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宇文拓

21236浏览    174参与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轩辕剑龙舞云山  缘起双剑梦回云山

灵散红尘难寻踪,魔族妖兽乱长安。

缘起梦回携灵宝,双剑合璧现云山。

《轩辕剑龙舞云山》X《仙剑奇侠传一》重磅联动!

情动双剑,仙音缥缈;更多惊喜,今日揭晓!

轩辕剑龙舞云山  缘起双剑梦回云山

灵散红尘难寻踪,魔族妖兽乱长安。

缘起梦回携灵宝,双剑合璧现云山。

《轩辕剑龙舞云山》X《仙剑奇侠传一》重磅联动!

情动双剑,仙音缥缈;更多惊喜,今日揭晓!

求知

(存货)宇文拓篇(1)

第一人称警告!第一人称警告!

流水账小白文警告!

然后没有了。

——

我晓得,世人大多看不起像我这等的女子。

自甘下贱,沦落风尘,不顾在家中相夫教子,反而在红苑青楼里卖笑。

可是出生贱藉,却又并非我们所愿。

妓女便是妓女,妓女的儿子要作配军、侍僮,每日鸡鸣而出,犬吠而眠。而妓女的女儿——则也是妓女。

有哪人情愿一出生便被瞧不起的?

只不过无奈二字。


这乱世,谁能称心如意?

即便贵为天子,仍旧有不顺之事。

至于如今隋帝,当下局势,自有文人墨客去唾骂其昏庸浊乱,而我一介风尘女,又怎可妄自评判,不过在私下里悄称一句乱世而已。

我常常以此自欺欺人,聊以慰藉一二...

第一人称警告!第一人称警告!

流水账小白文警告!

然后没有了。

——

我晓得,世人大多看不起像我这等的女子。

自甘下贱,沦落风尘,不顾在家中相夫教子,反而在红苑青楼里卖笑。

可是出生贱藉,却又并非我们所愿。

妓女便是妓女,妓女的儿子要作配军、侍僮,每日鸡鸣而出,犬吠而眠。而妓女的女儿——则也是妓女。

有哪人情愿一出生便被瞧不起的?

只不过无奈二字。

 

这乱世,谁能称心如意?

即便贵为天子,仍旧有不顺之事。

至于如今隋帝,当下局势,自有文人墨客去唾骂其昏庸浊乱,而我一介风尘女,又怎可妄自评判,不过在私下里悄称一句乱世而已。

我常常以此自欺欺人,聊以慰藉一二。

 

所幸遇人并非不淑,鸨母是个体贴人的,红倌儿卖身,清倌儿便只需弹琴作诗,强装好人家的女子一般,虽所得银钱寡淡不足提,然而不必身如浮萍任人驱使随意打骂,岂不也强胜良多。

 

只是楼子里一旦来了什么身份贵重的客人,便甭管你清浊红绿,一手抓一撮儿,一将将把脂粉各色都揽了去,哪怕你不过只能充当个端碗倒茶的角儿。

我算不得什么名角儿,却善琴,每日古琴不离手。兴致起了,哪怕无人给铜钱也要弹上一曲儿,权当小玩意儿陪送。鸨母心思不多,个个按照能耐给姑娘们取了个花名儿,轮到我时却不巧“琴娃”这名字已被取走,鸨母看着我,忽而嘴里蹦出一句好听的——

“你长得如花似月,样儿好,才情又是这儿一等一的,不如叫月娃罢!”

我祖上与书有些渊情,约莫是什么书香门第,虽出了我这个败坏门第的风尘女子,但被赐个与风花雪月有些关联的名头儿,我暗自也是欢喜得很。

不多时,因着都爱琴,琴娃与我也暗自好了起来,日日如胶似漆,活似一对同胞姐妹。

 

有那么一天,琴娃忽然迈着碎步朝我走来,神色匆匆,凑在我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月娃,你可知晓,太师大人今日要来了!”

什么?我一时竟以为自己的耳朵失灵了。

“是那个——”‘宇文’二字本已含混在嘴边,我却又急急峰回路转,“姓杨的太师?”

琴娃轻微地点了点头。

我便前所未有地呆滞住了。

 

讲真话,我从未遇见过这位太师大人。

他与我一面之缘尚且没有,自然也不可能认识我——可我认识他。

怎么不认识他?

怎么会不认识他呢?

他的名声这样响亮,就像是天上闷闷的雷,叫我怎么不去害怕,敬畏,憧憬,崇拜!

我暗自惶恐着。

传闻里,那位太师大人有一头诡异颜色的发,两只眼睛颜色都不同,烨烨光华闪得吓人,更兼之有三头六臂,凶神恶煞,一剑可当百万兵——我自然知道常人不可能有这般长相,可……太师大人,又怎会是常人呢?

我少年时常听着太师的故事。

什么十岁稚龄便一人一剑灭千军万马,什么城头一呼万万反贼闻风而降,什么不费吹灰之力平了杨玄感之变,狠心地杀了自己师父的亲儿……

大人总说,那太师是妖星转世来庇护大隋朝的,若太师不灭,大隋就没有衰败的可能。

小时候还有那么一首歌谣在市井流传得很广,我当初记得是倒背如流,如今却忘得云里雾里,只知道是歌颂太师的天下无敌与权力盖世的。

这样的英雄豪杰,难不成也会来逛这般地方?

我暗骂自己一声,天下男人多是一般样,没可能个个如画本的周公瑾周都督。

 

正在沉思中,我却听见琴娃一声喊——

“月娃,妈妈叫你去招待客人哩!”

