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宇髓天元

30万浏览    2366参与
茂修不是毛球

我真的很喜歡在一張畫布上畫很多東西。

我真的很喜歡在一張畫布上畫很多東西。

哇哦

沙雕文学②

        那就怎么样呢?

       在与善逸多次通信无果,且被对方信中遮遮掩掩、无所适从,强行转移话题的拙劣技巧所激,宇髓果断求助外援。

        外援首选对象一:灶门炭治郎一一被无数鬼杀队队士叫过“妈”的伟大男性。  作为鬼杀队的九大台柱子之一,基本上什么忙都会帮,而日柱这一称呼也让人联想到某种神奇的大气光学现象。...


        那就怎么样呢?

       在与善逸多次通信无果,且被对方信中遮遮掩掩、无所适从,强行转移话题的拙劣技巧所激,宇髓果断求助外援。

        外援首选对象一:灶门炭治郎一一被无数鬼杀队队士叫过“妈”的伟大男性。  作为鬼杀队的九大台柱子之一,基本上什么忙都会帮,而日柱这一称呼也让人联想到某种神奇的大气光学现象。

         嗯,总体来讲是个靠谱的选择。宇髓即刻行动,洋洋洒洒的写了一篇恳切与矜持齐飞,温情共色情一色的绝美求助信。(色情一一仅指描写善逸部分)其语言优美程度仅次于伊黑,言辞正直程度仅次于炼狱。鬼杀队最会说话排行榜TOP1,当之无愧。

         渡鸦飞去又飞回,带回的是一篇同样洋洋洒洒的充满着“包在我身上”以及“我也觉得善逸很好”的完全没有get到宇髓意思的直男发言信。(令人震惊啊,日柱大人!)

         事情就这样敲定,宇髓本来以为还需要等后续通信来确定具体的行动计划,结果第二天,炭治郎就架着醉的不知今夕是何年善逸来了。

          “师徒之间的关系很重要啊,重归于好吧!”留下了这句话的炭治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善逸?”

          “…………”

           没有反应啊……用不用绑起来呢?呼吸法会让酒精很快代谢,酒醒了立马就会跑吧。宇髓对绑架自己的师傅没有丝毫愧疚感,反而又开始想一会儿怎么盘问他。

           “话说竟然因为喝酒搞成这样,一点儿都不华丽啊善逸!”宇髓好笑的捻起善逸的一缕金发,托着腮笑得意味深长。

            我妻善逸喝醉后出人意料的安静,跟熟人面前吵吵闹闹的形象判若两人,呼吸法的确发挥了作用,善逸金色的睫毛轻颤,他缓慢地睁开了眼。

             琥珀色的眼眸里藏着潋滟的水光,瞳孔聚焦终于看清了的善逸,一下子就掉进了一片喜悦的绯红里。

             “哟,醒了?”一直盯着善逸的宇髓好整以暇的准备看他炸毛跳脚,也许的确是宇髓的恶趣味,但变成爆炸蒲公英的善逸实在是华丽的可爱。

              啊……我果然喜欢他……做梦都能梦到……

               善逸的脑子显然还是一团浆糊,他想着反正也是梦,就抓住宇髓的领子往下猛的一拽,毫不犹豫地一口亲了上去。

               “  ! ”

               猝不及防的宇髓被这惊天一吻短暂的震住了,接着他眼眸深沉下去,想也不想的反手摁住善逸,夺回了主动权。

                这可就是你自找的了,善逸。

 

>   >   >   >   >   >   >   >   >   >   >   >   >   >   

 完全没有理解宇髓意思,但达成完美助攻的单纯炭治郎上线√

下来的话就是纯车了。

也会说为什么善逸躲着宇髓的原因。

LS.君子温

『鬼灭之刃团片』『团片正片』『柱合』

(没排版,先发一些)

大过年的希望去病消灾,大家都平平安安


音柱:雪凪

岩柱:离火

霞柱:原po

恋柱:翊萧

水柱:赤夜

虫柱:沈昭昭

摄影:流年

妆造:柒柒,断藥ELA

后期:纤水

后勤:小火龙,水一,心做,小柒,顾熙

『鬼灭之刃团片』『团片正片』『柱合』

(没排版,先发一些)

