑身上下的毛发都在哭叫,我久违地想姐姐了,我的姐姐从来没有和我分开过这么长时间。随后我真正地哭出了声,具体是什么模样我已经记不清了,那个人没有抱我,可是姐姐如果还在,她一定会蹲下来将我的脑袋拥入她的怀里。

  “美,别怕,姐姐在这里,我们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甚至都知道她会说什么,这个疯子最擅长救人。

  从小到大,她的医学成就都远远在我之上,她有一次看着她的成果,她悄悄告诉我她什么病人都想救。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知道她和我的心要分离了。

 

  一栋房子从被点燃到彻底坍塌的时间或许可以比得上进行一场手术的速度,但一张录取通知书被烧毁的时间远远短于救一个人的时间,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来不及,那点时间只够把手术刀插进仇人的心脏。

  有些时候我甚至痛恨我曾引以为傲的这张脸没有在火焰中化为任何药物都拯救不了的可怖疤痕。我很久没去对着镜子梳妆打扮过。

  写到现在,我甚至也把我的容貌特征从自己的脑海里清除出去了,我好像只记得姐姐的样子了,她应该和我差不多像吧?她带着圆珠的发饰,为我别上我喜欢的花朵,家族的长缕一左一右一人一个高高束起,曾经慈祥的长辈说我和她是有如并蒂莲般的骄傲。

  多可笑。

  一朵在熊熊燃烧的火焰里逝去,归顺家族的命运,一朵被幽波侵蚀,腐烂成已经不能称之为花的存在,多苟延残喘几天。

 

 

  还剩一些纸,但我怎么写了那么多,来收拾我遗物的人(我猜那个和我姐有同款病的家伙应该会安排这样的人)的眼睛可能要受到来自并不优美的文字的摧残,但我手上已经太多血了,就不和你单独道歉了。

  一个有些天赋但疏于钻研的家伙无法凭空创造出乌托邦,要我和以前一样写那些东西是做不到了,不过,写写自己见过的总还是做得到的。

 

  以下记录的是我创作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故事。

 

  一个妹妹生活在一个医学世家之中,虽然家风比较古朴传统,但年轻一辈的话语从来不会被忽视。

妹妹有一个大她几岁的姐姐,姐姐从来性格善良温和又努力,笑起来眼睛会完全眯成一条缝,露出好看的牙齿。姐妹俩一直相互照顾,倾听彼此的想法,给予对方支撑,即使性格不同,她们也是最懂彼此的人。

世界不可避免滑落向纷争,姐妹的家族察觉到了风向提前隐入山林未遭祸殃。仅仅很短的时间后,天资聪颖的姐姐学成医术出世救人,妹妹凭借扎实的基础知识和功底去当姐姐的助手游历各地。

  妹妹没有放弃她的梦想,没有要紧工作的时候她就一直写呀写呀,有些诗句文章出现在了军士的读物中——和姐姐被征召为军医几乎是同一时间。

  她们义无反顾迎上了各自的命运。姐姐在救人过程中爱上了英姿飒爽的军队统领,两人拥有着同样对爱与和平的渴望,心灵越走越近,携着对方真正走到了足以拦下战争的地位。妹妹游历了更多地方,记录了更多事情,她的文字甚至成为了未来某一刻战争结束的推动力。

  漫长的时间尽头,妹妹为姐姐戴上洁白的花,姐姐亲吻了妹妹的手和新书的封面。仅此而已的故事。

 

  仅此而已的故事,看完并不需要在意,随意处置就好,只是不要拿去发表,它再丑陋好歹也是我的作品。

  

  永别。

 

 

 

欢乐是一只画渣
左边的叫无限右边的叫diny...

左边的叫无限右边的叫diny

  最后一个店员是我!

左边的叫无限右边的叫diny

  最后一个店员是我!

大蓝蓝鲸鲸公主
本贱民画的!好看吗公主们?

本贱民画的!好看吗公主们?

本贱民画的!好看吗公主们?

晗无邪

九十一魏婴“吃醋”

时间最终定在一个半月后的一天夜里。


“范公子,谢公子,麻烦二位了”魏婴向两人抱拳道谢。


“魏公子不必言谢,您是身怀大功德之人,这件事,我们两人自然是会全力助你”范无咎和谢必安回礼道。多亏了魏婴,他们地府才能解决这么陈年旧案。


“那便开始吧”


三人对视一眼,手上同时开始结印,渐渐的,一具孩童的身体开始出现在三人面前。


一天一夜过去,三人总算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就差最后一步了,魏公子,你确定可以吗?”谢必安转头问魏婴,他若是反悔,他们还有机会将功德全部返给魏婴,因为这原本就是他的。...


