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宁海

4872浏览    1242参与
韶灵素心茶坊
中国茶叶科普·浙...

中国茶叶科普·浙江绿茶·33

中国茶叶科普·浙江绿茶·33

Achire

“如沐春风”


原创舰娘宁海级一号舰宁海

画了这张图 希望她真的可以享受这样的时光

“如沐春风”


原创舰娘宁海级一号舰宁海

画了这张图 希望她真的可以享受这样的时光

房琪kiki
这不是电视剧的情节,这是宁海的孟夏之夜
这不是电视剧的情节,这是宁海的孟夏之夜
稼و
防沉迷碧蓝指挥官现状 北联活动...

防沉迷碧蓝指挥官现状

北联活动复刻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三个小时……🤯

防沉迷碧蓝指挥官现状

北联活动复刻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三个小时……🤯

JFZM001
画了平海和宁海 新年快乐!

画了平海和宁海     新年快乐!

画了平海和宁海     新年快乐!

鸽子精本精

摄政王的反派生涯

简介:

宁海是一本男频爽文里的反派摄政王,他是这个国家唯一的一位异姓王爷,被老皇帝临终托孤,辅佐当时唯一的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小太子登基。

但,其实老皇帝的死是他让人动的手,老皇帝的那些已经成年的子嗣也是他派人除掉的,甚至现在的小皇帝也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工具人。

原本宁海也不怎么在意,毕竟只是同名同姓的反派而已,这种小说还少吗?但万万没想到的就是他穿越了,而且那个反派摄政王的下场虽然不是古代的十八般酷刑都过了一遍,但下场也可谓凄凄惨惨戚戚,甚至可以说是杀人诛心了。

之后,在他的深入调查下,发现了一些除剧情之外的东西。

所以反派生涯博大精深,他表示自己一定是一个合格的反派,所以男主你黑化就黑...

简介:

宁海是一本男频爽文里的反派摄政王,他是这个国家唯一的一位异姓王爷,被老皇帝临终托孤,辅佐当时唯一的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小太子登基。

但,其实老皇帝的死是他让人动的手,老皇帝的那些已经成年的子嗣也是他派人除掉的,甚至现在的小皇帝也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工具人。

原本宁海也不怎么在意,毕竟只是同名同姓的反派而已,这种小说还少吗?但万万没想到的就是他穿越了,而且那个反派摄政王的下场虽然不是古代的十八般酷刑都过了一遍,但下场也可谓凄凄惨惨戚戚,甚至可以说是杀人诛心了。

之后,在他的深入调查下,发现了一些除剧情之外的东西。

所以反派生涯博大精深,他表示自己一定是一个合格的反派,所以男主你黑化就黑化,把衣服给我放下!


ps:怎么说呢,挺惨的哈哈哈哈!

哈喽阳光宅男
宁海温泉♨️之旅,水库

宁海温泉♨️之旅,水库

宁海温泉♨️之旅,水库

这只兔子不存在

【碧蓝航线】从零建设的港区生活。(9)身陷囹圄,成廉价劳力?!

封面图侵删


        茗的离开,使我对她的立场感到再一次的扑朔迷离。

        但仔细想想,茗从来旧没有承诺过要帮助我完成重建港区秩序的目标,甚至与我同行都是因为各种突发情况而被迫导致的。现在对她来说是个逃离的好机会,对她来说没什么理由不跑。

        可恶,虽然事实这么清晰明白,可是想一想果然还是会很不爽。...


封面图侵删




        茗的离开,使我对她的立场感到再一次的扑朔迷离。

        但仔细想想,茗从来旧没有承诺过要帮助我完成重建港区秩序的目标,甚至与我同行都是因为各种突发情况而被迫导致的。现在对她来说是个逃离的好机会,对她来说没什么理由不跑。

        可恶,虽然事实这么清晰明白,可是想一想果然还是会很不爽。

        因为她确实没什么留在我身边的理由,而我也确实没有能够挽留茗的条件。

        简单来说,该死,还是我太贵物了。




        因此,就像是当初的茗一样,受制于东煌的管控之下,我也迫不得已地开始我手边的事情——干农活。

        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份除了东煌的“阶下囚”以外,还算是这个港区的新任指挥官,可是在那个勉强算是监牢的地方待了还没五分钟,双海就带着逸仙的口信来到我跟前——东煌的大米可没法一直匀出来两份牢饭,但稍微凑一凑,两份劳动口粮还是没问题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在这里铲草的原因。

(这草根怎么铲不掉啊?)





