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宁弈

90157浏览    1044参与
◇疯狗波波

宫墙柳 04人鱼宁弈 你是我最刻骨的仇敌

小可爱们521快乐鸭
pwp又来了。
老规矩评论链接。
重口警告。(◍˃̶ᗜ˂̶◍)✩

  宁弈在梦中回到那一晚中秋灯会,三哥抱着他骑马走过宣化门。门楼上一串串的大红灯笼,连着十里牡丹长街不尽。连着天与地,他与他。

  三哥给他披上了孔雀翎的披风,三哥的怀抱好暖啊!

  是雪地一盏灯的温度。

  他知道这是个梦。

  三哥早就没了。

  他却贪恋不肯醒来。

  自那一晚,温暖的男人以雷霆之势从他生命里消失。

  天家无情。

  三哥惨死。

  自己幽禁。

  他好怕!

  怕终此一生蹉跎废园。

  怕大好年华终结于凄风冷雨人心鬼蜮。

  这世道真冷……

  宁弈在...

小可爱们521快乐鸭
pwp又来了。
老规矩评论链接。
重口警告。(◍˃̶ᗜ˂̶◍)✩

  宁弈在梦中回到那一晚中秋灯会,三哥抱着他骑马走过宣化门。门楼上一串串的大红灯笼,连着十里牡丹长街不尽。连着天与地,他与他。

  三哥给他披上了孔雀翎的披风,三哥的怀抱好暖啊!

  是雪地一盏灯的温度。

  他知道这是个梦。

  三哥早就没了。

  他却贪恋不肯醒来。

  自那一晚,温暖的男人以雷霆之势从他生命里消失。

  天家无情。

  三哥惨死。

  自己幽禁。

  他好怕!

  怕终此一生蹉跎废园。

  怕大好年华终结于凄风冷雨人心鬼蜮。

  这世道真冷……

  宁弈在昏睡中抱紧了男人手臂,细细呓语。“哥哥!我冷!”

  偏殿密室内,太子本在低头打量宁弈。被抱住便微微一怔。鹰眼睥睨,要看他是否作伪。

  宁弈身上火热。经过整夜肉体与心灵双重凌虐犯了病,风风火火的烧起来了。

  宁弈双颊通红眉目紧锁。睫毛瑟瑟抖动。瘦削身躯发抖紧紧依偎着他。

  太子上榻,顺势抱住宁弈那一把伶仃的细骨头。揽住肩膀,搂着他的腰身。

  宁弈感觉到体温 ,不再颤抖。

  这孩子……母亲早逝又被父亲厌弃,最亲的哥哥也被处死。

  确实可怜……

  世间不会再有人比他更理解宁弈的孤独。

  敌人间的亲昵,更胜于恋人。

  雨打芭蕉叶,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春雨绵绵温暖也带着寒意。

  洗刷一切悲喜污浊。

  

◇疯狗波波

宫墙柳 03人鱼宁弈

小可爱们520快乐鸭。

照例走评论链接。

别字是为了防止被屏蔽。

黑暗下品预警。

警告三连。

       月上柳梢,东宫正殿。

  宁弈在昏迷中被人抬起放进水晶鱼缸里 ,双腿渐渐并为一条沉重鱼尾。他昏昏沉沉动了动,扑腾的满地水渍。

  当今东宫之主,一国太子端坐高台尽情欣赏着他的猎物。

  大殿中点着几十只粗蜡烛,在耀目的火之下。青年上半身覆盖薄薄肌肉结实瘦削。下半身却是鱼形,硕大鱼尾饱含力量,半透明的鱼鳍不停张开闭合。鳞片闪耀犹如颗颗宝石发出无比光芒。

  宁弈被冷水一激忽然惊醒,环视四周后背已全是冷汗。不晓得自...

