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宇炆

1885浏览    11参与
可可

【宇炆】我老婆是河东狮吼

超级短打日常

男人不要轻易被美色的迷惑,否则下场通常会很惨。

如果不是高中的时候苏炆,下课时被他叫到图书馆欺负的样子太可爱。

如果不是苏炆向他伸手那天,阳光太耀眼。

申赫宇不会那么轻易的追求苏炆,死皮赖脸把人追到手。

就更不会车祸昏迷以后,变成驱魔人。

申赫宇捂着被刚刚苏炆踹飞的位置,苏炆甜甜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赫宇,你没事吧。你在实战中很容易被恶鬼打到了的。这个动作要这样做”

申赫宇平复了一下呼吸,假笑着回复:“好的”

心理却腹诽到那个恶灵也没有最强驱魔人你厉害吧,老婆。申赫宇第108次在心里想提分手。

休息的时候,苏炆做到他身边,手里递过来的是冰的草莓牛奶,附赠一个微笑。

超级短打日常

男人不要轻易被美色的迷惑,否则下场通常会很惨。

如果不是高中的时候苏炆,下课时被他叫到图书馆欺负的样子太可爱。

如果不是苏炆向他伸手那天,阳光太耀眼。

申赫宇不会那么轻易的追求苏炆,死皮赖脸把人追到手。

就更不会车祸昏迷以后,变成驱魔人。

申赫宇捂着被刚刚苏炆踹飞的位置,苏炆甜甜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赫宇,你没事吧。你在实战中很容易被恶鬼打到了的。这个动作要这样做”

申赫宇平复了一下呼吸,假笑着回复:“好的”

心理却腹诽到那个恶灵也没有最强驱魔人你厉害吧,老婆。申赫宇第108次在心里想提分手。

休息的时候,苏炆做到他身边,手里递过来的是冰的草莓牛奶,附赠一个微笑。

三七爱可乐

小半微光

02

苏炆拿着黄橙橙的橘子进屋时,厨房传来的阵阵饭香让他把橘子随手一扔,朝厨房跑去,几只橘子散乱的滚在地上,悄无声息。


苏炆看到顿好的排骨汤,扭头看了眼妈妈还没进来,拿起勺子向锅里伸去,轻轻吹了一下,喝了下去,味道和小时候一样,苏炆忍不住开始尝第二口。苏易云给邻居送了松糕,进屋便看见散落的橘子,忍不住摇摇头,叹口气:“这孩子,还是这么没轻没重。”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橘子,放在餐桌上。


苏易云看客厅没有苏炆的影子,来到厨房时,看见苏炆像只小老鼠似的,背对着自己正在“偷吃”,吃得正香的苏炆却没听见苏易云的脚步声。


“欸...妈...妈...疼。”吃得正嗨得苏炆被苏易云拽住耳朵,一...

02

苏炆拿着黄橙橙的橘子进屋时,厨房传来的阵阵饭香让他把橘子随手一扔,朝厨房跑去,几只橘子散乱的滚在地上,悄无声息。


苏炆看到顿好的排骨汤,扭头看了眼妈妈还没进来,拿起勺子向锅里伸去,轻轻吹了一下,喝了下去,味道和小时候一样,苏炆忍不住开始尝第二口。苏易云给邻居送了松糕,进屋便看见散落的橘子,忍不住摇摇头,叹口气:“这孩子,还是这么没轻没重。”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橘子,放在餐桌上。


苏易云看客厅没有苏炆的影子,来到厨房时,看见苏炆像只小老鼠似的,背对着自己正在“偷吃”,吃得正香的苏炆却没听见苏易云的脚步声。


“欸...妈...妈...疼。”吃得正嗨得苏炆被苏易云拽住耳朵,一下子顺着苏易云的手劲转过身来,“妈,你轻点儿。”


苏易云揪着苏炆的耳朵,说道:“告诉你多少次了,想吃的东西,要用碗盛出来,怎么又直接在锅里吃了?”说完,从旁边的碗柜里盛出排骨汤往客厅走去,苏炆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头,吐了一下舌头,坐在餐桌前说道:“妈,都怪你做得饭太好吃了。”


“你呀!”苏易云轻轻戳了一下苏炆的脑门,却不再生气:“下次再让我发现,以后再也不给你炖排骨汤。”说完,把排骨汤放在苏炆面前,转身离开去厨房给苏炆盛饭去了。苏炆望着苏易云离开的身影,脸上只剩下傻笑,他知道,下次,妈妈还是会给自己炖排骨汤的。


