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宁珞

287浏览    4参与
六颗

『all珞』小段子乱炖 归来

*小段子怎么越来越大了!

*骨科情节预警 

*h预警  


01 舔狗 


  这是个侮辱性的词。 


  高贵妃听过了,自然要想方设发套给皇后。 


  “皇后,听说长春宫新来了个宫女,你和你弟弟整日围着她转!你真是一个……舔狗!” 


  她洋洋得意地期待皇后恼羞成怒的样子。 


  谁知皇后一听,脸上泛起了少女般的娇羞,扭捏斥道:“你……你怎么知道本宫舔过狗!” 


   ...

*小段子怎么越来越大了!

*骨科情节预警 

*h预警  

 


01 舔狗 

 

  这是个侮辱性的词。 

 

  高贵妃听过了,自然要想方设发套给皇后。 

 

  “皇后,听说长春宫新来了个宫女,你和你弟弟整日围着她转!你真是一个……舔狗!” 

 

  她洋洋得意地期待皇后恼羞成怒的样子。 

 

  谁知皇后一听,脸上泛起了少女般的娇羞,扭捏斥道:“你……你怎么知道本宫舔过狗!” 

 

   

 

  魏璎珞,外号长春宫小狼狗。 

 

   

 

   

 

02 伸舌头 

 

  绣坊姐妹花又一次提前做完了绣活。 

 

  宫女房里二人悄然维系姐妹亲情。 

 

  一阵滚来滚去过后,璎宁结巴道:“璎珞,那个……你已经长大了……”  

 

  璎珞舒服地眯着眼,“嗯?” 

 

  “璎珞能不能稍微……主动一点呀?偶尔自己动一动之类的……”璎宁揉了揉发酸的手腕,乖巧的妹妹每次都瘫得像个死人也不是个事儿啊。 

 

  “动什么呀?”璎珞抓着脑袋,一脸纯真。 

 

  ……啊果然妹妹还小听不得这种刺激的! 

 

  璎宁退而求其次,“就是……璎珞好歹主动伸一伸舌头吧……姐姐毕竟也是每天和你亲亲抱抱的人呀……”不要每次亲亲都让姐姐辛苦撬开嘴啊。 

 

  “对着亲亲抱抱的人要主动伸舌头吗?好,我明白了!”璎珞听话且自信地一笑。 

 

   

 

  第二日,魏璎珞因为对着绣坊的每个绣女吐舌头被罚了半月宫份。 

 

   

 

03 足底按摩 

 

  宫里新来了个足底按摩大师,名叫沉璧。 

 

  据说是给令妃捂脚时觉醒了特别的天赋,从此一跃成为延禧宫专用按摩技师。 

 

  ……虽说令妃一开始并不怎么自愿。 

 

  “哈……哈哈哈……痒啊!你轻点哈哈哈!” 

 

  然而的确很是舒服。舒爽的感觉从足底传遍全身,令妃在榻上笑得花枝乱颤,腰拱得像座小桥。 

 

   

 

  以至于总是忽略了技师那攀上小腿,钻进裙底的另一只手。 

 

   

 

   

 

04 皇后的烦恼 

 

  皇后最近有些忧愁。 

 

  她路过绣坊的时候总有一个小绣女向她吐舌头。她明明那么贤德开明端庄宽容……为什么还会有小绣女向她做鬼脸? 

 

  “你为什么要这样?” 

 

  “是……是我姐姐教我的……”璎珞说了大话,很害羞。虽然她很想,但她们还没走到亲亲抱抱这一步…… 

 

  皇后一见她结巴便知她在说谎。 

 

  一天,两天,三天……皇后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这小绣女明明长得如此水灵,却要对自己做坏事,做了坏事还要嫁祸给姐姐!

 

  终于, 

 

  “尔晴,你去把绣坊那个姓魏的小绣女调来长春宫。” 

 

  她忍无可忍。 

 

  “娘娘,您看上她了?” 

