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宇宙公主

44908浏览    497参与
Emma

  晚上的小摸鱼

  比例不好致歉!

  晚上的小摸鱼

  比例不好致歉!

阿兹卡班在逃猫猫

  孩之婊,用心做动画,用脚做周边

  孩之婊,用心做动画,用脚做周边

Gisela

也许是在梦境开茶话会?

  

我真的好喜欢画塞拉斯蒂娅看着露娜

也许是在梦境开茶话会?

  

我真的好喜欢画塞拉斯蒂娅看着露娜

海纹生长

《他人之日》21.她们

  我病了一场。这场病来势汹汹却去得拖泥带水,是几年前塞莉游学时那场病的完美复刻。我脸红喉咙痛,用温度计测体温都要三个人看护,以免我烧得迷糊咬破温度计,和水银来个永生难忘的亲密接触。

  但这次又确实有点不大一样。我鼻子不那么堵时,我能闻到柑橘香在我鼻尖缭绕,偶尔,还有极光那个讨厌鬼喜欢的玫瑰。

  我很难描述我看到她们的心情,放进去的几只蛾子总在我脑子里晃啊晃。听说女仆已经把箱子收拾好了,我现在也不知道那些蛾子具体在哪。左右不过是件衣服被吃了,不是吗?这又不重要。我试图说服自己,但开头几次看见她们总有点发慌,像做贼被抓了个现行。

  不过做贼做多了总会习惯。在床上躺了三天后,我终于顶着......

  我病了一场。这场病来势汹汹却去得拖泥带水,是几年前塞莉游学时那场病的完美复刻。我脸红喉咙痛,用温度计测体温都要三个人看护,以免我烧得迷糊咬破温度计,和水银来个永生难忘的亲密接触。

  但这次又确实有点不大一样。我鼻子不那么堵时,我能闻到柑橘香在我鼻尖缭绕,偶尔,还有极光那个讨厌鬼喜欢的玫瑰。

  我很难描述我看到她们的心情,放进去的几只蛾子总在我脑子里晃啊晃。听说女仆已经把箱子收拾好了,我现在也不知道那些蛾子具体在哪。左右不过是件衣服被吃了,不是吗?这又不重要。我试图说服自己,但开头几次看见她们总有点发慌,像做贼被抓了个现行。

  不过做贼做多了总会习惯。在床上躺了三天后,我终于顶着塞莉的目光胃口大开吃了大半碗海鲜粥,塞莉温柔地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我僵了两秒,她笑着说:“你不会害羞了吧?”我反应过来,假装赌气把她推开:“留着吻去亲你的鬼东西!”。塞莉耸耸肩,轻笑说:“等你好起来,我就同意你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什么都能提吗?”

“只要不过分,什么都能提。”

  烛光下她打了个哈欠,眼睛像盖了层纱的紫水晶。

  我没想好要求,反正我想要的大抵都过分得要命,乖乖捏着嗓子在晚宴做一尊合格的雕像都比提个“不过分的要求”简单一万倍。但送上门的东西不要白不要,我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利益最大化,门嘎吱一声,开了。我看过去,墨绿色的身影正一脚踩进泼在门前的一点霞光。

  我以为她有什么话要说,或者和前几次一样只是来看看我。但极光只是低着头,停在门前不动了。

  孩子多半都有小动物一样的本能,虽然我不愿意承认这点,但往回看时,却无法否认这种本能令我逃过了一劫。

  我没敢说话,极光看起来有点奇怪,晚霞惨红得令人不安。

过了很久,她才抬头,看向塞拉斯蒂娅:

“你在这里。”

塞莉沉默了一会儿,说:“露娜病了,我应该在这。”

  我不知道她们发生了什么。极光冷哼一声,走到床前想牵塞莉的手,塞莉微蹙着眉把手往胸前收,极光固执地没停下动作。她低着头,头发胡乱披着,好像早上起来没动过梳子又担心被别人看见自己长什么样,尽管这是傍晚。

