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宇治

1778浏览    395参与
北大街急行電鐡
「午后抹茶」 和Starbuc...

「午后抹茶」

和Starbucks的抹茶拿铁比,宇治抹茶虽然淡了点,但茶味也更浓,而不是只剩奶香。

「午后抹茶」

和Starbucks的抹茶拿铁比,宇治抹茶虽然淡了点,但茶味也更浓,而不是只剩奶香。

云中归人

非常怀念宇治通往三室户寺的民居小路

非常怀念宇治通往三室户寺的民居小路

琉璃光院

比起现在国内的高铁站台,日本的站台显得过时。但就是这种过时,让人有种亲切感,很舒服,在站台上等车也没有紧张感。


这个好像是宇治车站的站台,随便拍了几张。

比起现在国内的高铁站台,日本的站台显得过时。但就是这种过时,让人有种亲切感,很舒服,在站台上等车也没有紧张感。


这个好像是宇治车站的站台,随便拍了几张。

琉璃光院
红纸伞罩下的春色 三室户寺茶亭...

红纸伞罩下的春色

三室户寺茶亭歇脚

红纸伞罩下的春色

三室户寺茶亭歇脚

琉璃光院
比人还高许多的杜鹃花墙 三室户...

比人还高许多的杜鹃花墙

三室户寺怒放的春天

比人还高许多的杜鹃花墙

三室户寺怒放的春天

琉璃光院
小溪边的杜鹃,红白相间,配上潺...

小溪边的杜鹃,红白相间,配上潺潺的溪流和绿荫,美不胜收。

小溪边的杜鹃,红白相间,配上潺潺的溪流和绿荫,美不胜收。

琉璃光院
傲立花丛的杜鹃 三室户寺的春天

傲立花丛的杜鹃

三室户寺的春天

傲立花丛的杜鹃

三室户寺的春天

琉璃光院
三室户寺 绿枫下的神像 个人觉...

三室户寺 绿枫下的神像

个人觉得这是中国伏羲女娲传说流传到了日本

三室户寺 绿枫下的神像

个人觉得这是中国伏羲女娲传说流传到了日本

lamblark

源氏物語ミュージアム/宇治上神社/宇治川沿い

源氏物語ミュージアム/宇治上神社/宇治川沿い

江桥掩映暮帆迟

(双卓)破晓

#久等了。半民国背景,军阀治×杀手宇,两个阵营,后面会有惊喜,目前已知阵营——卓宇&关悦,卓治&穆司阳

架空!架空!所有设定为虚构!

#治宇治无差,之后会有其它cp,但提及不多的不会打tag

#也许一发完不了

#ooc苏破极限致歉

#“踏陷泥泞未曾辞。”

#话说…我其实一直都搞不太清楚我的文风到底是什么样的。就那什么,这如果有小可爱看完能给我留个言描述一下就很棒(暗示)。



   “我希望,有朝一日我能看见这个国家不再有动乱,百姓安居乐业,不再流离失所,田间飘荡的是丰收的喜悦而非劳者饥歌,孩童睁眼望见的是碧蓝的天,而不被烽火硝烟所阻...

#久等了。半民国背景,军阀治×杀手宇,两个阵营,后面会有惊喜,目前已知阵营——卓宇&关悦,卓治&穆司阳

架空!架空!所有设定为虚构!

#治宇治无差,之后会有其它cp,但提及不多的不会打tag

#也许一发完不了

#ooc苏破极限致歉

#“踏陷泥泞未曾辞。”

#话说…我其实一直都搞不太清楚我的文风到底是什么样的。就那什么,这如果有小可爱看完能给我留个言描述一下就很棒(暗示)。



   “我希望,有朝一日我能看见这个国家不再有动乱,百姓安居乐业,不再流离失所,田间飘荡的是丰收的喜悦而非劳者饥歌,孩童睁眼望见的是碧蓝的天,而不被烽火硝烟所阻。”

   “我希望我爱的人,再无忧难,一世安康。”


炮火轰炸声乍然响起,几个集装箱堆积处刹那间火光冲天,卓宇一个翻滚躲过一波射击,快速将手中枪支弹药换膛,忍不住低低嗤了一句“关悦的剧本什么毛病,不是说这次任务目标容易解决吗?”


一旁的同伴正屏息等待对方空除来试图反击,听见这话也忍不住跟着骂了几声“他是不是……”


“砰!”


一梭子弹从胸侧直直穿过,同伴瞳孔放大,僵直着倒了下去。一句话哽在口中,再也未能发出。


卓宇垂在身侧的拳蓦地捏紧,回过身去眯眸仔细现察,这里不在…那…那里……对!就是那儿!