大过年的希望去病消灾,大家都平平安安



音柱:雪凪

岩柱:离火

霞柱:原po

恋柱:翊萧

水柱:赤夜

虫柱:沈昭昭

摄影:流年

妆造:柒柒,断藥ELA

后期:纤水

后勤:小火龙,水一,心做,小柒,顾熙

W先生

鬼灭外送员

*这是沙雕,非常沙雕

*和同学一起口嗨的结果


以下


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网路送餐已经成为非常普遍的一种业务,而今天的日本送餐业,正被紫藤花外送和无惨外送所垅断……


*紫藤花外送


接线生兼老板——产屋敷耀哉的场合


“您好,这里是紫藤花,请问您需要什么呢?(・∀・)”

“我之前订的钢铁冢拉面和火男咖喱来的超慢!我要客诉!”

“这样啊,具体情况方便告诉我们吗?(・∀・)”

“@#$&+-%¢€¥£π¶∆✓™©©%®……”

“好的,那么我们会多加注意的,请问还需要什么吗?(・∀・)”...

*这是沙雕,非常沙雕

*和同学一起口嗨的结果


以下


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网路送餐已经成为非常普遍的一种业务,而今天的日本送餐业,正被紫藤花外送和无惨外送所垅断……


*紫藤花外送


接线生兼老板——产屋敷耀哉的场合


“您好,这里是紫藤花,请问您需要什么呢?(・∀・)”

“我之前订的钢铁冢拉面和火男咖喱来的超慢!我要客诉!”

“这样啊,具体情况方便告诉我们吗?(・∀・)”

“@#$&+-%¢€¥£π¶∆✓™©©%®……”

“好的,那么我们会多加注意的,请问还需要什么吗?(・∀・)”

“……一份钢铁冢拉面和火男咖喱……”

“还有吗?我们有在办促销活动喔~(・∀・)”

“再、再来十份……”

“鬼杀乌龙茶热销中,第二杯75折喔~(・∀・)”

“那就给我20杯……”

“好的,祝您有个愉快的一天~(・∀・)”

挂上电话的客人:???我刚刚干了什么?

(主公的声音,啊嘶~


王牌外送员——岩柱的场合

“悲鸣屿大人!请将钢铁冢两份钢铁冢拉面送到这个地址!”

“嗯。”

岩之呼吸,一之式,奔跑的外送拉面!

“啊啊,岩柱大人为什么从是用跑的送外送呢?”

“他不会骑摩托车。”


外送员——炎柱&他弟的场合

“炼狱先生!请将两份火男咖喱和紫藤花咖啡送到这个地址!”

“只有这样而已吗?”

“是的!麻烦您了!”

炎之呼吸,一之式,冲鸭!

“……每次看到炼狱先生在重机后面装的排气管都会很不习惯呢。”

“真是如旋风一般的男人啊……”

*路上

“哇哈哈哈哈!让我们朝新世界迈进吧!千寿郎!”

“是的!哥哥!”


外送员——音柱&他老婆的场合

“唷!善逸,要一起上来吗?”

“那那那那那是协协协力车吗也坐太多人了吧加我一个绝对会翻车的吧还有有那么多老婆好让人羡慕啊可恶!”


外送员——霞柱&他哥的场合

“呃……时透先生……?”

“怎么了?炭治郎?”

“您不能一直跟着我,您的单子还没送完呢。”

“这样啊……(*´ω`*)”

“无、一、郎!”

“啊,是有一郎先生……”

“炭治郎,人我先带走了,掰!”

“慢走喔……”

*然后

“等等无一郎那是对向车道!”


外送员——水柱和虫柱的场合

“富、冈、先、生。”

“是……”

“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把客人便当里的萝卜鲑鱼吃掉!”

“……”

“您还真是对自己被讨厌这件事没有自觉呢。”

“……我没有被讨厌。”

---今天富冈又被蝴蝶暴打了吗---

富冈义勇:QAQ

Food冈义勇,常驻紫藤花外送的“最不想让他送”排行榜第一名


外送员——风柱&他弟的场合


“实弥先生!这个月都第几次了!再这样下去您的工资都要被扣光了!”