时间最终定在一个半月后的一天夜里。

 

“范公子,谢公子,麻烦二位了”魏婴向两人抱拳道谢。

 

“魏公子不必言谢,您是身怀大功德之人,这件事,我们两人自然是会全力助你”范无咎和谢必安回礼道。多亏了魏婴,他们地府才能解决这么陈年旧案。

 

“那便开始吧”

 

三人对视一眼,手上同时开始结印,渐渐的,一具孩童的身体开始出现在三人面前。

 

一天一夜过去,三人总算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就差最后一步了,魏公子,你确定可以吗?”谢必安转头问魏婴,他若是反悔,他们还有机会将功德全部返给魏婴,因为这原本就是他的。

 

“嗯,我可以”魏婴 郑重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将阿酒一点一点从他的魂体中剥离出来,力求让他不要受到一点一点伤害。

 

五个时辰后,阿酒被魏婴成功的放入了眼前这具身体的之中,他身子很明显的晃了一下。

 

“我代阿酒谢过二位公子”魏婴将地上的孩童抱在怀里同范无咎谢必安道谢。

 

“魏公子不必言谢,既然事情解决了,那么我们有缘再见,魏公子”范无咎和谢必安说道。

 

“有缘再见”

 

两人随即消失不见。

 

魏婴则是抱着阿酒去了寒潭。

 

将阿酒安全放在了寒床之上,魏婴猛地吐出了一口血,气息弱了几分。

 

魏婴却丝毫不以为意,这是他早已预料的,无论实力有多强,硬生生的剥离自己的灵魂,总会受伤的,好在伤不重,养上几个月就能好了,阿湛应该不会太过担心。

 

“答应你们的,我做到了”魏婴在心中喃喃道。

 

“我们祝你一臂之力吧!就当是你遵守承诺将阿酒带到这个世界的回报吧!”心底,许多声音异口同声道。

 

渐渐地,魏婴感觉自己因为将阿酒分离出来的疼消失了,灵魂也更稳固了,不是他之前强硬的压制住,而是真正的融合在一起了,实力也提升了。很幸运,这次他没有忘记任何人。

 

众人也知道这几日,魏婴在忙阿酒的事,难得的没有任何人去打扰他。

 

半个月后,阿酒醒了。

 

“哥哥,哥哥”阿酒跑到了在一旁休息打坐的魏婴,一下子扑在了他的怀里。

 

“阿酒醒了?”魏婴睁开眼,就看见阿酒不停地在他怀里蹭。

 

“嗯嗯嗯嗯,哥哥这里是哪里啊,好冷啊,阿酒不喜欢这里”阿酒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姑苏,云深不知处,寒潭,既然你不喜欢这里,我们便出去吧!”魏婴抱着阿酒起身,一步一步走出寒潭。

 

“这里也是你嫂嫂的家,我和你阿爹阿娘也住在这里,日后你也要住在这里,阿酒你可愿意?”魏婴边走边问道。

 

“愿意,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阿酒住在哪里都是可以的”阿酒的声音幼稚,承诺却是坚定的“阿酒要一辈子都和哥哥在一起”

 

“好,以后我们一家人会一直生活在一起的”魏婴并没有跟阿酒说他以后娶妻生子,总会有自己的家的。

 

“哥哥,举高高”走出了寒潭,阿酒第一件事就是圆自己的执念,让哥哥举高高。

 

“好”魏婴依言将阿酒举高高。

 

“再高点,哥哥”阿酒却觉得还不够高。

 

“哥哥再高点嘛,阿酒想要嘛”阿酒看魏婴不动,撒娇道。

 

“不知道跟谁学的”魏婴抵不住阿酒的撒娇,只能依言将他抛的再高点。

 

“跟哥哥学的,哥哥小时候就是这样的”阿酒毫不留情的说道。

 

“看我记忆?”魏婴笑骂道“小阿酒胆子越来越大了”。

 

“嘿嘿,阿酒没有”

 

不远处的众人看着嬉闹的一大一小,很是意外。这样的魏婴,太过鲜活了,蓝湛,蓝曦臣,蓝启仁仿佛看见几十年前听学时候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好了,大家都来了,不害臊?”