方才还说有贵客驾临,这会子就叫我这个轻易不露面的清倌儿去服侍,我心里门儿清,怕是那“客人”便是太师大人一行了。

 

座上席并不多,三位而已。

两个肥头大脑,显然并非常年在战场上的太师大人,而剩下一个,却又是个清瘦俊俏的少年——我心头忽的涌上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难不成,难不成那少年便是传说中三头六臂的宇文太师?

 

再仔细一看,是了。

那少年低垂着眼眸,却还能窥见一丝闪烁着流光的蓝与黑,更勿提那满头暗红的漂亮的而又奇异的发了。发不算长,既非是另类的短发,又非是文人酷爱的及腰长发,不过中规中矩而已,只是那高髻,却令人犹生一种高贵凛然,冷肃不可犯之感。

 

我也只能用余光去瞧罢了。

像我这等身份低贱的女子,又怎堪配去瞧那座上人?

 

随即,等着鸨母介绍完了识相退走后,那肥头大耳的座上人之一便哈哈笑起来,指明要我为他们三人弹一曲。

另一人也起哄作闹,唯有太师从头至尾不言不语。

我却是不卑不亢,沉静自若。

我只在过程中突发一个调皮的想法,因此故意弹错了一个音。

 

两位肥头大耳的“大人”自然丝毫未觉,仍旧杯盏交错。

只那瘦削的少年微蹙眉,偶抬头看了我一眼。

看我的时候,他的眉却反而放松了下来。

甚至,还向我笑了笑。

仿佛大人在包容不懂事的孩子。

我险些又弹错了几个音。

 

怎有人,能长着一对这样的眼睛?

一眸如浩瀚的大海,包容万千;

一眸如深邃的星夜,神秘莫测。

我忽而认同了市井人的看法。

举止文雅,谈吐不凡,又识音律。

如何是人?

与他身为同一种类,我怕不被羞惭死!

偏又是个少年。

偏偏却是少年。

 

末了,太师难得说了一句话。

“弹得不错。”

霎时,我看见那两个身份尊贵的客人眼里冒出一种精光。

我只得苦笑。

太师大人啊,您是真不晓得,树大必招风么?

还是,您只是不愿说假话?

 

那天过后,我本已心惊胆战,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只是后来几日均无动静,便也悄悄放下了心。

 

我们这些年来也存了些银钱,除却那些平日买胭脂涂粉与得趣画本的,还有剩余。我与琴娃约着,将来等到人老珠黄,再不能做这一行当时,便齐齐变卖了首饰衣裳,躲到深山里生活,活生生去做一个真正的人去。

只是,世事到底不尽人意。

时光稍纵即逝,我们却未能如愿以偿地老去,而是被当地的郡守作为贿品送予了当今权倾朝野的太师。

 

可不是太师大人?

他见着我时,却无一丝逢故人的诧异与熟稔。

他的眼神,只送给了那位小郡主。

“宇文大人,人家知道你对这些都不感兴趣,正好人家的道塔里缺了几个看护的婢女,不如……?”

“……既是你亲自开口,便随了你。”

娇俏精灵的小郡主向他讨要我们的归属,我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他却眼也不眨地应了下来。

 

我晓得……

我晓得了。

 

我再也没有看他最后一眼的机会了。

 

残忍的小郡主剥下了我的皮,用我汩汩流淌的鲜血沐浴,然后,将我剩余的无用的白骨,丢弃在了道塔的最顶端。

我的魂体从此被束缚在道塔,再也不可超脱。

黄泉路上回头看,那道塔哪是人造的,分明是一堆堆的白骨生生砌成。

 

我从此日日在道塔里弹奏着我最爱的古琴,我最爱的曲子。

我的脑中仿佛也只剩下了手中那琴,耳中那曲。

只是……

偶尔还会想起,还会想起那个座上奇异美丽的少年,那个普天之下极极尊贵的太师大人。

 

太师大人呵!

那首曲子我如今总是弹错,想必也都是您的不是。

只是不知道,您何时能再来听我一曲,然后微笑,如此释然我的“罪过”?


子时妖
赤贯星降临 突然怀旧,画画男神

赤贯星降临

突然怀旧,画画男神

赤贯星降临

突然怀旧,画画男神

文官为什么要打架啊?

眼(预告上来)

唉,首先写预告的时候先吐槽一下(‵□′) 为什么咱家宇文拓,这么攻气,怎么没人吃拓仇?事先说明,不按剧情来的!好,进入正题:


  “母后你和父王好恩爱呀!”宇文拓幸福的说道“嗯 拓儿长大之后也会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女的!”“真的吗?那我的真命天女长什么样?”宇文拓好奇的问母后“你长大后就知道了~”“好,我要快点长大!”


  几个月前的今天,无比幸福,但今天,却是一场噩梦“拓儿父皇为了掩护你已经牺牲了,你一定要拿到轩辕剑!”宇文拓,站在母亲的身后“拓儿!你一定要拿到轩辕剑!”“拓儿!”“快走!”“拓儿!”“拓儿!”


  “啊!”宇文拓从睡梦中惊醒“唔...

唉,首先写预告的时候先吐槽一下(‵□′) 为什么咱家宇文拓,这么攻气,怎么没人吃拓仇?事先说明,不按剧情来的!好,进入正题:


  “母后你和父王好恩爱呀!”宇文拓幸福的说道“嗯 拓儿长大之后也会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女的!”“真的吗?那我的真命天女长什么样?”宇文拓好奇的问母后“你长大后就知道了~”“好,我要快点长大!”


