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安公子

973浏览    20参与
BOMOER铂缦高级定制西服

第75届戛纳电影节大牌云集!盘点那些明星大佬们帅酷西装造型

作者:BOMOER铂缦高级定制西服
作为世界上最负盛名的三大电影节之一,今年戛纳电影节的红毯可以说是群星闪耀。每次电影节重点肯定是颁奖典礼,而对于大多数的我们来说,更大的看点肯定是明星的造型!对于女士来说,除了各式长裙、短裙、抹胸裙……

作为世界上最负盛名的三大电影节之一,今年戛纳电影节的红毯可以说是群星闪耀。每次电影节重点肯定是颁奖典礼,而对于大多数的我们来说,更大的看点肯定是明星的造型!对于女士来说,除了各式长裙、短裙、抹胸裙……西装造型也是出席电影节的女明星们喜欢的造型搭配,当然男士肯定是西装革履,优雅出席啦,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来自这届戛纳电影节的女士西装风尚!

可乐罐上一行字

⚠️著名西装照:安公子和她无处安放的攻气

⚠️著名西装照:安公子和她无处安放的攻气

夕贝
安公子·记题衣冠...

安公子·记题衣冠故国思亡矣   


曾照西楼否?故国不知烟残暮。将士百夫长舍命,只为正扶步。齐髭改、云山弱水千千阻。舟小曲、江尾谈间聚。笑请客江南,摇扇言言暖煦。

北望迁城御。输赢富甲阳霞所。天下亡莲几许了,短荫挑花睹。恨胡马、教他入中原骑去。鹃啼彻、无以分携树。但莫应回首,宅春旧如故处。


安公子·记题衣冠故国思亡矣   

 

曾照西楼否?故国不知烟残暮。将士百夫长舍命,只为正扶步。齐髭改、云山弱水千千阻。舟小曲、江尾谈间聚。笑请客江南,摇扇言言暖煦。

北望迁城御。输赢富甲阳霞所。天下亡莲几许了,短荫挑花睹。恨胡马、教他入中原骑去。鹃啼彻、无以分携树。但莫应回首,宅春旧如故处。



夕贝

《安公子》

吻梦初垣处。递烟情忆江南树。

繁琐一年经卦阵,趁时机求负。

可笑是、寰忙漫宇寰尘顾。

蓑笠帽、人古成全雨。

袒护自身醒、双燕危楼开趣。


有恨轻朝午。早非凝噎闻名惧。

放火引城外几里,乍沉云迷屿。

叶迟晚、挥蓬莱住峰垂暮。

孤独鹿、草木输赢语。

五十弦天涯,幕张手来及予。

2020.12.13


吻梦初垣处。递烟情忆江南树。

繁琐一年经卦阵,趁时机求负。

可笑是、寰忙漫宇寰尘顾。

蓑笠帽、人古成全雨。

袒护自身醒、双燕危楼开趣。


有恨轻朝午。早非凝噎闻名惧。

放火引城外几里,乍沉云迷屿。

叶迟晚、挥蓬莱住峰垂暮。

孤独鹿、草木输赢语。

五十弦天涯,幕张手来及予。

2020.12.13


陆栖于林

安公子·周郎

拂岸生涟漪,柳芽浅枝风悄起。缱绻燕南归故里,细雨萌新迹。谁犹记、池鱼戏作相思意。轻挑琴、回首如昨日。故地今仍在,却叹朝夕独忆。

绕水幽音逸,金兰相顾同心契。携手江山共落子,壮志应犹是。弄仙吕、悲调余韵缠无赐。十余载,旦暮轮交替。蓦然梦前事,舒城烟云次第。


就这样吧/

大概就是在210年之前一点点嘛

你懂的/

拂岸生涟漪,柳芽浅枝风悄起。缱绻燕南归故里,细雨萌新迹。谁犹记、池鱼戏作相思意。轻挑琴、回首如昨日。故地今仍在,却叹朝夕独忆。

绕水幽音逸,金兰相顾同心契。携手江山共落子,壮志应犹是。弄仙吕、悲调余韵缠无赐。十余载,旦暮轮交替。蓦然梦前事,舒城烟云次第。



就这样吧/

大概就是在210年之前一点点嘛

你懂的/

销铜

诸神之战*卷八



    卷八*连环


"你还不愿意醒来吗?"


醒来?那现在是梦里吗?她身处的是幻象吗?那什么是真实呢?


