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宇津木德幸

71951浏览    1437参与
懒德德
【……顧問,空の旅はお好きです...

【……顧問,空の旅はお好きですか?】

【……顧問,空の旅はお好きですか?】

電極光
水的不行的摸鱼,bug懒得改了

水的不行的摸鱼,bug懒得改了

水的不行的摸鱼,bug懒得改了

ireally

真诚


是三个版本的utg p3有点点G(也就有点xue和美人落泪)

他好涩 我好了 

真诚


是三个版本的utg p3有点点G(也就有点xue和美人落泪)

他好涩 我好了 

/★.甜食好味.★/

一些胞

画德幸比画嘉纳顺手.jpg

p1p2德幸,p3是这两天的胞相关,有和之前发的重复的

p2是在质问箱看到后就非常在意的撞到脚趾的德幸

一些胞

画德幸比画嘉纳顺手.jpg

p1p2德幸,p3是这两天的胞相关,有和之前发的重复的

p2是在质问箱看到后就非常在意的撞到脚趾的德幸

折原臨乃

觉得好有趣就画了wwwww

p2原梗

觉得好有趣就画了wwwww

p2原梗

铂铂铂铂铂桑

『嗚呼世界よ この腑抜けを腹から笑え——』

————————————————————————

我又来整假手书了,原曲《孤独の宗教》,分镜部分参照pv,补完剧情播放歌单正好随机到这首仔细看歌词真的太适合了...只可惜技术力+图力不足不然真的好想做成真手书啊orz

果然入了新坑的惯例就是听歌换头

『嗚呼世界よ この腑抜けを腹から笑え——』

————————————————————————

我又来整假手书了,原曲《孤独の宗教》,分镜部分参照pv,补完剧情播放歌单正好随机到这首仔细看歌词真的太适合了...只可惜技术力+图力不足不然真的好想做成真手书啊orz

果然入了新坑的惯例就是听歌换头

茗茗。

窥探者之死

陶老师点的初宇触手play,比较阴间的疼爽车,有一点点G(其实应该也算不上),之前没搞过这样的黄,所以约莫很柴。

全文七千字。

被屏得没脾气了……

有起镜面作用的工具人原创人物。

0.

我爱你,山本君。

少女向他摆了摆手,仿佛是向他告别。

新闻大厦二十层高的楼顶天台,夜风呼啸着,已经越过护栏的她就像枝头上的一片单薄的树叶,摇摇欲坠。

掉下去前那一秒少女那嫣红娇艳的嘴唇还在向恋人翕动着,而少年的脑海却一瞬被巨大的嗡鸣声覆盖了全部。

他什么也没能听见。

叶子坠落了。

你在说什么?

少年颤抖的手紧紧抓着栏杆,俯瞰着女友的尸体。

它落到地上,西瓜一样裂开,混浊的深红色液体和白...

陶老师点的初宇触手play,比较阴间的疼爽车,有一点点G(其实应该也算不上),之前没搞过这样的黄,所以约莫很柴。

全文七千字。

被屏得没脾气了……

有起镜面作用的工具人原创人物。

0.

我爱你,山本君。

少女向他摆了摆手,仿佛是向他告别。

新闻大厦二十层高的楼顶天台,夜风呼啸着,已经越过护栏的她就像枝头上的一片单薄的树叶,摇摇欲坠。

掉下去前那一秒少女那嫣红娇艳的嘴唇还在向恋人翕动着,而少年的脑海却一瞬被巨大的嗡鸣声覆盖了全部。

他什么也没能听见。

叶子坠落了。

你在说什么?

少年颤抖的手紧紧抓着栏杆,俯瞰着女友的尸体。

它落到地上,西瓜一样裂开,混浊的深红色液体和白色的脑浆蔓延开来,深深渗进了柏油路里,扭曲的苍白肢体覆盖着层层叠叠的裙摆,宛如一朵绽放的红莲。

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告诉我啊,优纪。

从他的初恋女友栗山优纪坠楼的那一天起。

山本邦彦成为了一个窥探者。

1.

