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98414浏览    1565参与
愿琦安

【白逸×女局】想念

  ooc致歉

  结局be

  文笔差

  

  

  

  你和白逸已经在一起七年了,这七年你们的感情都很好,无论外界怎么对你们评头论足,白逸总是把你保护的很好,她会用自己的方法让对方闭嘴。

  

  这一天,你接到FAC的通知,说是要你单独去FAC一趟。夜莺副官担心地看着你,有些欲言又止。

  

  “放心吧,他们不敢对我做什么。最少……我不会死”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打断了夜莺,“要是我不去,他们一定会给我的禁闭者们找些麻烦”

  

  夜莺没办法,只能妥协。没人能改变你的决定,除了白逸。

  

  出发前你特地去了...

  ooc致歉

  结局be

  文笔差

  

  

  

  你和白逸已经在一起七年了,这七年你们的感情都很好,无论外界怎么对你们评头论足,白逸总是把你保护的很好,她会用自己的方法让对方闭嘴。

  

  这一天,你接到FAC的通知,说是要你单独去FAC一趟。夜莺副官担心地看着你,有些欲言又止。

  

  “放心吧,他们不敢对我做什么。最少……我不会死”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打断了夜莺,“要是我不去,他们一定会给我的禁闭者们找些麻烦”

  

  夜莺没办法,只能妥协。没人能改变你的决定,除了白逸。

  

  出发前你特地去了白逸的房间,打开门看到了坐在床上发呆的她。

  

  “你来啦!”

  

  白逸看到来人是你时,笑的眉眼弯弯,还带着一丝惊喜。毕竟你是个工作狂,从来没有在工作时间找过白逸,她也不去打扰你。

  

  “白逸,我要去一趟FAC,很快就回来”

  

  “局长大人怎么想起和我报备了?”

  

  “这不是怕你想我又不知道去哪里找我嘛”

  

  白逸没有说话,站到你面前直直地盯着你。

  

  “怎么了?”

  

  “走之前不给你的女朋友一个亲亲吗?”

  

  白逸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你。

  

  你轻轻在白逸的嘴唇上碰了一下,然后捂住她的嘴。

  

  “我给你带酒回来,乖乖等我。”

  

  白逸眯了眯眸子,似是在思考。这时,夜莺的电话打了过来,告诉你该出发了。

  

  你应了声好,正准备离开,白逸突然抱住你,在你脸上又亲了几下才满意地将你放开。你无奈地一边擦着脸上的口红印,一边向外走去。

  

  在你离开的第二个小时,白逸感受到由枷锁的另一头传来的强烈的情绪波动。白逸清晰地感知到了你的情绪——绝望,与之伴随的是枷锁感应越来越弱。

  

  白逸顾不了那么多,冲出房间,在停放机车的地方看到了同样感受到枷锁异常的军团长。两人对视一眼,骑上机车,朝FAC驶去。

  

  白逸和卓娅将FAC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找到局长。于是卓娅踹开FAC总负责人办公室的门,白逸冲上去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摁在椅子上。

  

  “说!局长在哪里?”

  

  看着白逸猩红的双眼,总负责人有些害怕,但仍大着胆子挑衅眼前的两位禁闭者。

  

  “还管她做什么,她都是快死的人了,无关紧要”

  

  卓娅走到白逸身边,将总负责人踹翻在地,一只脚踩在他的身上。

  

  “无关紧要?”

  

  白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将白虹架在他的脖子上,强忍着杀了他的冲动。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

  

  “……我说!我说!”

  

  总负责人被吓傻了,颤颤巍巍地打开一扇暗门。门后是一个不算大的房间,看起来就像一个研究室,而你浑身插着管子,奄奄一息地躺在一张病床上。

  

  白逸扑到病床旁,双手有些颤抖。她轻抚你的脸庞,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与此同时,其他禁闭者也赶到了。艾恩和安打量了一下四周,虽然略简陋,但是手术该用到的工具一样都没少。

  

  感受着枷锁微弱的联系,艾恩把禁闭者们都赶出研究室,只留下安、艾瑞尔和哈梅尔。

  

  对你的抢救进行了几个小时后,枷锁的联系彻底断掉了。

  

  与此同时,艾恩打开了门,沉默着没说话,眼里的悲伤显而易见。

  

  白逸踉跄地走到艾恩面前,什么也不说,只是盯着她,艾恩对着白逸摇了摇头,然后就带着安离开了。

  

  在外面等待的一群人都被巨大的悲伤笼罩,禁闭者们都在为自己敬爱的局长默哀。

  

  白逸不敢相信,明明早上还说要自己乖乖的等她回来的人,怎么下午就死了?多次在死役手下死里逃生的人,居然被自己工作单位的领导给弄死了?

