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宁氏兄妹

352浏览    3参与
夏木以清
“佩珊,哥来了,你醒醒。”宁致...

“佩珊,哥来了,你醒醒。”宁致远坐在床边,看着妹妹苍白毫无意识的面容,下意识握住了她冰冷的手腕,声音亦是轻轻,含着微微颤抖的绝望,“你醒醒啊。”


他竟是生生压抑着泪意,“你不是说,我比你早出生一刻钟吗,你不是一直当老大吗?”只听他声线平稳却愈加急促地柔声央求着,“那你快起来啊,以后你当姐姐,我当弟弟,好不好?”


说罢,他不禁苦笑一声,悲凉地叹道:“我的傻妹妹啊......哥跟你说了,不要嫁给文世轩这种表里不一的人,你为什么不听呢?”他逐渐变得愤懑起来:“你为了他跟爹翻脸,被爹赶出家门;你为了他那点可怜的自尊心连自己嗅觉都不要了。”


文世轩原是跪在一旁独自悔恨着泪下,却被这一句...

“佩珊,哥来了,你醒醒。”宁致远坐在床边,看着妹妹苍白毫无意识的面容,下意识握住了她冰冷的手腕,声音亦是轻轻,含着微微颤抖的绝望,“你醒醒啊。”


他竟是生生压抑着泪意,“你不是说,我比你早出生一刻钟吗,你不是一直当老大吗?”只听他声线平稳却愈加急促地柔声央求着,“那你快起来啊,以后你当姐姐,我当弟弟,好不好?”


说罢,他不禁苦笑一声,悲凉地叹道:“我的傻妹妹啊......哥跟你说了,不要嫁给文世轩这种表里不一的人,你为什么不听呢?”他逐渐变得愤懑起来:“你为了他跟爹翻脸,被爹赶出家门;你为了他那点可怜的自尊心连自己嗅觉都不要了。”


文世轩原是跪在一旁独自悔恨着泪下,却被这一句话惊得猛然抬首。他瞪着泪眼,不可置信道:“大哥,你说什么?......你说佩珊......她,她本来有嗅觉?”


宁致远借着余光看着他,神情与声线俱是冰冷:“没错。从一生下来没有嗅觉的人是我。佩珊她不仅有嗅觉,而且还很灵敏,她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调香师。”他注视着宁佩珊紧闭的眼睛和被汗湿的鬓发,“可是她为了你,让你大哥给她做了手术,切断了她的嗅觉神经。”


文世轩如抽去了魂一般,绝望而麻木地瘫坐在地上。安逸尘适时地迈进屋里,叹息道:“本来佩珊,是想让我治好你的体臭,只是你的反应太激烈了,不肯配合治疗。”


屋内响起了文世轩压抑的哽咽声,安逸尘继续道:“她跟我说,他知道你活得很累,她希望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可以轻松一点,忘记时间。所以......她宁愿活在一个没有嗅觉的世界里。”


文世轩早已满脸是泪。他终是抑制不住地痛哭起来,绝望地呼唤着妻子的名字:“佩珊......啊!”


长久地呆滞在床前的宁致远突然愤而起身。只见他满眼的愤恨与杀意,攒足了劲揪住他的衣领,饱含仇恨的拳头向文世轩的面门砸去:“佩珊?!你还有脸叫佩珊?!”


这接连而来的拳头打得文世轩根本毫无招架之力。他瘫软地伏在地上,过度的绝望使他双目无神,如同木偶一般任人摆布宰割。文靖昌厉声喝住了欲上前帮忙的管家,冷声道:“别拦着!就算打死了,你们也都不要拦着!”