        有一说一,我能感受到,东煌其实是想把我们给直接关起来的。

        虽然粮食不够是其一,可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人员过少。

        东煌,除坐镇中心统筹日常事务、稼禾种植、储存调配的逸仙,宁海级两轻巡,负责在东煌中心区域(大概)维护和耕作的宁海和平海以外,鞍山级的四位大概负责较外围地区的农业活动,根据她们一般出现时携带的用具及运输物品,她们大概还兼有采集队的作用,至于肇和级的两个人,我目前还没有见到过,如果没猜错的话,她们可能主要负责日常的盯梢和侦查。

        满打满算的东煌,就我现在所知道的,一共也就只有九个劳动力罢了。

        这缺少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我敢说,如果我执意要离开的话,东煌大概也拦不住我们。

        只是,现在离开这里,真的是一个好选择吗?




        “喂喂,别偷懒啊!”

         尽管现在宁海主要的工作是监视我是否会有逃离的迹象,但在田里干着干着,反而变成了催促我干活的工头。

         “我不正干着嘞嘛。”虽然气喘吁吁,但嚷一句的力气还是有的。

         “你倒是看看你铲的草啊!”宁海倒是挺生气的:“按你这么铲,不出三五天这草又会长出来一骨朵!”

         低头看一看,被自己铲掉的麻食菜只有一团草茎软趴趴地躺在地上,还有很大一部分根系在铲刃的摧残下得以幸存。如果就这么放着不管,接下来要种的大豆怕是得难过不少。

         宁海还想再训导我几句,田地另一边的草丛却出现了鞍山的身影:“喂!宁海、平海!叫上指挥官他们回去吃饭啦!”

         “噢!~吃饭啦!”平海马上跳起来,拿着小铁锨挎着装着草茎的小篮子往鞍山那边跑去,边跑边催促身后的拉菲跟着她一块:“快点快点,今天说不定会有逸仙姐蒸的包子!”

         在看见这两个家伙直直跑过去之后,宁海便无奈地看了看我,长叹一声:“走啦走啦,先回去吃饭。”

         说完,就扛着铁铲往那边走去。




        虽然有所准备,但面对这样一桌正经的午饭时,我是真的惊讶地叫了出来:

        九碗米饭被利亮地摆在桌子上,米粒颗颗饱满而光洁。鸡蛋汤里面浮着鲜嫩的青菜,蛋花像是缥缈的浮云般缓缓游动,四盘菜围着中间的汤盆:色泽鲜亮的炒蘑菇、清凉可口的糖番茄、脆香味淡的炒豆芽,还有吃起来解暑畅快的拌凉菜。在我眼前的是一桌再正常不过的农家小菜,可在我昨天那些噩梦般经历的对比之下,这一份午饭竟显得如此珍贵。

       “都过来洗手啦!”逸仙摘下围裙挂在墙上的挂钩上,紧接着便拿上一根木瓢从水缸里舀出来一瓢清水,让我们站到一片菜畦的垄沟旁边,清凉的水花在我们的手中肆意泼洒,将我们手中的泥污洗得干干净净。

        不过,当我们就座之后,却到处都找不到鞍山和抚顺。

        “哦,她们啊,她们去给肇和应瑞送饭去了,这两个小家伙平时待得比较远,所以就每天多装两盒饭给鞍山她们。”

        当然,我并没有从逸仙这里得知她们的确切位置。

       



        在将碗中最后一点米粒收进腹中之后,宁海就拉着平海去厨房收拾碗筷了,至于鞍山级的四个舰娘,则是在这放满菜架子的庭院里歇息,而逸仙则是拎出一壶绿豆水,壶外结了一层晶莹的霜花,想必是刚从地窖里拿出不久。

        “来,指挥官先生,还有小拉菲,你们也来一点。这绿豆水是刚从窖里边拎出来的,最解热啦。”

        接过绿豆水往周围看看,鞍山级的四位果然都或多或少地往这边瞥亮眼,身上用来挑菜扛农具的舰装也从没收起来过。

(看来还是信不过我啊。)

        不管她们对我信任与否,先喝了这碗绿豆水再说。

        当然,我也有事情想要问她们。




        我端着碗,坐在一棵大槐树下边,拉菲则是有些疲累,趴在我的怀里补充午觉,丝毫不在意其他在场的人的眼神。

       “对了,逸仙,”我将碗沿最后一点豆渣抿净,看着对面坐在小椅子上的逸仙:“我之前在那铲草的时候看见一座碉堡一样的建筑,你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吗?”