所有的一切都虚幻了起来,她所能看见的色彩渐渐模糊,最后都黯淡成了黑白两色,再后来黑白的界限也模糊了,灰色占据了她的双眼。


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伸出手,徒劳地试图挽留住那幻象:"纳塔利……"


徒劳终归是徒劳。


她又成了一个人。


好冷啊。


瑟缩在灰色的世界里,她不知所措,只是耳边一直回响着纳塔利的声音——醒来。


醒来,醒来。


卡罗莱纳看着床上的女王,意识到有些不对。她将一根...



    卷八*连环


"你还不愿意醒来吗?"


醒来?那现在是梦里吗?她身处的是幻象吗?那什么是真实呢?


所有的一切都虚幻了起来,她所能看见的色彩渐渐模糊,最后都黯淡成了黑白两色,再后来黑白的界限也模糊了,灰色占据了她的双眼。


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伸出手,徒劳地试图挽留住那幻象:"纳塔利……"


徒劳终归是徒劳。


她又成了一个人。


好冷啊。


瑟缩在灰色的世界里,她不知所措,只是耳边一直回响着纳塔利的声音——醒来。


醒来,醒来。


卡罗莱纳看着床上的女王,意识到有些不对。她将一根手指轻按在女王的眉心,想要探知她的神识(zhi四声)。


几乎只是一瞬间,她就缩回了手,她看了看指尖金黄色的伤痕:"这就是你想用的手段吗?真是出乎我意料的下作呢,卡门。"


黑色的阴霾笼罩在城门之上,安佳与诸将在城主府内围着地图商议着平叛的对策与种种可能。她没有忘记纳塔利的话,若是背后真有推波助澜者——若真的是那窃取的贼人妖女,那么这场战役将会变得格外焦灼。


"城西的依沙洛镇是叛贼出没最多的地方,这说明什么?依沙洛确实重要,但是叛贼的大本营绝不在此,除非他们的首领是个莽夫愚鲁。但以我们目前所知的情报来看,叛军中是有至少三名智囊的,他们绝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将敌人的目标吸引过来……"


绝不会将敌人的目标吸引过来,那么,为什么那妖婆会故意煽起叛乱呢?她是为了什么?还是说,她根本不在这里?


即使是大祭司的占卜也会出错。那么,神呢?


意识到自己想法的危险,她停止了继续思考,将思绪硬拉回了战事上。


一匹银色的狼围着城门转了转圈,在月光中隐去了身形。


黑色的影子舔舐着嘴角的血渍,心满意足地继续游荡着。


银色的狼踏着月光离开了。


女王依旧没有苏醒,饶是乐观如卡罗莱纳也不由得焦虑起来。其实一个凡人的命于他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可是这个女人身上牵扯的未免多了些。


可是她又怎么会醒呢?她身上本是爱人为她祈愿所佩的宝石却根本没有得到祝福,相反,那里面是一位至高的神的诅咒。


真是讽刺。


可卡罗莱娜无可奈何。正神的诅咒只有本尊才能解除,即使卡门神识湮灭,诅咒也不会消失。她已经传了讯息给吉赛尔,可是,她都已经知道的事,天天与卡门朝夕相处的吉赛尔又岂会一无所知?


不过是徒劳罢了。


但是这么大的阵仗,居然只是为了一只狐狸。


天大的笑话罢了。


真的只是为了一只狐狸吗?


她不是不了解卡门的人。只是一只狐狸她有无数种手段,这是最麻烦的一条路,但她却不是不喜欢清闲的人。


舍近求远?


顺手而为。


暮色苍松

老来随心[安公子]

黄绿相间看。隙光斑驳疏林淡。风掠密筠声飒飒,箭叶轻摇颤。木榭旧、漆皮破碎围栏断。池水碧、倒映空亭短。此时入早秋,自是新凉日渐。

徜徉闲思远。老拙梦话何足患。只把余暇付岁暮,不逮强食饭。又悲喜、诸般世事多参半。更知道、人去浮云散。有谁得通悟,逍遥快意无缺憾。

——暮色苍松19.8.26

【安公子】词谱:

双调一百六字,前后段各八句,六仄韵。

◎●○○▲。◎⊙◎◎○○▲。◎●⊙○○●●,●⊙○○▲。⊙◎●、○○●●○○▲。○●⊙,◎●○○▲。●◎⊙⊙◎,⊙●○○⊙▲。


⊙●○○▲。◎○⊙●○○▲。◎●⊙○⊙●●,●⊙○○▲。●◎●、○○◎●○○▲。⊙◎⊙,◎●○○▲。●◎◎○⊙。◎⊙...