  

  浑身脱力一般,白逸瘫坐在地上,过了一会儿,又强撑着站起来。白逸走近你,轻柔地吻上你的额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你抱起。

  

  “乖啊,我带你回家”

  

  后来,人们听说FAC被你的禁闭者血洗,所有与这件事有关的官员全部都不知所踪。

  

  在你的葬礼上,白逸跪在你的墓碑前,抚摸着上面你的照片。看着笑得像夏日阳光一般灿烂的你,白逸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好似一点也不悲伤,如果没有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在你的墓碑上的水珠的话。

  

  葬礼结束,白逸回到你的房间,你的房间仍然是那么干净,到处都有你的痕迹,只是你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在你离开后,一直是白逸负责清理你的房间,有时候她能在里面待上整整一天,不吃不喝,在你的房间里整理一遍又一遍。

  

  到了晚上,白逸一个人跑去天台喝酒。天上突然有流星划过,白逸想起了你们在一起的第一年。

  

  那时白逸也是坐在天台上,只不过身边有你。你看着天边的流星,靠在白逸的肩膀上和她说,要和她在一起一辈子,一百年不许变,还伸出小指和她勾勾手,像小孩一样约定。

  

  恍惚间,泪水模糊了白逸的视线,她似乎又看见了你。白逸笑了笑,对着天空伸出小指,勾了勾

  

  “一百年,不许变”

  

  

  

  

  

  

  

  

  

因果律锁定的信徒

《暗自神伤》

艾恩真的是,反差萌。

看着严厉又一本正经,做事雷厉风行,手段强硬,遇到偷懒的禁闭者会生气,不喜欢荒废时间无所事事的人,人送外号铁大夫。

然后私底下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妻管严”,不管多愤怒疲惫,只要看见安立刻就柔下脸色,还会绣花。

背地里又会因为局长“不认真学习”暗自神伤,宛如一个为孩子智力发愁的操心的老妈。

感觉艾恩和安是那种会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去争论的小情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啊她俩呜呜呜。


《暗自神伤》

艾恩真的是,反差萌。

看着严厉又一本正经,做事雷厉风行,手段强硬,遇到偷懒的禁闭者会生气,不喜欢荒废时间无所事事的人,人送外号铁大夫。

然后私底下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妻管严”,不管多愤怒疲惫,只要看见安立刻就柔下脸色,还会绣花。

背地里又会因为局长“不认真学习”暗自神伤,宛如一个为孩子智力发愁的操心的老妈。

感觉艾恩和安是那种会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去争论的小情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啊她俩呜呜呜。


黍黍落

一年一度长寿面搞起来。生而为人,现在更能明白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了啊。睡咯,明天见,又是一个晚睡,洗碗真是费时间,啊我可真不喜欢洗碗。

一年一度长寿面搞起来。生而为人,现在更能明白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了啊。睡咯,明天见,又是一个晚睡,洗碗真是费时间,啊我可真不喜欢洗碗。

内臓はありますか

  关于我一下午被动听了几遍truE而破防 边哭边画这件事

  关于我一下午被动听了几遍truE而破防 边哭边画这件事

野山猪大王
安姐姐,太帅了(*^ω^*) 

安姐姐,太帅了(*^ω^*) 

安姐姐,太帅了(*^ω^*) 

愿琦安

【all女局】假如你们是双向奔赴

  ooc致歉

  文笔差

  本篇安×女局

  

  

  

  经常被绑架,回到MBCC总是遍体鳞伤的你,经常会见到艾恩和安。但是艾恩可没有什么时间理你,每次都是教育你几句然后匆匆离开,只留温柔的护理长陪伴在你身边。

  

  久而久之,你就喜欢上了安。你开始期待每次的外出任务,期待每次去到医务室,就为了看一眼安。

  

  但是在某一天,你突然想,自己会不会让安觉得很烦啊?毕竟你三天两头就要进一次医务室,为了有正当理由,有时你还会故意弄伤自己。在安眼里,你应该是个很不让人省心的病人吧……

  

  从那之后,你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安。平时有点小擦伤都要...