  几个月前的今天,无比幸福,但今天,却是一场噩梦“拓儿父皇为了掩护你已经牺牲了,你一定要拿到轩辕剑!”宇文拓,站在母亲的身后“拓儿!你一定要拿到轩辕剑!”“拓儿!”“快走!”“拓儿!”“拓儿!”


  “啊!”宇文拓从睡梦中惊醒“唔 又是那场梦啊!”已经连续几年梦到那一天了,在这世上,宇文拓唯一挂念的只有母后“报!”一个士兵慌忙地冲进他的营帐“说…”“报,宇文将军,洛刻石被盗了!”“嗯,知道了,下去吧!”这些其实他早有预料,他早知道拖拔族人,等那些余孽会在今晚行动,正好将他们一举歼灭,再后来就遇到了他的“真命天女”陈国王子陈靖仇,起初他不以为然,还说了一句“呵,庸才。”后来就跟陈靖仇,打了一架,陈靖仇先是踢了他胸口一下,后来又把黄金战甲给弄坏了,宇文拓,回到营帐里,抚摸着背陈靖仇踢的地方,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说到“有趣!”陈靖仇吗?呵,我看上你了,我会征服你的!别人有梦想,你不可以有,别人有目标,你不可以有,因为你的梦想只可以是我,你的目标也只能是我,因为我看上你了。


求知

倘人生若梦 (宇文拓X麻仓叶王X 宇智波斑X玄霄X萨菲罗斯)

就是一个无比ooc的小剧场……

很久很久以前就写好了的,但因为太过ooc所以搁置了。

————

宇文拓默然。

上神你莫不是在耍他?

想要弥补天之痕,无需找齐十神器,只需找到另外四个人即可?

修养之好如宇文拓都要爆粗口。

拓麻我都已经找到神农鼎了你这时候变卦还需要我用昆仑镜之力穿梭时空才可以找到那四个人?见鬼了!

但是……不论怎样……

神州命运要紧。


第一个找到的是玄霄。

他比较好合作,一听危及苍生,就同意了。

但是第二个不好糊弄。

萨菲罗斯瘫着脸,“拯救世界?没有妈妈,我拒绝。”

宇文拓苦口婆心,“我帮你找...

就是一个无比ooc的小剧场……

很久很久以前就写好了的,但因为太过ooc所以搁置了。

————

宇文拓默然。

上神你莫不是在耍他?

想要弥补天之痕,无需找齐十神器,只需找到另外四个人即可?

修养之好如宇文拓都要爆粗口。

拓麻我都已经找到神农鼎了你这时候变卦还需要我用昆仑镜之力穿梭时空才可以找到那四个人?见鬼了!

但是……不论怎样……

神州命运要紧。

 

第一个找到的是玄霄。

他比较好合作,一听危及苍生,就同意了。

但是第二个不好糊弄。

萨菲罗斯瘫着脸,“拯救世界?没有妈妈,我拒绝。”

宇文拓苦口婆心,“我帮你找你妈还不行吗!”

于是吖哒,昆仑镜之力,嘿!

↑以上全部没有。

宇文拓指着山洞里的露克蕾西娅说——

“诺,你妈在那。”

于是悲剧没有了,萨菲罗斯欢天喜地地加入了救世队伍。

 

宇智波斑是个不好糊弄的,可是偏偏对世界命运却很上心。

宇文拓本以为这次要满足对方一个愿望才行,不过,宇智波斑一听可以拯救神州,立刻表示——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我宇智波斑!

于是跟上来了。

最后一个是麻仓叶王。

对方断然拒绝,“不行,我要去当通灵王,没时间陪你拯救苍生……”

宇文拓只说了一句,对方立马屈服。

“我可以回溯时间。”

于是最后一个麻烦也因为妈妈解决了!

真是可喜可贺呢!

 

修补天之痕的失却之阵需要摆阵者失去最重要的记忆。

玄霄失去了对飞升的执念。

宇智波斑失去了对和平的执念。

萨菲罗斯失去了对杰诺瓦的执念。

麻仓叶王失去了对成为通灵王的执念。

四人一致表示,想要跟在宇文拓身边!

宇文拓表示——

妈的智障。


M.iDLe

本来打算中秋画完的,但是社畜时间只来得及把景画了😂



于是今天把主角补齐了,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本来打算中秋画完的,但是社畜时间只来得及把景画了😂




于是今天把主角补齐了,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M.iDLe

(三)

“我们……还走吗。”破天荒的,宇文太师这次心里竟头有些踟躇,他似乎有了那么点头绪关于今晚这位郡主这样古怪的状态缘由是什么,但是她却一再克制着不表现出来,看她这付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透着一种极致的委屈。

独孤宁珂抬眼看了他一下,朱唇轻启像是要说点什么,却最终化成了一口清气别过脸吐散出去。


“走吧。”


两人又重新走回了闹热的街市中,似乎刚才的对话让独孤宁珂一吐心中郁结,此番回归她又重新活泼了起来,开始兴味盎然的看着楼宇间挂满着铺天盖地的花灯,自己也掏银子在商贩那里买了一个玉兔灯拿在手里。


“大人你看,那处是做什么营生的?整楼都是花还挂了那么多七彩丝绦可真好看~”独孤宁...