随着一阵阵“叮铃铃”的声音想起,高一三班正在上课的老师合上课本:“今天的课先到这里,大家回家记得温习功课。”转身离开了教室。


申赫宇简单的收拾完课本,背着书包走出教室,走出校园门口,朝着熟悉的路口,往家走去。申赫宇低头走着自己走了八百年的路线,却在拐弯处,跟对面的人直接撞在了一起,额头传来的疼痛让申赫宇的手掌在额头转圈轻轻揉着,对面的人,摸了摸自己红肿的额头,头也不抬的骂了起来:“我说你这人,走路不看路,你是抬头看天呀?”


申赫宇本来还要说得“抱歉”一下子噎在嗓子眼,抬头看了对面的人,正是白天救他的男生,穿着宽松休闲的短袖和短裤,手里提溜着一袋垃圾,看样子正要去倒垃圾。苏炆刚好抬起头,看清对面的人,指着他说道:“哦,是你。”然后又突然说道:“你,你的伤好些了吗”


申赫宇却一下子愣住了,自从妈妈离开后,他再也没有收到关心,家里的那个男人,名义上的父亲,每天都忙着自己所谓的事业,一年半载的见不到人。世界以其特有的规律行走着,承载他悲伤和欢乐,除了他自己,再无他人。时光春去秋来,身边的人也来去匆匆,三年的时间,他学会了与孤独为伴,学会自己舔舐伤口,渐渐地,也觉得什么都无所谓,情绪感一天天消失,没有了欢乐,也无所谓痛苦,他想,就是自己今天死了,也不会有人伤心,当然,他自己也无所谓。可是面前这个人,上午救了自己的人,却在问自己的伤口。回过神的申赫宇,说了声:“谢谢”想要快速离开,临走前,又顿住自己的脚步,说道:“刚刚,对不起。”


苏炆听他这么说,一下子又发出嘿嘿的傻笑,说了句:“没事就好。”


拐角的街灯处,两个少年的身影在昏黄的等下拖着,彼时,两人的脸上都绽着一摸笑容。


南瓜布丁

【宇炆】校花请你不要哭

一点敏感的东西都没有

就是莫名其妙被屏蔽

送给米糕

[图片]


亲爱的朋友们请来微博和qq群

来看吧呜呜

一点敏感的东西都没有

就是莫名其妙被屏蔽

送给米糕


亲爱的朋友们请来微博和qq群

来看吧呜呜

三七爱可乐

《小半微光》

写在前面:

这部剧从第一集苏炆被申赫宇打,就莫名其妙想磕他两的cp,最近看完最后一集,真KSWL!话不多说,动手!

先放两张戳我的图💓💓💓

[图片]
[图片]

01

那天阳光明晃晃得刺眼,空气里散发着雨后特有的清新,那条巷子里,传来一阵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地上散落着一本本习题册。


“呀,申赫宇!跟你说周一上学要带的保护费,你是聋了吗?”翻着申赫宇书包的金昊,看到书包里没有一分钱,火气更大了,又上前朝着躺在地上的申赫宇狠狠地踢了一脚。


身体传来的疼痛让蜷缩在地上的申赫宇眉头紧蹙,却咬紧牙龈没有说任何一句话,金昊见他没任何反应,猛地蹲下去,薅起申赫宇的头发,怒气冲冲的说道:...

写在前面:

这部剧从第一集苏炆被申赫宇打,就莫名其妙想磕他两的cp,最近看完最后一集,真KSWL!话不多说,动手!

先放两张戳我的图💓💓💓



01

那天阳光明晃晃得刺眼,空气里散发着雨后特有的清新,那条巷子里,传来一阵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地上散落着一本本习题册。


“呀,申赫宇!跟你说周一上学要带的保护费,你是聋了吗?”翻着申赫宇书包的金昊,看到书包里没有一分钱,火气更大了,又上前朝着躺在地上的申赫宇狠狠地踢了一脚。


身体传来的疼痛让蜷缩在地上的申赫宇眉头紧蹙,却咬紧牙龈没有说任何一句话,金昊见他没任何反应,猛地蹲下去,薅起申赫宇的头发,怒气冲冲的说道:“呀!狗杂种,问你什么时候交钱?”