 

  “……算是吧。” 

 

 

  今晚一定要把这丫头拍顿屁股狠狠教训!哼。 

 

   

 

05 视如己出 

 

  庆妃老实谦逊,谨小慎微,经不得夸。

 

  “庆妃娘娘将自己宫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啊哪里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 

 

   

 

  “庆妃待人宽厚,平日间帮了后宫姐妹不少忙。” 

 

  “啊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分内的事!” 

 

   

 

  “庆妃娘娘温柔和蔼,对十五阿哥视如己出。” 

 

  “啊哪里哪里这本来就是我出的!” 

 

   

 

   

 

06 不良 

 

  魏璎珞是个让班主任弘历头疼的不良少女。 

 

  但自从上个月捉住她强行让她在他家里补了三节物理课后她就变了。变得埋头苦读醉心学习,誓要成为更好的自己。

 

  大概是自己孜孜不倦的教导终于打动了她吧。这话弘历自己都不信。 

 

  直到那天。

 

  “糟糕,情人节忘了给老婆买礼物,赶紧下单买一支口红……”教室,弘历摸出手机。 

 

  “别了吧这个色号她有。”魏璎珞瞄了一眼手机屏幕,继续做题。 

 

  “走开,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我怎么不懂啊我一大腿都是这个色。” 

 

   

  

 

07  养心殿 

 

  养心殿是个好地方。 

 

  “哈……” 

 

  令贵妃全身酥软,从头到脚被人触碰着,有些茫然,又有些疲惫。 

 

  她头一偏,懒懒的,不知歪在了哪个妃嫔怀里。

 

  “这上面的图样,还是嫔妾绣的呢……”又一妃嫔描摹着令贵妃肚兜上的纹路。 

 

  令贵妃白了她一眼,解下来摔她脸上,“你要脱便脱吧,说些有的没的……左右这里没人看见。” 

 

  “贵妃娘娘大胆依旧……”她还未说完,便另有妃嫔抢先将脸埋在了那柔软之处。其他人也不甘示弱,啃人的啃人,开腿的开腿。 

 

  “呵……大胆的……明明是你们。”她喘着。难道她还跑得掉么? 

 

  令贵妃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地出生,又一个个的满宫跑,跑着跑着,难保不会跑到某个角落碰巧撞见什么…… 

 

  唯有养心殿,是他们万万不敢来的。 

 

  “所以,在这里,您可以尽情欢愉呀……” 

 

   

 

  有人打开她咬着下唇的齿。 

 

  细碎的呼喘声静静蔓延在养心殿。 

 

   

 

   

 

08 牛奶 

 

  “听说高贵妃觊觎皇后的地位,觊觎皇后的俸禄,甚至还觊觎皇后的宫女……” 

 

  “啊不会吧?” 

 

  “不信你看……” 

 

   

 

  “贵妃娘娘,听说您很爱牛乳浴。” 

 

  “那又如何?本宫的养颜秘方难道你也想效仿不成?” 

 

  “那您也一定很爱牛乳吧。” 

 

  “哦?” 

 

  “您似乎相当欣赏长春宫宫女魏璎珞,屡次将她拐入储秀宫……” 

 

  “……信口雌黄!妖言惑众!她和牛乳有什么关系谁欣赏她了!” 高贵妃一个踉跄嚎得气壮山河。

 

  “您不是爱牛乳吗,为什么不欣赏她?” 

 

  “她有个鬼的牛乳!笑死,根本吸不出来!”  