  ooc致歉

  文笔差

  本篇安×女局

  

  

  

  经常被绑架,回到MBCC总是遍体鳞伤的你,经常会见到艾恩和安。但是艾恩可没有什么时间理你,每次都是教育你几句然后匆匆离开,只留温柔的护理长陪伴在你身边。

  

  久而久之,你就喜欢上了安。你开始期待每次的外出任务,期待每次去到医务室,就为了看一眼安。

  

  但是在某一天,你突然想,自己会不会让安觉得很烦啊?毕竟你三天两头就要进一次医务室,为了有正当理由,有时你还会故意弄伤自己。在安眼里,你应该是个很不让人省心的病人吧……

  

  从那之后,你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安。平时有点小擦伤都要去医务室的你,变成非必要绝不靠近医务室。

  

  一段时间之后,安发现平时在休息时间一出医务室就能看到的你,已经许久没有出现了。

  

  安察觉到了你的反常,在工作结束后来找你。找到你时,你正好出办公室。你看见她后只是震惊了一瞬,敷衍地打了个招呼便直直往自己的休息室走去。

  

  安赶忙跑上前拦住了你。

  

  “…怎么了吗,安?”

  

  “局长最近,似乎在躲着我吗?”

  

  你看着安失落的神情,有些恍惚地低下头。

  

  “不是的!我只是…有些忙。”

  

  安似乎并不相信你的说辞,微微蹙起眉头看着你。

  

  鼓起勇气似的,你牵起安的手,在安惊讶的目光中,将她带进你的休息室。

  

  “那个…我经常去医务室,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啊?”

  

  “为什么会觉得您烦呢?帮助伤员是我的职责啊。”

  

  对啊,在安眼里,自己只是一名病患,仅此而已。

  

  你苦笑了一下,正准备让安离开,她却突然牵住你的手。

  

  “局长,我还有事要和您说。”

  

  “说吧。”

  

  “我喜欢您。”

  

  “…什么?!”

  

  你猛地抬起头,对上了一双粉色的眸子,里面写满了认真。

  

  安轻柔的将你拥在怀里,一点一点的向你诉说自己的情意。

  

  安身上的气味同她本人一般,温柔缱绻,令人沉醉。你忍不住伸手回抱安,又往她怀里缩了缩。

  

  察觉到你的动作的安说话顿了顿,嘴角的弧度扩大,眼底的笑意更深。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你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第二天,自己是和安睡在同一张床上。

  

  再后来,你问安,为什么会喜欢你。安愣了愣,在你的额头落下一吻,她粉色的眼睛里倒映出你的模样,好像再也装不下其他。

  

  “因为我的心告诉我,它只选择你。”

  

  

  

  

  

  

  

  

  

  

  

  

  

  

  

  

  

  

  

  

  

  

  

  

  

  

青宵夜寥寥
 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

 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 

 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这是什么?安姐姐的洗澡水!喝一口! 

JXY嚣(黛伦老婆版

铁: 在和护理长贴贴,识相的走开。

安: (๑•⌵•๑)

铁: 在和护理长贴贴,识相的走开。

安: (๑•⌵•๑)

苏家兔子

[彭宿]我见过你,在很久之前

内含失忆梗,半夜激情码字,慎入。


“淮哥,听说你新捡来了个意识体,什么样的?”盐城凑到淮安面前。


“长的不错,”淮安批着手中的文件,“就是看着有点小,你别欺负人家啊。”


“我是那样的人吗?”盐城叫道,“有画像吗?”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淮安翻了个白眼,但想了想又补充道,“过两天带你见一下。”


“噢,”盐城又问,“那祂叫什么名字啊?”


“宿迁”


“阿迁,这是盐城,剩下的那个叫连云港。小云,徐老大呢?”淮安问道。


“去苏南谈生意了,过几天才来。”连云港走到宿迁面前,刚准备打招呼,结果却愣了愣。


“云哥?”宿迁有点不解...

内含失忆梗,半夜激情码字,慎入。





“淮哥,听说你新捡来了个意识体,什么样的?”盐城凑到淮安面前。


“长的不错,”淮安批着手中的文件,“就是看着有点小,你别欺负人家啊。”


“我是那样的人吗?”盐城叫道,“有画像吗?”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淮安翻了个白眼,但想了想又补充道,“过两天带你见一下。”


“噢,”盐城又问,“那祂叫什么名字啊?”