  莫里安在我病了后,点蜡烛小气得像数米粒煮饭。加上夜幕降临前我的房间都不怎么开窗帘,因此浓得像血浆一样的红在屋内扩散得并不多。

我看不清极光的表情,那团墨绿色的水藻在地上投下绵长的阴影。

  “极光。”塞莉松开了我的手,把极光胡乱摸索的手捞在掌心里轻轻捏了捏。她语气柔和得要滴出水来,刚才对我的态度都没此时的半分。我心里好像堵了坨沾满油脂的头发,使劲抓着塞莉的袖口瞪着极光示威地喊:“你问我要求?我要你们两别在我面前动手动脚!”

  一切本来很正常,我之前经常在塞莉面前和极光这样胡闹。什么都不会发生,她会去亲塞莉的指尖,会讥笑我没断奶,但一切都会很正常。很正常!这经常发生,这再正常不过!

在今天之前,我都这样想。

  “我对我自己的未婚妻怎么样,还轮不到你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来管!”极光猛地抬头往前一扑塞莉皱着眉下意识松开手往后躲,腰撞到床头柜上狠狠磕了一下。我的心脏险些停跳。极光知道了什么?婚纱的事?不可能!她不知道我养了夜蛾!塞拉斯蒂娅厉声喝道:“你干什么!”极光没停下还要去抓塞拉斯蒂娅的手腕,却被牢牢扣住双手动弹不得,她急促地喘息着,鼻子一抽一抽,眼眶发红眼睛也发红。我的尖叫被梗在喉咙里。

  塞拉斯蒂娅凝视着她。一秒、两秒。

  极光一言不发,森林颤抖着,她还在试图挣开塞拉斯蒂娅扣住她手腕的手。

最后一抹血色的颜料化进了夜空。

塞拉斯蒂娅松开手。她平静地伸出手,抚摸极光的脸颊。她的指尖微微泛白,从耳垂顺着下颔线,一点点往下。

“我们回去谈吧。”

  她们站起来,身影消失在门的另一端。我僵在那里,蜡烛烧完了最后一节,莫里安进来帮我换上一根新蜡烛。她问我要不要坐起来一些,我动了动快僵成石头的脖子说要,莫里安把我的身体支起来准备在我背后塞个枕头,动作到一半,她把手伸进我的衣领里摸了摸,问:

“殿下,要帮您换身衣服吗?”

“您的后背全汗湿了。”

“换吧。”我缓缓吐出一口气。

“莫里安,极光经常那样吗?我是说,和姐姐大喊大叫,那样?”

“她们经常这样,王后殿下和您玩得起劲时,也经常大喊大叫。”

“不,莫里安,我的意思是,”我清了清嗓子,皱着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半天才吐出几个字,“失控,极光那样不正常,她受什么刺激了?”

“这很难说,小殿下。”莫里安摇摇头,她把我汗湿的衣服剥下来,好像脱掉我一层无关紧要的皮肤。

“难说什么?”我把手张开,顺从地套上新的白色睡裙。莫里安把脏衣服卷好放进脏衣篓,问我还有何吩咐,我皱着眉死死盯着她重复了一遍:“我命令你告诉我,到底难说什么?”

她把蜡烛吹灭,叹了口气,说:

“我是说难受。湿衣服,这会让您很难受。”

“您应该休息了。”

多柯爱啊
  到后面画不下去了悄悄偷个懒...

  到后面画不下去了悄悄偷个懒()

  到后面画不下去了悄悄偷个懒()

Gisela

【皇家姐妹组】今非昔比

短打小片段

ooc归我

*私设千年前的心高气傲的塞拉斯蒂娅和孩子气的露娜(应该是私设吧


  塞拉斯蒂娅有时会不经意地将当今与千年前的过去对比。

  

  比如现在。她正和自己最亲爱的妹妹坐在头等车厢内,聊着这次腾出时间参加的婚礼和小马谷美好的风俗人情,还有偶尔离开礼节繁琐的坎特洛特的放松。


  塞拉斯蒂娅点亮独角,将茶杯送到嘴边,目光留在谈吐优雅的露娜身上,思绪不自觉地飘远。


  想想以前,露娜可不是这样的,当时的她称得上是全小马利亚最厌恶所谓贵族礼仪风...