 

   

 

   

 

09 喵 

 

  承乾宫。 

 

  “不管你偷皇上的棋子还是偷女儿的糕点,本宫都没管过你。但你实在不应该偷本宫的鹦鹉。” 

 

  继后面无表情,眼里看不出情绪。 

 

  令妃舔着爪子,小猫的嘴里发出人声,“嫔妾没有,嫔妾不知道。” 

 

  “否认之前先把嘴巴上的羽毛和血迹擦干净吧?”继后提着她的后颈,直视那双清澈的猫瞳,“能变人非要变猫……” 

 

  “变回原形才舒服嘛。” 

 

  这个秘密令妃本想一直隐瞒,可却无意间被继后撞破……罢了罢了,她们早就井水不犯河水,料想继后也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然而…… 

 

  “令妃,你需要道歉。”无怒,却平静得危险。后宫之主的威仪。 

 

  “我才不要……”小猫不以为然,悠悠地打了个哈欠。 

 

  “那后半个春天你便自己度过吧。” 

 

  “什……!您是皇后娘娘,您说过要照顾妃嫔的明明……”小猫在空中扑腾着四肢。 

 

  “那么?” 

 

  “喵嗷……对不起……”

 

   

 

  毕竟……就算能够化作人形,对小母猫来说,春天也是个难熬的季节呀……

 

  

 


————————

还有人记得这个系列吗!


*对不起小段子太长了以至于似乎不配叫小段子(;´༎ຶٹ༎ຶ`)


 

   

 


 

  

 

  

 

  

 

   

 

  

 

  

 

  

 

   

 

  

 

  

 

  

 

  

 

   

 

  

 

  

 

  

 

   

 

  

六颗

高贵妃:璎宁,对不起,本宫没保护好你,害你做了鬼……

璎宁:没事的,做鬼也有很多好处啊!我在绣坊看见了个好可爱好眼熟的小妹妹,上次趁她睡觉把她推到了,她都不知道的。

高贵妃:……嗯?

璎宁:可惜她被调去长春宫了,我还不知道她名字呢……

高贵妃:……嗯?!

璎宁:这孩子总是杀气腾腾的,也不知道心里怀着什么仇恨,好想照顾她哦……

高贵妃:……嗯嗯嗯?!


高贵妃:璎宁,你有多久没见过你妹妹了?

璎宁:四五年吧,最后一次见她还是个小孩子呢,怎么啦?

高贵妃:你俩拾掇拾掇,给老魏家磕头谢罪吧。

璎宁:咦?


高贵妃:璎宁,对不起,本宫没保护好你,害你做了鬼……

璎宁:没事的,做鬼也有很多好处啊!我在绣坊看见了个好可爱好眼熟的小妹妹,上次趁她睡觉把她推到了,她都不知道的。

高贵妃:……嗯?

璎宁:可惜她被调去长春宫了,我还不知道她名字呢……

高贵妃:……嗯?!

璎宁:这孩子总是杀气腾腾的,也不知道心里怀着什么仇恨,好想照顾她哦……

高贵妃:……嗯嗯嗯?!


高贵妃:璎宁,你有多久没见过你妹妹了?

璎宁:四五年吧,最后一次见她还是个小孩子呢,怎么啦?

高贵妃:你俩拾掇拾掇,给老魏家磕头谢罪吧。

璎宁:咦?



六颗

『all珞』淳 朴

*趁有时间飞快地写了一篇(╥﹏╥)   零 文 笔


     洪历跳槽到紫禁中学,接手了一个新班级。

  意气风发,胸有成竹。

  他这样的骨干教师自然要在校风最淳朴的学校带领班风最淳朴的班级。

  

  然而问题很大。

  在这个最淳朴的班级里,竟然有学生早恋。

  并且还是成绩常年名列前茅的优等生,班长魏璎珞同学。而她的早恋对象……是语文老师。

  新班主任洪历沉着脸,强忍怒火,干瞪着面前云淡风轻的傅女士以及她身旁一脸无辜的纯良狼崽。

  “傅老师,你也是老师,请你...