“宿迁”




“阿迁,这是盐城,剩下的那个叫连云港。小云,徐老大呢?”淮安问道。


“去苏南谈生意了,过几天才来。”连云港走到宿迁面前,刚准备打招呼,结果却愣了愣。


“云哥?”宿迁有点不解,但还是出于礼貌问了一句,“怎么了?”


“小迁你先等会儿,”连云港有点发懵,他连拖带拽把淮安弄到一边,“姓淮的,你最好解释一下小迁长的为什么那么像宿哥,就连名字都一样!”


“啧,”淮安有点嫌弃的拍开了他的爪子,“你怎么比盐城还蠢,结果显而易见啊,祂们是同一个人。”


“淮安你别骗我没见过宿哥,一百多年前我们还一块喝过酒呢,”连云港明显不信,“再说了,就算祂们是一个人,那宿哥怎么不认得我了。好歹朋友一场……”


“你闭嘴吧,”淮安忍无可忍,“阿迁失忆了,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具体什么时候恢复还不知道,还有,祂才刚被找回来,你一会儿别吓着人家。”


“知道了,”连云港得到了答案,转头就去逗宿迁玩去了。


笑话,乖巧听话的小孩谁不喜欢啊!我们亲爱的连云港逐渐在一声声云哥中迷失自我。





“小淮,听说你新带来一小孩,”苏北会议结束时,徐州冲淮安点点头,“替我向祂问好,散会。”


“阿迁,你又赢了,”泗洪有点失落,“你不是练过啊?”


“小洪,你说我一个新生的意识体我去哪练啊。”宿迁有点无奈。


“反正我不玩了,”泗洪刚准备走,就看见宿迁盯着棋盘出神,“阿迁?这盘棋怎么了?”


“没什么,”宿迁摇了摇头,“就是我以前好像总爱跟谁下棋似的,还总输。”


“你还能输啊,”泗洪咂咂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话倒不必说这么满。”宿迁垂眸收着棋子,“淮哥祂们应该散会了,工作去吧。”



“二位干什么呢?”淮安笑眯眯的从走进来。


“下棋呢。”泗洪老实回答。


“下什么棋?”


“象棋,淮哥我给你讲,阿迁可会下了,”泗洪兴致勃勃的说,“祂都没输过。”


“也就是说你一局没赢,”淮安挑了挑眉,“阿迁,和祂下棋的感受如何。”


宿迁想了想,委婉开口:“上升空间挺大。”


泗洪:“阿迁你不能因为我菜而嫌弃我呀。”


宿迁有点委屈:“我哪嫌弃你了?”


泗洪还在胡搅蛮缠:“我不管,阿迁你必须给我个说法。”


宿迁想了想说道:“改天请你喝酒,行了吧。”


“当然,你能请我吃顿饭吗?”


“不是你占我便宜还占上瘾了是吧?”






淮安在一旁看着祂们玩闹,一抬头就看见徐州站在门旁垂眸看着祂们,注意到有人看到自己,抬脚就走。


淮安:?


祂直接追了出去,“老徐啊,”淮安强行勾住淮安的脖子,“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啊?”


“拿开你的狗爪子,我知道阿宿的事。”徐州毫不留情的拍开淮安的手,顿了顿又补充道,“小云告诉我的。”


这个碎嘴子,淮安暗骂一声,干脆直接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徐州苦笑一声,“重新认识,从头再来呗。”


淮安:“算了算了,你们小两口的事我也帮不上什么,到时候安排你俩见面,就明天,怎么样。”


“恐怕不太行,”徐州笑笑,“明天我有点事,改天吧。”


“有什么事比得上你媳妇啊?”淮安十分不理解的瞟了祂一眼,得到了徐州的一记白眼后,溜回了办公室。




“淮哥,”宿迁注意到淮安回来后问道,“刚才站门口的那人是谁啊?”


“他啊,徐州。”淮安道,“你觉得祂怎么样。”


“徐哥啊,”宿迁想了想说,“我总感觉我以前见过祂。”


在很久之前,就见过了。







早上五点

宿迁走到一处村庄旁,庄子后面有几座山,不高,祂没费多少劲就登顶了。


宿迁坐在山顶,看着远处的太阳,祂依稀记得自己以前很喜欢看日出,还总拉着一个人一起上来看——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宿迁懒懒的倚靠在树边,眯着眼想了会儿,谁知想着想着,竟睡了过去。


祂做了个梦,梦里,有祂的过去和祂的爱人。


梦醒了,宿迁迷迷糊糊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祂想的大好风景,而是梦中之人。


“阿宿?”徐州蹲下来看祂,“怎么不叫人?”


