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安东尼奥·萨列里

1029浏览    32参与
Moura
有著迷你幽怨的黑魔法師迷你小薩

有著迷你幽怨的黑魔法師迷你小薩

有著迷你幽怨的黑魔法師迷你小薩

lizpeep

画了一点生日相关。。p1的萨萨是给朋友的。

画了一点生日相关。。p1的萨萨是给朋友的。

Storage Box

“Smettila!”

那个来自意大利的乐师长用手势如是说。


返校前最后一更……

什么时候回家还不好说呢Q^Q

“Smettila!”

那个来自意大利的乐师长用手势如是说。


返校前最后一更……

什么时候回家还不好说呢Q^Q

萨列里过激吹.bot
一个小小的宣群!法扎语c人的群...

一个小小的宣群!法扎语c人的群哟!欢迎各位进来愉快的玩耍!但是目前一人只限一个角色,而且不可以重复角色哦!

一个小小的宣群!法扎语c人的群哟!欢迎各位进来愉快的玩耍!但是目前一人只限一个角色,而且不可以重复角色哦!

萨列里过激吹.bot

萨列里的Q Q推bot,主推法扎(外带各种同人)感觉有兴趣的一定要康康啊,求求了

萨列里的Q Q推bot,主推法扎(外带各种同人)感觉有兴趣的一定要康康啊,求求了

林子维

fgo 萨列里设定集(一)

看到莫扎特就忍不住一起搬上来了

fgo 萨列里设定集(一)

看到莫扎特就忍不住一起搬上来了

渊渊长💦

完全不会画真人…(´;ω;`)

无论是班萨还是露露本人都在踩踏我的醒脾

太喜欢妈咪了qwp

完全不会画真人…(´;ω;`)

无论是班萨还是露露本人都在踩踏我的醒脾

太喜欢妈咪了qwp

才佳Amun
5月1日ijoy漫展COS场照...

5月1日ijoy漫展COS场照

——Fgo 安东尼奥·萨列里——

阿马德乌斯·沃尔夫冈·莫扎特!

——吾乃杀害你之人。

将你(きさま)的名誉、你(きさま)的曲子,你的痕迹全部消灭殆尽。

这次,我一定要亲手杀……等下,你们对这个神才都做了什么!

感谢:@ 尼德霍格♛(摄影) @ 花花小哥哥

高P怪(我)又来了,这次的场照翻车大赏就到这里了……我真的找不出第二张能看的了/捂脸

话说Fgo2.1的震怒之日听的是真的爽,熬夜必备

5月1日ijoy漫展COS场照

——Fgo 安东尼奥·萨列里——

阿马德乌斯·沃尔夫冈·莫扎特!

——吾乃杀害你之人。

将你(きさま)的名誉、你(きさま)的曲子,你的痕迹全部消灭殆尽。

这次,我一定要亲手杀……等下,你们对这个神才都做了什么!

感谢:@ 尼德霍格♛(摄影) @ 花花小哥哥

高P怪(我)又来了,这次的场照翻车大赏就到这里了……我真的找不出第二张能看的了/捂脸

话说Fgo2.1的震怒之日听的是真的爽,熬夜必备

幺儿

一百种方式来证明我的CP是真的😜😜😜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一百种方式来证明我的CP是真的😜😜😜











snowflake
Please tell me...

Please tell me that I'm not the only one who want to give up the painting which is 80% or 90% done… even I had really high passion about it at the...

Please tell me that I'm not the only one who want to give up the painting which is 80% or 90% done… even I had really high passion about it at the beginning…


Oh btw forget the hair, it sucks.

lycx想出货
——至高之神啊,请垂怜于我

——至高之神啊,请垂怜于我

——至高之神啊,请垂怜于我

lycx想出货
先放一张线稿……底色已经铺完了...