 

“我要去找小哥哥了”阿酒挣扎着要下来,因为他看见晓星尘和宋岚了。

 

“小没良心,刚刚还哥哥最好,这会就移情别恋了?”魏婴笑骂着将阿酒放在了地上,随他去玩闹,自己则是走到了蓝湛身边,揽住了他的腰,说道“阿湛这是吃醋了?”

 

阿酒跑到了晓星尘和宋岚身边,要抱抱。

 

晓星尘先宋岚一步,将阿酒抱在了怀里。

 

“小哥哥果然比哥哥香多了”

 

“小没良心的,下次出门就把你扔了”魏婴听到这话,笑着回怼道。

 

“阿酒才不怕呢”阿酒摇摇头,笃定道“哥哥才不会把我扔了的呢”

 

“是是是”魏婴靠在蓝湛身上,闻言疯狂点头。

 

就在这时,蓝湛也点了点头。

 

“看来阿湛吃醋了,也想要举高高?”魏婴偏头在蓝湛耳边问道。

 

“哥哥,我是叫那个姨姨阿娘吗?”阿酒在晓星尘怀里拿小手指了指晓月柒。

 

“嗯”魏婴点点头。

 

“可哥哥为什么喊的是母亲,不是阿娘?”“阿酒要和哥哥喊一样的”阿酒疑惑的问道,哥哥喊这个姨姨母亲,却让自己喊阿娘,好奇怪啊!

 

“哥哥习惯了,阿酒喊娘亲就好,更亲近”魏婴解释道“不用和哥哥喊的一样的”魏婴揽着蓝湛走到了阿酒面前,揉了揉阿酒的头。

 

“而且哥哥现在已经是一个父亲了”

 

“可。哥哥也可以在自己的阿爹阿娘面前做个孩子啊!”阿酒不明白“哥哥明明每次都会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别人家有阿爹阿娘的孩子”

 

“难道这就是话本上说的‘得到了就不珍惜了’?”

 

“三个月把这本佛经抄完,不然我就把你扔庙里去”魏婴忽的拿出了一本佛经塞到了阿酒怀里“哥哥知道你过目不忘,别想偷懒”

 

“三个月后,开始修炼,别指望我手下留情”魏婴的话对于阿酒来说完全是晴天霹雳。

 

“哥哥,阿酒知道错了”阿酒从晓星尘怀里下来,跑到了魏婴身边,抱住了他的大腿“哥哥我还小,你真的忍心吗?”

 

“忍心”魏婴点点头“你家哥哥小气且记仇”

 

“没你的小哥哥好”

 

“所以我要当个坏哥哥”

 

“三个月后,开始修炼,我亲自教你,九公子”

 

“哥哥,我错了,别啊,哥哥,我还没玩够呢”阿酒很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调侃哥哥几句了。

 

“不”

 

“阿羡,他还小。”蓝曦臣忍不住开口替阿酒求情。

 

“不小了,他只是心性像孩童,又不是真的孩童”


“再说了我可是坏哥哥”

 

“阿酒知道错了,哥哥是最好的哥哥,是阿酒唯一的哥哥,阿酒再也不喊别人哥哥了,哥哥别生气了”阿酒总算是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他哥哥怎么会忽然变得这么幼稚啊!把他杀伐果断的哥哥还给他啊!

 

“你没错”魏婴很有自知之明,他连好人都算不上,又怎么可能是个好哥哥呢?

 

“哥哥没错,是阿酒错了”山不来就我,我就山。阿酒顺着魏婴的大腿吭哧吭哧往上爬,很快就坐在了魏婴的肩膀之上,啪叽一下,亲在魏婴脸上。

 

“哥哥,阿酒的第一个亲亲是给哥哥的,哥哥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原来是阿羡吃醋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除了你阿爹阿娘还有你哥哥我,不准随便亲别人,听到了没有?”

 

“知道了,哥哥”阿酒小声嘀咕道“我还想亲嫂嫂呢?”