       “知道啊,那以前是座岸防炮的炮台,只不过早就坏掉了。”

       “岸防炮?”我回想了一下昨天跋涉的经历,从这个地方到岸边大概……有十公里的样子,不过要是算上来时那些沉得到处都是的人工鱼礁,那从这里到安全巡航区至少有二十几公里。

       “啊,我忘了,指挥官大概是第一次实地勘探吧,”逸仙弯下身来,又重新靠回椅背,稍稍收拢起几根散掉的发丝:“这个港区,其实一开始只是一片小珊瑚礁,当东煌和北方联合的勘探队第一次发现它的时候,这里连能够停泊的码头都没有。当时我、宁海、平海,还有北方联合的摩尔曼斯克她们一块上的岸,我们主要负责的是附近海域的警戒,当那天结束的时候,我们和累坏了的勘探队员一块儿在运输船上过夜。”

        “所以,岸防炮就是在那时候建的?”




        “也不全是,”逸仙的眼神经过我的身边,看向远方一缕将散的残云:“在港区刚刚建成的时候,除去出海主动寻敌的舰队和执行委托的舰娘以外,这里的守备其实还缺了很多,经常是主动寻敌的舰队还没走远,电台就接到了来自港区的求援信号。”

        “所以,全岛就围着海岸线造了三条岸防工事,每一块区域都有至少三处可以使用的岸防炮,这样的话,即使不能消灭来敌,也能为外出舰队的回防赢得时间。”

        “可是,这个距离……”

        逸仙摆摆手,示意我停下:“我刚刚说了,这个地方一开始只是片珊瑚礁,因为地理位置比较重要,东煌的总部才派了挖沙船来这里填海造陆,扩大港区的面积。当时的指挥官非常厉害,硬是说服了白鹰皇家她们进驻这里,作为进攻深海的跳板。”

        接下来的事情我基本可以猜到:岛屿扩大,海岸外移,岸防炮也就相对地逐渐向岛内“移动”了。

        




        整个下午,我的大脑里面都在想这件事情。

        尽管这些岸防炮炮塔大多年久失修,但只要稍作修缮,再加上一定的引敌技巧,应该可以进行集中处理……

        可惜不行。

        就算我能够说服东煌修复这些工事(我还不能保证她们会同意。),可缺少另一片阵地的炮火支援,塞壬的舰船便很容易从射击盲区溜走。

(只有两片阵地同时包夹,才能形成交叉火力,造成最大性价比。)

        好困扰。

        于是我带着这个困扰,一直到躺在一张还带着霉灰味儿的草席卷上。





        与此同时,东煌聚居区的另一边。

        “应瑞,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换班啊,都在这里呆了好几天了,再不走我就要成一根满身土灰的大萝卜啦。”肇和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尽管逸仙说最近白鹰可能会有些动作,可连续几天都见不到一个白鹰的驱逐舰也真是令人迷惑。

        “好啦好啦,肇和,逸仙姐让我们呆在这里一定有原因的。没准等一下鞍山和抚顺她们就过来接班了呢。”

        “唔……好烦,不过今天居然吃到了四个菜,话说逸仙姐那边发生什么了啊,居然大发慈悲做席了……”




        “嘘!——”应瑞突然面色一峻,将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肇和安静下来。随后,她便稍稍从作为哨点的凹洞里探出头来,仔细倾听着外面的情况。

        “咔吱~”这一下,连肇和也听到了。

        永瑞抬头望天,刚刚被乌云遮住的月光现在正穿过愈来愈淡的云罩,洒进茂密的森林。在月光的映射之下,一个个人影逐渐从山下一公里外的树丛钻了出来——

        “白鹰的驱逐舰队!”

        肇和也凑了过来,仔细辨认着白鹰的数量。

(一、二、三……十八!)