宿迁看着祂,半晌,才开口道:“阿彭?”


“我在,”徐州直起了身,把手伸过去,“起来吧。”


宿迁低低的应了声,祂站起来时,神色意味不明。


“怎么了,”徐州牵着宿迁的手,注意到了祂的神情。


“没什么,”宿迁想到连云港这几天的所做所为,“想跟连云港好好叙叙旧了。”


徐州当然知道宿迁为什么生气,但祂不说,只是握着宿迁的手紧了紧。至于连云港?听盐城说早就提醒过祂了,活该。














这可能还有个后续,看情况吧。





















爱吃欧包(备考拖更版)

【安/原女】和法医姐姐的贴贴日常(12)

梦女向gl,作者是个绝望的文盲,ooc滑跪致歉orz

第一季的剧情快要结束了捏,后面第二季的前几集安酱都在边缘ob,我不能接受,所以会有所改动,但具体怎么改还没想好👉👈


12


***


“伤口很深,我只能先给你简单地包扎一下,待会带你去找苣屋缝针。”


安用房间里找来的毛巾为我包扎止血,随后又打开伏特加来给我消毒,这痛感简直跟再割我一刀一样酸爽,我忍不住叫喊出声,幸好房间的隔音不错,没有吸引到那些到处屠杀的疯批们的注意。


“真是没想到,你会那样挡在我前面呢。”安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看我的眼神里满是担忧。


剧烈的疼痛也难以掩盖我现在激动又骄傲的心情,我像回答...

梦女向gl,作者是个绝望的文盲,ooc滑跪致歉orz

第一季的剧情快要结束了捏,后面第二季的前几集安酱都在边缘ob,我不能接受,所以会有所改动,但具体怎么改还没想好👉👈


12


***


“伤口很深,我只能先给你简单地包扎一下,待会带你去找苣屋缝针。”


安用房间里找来的毛巾为我包扎止血,随后又打开伏特加来给我消毒,这痛感简直跟再割我一刀一样酸爽,我忍不住叫喊出声,幸好房间的隔音不错,没有吸引到那些到处屠杀的疯批们的注意。


“真是没想到,你会那样挡在我前面呢。”安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看我的眼神里满是担忧。


剧烈的疼痛也难以掩盖我现在激动又骄傲的心情,我像回答上了老师问题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得意地往安怀里蹭了蹭,“起码现在你的注意力全在我身上,这一刀我挨得可值了。”


可下一秒安就像被我提醒了一样站了起来,又拿起了桌上的刀刃做起了她的破案实验。真是多嘴说那句话啊,我欲哭无泪,只得拿起旁边没用完的伏特加咕嘟起来,借酒消愁。


“喂,没有人告诉过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以后不能喝酒吗?”


她的语气好冰冷,嘤嘤。(鹤:不让本宫放肆本宫也放肆多回了 脸)


热水壶里发出沸腾的声音,我正在酒精和白噪音的加成下昏昏欲睡,却听到安的惊呼:“我知道了!我知道女巫是谁了!”然后转身就往门外去跑。


我连忙一个鲤鱼打挺拽住了她的手腕,她一脸无奈地回头,以为我是在耍小孩子脾气,便想要放开我的手,我神色认真起来,“嘘,你听!”


外面是隐隐约约的嘈杂和近在门边的枪声。武斗派的那群疯批,现在正在这一片附近扫射,现在出去无异于送死。


安表情犹豫,压低了声音,“可是不早点去告诉大家真相的话,会有更多的人被杀。”


“那我也不愿意让你就这样去涉险!”我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缓了缓酒劲,又固执地拉住了她的手腕,


“就算是从法理上来说,你也没必要为并非因你而起的先行行为负责。书上明明说了,就算遇到了掉进陷阱的仇人而见死不救都是没有过错的,因为他掉进陷阱的行为不是你造成的,你明白吗。”我感觉自己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安刚刚为了消毒,找来的是高浓度的酒精,辣得胃烧烧地疼。


“你只要能在最后关头揪出犯人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更何况还有有栖他们。”


***


我和安各退一步,最终决定去二楼隐蔽的地方观察楼下的局势,有栖他们正在和粟国等人对峙,仅剩的人们开始在大厅聚集。


苣屋和水鸡也在楼上,对外人一向冷淡的安酱竟主动向苣屋开口,拜托他帮我缝针。苣屋透过安酱意味深长地看向我,又看了看安手里拿着的刀子,投降一样地举起了双手。他不会以为安是要拿刀威胁他吧,我扶额。


“你误会了,这只是安破案的证据而已。”


水鸡听到我受伤了,连忙凑上来关心我,“你怎么了,怎么还需要缝针的,这么严重吗?”