宁致远浑身颤抖地将瘫成一团的文世轩拎起,满眼通红地再次扬起拳头。安逸尘赶紧抱过那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出手制止道:“致远!你看看,你的外甥好像佩珊......你看看。”


致远缓缓放下了拳头,将孩子接了过来。他看着襁褓中的婴孩哭闹着挥动起皱巴巴泛着红的手臂,无比愤恨的情绪忽然抽离了去,取而代之的,是抑制不住的悲凉与绝望。他缓缓站起身来,死死地盯着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他的亲妹妹,拼了命才生下的孩子;他夺走了妹妹的生命,却也延续着妹妹的生命。


文世轩此时却如同揪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他奋力起身攀倚在妻兄的腿上,痛哭流涕道:“大哥......大哥!求求你,你打死我,你打死我吧!你把我和珊妹埋在一起......我求求你,你打死我吧!”


宁致远咬牙踢开了黏在他裤腿处的那一坨物事,冷然缓缓道:“你不配和我妹埋在一起。你不是要舍大保小么?”


他将孩子递了出去,语气竟是如冰一般寒冷:“小的留在你们文家,大的是我们宁家的。”


不再理会那仍在伏身痛哭的男子,宁致远转而向安静沉睡着的宁佩珊走去。那个方才还陪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宁佩珊,从小与他打闹成性、机灵灵动的宁佩珊,去岁才唤他第一声“哥”的宁佩珊,此时血色尽失地彻底睡去,憔悴得再也不能醒来。


他平静地掀开妹妹的被褥,抱起妹妹单薄且毫无知觉的身子,语气中是绝望与大怒之后的沉静。他低垂着眼眸,低声道:“妹妹,我知道,你想回家。”


“哥现在就带你回家。”






宁府佛堂中,宁致远瘫坐在塌前,如木人一般盯着浑身冰冷的妹妹发愣。安逸尘提着药箱风尘仆仆地自另一扇门进了来,急切地唤着:“致远!佩珊或许还有救!”


宁致远浑身颤抖地看着安逸尘有条不紊地忙碌着,看着妹妹身上落下一处又一处的银针,看着淡黄的西洋药水随注射器进入了妹妹的身体。他哀求般地死死盯着安逸尘的每一处动作,耐心却又急切地等待着宁佩珊是否有哪怕分毫的反应。直到片刻之后,他见证了妹妹指尖的一丝代表生命的颤动,这才浑身冰冷地放下心来,一时间竟浑身脱力,无法起身。


此番失而复得的滋味,他庆幸自己还能感受,但这滋味过于苦涩难熬,他亦是再也不想尝试了。


安逸尘抬手抹去了汗,后怕不已道:“还好佩珊只是消耗过度、受惊假死,仍有回寰之地。若是再晚上一时半刻,文家欠你的,便是几辈子也还不完了。”


宁致远迟迟未作出回应。待安逸尘有所察觉,宁致远已意识不清地蜷缩在地,死死捂着心口,呼吸微不可闻,脸色灰白,全身迸沁着冷汗。他大惊失色地将人扶起,掐住人中逼他清醒过来,翻开才卷起的针包为宁致远施针。片刻之后,宁致远才悠悠转醒,竟是使尽了全身的气力才奋力挣扎着坐了起来。


安逸尘神情冷峻道:“那药太伤身,你就快到了强弩之末,不能再耗下去了。”


宁致远苦笑一声,哑嗓微声道:“不要再说了,你知道我必须做什么。”


他闭眼喘息了一会儿,借着安逸尘的力站了住,低声道:“惠子还在府里,我必须马上出去,可如今我这副样子,全是破绽。”


安逸尘立即会意,从药箱之中掏出一罐药片,示意宁致远赶紧服下:“此药能保你一时,但你必须尽快休息,明白吗?”


宁致远并不多言,他只囫囵将药片就水吞了去,待精神稍有恢复,便立即起身向佛堂外走去。临走前他不忘嘱咐安逸尘,一定照顾好她那在鬼门关徘徊的妹妹。


接下来,便是借着此次机会,向惠子摊牌了。


——————

大家好久不见。考试考得我头皮发麻,先来篇回家梗练练手。




夏木以清
“想让佩珊留在这里也行。” 宁...