“我们……还走吗。”破天荒的,宇文太师这次心里竟头有些踟躇,他似乎有了那么点头绪关于今晚这位郡主这样古怪的状态缘由是什么,但是她却一再克制着不表现出来,看她这付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透着一种极致的委屈。

独孤宁珂抬眼看了他一下,朱唇轻启像是要说点什么,却最终化成了一口清气别过脸吐散出去。



“走吧。”



两人又重新走回了闹热的街市中,似乎刚才的对话让独孤宁珂一吐心中郁结,此番回归她又重新活泼了起来,开始兴味盎然的看着楼宇间挂满着铺天盖地的花灯,自己也掏银子在商贩那里买了一个玉兔灯拿在手里。



“大人你看,那处是做什么营生的?整楼都是花还挂了那么多七彩丝绦可真好看~”独孤宁珂遥遥一指,宇文拓顺着看过去只觉头皮一紧,好巧不巧的正是之前自己来洛阳监工通天塔搭建进程时当地官府带自己去的本地最有名的花楼,也不知道是官员太蠢还是太急于巴结京官,自己只是出于商业互吹夸赞了几句献舞歌姬,十数日后这官员居然就把人往自己家里送,还被独孤宁珂抓个正着……尽管最后听说该女子被她转手送进了宫,也不知道皇帝是否看在献美的份上给那个家伙升了官,总之宇文拓对这个地方很是不爽,随意敷衍了几句就拉着独孤宁珂往边上的面摊走去。




“啧……我说宇文大人您真是的,大晚上的让女孩子吃东西是很不友好的知道吗?”


“(你这么说却吸溜吸溜三碗下肚了是挺不友好的……)”坐在面摊前宇文拓才觉得好像还是不够了解眼前正在吹凉筷子上的面条旁边叠了好几个空碗身材娇小的宁珂郡主,老板揽客的噱头说吃十碗免费她就真要了十碗,而且看这个势头好像确实快免费了。。。。。。这时他又开始匪夷所思这么多东西吃下去是长到哪儿去了,郡主虽然个头不高也不算很胖撑死算个圆润,今天要不是亲眼所见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能吃?突然瞥见了她已经开始捧碗吨吨吨喝汤时起伏的胸口,尽管宇文太师赶忙移开了非礼勿视的目光——



但他总算想通刚才快想破脑袋都无解的问题,





同一时间,这顿面也确实免费了。





本来以为吃饱喝足可以回去了的宇文拓正准备提议返程,就被独孤宁珂拽到不远处一个的小茶楼找了个雅座坐下顺带点了一壶翠芽和几个精致小点,说是刚才面太咸齁着了要喝点茶吃些甜的冲一冲。



让又宇文拓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一种她难道是炼妖壶托生的错觉,而且不知怎么的又嘴瓢竟对独孤宁珂说了出来,结果被迎面砸了一个桂花糕团。



“您当时都和你似的,我要真是炼妖壶转世这会儿还愁个什么劲,早就正大光明的跟您上赤贯去了?”独孤宁珂呷了一口茶,没有看着对门的宇文拓,只把目光放在窗外熙攘的人群,说到最后已近似呢喃。




宇文拓看她这个样子,知道她心思又和刚出门那时的情况一样了,不由的放软语气,递了个软香小饼在她面前的瓷碟里:“我去那里……是天职所在,你不一样,打小受了这么多苦楚,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多人疼宠着,今天之后你能听话回去……好好的快活的过完人生,也不枉我这场搏命所为啊。”




独孤宁珂痴痴的听完他这番说话,隔了许久才发现眼底什么时候蓄起了泪,她抿了抿嘴强忍着把泪意憋了回去,手背胡乱在眼上擦了一气吸了吸鼻子。“真有意思,您还觉得我受了苦楚……你自己小时候又是怎么过来的心里没数吗?我至少还有人疼宠,你吃苦受罪付出这么多,到头来就默默去赴死了,谁会感激你啊?”




“所以我才该去啊,一个人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的,现在还背着一身罪孽骂名,正好去了了。”说到这宇文拓居然笑了笑,仿佛说的不是自己身死而是一件让人轻松解脱的事情。




“………………”独孤宁珂听完他的话哑然半晌,“我倒没想过您心里存的是这般心思,呵……还真是颇气概洒脱一了百了。”她颓丧的靠在椅背上纤指捻着团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其实我回去又能过得多快活呢,整天待在那四方宫殿就像活在囚笼里似的一点都不自由,吃的用的都要过多少遍审查挑选……哦对了,表舅大概又要重新帮我相看合适的婚配人选,往后余生我就和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人生活一辈子,大人你觉得这样的日子……算是过得好吗?”




原本听着独孤宁珂说前半段的时候宇文拓仍觉得她在胡乱使些小女儿家的伤春悲秋心思,不自由又如何,至少还活着比什么都强。可听到后面越听越不是个滋味,尤其听到她说皇帝要重新给她相看什么的,心里竟莫名觉得被重重攥了一下。



两人此刻都相互陷入自己的心事里久久不语,过了良久似乎夜深风起,拂动独孤宁珂发件的铃铛发簪叮铃作响,又听得她起身时衣裙摩擦的声音。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独孤宁珂说。





回到客栈后二人连道别都没有就各自回了房间,合上房门后宇文拓没有点烛,一个人在漆黑的夜色里坐在窗前,这里可以一眼看到建在城外的通天高塔,还有那轨迹即将划过塔尖的猩红妖星。只是此刻他的心绪却完全不在眼前的危机上,自从刚才在茶馆里和独孤宁珂结束了会话他就一直抑制不住的回想起她说的每一句话,越是强行让自己不去想,那人说的字字就越像刻印在脑中一般挥散不去。同时心底深处慢慢浮现出来一个念头,然后越发清晰明确——再去找她把话说个清楚。



宇文拓也被自己这个念头闹得心里一惊,又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除了这个方法没有其他可行之策,于是不带犹豫的就起身出了门。



来到独孤宁珂房间门前正欲抬手扣门,却发现她房门半掩竟是没锁,房内还隐隐传来一阵低泣,他便轻推房门走了进去……绕过屏风果然看见独孤宁珂背对着门侧着身半倚在贵妃榻上,面前还摆了一张矮几上面是一个酒壶和酒盏。



这咋还喝上了???