老来随心[安公子]

黄绿相间看。隙光斑驳疏林淡。风掠密筠声飒飒,箭叶轻摇颤。木榭旧、漆皮破碎围栏断。池水碧、倒映空亭短。此时入早秋,自是新凉日渐。

徜徉闲思远。老拙梦话何足患。只把余暇付岁暮,不逮强食饭。又悲喜、诸般世事多参半。更知道、人去浮云散。有谁得通悟,逍遥快意无缺憾。

——暮色苍松19.8.26

【安公子】词谱:

双调一百六字,前后段各八句,六仄韵。

◎●○○▲。◎⊙◎◎○○▲。◎●⊙○○●●,●⊙○○▲。⊙◎●、○○●●○○▲。○●⊙,◎●○○▲。●◎⊙⊙◎,⊙●○○⊙▲。


⊙●○○▲。◎○⊙●○○▲。◎●⊙○⊙●●,●⊙○○▲。●◎●、○○◎●○○▲。⊙◎⊙,◎●○○▲。●◎◎○⊙。◎⊙◎○⊙▲。


销铜

诸神之战*卷六



   卷六*夜谈(上)

夜已经深了。安佳·卢比克的府上众人却依旧忙碌着。

女皇已经下了旨,此次西疆叛乱将由她来平定。

这是她毫不意外的,波高诺亲王奉命赶赴北境追查妖女,至今已有月余却毫无消息,南疆本不太平,早有多名大将被派出镇守,现今在朝中的将领,她竟成了第一能用之人。

她将飞鸽传来的密报放在油灯上点燃。一晃六七年过去了,从小就混在纨绔子弟之间的她一时兴起跟几个兄弟参了军,渐渐升了队长升了副将,昔日的兄弟们有的战死,有的归田,也有的跟她一样,一直呆在了兵营里,到如今,她已经是能独当一面的将军了。

跟女王的骁勇不同,安佳并不擅长冲锋陷阵,除去血统不说,虽然都看上去瘦削的身...



   卷六*夜谈(上)

夜已经深了。安佳·卢比克的府上众人却依旧忙碌着。

女皇已经下了旨,此次西疆叛乱将由她来平定。

这是她毫不意外的,波高诺亲王奉命赶赴北境追查妖女,至今已有月余却毫无消息,南疆本不太平,早有多名大将被派出镇守,现今在朝中的将领,她竟成了第一能用之人。

她将飞鸽传来的密报放在油灯上点燃。一晃六七年过去了,从小就混在纨绔子弟之间的她一时兴起跟几个兄弟参了军,渐渐升了队长升了副将,昔日的兄弟们有的战死,有的归田,也有的跟她一样,一直呆在了兵营里,到如今,她已经是能独当一面的将军了。

跟女王的骁勇不同,安佳并不擅长冲锋陷阵,除去血统不说,虽然都看上去瘦削的身子,但女王自幼习武,而她不过心血来潮,体力自是比之不过。女王的兵法也自不用说,若说有什么她比女王强的,那大约便是对人心的把握吧。虽然家世显赫,但是她的父亲是出了名的逍遥王爷,她自小常常扮成男人,有时与纨绔喝酒,有时则乔装平民混迹市井,在各种人之间她周旋地游刃有余。

看上去对行军打仗没什么用处。

但毕竟领兵不是只有打杀。一场战役毕竟是要人来决定的。

"公子,有客人来了"

纳塔利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若非她出示了女皇赐予的象征地位的金令,安佳的府兵断不会放她进来。

"大祭司阁下为何深夜来我府上,如今世道不太平,连个随从都不带,未免心大了些。"

纳塔利却忽然向她躬下身去:"实不相瞒,在下的确有事相求……"安佳急要把她搀扶起来,却被她拒绝了,"卢比克将军,且听在下说完,之前我卜算结果以为妖女是去了北境极冰之域,然而却非如此,我的失误令大将军至今生死未卜,也延误了追回指环的时机,我心中焦虑,反复卜算之下,终于得出妖女并非是去往了北境,而是一路往了西边。我也是犯了糊涂,明明西方才是群妖聚集之地,卜出向北居然没有丝毫怀疑……"