短打小片段

ooc归我

*私设千年前的心高气傲的塞拉斯蒂娅和孩子气的露娜(应该是私设吧



  


  塞拉斯蒂娅有时会不经意地将当今与千年前的过去对比。

  

  比如现在。她正和自己最亲爱的妹妹坐在头等车厢内,聊着这次腾出时间参加的婚礼和小马谷美好的风俗人情,还有偶尔离开礼节繁琐的坎特洛特的放松。


  塞拉斯蒂娅点亮独角,将茶杯送到嘴边,目光留在谈吐优雅的露娜身上,思绪不自觉地飘远。


  想想以前,露娜可不是这样的,当时的她称得上是全小马利亚最厌恶所谓贵族礼仪风范的小马,调皮捣蛋的事干了不少。那时塞拉斯蒂娅在星璇的建议下与妹妹谈起这些不合适的恶作剧,只得到一匹把头转向侧边的露娜,嘴里还辩解着玩闹和自己因看不惯那些贵族而作出的举动是两回事。


  那天自己可是气得不行,气到最后昂着头走出了妹妹的房间。现如今,塞拉斯蒂娅喝了口茶,只觉得有点好玩,低低笑出声来。


  啊,好久没看见那样稚气的露娜,竟然还有点想念呢。


  “在想什么呢?我问了两次了。”露娜用前蹄敲敲桌板,疑惑地看着走神的姐姐。


  “嗯?你说什么?”塞拉斯蒂娅立马放下茶杯睁大眼睛,向她点点头摆出认真聆听的姿势。


  “……我说……算了,”露娜端详着姐姐这认真的神情,忽地笑了笑,“蒂娅,你千年前的那个小马完全不一样呢。要是以前,你都不会和我聊这些。”


  “我没有那么古板吧。”暂且先不去惊讶露娜也想到了过去,塞拉斯蒂娅试着回忆自己以前的样子。


  “不是古板。你那个时候多忙啊,我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而且…”露娜耸耸肩,“你那时……”


  “我那时怎么?”


  “讲真的你一点儿也不记得你以前什么性子吗,姐。”露娜捂着嘴轻笑一声。


  塞拉斯蒂娅给了她一个弱弱的白眼,自顾自地回想起来。


  那时的她好像才刚开始对统治整个国家白天的事务得心应手,又是那样引人注目的角色,多半是一个心高气傲的脾气。说实话,她真记不太清了,谁会把自己几千年前的模样铭记于心呢。不过应该是个在日常生活里不太讨人喜欢的小马吧。

  

  “嗯……我想,那时你也不太乐意和我闲聊吧。”塞拉斯蒂娅抿起嘴角,用魔法操控着叉子戳向一旁的蛋糕。


    “嗯哼,要是当时有另一个你存在,你们也不会和对方说上一句话的,”露娜点头笑道,点亮独角切了块蛋糕放到塞拉斯蒂娅面前。


  “那又怎样呢,现在我很喜欢和你在繁忙间隙聊上几句,这就够了。”


  她一向有话直说。塞拉斯蒂娅看着眼前的妹妹,想到自己不会去记清自己的过去,反倒把露娜的记得清清楚楚。也许露娜也是这样吧。


   “要接受这样糟糕的姐姐肯定不容易吧,不过我会改正的。”


  “谁不是一个糟糕的姐妹呢,”露娜挑眉道,“你早就不是那样了,我知道的最清楚。”


   “当然是你最清楚这点。”

  

  

  

  


——————————————————


  一小时后在克兰奇的婚礼上:

  

  “你忘记带礼物了?!”