        第一道兵线,由十八个驱逐组成。




        应瑞不敢再耽搁,慢慢从观测死角一侧多挖的安全通道退出。待到肇和也带着必需品来到自己身边时,她便展开自己的舰装。

        机枪的位置全部摆正,炮口校准,观测镜准备,外骨骼移正……这一切,都在短短的二十秒中完成。

        肇和翻出一颗示警弹,而应瑞则对她点了点头。

        “啾!——”

        一颗示警弹直直地飞上漆黑的夜空,用这酷似鹰隼啸叫的声音警告背后的家人们:

        白鹰的攻势,开始了。


        


待续……

作者大大P站ID:78860025

这只兔子不存在

【碧蓝航线】从零建设的港区生活(8)造访东煌,茗再次背叛?!

封面图侵删


        脚下的路十分崎岖,若是只靠双脚的触感和我那勉强算是人类平均值的方向感,压根没法推断出自己所走过的路径轨迹。

        尽管头上被套了一层黑布袋子,但通过绳子连接的方向和扯动的力道,还是能推断出我们几个目前的处境:我们三个现在被绳子拴成一列,前腿不时被两束蓬松的马尾抚弄,后面不时传来金属工具碰撞的“叮当”声,基本上能够确定拉菲在前,茗在后的位置。...


封面图侵删




        脚下的路十分崎岖,若是只靠双脚的触感和我那勉强算是人类平均值的方向感,压根没法推断出自己所走过的路径轨迹。

        尽管头上被套了一层黑布袋子,但通过绳子连接的方向和扯动的力道,还是能推断出我们几个目前的处境:我们三个现在被绳子拴成一列,前腿不时被两束蓬松的马尾抚弄,后面不时传来金属工具碰撞的“叮当”声,基本上能够确定拉菲在前,茗在后的位置。

        相对我们自身的位置,双海就难确定多了。

        这两个人中,有一个拉住系着我们的绳子,另一个则是在我们这一小裂队伍的周围巡查着,不时传来植被的枝叶被移开,石块被踩踏的擦碰声。

        总的来说,就现在我这种情况,难跑是肯定的。




        一阵枢纽摩擦的声音隐隐约约透过布袋,钻进我的耳道。

        一阵冷气从面前扑来,拂上我的脖颈,激得我一阵鸡皮疙瘩。

(这是哪里?山洞?峡谷后的天坑?)

        “你,进去。”

        拉菲的呻吟随着一阵扑地声从前面传来,紧接着又被某种屏障挡住。

        “喵啊?!你们要干什么?!”

        身后的绳子一紧之后是长久的松弛,而茗的咕哝与咒骂也紧接着被遮挡。

        身前身后的绳子又被拉紧,大概是平海来了一句:“别乱动,别多嘴,跟我们走。”

        是舰装展开的声音,上面似乎还挂载了很多金属零件。

        我突然意识到,拉菲她们已经被缴械地一干二净。

(该死!)

        又是一阵曲折回环。

        我就基本上已经放弃积累路线的可能性了,心态直接躺平,等着双海带着我去哪里。

        路边上植被的翠香味逐渐浓厚起来,带着胀满水汽的苔藓味道。

        脚下的土壤也从一开始的烂泥地,逐渐变成表层坚固,茎叶更加茂密难行的土坡。

(这是要到哪里去呢?)

        绑住手腕的绳子突然一紧,双海的脚步随即停下。

        几下单薄的敲门声,音质像是木门。

        而且不算新,还带着木质枢纽微弱的“吱呀”声。




        我被引到前面,在差点被一根门槛一样地东西绊倒之后,脚下的质感从外硬内软的土壤变为一片质地密实坚硬的石板地。外边的鸟叫声能听得清清楚楚,可周围却十分阴暗,仅在右前方一侧有些许光亮透过纱布被我觉察。

        光亮那里传来一阵打算盘的声音。

        “姐姐,我们——”这是平海的声音。

        “宁海,平海,你们先回去吧。”一个内核温凉如玉,现在却满是疲惫的声音绕进我的耳道头上的布袋也被扯下。下意识地闭上眼后,发现光照并不特别强,试探性地睁开眼,准备检查周围的环境。

(这个声音我好像在海军学校查资料有了解到——)

        那个朦胧的名字逐渐在心里显现出来,但我却没想到面前的会是这个形象:




        身着一袭灰色布袍的逸仙坐在桌前,一盏老式绿色台灯亮在那里。逸仙的面前是一堆简陋粗糙的草纸,毛笔的笔尖已经半数脱落。她一手执笔,在草纸上写些蝇头小楷;一只手执掌住一只木制算盘,飞快地上下调弄着一颗颗算珠。

        “嗒嗒”声在这间屋子里面响地明晰,却戛然而止。逸仙从桌旁移开,拎着个铁皮水壶灌了一茶杯,便端着一杯白水慢慢向我走来。

        平海将绑住我双手的绳结慢慢解开,宁海则一边审慎地盯着我,一边展开舰装,将双联装舰炮的炮口瞄准过来。

        “宁海,收起来。”逸仙并未停下,而是继续走近我的面前。

        “可是!——”

        “收起来。”

        “是……”

        失去了绳结的约束,麻绳便像是一条死蛇一般滑落下来,瘫在我的脚边。




        宁海和平海出去了。

        真是奇怪,明明刚刚还是像被山匪绑架一样地带到这不知道是哪里的犄角旮旯,现在却像是邻里做巷子凉荫里边喝茶。

        “连舰装都不展开,你就不怕我对你不利吗?”

        “你既然能问出这种问题,那为什么还需要我的回答呢?”

        我暗暗汗颜:这可是能教出双海功底的人,怎么可能手无缚鸡之力。

        逸仙端起自己的茶杯,里面是结着垢的白水。

        似乎是叹了口气,她拈起摆在一旁的纱布网子,将滤过的白水倒进我面前的空杯。

         



        “总之,欢迎您来到这个港区,新任的……指挥官。”

        “你好,逸仙……对吧?我还没见过您这样的装束……”

(印象中你的形象应该是一位撑着油纸伞,身着旗袍的姑娘。)

        逸仙将另一杯滤过的白水端起,细细抿了一口:“不需要怀疑我的身份,指挥官。这一身装扮也只是为了适应港区里面的环境罢了。”

        “所以,港区真的分裂了?”我压着声音,怀着一点荒谬的希翼。

        “如您所见,港区内部的势力分化十分鲜明。”逸仙只是缓缓道来:“白鹰与皇家一如既往地聚在一起,鸢尾公国因为铁血而分崩离析,但铁血之后又与北方联合起了冲突,并间接导致了撒丁公国势力的削弱,毕竟双方都不待见……”

(啧,难办啊。)

        “因此,指挥官先生,”逸仙停下对港区事务的叙述,话题一转:“您又是为什么要来到这个分崩离析的港区呢?”




        在经过短暂的叙述之后,逸仙便明白了我到达这里的前因后果,并由此使看向我的眼神中多了一点含有关怀的怜悯。

        “多说无益,走吧,我们到外边,”逸仙放下茶杯,慢慢踱步到门口,推开房门。

        “你就不担心我看了你这里布局什么的?”我嘀咕几句,但转瞬间就觉得自己问这个问题纯属无知:

        屋子外哪有什么电报部门或是武备库,周围郁郁葱葱长的全是各种蔬菜庄稼。开着白色小花的土豆植株长势喜人,部分肥美的块茎已经从土中显露;旁边的菜地里面则是一堆白菜团心,壮硕的叶片翠绿异常;最让人意外的,还是最核心这一块地方,全是刚刚割过的稻茬子,偶尔看见几粒被遗忘的谷粒,那里也有喜鹊这些家伙大快朵颐。有一说一,要不是逸仙身上这一袭灰布袍和我现在一片狼藉的装束,我真的以为自己只是跑到了一个农家乐游玩。

        “这,这,你们的粮食可以自给了?!”

        逸仙只是露出一点羞涩的微笑:“哈哈,毕竟之前在港区就喜欢种点土豆韭菜什么的,现在只是把产量提了提,加上偶尔采集回来的野果蘑菇,每天还算能吃得比较饱。”

(只能说真不愧是东煌吗……)




        “欸,逸仙姐你出来啦?抚顺和长春她们出去采蘑菇了,稻穗儿什么的我和太原都放一块了,就等天气再好一点就能晒喽!”鞍山从菜架子里面露出头来,朝着这边招了招手。

        “嗯嗯,真是辛苦你了鞍山。这位是前几天才到港区的指挥官先生,他没有恶意的。”

        鞍山将最后一捆稻穗堆放起来,一路小跑到我们的面前。她打量了我一会儿,似乎是觉得我并没有什么威胁,便放心地把标着各种数字的小本本递给了逸仙。

        “这些是最近收起来的粮食,还要按之前的地方存起来吗逸仙姐?”