"西方……"此次叛乱正是在西方,安佳意识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

"波高诺已经步入了属于神的地方,只有……只有找到妖女追回戒指……才能……才能"纳塔利已经有些哽咽了。

"你且放心,我此行定会彻查此事。只是,皇……"

"我并未告知与皇,但是皇曾亲自卜算,虽不曾说破,女皇定已然知晓,你且放心……若怪罪下来……我定一力承担……"





  


迭
朝暮相连心想花,寒暑不变人思纱

朝暮相连心想花,寒暑不变人思纱

朝暮相连心想花,寒暑不变人思纱

悠望南山

【走马章台】记一个有趣儿的男人:张敞

今天要说的是张敞,一个很有趣儿的人。

到了现在,我想到张敞,绝对不会限于“一个为老婆画眉”的男人,而是兴高采烈地驾着马在热闹繁华的街上狂奔的男人。他会给我这样一种感觉:像极了一个少年,快乐而又放荡不羁——嗯~有点像顾云鹏。

说实话我本来计划今天早上看概率论的,但是这个人有趣到了我非写不可的地步,所以概率论先放放吧,先让我写一下这篇文章。

「敞无威仪,时罢朝会,过走马章台街,使御史驱,自以便面拊马。又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

我真是好奇极了“便面拊马”作何解,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公然给老婆画眉秀恩爱”,“和老婆青梅竹马,小时候玩闹时丢石头不小心把她的脸破了相于是长大后就把她娶了”,...

今天要说的是张敞,一个很有趣儿的人。

到了现在,我想到张敞,绝对不会限于“一个为老婆画眉”的男人,而是兴高采烈地驾着马在热闹繁华的街上狂奔的男人。他会给我这样一种感觉:像极了一个少年,快乐而又放荡不羁——嗯~有点像顾云鹏。

说实话我本来计划今天早上看概率论的,但是这个人有趣到了我非写不可的地步,所以概率论先放放吧,先让我写一下这篇文章。

「敞无威仪,时罢朝会,过走马章台街,使御史驱,自以便面拊马。又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

我真是好奇极了“便面拊马”作何解,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公然给老婆画眉秀恩爱”,“和老婆青梅竹马,小时候玩闹时丢石头不小心把她的脸破了相于是长大后就把她娶了”,“因为给老婆画眉导致被弹劾,以至于一生仕途受阻”(他老婆还真是贯穿了他人生的主线啊)……奈何就是找不到“便面拊马章台”的精确解释。本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我搜了一大圈,在知网下了论文,总算还原了当初的场景。

先说百度一下的结果,网上对“拊马章台”的理解有两种:

解释1. 章台=妓院,意思是“经过妓院的时候,张敞会让马夫驾着车,自己则是用扇子挡住脸,拍着马让马快快经过”。

解释2. 章台=繁华之地,意思是“到了繁华的街道,张敞会让马夫驾着车,自己则是拿着扇子,兴高采烈地用扇子拍打着马,体验那种亲自驾马的快感”。

觉得“章台=妓院”这个解释很别扭。查了一下论文,“章台路”也不一定就等同于妓院,周邦彦《瑞龙吟·春词》有这么一句:

「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花桃树。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归来旧处。」

“景物依旧,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我怀着喜悦和期待的心情,沿着章台路一家家寻找着。同时,燕子也绕着人家的屋檐飞来飞去,寻找自己的旧巢。”[1]

人家重回故地这么开心,就像“燕子寻巢”一样,而且恰恰是用“章台路”作为“故地”的象征,你可好,就这么把“章台”二字简单粗暴地等同于妓院??我反正不认同。

所以说,我认为,正解应该是2,“章台=繁华之地”。这能体现出什么呢?体现出张敞是个爱玩闹的人,是一个有趣的人,甚至一个放荡不羁的人,而不是那种儒家文化下“克己复礼”的人。解释1给出的“覆面而过”的形象就是拘谨刻板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讨厌解释1,这样遵从“礼”,乃至于到了一种装模作样故作正经的地步,这样的男人又怎么会公然给老婆画眉毛秀恩爱?人设不吻合啊。

很喜欢刘立祥这篇论文[2]对于这段文言文的翻译:

「章台街是京都长安当时最大的“红灯区”。每次朝会结束之后,大臣们大多避开这里,绕道而过,即使要经过章台街,也是放下门帘,端坐车内,匆匆疾驰而过,生怕招惹是非,弄出什么闲话来。

张敞却从不管这一套。他不仅大摇大摆地从章台街经过,而且每次都让车夫赶着车跟在后边,自己骑着马,手中摇着扇子,优哉游哉地招摇过市,心血来潮时还哼上两声小曲儿,惹得街道两旁的卖笑女竞相瞩目。」

最有意思的一点在于:扇子在当时叫“便面”,意思是让你挡脸的,看到不符合“礼”的事情你就拿它挡住脸(显得很清高的样子= =)。而张敞可好,拿着“便面”当鞭子,用来拍马屁股——“驾~!”