“……那是警察同志太敏感,我就超了一点点。”

“……算了,今天麻烦您带玄弥先生吧!严胜先生请假。”

*路上

“喂玄弥!不要给我超速!”

“……”

“超车也不行!”


外送员——恋柱和虫柱的场合


“伊黑先生!今天我们俩一起出勤!您的摩托车坏了对吧?”

“啊、嗯,好……”

*路上

“甘甘甘甘露寺妳好象骑得有点快快快快——”

“伊黑先生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

“裙裙裙裙裙裙子也掀起来了——”

“重机真的很适合甘露寺小姐呢……(・∀・)”


外送员——炭治郎&善逸&猪猪的场合


“喂勘九郎!我们来一决胜负!”

猪突猛进!

“我是炭治郎啦!灶门、炭治郎!还有那个汤要洒出来了!”

“哇哇哇哇大家都开好快我如果被撞到一定会死的吧我连女朋友都还没交过啊人生才刚开始啊啊啊啊啊啊——”

“呦!灶门少年!”

呼啸而过的炼狱兄弟。

“欸欸欸欸欸欸——”


*无惨外送

接线生兼老板——鬼舞辻无惨的场合

“喂您好,我要——”

“自己来拿。”

“……”

“我——”

“手脚是废了吗?自己来拿。”

“……”

无惨外送客诉电话 = 继国缘一手机号,欢迎多加利用。


外送员——上弦之一&他弟的场合

“无惨——!!!”


→ 失业人口——继国严胜&他弟的场合

“继国缘一骑摩托车给我把头发紮起来!”


外送员——上弦之二的场合

“去送饭吧!我可怜的孩子们。送饭者得永生——”

“童、磨!”

“小忍~~”

---今天对家的童磨被蝴蝶暴打了吗---


外送员——上弦之三的场合

“恋雪你的单子挺多的,我帮你。”

“没关系的,您还有严胜先生的单子要送不是吗?”

“……”

md继国严胜。


外送员——上弦之四的场合

“哎呀,这次是可乐吗?谢谢啦!”

“每次半天狗先生都会派不同的人过来呢,上次是哀绝来着。”

“半天狗真是方便啊,一个人能送七个人的单子。”


后勤——上弦之五的场合

“玉壶!外送用的壶又碎了!”

“咿咿!怎么会……我的艺术品可是——”

“碎了!”

“……我重做就是了QAQ,我可怜的孩子……”


外勤——上弦之六的场合

“喂!就是你吧!上次的餐费!啧啧,没付清还想吃霸王餐啊!”

“小梅!抽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


内勤——鸣女的场合

“鸣女我要到XX街,帮我把大门对准一下,我沖出去。”

“鸣女我回来啦!帮我送到停车位一下!”

“鸣女!把那个客诉的家伙送到顶楼!”


外送员——新上弦之六的场合

“善、逸!!!!”

“雷之呼吸霹雳一闪啊啊啊啊啊”

“狯岳你的饭菜都洒了!!!!”


外送员——魇梦

“魇梦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让客人以为他们已经吃饱了!!!无惨大人一天到晚在接你的客诉!!!!”

“是……嘿嘿。”


幽霜霜

我也要一份!


已授權

繪者:KUKI

連結:https://www.plurk.com/m/u/kukians

我也要一份!



已授權

繪者:KUKI

連結:https://www.plurk.com/m/u/kukians

锖兔煮茶

[鬼灭乙女]kiss是不够的,所以杀掉吧

○黑暗向注意[有ooc成分]

标题来源[A]ddiction


推荐食用:乙女解剖/[A]ddiction

○[灶门炭治郎/我妻善逸/锖兔/富冈义勇/童磨/宇髓天元]


·🎴灶门炭治郎


  那个晚上浅尝辄止的吻,你的姿态,诱人的白衬衫,早上大学上课时你脖子上隐隐约约的吻痕让人瞩目。“早上好灶门君!”明明昨天晚上还在说“炭治郎~”的,不要和别人离得这么近,不要和别的女孩子太亲近啊!亲脸也不可以!即使香奈乎也不可以!“为什么呐,我不是炭治郎的私有品吧?请纵容一点我吧?”