  

  “我以为你带了!”



Doris🦇(桃丽丝
  太阳神塞拉斯蒂亚,主世界...

   太阳神塞拉斯蒂亚,主世界宇宙公主的平行宇宙同位体

  暮光找到一本记载了我昨天遇到的那种生物的书,书已经太旧,字迹无法辨认,所以我们带上书前往了太阳神塞拉斯蒂亚的神殿

  所以,那个生物是来自地狱的小恶魔.

  “小恶魔是群居生物,如果你们在这里能发现它,它们肯定有至少一个族群已经筑巢定居了”

  “但是”,暮光问道,“小恶魔怎么会从地狱中上来呢”

  “世界的秩序正在被破坏,你需要和你的朋友们一起找到六件失落的法器,找到破坏的根源…维护世界和平”

  “必须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去做这件事吗?”

  “It is your destiny...

   太阳神塞拉斯蒂亚,主世界宇宙公主的平行宇宙同位体

  暮光找到一本记载了我昨天遇到的那种生物的书,书已经太旧,字迹无法辨认,所以我们带上书前往了太阳神塞拉斯蒂亚的神殿

  所以,那个生物是来自地狱的小恶魔.

  “小恶魔是群居生物,如果你们在这里能发现它,它们肯定有至少一个族群已经筑巢定居了”

  “但是”,暮光问道,“小恶魔怎么会从地狱中上来呢”

  “世界的秩序正在被破坏,你需要和你的朋友们一起找到六件失落的法器,找到破坏的根源…维护世界和平”

  “必须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去做这件事吗?”

  “It is your destiny,Twilight Sparkle”(这句我不知道如何翻译,抱歉啦中国朋友们😿


躲在塞纳河

不小心改变未来

以你为第一人称,你是精通物理化学的研究生

在暑假,才入坑没多久,有些东西不太精确 ooc

   

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再看一集小马就睡觉,本来觉得小马宝莉是小孩看的,现在真香(内心高喊友谊就是魔法)看完了,赶紧睡吧不然明天上吉他弹会迟到。

今天闹钟怎么没响,应该是我起早了吧。我的手向床头柜摸去,吔!我的床头柜呢?我的手机呢?我猛的一下惊起向四周看去,吔!我的手怎么变成马蹄了!!我这是变成小马了!还是天角兽!(天角兽,白色的身体,天蓝的头发,深蓝的尾巴,可爱标志是牛顿摆加一个冒烟的锥形瓶)我已经接受变成小马的事实,我打算出去看看。我站在门口向四周看去,这个地方好像没在小马宝莉中见过,可能是......

以你为第一人称,你是精通物理化学的研究生

在暑假,才入坑没多久,有些东西不太精确 ooc

   

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再看一集小马就睡觉,本来觉得小马宝莉是小孩看的,现在真香(内心高喊友谊就是魔法)看完了,赶紧睡吧不然明天上吉他弹会迟到。

今天闹钟怎么没响,应该是我起早了吧。我的手向床头柜摸去,吔!我的床头柜呢?我的手机呢?我猛的一下惊起向四周看去,吔!我的手怎么变成马蹄了!!我这是变成小马了!还是天角兽!(天角兽,白色的身体,天蓝的头发,深蓝的尾巴,可爱标志是牛顿摆加一个冒烟的锥形瓶)我已经接受变成小马的事实,我打算出去看看。我站在门口向四周看去,这个地方好像没在小马宝莉中见过,可能是以第一人称有点陌生。这里的小马居然都是天角兽。那这应该是在m6时代的几千年前,那么说风之魔会摧毁这里,到时候就只有大pp和露娜存活。那我现在应该努力让自己活下来(我觉得靠我一个人是斗不过风之魔的,如果我与其他马说他们也不会相信的,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活下来)