申赫宇看着眼前怒火中天的人,嘴角闪过一个轻蔑的笑容:“就是打死,也没钱。”说完,还朝着那人脸上啐了一口。


金昊何时受过这种侮辱,直接扇了申赫宇两个响亮的耳光,对旁边的人吼道:“愣着干嘛,给我朝死里打。”旁边的人听到,快步围上前去朝着申赫宇一阵拳打脚踢。躺在地上的申赫宇脸上却闪现一丝释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次要说再见了,妈妈,等等我。


“啊!”正在参与打人的其中一个后背突然被一个快速砸过来的篮球打中后背,一阵剧烈的疼痛感,让他忍不住喊了起来,身边的同伙看到后,转身发现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一辆红色山地车,嘴里叼着一个棒棒糖的男生,在他们身后:“这么多人打一个,是不是不太好呀,各位前辈?”


“臭小子,也不打听打听这是谁的地盘。”金昊向地下吐了一口痰,盯着面前的人,一步步朝着前面的人走去,其他人也跟在金昊身后,一个个身影拉着老长,狭窄的巷子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那男生看到朝他走来的人,自行车仍在一旁,说道:“大家一起上,正好节约时间。”说完,朝着那群人快速奔过去。


十分钟后,金昊和他的伙伴一个个痛苦地躺在地上翻滚着,求饶道:“饶命,饶命。”


男生穿过躺在那群地上的人,来到申赫宇身边,低下身子,伸出手:“你好,苏炆。”申赫宇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蹲在地上把习题册放进书包里,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却没有搭理面前的苏炆, 踉踉跄跄的离开。


苏炆十分不解的看着申赫宇,冲着他远去的身影喊了一句:“喂,你对你的恩人,连声谢谢都没有吗?”


苏炆正呆愣着不知要做些什么时,一阵手机铃声的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路,看到来电号码,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妈,我买好橘子,马上就回家了。”


“你呀,每次出去都要晃半天,可是我们最近刚搬来釜山,很多地方都不熟悉,就不要到处乱跑了。”苏素容在厨房里忙碌着,看苏炆还没回来,着急的给苏炆打着电话问道。


“好了好了,妈,我马上就回去了,你就不要再念了。”苏炆跑出小巷,骑上自行车,朝着家的方向骑去。


校医务室,李容看着浑身是伤的申赫宇,叹了口气:“小赫呀,这个月都第三次了,你真的不打算上报学校吗?”


“李医生,我是来的路上不小心磕到了。”申赫宇平静的说着,“而且,我不是还没死吗?”


“你....你..."李容知道自己说太多申赫宇也不会听进去,只得开始给申赫宇上药,不再多说什么。


伊甸考试院四楼VIP贵宾一位

【宇炆】恋爱铃(A面)

申赫宇x苏炆,AU背景 By《喜欢的话请响铃》。


——


站在人来人往的操场上,恋爱铃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形单影只还拄着拐杖的苏炆看起来格格不入,他垂下眼眸,在原地停顿片刻之后,苏炆扭头走向了教学楼。


恋爱铃这个软件从三年前一问世起,就成为了高校间流传甚广的一款App。只是这一款App苏炆从未使用过,去年他的手机还不是智能机,只是方便接通电话的翻盖机。


现在拿着的智能机是苏炆过生日的时候,他那两个死党合资给他买的,纵然苏炆百般拒绝,他俩还是以各种理由让苏炆收下了。


苏炆从始至终都没有下载过恋爱铃...

申赫宇x苏炆,AU背景 By《喜欢的话请响铃》。

 

——

 

站在人来人往的操场上,恋爱铃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形单影只还拄着拐杖的苏炆看起来格格不入,他垂下眼眸,在原地停顿片刻之后,苏炆扭头走向了教学楼。

 

恋爱铃这个软件从三年前一问世起,就成为了高校间流传甚广的一款App。只是这一款App苏炆从未使用过,去年他的手机还不是智能机,只是方便接通电话的翻盖机。

 

现在拿着的智能机是苏炆过生日的时候,他那两个死党合资给他买的,纵然苏炆百般拒绝,他俩还是以各种理由让苏炆收下了。

 

苏炆从始至终都没有下载过恋爱铃,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不管怎么说,谁会喜欢一个瘸子呢?

