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宇勋

1519浏览    6参与
涩Q废料🌸

【卓勋】《流夜》

*私设很多的小甜饼/有暗线/年龄差/观看建议是别看


*卓秀浩三十二岁/徐志勋十八岁


——


蝴蝶所计算的,


并非月份,而是刹那,


因此蝴蝶拥有充足的时间。


——


  卓秀浩捧一束花来,用牛皮纸包着,也许是放的时间太长,有点缺水,看起来病殃殃的。花枝褪了颜色,花茎上的刺显得锋锐,还没绽开的花苞蜷缩在一起,仿佛碰一下便会碎成红色的雪。


  徐志勋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但是卓秀浩近乎于病态浪漫的追求一些细枝末节上的仪式感,三十六个月前开始给他寄信,红色信封上还有玫瑰或者爱心的烫金印花,一天一通的电话多在凌晨,偶尔工作忙...

*私设很多的小甜饼/有暗线/年龄差/观看建议是别看


*卓秀浩三十二岁/徐志勋十八岁


——


蝴蝶所计算的,


并非月份,而是刹那,


因此蝴蝶拥有充足的时间。


——


  卓秀浩捧一束花来,用牛皮纸包着,也许是放的时间太长,有点缺水,看起来病殃殃的。花枝褪了颜色,花茎上的刺显得锋锐,还没绽开的花苞蜷缩在一起,仿佛碰一下便会碎成红色的雪。


  徐志勋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但是卓秀浩近乎于病态浪漫的追求一些细枝末节上的仪式感,三十六个月前开始给他寄信,红色信封上还有玫瑰或者爱心的烫金印花,一天一通的电话多在凌晨,偶尔工作忙了没法见面还会送礼物致歉,但又有些过分古板,比如没牵手之前不能接吻,没深入了解之前不能上床。


  而徐仁宇不一样,自视甚高,眼神太狠太厉,表面装温驯,影子里藏獠牙。


  二人的不同足以让徐志勋分清此时站在面前的人究竟是谁。 


  卓秀浩从那束花里挑出一只没有蛀叶的插到书架上的新换的细颈白瓷瓶里后,又随手把剩下的花扔到垃圾桶,他走到徐志勋面前,手指从头发一路划到耳根,指腹触及到脑后便被徐志勋的抽气声打断。


  他们两个靠的太近,徐志勋不自觉地皱眉,卓秀浩看到下意识的想要接吻安抚对方,刚把头凑过去一点便被一根手指抵住嘴唇。


  卓秀浩的视线移到徐志勋的手上,手背因为用力而隆起的青色血管逐渐隐在皮肉里,即使成年了徐志勋还是虚在少年与青年之间,眼睛很干净,眼神却明晃晃的铺着点狡黠。


  “不行。”徐志勋拒绝,变声期还没过完,尾音带了点沙哑。


  卓秀浩舔了舔唇角,终究还是没继续下去,徐志勋是猎物,但也是情人,卓秀浩自认绅士,想要做完美情人,所以不去强迫徐志勋做自己不愿意的事,只能摆摆手后退一步,从大衣里掏出昨天晚上刚买还来得及抽的万宝路。


  烟盒已经空了三分之二,卓秀浩叼出一根咬破爆珠,随着打火机响起的声音开口:“怎么了?”


  “没牵手之前不能接吻。”徐志勋面上一本正经,一只手却揪着卓秀浩的领带把他带到自己旁边,嗅着烟头飘出来的雾。


  卓秀浩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闷笑,他又吸了几口烟,直到喉咙也带着薄荷的凉意才把烟头捻灭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


  徐志勋几乎是带点报复意味的在抓着卓秀浩领带的那只手上施了点力气,他另一只手覆在卓秀浩摊开的掌心中,以跳交际舞的姿势展开胳膊引导两人十指相扣,卓秀浩的呼吸中还带着那股薄荷的味道,从上至下的俯视他,眼神纵容。


  “你头上的伤?”卓秀浩到底还是问了出来,虽说好情人不干涉对方的生活,但他同样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印上别人的记号。


  徐志勋下意识摆出那副少爷姿态,似笑非笑的撇了卓秀浩一眼,半开玩笑的说道:“哥,你太高了,仰着头说话很麻烦。”


  卓秀浩勾了勾唇角,在徐志勋的视线半跪下来。

  

  但手还牵着。卓秀浩想。这像是求婚。


  徐志勋知道男人骨子里是什么东西,套皮不换骨,身体是蚕茧,是棺材,一枚种子结不出两样果。


  徐志勋垂下眼睑看着他,卓秀浩一半的脸被阴影侵占,记忆里令人厌恶的熟悉面孔在灯下有点陌生,和卓秀浩牵在一起手被汗水浸的滑腻,徐志勋弯下腰,和卓秀浩接吻。


  这是徐志勋主动的吻,所以卓秀浩把一切交由他来掌控,这个吻打一开始就不缠绵,卓秀浩的舌尖被对方报复性的用虎牙划伤,感觉微妙,呼吸之间也仿佛是蓝黑墨水和烟草薄荷的战争。