        “嗯……换其他的点放吧,昨天那个地方好像要满了。”

(你这边粮食还有能放满的时候?!)

        一阵由鲜明对比显示出的震惊席卷了我的脑海,但紧接着,对拉菲她们的安危再次从我的脑海底部上泛出来:“对了,我的秘书舰。拉菲她们被关在哪里了?!”

        



        “逸仙姐!”“逸仙姐!”两声呼喊从远处奔来,宁海和平海一人挎一个装野果的竹篮子向这边跑来,但看见我的时候却有意识地停顿一下,随即绕开我跑到逸仙的旁边。

        “在呢在呢,指挥官先生,关于你的秘书舰和茗那个家伙,你可以问这两个小家伙。我给她们交代过会好好照看的。”

        “这个……逸仙姐。”平海有点尴尬,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开不了口。

        “姐姐,你说。”

        “啊,我,好,好吧。”宁海显然也不怎么舒坦,只得结结巴巴地交代:“这个,那个……茗她,又跑掉了。”

        “唔,这样啊……”逸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食指轻拂下巴。随即,轻叹一声,带着点苦笑看着我:“看来茗喵确实只是为了把你带过来呢。”

(???)

        这一下实属把我给整晕了。




待续……

作者大大P站ID:80650387

这只兔子不存在

【碧蓝航线】从零建设的港区生活(7)躲避追击,被双海缴械?!

封面图侵删


         通往中部山地的小路早已被各种植物的枝叶遮挡,错落无序的树根将原先覆盖在土地上的水泥或者石板路面挤压地粉碎,取而代之的是层层尚未分解的落叶,顶层的落叶里水分散失殆尽,踩上去的声音十分脆生响亮,而靠近土地的落叶则是已经开始向淤泥转变,黏黏糊糊的,踩上去之后起脚还要费点劲才行。总之,任何一个想要掩蔽行踪的人都不会选择这样的道路前行。

         除非没得选。

(苍天,这...

封面图侵删




         通往中部山地的小路早已被各种植物的枝叶遮挡,错落无序的树根将原先覆盖在土地上的水泥或者石板路面挤压地粉碎,取而代之的是层层尚未分解的落叶,顶层的落叶里水分散失殆尽,踩上去的声音十分脆生响亮,而靠近土地的落叶则是已经开始向淤泥转变,黏黏糊糊的,踩上去之后起脚还要费点劲才行。总之,任何一个想要掩蔽行踪的人都不会选择这样的道路前行。

         除非没得选。

(苍天,这里就没有什么好走的路吗。)

         拉菲走在我的前面,将舰炮平举,准备时刻可能出现的突袭,时不时还有想要对准茗后背的倾向,看来刚刚实在是被奸商坑够了。茗倒是一脸轻松,绕过灌木,环过树干,在表层的落叶迅疾走过,印痕也要比后边我走过时留下的要浅,看样子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

(可能已经做好随时都卷铺盖跑路的准备了。)

         我将笔记本从口袋中拿出,一边前进一边审视着我之前做过的记录。按照以前标出来的势力范围,我们应该离重樱的区域有一段距离了,一般来说,重樱只会在日落之后趁着天黑时跑出来搜寻物资,因此,为了保持安全,我们还需要继续往中心的山区挺进。

(希望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我想得还是太美了点。

          这里的路途相比刚刚的斜坡,赶路的难度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本想着登上了这一小片山腰的平地能稍微轻松一点,可没想到这里积累的落叶却比之前还要多上好几层。

          “喂,茗,你之前来过这儿吗?”我尽力推开挡路的落叶层,丝毫不顾及淤泥像是还魂夜从墓地中伸出的枯瘦胳臂。落叶堆堆,沙沙,嘶嘶的声音如同亡魂的絮语,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小腿正被这些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落叶层死死抓牢。

          “啊,之前倒真没来过这附近,要不是你们两个上岛把重樱的搜索队引到办公室,我现在估计还窝在那里边嘞喵。”一提到这档子事,茗马上又气鼓鼓地数落着我:“都怪你啊喵新人,要不是你傻愣愣地跑到办公室,我还能舒舒服服地窝上一两个星期呢喵。”