滋……滋……

频道调试。

研究员山本一边面无表情地给小鼠眼眶取血,一边不动声色地调整着耳机。

35hz。

[吾等所行都是依从神之爱而做……滋滋……是到达至高天所需的必经之路……]

山本在圣歌响起的第一秒就兴趣缺缺地改变了频道。

40hz。

轮休的研究员村下在自己寝室里抱着自己偷养的拉布拉多在跳华尔兹。

恋狗癖变态真恶心,偷窥狂如是想。

46hz。

[……爱子,你猜我在二楼回廊看见谁了?]

撕开茶包的“呲啦”声、咕噜咕噜滚动的开水、茶匙与陶瓷杯壁的碰撞声叮叮哐哐地响起。

啊,没错。

是休息室。

[怎么?你前男友吗?]

[才不是!是宇津木大人啦,你也知道我之前一直在地下一层供职,上周才调上来。还是第一次和那位大人这么———近地照面,看上去比我想象的年轻好多。听说也一直没有结婚……host的大人们真的好厉害,明明都是三十代的人了外表就像大学刚毕业的人一样年轻。]

[因为是接受了至高细胞的host们,至于宇津木大人为什么一直没有结婚……]她顿了一下[你只要见过一次,初鸟大人和宇津木大人一前一后在走廊上散步的样子大概就会知道原因了……宇津木大人之前两个月好像都在东京本部,这次回来应该是因为初鸟大人的实验出了一点意外。]

[意外?]

[……初鸟大人的事情无论c级的爱子和b级的我都没有权限知道啦,不说那些大人们的事了,你和你男友什么时候结婚————你的伴娘只能是我,听到没有啊小树里———]

无聊。

山本对女人们之后的闺间密语没有丝毫的兴趣,但是她们的话并非毫无意义,反而让他想起了一件本来已经被他遗忘的事。

组织开组初鸟创所在的实验室,上周他以取扩增完毕的实验体细胞蛋白为借口,在监控死角里安装了摄像头和窃听器。

频率……是87hz。

啊,接通了。

细小的电流声之后,伴随着某种粘腻、沉重的生物扭曲翻滚的窸窸窣窣声,耳机里男子低沉而疲倦的嗓音沉闷地响起。

[…可能是试剂α过度刺激体内的至高细胞造成的排斥反应,我看了研究员这一周的实验报告,异常指标相比昨天已经下降了80%。没有其它因素影响的话,创明天就能恢复正常了。]

[是吗。]神之子甘美软糯的声音平静如水,显然对自己的异常是否能及时恢复不以为意。[德幸,你这次会在中部支所呆多久?]

耳机里某种未知的生命体移动发出的摩擦声与粘液的水声的分贝有所提升。

[今晚将晴己送回矶井家后,晚上八点的火车。]他的声音越说越低,似乎蕴藏着淡淡的恐惧与其他一些更加晦涩难懂的情绪[九点要和一个赞助商在东京本部签订合同。]

[还剩下五个小时。那现在脱掉裤子吧,德幸。]

[……一定要在这里吗?]

[德幸明明知道我不喜欢把一句话重复两遍的。]

窥探者的手指因为过度兴奋而哆哆嗦嗦颤抖起来。

原来在这里。

比并不怎么过激的寡淡人体实验要刺激百倍的事情。

正当他试图调高耳机的音量,同僚的一记手刀差点吓得他心脏跳出胸腔之外。

“小鼠的眼球都被你的毛细管戳出来了,这可是珍贵的模型鼠,当心一点啊山本君。”同僚已经脱下了白大褂,“今天还是你值班吗?说实话一直麻烦你代班我也过意不去…”

“没事,单身汉在哪里睡都一样,倒是前辈,路上注意安全。”山本按着耳机,假笑着打发走了同僚,在对方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刹那,立刻急不可耐地打开了他加密过的私人电脑,连接了组织副代表和开组所在的那间实验室的摄像头。

他不由瞪大了眼睛。

为眼前这副荒诞、诡秘、情色而暴力的宛如二战时期流窜的地下cult影片一样的画面。

2.