  等到徐志勋想要结束这个吻时,卓秀浩才开始进攻,他像是教导差生般的放慢学习进度,慢条斯理的教徐志勋如何与人接吻,在对方想要挣扎时用空下来的那只手按在小少爷后脑的伤口上。


  卓秀浩感到与自己十指相扣的手突然用力挣了一下,但他还是死死攥着徐志勋,把徐志勋划在他舌尖的伤口全数报复了回去,等他松开摁着徐志勋手时口内的甜腥激起了他更大的欲望。


  徐志勋疼狠了,脸上的红烧到了眼尾,连瞪人都被湿意软化。


  卓秀浩看了一眼腕表,凌晨一点,而他还有三个小时,徐志勋看到了他的动作,面色更加不善。


  “伤哪来的?”卓秀浩笑着又问了一遍。


  “你问哪个?”徐志勋看着面前的卓秀浩,用食指指了指自己后脑的伤:“这里,狗用花瓶砸的。”


  “至于这儿。”徐志勋用指尖擦尽嘴唇上的血,骂了一句:“狗咬的。”

涩Q废料🌸

【宇勋】《水》一发完

*少年徐仁宇·幼年徐志勋


  小时候的徐志勋在徐仁宇眼里可没现在这么讨厌。


  徐仁宇是看着徐志勋生下来的,又看着他长起来,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曾经在这个名义上的弟弟在摇篮里时想要掐死他,但是现在想来,这一次无伤大雅的谋杀并不不妨碍当时在被父亲发现之后心底里涌起的莫名庆幸。


  徐志勋四五岁的时候总爱跟在他屁股后面,小小一个团子,却被后母教养的骄矜傲慢,话都说不利索就敢跟去搞砸自己的约会。


  徐仁宇倒是对那个女生没多大的兴趣,他好身家,好相貌,学习也跟得上,即使是在学校里也不缺...

*少年徐仁宇·幼年徐志勋


  小时候的徐志勋在徐仁宇眼里可没现在这么讨厌。


  徐仁宇是看着徐志勋生下来的,又看着他长起来,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曾经在这个名义上的弟弟在摇篮里时想要掐死他,但是现在想来,这一次无伤大雅的谋杀并不不妨碍当时在被父亲发现之后心底里涌起的莫名庆幸。


  徐志勋四五岁的时候总爱跟在他屁股后面,小小一个团子,却被后母教养的骄矜傲慢,话都说不利索就敢跟去搞砸自己的约会。


  徐仁宇倒是对那个女生没多大的兴趣,他好身家,好相貌,学习也跟得上,即使是在学校里也不缺暗恋他的小姑娘,不知道是为了博得父亲的关注还是想要挫挫那些经常和揽着女朋友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男同学的锐气,他在放学时随手从鞋柜里捡起一枚粉色的信封,又在第二天给了回应。


  女孩并不漂亮,至多算是清秀,但是脸上总是挂着两个浅淡的梨涡,他们平常也不僭越,只是偶尔在放学一起回家时将手指勾在一起。


  这天周末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却又赶上后母和父亲去参加晚宴,大姐没有放假,父亲在犹豫再三之后还是把一直想要跟着哥哥出门的徐志勋抱到了徐仁宇跟前。


  “看好你弟弟,别让他出事。”


  父亲似乎还在对多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眼神里藏着隐晦的警告,徐仁宇却不怎么在乎,他扯起抱着父亲裤腿不肯撒手的徐志勋,随口应了一声。


  “我知道。”


  徐志勋被他扯得踮起脚,眼神很凶的看着他,这又让徐仁宇想起父亲,眼前的小孩和男人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如果是父亲他还得掂量几下,但是面前的人是个小孩,即使学着父亲的模样威胁也只能让他忍不住勾起嘴角露出个嘲讽的笑。


  后母是歌舞厅出来的,硬生生把小孩教出了一股子坏脾气,也许是因为徐仁宇平常对老是想要跟他一起出门的徐志勋视若无睹,报应来的很快,在他带着小孩赴约后不久,徐志勋就开始作妖。


  先是对着赶来的女孩面露鄙夷,又趁着服务员不注意故意推到托盘上的杯子,女孩的眼里蓄了泪,几乎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徐志勋这时候却洋洋得意,他对着被自己浇了一身水的徐仁宇讥讽:“你喜欢这样的贫民吗?”


  徐仁宇不说话,用毛巾擦干西服上的水之后侧过头看他,直到小孩被盯的有些不安的“哼”了一声转过头之后他才又挂上了往日称得上算是温和的笑。


  徐仁宇朝着服务员道谢,然后扯着徐志勋的领子把他拉到了洗手间。


  见到空无一人的厕所隔间小孩明显是害怕了,却还是死鸭子嘴硬,嘴里嘟嘟囔囔不干不净的骂着什么,却又在不经意对上徐仁宇视线时飞快的侧过头。


  徐仁宇没心情帮父亲教育他这个名义上的弟弟,他只是打开水龙头拘了一捧水,在徐志勋的注视下一股脑的浇在他头上。


  徐志勋的眼神满是不可置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气而脸憋的通红,他盯着眼神里满是笑意的徐仁宇,咬着牙在心里记上一笔,决定回家之后告诉父亲。