宇文拓不做声响的走到身旁,只见她脸上满是泪痕,一只手托着下巴撑在软枕上任由泪水大颗大颗的滴下浸湿了一片,也不发出一点哭声只是深吸鼻子时抽噎不止,然后头也不转的直直伸手去够矮几上的酒壶,够了半天也没摸着酒壶边的独孤宁珂才觉着奇怪的回过头去,看到那壶正宇文拓手里握着,她的屋子里也没有点灯,背着光头又有点晕乎看不清来人的表情,只觉得在月光下隐约可见那双异色瞳亮的惊人。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喝个酒而已。”独孤宁珂坐直了身子,之前回了房因为心情气闷她便脱了披帛和外衫,现在就穿了贴身的裙衫在房里,刚才喝酒躺着又磋磨得有点凌乱,她想着虽然月黑风高应该也看不到什么,但是躺着与人说话总是不成体统于是就坐了起来,还假意理了理衣服。



谁知她这番醉态萌发的举动总归是让本身目力就不是一般人的宇文拓看了个完全,他一步步走近她面前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独孤宁珂被他问的有点气恼了,刚好酒劲上头她像一只炸了毛的猫起身就扑过去抢宇文拓手里的酒壶,“你真是好生奇怪!人家喝个酒都要东管西管的,我就是想喝你管得着吗!我就是想着明天之后你就要死了我难过你管得着吗!!”她气势汹汹的叫嚷着可是脚底却不住拌蒜一头栽进宇文拓怀里,嘴里骂骂咧咧的手上都还不忘去抢酒壶,宇文拓空着一只手揽着她的腰拿着酒壶的手伸到一旁酒盏上斟满了之后放下壶把酒杯端了在手里,拿在她面前晃了一晃,看她顺着酒香嗅着鼻子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好笑又想起刚才她说的话,宇文拓把心一横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你身子不好不能喝冷酒,我给你热热……”



说完他一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低头覆上独孤宁珂的唇徐徐地把带着自己温度的酒液渡了过去——

M.iDLe

(二)

“东都的夜晚到底和大兴不一样……果然是热闹得很。”独孤郡主百无聊赖的靠在客栈上房的窗沿前,盯着满眼姹紫嫣红的灯火喃喃的说。“可是我也不是很喜欢看这些人总是一脸无忧的模样,总得给他们找点意趣才好玩呢?”说到这儿她顿了顿,好似想起了什么困扰的皱起了眉,过了良久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顺道伸了个腰


“好烦……”


相隔几间距离的另一个厢房里,宇文拓刚运转完一轮大小周天,形式紧迫他必须确保明天能够以一个最佳的状态去进行大阵的运作。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几声轻扣,耳力通透的宇文拓不用细听都知道是谁造访,但却也狠不下心开口逐客只得无奈起身前去开门——果然是那个意料之...

“东都的夜晚到底和大兴不一样……果然是热闹得很。”独孤郡主百无聊赖的靠在客栈上房的窗沿前,盯着满眼姹紫嫣红的灯火喃喃的说。“可是我也不是很喜欢看这些人总是一脸无忧的模样,总得给他们找点意趣才好玩呢?”说到这儿她顿了顿,好似想起了什么困扰的皱起了眉,过了良久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顺道伸了个腰

 

“好烦……”

 

 

相隔几间距离的另一个厢房里,宇文拓刚运转完一轮大小周天,形式紧迫他必须确保明天能够以一个最佳的状态去进行大阵的运作。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几声轻扣,耳力通透的宇文拓不用细听都知道是谁造访,但却也狠不下心开口逐客只得无奈起身前去开门——果然是那个意料之中的身影,只是看她神色淡淡,簪着一根简单的珠钗步摇,穿了一条绛紫色襦裙肩上搭一条鹅黄披帛,虽妆容简单却像是要出门的意思。

 

“郡主深夜造访,不知何事。”

 

“华灯初上,好像也不算太晚。”独孤宁珂仰头看他莞尔一笑,只这笑里并不如往常那般亲近甜美,反带了一丝疏离。“听闻东都洛阳晚市灯会热闹,难得来一趟我便想着去凑个趣,正好想着明日要和大人分别了……就顺路过来与您告个别。”说着她稍稍退了半步,福了福身子“祝您万事平安。”

 

“……………………”她这又是整得哪一出?