面对初鸟,除却那唯一的底线,完全对他的一切要求毫无抵抗能力的宇津木想到一墙之隔的房间里正饱受实验痛苦,却一直乖巧忍受着的那孩子瘦小而苍白的脸,突然踟蹰了。


stay with lofter  



后文见微博:茗矢

五篇初宇屏得剩下一篇(我淦)没必要吧,阿sir



極夜觀星

前几天摸的两个小水印 传一下

今天画的头疼(指画Garry

前几天摸的两个小水印 传一下

今天画的头疼(指画Garry

Copycat

失足青年为何频频出入邪教会所

宇津木,原田实无cp意味场合

标题瞎起



原田实本来应该是拥有叛逆期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他对于叛逆期应有的行为就是偷偷摸摸藏了一包香烟,然后再一路不自在的从打工地点回到家。按照他的想法,他会若无其事的做完饭后到阳台去抽一根,毫不掩饰的回到房间,带着一身烟草味荣获原田饰先生意外的目光。

不错,他认为前略步骤都不重要,主要是原田饰的那个目光让他受用的不得了。


很可惜的是这个计划胎死腹中。

那几个星期突如其来的寒潮,一路气势汹汹来到可怜的小岛国。原田饰先生穿着单薄的家居服坐在桌前苦思冥想,一时欢乐颂的声音盖过了窗外刺耳的风声——那窗子大咧咧的敞开,直到原田实带着...


宇津木,原田实无cp意味场合

标题瞎起




原田实本来应该是拥有叛逆期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他对于叛逆期应有的行为就是偷偷摸摸藏了一包香烟,然后再一路不自在的从打工地点回到家。按照他的想法,他会若无其事的做完饭后到阳台去抽一根,毫不掩饰的回到房间,带着一身烟草味荣获原田饰先生意外的目光。

不错,他认为前略步骤都不重要,主要是原田饰的那个目光让他受用的不得了。


很可惜的是这个计划胎死腹中。

那几个星期突如其来的寒潮,一路气势汹汹来到可怜的小岛国。原田饰先生穿着单薄的家居服坐在桌前苦思冥想,一时欢乐颂的声音盖过了窗外刺耳的风声——那窗子大咧咧的敞开,直到原田实带着一头乱糟糟的发型回来。

本以为家中温暖如春的原田实刚脱下早上特意多穿的夹克,就被室内的温度冻了个哆嗦。于是他把夹克又穿回去,利索的关上窗,抱肩站在原田饰的桌旁。

原田饰后知后觉转过身。

“啊,实,你回来啦,我把昨天你做的咖喱热了热,现在下去吃应该温度还——”


原田实皱着眉头注视了他一会,然后双手快速的贴到他的脸颊。

“——好冰!”

原田饰哀嚎。


结果就是原田饰从咳嗽到发热,一路跌跌撞撞缩回了被子,连工作都无法继续下去。实在是得不偿失,原田实这么想。在父亲卧病在床的期间,阿克兹编辑部那边也派人过来慰问,送来了苹果。大概是珍贵的慰问品让原田饰恢复了信心,又或者确定自己还没有被编辑抛弃后,他重新充满了勇气,不再只是盯着书架发呆了。于是在年底,这场如同寒流一般气势汹汹的病也好全了。

而原田实也终于清闲下来,在某日清洗那件旧夹克时,发现了口袋里面已经被水浸湿的一小卷烟。


真可怜啊,我的叛逆期。

原田实垂头丧气的攥着它,如同捏着他厚重的思虑。不过年轻人就是胜在时间充足,他觉得这事情还有机会,便高高兴兴的收拾东西,满不在乎的把那卷湿漉漉的物什扔进了垃圾袋。


再后来一次是他加班很晚回到家,兜里揣着一小卷烟——他买回来一直放着,没有抽。进门发现所有的灯都关着,灶上的咖喱吃了一半,欢乐颂震耳欲聋。

他一边上楼一边构思明天如何招架住邻居咄咄逼人的攻势,却有一股不安涌上心头——连房间的灯都没开,他在做什么?于是他高声叫着原田饰的名字,一边拉开了灯。


然后他看到父亲的尸体悬挂在那细细的绳子上,如同蜘蛛丝下被包裹的猎物的茧。






宇津木本来是应该拥有叛逆期的。

可是非常不幸,他出生在一个规矩森严的大家族,那些条条框框纵使他自认为没有任何才能的自己如同废物也不得不被它们所包裹,以至于他的叛逆是从他的不自信中生长出来,同他本人一样见不得光的。对于命运的抗争等等,当他偶尔抬起头看向父亲的目光时,那些思绪便转化为惶恐与不安,带着他沉沉的埋入地底。

当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到与兄长相同的,来自父母的爱时,他的叛逆就转变成一种讨好,一种深深的悲哀,一种自我怀疑。而让这一切不至于脱轨的是来自祖父的注视。


谈到自己的祖父,他难得会变得有些放松,属于一种奇怪的纵容与无奈。

“德幸,德幸!”