  对不起,我很喜欢你,但是我无法容忍我的占有欲...

○黑暗向注意[有ooc成分]

标题来源[A]ddiction


推荐食用:乙女解剖/[A]ddiction

○[灶门炭治郎/我妻善逸/锖兔/富冈义勇/童磨/宇髓天元]


·🎴灶门炭治郎


  那个晚上浅尝辄止的吻,你的姿态,诱人的白衬衫,早上大学上课时你脖子上隐隐约约的吻痕让人瞩目。“早上好灶门君!”明明昨天晚上还在说“炭治郎~”的,不要和别人离得这么近,不要和别的女孩子太亲近啊!亲脸也不可以!即使香奈乎也不可以!“为什么呐,我不是炭治郎的私有品吧?请纵容一点我吧?”


  对不起,我很喜欢你,但是我无法容忍我的占有欲。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盛开在红玫瑰上吧,对不起,我会清理干净的,一切一切。



·⚡️我妻善逸


  啊啊啊不可以穿超短裙啦!买制服时不要特意的问我啊,才没有看到情……那样恶劣的制服。“善逸善逸,你喜欢猫吗?”好近……喜欢“猫耳猫尾呢?”不要把猫耳发卡戴在头上啊啊啊,太可爱了。


  什么戴出去给师兄们看一下我是不是骗你?别这样不可能!只能给我看啊,这个样子,别骂我hantai啊!


  怎么样的你都很喜欢,不要带走你的爱啊,如果无法留下的话……


  你喜欢猫耳的标本吗?


·🐇锖兔


   军装lo很好看?啊,要和我穿情侣型的?我穿起来不好看吧……好啦好啦,不会撒娇就不要威胁啦。不要露胸的,腰也不可以,腿……啊?我太执着了,对不起啊。“锖兔锖兔,我想试试旗袍。”露腿露胸露的太多了你!“锖兔喜欢吗,这样的我——”像电磁波一样干扰我的思想,想从这份喜欢中逃走啊——


  别否定我对你的感情,我对你是,至死不渝的爱。


·🌊富冈义勇


  别理我这种人,别和我说话,也别考虑我的感受。是我太没用,不我不内向,我没有被讨厌……很搞笑吗我?能为你带来快乐吗?“别这么死板嘛……”不要穿着我的外套问我感觉,“你果然往那里看了吧?”不,我我,……“义勇先生,好se……”不,那个音就别发出来。你要承担,后果。

 

  别欲求不m的看着我,啊那是抱怨吗?一点都不像呢,我心里只有你。所以,别想着离开我。


·❄️童磨


  呐呐,最近有点冷淡呐。要一起去极乐世界吗?我想杀了你?不不不,才没有。不过,如果可以,我比较喜欢j杀……哎呀,痛痛痛。我对你的爱情是无法解开的,所以别逃啊。

  

  你现在的样子很可爱不是吗?等一下和我一起去极乐吧,我会向教徒展示你完美的骨骼的,你太完美啦~我喜欢你的眼睛,骨头也很喜欢呢~所以,不要逃走哦


·🎶宇髓天元


  这个姿态一点也不华丽啊!我才不是只喜欢喷出来的血华丽的姿态,我可是掌管华丽的神啊!不过,我没怎么注意,你原来这么有料啊。哈哈哈害羞了害羞了。


不如,来做点更华丽的吧?令人兴奋的那种。



🌿🎥

我在写peach……第一次尝试这种题材,其实最近乙女解剖太上头了……


1003.

【宇善】雷落无声(十)

是年龄转换的梗,私设多


继子宇×鸣柱善


主cp宇善,副cp錆义、炼炭


——————————————


        善逸拿下啾太郎爪子上绑着的纸条,上面写着“东南南,两生花,派出查探情报的隐无一归还,疑有十二鬼月驻守,请鸣柱我妻善逸前去调查。”


        东南南?那不是伊之助负责的区域吗,他所属的管辖区是西北中,和任务所在的地点差了十万八千里,怎么会派他前去?...


