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咎

79.4万浏览    2555参与
敲爱伞伞的沙雕女孩纸鸭

安咎(寒假作业)

私设两个人都是高中生:安学习好,咎学习差暴躁老弟怎么可能好好学习(因为我寒假作业还没写完啊嘤)(边写作业边搞事的我)

我很皮 小心你的眼睛 最好用小红心换一个护目镜  爱你  啵~...


私设两个人都是高中生:安学习好,咎学习差暴躁老弟怎么可能好好学习(因为我寒假作业还没写完啊嘤)(边写作业边搞事的我)

我很皮 小心你的眼睛 最好用小红心换一个护目镜  爱你  啵~

                                         


   这是一个很不寻常的夜晚。

   月亮早已悬挂在半空中,可多户人家的灯仍散发着乳白的光芒,闪烁在如墨的夜晚中,好似繁星点点。

   “啊啊啊操”一栋单元楼爆发出一阵粗鄙之语,即使在单元楼脚下依旧能听见这声绝望的怒吼。阁楼的小必安被这阵骚动惊醒,轻轻的坐起来,扭头看看身边的小无咎。嗯,还睡的挺香。小必安嘴角小幅度地上扬。刚要躺下,又不放心的转了转上半身,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踮起小脚尖,猫着腰,打开门瞄了一眼下面的动静。

    楼下住的是十字路口的美少年两兄弟,无咎满脸涨得绯红,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五三。“我TM只写了一半你凭什么已经把一本都写完了!!!”必安一手托腮,一手无聊地转着笔,温柔的目光洒在黑衣美少年身上。“凭成绩啊。你上课压根没认真听过讲好不好。”必安一笑,就会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

   必安把笔放下,用手指轻轻地弹了一下无咎可爱的小额头。“下次上课不要再看我了哦~”无咎一下子被戳中了要害,脸彭的一下更红了。“谁,谁有啊!你才看你自己呢!”黑衣少年一下子站起身来,大声嚷嚷着。“噗... ...那无咎,你给我表演一个自己看自己?”“谢必安你够了啊!我,我不和你说话了,我要和大哥(原皮)玩!”“蛤?是嘛?”白衣少年挑了挑眉,指尖飞速附上了黑衣少年的下巴尖,微微抬起。“那我要在你走之前,好好享受一下咯... ...”两个笔尖几乎挨在一起了,无咎突然一个极速后仰,避开了必安。“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够了啊!我要和我的五三做伴哼!”

    必安带着一股调戏的心态,纤长的手指停留在无咎柔软的腰上。“哈哈,那你快一点哦~”

   楼下两只残花泪躺在床上,小咎被吵醒了,手摸索着,在被子下牵住了必安的手。“他们好吵哦... ...”“别说话,腰还疼不疼?”

   

飞鸟症日晷

新年快乐【虽然都过去好几天惹

其实之前线稿早在12月份就搞好了但是我又比较🐦现实中也特别忙然后我就一直🐦到现在我简直是国庆阅兵养🐦人在我摸到手机的第一时间我就打开游戏去冲了一发698买了残花泪和小宿伞

p3是列表暗杀流屠皇和什么流也打不好只知道掉段的无助的我【?

顺便新年仂俺想扩列  具体都在置顶   求求好心人看看可怜又无助的老年🐦⑧

新年快乐【虽然都过去好几天惹

其实之前线稿早在12月份就搞好了但是我又比较🐦现实中也特别忙然后我就一直🐦到现在我简直是国庆阅兵养🐦人在我摸到手机的第一时间我就打开游戏去冲了一发698买了残花泪和小宿伞

p3是列表暗杀流屠皇和什么流也打不好只知道掉段的无助的我【?