 

宇文拓一时有些转不过脑子,愣神间才觉独孤宁珂福完礼一转身竟是径直离开的打算。

“嗳……”下意识的,宇文太师莫名在这瞬间嘴比脑子快开口叫住了正准备下楼的独孤宁珂,对方也一脸奇怪的回头看着他。

 

俗话说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宇文太师的脑子终于跟上了节奏,他假意清了清嗓子:“郡主人生地不熟的,虽然洛阳治安有序,但是你一介女子夜晚出行身边总该带个丫鬟。”俨然一幅长辈口吻的说辞让独孤宁珂听了之后给了他一个完全不加掩饰的白眼,“艳红和小小这两天跟我一路奔波也累了,我今天特意让她们在住处好生休息,何况我又不走太远,方才我都看好了,就客栈门口附近都很热闹,随意走走不会有事的。”说完她竟又是一个转身就往楼下走。

 

………………本座真是太难了。

 

为隋家服务大半辈子的宇文太师只得认命的跟了上去——

 

只是虽说这小郡主非闹着要往外出跑,但事实上一路却安静得很,路程也是漫无目的的四处乱逛,没什么想买的,看了热闹的杂耍表演还有那些缤纷小食好像也没什么兴趣,整个人似乎刻意在压抑着什么……尽管发现不对宇文太师表示也不敢说也不敢问,只求这位郡主快点逛完好回客栈。

 

终于二人走进一条不算热闹的街巷,沉闷了许久的独孤郡主突然开口了:

 

“宇文大人啊,大概齐您也发现了,虽是我说的想出来走走,不如说是我又骗您陪我出来……”独孤宁珂好像平时闲谈般不经意的语气道,“我想着明天之后,可能你我此生也就不复相见了,今晚最后让我任性一下,带您再感受一番这人世间的烟火气,想来您应该不会怪我吧?”还是那般笑意彦彦的说话表情,宇文拓听了心里倒是泛起一丝不是滋味,脑海里却突然回想曾经看到她这副模样的场景:

 

那是在她及笄没多久的时候,独孤郡王原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和她书信联系却突然间没了消息,在之后的数月一直渺无音讯,独孤郡王和他所带领的亲信仿佛从这个世间被抹得干干净净,更别说那队西方的传教士了。

 

皇室宗亲莫名失踪,隋帝和皇后也十分着急的派出了许多人马四处寻找打探但最终都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结果,这时皇家内部流言四起,有说是独孤郡王一行出海寻仙被海怪给吃了;也有人说其实那群传教士是西方派来的细作,他们肯定是将郡王掳走以作日后入侵我朝的要挟筹码,更有甚者,说是因为独孤郡王一意孤行非要为本该夭折的宁珂郡主逆天改命,最终遭到反噬被克死。听到这些流言的独孤皇后大发雷霆,以铁血手段处置了一波传播流言的始作俑者,同时也十分心疼自己家这个幼年失孤的外甥女,便做主将独孤宁珂带入宫里养在了身边。

 

续不上一些可用的相关药材,独孤宁珂的身体在皇宫里时好时坏,加上父亲失联的双重打击,让原本还算康健的她肉眼可见的消瘦了下去,每天都是神情恹恹愁眉不展,独孤太后瞧着也只能心肝肉儿的搂着掉泪,连着皇帝也有些于心不忍的跟着哄了许久,后来一个总想着拍马屁的近臣终于找到机会就给皇帝上折子,奏曰香山红叶正艳,不若带上郡主和一些亲近的皇家贵胄前去赏叶打猎散散心。这一提议深得皇帝赏识,没几天就带上一众亲族浩浩荡荡的去了香山。

 

其中自然少不了天下无敌的宇文太师——

 

香山行宫虽然不大,但是胜在修得奇巧精致。庭院里流水曲觞配着错落山石搭成的池塘,成片枫林飘落下的红叶纷落在石涧很是一个赏心悦目,为了让独孤宁珂开心起来帝后特意安排了一个环境最是优美的院子给她住下,平日里也是好吃好喝的赏赐玩意供应不暇,然而这番盛宠落在有些同龄的别家郡主闺秀眼里心情就不是那么美丽了……

 

一日狩宴结束后不知是哪位王爷千金看着大人们狩猎的样子真是有趣极了,于是提议让一众闺阁少女们也试试拉弓射箭的趣味,喝得云雾缭绕的皇帝听了连连拍手叫好,随即命人准备轻弓箭靶让小姑娘们练手,尤其这些年轻少女换上轻便骑装手持弓箭的时候隋帝看得眼睛都亮了。独孤宁珂和皇后舅妈十分默契的交换了一个对这个中年油腻皇帝不屑的白眼,她本身对这个无聊的环节兴趣全无便起身欲回,这时某个不怀好意的宗亲嫡女带着自己的小团队上前故作亲热的拉着独孤宁珂的手口中姐姐妹妹喊得甜腻,当着皇帝高声撺掇着她也来参与玩耍不要这般不合群,背地里却小声的阴一句阳一句的讥讽于她,还拿独孤郡王失踪的事情都归责在她身上。虽然旁人听不到这对叽喳不停的女孩子都说了什么,还以为她们是闺中好友久别重逢聊得欢喜,但却让武艺超群耳力极佳的宇文拓听了个全然,这女孩子之间说话竟能毒舌至此不仅让他感觉世界观被打开一扇的大门,同时也为独孤宁珂感到有些愤然,就在他以为过不了多久独孤宁珂就会受不了大哭出来时却抬眼看到她似乎不像想象中那么难过,反而嘴角还噙着一抹淡到极致的浅笑,就像没有听到这所有指向于她的唇枪舌剑一般。

 

这时有个少女强塞了一把弓箭到独孤宁珂手里,挑衅的抱着双臂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宇文拓见她双手捧着弓和箭囊面露苦恼,但却没有把东西甩开的意思,反而抱着弓箭往后走了数十步——然后是利落的持弓转身勾弦放箭,一切发生的是那么流畅却猝不及防……之前那名趾高气昂的宗室少女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耳旁风声撕裂,身后箭靶传来“笃”的一声,独孤宁珂这一箭竟正中靶心,仔细一看箭头上好像还挂着什么东西。这时传来那名少女撕心裂肺的尖叫,原来那一箭竟穿过佩戴的明月耳铛,只是力度甚大挂耳的金钩连着大半个皮肉都被射飞。