是年龄转换的梗,私设多


继子宇×鸣柱善


主cp宇善,副cp錆义、炼炭


——————————————


        善逸拿下啾太郎爪子上绑着的纸条,上面写着“东南南,两生花,派出查探情报的隐无一归还,疑有十二鬼月驻守,请鸣柱我妻善逸前去调查。”


        东南南?那不是伊之助负责的区域吗,他所属的管辖区是西北中,和任务所在的地点差了十万八千里,怎么会派他前去?


        伊之助不在就算了,说起来也的确很久没见到了,可能又去哪个山坳里打野猪了吧。可是,其他柱也在啊,花柱小姐和不死川先生的管辖区就在邻边,不是更方便吗?


        善逸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好、好、好可怕啊啊啊啊!”善逸本能的抱住了宇髄,眼泪鼻涕一把糊在天元衣服上,“上次是运气好啦,这个任务看起来好可怕呜呜呜我会死的啊啊啊。还有怎么会有村子叫两生花这种奇怪的名字,听都没听说过,这么危险就不要去了呜呜呜QAQ。”


        听见这样一如既往的沮丧发言,啾太郎狠狠揪了一把善逸的头发。


         突然被抱住,宇髄愣了一下,反抱了回去:“你是不是蠢啊,明明很厉害偏偏是一点信心都没有,跟猪一样。”


         感觉怀抱里的人僵了一下,他低头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


         没什么大事,就是对“猪”这个字有点阴影。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


         “等等,天元也去吗?”


         “哦?”宇髄低头看着拦腰抱着自己的金发少年,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怎么?善逸是想一个人去吗?”


         “不、那个……我……”
         “叫一声‘天元大人’就勉为其难的跟你去哦。”


         “你、你怎么……”
         “我怎么?”


         善逸很没骨气的怂了,他放开天元,用手绞着自己衣角,一会儿又拿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说:“天、天元……”


         “嗯?”


        他抬头看他,金色的眼睛染着一丝丝的水雾,配合着泛红的脸颊看起来楚楚可怜:“天元……大人……”


         本以为宇髄会狠狠的嘲笑他一番,可对方只是一反常态的转身,不让自己看见他的神情,说话的时候耳根也有点红红的:“哦……那,快走……”


         ?走那么快干嘛?




         他们顺着雷屋敷的阶梯往下走,一旁啾太郎还在一个劲的“啾啾啾”催他们快点走,善逸揪着自己的头发,想着关于自己又忘记买发绳的事,这么麻烦,干脆剪了的好。


        长梯的尽头,无一郎靠在树边,还是看着天上的云层发呆。略大的鬼杀队队服袖子垂下来盖住了手指,单薄的身形就像风中的一片剪影。


         “无一郎?”


         看到善逸放在眼前虚晃的手,无一郎回过神来,歪头看他,也不绕弯子,直接说明了来意:“鸣柱大人接到了去往调查两生花村的任务吧?请带我一起去。”


         “???”善逸被他突如其来的话语搞得不明所以,“可是……”


         “夜晚巡逻的任务我交给了水柱继子,有意外情况的话随身照顾我的隐会糊弄过去,我们早去早回,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这还是无一郎第一次语速那么快,一次性说这么多话,他重复了一遍:“请让我一起去。”


        宇髄刚想说无一郎准备这么完全显然是早就知道刚刚才发来的任务,太过可疑了,先听听他的解释再考虑答复。可是他还没说出口,善逸就点了头:“嗯,好啊。”


         “无一郎想一起去的话,不用跟我解释的啊。”
        “无一郎这么可靠的人,能一起去的话再好不过了。”


        宇髄一把把善逸扯到一边:“喂,你怎么就这么答应他了,不说别的私自出任务是违反队律的吧?”