 

“苏炆!”苏炆远远听到朋友的呼唤,他脸上扬起笑容来,答应了一声之后苏炆就一瘸一拐地走向了他们。

 

珠妍拿着手机给苏炆看,她的页面停留在恋爱铃的程序上,上面显示着有一个人喜欢着她。

 

“我没想到居然有人会喜欢我。”珠妍推了推眼镜,她笑得有点羞涩。

 

苏炆和雄民对视了一眼,苏炆一把搂住珠妍的肩膀,他很正经的说:“那是,我们珠妍这么漂亮和优秀,怎么会没有人喜欢呢?”

 

雄民也点头,他叹了口气说:“就是说啊,就是我比较可怜,都没有人喜欢我。”

 

“放心啦,我和苏炆都喜欢你。”珠妍拍了拍雄民的肩膀。

 

只是雄民倒吸一口凉气,这让珠妍表情一僵,她道:“啊,他们又欺负你了是吗?那群浑蛋!”

 

苏炆表情非常凝重,“这样不行,雄民,你得说出来才行。这样吧,今天下午放学我和你一起走,可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

 

“苏炆,我没有关系的,我们也快毕业了,熬过去就好了,没关系的。”雄民打着哈哈将这件事糊弄过去,“你快下一个恋爱铃吧,我好好奇有没有人暗恋你啊!”

 

苏炆深深叹了口气,他摇了摇头,“不行,你…….”

 

雄民用手肘戳了戳珠妍的手臂,珠妍立刻改口:“就是啊,苏炆,只是下一个应用而已!来吧来吧,加入我们!万一你能找到喜欢你的那个人呢!”

 

“……不要。”苏炆不想自取其辱,珠妍抢过手机,她在手机上快速点了几下,恋爱铃这个应用程序就被安装进了苏炆手机。

 

珠妍得意忘形晃了晃手机,“言尽于此,我才不帮你注册,我就不信你真的不好奇。”她将手机还给了苏炆。

 

苏炆沉默片刻,他算是败给这两个死党了。苏炆没再挣扎,他注册了恋爱铃,在给珠妍和雄民展示了喜欢他为零的人数后将手机息屏放进口袋。

 

“现在满意了吗?”

 

“好耶!”

 

上完课之后,雄民率先溜走了,珠妍因为担心雄民主动去找了老师。苏炆只能先一个人去找雄民,他知道雄民是为了不让他和珠妍担心才一个人走的,可这样做无疑是让苏炆和珠妍更担心了。

 

苏炆走到小巷,他隐隐看到前方站着三个人围着一个男生,那个男生不是雄民,长得意外的高,但是居然也在被人霸凌,脸上还有伤口,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像个小狗。另外三个人苏炆非常熟悉,他之前也被申赫宇欺负过很多次。但是遇到校园暴力,苏炆不会坐视不管,他瘸腿走了过去。

 

“你们在做什么呢?”苏炆在走近之前就大声的叫住了他们。

 

一步两步三步,在苏炆走到距离他们十米开外的地方时,他的恋爱铃却开始响了起来。

 

苏炆愣了,那几个人也愣了。

 

申赫宇是距离苏炆最近的人,目测看来,另外两个人在范围外,十米内只有申赫宇是刚刚好被圈在恋爱铃的感知范围内的。

 

“……”申赫宇沉默了,他死都没想到,高中三年都没有用过恋爱铃的苏炆居然下了恋爱铃。

 

社死现场,另外两个跟班眼神复杂地看着申赫宇……没想到市长的儿子居然是个Gay。

 

申赫宇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今天的事,你们两个要是敢说出去就死定了。”他没再管身后的三个人,反而是径直走向了苏炆。

 

申赫宇的靠近伴随着恋爱铃响铃的声音,某些时候似乎都和苏炆的心跳同频率跳动了,他木在原地都不知道做什么反应,申赫宇那浑蛋喜欢他?这怎么可能!

 

“既然你知道就没办法了。”申赫宇长手一勾,他搂住了苏炆的肩膀,“先走吧。”

 

“等等,那个人……”苏炆推开申赫宇回头看那个可怜兮兮的男生。

 

申赫宇头也不回拉着瘸子往前走,他吩咐了一句:“先放过他吧,我明天请你们两个吃饭。苏炆,满意了吗?跟我走,不然我也不确定我会不会改变主意。”

 

最终苏炆被申赫宇拎小鸡似得拎走了,在离开巷口的时候,他看到那两个跟班放过了那个男生。

 

苏炆稍微放心了一点。

 

 

TBC

米糕MiCo
和@南瓜布丁 老师的换粮 保存...

