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守望先锋

977.4万浏览    49155参与
野生吸血鬼
喜欢捏雪人儿是吧。 下雪了下雪...

喜欢捏雪人儿是吧。

下雪了下雪了UWU

喜欢捏雪人儿是吧。

下雪了下雪了UWU

一大只鲸鱼
Why did we alwa...

Why did we always end up like this?

Why did we always end up like this?

Leavy
“月光洒在了范海辛的脸上。”

“月光洒在了范海辛的脸上。”

“月光洒在了范海辛的脸上。”

Dot
这个婆娘太好看了,画画捏 暴雪...

这个婆娘太好看了,画画捏

暴雪在被收购的几天之后

这个婆娘太好看了,画画捏

暴雪在被收购的几天之后

couch potato

搜一个长期快速的好友

有人快速吗长期qwq只奶你一人 也可c

有人快速吗长期qwq只奶你一人 也可c

Aoki_灏

【R76】两个停留在过去的漂流者

    这是俺的现代文写作课程作业()总之就是用作业偷偷写了一篇奇怪的同人文XD请大家不要介意,俺不是正经写文的大概是这样xx

    然后由于是作业的原因对标题和内容有一定限制所以写了一些奇怪的设定和场景描写大概是这样。

    主要背景是ow世界观下设定,可以看作是守望先锋失败智械赢得战争的if线也可以有其他理解XD 反正很意识流

    然后由于是作业所以就没有明写守望先锋的名字和世界观,也不知道助教玩没玩过所以很多东西都没...

    这是俺的现代文写作课程作业()总之就是用作业偷偷写了一篇奇怪的同人文XD请大家不要介意,俺不是正经写文的大概是这样xx

    然后由于是作业的原因对标题和内容有一定限制所以写了一些奇怪的设定和场景描写大概是这样。

    主要背景是ow世界观下设定,可以看作是守望先锋失败智械赢得战争的if线也可以有其他理解XD 反正很意识流

    然后由于是作业所以就没有明写守望先锋的名字和世界观,也不知道助教玩没玩过所以很多东西都没有明写x见谅,总的来说这个作业得分好像还可以就觉得可以放上来玩玩(bushi

    以上了解了都ok的话请继续往下看!希望不要太介意俺拙劣的文笔orz

-------------------------------



    彤红的落日逐渐被冰冷的蓝色吞噬,广场上机械冰冷的声音不断播报着今日违规的数字编号。脚下黑色的影子缓缓拉长,斑斓的霓虹灯将这黑色的印迹撕裂成一片片破碎的灰黑,直至碎片彻底消散在斑斓的色彩中。路上的行人们仿佛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他们面容都是一致的冷,嘴角都是一致的弧度,甚至步子都是一致的快,变幻的彩色灯影也无法使他们的脸上有任何动容。将他们与旁边用铜铁做成的机械智械相比,也许只有肤色的区别,他们在行为上都是那么的机械化,仿佛是被抽空了灵魂的空壳,只剩下了这支离破碎的躯体还在机械化的移动。

    编号W-0076踱着步子,静静地注视着落日没入高挑的写字楼的缝隙之中。编号W-0076和路上的其他人不同,他已经快50岁了,在这个被智械统治的世界,这个年龄的人已经不配拥有被支配的资格,可以说他已经被社会抛弃了,甚至连编号都不屑于赋予。

    自从某个世纪开始,人工智能产生了自主意识,他们称自己为“智械”,拥有远高于人类的智慧,认为人类已经不配成为世界的统治者,于是他们发动了智械与人类的战争,虽然人类也曾今拼死抵抗过,组建过维和组织、军队,却还是以失败告终。智械成功夺取了“创世神”程序,成功统治世界,人类不再需要名字,被认为有用的人类会被赋予编号,只需要执行智械分配的任务。

    编号W-0076是他自己起的,为了在这个数字化世界显得不那么格格不入,W代表Wasted,也许是一种自嘲。也许是年纪大了,也许是别的什么奇怪的后遗症,他的记忆已经有些混乱了,依稀还记得76这个数字曾今是属于自己的,就这么起了。不知不觉中他又闲逛到了自己常去的酒吧。和曾今不同,现在酒吧里已经没有什么年轻人了,这里现在反而是中老年人的净土了。

    “编号W-0076先生,欢迎光临Drifter,请问今天您想喝点什么呢?”智械冰冷的声音中透露着一丝温和的意味。虽然在现在智械代替服务生或者酒保已经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但其实早在他年轻的时候,这里就是这名智械一手管理的,对于这点他还是记得的。虽然智械确实是程序集合而成的,但也许是科技的进化,部分智械确实产生了类似人类的情感,拥有了自己的思想,这也是他们自称为智械的原因。