         善逸默了默,只是说:“我听到他的声音了。一直以来,那么压抑的悲伤,好像突然找到了突破口。他那么急切焦虑又带着期待的声音,我不可能拒绝的。”


         看着还是一副呆呆表情的无一郎,宇髄撂下了一句话:“你说了算。”


        “喲,善逸。”三人正打算顺着啾太郎的指示往东南南走,忽然听到了日柱温柔的声音,他们回头,炭治郎给一位叼着竹子的少女打着伞,腾出来的那只手向他们挥了挥,“我带祢豆子来看你了。”


         “小祢豆子~”


        善逸立刻抛弃了陪他去做任务的两人,马赫秒速转身贴近,旁边飘起了小花花:“哎嘿嘿~”


         “唔唔!(善逸哥哥)”


        善逸伸手要抱祢豆子,被炭治郎一手拦住:“善逸,不可以对祢豆子动手动脚哦。”


         [核善的微笑.jpg]


         祢豆子伸手指了指善逸披散的头发:“唔唔(头发)。”


         善逸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对哦,祢豆子你有发绳吗?”
         “姆唔(给你)。”


         “谢谢小祢豆子~”
         善逸接过粉色的发绳,也不觉得这颜色有什么不对:粉色好啊,多可爱啊和祢豆子一样,而且还是祢豆子头上发绳的情侣款(?)~


         看着宇髄露出的要杀人的表情,炭治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原来宇髄也喜欢祢豆子。


         可是炭治郎默默给他们两个都画了叉,不行不行,祢豆子可不喜欢你们呢。


        完全没觉得自己这种“我妹妹这么好看被别人一见钟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思想有什么不对的炭治郎问道:“善逸是要出任务吗?”


         “是的,日柱先生”这是宇髄回答的。


         “无一郎也是吗?”


         “我回霞屋敷。”


         空气中有火花碰撞的气味呢。


         大家关系可真好w~



——————————————

这章有点少呢,下章加字数QAQ


大家除夕快乐吖


谢谢小可爱们关心,大家都要注意身体哦


红心蓝手小评论~



肆意妄想

改版过的宇髓天元痛甲

我真的好爱他啊

改版过的宇髓天元痛甲

我真的好爱他啊

边边边边边卯首

去年的鬼灭稿子,最后一张应该是去年九月画的了,画风跨度也太大了

去年的鬼灭稿子,最后一张应该是去年九月画的了,画风跨度也太大了

狼邪君

「那就拜托您从中挑选一位了,
老板娘。」

※宇髓

……花街这身儿真的莫得辨识度,不愧是完美变装(跪

「那就拜托您从中挑选一位了,
老板娘。」

※宇髓

……花街这身儿真的莫得辨识度,不愧是完美变装(跪

茂修不是毛球

看完情報安慰我自己。


哈哈,只要我死的夠快,刀子就追不上我。我在笑哦,我 在 笑 哦 

看完情報安慰我自己。


哈哈,只要我死的夠快,刀子就追不上我。我在笑哦,我 在 笑 哦 

黑玖玖啊哈

俺太丑了,俺是天元,我兄弟出的炭炭真的太好看乐!!假发致歉,被亲戚家孩子扯了纱布还贴了双面胶,气死我了!!
我绝对是最矮的天元!!!
是照骗!是照骗!!
道具还在广州(囧
啊啊啊啊我好精彩?!
我是中年油腻老大叔,我列表亲评

俺太丑了,俺是天元,我兄弟出的炭炭真的太好看乐!!假发致歉,被亲戚家孩子扯了纱布还贴了双面胶,气死我了!!
我绝对是最矮的天元!!!
是照骗!是照骗!!
道具还在广州(囧
啊啊啊啊我好精彩?!
我是中年油腻老大叔,我列表亲评

1003.

【宇善】雷落无声(九)

是年龄转换的梗,私设多


继子宇×鸣柱善


主cp宇善,副cp錆义、炼炭


无一郎是大家的小可爱


——————————————————


        最近无一郎帮他巡逻似乎越来越勤了,善逸看了看身旁走神的少年,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口:“无一郎你……最近帮了我很多忙,真是谢谢了。不过是有什么事吗?最近回霞屋敷的时间都少了很多。”


        无一郎终于从他那放空大脑的状态解放出来,他仰头,看着...