 

闹剧到最后伤者家属自然是要追责,独孤宁珂说那姐姐非让她往自己身上射箭,旁人也听得明白可以作证,她只能硬着头皮随便乱发了一汽,没想到误打误撞就中了,实在不行让自己陪她半个耳朵吧。独孤太后一听那还了得,护短之心一上头就什么都顾不了那么多了,直说是女孩子间玩闹过度,赔了那宗亲一堆人参鹿茸金银珠宝还指了个不错的亲事这事便作了罢。

 

回忆到此就告了一个段落,每每宇文拓回想起那天就会忆起三观被反复按到地上摩擦的感受,以及和现在一样宁珂郡主这个不可名说的笑颜。


M.iDLe

(一)

昨天画的那个……我一直就想把这个脑洞好好补全,有好几年没写东西了大家将就看看=w=


=============================================

正文开始:

宇文拓一直以来对隋帝一家子的评价,无非就是“一大家族都是怪人”。


皇后出奇的善妒,有时候能闹腾到皇帝深更半夜的召他进宫灭火,虽然每每看到哭得涕泪泗流的萧皇后手指战战的指着衣冠不整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直接是衣冠不见瑟瑟发抖的宫女的皇帝破口大骂宇文拓都觉得杨广真是活几把该,但是在其位谋其政,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侍卫在萧皇后愤恨的目光下讲衣着清凉的皇帝和他怀里各色宫女护送到其他寝宫。讲真次...

昨天画的那个……我一直就想把这个脑洞好好补全,有好几年没写东西了大家将就看看=w=


=============================================

正文开始:

宇文拓一直以来对隋帝一家子的评价,无非就是“一大家族都是怪人”。

 

皇后出奇的善妒,有时候能闹腾到皇帝深更半夜的召他进宫灭火,虽然每每看到哭得涕泪泗流的萧皇后手指战战的指着衣冠不整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直接是衣冠不见瑟瑟发抖的宫女的皇帝破口大骂宇文拓都觉得杨广真是活几把该,但是在其位谋其政,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侍卫在萧皇后愤恨的目光下讲衣着清凉的皇帝和他怀里各色宫女护送到其他寝宫。讲真次数多了有时候自己也想撂挑子不干,然而走到院子里打完一组拳又练了套剑,周身薄汗被凉风一吹刚把胸臆里的闷气疏散了些许,抬头就又看见天上挂着的那颗长尾巴的星星——算逑,不就是被老娘们瞪几眼骂几句嘛……大不了下次让杨硕去。

 

再有就是那个老来得女又差点早夭的独孤郡王,他那生的跟猫儿一般大小的女娃儿从刚落地就没断过各种汤药丸剂,病得最厉害那阵子太医院都下了药石无救的结论。当时还年少的他和师父杨素一同前去拜访独孤郡王,顺带也看到了已经气若游丝的那位独孤小郡主。一岁多点的孩子躺在软榻上,身下垫着厚厚的锦被和狐裘,但竟看不到一点承重的压痕,呼吸轻弱得几乎看不到被褥的起伏,只有偶尔传来一两声被病痛带出的呜咽才能显出这孩子仍是个活的。

宇文……噢那时还唤作杨拓的兜帽少年静默的站在那孩子塌前,垂着一双异色眼瞳久久的看着面前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孩童,忽的抬手覆上她的额前,不知此举何意的独孤郡王正要上前阻拦却被一旁的杨素扯住了衣袖,摇了摇头示意他噤声勿扰。只见杨拓掌间耀起五彩微光,等光毕收掌独孤郡王上前察看竟发现女儿面容安宁呼吸平稳的沉沉睡去,不似以往病容憔悴令人心疼。

“只是一些宁神祛痛之术,并不能治愈小郡主所得顽疾,还望郡王莫怪。”侧身站在一旁的杨拓说道,语气平淡得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有劳这位少年了,身为人父总是见不得自家孩子有一丝苦痛,只是天不怜我儿……”身材高大壮硕的独孤郡王坐在女儿床边,神态中满是自责和怜惜,“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她睡得这么安宁了……当时她刚出世我就想着,这个娃儿从此就是我掌上的美玉,心头的宝珠……”独孤郡王说着声音带了一丝哽咽,“我一直没给她起名字,就想着孩子虽然病成这样了,可若先不忙起名至少阎王爷那里就不知道她叫什么,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快写那该死的生死簿?”杨素师徒静静的听着他的说话,只见独孤郡王只手捂着眼睛狠狠的揉了几下,数息的沉寂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罢了,这都是我的妄念……从今天起,我的女儿有名字了,就叫她——独孤宁珂。”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独孤郡王不时的就会邀请师徒入府一叙,知情的人都心照不宣的明白杨素太师的这位高徒能让自家小主子减轻些病痛苦楚,虽然眼下也是能拖一天是一天,但是至少让她不那么痛苦也是好的,故而郡王府上下对他们师徒二人都非常客气。

可这种时日也没能坚持多久杨素便授命带着杨拓四处平乱修炼,也就顾及不得独孤郡王府那位病入膏肓的独孤宁珂郡主许多了。然而奇怪的是约莫过了大半年,等杨素他们缴乱大捷回到大兴之后没多久,独孤郡王特意潜人递帖子到太师府邀请他们师徒去王府赴宴——宁珂郡主痊愈了。