“遇见了佐村,你也知道那家伙很难搞的啦。”


水鸡恶狠狠地向苣屋抛去一记眼刀,“你敢不去帮她们,我就用武力制裁你。”真是我的好姐妹啊,太感动了,嘤嘤,果然女孩子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TT。


楼下的有栖正和粟国激烈地对峙着,准确的来说,是有栖被揍得很惨,更准确的来说,是眼前的这只狐狸让可怜的有栖惨上加惨,真的要把我的伤口交给他来处理吗,我:弱小无助.jpg


安正认真地观察着楼下的一举一动,显然是在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向大家说明真相。


楼下的嘈杂突然消失了,人群中间的女孩被激光射穿,然后倒了下去。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安就已经走到楼下的人群里去了。


“是倒握的,”她举起手里的刀子,将粘有指纹的那面展示给众人,“我发现握住刀子的指纹是倒握的。也就是说,萌萌花自己持刀刺进自己的胸口,女巫就是她。”


底下的人群还在讨论着发牌者的身份,“怎么没有人想起来去把萌萌花的身体丢进火里结束这场游戏啊,游戏不是有时限的吗?!”


我忍着肩膀的疼痛拽着苣屋下了楼,想要趁此机会把女巫扛进篝火。可是刚到楼下就看到了从火里走出来的韭木,拿着机关枪又是一通扫射。


我心中一阵无语,刚想叫苣屋把萌萌花扛走然后我来掩护,结果他居然一转眼就躲没影了,我只能第三次寄希望于自己的射击运气,拿起手枪朝着韭木的方向盲狙起来。


果不其然,又一次没有打中要害,这个疯批就跟没有痛觉一样兴奋地朝我这边扑来,完蛋了,这下彻底玩脱了。


我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审判,可想象中的枪子并没有向我袭来,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挡在我面前的强壮的粟国,他一个箭步便迎着那家伙的子弹冲了上去,带着他一起没入了火海里。


安急忙上前扶起了我,肩膀处传来一阵潮湿的触感,刚刚的动作显然撕扯到了本就没怎么处理的伤口,包扎用的毛巾现在已经变得殷红,我感觉自己失了力气一样,只能瘫在安的身上勉强向外挪动。


***


“苣屋,你得对我负责。”


终于在门口蹲到了苣屋和水鸡,我有气无力地向他耍赖。


猫猫疑惑脸。


“刚刚要不是你趁乱逃了,说不定我的伤口就不会裂开。”


“你伤口裂开是因为你自己逞强要去开枪,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要帮我,我们都是出生入死过好几回的好战友了,发挥你宝贵的才能的时候到了!”


(未完)


我好困,为什么只有晚上才有安静的码字氛围TT

第一季的剧情就这样结束了哦!希望大家看得开心🥰(这一章的鹤有变强大起来吧!骄傲脸)

虚幻陌影

假如艾斯有一个双胞胎妹妹8

                     安回来了


       再次重申安醒来之后只是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并且非常模糊。


        还有萨博已经和艾斯还有安遇见了前面有一章的一句话说了。...


                     安回来了


       再次重申安醒来之后只是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并且非常模糊。


        还有萨博已经和艾斯还有安遇见了前面有一章的一句话说了。


        enmm……安有时会被爷爷(就是卡普老爷子 )带去海军总部。


—————————————————————

             “安……安……起来了”


              “唔—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呀”安迷迷糊糊的又快要睡着了


               艾斯听到这话用看傻子一样的眼光看着安“安,你睡迷糊了吧”


              “该起来了,萨博还在老地方等着呢”


              “萨博……唔……小鳄鱼”


               艾斯觉得自己听懂了“好吧,今天吃鳄鱼饭”妹妹想吃鳄鱼饭了


               安冒了个泡泡……小鳄鱼……哦原来是这样的吗?怪不得我觉得怪怪的原来是鳄鱼饭呀~


               很好——安被带跑了 ,并且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劲

              …………

               ……

               艾斯远远的就看到了站在树底下的萨博“哟!萨博,久等了吧”