    “Whiskey,和往常一样,you know my taste. ”

    “As you wish.”智械的声音突然停顿了一下,“先生今天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吗,Whiskey是您有心事的时候才喝的。”智械的脸上显示出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我感觉我的记忆又有些混乱了,也许是我常去的那个公园前天被拆了,没办法去散步了吧。”他自嘲地叹了口气,他明白这其实是个借口,只是他老了,不能适应这个时代罢了。他又陷入了自己地回忆中,或者说是自己杂乱不堪的记忆里面。

    “这位先生,也许,我能坐在你的旁边吗?”一个深沉的嗓音突然在他的耳旁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不知何时身旁来了一位头戴针毡帽的中年男性,深邃的眉眼和几道伤疤昭示着此人不凡的来历。

    “随意。”编号W-0076并不在意来者的身份,或许在喝酒的时候有个聊天的酒伴也是件不错的事。

    “或许,先生,能请教一下你的名字吗。”来人看似十分主动地想挑起话题。

    “W-0076,但理论上来说我没有被赋予编号,所以这其实是我自己起的。”说完编号W-0076才意识到他问的是名字,不是编号,这个名词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提到过了。

    “不,不是编号,是你自己的名字,先生。”

    编号W-0076愣了一会,名字,他好像确实是有的,只不过让他回忆自己的名字就好像在大海捞针。“不好意思,因为一些原因我的记忆出现了一些问题,我可能已经有些记不起来了。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人关心了。” 编号W-0076尴尬地笑了笑,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问,但应该敷衍一下就够了,编号W-0076这样想着。

    “也许你曾今当过兵吗,看你的坐姿和仪态,和普通人不同。”针毡帽男人打量着眼前的白发男人,淡蓝色的眸子里透露着一丝迷茫与不解,即使是坐着,他也仍然绷紧着身子,挺直着腰背,丝毫没有懒散的姿态。宽大的衣物也无法完全遮盖他健壮的身形,即使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仍能感觉到他曾今一定有一段辉煌的人生。

    当兵?一些零星的记忆忽然在编号W-0076的脑海中涌现,他好像确实在部队过,也曾今好像还参加过一场......战争。硝烟弥漫,四处都是飘飞的尘土和斑驳的血迹。枪炮声,惨叫声,编号W-0076忽然觉得这一切是如此清晰又如此遥远。

     “或许这位先生,你想喝点什么吗?”身旁智械平淡的声音打破了此时稍微有些尴尬的沉寂。

    “Whiskey,和旁边这位先生一样就行。”

    “不好意思,突然这样说可能会有些突然,其实是我看到了你挂在胸前的狗牌。因为我曾今也在美军服役过,所以我以为......我们可以聊聊,但我没想到会让你困扰,不好意思。”身旁的男人忽然说到。

    狗牌?编号W-0076低头拿起一直挂在自己胸前的那铁牌。“Jack Morrison...USMC....76..”他的手指拂过狗牌上刻印的文字,原来他并不是不记得,他只是不愿揭开那层蒙上记忆的黑布,他以为取了一个像模像样的编号,尝试去适应这样冷漠而陌生的生活,就能走出过去的阴霾。结果这一切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他终究还是没办法接受现在这个世界。

    在那次爆炸后,他失去了太多,他的记忆确实因为脑部受到重创部分丢失、混乱不堪,他的身体也不再强健,他的视力甚至也严重退化。但更令他绝望的是,那次爆炸彻底粉碎了人类抵抗的希望。当他再次从黑暗中醒来时,一切都已经天翻地覆,昔日的战友生死未卜,智械彻底统治人类世界,他一度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于是,他选择了逃避,逃避这个可怖的现实,不断催眠自己,直到现在他突然被酒吧里的不速之客拖出了泥潭。

    “不......不是这样。我......我叫Jack Morrison,很高兴能见到你,或许可以称呼你为战友吗。”他重新伸出自己布满伤痕与创口的手,这一次他终于认真打量起眼前的男人,他有着棕色的皮肤,深邃的黑色眸子。确实如他自己所说,他也曾是一名军人,从他的肌肉线条和身形都可以看出。

    “当然可以。我是Gabriel Reyes,很高兴认识你,Jack。”男人爽朗地握住了他伸出的手,“其实.......我也和你一样,我一直无法接受这个世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虽然已经过了十多年,我也还是无法面对。”男人突然一改轻快的口吻,神情也逐渐黯淡。

    “还好,这个世界也不需要我们这样的老家伙了,我也想通了,索性就做一个旅行者,在各处漂流,游荡,看能不能找到当年的战友们。也不需要理解当下,担忧未来,因为我们已经不被需要了,不是吗。还不如让自己轻松一点,停留在过去,也未尝不是一种方法呢。”说着,男人拿起了早已端过来的酒杯。