席间独孤郡王向众人隆重介绍了一行自称是从西方云山彼端游历而来的传教士,自己女儿的病就是被这些传教士带来的西方医术治愈的。众人看着独孤郡王怀里抱着那个玉雪可爱的小郡主纷纷恭贺郡王喜得良医郡主福泽深厚,一时间道喜的声音此起彼伏,太师杨素坐在席上含笑捻着胡须啜了口酒,顺道给一旁的徒弟碗里夹了个鸡腿。

然而紧接着这独孤郡王却说其实小郡主的病症并未完全断根,而这些传道士也自述不能在一处久留仍要四处游历,故而他决定带领亲信随着传道士而去,一是继续为爱女寻找根治之法,二来是想着与这些传教士一起四处行善积德,也当给女儿谋个福荫。这番说话立刻让场面一度混乱炸裂,堂堂郡王为了女儿要背井离乡四处周游寻医方简直是闻所未闻,然而独孤郡王心意已决谁劝也没用,倒是给世人留下了一个爱女如命的美名。

至此偌大的独孤郡王府就改名为独孤郡主府,临走前独孤郡王把府里上下重新打点了一番便随着传教士们离开了,每年都会不定时的寄回一些游历所得的奇珍神药,或者是许多医术古籍,一两年中也还能回家数月陪陪女儿,看着逐渐恢复康健的女儿独孤郡王欣慰极了,四处游历加上和传教士们相处得久了也开阔了自己的许多眼界,所以他也给自家女儿教授了许多和府里夫子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比如西方的一些生活习俗和礼仪。

因着小时候对自己有治病之恩的机缘,独孤宁珂从小就喜欢去找杨拓玩耍,大多数时候勤于修炼的杨拓也没什么心思分神去理会她,但是又赶不走也不能赶她走,所以两个人就很默契的各忙各的,比如杨拓扎个马步她就在一旁蹲着捡些好看的石子摘个花什么的,甚至会趁杨素不在的时候悄悄去吹用作计时的线香,好让杨拓早早结束修炼陪自己玩。当然这些小动作杨拓基本是不去理会的,自己看着影子也能知道什么时候算修行结束,只是每次这么结束后不远处就会有个粉红色的小姑娘气鼓鼓的跑过来在他面前瞪着大眼睛哼他,然后从怀里掏出个果子糕饼什么的塞给他又转身气鼓鼓的跑走了,留他手里揣着吃食在风中凌乱。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杨素向皇帝告老还乡,临走前举荐自己的徒弟接任自己太师一职,称此子已出师且青出于蓝,定能比自己更加胜任保护一国安危之职,听此一言皇帝欣然应允,从此杨拓恢复了族姓,大隋亦多了一位未来许多年都令人闻风丧胆的——太师宇文拓。

 

 

如果没有赤贯星现世,还有在自己上任当天非要以西方吻面礼在自己脸上吧唧一大口的宁珂郡主这两件事的发生,宇文拓觉得自己这个太师能干到退休应该也没什么太大的难度。


子时妖

继续老图新画 

为了这个男人曾玩了二十遍天之痕的我~~~~

颜值什么的我实在画不上去了 ,我尽力了 宇文大人 _(:з」∠)_

继续老图新画 

为了这个男人曾玩了二十遍天之痕的我~~~~

颜值什么的我实在画不上去了 ,我尽力了 宇文大人 _(:з」∠)_

北乔

【宇文拓x容齐】天命


这!是一个将军x皇帝的故事

是一个没有CP名的冷CP QAQ

仿佛是一个全世界只有我在萌的CP,枯了,求粮_(:з」∠)_

其实和小染有一个不得了的狗血脑洞,就……等容齐出来完了再说叭!


【宇文拓x容齐】天命


这!是一个将军x皇帝的故事

是一个没有CP名的冷CP QAQ

仿佛是一个全世界只有我在萌的CP,枯了,求粮_(:з」∠)_

其实和小染有一个不得了的狗血脑洞,就……等容齐出来完了再说叭!


子时妖
春节时候又玩了一遍天之痕,宇文...

春节时候又玩了一遍天之痕,宇文大人是我当年的情人没有之一,嘤嘤嘤~

氐人族女王:几天前,一位自称是宇文太师的人,突然降临龙宫———他用一把黄金剑切开海水,彷佛天神般直临我们海底!他要龙族交出崆峒印,龙族当然不肯,列出他们最强之九龙七海阵,想捍卫自己部族之神器————结果,那位宇文太师全不把他们放入眼中,三招内就把九龙七海阵打得落花流水,自然崆峒印最后落入了他手中!

春节时候又玩了一遍天之痕,宇文大人是我当年的情人没有之一,嘤嘤嘤~

氐人族女王:几天前,一位自称是宇文太师的人,突然降临龙宫———他用一把黄金剑切开海水,彷佛天神般直临我们海底!他要龙族交出崆峒印,龙族当然不肯,列出他们最强之九龙七海阵,想捍卫自己部族之神器————结果,那位宇文太师全不把他们放入眼中,三招内就把九龙七海阵打得落花流水,自然崆峒印最后落入了他手中!

魔君

胡歌x朱一龙

飞蓬/宇文拓x夜尊/花无谢

纯属个人娱乐

剪辑,魔君

存档

不喜绕道勿喷

胡歌x朱一龙

飞蓬/宇文拓x夜尊/花无谢

纯属个人娱乐

剪辑,魔君

存档

不喜绕道勿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