               “哈哈哈,没有我也刚到不久”萨博摸着头笑到


                “萨博,是有什么好事吗?”安听着声音开心浑身冒小花花


                 “没错,昨天回去的时候碰巧又攒了一笔,而且数量客观”果然安好厉害什么都知道


                 “萨博,干得漂亮,离目标又近了一步”艾斯拍了拍萨博的肩膀

               …………

                ……

                 傍晚,山贼窝正处于开饭的时候。大家可谓是吃的正欢,就听——碰——的一声


                “艾斯、安有没有想爷爷我呀!”卡普踩着点来了(他来了 、他来了 ,他带着爱的拳头走来了 !)

         

                 虽说以达旦为首的山贼已经对此产生了习惯,但还是见到他就害怕心里发慌。


                艾斯见此不屑切,但还是不怎么情愿叫了一声“臭老头”

    

                “爷爷,你怎么来了?”


                “臭小子要喊爷爷,还是安听话”卡普直接一爱的拳头

   

                  一个新鲜出炉的包就出现了“混沌老头!”【鲨鱼嘴】【生气】


—————————————————————

             哦,对了那个什么来着?

想起来了就是小鳄鱼和安也算小青梅竹马了吧

             

                


                  


            




              


               


               

夕犬大将

  看老铁安慰做噩梦的安妈咪

  p2是安的视角😜

  看老铁安慰做噩梦的安妈咪

  p2是安的视角😜

愿琦安

【all女局】当局长失忆时

  ooc致歉

  文笔差

  内含白逸/艾恩/卓娅/切尔西/安

  彩蛋是哈梅尔

  

  

  

  你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上。

  

  “醒了?”清冷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你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到一个医生模样的女人双手环胸,慵懒地斜倚在门框处。

  

  “你是?”看着眼前的人,你感到一种莫名的熟悉,可你明明不认识她。

  

  女人微微一愣,用一种诧异的眼神打量着你,然后开口说道:“我叫艾恩,彼岸的首席医师,也是你手下的一名禁闭者。既然现在你醒了,那么就去做个全身检查吧?”

  

  你并不明白艾恩说的禁闭者是什么意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似乎...

  ooc致歉

  文笔差

  内含白逸/艾恩/卓娅/切尔西/安

  彩蛋是哈梅尔

  

  

  

  你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上。

  

  “醒了?”清冷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你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到一个医生模样的女人双手环胸,慵懒地斜倚在门框处。

  

  “你是?”看着眼前的人,你感到一种莫名的熟悉,可你明明不认识她。

  

  女人微微一愣,用一种诧异的眼神打量着你,然后开口说道:“我叫艾恩,彼岸的首席医师,也是你手下的一名禁闭者。既然现在你醒了,那么就去做个全身检查吧?”

  

  你并不明白艾恩说的禁闭者是什么意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似乎很信任她。于是你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检查结束后,艾恩把你交给一个粉色头发,穿着护士服的温柔姐姐。

  

  “局长,我带您回病房吧。”护士姐姐带着很有职业素养且赏心悦目的微笑,温柔地一边说,一边牵起你的手。

  

  “那个…护士姐姐,你为什么叫我局长啊?我感觉自己忘了很多事。”自己是个局长吗,听起来还挺威风的,你这么想着。

  

  听到你对她的称呼,护士姐姐明显怔了一下,随即又恢复脸上的笑容:“局长,我叫作安。叫您局长是因为,您是米诺斯危机管理局的局长,手持枷锁,管理着众多有着不同能力的禁闭者。刚才的艾恩医师和我都是禁闭者哦。”安的语气仍是那么温柔,但眼里的失落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你低头思索一番,这么听起来自己还挺厉害的。又想起安眼底的失落,而且和禁闭者关系似乎也不错?