@南瓜布丁 老师的换粮

保存图片然后打开破站扫一扫就可以看了(也可以复制评论区的bv号)

太冷了太冷了我哭的好大声

@南瓜布丁 老师的换粮

保存图片然后打开破站扫一扫就可以看了(也可以复制评论区的bv号)

太冷了太冷了我哭的好大声

米糕MiCo

【换粮】以频换文

属实太冷也没有什么产粮的动力

有没有太太愿意和我换粮🥺🥺🥺

我可以用苏炆or哈娜单人or申赫宇×苏炆or池清臣×苏炆or哈娜×苏炆换申赫宇×苏炆or池清臣×苏炆

隔壁甜蜜家园车贤秀×苏炆我也可以剪

三天没人理我我就删了这条

[图片]


属实太冷也没有什么产粮的动力

有没有太太愿意和我换粮🥺🥺🥺

我可以用苏炆or哈娜单人or申赫宇×苏炆or池清臣×苏炆or哈娜×苏炆换申赫宇×苏炆or池清臣×苏炆

隔壁甜蜜家园车贤秀×苏炆我也可以剪

三天没人理我我就删了这条


米糕MiCo

这是什么找嫂子告状的情节啊哈哈哈

《全校都知道校霸是个妻管严》


这是什么找嫂子告状的情节啊哈哈哈

《全校都知道校霸是个妻管严》


童话剧家

【宇炆】校霸颜面扫地的故事

苏炆转学过来的时候,申赫宇还是三中人尽皆知的后巷一霸。专收优等生的保护费,美名其曰替学校保护未来的升学苗子。

三中的学生也绝对想不到,短短两天,申赫宇的校霸名号会被面前这个斯文白净的男生狠掼在地上。


“大家好,我叫苏炆,特长是记忆力好。”男生笑了笑,转身在黑板上写下清秀的两个字。

“又是一个书呆子。”申赫宇两只腿翘在桌子上,嚼着口香糖。

班主任对他说,“就坐在申赫宇同学的后面就好。”


苏炆坐到位置上,开始整理书本。

“放学,别去,后巷。”他的同桌用气声对他说。

“啊,谢谢。”苏炆愣了一下,想要追问,却见同桌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下意识闭了嘴。


下课后。

苏炆收拾东...

苏炆转学过来的时候,申赫宇还是三中人尽皆知的后巷一霸。专收优等生的保护费,美名其曰替学校保护未来的升学苗子。

三中的学生也绝对想不到,短短两天,申赫宇的校霸名号会被面前这个斯文白净的男生狠掼在地上。


“大家好,我叫苏炆,特长是记忆力好。”男生笑了笑,转身在黑板上写下清秀的两个字。

“又是一个书呆子。”申赫宇两只腿翘在桌子上,嚼着口香糖。

班主任对他说,“就坐在申赫宇同学的后面就好。”


苏炆坐到位置上,开始整理书本。

“放学,别去,后巷。”他的同桌用气声对他说。

“啊,谢谢。”苏炆愣了一下,想要追问,却见同桌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下意识闭了嘴。


下课后。

苏炆收拾东西拿着食盒出了教室,同桌正要起身,桌子忽然被一脚踢倒。他瑟瑟发抖地把头埋在胸口,能看见申赫宇穿着昂贵的鞋踩在他的书本上,用力碾了碾。

“要你多嘴。不想活了吗?”申赫宇冷哼一声。


下午课间,申赫宇接到电话,说了句:“走啊,飙车,老地方。”起身脱下校服就出了门。

苏炆默默想,大概又是一个多金又浪荡寂寞又享受生活寻找刺激的富家公子。

放学后,他走出校门,看着黑漆漆的后巷,耳朵边响起同桌的话,绕道走了。


第二天,申赫宇也没来。

苏炆上学的时候却听见了有趣的事情。

“昨天我看见后巷那边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在哭”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后巷那边经常有人哭。”

“但是…那个女人一直盯着路人,眼神很渗人。”

“是精神病吗……”

“谁知道呢,总之真的好可怕。”