先放一张线稿……
底色已经铺完了不过感觉阴影高光很要命……

先放一张线稿……
底色已经铺完了不过感觉阴影高光很要命……

沈长卿

【萨莫萨】第十二夜

今天是第十二个夜晚 

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站在窗下,他刚刚演奏完一首小夜曲。

昏黄的灯光铺在他的身上,织成一件星光闪烁的披肩。男孩微微抬头,看着二楼窗帘后灯光下的人影,嘴角上扬。纤长的脖颈下,静静地躺着一只小提琴。 

窗帘后,一位奥地利绅士,用手紧紧抓住熨烫平整的衬衫,微张着的双唇喘着热气,绯红的魅惑从眼角蔓延,紧致的胸膛缓慢地上下大幅起伏,能听见强烈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莫扎特调整了一下站姿,把小提琴架好,右手的琴弓轻轻拂过,又一曲绵长的小夜曲在萨列里耳边响起。 

夏日的熏风携着音符,远远飘扬,即使在风中有的音符偏离的...

今天是第十二个夜晚 

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站在窗下,他刚刚演奏完一首小夜曲。

昏黄的灯光铺在他的身上,织成一件星光闪烁的披肩。男孩微微抬头,看着二楼窗帘后灯光下的人影,嘴角上扬。纤长的脖颈下,静静地躺着一只小提琴。 

窗帘后,一位奥地利绅士,用手紧紧抓住熨烫平整的衬衫,微张着的双唇喘着热气,绯红的魅惑从眼角蔓延,紧致的胸膛缓慢地上下大幅起伏,能听见强烈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莫扎特调整了一下站姿,把小提琴架好,右手的琴弓轻轻拂过,又一曲绵长的小夜曲在萨列里耳边响起。 

夏日的熏风携着音符,远远飘扬,即使在风中有的音符偏离的原本的轨迹,萨列里也知道这首小曲儿再讲述什么。在旁人听起来,这只是一首小夜曲,可他却能从中听出曲子中极其明显的挑逗意味,每一个音符都化作一朵鲜红的玫瑰,铺满整个心房,无不在诉说爱意。这使他像饮下了一杯度数极高的烈酒,浑身上下都烧了起来。

他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那个闪着金色光芒的男孩。 他是那么优秀,他手下的音符被上帝赋予了独特的灵魂。萨列里怀着剧烈跳动的心,用专业作曲家挑剔的目光,在窗帘的掩盖下注视着那个天才。他不拘一格地拉着琴,你听啊,这段声本来是快板,可在少年的琴弓下,变成了诉说思念缠绵悱恻的柔情,这段应该是简明的行板,却变成了倾诉对心上人的爱慕时的激烈。可没有一个音符有什么违和。沃夫尔冈在路灯下,那么闪耀,就像是站在大舞台上,所有的聚光灯都为他而亮,所有的掌声都为他而响,他是划破夜空的一颗流星,带着璀璨的光芒来,又将带着夺目的光芒去。而他,安东尼奥·萨列里,只是时代宇宙中的一颗小星星,在沃夫尔冈身边黯然失色,可他却对这颗无比闪耀的沃夫尔冈动了情。

这时,沃尔夫冈突然抬起头,那双闪光的眼眸顿时对上了萨列里的视线。萨列里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他慌忙偏过头,可却看见男孩嘴角又一次展开了好看的弧度。 