真的很可爱啊有没有?

不知道张敞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我觉得,这种“便面拊马”的行为倒像是一种讽刺,讽刺那些经过繁华闹市的时候故作正经“挡住自己的脸”的官员——你们用来挡脸的东西,我用来拍马屁。也无怪乎在张敞“为妻画眉”后有那么多同事弹劾他,连皇帝(汉宣帝)都被惊动了。

汉宣帝把他叫来,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张敞的回答不卑不亢:

「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

意思是夫妇之间,在闺房之中,还有比画眉更过头的玩乐事情,你只要问我国家大事做好没有,我替太太画不画眉,你管它干什么??

面对皇帝都敢这么说话,再次映证了张敞不是那种甘于将自己局限在礼仪纲常之中的人,所以说解释1的“挡住脸快快通过”绝对是错误的。

皇帝脾气真不错,居然没有生气……果然是年少流落民间所以忍耐度超高(皇帝就是刘病已,陈晓演过他,不过我并没有看过《云中歌》这个电视剧)。

汉宣帝没有责备张敞的失礼(不光为妻画眉失礼,还对自己失礼),不过他显然对于“张敞画眉”一事(或者更根本的原因:张敞和同事合不来)有所忌惮,终生都没有让张敞坐上他应得的高位。这就是整个故事了。

再一读陆游的《安公子》,更觉在“拊马章台”四字背后,其暗含的是一种令人向往、令人怀念的“年少不羁”。

「万事收心也。粉痕犹在香罗帕。恨月愁花,争信道、如今都罢。空忆前身,便面章台马。」

网上实在找不到翻译,说一下我自己的理解吧:

我已万事收心。以前的我还会恨月愁花悲春伤秋,还会为了争取自己信仰的“道”而不断努力,到了如今,我已经全然没了那种心情。想想从前,我也曾经放荡不羁如张敞,会驾着马在章台路上狂奔呢。

翻译到这里我忽然陷入沉默。曾经的男孩,曾经的少年,老了。

可能本来还想写点别的,不过忽然之间就忘了自己还想说什么,那么这篇文章就到此结束吧。

2019.6.11

by 悠望南山

 

◇ 参考文献

[1] 陈昌安. 深沉的郁闷 狂热的追寻——周邦彦《瑞龙吟·春词》赏析[J]. 语文月刊, 2014.

[2] 刘立祥. 张敞:风流能吏那些事儿[J]. 领导科学, 2015(25):48-50.

[3] 向文玉. 从“灞桥”、“章台”看诗人们的离别情[C]// 2012年4月现代教育教学探索学术交流会. 2012.

[4] 石志鸟. 论章台柳意象的历史渊源——杨柳经典意象考述[J]. 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08,25(4):82-85.

[5] 刘叶秋. 古汉语词典编撰简说[J]. 编辑之友, 1983(3):37-45.

[6] 王爱军.“画眉京兆”张敞:家中模范,朝中能臣[J].文史天地,2019(02):47-50.

C公子
安公子的腿啊……😘

安公子的腿啊……😘

安公子的腿啊……😘

未名 Loftei

安公子,三周年快乐!三生万物!

安公子,三周年快乐!三生万物!