小可爱们520快乐鸭。

照例走评论链接。

别字是为了防止被屏蔽。

黑暗下品预警。

警告三连。



       月上柳梢,东宫正殿。

  宁弈在昏迷中被人抬起放进水晶鱼缸里 ,双腿渐渐并为一条沉重鱼尾。他昏昏沉沉动了动,扑腾的满地水渍。

  当今东宫之主,一国太子端坐高台尽情欣赏着他的猎物。

  大殿中点着几十只粗蜡烛,在耀目的火之下。青年上半身覆盖薄薄肌肉结实瘦削。下半身却是鱼形,硕大鱼尾饱含力量,半透明的鱼鳍不停张开闭合。鳞片闪耀犹如颗颗宝石发出无比光芒。

  宁弈被冷水一激忽然惊醒,环视四周后背已全是冷汗。不晓得自己何时露出过马脚。

  赤身露体的宁弈。

  华服金冠的太子。

  两人透过水晶视线交错,几乎要擦出火星。

  “太子哥哥,宁弈是哪里做错得罪了太子哥哥?”宁弈小心翼翼垂首道。仿佛毫不在意自己成为阶下囚。“太子哥哥。弟弟有错您尽管责罚。私自把我从宗正寺带走。父皇他老人家知道恐怕会怪罪。”

  太子悠然自得看着他亲爱的六弟尽情表演。这孩子打小就是人前人后两张皮。作假起来也显的尤为真诚。“杂种!别叫我哥哥!畜生也配称为人?”

  心中隐秘被种种一刺。宁弈抛去了面具 ,用愤恨眼神看着太子。锁链重重限制了他的行动。令他只能被囚禁在水晶缸里。

  太子施施然走下玉阶。他碰触了宁弈,换来宁弈一脸惊恐和茫然。

  宁弈吃疼,腹肌绷紧却不能阻止男人的动作。”太子,你疯了……我是你亲兄弟。”

  太子讽刺一笑,“你这下贱东西。我从来没把你当做过兄弟……鲛人一族只是玩物。何况是你这混血的怪胎,你这怪模样也配做父皇的儿子?”

  太子手掌在湿滑的鱼鳞下滑动。

  宁乔……英明神武与他争储君之位的三皇子。最后不也功败垂成!血溅宣化。

  可惜宁乔死的太快。

  凌虐宁乔最爱的弟弟。让他痛苦流血才能减轻心中愤恨。

  宁弈挣的铁链扎扎作响,海藻般的长发飘荡在水中。他那优美面庞被遮蔽,目光饱含屈辱和怒火,更显出种雌雄莫辩的吸引力。

  向来冷静自持,智珠在握的楚王殿下,却只能张着嘴叫他住手。

  水幕阻隔了他的怒吼 。“你敢绑架我!父皇不会放过你!”

  太子兴致勃勃解下授带,“你说,若是你有鲛人血统的事泄露。父皇是会杀了你还是会留着你?”

  宁弈浑身一震,那个将他圈禁于废园的好父亲。怎会昭告天下他的身份……

  太子看出了宁弈的软弱,“宁弈。你还真是妖女的后代。让本王舍不得杀你。只要你乖乖伺候本王……那么你的秘密就会永远成为秘密。不会有别人知道。”

  宁弈静了下来。

  太子以为他已然妥协。心中无比得意。从水中抓起他湿淋淋的的长发,将宁弈缓缓拉到自己面前。

  宁弈被迫趴在水晶边缘,扬起头冷漠的看着他。一滴水珠划过浓秀眉目,沿着尖尖下颌滚落进肩窝。

  天山脚下的雪莲,冰山采集的水晶,也比不得他眼瞳清明。

  宁弈悄无声息的在宗正寺寂寞成长。再不是青涩少年。已长成阆苑仙葩,如鬼魅空灵妖冶。花蕊瑟瑟引人采摘。

  太子仿佛被魅惑,想要去亲一亲他那单薄没有血色的嘴唇。

  宁弈仰着头面无表情,两人近的呼吸交融。

  忽然之间 ,一阵劲风刮过。

  太子被强力掀翻 ,他连滚带爬的躲过攻击,才发现是宁弈用鱼尾扇倒了他。再摸把额头,竟然磕出血来。

  宁弈优雅灵动的尾巴在水中摆了摆,甜丝丝笑道:“太子哥哥小心!畜生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太子震怒,拂去额角血迹。叫道:“把这家伙给我吊起来!”