“安东尼奥·萨列里”莫扎特轻声呢喃着这个名字,饱含爱意的声音融进了乐曲,传递到名字主人的耳朵里,使男人又一次红了脸。 

这是他第十二个来这条街上演奏的夜晚,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把这份激烈的感情传达给那个人——安东尼奥·萨列里。莫扎特认为,那几乎可以算是一见钟情。他初次见到萨列里,是12天前的一场音乐会,他本应该坐在台下像往常一样听这些大师的演奏,手指敲着节奏,思量着这首曲子这样改是不是更为巧妙,可直到萨列里上台。在这个国家,谁又不曾听过安东尼奥·萨列里的名字?那位皇家宫廷的作曲家?可听过是一回事,见面就又是一回事。萨列里身穿一身漂亮的礼服,蕾丝在袖口衬着那修长的双手,长时间演奏使手指上有薄薄的茧子。挺直的脊背,棱角分明的下颚,深邃的眼眸,像玫瑰一样精致的五官。多亏演奏的及时开始,打消了莫扎特上台邀请美人四手联弹的念头。萨列里的演奏可以说是无可挑剔,但莫扎特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里。演奏结束萨列里起身,向观众致意时,在人群中看到了这个金发的少年,认出了莫扎特——那个天才,这让他晃了神,不由得多看了一眼。也是这一眼,使一种奇特的情愫送沃夫尔冈心底加速生长。他向来对美人没有抵抗力,本来以为这次也只是短暂的欣赏,荷尔蒙消退后就会平静下来。可当他回到家坐在琴凳上弹奏同一首曲子时,脑海里都是萨列里的样子。他喃喃着“安东尼奥,安东尼奥”,拿起一旁的小提琴,去了打听到的萨列里的住址。 

信息也只能指向这条街,街上有许多独栋小楼,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是在皇室有头有脸的人物,莫扎特坐在街边的长椅,把琴架在肩上,打算拉一首萨列里的曲子。琴弓来回划动了两次,又被放下了——他无法确定自己和对方的感情,这样做只会打扰到安东尼奥和别人宁静的夜晚。 

当他手拿琴弓坐着发呆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小提琴声,拉的是莫扎特的曲子。莫扎特循着声音,站定在了一栋在深夜也依旧明亮的小楼前,窗子上投下来的人影使他更加确信,这是安东尼奥·萨列里的房子。 小提琴拉出来的曲子与原来的曲调不差一丝一毫,可莫扎特却从中听到了思念,爱慕,崇拜甚至是,他听到了爱,是安东尼奥·萨列里对沃尔夫冈·莫扎特的爱。他拿起小提琴,在下一拍子进入演奏,和安东尼奥完成了这首曲子。

萨列里沉浸在演奏和对沃尔夫冈的情感中,在曲子要接近尾声时,他突然意识到,有人加入了他的演奏,还是一位水平高超的小提琴家,一位熟悉莫扎特的音乐家,在奥地利这片狭小的土地上,除了上帝和莫扎特,还有能谁呢?萨列里匆忙地结束了最后两个小节,关了灯,躲在黑暗中,莫扎特的小提琴也停了,外面没有声音,十分寂静,能听得到两人的心跳声。 

就在那时莫扎特便确定了,萨列里是能真正“听到”他的曲子的人,是能使他心脏剧烈跳动的人,是他爱的人。从那天起,每个晚上莫扎特都会带着自己的小提琴,在窗外为萨列里拉上几首曲子,他在每首曲子里都藏匿了丰富的情感,他相信萨列里听到了,就算他没有拿起琴来回应他,可那扇窗的灯光从来没有再暗下去过不是吗。 

就这样,这条街上的小提琴声,回荡了十二个夜晚。 

一曲终了,莫扎特坐到长椅上,深情地看着整条街区唯一亮着灯的窗,与窗后的美人相比,满天的繁星都显得逊色很多。 

莫扎特把小提琴放进琴箱,站起来抚平衣褶。 
 “今天也把心意传达给了萨列里先生啊”他这么想。正当他迈开双腿准备离开时,一阵熟悉的旋律响起。 

有人在拉他刚才拉的那首歌。和旋一样,节奏却全然不同,如果说莫扎特刚才演奏的是激烈的追求与爱,这次的声音便是婉转绵长,像是在回应,像是在挽留。 

莫扎特愣了一下,心跳顿时加快,跑向音乐传出来的方向——萨列里独栋的住宅。当他把手刚刚放在门上时,门就被打开了,是萨列里。他穿着白色衬衫,手里拿着小提琴。 

“我知道你会来” 

萨列里看着莫扎特,脸上一片潮红,深情且动人。 

“吻我,安东尼奥” 

十二个夜晚,两架小提琴,两位有情人,一个月光下绵长的亲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