薇薇

【原创】《安公子》追忆(六)

《安公子》追忆(六)

薇薇

情系蔷薇架。恨风吹落亭台下。点点残英。花瓣雨、闲抛暗洒。

怅我独钟。心惴时时怕。何太速、诗墨难成画。

憾万般无奈。亲历风摧紫姹。

 

郁郁长牵挂。径幽寻尔情难罢。百粉离愁。惊四季、皆成关卡。

心绪迷离。恸泪盈湿帕。神黯伤、何处悄悄话。

叹谢薇魂远。只剩葱茏苦夏。

 

 

又一體 雙調一百二字,前後段各九句,六仄韻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安公子》追忆(六) - 薇薇 - 薇薇词畦

《安公子》追忆(六)

薇薇

情系蔷薇架。恨风吹落亭台下。点点残英。花瓣雨、闲抛暗洒。

怅我独钟。心惴时时怕。何太速、诗墨难成画。

憾万般无奈。亲历风摧紫姹。

 

郁郁长牵挂。径幽寻尔情难罢。百粉离愁。惊四季、皆成关卡。

心绪迷离。恸泪盈湿帕。神黯伤、何处悄悄话。

叹谢薇魂远。只剩葱茏苦夏。

 

 

又一體 雙調一百二字,前後段各九句,六仄韻

○●○○● ●○○●○○● ●●○○ ○●● ○○●●
●●○○ ○●○○● ○●● ○●○○● ●●○○● ○●○○●●
●●○○● ●○○●○○● ●●○○ ○●● ○○○●
○●○○ ●●○○● ○●○ ●●○○● ●●○○● ●●○○●●

 

薇薇

【原创】《安公子》追忆(五)

《安公子》追忆(五)

薇薇

碧叶铺池乱。小荷挨个悄悄现。青柄粉尖着妩媚。雅姿思揽。

风抚柳、瀑帘掩半。亭台宴。知友聚、对酒杯觥浅。

业成别过。自此西东。青丝终绾。

 

绿水蓝天远。赠言叮嘱神凄宛。难舍友情无语表。几多留恋。

人落寞、望云缱绻。夕辉染。情郁闷、壶尽皆空盏。

对眸惆怅。步入红尘。几时相见?

 

 

又一體 雙調一百六字,前後段各十句,七仄韻

●●○○● ●○○●○○● ○●●○○●● ●○○●
○●● ●○●● ○○● ○●● ●●○○●
●○○● ●●○○ ○○○●
●●○○● ●○○●○○● ○●●○○●● ●○○●
○●●...

【原创】《安公子》追忆(五) - 薇薇 - 薇薇词畦

《安公子》追忆(五)

薇薇

碧叶铺池乱。小荷挨个悄悄现。青柄粉尖着妩媚。雅姿思揽。

风抚柳、瀑帘掩半。亭台宴。知友聚、对酒杯觥浅。

业成别过。自此西东。青丝终绾。

 

绿水蓝天远。赠言叮嘱神凄宛。难舍友情无语表。几多留恋。

人落寞、望云缱绻。夕辉染。情郁闷、壶尽皆空盏。

对眸惆怅。步入红尘。几时相见?

 

 

又一體 雙調一百六字,前後段各十句,七仄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薇薇

【原创】《安公子》追忆(四)

  

《安公子》追忆(四)

薇薇

破浪渔舟渡。夜来闲倚槐荫树。初月云薄尤透射。忽开明目。

不经意、缠绵柳絮颊边附。摘手中、吹去离无助。

似泪飞点点。梦里寻伊何处。

 

几步一回顾。絮绒飘远来时路。袅袅轻盈独自舞。任由朝暮。

叹漂泊、思乡悄把归人妒。想今日、孤立谁相诉?

看疏云出月。照我乡思如故。

 

 

又一體 雙調一百四字,前後段各八句,六仄韻

●●○○● ●○○●○○● ○●○○○●● ○○○●
●○● ○○●●○○● ○●○ ○●○○● ●●○●● ●●○○○●
●●○○● ●○○●○○● ●●○○○●● ●○○...

【原创】《安公子》追忆(四) - 薇薇 - 薇薇词畦  

《安公子》追忆(四)

薇薇

破浪渔舟渡。夜来闲倚槐荫树。初月云薄尤透射。忽开明目。

不经意、缠绵柳絮颊边附。摘手中、吹去离无助。

似泪飞点点。梦里寻伊何处。

 

几步一回顾。絮绒飘远来时路。袅袅轻盈独自舞。任由朝暮。

叹漂泊、思乡悄把归人妒。想今日、孤立谁相诉?

看疏云出月。照我乡思如故。

 

 

又一體 雙調一百四字,前後段各八句,六仄韻

●●○○● ●○○●○○● ○●○○○●● ○○○●
●○● ○○●●○○● ○●○ ○●○○● ●●○●● ●●○○○●
●●○○● ●○○●○○● ●●○○○●● ●○○●
●○● ○○○●○○● ●○● ○●○○●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