我回到家中熟悉了一下家中的东西,也大概了解了一下魔法,我花了三天将家中的书看完了,后三天我知道了我叫数理化化,没有朋友,不常出门,性格孤僻(原来那个小马)而现实中的我与他完全相反,我很乐观开朗,喜欢交朋友。在后三天中我岀门观察,顺便帮了些人并打听加自己的分析得到的,而且还去图书馆看了很多关于历史,魔法的书籍。在后来十几天中我在家研究魔法,发现魔法要比我想像中简单。今天我听说王后生了一对双胞胎,一个塞拉斯蒂娅公主,另一个叫露娜,那应该只有二三年的时间够我准备了。我打算先搬到陆地上,再努力学习魔法并尽量让小马们早点发现友谊魔法的强大且在暗中保护大pp和露娜(尽量不让自己改变未来,如果有与未来不一样的会尽力改回来)我买了一个小推车,把我所有的买的没看的书都放进去了,且把家中无用的东西全卖了换成了钱。在我准备好一切的那天晚上我用魔法让自己周围半径4米与外面隔音,我在之前就找到了一个没有马的山洞,我打算住在那。我很顺利的到达那,那周围有很多果实,我打算种一些别的。我打理好一切后,每天日复一日的浇水,练习魔法,在看完所有的书后,我开始创魔法。

今天与之前不一样,好像风之魔来了!与之同时我好像多了一个系统,啊!真是老套,我的魔法已经炉火纯青了,我使用魔法做了一个半径一米的圆,它能保护并隐身我。我去到天角兽王国观察,果然如我所料。之后我跟踪大pp姐妹俩,在那天,她们都晕倒了,我觉得会有马来救她们,直到她们差一口气就死了(我还是改变了未来)我把她们救了,并教了她们很多魔法也向她们强调过很多次友谊的重要性。一天晚上系统响了       

猪云节

方脸小马②


(这是个视频)


我有很努力的在做飘柔特效😭能力有限😭😭😭

方脸小马②


(这是个视频)


我有很努力的在做飘柔特效😭能力有限😭😭😭

Катерина

omg最近看太多mlp了,于是回小学的旧坑

最后1p是我oc拟马

啊我不会画马马

omg最近看太多mlp了,于是回小学的旧坑

最后1p是我oc拟马

啊我不会画马马

阿吾主

关于人物看这个——塞拉斯蒂亚设定_大头 


露娜的头发设定颜色参考了寿屋的露娜手办官图


p1-8摸鱼故事

p9—之前摸鱼的一张什么


不是很会起名字

好耶,又是新坑。(被打


关于人物看这个——塞拉斯蒂亚设定_大头 


露娜的头发设定颜色参考了寿屋的露娜手办官图


p1-8摸鱼故事

p9—之前摸鱼的一张什么


不是很会起名字

好耶,又是新坑。(被打


顾墨pluto

灵石

是cp向,注意避雷。

哑舍香妃链的脑洞。

[]里是对应相应灵石的第一人称视角。

4000+


01.『月光石』


马蹄踩在石板路上清脆的“哒哒”响,luna抬头看,前面的长姐笑的温柔,好像将之前所有生分和疏离都抛了出去,好像那些古怪的猜疑和不知真假的流言亦不曾存在。


树林里的萤灯昏黄的闪动,老旧斑驳的古墙在黑暗中树立,墙面的油漆早已漏出内部难看的颜色,山脚下星星点点的灯光映着烟火气,中心城的不知道哪个角落又唱起了缠绵的情歌。


这样的夜晚,其实是带了些浪漫色彩的。


luna情不自禁的想逃,这样的夜晚,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无力的一遍一遍描绘那层界限,...