是年龄转换的梗,私设多


继子宇×鸣柱善


主cp宇善,副cp錆义、炼炭


无一郎是大家的小可爱


——————————————————



        最近无一郎帮他巡逻似乎越来越勤了,善逸看了看身旁走神的少年,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口:“无一郎你……最近帮了我很多忙,真是谢谢了。不过是有什么事吗?最近回霞屋敷的时间都少了很多。”


        无一郎终于从他那放空大脑的状态解放出来,他仰头,看着善逸的眼睛说:“那个,谢谢。”


         “我觉得我长高了。”


         ???话题跳跃也太快了,而且无一郎你别踮脚我看得见的!


        “因为……因为真菰说对自己好的人要加倍的对他好,不知道这样算帮到鸣柱先生了吗?”他认真的回想了下真菰说的一长串话,去掉六成的夸他可爱的词和三成的土拨鼠尖叫,提出了剩下一成比较有建设性意义的话。


         “当然啦,多亏了无一郎你,才断绝了鬼逃脱的可能性,就算是巡逻完成后还会来陪我,真是太谢谢你了。”


         难得无一郎这次得到回答之后竟然没有马上放空自己,而是看着善逸抛出了下一个问题:“那,那个忍者还好吗?”


         “天元啊……”善逸亲昵的称呼着嘴上念叨的不在场的某人,“他最近一直窝在训练场里不走,不出去和我巡逻也就算了,连饭都不好好吃,急死人了。”


         他和无一郎一起跨上去往雷屋敷的阶梯,叹了一口气:“还拜托隐从外面买了好多奇奇怪怪的材料,说是要研究新的呼吸法,已经整整两个礼拜了。他要是再不出来我就……”


        “轰——!”
        话还没说完,山上雷屋敷传来的轰的爆炸声打断了他的不理智发言,善逸吓了一跳,飞快的跃上了楼梯,大步跨进雷屋敷:“天元,你没事——”


        “……吧?”


        训练场里只有宇髄一个人,他手里拿着两把木刀,地上满是坑坑洼洼被炸的痕迹,看到善逸进来,他呆了一瞬,马上凑到他面前高兴的说:“善逸?你来的正好,快看!”


        他向后退了一大截,抽出木刀下劈,在木刀略钝的切面接触地面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伴随着“轰”的爆炸声,地面裂开了一个洞。



         “这个呼吸法叫音之呼吸,刀法配合特制的炸药能产生出巨大的破坏力。”
        宇髄矮身闪过战斗型人偶的斩击,刀身擦过人偶手臂引发了小爆炸。


         “与呼吸法配合的心法,也就是战斗计算公式,叫谱面。是我做忍者的时候自创出来的,通过读取敌人攻击的节奏,将它转化为音律。”
         他手指细细的打过节拍,在人偶从爆炸中清醒过来向他发动攻击时,闭眼闪过了从身后袭来的电锯。


        “虽然完成分析需要一定时间,但完成谱面后,敌人的习惯与死角将无所遁形。”
        电锯擦过他的发丝,宇髄天元瞟了一眼连接电锯的关节,上面的螺丝大的显眼,他伸手过去。


         “等等天元,那个不能——”


         他伸手过去,拔下了反面的一个拴桩。
         小小的木条在他手里截成好几块,而身后的人偶也从手臂上的电锯开始碎成一堆零件。


         “……欸?”


        “欸什么啊,善逸你就这么不放心我吗?”宇髄踮起脚抬手狠狠敲了一下善逸的头,“本大爷可是很厉害的,你那口气听起来一点都不华丽啊!”


        “唔……好疼好疼……毕竟用这个人偶对战的都按错了,所以……”善逸用手捂着头,心想这孩子力气怎么这么大,打的疼死了。


         “哼哼,看到了吧,这就是音之呼吸的厉害~”


         “是是是……”


         能不厉害嘛,训练场砸那么多个坑到现在还维修着呢。宇髄的住所在训练场的正对面,而善逸则是在庭院的正对面,就像一栋楼的正反面一样。现在训练所在维修,宇髄的房间是进不去了,所以、所以……这是他们睡在一起的第三天。


         善逸翻了个身,正对上宇髄熟睡的脸,略显稚嫩的五官皱在一起,好像是做噩梦了。柱们晚上的确是要去巡逻,但也并不是每天晚上都要出去,每个星期大概会有两三天的晚上可以在自己的府邸补觉。