  若不是熟悉宁弈还真会被他瑟缩的样子所迷惑。

  宁弈一面挣扎一面说道:“太子哥哥!我不会告诉父皇!你放我走吧!”他在水里似乎力大无穷。鱼尾拍打溅的满地都是水渍。一时竟然捆绑不住。

  几名侍卫费了好大功夫,才用绳子将他绑起来。

  那红绳从他背后捆住了双手 ,又在胸前勒过。勒的柔软胸肌被挤压,随着激烈的扭动鼓胀而出。他的身体似乎兼具了男性和女性两种特征,皮肤柔软顺滑,摸起不知是何种滋味。

  宁弈接触到太子眼神 ,不由得心里打了个突。羞耻在他明亮的眼瞳中一闪而过。“你们好大胆。即便我不受宠仍旧是皇家血脉,王位并没被废。还是当今圣上的儿子。这事让父皇知道了,小心你们狗头。”

  侍卫们面面相窥,略一迟疑。

  太子冷笑,“楚王真是好口才。把他嘴给我堵严实了。”

  这几名侍卫熟极而流将宁弈捆紧吊起。如果不是自己肩膀到手腕被扯的巨痛。宁弈都想给他们鼓掌。

  太子施施然走到宁弈面前。欣赏着他的窘迫。“寻常人这样吊一个时辰,双手准废。宁弈,你诗画俱佳。还真有点可惜!”

  宁弈为了不表现出痛楚,咬牙忍痛。时间一长宁澄必然会发现他失踪,也会联络别人来救他。不过是些言语上些许侮辱。这些年都挺过来了,难道还会怕?

  太子府侍卫都是经年老手,宁弈被绑的双手越来越疼就像是骨头要裂开一般。

  太子捏着他下巴,眼见豆大汗珠从宁弈额角滑过,沾在他低垂的眼睫。就像一颗晶莹的泪。

  太子心中蠢蠢欲动,挥了挥手,叫下人出去。

  嘎吱一声 ,大殿的门关上了。

  灯火也黯淡下去,毕竟作奸犯科不好这样明火执仗。

  太子转到宁弈身后,忽然伸出两只手抓住他胸前。

  宁弈惊讶地向前一缩。

  太子满意的嗯了声,激起了宁弈一身寒毛倒竖。

  宁弈刚从水中出来,皮肤有些微微发凉,但那柔韧的触感独一无二。

  太子整个人前倾把瘦弱的宁弈抱在怀里,鼻尖也蹭在他耳后不断嗅闻。在扑面的香气中,太子幽幽说道:“你真香……”

  一根白色布条没在宁弈唇齿间。他说不出话,只恨的喉咙呜呜作响。这家伙真的敢?男人舔去他耳廓上水滴,黏腻触感令他全身抵触,几乎连鳞片都要立起来。

  “据说鲛人在分化之前,都是雌雄同体。尤其魅惑天成善于床笫之事。东海边有人贩卖训练好的鲛人为生。你那三哥哥把你练的如何?”太子故意污蔑。

  宁弈只咬牙不答。

  可惜有些事,并不会因为他的态度而改变。

  太子抚摸过凹陷的小腹,最后停在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

  他语气中的恶意几乎要溢出来。“小六,告诉哥哥。你分化成了什么?是做男子?还是宁愿做宁乔的婊子?”

  

霜序兰因

南雪(一)

#前排⭕我家honey@(˶‾᷄ ⁻̫ ‾᷅˵) 520快乐宝贝♡

#极限短打(我又短了呜呜呜)

#最近在上课呜呜呜大家原谅我

#我太短了呜呜呜呜

#小flag,文章热度到35我就更下一篇(绝对不🕊️,大家相信我!!!)


   “真快啊”凤知微想。她看着眼前的顾南衣,一时间没了言语。她曾经设想过再一次相遇时,她也许会上去拍一下她的玉雕少爷,和他说一句:“少爷,好久不见!”可这太过轻浮;于是她想了又想,她觉得,她应当一见面就向少爷道歉,为她的任性与残忍……可还没等她想个三七二十一,她的少爷就径直走上前来,拥住...

#前排⭕我家honey@(˶‾᷄ ⁻̫ ‾᷅˵) 520快乐宝贝♡

#极限短打(我又短了呜呜呜)

#最近在上课呜呜呜大家原谅我

#我太短了呜呜呜呜

#小flag,文章热度到35我就更下一篇(绝对不🕊️,大家相信我!!!)