握住扳机的手指毫不犹豫的扣下,子弹出膛在空气中划过锵然火花的下一瞬间,他撑起集装箱纵身一跳,重新在夹角处卧倒。


对方的反应同样迅速,几乎同时,他原本隐蔽的地方,留下了几个深深的弹孔。


一时静寂。


高大的西式建筑所投下的大片阴影中,一道身影缓步走出。

是个瘦小的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他往下盖了盖松松垮垮的军帽,看着空无一人的集装箱,有些讶然


“躲过去了。”


另一边,卓宇急促地喘着气,随手从腰间扯下布片往手臂擦伤的地方一裹,草草止了血,抬起枪来重新对向少年。这次的集体损失严重的几乎有些蹊跷,他得先从这儿逃出去,才能彻查一番对方背后的问题。


之前接受训练时,他学过颇为重要的一课


赌博。



卓宇掂了掂手里的“筹码”,小小勾了勾嘴角——枪膛里还剩三发子弹,一把短刃。


变化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的。


借着冲天的火光与烟尘,他蓦地冲出街角,就地翻滚蹲过几次射击后借力站稳微曲了曲腿,随即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子弹擦过枪膛带起轻微碰撞之声,卓宇却是惊愕地睁大眼——对面的那个少年,竞在同时侧身回避,抬起了抢


反应好快!


想要避开显然已来不及,他只得闭上眼,打算生生受了这一击。


预料的疼痛未有发生,他被人紧勒住腰身,跌入了个温热的怀抱。


鼻尖有冷冽茶香充盈。


耳畔是人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他不知怎地,突然有些慌张,默然半响抬眼看向对方略有些清瘦的下颌和抿得平直的嘴角,讷讷唤了声


“哥。”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


z城的雨来得迅疾又猛烈,不多时天空便被黑云笼罩,渐沥水声打得人措手不及,街旁小贩忙收了摊子,招呼着聚众躲进檐下。倾盆雨色冲淡了烽烟味,也冲走了地上残留的血痕,一切忽而变得空白且平静。


卓宇无言望着车窗外纷然而过的杂乱风景,蜷着手递至唇边慢慢呵气暖着,偷摸望了卓冶三两眼,最终还是忍不住,轻轻叫了声


“哥……我……”

“那个任务,是关悦给你的?”


认错的话被他哽在在唇齿间半响未发,卓宇愣了几秒,似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张着嘴好久才点了点头“嗯。”


卓治垂下眸子看着铺了绒毯的座面,并未接话,不知在想什么。稍长的眼睫浅浅遮住眉目,在他玉般的肌肤上投下小片阴影。


车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


卓宇鲜少见他哥这样。


卓治似乎总是一副待人亲切的做派。他唇边总挂着初春回寒的笑意,眸子半弯,含了君子端方,谦逊有礼。他像对什么都不在意,外人的对他年纪轻轻坐上少帅之位的疑惑,对他与那位穆家公子关系的好奇,更有甚者,带着些许嫉妒的讥讽。他从未放在心间,只不过轻轻“啊”一声表示知晓,又继续浅啜淡茶


他似乎从不会生气。


“小宇。”


纷乱思绪被人儿的轻唤打断,卓宇应了声,扭回头看向卓治。


“还不打算回来么?”

“哦……暂时……不打算吧”


像是提及了什么未愈的伤处,卓宇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又重新松开,闷声回答。


作为卓家的二少,为什么会放弃优渥舒适的留洋生活,选择孤身回国,这个问题很是让人好奇。包括后来系统训练结束,关岳在领他正式加入组织,认识其它同行时,也这样问过。


卓宇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回答——他不想再沿着他人的阴影前行。


卓家两兄弟向来出挑,卓治自小便崭露了在军事方面的天赋,不过少年时便己是谋略得当,行事沉稳,早早便随了父亲

入了议事堂,同一众叔伯共同商议行军之道。而弟弟同样不遑多让,甚至刻苦勤思还要略胜一筹。


卓治和卓宇的相处,一开始的确是十分融洽的。


卓宇幼时所学的功夫,都是卓治手把手带出来的,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无论晨曦暮昏,院中梅花桩上的幼童身旁,总立着一袭月白长杉的少年身影。


卓宇还记得,父亲曾在院落墙角旁栽了棵翠竹,竹身修长挺拔,叶绿欲滴,偶有细风拂过,竹叶悠悠转转掠过月白衣角,衬得少年眸里溢满得皆是温柔。


一路跌宕,但总归有人同行。


后来……后来为什么他们之间就成那样了。卓宇轻叹了声,头微后仰轻枕在软垫上,半阖了眸.


汽车拐过街角引擎转动发出轻微呜响,稳稳当当停在路边。卓宇一腿率先跨了出去,躬身撑开伞罩至头顶,想了想,复又低头倔道“哥,我不小了,有些事情我能处理,也只能我处理”言毕,转身离开,雨滴滴答倾落在伞面上,无意间湿了他半个肩膀,而在车内,卓治凝眸望着少年笔直背梁,久久未语。


雨势已然大了。少年缓缓离去的身影,在雾蒙蒙一片天色间,几乎看不见了。





苏虾仔

关于宇治!抹茶真好恰!

有小可爱说拍人不好,修改了,想说句谢谢但是翻不到评论了|ू・ω・` )

关于宇治!抹茶真好恰!

有小可爱说拍人不好,修改了,想说句谢谢但是翻不到评论了|ू・ω・` )

Talk To Her

2015 初秋 宇治平等院

最喜欢屋顶上的两只凤凰

2015 初秋 宇治平等院

最喜欢屋顶上的两只凤凰

Talk To Her

2015 初秋 宇治 源氏物语紫式部像

2015 初秋 宇治 源氏物语紫式部像

Talk To Her
2015 初秋 宇治中村藤吉本...

2015 初秋 宇治中村藤吉本店

2015 初秋 宇治中村藤吉本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