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学校,恰逢乌云密布,淅淅沥沥的开始下起雨来。


难怪同桌说别去后巷,苏炆皱了皱眉,忽然捕捉到了灵域,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站在后巷拐角处,闪电划过,照亮了她漆黑的瞳仁,头发滴着水。

苏炆默默起身,举手示意:“老师,我要上厕所。”

他出了教室迅速跑到学校后门,蹲着身子瞒过了打瞌睡的老大爷,往后巷跑去。苏炆会捉鬼,虽然不上道,好歹也知道自己有一点多于旁人的责任。


学校厕所。

“什么东西。”申赫宇骂骂咧咧地涂着药水。

“老大,你脸怎么了。”

“逃学飙车遇见老头,打了我一巴掌,还没收了我的零花钱。”申赫宇啐了一口,“又得找人要保护费了。”

“啊?可是老大,听说后巷最近闹鬼……”

申赫宇照着他的头来了一掌,“走了!什么玩意一惊一乍,别听人瞎说!”


于是苏炆在过马路的时候看见了申赫宇一群人。

“申同学,你要去后巷吗?”

苏炆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申赫宇。好歹同学一场,他不想让同学受到不该受的惊吓。

“哟,说来就来。”他的一群小弟走过来把苏炆围住。“这么巧,一起吧?”

苏炆有些为难:“还是别去了吧,你们这么多人。”我可能保护不了。

“怕挨揍?”申赫宇瞥了他一眼,“那就直接给钱吧。”

钱是不可能给的,想都别想。苏炆转身朝后巷走去。

“废物,还真的想约架。”申赫宇的小弟们吹着口哨,笑成一团。他们走进后巷,看见红衣女人立在拐角旁。


“喂,臭女人,滚远一点!”申赫宇的一号小弟朝着女鬼骂了一句。苏炆分析女鬼大概是占据了校霸的日常据点,才让那个小弟像疯狗一样。

不知道女鬼泉下有知,会不会希望最后遇见的是一群文明人。因为苏炆看见她微微偏过头看着一号小弟,攥紧了拳头。


扑街了。苏炆闭着眼,听到七零八落的撞墙声。

申赫宇被掼到了墙上,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看着面前逼近的女人,才意识到她的双眼无神,脖子僵硬,动作却格外灵活和粗暴。

她掐住申赫宇的脖子。

申赫宇喘不过气来,他张大嘴想要呼吸新鲜空气,一边想,电视剧里的女鬼不是色诱吗,这个女鬼为什么攻击技能满分啊?

在晕过去之前,申赫宇看到苏炆从后面扳住女鬼的肩膀,和女鬼过了几招,滚到女鬼后面,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袭向女鬼的膝盖弯,把女鬼击倒在地一记手刀砍晕了女鬼。

“所以苏炆是练柔道的吗,腰真软。”他脑子里冒出这样一句话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申赫宇感觉到嘴巴上柔软的触感。心里一惊,谁勾引他?!

“老大醒了吗?”他还没睁眼,听到周围小弟闹哄哄的在问。

“都人工呼吸了,应该快醒了。”他听到苏炆说。

“是苏炆?!”他回过神来,抿抿嘴,好像也不赖。他放弃了睁眼的打算并在苏炆再次俯下身的时候,心口一致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

苏炆猛地抬头,又探了探鼻息,有点自我怀疑。


于是那天,他们看见校霸和一群小弟踉踉跄跄的从后巷出来,脸色惨白,浑身是伤。苏炆跟在后面,嫌弃地看着。

没人敢问校霸发生了什么,只是苏炆一人顶一群人,打败校霸全身而退的形象成了人们心中永远的敬仰。


学校走廊。

“……你老跟着我干嘛。”苏炆烦不胜烦,问申赫宇。

“除非你答应做我的保镖”申赫宇觉得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校霸成了苏炆的跟屁虫,又好像不是。他们经常看到校霸在小树林压着苏炆这样那样,又被苏炆一个招式踹向膝盖痛嚎一声。

远远听见一句“苏炆!找死吗?”

校霸还是校霸。他的小弟们放心了。


后来,听说申赫宇靠打劫后巷的钱为苏炆买了个基金,成立了工作室,全力支持着苏炆的捉鬼生涯。

再后来,听说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米糕MiCo

我又磕到了

有点想搞但是又觉得很难搞

我又磕到了

有点想搞但是又觉得很难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