坐在铺着软枕的椅子上的祖父这样叫着,他叫宇津木的名字时很是亲昵,却又不免的在某些音节放缓,舌头与牙齿互相摩擦,带出一些翘音,似乎意味深长,细听时有与他年龄不符的活泼。每到这个时候,宇津木就会在各异的眼光中急急的拉开椅子,一边低声说着对不起失礼了这样的话,走去楼上,同他的祖父呆在一块。

他已然扭曲的叛逆就会在这样的目光下得到些许缓解,因为是祖父的传唤,所以就算做出拉椅子发出些声响的事父亲也无法留下他进行责备,于是他就在一次次椅子滋啦作响的刺耳声音中得到一次次满足,心脏都被填满,当他在或许是羡慕或许是嫉妒或许是讶异的眼神中低着头走过时,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与被众人不理解厌恶,却不得不因为身份地位而表面尊敬的祖父不同,宇津木不过是分到了一些他的光,让自己不至于马上熄灭,得以苟延残喘。

祖父笑眯眯的看着他,似乎对谁都是那样的笑脸。宇津木坐在他的对面,盘算着今天祖父会找他做什么娱乐活动,前天是下棋。上周是向他杂七杂八说了些听不懂的话,总之,主导权永远不在他这一方。


“德幸小时候最喜欢吃糖了呢。”

祖父突然出声,脸上的笑容一动不动,在视野中像是一个固定的符号。他打开抽屉。

“我记得,德幸最喜欢吃柠檬味的糖,但是因为怕吃太多糖蛀牙,所以严格的规定每天只有一颗,好可怜啊。”

有这回事吗。宇津木想着,但是他仍然微微颔首回应。

“嗯......但是现在已经不要紧了。因为德幸已经长大了,是我的孙子的话,是我的子嗣的话......”他开始模糊不清的说一些与话题之外的话,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黄色的东西,紧紧地攥在手心,在说到激动处时,那黄色的块状物似乎要刺穿他的手心。


“祖父!”

宇津木睁大了眼睛,他跳起来,伸手就想夺取那块可能会成为利器的东西。而祖父看到他的动作后,仿佛被按下了开关一般凝固了,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德幸是想要这个东西吗?”

他放轻了声音,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觉。慌乱中的宇津木不知如何作答,但是只要祖父肯放下那个东西的话。

“......对,我想要那个东西。”

宇津木听见自己回答。

祖父听到他的话,似乎非常高兴,他慢慢地放下手,把那块黄色的东西递到了宇津木的鼻子底下。那毫无疑问是一块黄色的石块,像是宝石,或者其他的什么。


“吃下去吧,德幸,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柠檬糖吗?”

他听见祖父这样说,同时,他的叛逆感从黑暗中醒来,带来一些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的绝望,没有想太多,他毫无疑问害怕失去那一点点光,除此之外的痛苦已经无关紧要了。

所以他张开嘴,那冰冷的石块顺着他的舌,食道,滚落进他的体内,像是阴冷的蛇爬进他的身体。


在他因刺痛感而产生的泪水中,他窥见祖父的笑容被扭曲得不成样子。





原田实终于离开了自父亲去世后一直好心收留自己的书店,转去了父亲生前所在的阿克兹麾下的以太编辑部成为了一位打杂。不,不应该说是打杂,他们通常这样称呼原田实的职位——实习记者。

实习记者的主要任务就是跟着前辈打下手,顺带熟悉业务。

虽说以太是以科幻作为主打,但是难免在科幻这条路无法一路走到底,有时候只好打一些感情牌,借由爱之类的主题来作为结束语,吸引一些青春期少年少女来观看。

当他某次跟着前辈出去从一个出了名不近人情的科研人员口中撬出愿意接受采访的讯息后,他的前辈站在那里盯着他,缓缓拿出了一根烟递出来,原田实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然后他听见前辈说。“你出师了,原田。”