(你以为我看不见办公室旁边储藏室堆满的全是空箱子吗?就算我们两个不上岛,你受不了挨饿出去找食物的日子估计也离不远了吧。)

           我刚想回怼回去,抬右脚的瞬间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是很不对劲。

           试着抬起左脚试试,左脚的鞋底还没离开半泥层(我对于那些将烂不烂的落叶淤泥层的描述。),右脚的脚底就在这淤泥里又加深了几分,更要命的,我的两只脚似乎都在逐渐往下沉陷。




            “坏了!”我放下手提箱,招呼着前面的拉菲和茗:“你们当心,这块地方有沼泽淤泥。”

            顾不上自己的形象,我腰上稍稍用力,向前倾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平趴在最顶部的落叶层上,随后,开始慢慢将自己的双腿从这污泥中抽出。

            “指挥官,你没事吧?!”拉菲显然很担心我,但茗就不一样了,她只是拍了拍拉菲的肩膀,招呼着她:“现在不是嘘寒问暖的时候,我们得赶紧找找周围有没有能用的东西,这样才能赶紧把新人救出来喵,他现在这个样子也只能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至于等一会儿落叶被他压塌之后,需要多久能完全沉浸淤泥,那就不知道喽喵。”

            虽然我很想让她们两个留在这里等我一起上路,但权衡利弊之后,显然还是让她们两个把能用的救援工具带过来更为合适。

            当然,这一次我比茗抢先一步,直接将手提箱抓在手中,塞进自己身下的落叶堆里。

            “切,小气鬼喵。”茗跑在前边,虽然嘴挺刁,但确实是在到处翻找着可以使用的长棍,拉菲则是暂时放下炮口,往我这里留了个担忧的眼神,便紧跟着茗到处寻找的步伐一齐去了。

            嘛,也好,现在太阳还没完全落山,趁着这一段时间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不过,当我正打算将衣袋中的笔记本掏出来时,我却不知为何打了个寒战。

            可能只是挤过树丛的一丝微风,又可能仅仅是一根仍呆在我上衣里面的草茎。

            不过,不知为何,我却总感觉有些。。。。。。瘆得慌。

            我暂时打消检查地图的想法,转而开始用自己的手扒开脚跟附近的枯叶层。枯叶由上到下逐渐变得湿润粘稠,我可不傻,半腐枯叶的酸味简直就是最好的诱饵。虽然茗说过这里已经濒临重樱管控范围的末梢,但还是得谨慎一点。

            “小心使得万年船。”我不知为何嘟囔了一句,随后脊背又是一阵恶寒。

            就算是心里一直在安慰自己只是普通的傍晚降温,但显然,我没法说服我自己。

            这种恶寒,我只遭受过两三次。

            一次是小时候打破花瓶,老爹的厚巴掌马上要劈下来打在屁股上的那一瞬间;而唯二能记住的另一次,则是跑在街道上,后面追着疯狂的野狗。

            假如我有足够的时间跟自己的想象瞎扯淡,那我一定会从各种角度找出反驳这种理由的事实或者论据。

            但现在不行。

            我仅仅感受到一种感觉,那种感觉有一把剔骨刀正随心所欲地在磨刀石上磨了几下,随后却精准地升到我的头顶,等待着一声令下把我劈成两半。




            一开始只是轻轻地颤动着指尖轻轻将身体下侧的枯叶拔出来,让自己慢慢躺下去以寻找更舒适的角落,接着才是把周围的落叶往自己的身上盖;但随着那种感觉越来越近,我的动作也随之愈加狂野,最后就像是熬夜的学生被宿管发现之后,马上钻进被窝的那种迅捷,那种利落。

            在不速之客到达这片枯叶丛大概五分钟以前,我终于用干燥的枯叶在自己的身上盖了差不多的厚度。紧接着,就是一阵可怕的寂静。

            几片垂死的枯叶被踩得支离破碎,而在双脚落地的同一时间,一声闷响也从那里传来。

          (是刀,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她带了刀。)

          那个家伙慢慢朝这边摸过来,将沿途的枯叶层扒开,使自己向前推进地更加顺畅。接着,她的速度慢了下来,干落叶的碎裂声之间,夹杂着似有似无的呻吟,很显然,她也像我一样陷在了这里。