   “真快啊”凤知微想。她看着眼前的顾南衣,一时间没了言语。她曾经设想过再一次相遇时,她也许会上去拍一下她的玉雕少爷,和他说一句:“少爷,好久不见!”可这太过轻浮;于是她想了又想,她觉得,她应当一见面就向少爷道歉,为她的任性与残忍……可还没等她想个三七二十一,她的少爷就径直走上前来,拥住了她。

     “你,骗人!”他说。——是啊 ,我骗人,她想。我骗了我自己……我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逃离京城,逃离天盛,逃离宁弈……我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寄情山水,却原来,终究还是大梦一场。

      “南衣,好久不见”凤知微说。话毕,她只觉被怀中人拥得更紧,像是怕她逃了似的。“南衣,我很想你”她一字一顿的道。“想你,我也是。”顾南衣道。


       不远处——“知微,我也很想你。”




       上京一别,数年有余,卿安否?

        

        

        


         迟来的更新,就算520贺文吧(咱冷圈也要有排面!!!),大家520快乐吖♡!!!!

十一姓李

三千淋漓情意畅,三千烦恼丝不尽。

三千淋漓情意畅,三千烦恼丝不尽。

◇疯狗波波

宫墙柳 02 人鱼宁弈

注意避雷。

人鱼奕奕

不知道什么是pwp的好宝宝立刻点×。

评论喜欢的话也许还有3。
继续无下限的往城市边缘开( •̥́ ˍ •̀ू )

     彩云追月,夜枭桀桀的鸣叫声传入凄冷宫殿。

  灯火如豆,明灭的火光照亮寝殿。在那浓重黑暗之间卧榻上雪衣翻滚,宁弈仿佛被舞台上一簇奇光映射。

  晦暗里有人自山水屏风后凝视观赏着他。

  一国太子竟然贵足踏落贱地。夜半三更,在幽禁六皇子宁弈的地方出现。在默默窥视着宁弈。

  而宁弈毫无察觉。

  年轻的皇子匍匐在床榻,青丝披散掩住了赤裸的背脊。凹陷的脊背微微发抖。连带宁弈的声气听起...

注意避雷。

人鱼奕奕

不知道什么是pwp的好宝宝立刻点×。

评论喜欢的话也许还有3。
继续无下限的往城市边缘开( •̥́ ˍ •̀ू )

     彩云追月,夜枭桀桀的鸣叫声传入凄冷宫殿。

  灯火如豆,明灭的火光照亮寝殿。在那浓重黑暗之间卧榻上雪衣翻滚,宁弈仿佛被舞台上一簇奇光映射。

  晦暗里有人自山水屏风后凝视观赏着他。

  一国太子竟然贵足踏落贱地。夜半三更,在幽禁六皇子宁弈的地方出现。在默默窥视着宁弈。

  而宁弈毫无察觉。

  年轻的皇子匍匐在床榻,青丝披散掩住了赤裸的背脊。凹陷的脊背微微发抖。连带宁弈的声气听起来也十分异样。

  似乎带着吮泣,不成声,也不成调。

  待他翻过身,一脚踩住了榻边木围子。太子才看清他在做什么。

  

此处和谐

  或许在他迤逦梦中,亲吻他占有他的正是三哥宁乔。

  太子喉头滚动,咽了下口水。

  如此的风情,就连东宫中媚奴也是万万比不上的。

  皇家血统和滋养,令宁弈气质高贵。

  病弱的身体又让他保有少年般瘦弱娇小的体魄。

  承欢在男人身下,将是怎样的娈宠圣眷。

  太子握了握拳,才没有闯进去立刻占有他。

  独一无二的玩物可不能这样暴殄天物。

  青年轻轻的叫着三哥。他语气中的痛苦毋庸置疑。甚至带着撕裂感和低音。

  小六倒是对老三情根深种。

  太子嗤之以鼻,同时心中更升起一种难以抑制的狂热。老三一向对这个弟弟爱护有嘉。将老三留下的最后一点眷恋彻底征服。将宁弈的身心都踩在脚下玩弄。岂不快哉!