是cp向,注意避雷。

哑舍香妃链的脑洞。

[]里是对应相应灵石的第一人称视角。

4000+



01.『月光石』


马蹄踩在石板路上清脆的“哒哒”响,luna抬头看,前面的长姐笑的温柔,好像将之前所有生分和疏离都抛了出去,好像那些古怪的猜疑和不知真假的流言亦不曾存在。


树林里的萤灯昏黄的闪动,老旧斑驳的古墙在黑暗中树立,墙面的油漆早已漏出内部难看的颜色,山脚下星星点点的灯光映着烟火气,中心城的不知道哪个角落又唱起了缠绵的情歌。


这样的夜晚,其实是带了些浪漫色彩的。


luna情不自禁的想逃,这样的夜晚,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无力的一遍一遍描绘那层界限,不去碰那背后的感情,那见不得光,上不了台面,她不能碰。


最后只能艰难的开口吐出一句晚安,就匆匆忙忙的向回奔去。


忽然间脖颈上那颗宝石光晕开始变亮,最后甚至随着风的吹动忽然清脆的落在地上。


luna一瞬间在光晕下顿住了脚,调皮的风将她的发丝揉在脸上。


celestia从后面追来,唤出她平生那样熟悉的发音,语调上扬,用魔法飘起那颗发着幽蓝和亮白的类似月光的石头递过去。


那些抑制住的情愫在夜色中发酵,巧妙的和周边的静谧和几分零散的月色融合到一起。姐姐说,别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


luna抬头看她,celestia脸上的笑意那么温柔,眼底发出的光简直叫人移不开眼。


月光石承载着爱意就飘在luna身边,可惜彼时她那样炽热的爱意,却先将自己灼伤了。


celestia慢慢走过来,那些爱好像逐渐将她包围,在月色中温柔的望着她。


她说,我们会和以前一样。


luna没有言语,接过月光石放在掌心,然后递给celestia。送给你了,姐姐。她说。


celestia有些发愣,没来及再次开口,luna就已经张开翅膀掠过,惊醒林中一盏又一盏灯。


她逃回了属于她的领域,降落在升月的平台上坐了很久,披着一身的月光,脑子里晃来晃去都是发亮的月光石和celestia的脸。


大概是月光石出错了,毕竟千年过去,也许石头早就不好使了。


luna平躺在冰凉的石台上,空气里燥热的分子碰撞着她的身体,又热又烦躁。


她叹着气,伸出右蹄虚无的触碰似乎是近在咫尺的月。


她从未想过姐姐某天会爱上一匹小马,她从来不敢想。


姐姐啊,都是姐姐。


[恋人之石]


<你伤心吗?>我轻声问。


luna转过头疑惑的盯着我缥缈的灵魂。我为什么要伤心?


<我感受得到。>


她乜了我一眼,别扯了,你就是块失灵的石头。


<真爱的石头永远不会说谎>我回敬她。


<呐,你看。>我指给她看,我漂亮的宝石身体正在被爱点亮着,远处发着耀眼的光亮,挂在塞拉斯蒂娅的脖子上,温暖的光晕将两只小马包围。


<看来她很喜欢我。>


<看来她也很喜欢他。>


我飘在luna身边,向日葵热烈的香气熏透着她的身体然后腐烂放出更多热量,镜像世界那时热烈的阳光烤在头顶,高温强光的照射下,她茫然的束手无措的看着她的姐姐爱别人,我突然有些于心不忍。


几千年来我徘徊在中心城上空,见过敌对阵营的小马为爱私逃,见过情马节亮起的街灯甚至多于天上的星星,看过战马伤痕累累时爱马的俯身哭嚎,看过相爱的灵魂结伴飞向天空。


我看过无数爱情,有果无缘的有因无果的,偏偏这一个,我在中心城都能感受到那道来自月亮的灼灼目光。


<或许你该去别处看看。>


为什么?她没好气的回答我,眼神依旧留恋在熟悉的笑脸上,就像拿着一把刀深深刻进皮肤却要盯着血流出来的病人。


我不做声,能做的只能是在她每一次红鸾星动时再次发出强烈的光束。


喂,石头,celestia最后会幸福的,是吗?她轻声问我。


<你不是不信我吗?>


回答我。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眼前嬉戏的显然是对苦命鸳鸯,我身边偷看苦命鸳鸯嬉戏的人在爱情之路上也不见得会有多幸运。