 

“想什么呢?你嫂嫂是我一个人的,下次发现你随便亲别人,我就让你去亲小猪”魏婴也就口头上说说。

 

“知道了,哥哥真小气”阿酒不怕死的吐槽道。

 

“下来”魏婴将阿酒从自己肩膀上抱了下来,走到了蓝玥和魏枔面前。

 

“安儿和平儿想要举高高吗?”阿酒的言行倒是给他做出了一些提醒,自己对安儿和平儿始终不够亲近,太过严肃了。两个孩子自小不在自己的身边,一时半会间,自己不主动向他们靠近,他们也不敢向自己靠近。刚刚他便注意到了两个孩子羡慕的目光。

 

“嗯”两个孩子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

 

“那你们谁先来”魏婴轻声问道。

 

“哥哥先”蓝玥开口道。

 

“好”魏婴将魏枔抱在怀里,如同阿酒一样,举高高,看着魏枔脸上的笑容,魏婴也被感染了,脸上扬起了笑容,

 

“父亲,可以再高些吗?”魏枔对这种感觉很是上瘾,他也很少做出这种出格的行为。

 

“好”魏婴点点头,将人抛得高高的,每次都又能稳稳的将人接住。

 

直到魏枔觉得满足了,魏婴才将人放在地上,又将蓝玥抱在了怀里,举高高。

 

蓝玥很喜欢这种感觉“父亲,玥儿想要再高些”。

 

“好”魏婴将人泡的高高的,又将人稳稳的接住。

 

等蓝玥下来的时候,阿酒又来凑热闹了。

 

三个孩子一个大人开始举高高。

 

刚开始,蓝玥和魏枔还有些不愿意,怕父亲累到。在魏婴再三的保证下,也放开了,一大三小玩了一个多时辰的举高高,三个孩子脸上的笑容,直到用午膳时还在。


TOC

填了个表格~后续慢慢的把人物,情节画出来,人生最大愿望就是和oc谈恋爱(不是)

填了个表格~后续慢慢的把人物,情节画出来,人生最大愿望就是和oc谈恋爱(不是)

幽灵加百列

研究一下犬家人 以及会调戏爷爷的nick

虽然狗爹没有形象但是根据狗爷和狗儿子可以推断感觉是散发白直【在说什么

研究一下犬家人 以及会调戏爷爷的nick

虽然狗爹没有形象但是根据狗爷和狗儿子可以推断感觉是散发白直【在说什么

睡了

云吞生活小段子(有崽)看合集

人物淮上,ooc归我

  —————————————————————

1

知道为什么道德与法治要被称为政治吗?

其实不只是因为这是它以前的名字

还有是因为:

闻锦:“我天!我道德(作业)呢?我道德跑哪去了?”


金杰:“你有道德吗?”


闻锦:“我当然有道德!我刚还在这那么大一个的道德呢?”


2

永远不要坐第一排,不然你会变得不幸

讲座时

江停:“假如在一个鱼龙混杂的酒吧里,有人给了你一杯下了料的饮料,你们会怎么做?”


江停:“算了,我给你们演示一下”


江副教授把离他最近的一个第一排的同学的头拉过来做示范


江停:“假如这位同...

人物淮上,ooc归我

  —————————————————————

1

知道为什么道德与法治要被称为政治吗?

其实不只是因为这是它以前的名字

还有是因为:

闻锦:“我天!我道德(作业)呢?我道德跑哪去了?”


金杰:“你有道德吗?”


闻锦:“我当然有道德!我刚还在这那么大一个的道德呢?”


2

永远不要坐第一排,不然你会变得不幸

讲座时

江停:“假如在一个鱼龙混杂的酒吧里,有人给了你一杯下了料的饮料,你们会怎么做?”


江停:“算了,我给你们演示一下”


江副教授把离他最近的一个第一排的同学的头拉过来做示范


江停:“假如这位同学是下药的那一个人,如果这个钟方向有一个监控(比划了一下),你可以从他脖子这里下手,你们看清楚点,这个细节……”


同学:“没看懂”


江停:“那我再演示一遍”


贡献了个头和脖子的那个第一排同学:“我真的会酸Q”


还有


老师:“所以说,如果女孩子如果经常被人说长得丑还有容貌焦虑的话,那么就要谨防PUA”


吴停锺:“老师,PUA是什么啊?”


老师:“PUA就是...比如说这个男同学哈(拍了拍一个离她很近的男的头)”


闻锦(那个男的)


老师:“他长得特别特别的丑,丑到都不像个人了”


闻锦:“啊对对对”


老师:“然后我一方面说他丑的没人要,又跟他好,给他一种只有我爱他,除了我之外就没人要他的感觉,之后从他那获取大部分钱财”


老师:“就比如说‘喂,除了我对你这么好,谁会对你那么好,所以你必须把你的钱交出来’就这样”


闻锦:“这是我的饭卡,我全部的资产,您收好”


老师:“duck不必,所以这就是PUA”


吴停锺:“懂了”


闻锦:“老师,那男的就不用谨防PUA了吗?”