    “或许,如果你也仍然有这样的困扰,和我一起旅行也是一个不错的排解方案。”

    听到这里,他承认他确实被这样的邀请打动了。同样也是曾今服役,拥有和自己的相近的年纪,也算是比较健谈,有这样的人陪伴,一起在冰冷的世界中汲取最后的温暖,确实是很诱人的邀请。但他的身体,可能并不能回应这样一份真挚的邀请了。

    “我很愿意接受你的邀请,但我的身体......”他刚想回应,却发现身边的人不知何时消失了,只剩半杯酒和一些黑色的烟雾,不一会就消散在了空气中。

    这是,幻觉吗?他忍不住这样想到,或许是他的精神状态过于不稳定,已经开始出现幻象来催眠自己了吗。原来这所谓的战友也只是存在于自己的幻想之中,甚至还想去旅行,去做什么漂流者,原来自己潜在的意识这样可笑吗。

    Gabriel Reyes,这个名字确实是存在的,他入伍时曾今最亲近的挚友。但他早就应该在那次爆炸中离开人世了,即使他的记忆已经不再完整,他仍然记得对方逐渐冰冷的体温,温热的血液不断从那可怖的伤口流出。Gabriel在爆炸前一瞬间还用躯体为自己做掩护,让他还能侥幸从爆炸中苟活。

    真是太可笑了,他不禁想嘲笑如此不堪的自己。或许他现在该做的是重新接受心理治疗,而不是在酒吧用酒精催眠执迷不悟的自己。这样想着,他放下酒杯,踏着沉重的推门而去。

    .......

     

    “Jack的记忆仍然没有完全恢复吗,我觉得他好像真的不记得我了。听Ziegler医生说他好像陷入了自己假想的幻觉之中。”

    “Gabriel,也许你更需要担心一下自己,你的身体仍然无法保持稳定,听Moira博士说你身体的不断再生与重组并不能完全治愈一切。Jack最近不怎么来我的酒吧了,但如果他来了我会告诉你的,在这点上我保证,智械是不用休息的,这件事我决不会忘记。”

    “谢了,Zenyatta,改日再见。”

    “一路平安。”



-------------------------------

以上正文部分就结束啦~是个很短的短打

最后留了个很开放的结尾总之就可以有很多理解这样感觉比较有趣XD

由于文笔很烂所以还是很感谢看到这里♥

尼尼尼克

【翻译】守望先锋紧急通讯频道 29

Chapter 29:守望先锋的核心人物


安娜:嘿只有我一个人感觉我们把谁漏掉了吗

安娜:就是说

安娜:我感觉这个群里本来应该有25个人??

安娜:但现在只有24个

76:没错,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死神:卧槽。

死神:我们忘了托比昂了。

莱因哈特:哦 草

安娜:哦 对

安娜:@温斯顿 我 们 忘 了 托 比 昂 了

温斯顿:呃。他一直没有回应召回令,我猜他是不想搅进来吧。

温斯顿:你知道,他还有孩子。

猎空:小托比们(译注:原文torblets,据说是对托比昂的戏称,...

Chapter 29:守望先锋的核心人物


安娜:嘿只有我一个人感觉我们把谁漏掉了吗

安娜:就是说

安娜:我感觉这个群里本来应该有25个人??

安娜:但现在只有24个

76:没错,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死神:卧槽。

死神:我们忘了托比昂了。

莱因哈特:哦 草

安娜:哦 对

安娜:@温斯顿 我 们 忘 了 托 比 昂 了

温斯顿:呃。他一直没有回应召回令,我猜他是不想搅进来吧。

温斯顿:你知道,他还有孩子。

猎空:小托比们(译注:原文torblets,据说是对托比昂的戏称,不是很清楚梗在哪里)

76:别再说那个词了

猎空:那看来我得多说几次了

莱因哈特:托比昂把他的通讯器弄坏了

温斯顿:。。真的?

莱因哈特:他干活的时候把它掉进熔渣里了

76:我还是搞不懂他干活拿熔渣干嘛

死神:我记得我有一次看到他把那玩意给吃了。那还是归零者暴动之前的事了。

猎空:可怕

温斯顿:他就这么弄坏了?

温斯顿:所以守望先锋已经重新活动了整整一年,这么长的时间,他只是单纯不知道?

莱因哈特:他可能是以为自己没收到邀请所以闹别扭不想跟我们说话

安娜:听起来像他的风格

安娜:简直不敢相信有人能这么小气

死神:你上次因为我不小心吃了你的补给包整整三天没跟我说话。

安娜:没错。“不小心”。

法拉:妈。

温斯顿:托比昂绝对在邀请名单里!我给所有特工都发了召回信息!