        以前善逸总是一沾床就起不来,老爱抱怨晚上一个人害怕,可是旁边突然多了个人之后,反而失眠了,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这小鬼,晚上都这样的吗?
        他伸手,虚抚着天元的脸:这个孩子紧闭着眼,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滑到枕头上打湿了一片,眉头也紧紧皱着。每一天每一天都是这样,第二天醒来,还是和平常一样,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蠢死了。


        宇髄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眼皮也在微微颤抖着,好像……要醒了?
        善逸马上把自己那只不老实的手放回了自己的被子上。

        


        宇髄醒来的时候,和以前一样还是大汗淋漓的样子,但已经下意识收敛了自己的喘气频率。毕竟……他向一旁看去,善逸睡的那么香,吵醒了就一点都不华丽了啊。


        和自己想象的一样,安静的睡脸,缓慢平和的呼吸频率,和披散在身后的长发。


        他悄悄把手移到了两人地铺的中央,小心的傾过身子,捻起善逸的一缕金发,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了吻,嗅到了阳光的味道。


        宇髄忍不住抿嘴笑了笑,用手指去勾他放在被子上的手,用轻的只剩下气音的声音说:“睡的那么死,跟猪一样。”


         他窝回了被子里,想着自己在(自以为)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悄悄越了界。


         就着刚刚在指尖汲取到的温度,安心睡了一觉。
         善逸失眠的更厉害了。



          “善逸,早啊。”
          稀松平常的招呼。


          “早饭做好了,别赖床了起来训练。”
          平淡无奇的日常。


         “怎么心不在焉的,你看我现在挥刀有没有好一点,还像挥苦无吗?”
         一如往常的训练。


         “喂喂,你想什么呢?”
         连脸也是一样普通的帅。


         为什么你能这么平淡啊,明明亲了我头发摸了我手还骂我是猪,怎么还能这么正常啊!


         难道因为我太久没见到女孩子了所以只是一点点普通的触碰都觉得脸红心跳吗?善逸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这样让自己清醒一点。


         “咳、天元你刚刚说什……”


         感到肩膀上突然多出来的重量,善逸转头,看到棕色的小麻雀停在他肩头,抖着翅膀“啾”了一声。


        “?啾太郎,是有任务了吗?”


        “啾!”
       


——————————————

下章终于开始戳主线了


今天回老家了,车上码字会晕车,就延迟更新了,抱歉QAQ


新年也不会放弃更新哒乁(•౪• 乁)


很喜欢那种青涩的感情,所以进度会很慢,毕竟青春青涩害羞还会脸红心跳的感情最美好了!


老家信号不好发了好几次都发不出来(哭)


哇哦

有?点?儿?车?①

有人看我就继续写 

继子宇×鸣柱善

相互爱恋,不敢表达心意,那么就靠万能的血鬼术来捅破这层窗户纸吧!

https://m.weibo.cn/u/7376770153?uid=7376770153&t=0&luicode=10000011&lfid=100103type=1&q=倒吊人01 

有人看我就继续写 

继子宇×鸣柱善

相互爱恋,不敢表达心意,那么就靠万能的血鬼术来捅破这层窗户纸吧!

https://m.weibo.cn/u/7376770153?uid=7376770153&t=0&luicode=10000011&lfid=100103type=1&q=倒吊人01 

弌柒

论日常如何与孩子相处

炎柱VS音柱


(年前最后快乐一发)

论日常如何与孩子相处

炎柱VS音柱


(年前最后快乐一发)

云音持续掉线中

#鬼灭之刃##宇髓天元#★★★

单人预告

———我是掌管华丽的神明……                    祭奠之神哦———

PHX:@六个核桃  

后期:@阿玉  六褐拍的太好看了!!原色调出图我太爱了!

我老婆们呢!!!

#鬼灭之刃##宇髓天元#★★★

单人预告

———我是掌管华丽的神明……                    祭奠之神哦———

PHX:@六个核桃  

后期:@阿玉  六褐拍的太好看了!!原色调出图我太爱了!

我老婆们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