“想让佩珊留在这里也行。”


宁致远冷冷地直视他,只听文世轩语含愤恨道:“当年我跟佩珊好的时候,你这个做哥哥的可没少欺负我。当年你打了我多少下、打在什么位置,我可记得一清二楚。”


凶横的面容骤然逼近,文世轩抬手戳了戳宁致远的心口,洋洋得意却咬牙切齿道:“如果今天你肯让我打回来的话,我就让佩珊留在这里。”


眼前的文世轩,早已失去了谦谦公子的温雅模样,深藏数年的戾气逐渐在他的眼中浮现。本该畅达的君子心肠,却在瞬间被蛮横覆盖。这哪里是备受称赞的文人君子提出的要求?这分明如同孩童戏耍一般斤斤计较。在这关头去寻从前似是而非的旧仇,宁致远一时间不可置信地呆望着他,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想让佩珊留在这里也行。”


宁致远冷冷地直视他,只听文世轩语含愤恨道:“当年我跟佩珊好的时候,你这个做哥哥的可没少欺负我。当年你打了我多少下、打在什么位置,我可记得一清二楚。”


凶横的面容骤然逼近,文世轩抬手戳了戳宁致远的心口,洋洋得意却咬牙切齿道:“如果今天你肯让我打回来的话,我就让佩珊留在这里。”


眼前的文世轩,早已失去了谦谦公子的温雅模样,深藏数年的戾气逐渐在他的眼中浮现。本该畅达的君子心肠,却在瞬间被蛮横覆盖。这哪里是备受称赞的文人君子提出的要求?这分明如同孩童戏耍一般斤斤计较。在这关头去寻从前似是而非的旧仇,宁致远一时间不可置信地呆望着他,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文世轩眯起眼睛,注视对方道:“怎么,不愿意啊?”他转而抬步欲离去,朝着院里大声唤道:“珊妹!珊妹!”


“你住口!”


宁致远如梦初醒般地抓住文世轩的臂膀不让他再行走半步,眼里似是有万把剑般将要刺穿眼前的耀武扬威者。他看了一眼院外,死命抑制着愤怒道:“好啊文世轩,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有这份坚忍。你想打回来?”他深吸一口气,声线冷硬如冰,狠声道,“行,我让你打。我宁致远要是哼出半声,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文世轩直视着宁致远的眼睛,眼中的凶横失去了掩饰,乖戾彻底替代了温顺的眉眼。他生硬地扬起一丝笑道:“好,这可是你说的。”


一记拳头瞬间朝宁致远的面门袭来,宁致远下意识一偏头,生生挨下了这攒足了劲的一拳,头脑一瞬间被震得一片空白,被打破的嘴角顿时青紫流了些血。他听见文世轩凶狠道:“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


他抬起腿来狠狠地像宁致远踢了过去。宁致远尚未直起的上身再次蜷缩起来,痛得他浑身冷汗。文世轩这一脚,恰好踢在了近一个月来折磨自己精神不济的胃部,脆弱的内脏受到重击,此时像是绞成一团般惹得他眼前发黑,近乎呼吸不得。


“去死吧你!”


尚未从剧痛中缓过来,文世轩此时却又是更狠的一脚,踹得他瞬间失去平衡,重重地跌倒。腹中的内脏像是被撕碎一般的疼,他昏沉地呕出一口血来,全身肌肉紧绷,却似脱力一般不能动弹,只得勉力支起手臂,使自己不至于过于狼狈。


文世轩俯下身,抬手死死钳住宁致远的下巴,此时有血自宁致远唇边滑落滴在他的手上。文世轩看着宁致远满头冷汗,额上早已青筋暴起,却仍强撑着挑衅地一笑的模样,早已满眼的杀意。他狞笑着轻声道:“怎么样?疼吗?”


正是气氛焦灼的僵持时刻,堂外忽然传来宁佩珊焦急的呼唤:“哥!”