*趁有时间飞快地写了一篇(╥﹏╥)   零 文 笔


     洪历跳槽到紫禁中学,接手了一个新班级。

  意气风发,胸有成竹。

  他这样的骨干教师自然要在校风最淳朴的学校带领班风最淳朴的班级。

  

  然而问题很大。

  在这个最淳朴的班级里,竟然有学生早恋。

  并且还是成绩常年名列前茅的优等生,班长魏璎珞同学。而她的早恋对象……是语文老师。

  新班主任洪历沉着脸,强忍怒火,干瞪着面前云淡风轻的傅女士以及她身旁一脸无辜的纯良狼崽。

  “傅老师,你也是老师,请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洪历咬牙切齿。

  “啊?什么。”优秀教师傅女士搂着魏璎珞的小腰,“咦?小珞啊你的腰是不是又小了下次老师给你买裙子得买小一号的了。”

  “老师我不想要裙子我想要裤子!帅帅的辣种!”

  “嗯,好的!”傅容音笑眯眯地揉着学生毛茸茸的脑袋,“小珞是咱们学校最帅哒!”

  “傅老师!”洪历重创,他猛拍桌子,飞快地端出了班主任的威严,“你也是个老师,能不能稍微正经一点?而且你和学生谈恋爱就算了,为什么要纵容学生不穿校服啊!你看我们班哪个老师像你这样!”

  “哟,好热闹啊!”音乐老师高宁馨吐了个烟圈走进办公室,左右探头,“二位聊什么呢?”

  “高老师你来得正好,你快批评批评傅老师……喂高老师你怎么能在学校抽烟啊!”洪历大惊失色。

  “哦?”高宁馨看了看手中的烟,“有什么不妥吗?啧,现在的学生哪有这么弱啊,几口烟还能呛死他们不成……啊璎珞宝贝儿也在啊!”

  高宁馨赶紧灭了烟,生怕熏着娇柔的小同学。然后嚯嚯嚯地笑着可劲儿揉搓着魏璎珞的脸,“宝贝儿你怎么在这里呀是不是又来火烧卷子呀真是个小坏蛋呀嘻嘻嘻……”

  “不要乱扔烟头啊!……什么魏璎珞你还做过火烧试卷这种事吗!”

  “宝贝儿,”高宁馨掀开魏璎珞的短裙,“快让我看看你有没有穿我送的粉色小裤裤。”

  洪历捂眼:“天呐你们到底是什么品种的老师啊居然掀学生裙子!”

  

  “洪老师,您怎么啦?”陆晚晚细声细气地问道,她抱着课本踱进办公室,眼里流露出担忧的目光。

  “陆老师!你来得正好,你快管管她们!”洪历如抓住救命稻草惊喜地望着陆晚晚。想来物理老师都是冷静且明事理的。

  “她们?……咦?璎珞也在呀。”陆晚晚走近,用自己的额头抵着魏璎珞的额头,然后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嗯,果然不烧了。”

  “你这是……”

  “啊,”陆晚晚撩了撩头发,有些羞涩地笑道,“这孩子睡觉爱踢被子,前天把我俩的被子都踢掉了,害得我们一个感冒,一个发烧……”

  “原来是这样啊哈……嗯?什么?”

  

  

  夕阳的照耀下,三位神情无辜的老师被面如死灰的班主任从教师办公室推到操场,再从操场推到校长办公室。

  “洪老师你什么意思啊?这都到下班时间了,您自己不饿我还想吃饭呢……”

高宁馨的絮叨声一路飘荡。

  “那拉校长!你一定要秉公处置!”弘历怒吼,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全吼了出来。那拉校长的鹦鹉都当场吓掉了毛。

  他相信,校风淳朴的紫禁中学是绝不会留用这样的老师的。

  “岂有此理!”果然,那拉校长把报纸一摔,气得眼睛都瞪圆了,

  “魏璎珞,前天是星期二,你不是应该跟我睡吗!你怎么跑陆晚晚床上去了!”

  “……!?”

  

  

  夜晚,洪历拎着魏璎珞,拖着疲乏的脚步来到魏家家门口,然后颤抖着按下了门铃……

  还有机会的……在他辞职之前,他非得把棒打鸳鸯把她们这些教育界之耻拆散了不可!