<是吧。>我硬着头皮回答。luna才放宽心笑笑。


我突然意识到,我说谎了。


罢了,反正小马们不用爱情之石也会相信这世上纯粹的爱,这点倒是比我家乡的那些人好上不止一万倍。


『月光石——恋人之石。


因具有月光效应般的光彩而广受人们喜爱,人们相信它能够唤醒心上人的温柔和热情,招来美好如月光般的浪漫爱情。』


02.『黑曜石』


luna沉默无声的站在长姐身边,贴着她的皮肤想要传递给她更多热量,却发现长姐的身体似乎冷的像冰,好像跌进了夏日的热浪,炽热的气息不断掠过身边,却置身冰山顶端。


她一言不发的开始在魔力角里积蓄能量,但那只能用来治愈姐姐那具残破的身体。


luna咬着牙暗自想,月光石骗了她,她红着眼满目心疼的看着姐姐。面对一身伤痕甚至满面泪痕的姐姐她毫无头绪,不知道做些什么可以让姐姐好受点。


眼神突然撇到原来月光石的位置,那个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一颗黑色宝石。


随着镜像坍塌爱情陨落,celestia似乎认定月光石再也不会发光了,于是月光石也不知道到那个角落去了。


也许……


姐姐,这个送给你。


luna从身上摘下那颗墨黑的宝石,宝石表面氤氲着神秘的黑光,似乎藏了一个宇宙。


celestia眼神依旧空洞,但在接过宝石后仍然哑着嗓子道了声谢。


luna动了动嘴但是没发出声音。


希望它能把我的好运和幸福全都带给你,让你不要再哭泣了。


[阿帕契之泪]