两人俱是一惊。在宁佩珊踏入屋内的前一瞬间,宁致远立刻卸下了逞强的挑衅笑容,脱力地伏在地毯上喘息,而文世轩重新换上了温顺忧心的神色,揽过宁致远的后背,惊慌地与妻子一同扶起宁致远,语气里带着些苦口婆心:“哥,你这是怎么了?您是不是又在外面跟人打架了?岳父大人尸骨未寒,你可一定要保重啊,别在外面惹是生非了。”


宁致远只当他讲的废话。他微微弓起背,看着妹妹满眼的担忧与心疼,眼神不禁柔和下来。他满面惨白,却忍痛温柔道:“我没事......我没事。”


他转而轻笑一声,看了眼好不容易住口的文世轩,伸手紧紧攥住了他的袖口,语气里暗暗含着克制的恨意,“世轩,谢谢你的关心......多谢关心。”


只见宁致远僵硬地控制着面上的痛意,却扬起一丝平和的微笑。他死死盯着文世轩的眼睛,语气淡淡道:“我刚才出门的时候,碰到一只疯狗,”他情绪平稳地观察着对方隐隐被激怒的表情,特意重声道,“被他缠住了,好一顿撕咬。”


宁佩珊却是颤声流泪道:“你又骗人!你看看你这伤,一看就是被人打的!”她看着宁致远仍温柔着安抚的眼神,更是泪如雨下,“哥,爹已经不在了!宁家能撑腰的,就只剩下你一个人。如果在这个时候,你......你叫我日后怎么办啊......”


妹妹的眼泪亦是让他有些失措,宁致远不禁轻抚着她的肩头,柔声轻唤着:“佩珊,佩珊......别哭。哥没事,哥没事......听话。”他喘息片刻,忽然话锋一转,轻笑着唤了声,“世轩。”


他皱起眉头停顿片刻,像是捱过了一阵剧痛般调整着凌乱的呼吸,抬起眼来,面上展现出难得的示弱来:“你看,我都伤成这样了。佩珊还得照顾我。你?”


表面的示弱下,文世轩从他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克制的威胁与警告。他立即语带关切地识趣道:“对!大哥说的是。珊妹,要不你先留在府上,照顾大哥,我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他转而看向哭成泪人的宁佩珊,安慰道,“别哭了,啊。”


宁致远搂住气息不稳的宁佩珊,死死盯着文世轩离去的背影。他看见文世轩迈出门前不忘回头问候着:“大哥,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啊。”


他强笑着予以回应,眼中却是融不开的冰冷寒意。确认那人彻底踏出宁府大门后,他松下一口气,腹中的绞痛再次袭来,痛得他浑身微颤。他弓下腰去,皱紧的眉头下已无人色。他已然脱力,感受着嘴中的血腥气味,借着妹妹的力在椅上安坐下来,死死扣住腹部剧痛处,面上却勉力维持着轻松和安慰的神色。


不能再让宁佩珊担心了。疼痛之下,宁致远仍尽力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如今他已是腹背受敌,孤身扛起风雨飘摇的家业;他还要面对文世轩的诽谤、乡民的憎恶和日本香会的勃勃野心。他不能就这样倒下去:他还要为父亲正名,还要保护怀孕且有心疾的妹妹,还要守护家产,抵抗小雅太郎的资本入侵。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还没做。


这一病已经断断续续捱了许久,如今再受伤害,若实在撑不下去,只能向安逸尘求一剂猛药,暂时稳住身体状况和精神,再伤身也顾不得了......