  况且,他打听过了,左邻右舍都说魏家家风淳朴……要是听到小孩在学校出了这种事肯定会怒火中烧大发雷霆,说不定还会报警……

  “来啦来啦!”魏璎宁听到门铃声哒哒哒地跑来,“咦?你是?呀!璎珞你怎么哭啦?快来姐姐抱抱!”

  “呜呜呜姐姐这个人他拧我耳朵……”魏璎珞立马拱进了魏璎宁怀里,没骨头似的扭来扭去。

  “咳,”洪历忽视了这出姐妹情深的戏码,历声道:“我是魏璎珞的班主任。您妹妹在学校……出了点事。”

  

  洪历黑着脸,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复述给了魏璎宁。然后抱着手,冷眼等待着魏璎宁的反应。

  “什么!”魏璎宁倒吸一口凉气,双手捂脸:“璎珞、璎珞你竟然和老师做出这样的事!”

  嗯,对对。洪历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且竟然连校长都——”

  嗯,就是。洪历舒服地闭上了眼。

  “你这坏孩子……我、我要罚你!”

  嗯,没错。洪历的嘴角逐渐上扬。

  “罚你下周零花钱少拿五块!”

  嗯……嗯?

  

  “明明说好长大只嫁给姐姐的,哼唧!”





————————


家  风  淳  朴


“请问魏小姐,为什么您和您妹妹的关系如此之好呢?很多妹妹总生姐姐的气,您妹妹却不会。请问您有什么可以传授的吗?”


“啊,就先从勤修指甲做起吧 (*^▽^*) 。”


“……嗯?”




六颗

欺负一下娘娘

  

  容音求婚,璎宁一来不想让妹妹早恋,二来觉得皇家薄情不可高攀,于是婉拒:

  “家妹愚钝顽劣,容色平平,皇后娘娘的青睐她实在是受用不起。娘娘还是另寻佳丽吧……”

  “胡说!”容音拍案而起,“令妹天资聪颖一点既透,看家护院一把好手,整个紫禁城最听话的就是她了!所谓顽劣只是针对心怀不轨的恶人!容色平平?不管是床上还是腿上,璎珞往那一坐,整个一水灵灵白嫩嫩的小白菜!明眸皓齿身娇体软,哪里就平平了?虽说在外人面前冷了一点躁了一点,但在亲近之人面前谁敢说她不是一等一贴心的小宝贝!……总之,你妹妹最棒了!”

  璎宁被对方的热情唬得一愣一愣的,她捂住心口,眼里盈着感动的泪...

欺负一下娘娘

  

  容音求婚,璎宁一来不想让妹妹早恋,二来觉得皇家薄情不可高攀,于是婉拒:

  “家妹愚钝顽劣,容色平平,皇后娘娘的青睐她实在是受用不起。娘娘还是另寻佳丽吧……”

  “胡说!”容音拍案而起,“令妹天资聪颖一点既透,看家护院一把好手,整个紫禁城最听话的就是她了!所谓顽劣只是针对心怀不轨的恶人!容色平平?不管是床上还是腿上,璎珞往那一坐,整个一水灵灵白嫩嫩的小白菜!明眸皓齿身娇体软,哪里就平平了?虽说在外人面前冷了一点躁了一点,但在亲近之人面前谁敢说她不是一等一贴心的小宝贝!……总之,你妹妹最棒了!”

  璎宁被对方的热情唬得一愣一愣的,她捂住心口,眼里盈着感动的泪水:“我……我的妹妹原来这么棒吗……天呐……”

  “没错!”

  “那……那让奴才想想……”

  

  三日之后,璎宁羞涩一笑:“谢皇后娘娘……奴才这几日仔细品味了一下,奴才的妹妹……真的很棒!谢谢娘娘,娘娘再见!”

  于是携妹出宫,二人隐归。

  

  三月之后,十里红妆,请柬直寄长春宫。




——————

╮(‵▽′)╭

娘娘:?你有事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