宇津木自暴自弃的填上了一所平平无奇大学的志愿表被他的父亲扔进了垃圾桶,于是他彻底放弃了抵抗,任由他的父亲安排好一切,去往了神知大学,参加了实力最为薄弱的一支科研小组。

在他某天同自己的妹妹通完电话后,他在学校的广场听到了一阵欢呼声,出于好奇他停住了脚步。那确实是值得让他人发出雀跃之声的场景,甚至称得上是神迹。在那个面容明晰,微笑着的青年手中,枯死已久的树木重新焕发了生机,绿色的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开,散发出生机勃勃的光泽。

而宇津木看着那人的笑容,一时呆立住。

青年转过来,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

于是他们在第一缕晨光下互相注视对方,那是最后一缕黑暗消退的时刻,但是奇怪的是星星并没有消退,反而更为明亮夺目。

宇津木想,这大概是此前他从未在黑夜里看到星星的缘故吧。






宇津木和原田实见面了。

这次见面的契机是原田实要对至高天研究所进行专题采访,因为第一次在会客厅内谈不上严肃正式,甚至是非常失礼的初次谈话,宇津木这次是带着一肚子腹稿而来的。

他们坐在沙发的两侧穿上盔甲,宇津木露出了营业似的笑容,相较之前,这笑容被磨炼的带出了几分真情实感,而另一边的原田始终是独属于记者的淡然笑容和时常被前辈批评的锐利眼神。


中略无趣的问题,简要的采访终于到达尾声,按照以太新星原田实的惯来手法,最后终是要抛给对方一些尖锐的问题。


“请问宇津木先生,您之前提过研究所会进行一些活体实验测试细胞融合度,而这细胞的来源则是出自教团内的领导人初鸟创先生,可否就至高天研究所现阶段的实验情况来为我们解惑一下这种带着人体试验机制的手法是否合理呢?相信很多人都在为明明是教团内神之子的存在却兼并研究对象这一身份而感到不可思议或者是无法理解。”


“哦呀,您实在是提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呢,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声明一点,无论是教团活动抑或是研究方面,我们一直是尊重初鸟大人的意愿来实行的,也就是一切以初鸟大人的意志为目标,不管是试验还是教团,这一切都是遵守着神之爱的规则,向着神之爱进发的,毫无疑问不需要有除了前进之外的担忧,我们在此进行的是一项划时代的研究,我相信等到这项试验成果公之于众时,你们会看到这一切都是正确的道路。”


“看来宇津木大人对于实验的成功非常有自信,那么恕我冒昧,如果实验失败,贵组织会进行怎样的补救或是行动呢,据我所知,现在投入的财力和精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法小觑的地步,如果前期失败,这样很难维持后续的补给,不知道宇津木大人是否对这方面已然有了周全的打算。”


“请不要说这样的丧气话,毫无疑问这是正确的道路,我们是在神之爱的指引下,是在预定轨道上行进的,你所说的事情并不可能发生,因为主不会指引我们错误的道路,现在初步的成果大家可以肯定,只要接下去能继续按照神之爱的指引前行,后续全人类一定可以前往没有痛苦与悲伤的至高天。如果失败,一定是我们自身出了问题让主失望,我所要做的就是规避这些问题,带领信徒们前行,其余的请恕我无可奉告。”


敬语与难懂的话编织在一起。

如果旁人在场估计会头晕眼花。

他们久久没有再开口,眉毛挑起来,在一片僵持压抑的气氛中不约而同想到了同一个词。



棋逢对手。






end





预备稿

菅原陽
祝各位考生旗开德幸(?)

祝各位考生旗开德幸(?)

祝各位考生旗开德幸(?)

矶井实光好色bot

原图是后3p捏


(hjm跟utg的角色分配只是因为身高而已)

原图是后3p捏


(hjm跟utg的角色分配只是因为身高而已)

魚魚魚鱼<。)#)))≦
顾问……你坐的飞机会坠落的啊…

顾问……你坐的飞机会坠落的啊…

顾问……你坐的飞机会坠落的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