  宁弈闭着眼歇了半晌,才疲累起身。漆黑的发流泻被拨到脖颈一侧,寝衣领口大敞,漏出胸口春光。他在黑暗中皱眉思索,似乎对自己沉迷欲海不甚满意。咬着指甲不自觉的流露出娇意。

  太子只觉下腹火热呼吸急促。

  宁弈光脚走出寝殿。

  太子无声的跟着,要看看他去做什么。

  五月春花芳菲未尽,空气中流动着淡淡的花香和骚动。

  宁弈分花拂柳来到金鳞池边。

  宗正寺水池与大内金鳞池相通,他轻轻脱去了睡袍。高挑而丰满沐浴在月光之下,闪着珍珠般的光泽,令偷看他的人几乎窒息。

  太子心神荡漾之下,更想不出他要做什么。

  只见宁弈轻盈的一跃,几乎悄无声息的没入了水中。水面上涟漪荡漾 ,浮起一串大大小小的气泡。

  太子心中疑惑,不想更令人惊异的事还在后面。

  水池内毫无动静。宁弈许久没有浮上来,太子心想他不会是想不开自溺了吧。一时心中无比复杂。宁弈无疑是他强而有力的政敌,也从未被他当做亲生兄弟看待。但一想到这美丽的青年就此死去,不由得心中浓浓惋惜。

  太子刚挪动脚步,忽然水面哗的一声。一条水花乍现,宁弈猛地跃出水面。湿漉漉的头发甩出晶莹水珠,头发披散在背上。他欢快的游了片刻,身后有什么在啪啪的拍打着水面。

  在明亮的月光之下,所有东西都无所遁形。

  太子惊讶的发现宁弈细瘦腰身之下拖着一条银白色长尾。闪着蓝绿光泽的鱼尾破开水面,让他像一艘轻盈的小艇那样迅速的游动着。

  水珠犹如颗颗珍珠从宁弈身上滚落。鱼尾鳞片反着金属的光,光泽似宝石似珠玉。在水中畅游的六皇子变身成了妖媚的怪物。用他清亮而独特的嗓音哼唱着动人心魄的曲调。

  此时宁弈的侍卫循声而来,埋怨了几句。宁弈才湿淋淋上岸。“此时无人!怕什么!再说,皇宫里那位只怕已经把我忘了。还有谁记得咱们。”宁弈掐了把侍卫的小脸 。

  侍卫顿足道:“主子,你说的什么话!快别被人瞧见。”

  英俊的小侍卫抱着宁弈坐在池边。宁弈侧着头与侍卫耳鬓厮磨。说道:“宁澄…我这些日子难过的紧。想是春天到了!”

  宁澄抱着宁弈,只感觉他全身发烫。确是交配季节到了的缘故,忍不住在他腮边亲了亲,“主子,我帮你好不好?”!

  宁弈浓眉一挑。“大胆!”他靠在男子怀中挣了挣,宁澄已将他放在池边白玉阶上,紧紧的抱住他。

  浑厚的男子气息将他包围,

  倘若三哥还在,绝不会让自己受这般情欲苦楚。定然能日夜陪伴以解相思。

  青年不懂人事,低头疯狂的吻上他。

  被亲吻的滋味如此甘美,何况宁澄身上还有熟悉的味道。

  三哥说这种事只能同喜欢的人做。

  除了三哥,宁弈便最喜欢陪他长大的宁澄。

  

和谐民主!

  

  宁弈定了定神,忽然出手啪啪甩了宁澄两个巴掌!

  宁澄一声不出跪在地上。显然早料到宁弈会发怒。

  宁弈胸口起伏,想是羞恼的狠了。抓着宁澄胸口衣衫一推 ,小侍卫便咕咚落进金鳞池。

  宁弈挣扎不起,手肘撑地咬牙道:“还不扶我起来!”

  宁澄连忙爬上岸帮他擦干全身。那鱼尾变戏法似的又分为人腿。

  太子瞠目结舌,他没想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竟然是个鲛人。

  被充做奴隶与珍贵玩物的鲛人!

  难怪全宫上下对宁弈的母亲闭口不谈,难怪父亲曾那样独宠过宁弈的生母。

  什么神女!

  母子同样都是祸国的妖精!

  原来父皇将宁弈幽禁,竟是要保护他。

  太子嘴角浮起微笑。这个惊天的大秘密就如此不攻自破。宁弈自己把柄送入他手中!

  宁弈………是他的了!

  

  

  

  

  

  

  

  

蓝三挽
酒是絮絮针上绵 (黑长直弈弈我...

酒是絮絮针上绵

(黑长直弈弈我永远可以!)

酒是絮絮针上绵

(黑长直弈弈我永远可以!)