  徐仁宇可没管他想什么,他半弯下腰,盯着眼前落汤鸡一样的小孩,过了半晌才笑着说了一句:“是和仆人待久了吗,你身上的味道可不是一个小少爷该有的。”


  徐志勋身上确实沾了香,母亲参加宴会之前抱过他,也许是那时候不小心带上了,面对徐仁宇明着的嘲讽他的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但也知道徐仁宇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报复性的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又溅了徐仁宇一身的水。


  徐仁宇带着徐志勋回家的时候父亲已经回家了,徐志勋扑到父亲怀里的时候父亲显然看出了什么,他不善的看向徐仁宇,却看到面前的少年只是无所谓的朝他笑笑。


  “小孩子贪玩,不小心把水杯碰倒了。”

目垂zzz

獸人觀察日記

小動物亂搞都要被屏嗎qaqqq,可是都沒有車。這是補檔

⚠️燦植勛宇的混亂四角關係!!!請避雷!!⚠️


這四位的大部分搭配我都腦了,真的要避雷。

提及:勛宇 燦植 燦勛 宇植

微量提及:勛植 燦宇 燦植勛

*互攻或者無差,會有逆,幹著幹著反被幹唄XD

OOC!!大寫的OOC 

獸人au,東燦是狼,志勛是狐狸,仁宇東植是人類。


為了搞四角關係激情腦嗨


小動物亂搞都要被屏嗎qaqqq,可是都沒有車。這是補檔

⚠️燦植勛宇的混亂四角關係!!!請避雷!!⚠️

 

這四位的大部分搭配我都腦了,真的要避雷。

提及:勛宇 燦植 燦勛 宇植

微量提及:勛植 燦宇 燦植勛

*互攻或者無差,會有逆,幹著幹著反被幹唄XD

OOC!!大寫的OOC 

獸人au,東燦是狼,志勛是狐狸,仁宇東植是人類。


為了搞四角關係激情腦嗨




ID537088606

徐二的qq群

徐二好像很少人搞啊 如果人数够想创个徐志勋的qq群 有人要一起吗🙋
[图片]
[图片]
[图片]

徐二好像很少人搞啊 如果人数够想创个徐志勋的qq群 有人要一起吗🙋


提灯寻白兔
【授权转载】智勋X仁宇丨太太推...

【授权转载】智勋X仁宇丨太太推特:@psydiary_mato

【授权转载】智勋X仁宇丨太太推特:@psydiary_mato

无聊杏仁

宇勋

综艺梗,相互暗恋梗,ooc预警


白宇在上一次跟大勋交代他缺席几期之后就没在见过他,这一期他终于回来了,见到了他的大勋哥。

对,没错,是大勋哥。

白宇晚上刚刚到达拍摄地点附近的酒店,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找大勋,但是琪仔跟跟他说大勋已经睡了,只好等明天才能见他了。(白白:失落ing...)

第二天一早,白宇被闹铃声吵醒了,迷迷糊糊的找到闹钟按掉,一头又倒在了床上,想继续他和大勋的梦中情缘,然并软,又一个闹钟响了!只好慢腾腾的下楼洗漱。

白宇刚走到楼下就又听见了一次闹钟响,听了一会外窗户外面找到了第三个闹钟,按掉后就去刷牙洗脸了,想捯饬的帅帅的让大勋看,正在脑内幻想大勋看到他的帅气模样的情景,就听见了第四...

综艺梗,相互暗恋梗,ooc预警


白宇在上一次跟大勋交代他缺席几期之后就没在见过他,这一期他终于回来了,见到了他的大勋哥。

对,没错,是大勋哥。

白宇晚上刚刚到达拍摄地点附近的酒店,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找大勋,但是琪仔跟跟他说大勋已经睡了,只好等明天才能见他了。(白白:失落ing...)

第二天一早,白宇被闹铃声吵醒了,迷迷糊糊的找到闹钟按掉,一头又倒在了床上,想继续他和大勋的梦中情缘,然并软,又一个闹钟响了!只好慢腾腾的下楼洗漱。

白宇刚走到楼下就又听见了一次闹钟响,听了一会外窗户外面找到了第三个闹钟,按掉后就去刷牙洗脸了,想捯饬的帅帅的让大勋看,正在脑内幻想大勋看到他的帅气模样的情景,就听见了第四个闹钟。

白宇:此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吵吵闹闹的早晨终于结束了,白白想着大勋可能还没有吃早餐,于是就去买了几份早餐(按照他的口味)。让助理把早餐送到大家的房间,他自己拎着两份早餐去了大勋的房间。






先写到这吧,今天实在是写不下去了,自割腿肉好苦啊!!!!文笔实在是不行,写作能力已经还给语文老师了。dbq😭


无聊杏仁

宇勋

难道就没有人觉得白白和大勋很配吗?青环里的有些情节真的有点西皮感,一代翻王和他的大勋🌼

难道就没有人觉得白白和大勋很配吗?青环里的有些情节真的有点西皮感,一代翻王和他的大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