  

  检查报告很快就出来了,你除了失忆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只是记忆恢复的时间是不能确定的。

  

  你失忆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首先来看你的是一个穿着清凉,梳着高马尾的女人。

  

  你只看了她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心中默念色即是空,留给女人一个后脑勺和通红的耳尖。

  

  “局长~你不记得人家了吗?我是白逸啊!是你的女朋友啊!”白逸嗲着声音,听得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受到了冲击,把头转了过去,映入眼帘的就是白逸绝美的脸和挂在眼角要掉不掉的眼泪。

  

  你犹豫了一会儿,抬手想要帮她擦掉眼泪,就看见长得挺高目测有170cm左右的白逸突然腾空而起。

  

  “你别听她瞎说,这家伙就是想趁你失忆占你便宜。”说话的是一个银色短发的女人,“我是卓娅,军团团长,我和这个家伙都是你的禁闭者。”说着,卓娅用略带嫌弃的眼神看了一眼被自己拎着的白逸,把她放了下来。

  

  被拆穿的白逸也不恼,朝你抛了个媚眼:“如果局长真的想和我谈恋爱,我也是不介意的哦~”她刚说完,你就看见卓娅的脸色迅速沉了下来,白逸似乎察觉到了,飞速逃了出去。

  

  你望着她们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过了不久,又有人进来了,你扭头看去,是一个粉色头发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你感觉她很像一只大猫猫。

  

  那人走到你的病床前,委委屈屈地开口:“局长,你还记得我吗?”那双像宝石一样的眼睛里隐隐的有些期待。

  

  “抱歉……”看着眼前的女人突然失落,你于心不忍的摸了摸她的头。

  

  “好吧,”女人又抬起头,“那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切尔西。局长要不要考虑一下接受我的包养,这样你就不会接那些危险的任务导致受伤了。”

  

  几乎是想都没想,你下意识地拒绝了她:“切尔西,不可以。”好像这句话你说过了千百次。

  

  切尔西像是被拒绝习惯了似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替你盖好被子:“那我先走了,局长好好休息。”

  

  明明感觉他们很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来有关他们的任何事,很讨厌这种感觉。你皱着眉看天花板,这么想着。

  

  

  

  

  

  

  

  

  

  

  

  

  

  

  

  

  

  

  

  

  

  

黍黍落

缺席

年初二,拔个罐,去去寒,排排湿。

大家都去外婆家拜年了,而我因为娃怕冷缺席了今年的团聚。待春暖花开罗。

年初二,拔个罐,去去寒,排排湿。

大家都去外婆家拜年了,而我因为娃怕冷缺席了今年的团聚。待春暖花开罗。

爱吃欧包(备考拖更版)

【安/原女】番外小剧场

  刚刚在CP时光里合成了一篇很贴的小短文,放上来给大家当番外看个乐~后面可能也会融进我的正文里。

  

  交换


  也许无数个平行宇宙里真的有着无数个自己。平井鹤每次这么想的时候,都会觉得在当前这个时间线,自己实在谈不上幸运。

  如果以前问平井鹤想不想和其他宇宙的自己交换人生,平井鹤会毫不犹豫地说好。但现在平井鹤不愿意交换了,因为不知道下个时间线里还会不会遇到安。

  当你不再想交换当下的人生的时候,你就找到了你自己。


  威胁


  安想要的从来都不是"恋人",恋人实在是一个听起来轻飘飘又软弱的词。如果一定要定义她和平井鹤之间的关系,安更愿意...

  刚刚在CP时光里合成了一篇很贴的小短文,放上来给大家当番外看个乐~后面可能也会融进我的正文里。

  

  交换


  也许无数个平行宇宙里真的有着无数个自己。平井鹤每次这么想的时候,都会觉得在当前这个时间线,自己实在谈不上幸运。

  如果以前问平井鹤想不想和其他宇宙的自己交换人生,平井鹤会毫不犹豫地说好。但现在平井鹤不愿意交换了,因为不知道下个时间线里还会不会遇到安。

  当你不再想交换当下的人生的时候,你就找到了你自己。


  威胁


  安想要的从来都不是"恋人",恋人实在是一个听起来轻飘飘又软弱的词。如果一定要定义她和平井鹤之间的关系,安更愿意把平井鹤看作对手、看作战友、又看作时刻会打破自己轨迹的威胁因素。正因为充满了不确定的危险感,才更让人着迷。

  安很清楚也许平井鹤下一刻就会毁了自己的生活,但安不在乎。安从来都不害怕危险的游戏。


  并肩


  平井鹤一直觉得在安的面前,自己仿佛没有秘密。在她眼里自己所有的想法似乎都无所遁形,也许一开始接近安就是一个错误。

  "但这个错误并不需要被修正。"

  从某一刻开始,安发现自己的心境好像变了,曾经她觉得今天和任何一个昨天都没有什么不同,现在的她开始对明天有了期待。

  "希望明天,还可以和你并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