棋樂 Ha_Her

牵丝戏|只笑棋逢对手 难料丝缠一生

B站完整版(已修改)链接:https://b23.tv/V9W5oT 


介绍:宁奕曾经以为知微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一个可以被利用的遗孤,但当她摘下面罩,走上朝堂,他看到她的魄力,是他难以掌控和得到的存在。


5.10修改范围为:

1. 前奏过场修改,过场微调

2. 调色修改,去除simple lut,改直调橘色,修改饱和度。

3. 台词字体放大

牵丝戏|只笑棋逢对手 难料丝缠一生

B站完整版(已修改)链接:https://b23.tv/V9W5oT 


介绍:宁奕曾经以为知微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一个可以被利用的遗孤,但当她摘下面罩,走上朝堂,他看到她的魄力,是他难以掌控和得到的存在。


5.10修改范围为:

1. 前奏过场修改,过场微调

2. 调色修改,去除simple lut,改直调橘色,修改饱和度。

3. 台词字体放大

猫咪吃腐竹qwq

自截自修

继续认真堆图

宁弈是真的太好看太好看了

坤哥古装好绝

个人是真的喜欢偏蓝的色调;-)

自截自修

继续认真堆图

宁弈是真的太好看太好看了

坤哥古装好绝

个人是真的喜欢偏蓝的色调;-)

猫咪吃腐竹qwq

旧图重调


翻相册发现了过年追天盛的旧图

于是就摸了三张鱼

🥝的水印是真的烦,还有莫名其妙的模糊,去水印的时候就很绝望


坤哥的眼睛真的好亮好亮,追剧全程就是疯狂暂停截图暂停截图hhh


摸鱼完毕爬去学习


旧图重调


翻相册发现了过年追天盛的旧图

于是就摸了三张鱼

🥝的水印是真的烦,还有莫名其妙的模糊,去水印的时候就很绝望

      

坤哥的眼睛真的好亮好亮,追剧全程就是疯狂暂停截图暂停截图hhh


摸鱼完毕爬去学习


人闲皎月中
《天盛长歌》宁弈(陈坤太帅了)

《天盛长歌》宁弈(陈坤太帅了)

《天盛长歌》宁弈(陈坤太帅了)

黑夜无梦魇

——我命犯天煞孤星,无伴终老,孤独一生——

帝王不是你不想当就能不当。


终于剪了弈弈!送给my明日小天使,弈弈的美貌我还能再吹三百年!

B站:【陈坤|天盛长歌·宁弈】天煞孤星 

素材:天盛长歌/音乐:郑伊健-天煞孤星

——我命犯天煞孤星,无伴终老,孤独一生——

帝王不是你不想当就能不当。


终于剪了弈弈!送给my明日小天使,弈弈的美貌我还能再吹三百年!

B站:【陈坤|天盛长歌·宁弈】天煞孤星 

素材:天盛长歌/音乐:郑伊健-天煞孤星

十一姓李

“啊……原来如此……”

“啊……原来如此……”

十一姓李

我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截图机器。

我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截图机器。

普通学生

合欢(微h慎入)

拉郎

宁弈×齐衡

对你没看错,就是宁弈×齐衡

霸道六郎和软萌哼哼

这不是冷cp这我都怀疑这没cp

合欢(宁弈×齐衡) 

拉郎

宁弈×齐衡

对你没看错,就是宁弈×齐衡

霸道六郎和软萌哼哼

这不是冷cp这我都怀疑这没cp

合欢(宁弈×齐衡) 

棋樂 Ha_Her

《上弦之月》

B站完整版链接:https://b23.tv/BV1iQ4y1M7Jn 


同人向作品


剧情大意就是:小书生魏知天资聪颖,来京想投入楚王的门下做个门客,和楚王下了一盘棋,赢了棋局也进了楚王的心里。但好景不长,风流的楚王和俊秀的新晋国士自然被很多人视为眼中钉,很快他俩的传闻散布帝京……

结局是开放式结局,开放式结局,开放式结局,重要事情说三遍!

声明:视频仅作为个人作品展示用。

《上弦之月》

B站完整版链接:https://b23.tv/BV1iQ4y1M7Jn 


同人向作品


剧情大意就是:小书生魏知天资聪颖,来京想投入楚王的门下做个门客,和楚王下了一盘棋,赢了棋局也进了楚王的心里。但好景不长,风流的楚王和俊秀的新晋国士自然被很多人视为眼中钉,很快他俩的传闻散布帝京……

结局是开放式结局,开放式结局,开放式结局,重要事情说三遍!

声明:视频仅作为个人作品展示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