安娜:那看来反正他是不知道

安娜:他不爽的时候就这样

麦克雷:我们是不是该

麦克雷:······联系他之类的?

安娜:也许吧

76:等会。

死神:又怎么了。

76:他看到我们肯定会发飙的。

安娜:为什么

安娜:哦 对 我 们 都 诈 尸 了

死神:啊哦。

莱因哈特:我也还没打算放过你们呢

法拉:所以我现在是你最好的朋友了,对吗莱因哈特?

莱因哈特:没错。你妈妈他们已经被分到坏朋友名单上了

法拉:太 好 了!

安娜:太坏了

安娜:我在我朋友心里居然已经比不过自己的亲女儿了

莱因哈特:所以托比昂的事怎么办

76:给他发消息吧

76:不过跟他说我们的事的时候

76:要小心一点

死神:是啊,你简直就是我们三个人里的智商担当。

死神:好主意,杰克。

76:闭嘴

黑影:哦我知道该怎么办

死神:我表示怀疑。

黑影:加布里尔·莱耶斯死在了瑞士

卢西奥:他还好吗

黑影:挺好的,就是死了。

黑影:无限套娃,这么说就很简单了

(译注:无限套娃译自rinse & repeat,这是个表示“某事反复发生,无限循环”的外网梗。类比中文梗大概就是套娃、梅开二度这种,这里也可以理解成那种无限循环的梗图:他死了,他又活了;他又死了,他又活了……)

76:我拒绝在时隔七年之后跟我们的朋友解释我们还活着的时候玩梗。

安娜:不不不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你继续

死神:可能我真的给黑爪干活比较好。

麦克雷:可是我以为你

麦克雷: 

麦克雷:当我没说

麦克雷:我去拿杯喝的

【杰西 · 麦克雷】离开了【80%都是腿的拉拉】。

安娜:要我说我们干脆假装他已经知道了,而且按照社会传统他本来就该知道

死神:你这辈子有跟其他人正常交流过吗。

安娜:没有

死神:我不知道我在期待什么。

温斯顿:呃,在你们互相踢皮球的时候。虽然这本来就是你们的事。

温斯顿:我用一个安全频道联系了托比昂。

黑影:我刚黑进去

温斯顿:我用一个差不多算是安全的频道联系了他。

温斯顿:我跟他说明了现在的情况。他表示愿意加入而且已经出发了。最迟一天就能到。

温斯顿:我没跟他提你们三个还活着。

温斯顿:这事你们自己负责。

安娜:我还是坚持我的社会传统理论

76:我们还是继续装死吧

猎空:哇!!这可真的不是什么好主意!!

死神:我拒绝参与这件事。

安娜:加布里尔,你他妈

76:加比

死神:杰克。

天使:你们知道吗,其实你们可以坦率一点,等他到了之后就直接告诉他的。

天使:就像正常人那样。

法拉:我想要的就是这样。

莱因哈特:^^

76:做一个上面写着“对不起我们之前是装死的”的蛋糕怎么样(译注:我死了,我装的)

安娜:可以就这样

天使: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意。

—————————————

D.VA:不好意思没看群我刚刚在给我自己编一篇标题党的报道

D.VA:你们知道吗有人以为我是直女

D.VA:…

D.VA:嘿托比昂是他妈什么玩意

—————————————

【温斯顿】将【林德霍姆 · 托比昂】添加至【80%都是腿的拉拉】。

【林德霍姆 · 托比昂】加入了【80%都是腿的拉拉】。

托比昂:你们这帮家伙,我不会原谅你们的

猎空:那么到现在为止还算顺利!!


——TBC——

原注:一周年快乐。我终于把托比昂写进来了。为什么我整整24个月都没把他写进来?因为我不怎么喜欢他而且前十章真的很难写。给所有喜欢托比昂的朋友说一声抱歉


译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忘记这篇文!!可是没办法我太懒了……再加上最近ow玩得也很少(对不起麦克雷,对不起半藏,对不起源氏,我不是不爱你们了,我只是心碎成了很多片,每一片都爱上了不同的人.jpg)。但是每次打开老福特或者想起这篇草稿都会感到深深的罪恶感;之前还有热心观众催过更,于是罪恶感更重了。总之我又把这篇翻译捡起来了,还剩不到十章,计划在这个春节前后翻完,也算是有始有终。翻译水平很有限,我自己也是在翻译过程中学习了各种外网梗……前面的翻译有的我自己看都能抠出一室一厅,所以各位看个开心,当个乐子人就好。

只打了ow的tag,不知道之前看这篇文的朋友还能不能看到(有缘的话肯定可以的罢)。同时也向所有关注过这篇文的朋友表示感谢,你们是我隔了这么久再更新的动力。恰逢微软收购暴雪,ow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再次向所有被我鸽了的观众朋友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