<到时间了吗?>我张开双臂建立起保护层包围着蓝色天角兽,外面的梦魇不断撞击着我的屏障。


<迟早有一天我会彻底杀了你。>我恨恨的咽下这口气,看着梦魇越落越远的身影。


luna听见我的誓言轻轻笑了笑。大概快了。她说。


我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就指给我看。


陆地上白色天角兽正抬头望着我们的方向,luna点了点头。


<她又看不见……>


我的话音没落白色天角兽像是拿定了什么主意似的转身让身后的管家记录着什么。


一辆黄色的皇家马车带着一匹紫色独角兽从中心城飘起落到远处的一个小镇,小镇上很大的一块牌子写着‘欢迎来到小马谷’。


<她,能看见我们?>


“谁知道呢,不过我记得celestia的视力没那么好。”这让luna小小的开心了一下,眯着眼睛继续看着城堡。


我们每天都在月亮上望着那个方向,日复一日,我都倦了,她却好像从来不会累一般。


luna叮嘱着我在之后的日子不必全力保护她,我向来听话。


于是我们等到了梦魇逃脱和粉碎的那一天,久违的见到celestia时luna哭了。


我觉得那更多的是欣喜和释然,就像我听到的那句,‘姐姐我好想你’一样。


我按着她的指示把残破的梦魇碎片吸收过来,我的本体在一千年中第一次发出了光。


〔我是靠着对你的不断念想才撑过来的,想你一定在某处健康的活着,一直没有忘掉我,这是我黑暗生活中唯一的光亮——三岛由纪夫《恋都》〕


我被送给了celestia。


大片的向日葵一朵朵枯萎,深扎入地下的根抽丝剥茧的浮上地面。


她的悲伤刺痛了我的眼,大概也刺痛了luna的眼。


<我该怎么做?>我毫无头绪,luna并没有告诉celestia如何使用我。


<做你该做的,像月光石那样。>青金石如是说。


我不知道月光石在哪,只知道它最后撒了个谎,但是真爱面前是不能有谎言的。


也许我可以到镜像世界去潜伏在那匹叫桑伯的小马身边,吸收他身上的黑暗能量,也许这样celestia的心就会活过来了。


我的第一步要积蓄力量,luna每日更换的薰衣草是我积累能量的动力。


有时我会疑惑为什么luna不送向日葵,celestia好像更喜欢向日葵。


但在她真的欣赏向日葵的时候眼底却总有谈谈的悲伤流出,没流出的那些情绪只能又在她的心里翻江倒海。


雷打不动的薰衣草和与一千年前一样的晚间散步,只是那时celestia还站在古道上,温柔的告诉luna她们可以一起到镜像世界去,她们会和以前一样。


薰衣草的香气充斥着我的周身,一捧花朵甩出清澈的水珠在阳光下划出一道彩虹。


炎热的夏日,一朵花的凋零是为了另一朵花复活般的绽放。


〔你看,姐姐,我一直陪着你呢。〕


每月的午茶时光,celestia的眼中仍有不可抚平的伤痕,但她从来不会把这些带到工作甚至于生活中,好像没人能做到的事她总是能做到,也许就像,忍受一千年的孤寂时光。


〔嘿tia,去喝茶吗?〕熟悉的声音。


我目光炯炯的注视花园里喝茶的两姐妹,celestia眼里似乎带上了我在月球上一千多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温柔亮光,而那束光亮像千年前草丛射向鸢尾的目光一样炽热温柔,只是这次方向相对的交叠了。


我突然意识到,celestia的伤痕是我抚平不了的,luna同样抚平不了,就像在鸿沟上盖上一层积雪,她们不会触碰,但总有一天会塌陷。


但至少途径千年的少女再也不会哭泣,久违盛开的花朵明媚艳丽了。


我还是待在她们身边,在后来的那匹小天角兽打败黑暗力量时,十分自然的把残余的碎片吸收,只是再也没有发出光芒,也许是因为阿帕契的少女不再流泪了。。


月光石不知道在什么位置发出耀眼的光线。


『黑曜石——阿帕契之泪。


印第安传说中,一支队伍中了敌人埋伏全军覆没,噩耗传来家人们的泪珠落在地上变成了一颗颗黑色的石头,也被成为不再哭泣的石头。


谁拥有了黑曜石,谁就不会再哭泣。因为阿帕契的少女已经为你流干了所有眼泪,象征着幸福,健康和平安。』


03.『蛋白石,青金石,橄榄石,石榴石。』


luna以前在古坎特洛特城的旧阁楼里找到了一串精美的宝石项链。


它闪着的与众不同的光泽流传在屋顶上然后顺着窗子飘向夜空,上面七颗宝石几乎抓住了她所有的目光,七颗不同的宝石。


她轻轻屏住呼吸,沉重的盒下的布巾上面写满了晦涩难懂的文字,“香妃链”,那是什意思?只有一行熟悉的她可以认得的笔迹。


LOSE SOMETHING, FIND SOMETHING


而现在她又将剩下的四颗宝石送回原位。


月光石找不到了,黑曜石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托帕石已经碎了。露娜轻柔的声音在夜空里回荡,她在悄悄的道着歉。


空荡的黑夜里游离着一声叹息,<看来我们是不会出去了。>蛋白石淡淡的轻叹<也不知它们三个如何>


<都找到了自己千年来没发现的意义吧。>青金石淡淡回应。


『托帕石——友谊之石。代表真诚和执着的爱,意味着美貌和聪颖。象征富态又生气,据说能消除疲劳控制情绪。』


————————————————


大概是luna变梦魇之前发现了香妃链,被放逐前把月光石送给celestia,带上了黑曜石一起被放逐,由于黑曜石的力量加上当时和谐之源的力量使梦魇脱离了luna本体,luna回来后将黑曜石送给celestia。


压了挺久的,意识流大于写作流(自我安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