至少要在外界看来,自己依旧能与他们斗下去。


————

这集是我看完一遍后短时间内不忍心再看一遍的情节。

我只能趴在桌子上,看着宁致远受这些苦,又难过又心疼。

并且大骂“啊啊啊啊啊文世轩你这个畜生”


致远当初有多快乐多舒心,如今就有多苦。这本不该是他受的。

————————


朋友们后续在此,未完待续

我是后续 



泠泠是个大宝贝(✖╹◡╹✖)♡

【宁氏兄妹】兄妹

兄妹

“你总说我,长这么大了,我从来没叫过你一声‘哥’,可是哥,长这么大了,你也没对我,叫过一声妹妹。”

宁佩珊双手合十,在花神面前虔诚,穿着僧袍,好像虔诚。

有人同她说,门外站着一个男人,等了她很久很久,你要听从自己的心,要不要原谅一个爱你至深的男人。

她笑了笑。

乐颜恢复记忆了,他们又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但是......宁致远你执拗地在等什么呢?

如果故事重来。

“那个小白脸他能跟我比吗?小爷我英俊帅气,是一百个文世轩都比不上的!!”

宁佩珊做鬼脸,他不忿,抓过她两条小辫子拉到怀里,“快说,文世轩比不上宁致远,不然,我就勒死你。”

然后用力摁在怀里。

她这时会好笑的挣...

兄妹

“你总说我,长这么大了,我从来没叫过你一声‘哥’,可是哥,长这么大了,你也没对我,叫过一声妹妹。”

宁佩珊双手合十,在花神面前虔诚,穿着僧袍,好像虔诚。

有人同她说,门外站着一个男人,等了她很久很久,你要听从自己的心,要不要原谅一个爱你至深的男人。

她笑了笑。

乐颜恢复记忆了,他们又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但是......宁致远你执拗地在等什么呢?

如果故事重来。

“那个小白脸他能跟我比吗?小爷我英俊帅气,是一百个文世轩都比不上的!!”

宁佩珊做鬼脸,他不忿,抓过她两条小辫子拉到怀里,“快说,文世轩比不上宁致远,不然,我就勒死你。”

然后用力摁在怀里。

她这时会好笑的挣扎,打他胸口,“宁致远你别闹!”她想来不会手软,拳头很用力。

“哎呀,宁佩珊你谋杀亲......”

戛然而止,故事太多关卡,到了这个,又是个悲剧。

宁佩珊走出庙外,有个男人执着。她上前去,牵住了男人的手,“我们回家吧。”

文世轩露出了笑容,落下了愧疚的眼泪。

宁致远终于重新娶回了乐颜。

“我小霸王没什么好怕的,就怕我妹妹走的太远,做哥哥的不能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

后来才发现,他从来没叫过妹妹,只在她出嫁之后,才对别人说,我妹妹......

谁敢欺负我妹妹,我宁致远绝对不会放过他。

然后垂垂老矣,在最后一口气绝了之前,听见了这辈子最讨厌的“哥”和最舍不得的“哥”。

他真是胆小。

“卡!”

女演员招着手,“导演,这条我没有感觉,能不能再来一条!”

导演点头,助理却看不过眼,冲了上去,“你这女人就是想要扇我们家乔乔的巴掌吧!你也太过分了!”

“好了,这只是在拍戏。”乔安好忍气吞声,女演员志得意满,想要挥起手来。

苏星宇不知从何窜出,挡在身前。

乔安好看了倒三角的背,忍不住“啪”,拍了男人的皮外套。

她只有在男人面前,才这样调皮。

偷偷从侧面瞄他,他摘下墨镜,一双会笑的眼睛。

“导演,这场戏何必这么认真。”

女演员不在怕的,“苏星宇,你一个歌手知道什么是演戏吗?”

苏星宇笑笑,“这位大姐好,我只知道我们家乔乔吧,现在身体不是一个人的了,出了事,你负责?到时微博热搜头条版面就是大姐你了!”

不不不不不,这是个误会!!!!!

“苏星宇!”

 

苏星宇苦口婆心,你的身体不是你一个人的了,至少有一半属于我,所以你要小心照顾。

乔安好没有宁佩珊那么会吵架,皱着眉头,“哪里就是属于你了。”

“你的心啊。”

苏星宇一如既往,狡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