老师:“男的一般都是自信及巅峰,所以都不怎么会被PUA”


闻锦:“呵呵哒”


3

其实工作上也同理

小桂法医:“你们谁过来搭把手!”(在河边捡尸体碎块中)

步重华:“小梁(离步队最近的一个实习生)你去吧”

小梁:“步队……您人真好”


4

严江其实对衣服没什么执念,因为他的老父亲严峫,只要他亲爱的老父亲别给他一件东北大花袄他就心满意足了


但这也导致了严江继承了严峫审美的谣言


其实在努力拯救严峫审美这条任重道远的路上,他也出过一份力


比如忽悠严峫说紫色和绿色已经是过气颜色;家里运气不好就是因为红色等


5

咔嚓复咔嚓,有人在剪布,剪的什么布?严峫送的衣。剪来做什么?剪来做地毯。是谁做地毯?重华和停锺。步重华来剪,吴停锺来编。双双把钱省,心里美滋滋。


严峫一日来,看此地毯曰:“此地毯甚美,还料好,放家中,可凸显家中贵气。发链接可否?”


步重华答曰:“此地毯乃自家做,如表兄喜欢,可再做一份送之”


严峫大喜,重华停锺亦大喜也。


6

严江审美这事吧……

有一次,停锺过生日的时候,严江和曾婷来不及做礼物,赤手去津海真的很不好意思

所以这两小娃娃让他们的父亲来帮他们准备礼物(那时候他们还小,对他们爹那难以欣赏的审美认识不全)

生日的时候,就……


严江&曾婷:“锺哥!这是我俩送你的礼物!”


停锺:“呀,谢谢”


为了一碗水端平,吴停锺两个礼物都一起打开


一个里面放着的是那种紫色配牡丹红色再配荧光绿色的背包,还有那种死亡芭比粉颜色的猪心小挂饰


一个里面放着的是那种黑不溜秋般的五彩斑斓颜色的钢笔,从它的质感上可以感受到他的贵


吴停锺大开眼界


吴停锺:“两位小可爱有心了,你们的礼物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它们真的十分…漂亮”


严峫十分高兴:“哈哈😄好看吧!你上学的时候可以带着它们去学校”


吴停锺:“还是算了吧……中小学生守则上说过不比吃喝穿戴,而且带贵重物品去学校我心里不踏实,被学生会的人检查到是要请家长谈话和写检讨书的”


自那次生日以后

严江和曾婷的审美遗传了严峫得到了证实,给严江和曾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教训

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
后人

我父母爱的不是我…

是留守儿童视角吖 ( ・ω・)


有的人爱数学,是真爱数学。

有的人爱数学,是爱那150分。

有的人爱我,是真爱我。

有的人爱我,是爱他们的孩子。


有的人认认真真学几年,说爱数学,我觉得他们是真爱数学。

有的人书都没翻开,说爱数学,我觉得他是爱那150分。

有的人真真正正和我朝夕相处十几年,把我抚养成人,说爱我,我觉得他们是真爱我。

有的人和我只见过几面,说爱我,我觉得他们是爱他们的孩子。


假如突然说高考不考数学,有些“爱数学”的人就不爱了。

假如突然说我其实不是他们的孩子,有些“爱我”的人就不爱了。


但不论高考是否考数学,都会有人一如既......

是留守儿童视角吖 ( ・ω・)


有的人爱数学,是真爱数学。

有的人爱数学,是爱那150分。

有的人爱我,是真爱我。

有的人爱我,是爱他们的孩子。


有的人认认真真学几年,说爱数学,我觉得他们是真爱数学。

有的人书都没翻开,说爱数学,我觉得他是爱那150分。

有的人真真正正和我朝夕相处十几年,把我抚养成人,说爱我,我觉得他们是真爱我。

有的人和我只见过几面,说爱我,我觉得他们是爱他们的孩子。


假如突然说高考不考数学,有些“爱数学”的人就不爱了。

假如突然说我其实不是他们的孩子,有些“爱我”的人就不爱了。


但不论高考是否考数学,都会有人一如既往地爱数学。

不论我其实是谁的孩子,都会有人一如既往地爱我。


我只要有人爱我,就足够了,不论这人是谁。



萌新写文 (^O^)


喜欢的话就小红心小蓝手吧 ♡^▽^♡


不喜欢可以评论区多多指导 (≧ω≦)


回礼是关于梦境的图文哦 (๑ゝω╹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