          听上去她马上也要摔倒在这——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腰腹部便一瞬飞速擦过的寒凉。

          我全身一紧,双腿不受控制地开始打哆嗦。下意识地,我慢慢将视线转过去,想要确定身上是否有什么损伤之类的,毕竟我可不想在这里葬送掉一颗肾。

          是一把红刃银背的长刀,擦过我的腰际,深深地插进下面的淤泥之中。虽然这一下着实让我吓得不轻,不过这刀刃自插进这滩淤泥之后就没有再下沉了。

(这泥潭出得来!)

          不过,我现在可顾不上这个。

          她还没有离开而是靠着刀刃的支撑慢慢移了过来。

          我的脚尖已经能感受到周围枯叶被她掀翻的触动了。

          如果,如果她再往前,或是再扒拉一下。。。。。。

          那我身上穿着的白衬衣就会立刻显露在她的面前。

          我不知道她介不介意让这白得如餐巾纸一样的后背渗出点番茄酱。

          我希望她不要。




          我紧绷着自己的全身,冒着遭受抽筋的风险尽全力让自己呆板得就像是身下的泥潭。

          她似乎并不是铁了心过来追踪我们,可能只是领命前来侦查一下。

          我希望她是后者,而且这希望越来越大。

          因为她现在正将刀刃从这淤泥中拔出,冰冷的刀刃又在我的腰间磨了一下,那种带着寒意的杀气几乎让我全身的汗毛都绷紧了,紧接着,那把刀又被插在泥潭之中,只不过,这一次,离我现在位置要远得多。

(她烦了!)

          我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只是仔细聆听着那个人的每一个动作,在最后一次短促的插地声之后,一阵厌恶的跺脚声在远处晃晃悠悠地传进我的耳朵,紧接着,是越来越远的落叶摩擦声。




(她,刚刚是滑下去了对吧,一定是这样的吧?!)

          就算是满心欢喜以至于在大脑中我已经开始在原地蹦圈欢腾,我也并没有立即从这一堆落叶中钻出来,打理一下自己已经被蜘蛛和螨虫登录的头皮,我更没有马上像她一样,通过依托自己的手提箱,使自己脱困。

          我依旧窝在原地,等待着,伺机而动。

          我很怂,我不敢出去看一眼。

          我好不容易才逃过塞壬的攻击,又千钧一发地从指挥官办公室逃出。可现在,我却一动不动地跟只王八似的。

           我害怕,害怕坐起来还没看到刀光,自己的头颅就会窝在双腿环在一起的小盆地里,以一种诡异的角度看着自己的身体不断抽搐,血液从脖颈的断面不断喷涌而出,就像是一座不怎么惹人喜欢的喷泉。

           我更害怕的,则是拉菲她们现在就回到这里。

           回到那个家伙的观察范围。




           又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久到夕阳的余晖从叶片层层之中游走,直到消失。而清洁皎美的月光也逐渐在层层枯叶中伸出了自己的脉络与触须。

           我觉得,事情就算是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了。

           再者,我也听见拉菲小声呼唤我的声音。

           扒开枯叶,拿起手提箱,朝着逐渐接近的拉菲和茗招招手。

           “指挥官,接住!”拉菲将什么东西系在自己的锚索上,随即将锚索抛到我的脚下:“指挥官,快抓住,我们拉你上来!”

           我正求之不得。




            可老话说得好。

            乐极生悲。

            当我察觉到那两个悄然逼近的黑影时,事情已经太晚了。

            手里还拽着锚索的拉菲和茗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在愣神的状态之下,就被那两个黑影捆了个结结实实。

            在确定了绳索的牢固之后,两个黑影便纷纷站定,将左(右)臂抬起,将什么东西对准我的心脏或是脑瓜子。

            压根就不用想,肯定是黑黝黝的炮口。

(起码还算是打了声招呼。)

            但这个想法马上就被她们的两句话粉碎殆尽:

            “缴枪不杀!”

            “优待俘虏!”

            双海的眼睛中没有一点迟疑。

            而我,则真切地感受到了——

            重建港区的渺茫。

            以及保住小命的艰难。




待续。。。。。。
作者大大P站ID:8509540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