顺便新年仂俺想扩列  具体都在置顶   求求好心人看看可怜又无助的老年🐦⑧

慕千九

新年快乐!(HE)

主要希望宿伞新年能团聚一下。

副CP有杰佣、摄殓、玛尔塔和她推演里的未婚夫亨利(不知道tag名),黄占没插进去……

月亮河公园

公园里的音乐声中,刚刚用紫皮卡换了一身弹簧手装束的奈布正在修机,全然没有注意到身边飞来的伞。

在心跳响起的那一刹那,军人的本能使奈布飞快地用护腕逃离,然而他回身的那一刻,只看到立在原地的谢必安正身着最新的时装残花泪,遥遥地向他拱拱手。

奈布小心翼翼地走回去,试探地问:

“谢先生,这局......”

“快修机,早点结束回家吧,杰克先生之前还同在下抱怨你似乎爱比赛胜过爱他呢。”

“我…哪有……”

奈布强装镇定,其实耳尖红了个彻底,修机子都修不好了,堂堂机...

主要希望宿伞新年能团聚一下。

副CP有杰佣、摄殓、玛尔塔和她推演里的未婚夫亨利(不知道tag名),黄占没插进去……

月亮河公园

公园里的音乐声中,刚刚用紫皮卡换了一身弹簧手装束的奈布正在修机,全然没有注意到身边飞来的伞。

在心跳响起的那一刹那,军人的本能使奈布飞快地用护腕逃离,然而他回身的那一刻,只看到立在原地的谢必安正身着最新的时装残花泪,遥遥地向他拱拱手。

奈布小心翼翼地走回去,试探地问:

“谢先生,这局......”

“快修机,早点结束回家吧,杰克先生之前还同在下抱怨你似乎爱比赛胜过爱他呢。”

“我…哪有……”

奈布强装镇定,其实耳尖红了个彻底,修机子都修不好了,堂堂机皇奈连着炸了好几次机子。

忽然有剧烈的脚步声响起,奈布一回身,正好看到飞速跑过来的玛尔塔正举起来她的信号枪。

“玛尔塔别……”

然而已经晚了,“咚”一声枪响,信号枪准确地击中了谢必安……身边的一根灭掉灯光的标杆。

标杆在被击中的那一刹那瞬间通电,粉红色的烟雾中霓虹灯光若隐若现,还有烟花一样绚烂的红色流光缭绕,十分美丽。

“本姑娘的枪法准不准?必安先生,谢谢佛系啦!新年快乐!”

“多谢贝坦菲尔小姐,新年快乐!”

“玛尔塔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撒贝宁(bushi)你赶紧给我修机!老远就听见你一个劲儿地炸机了!赶紧结束这一局我还要和我家亨利视频呢!”

“贝坦菲尔小姐不要责怪萨贝达先生了,想来是在下天赋的缘故才使得他频频炸机的。”

言毕,谢必安向远处抛出伞,下一刻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黑伞打开,墨衣雪发的范无咎冲身前淡定修机的伊莱疑惑地歪歪头,“你怎么不跑的?”

“八爷说笑了,刚才咕咕已经看到七爷在佛奈布了,哪里用跑?”

“我呆在这儿你会炸机吗?用不用我离远一些?”

“不必了,权当练习好了。”

“就说大哥的担心是多余的嘛。”

“不过八爷,刚才伊索说有东西给你们看,他大概在…咕咕?”

先知的鸟歪歪头,然后掀起胖胖的翅膀指向旋转木马的方向。

“好。”范无咎正欲抛伞,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身向伊莱拱拱手,“多谢告知。”


远处的伊索并没有在修机,而是坐在旋转木马上,握着一张相片在看,脸颊微微泛红,直到心跳出现才回过神来,翻身跳下来。

“无咎真是越来越有礼貌了。”谢必安拍拍身上的灰尘(肉眼不可见),望向身前的伊索,“卡尔先生?”

伊索没有说话,只是把身边还在摇铃铛玩的小小黑抱起来,向谢必安递过去。

小小黑懵懵懂懂地看着眼前雪衣墨发,眉目如画的青年,莫名觉得有一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是谁,半晌失去了兴趣似的又抱紧了自己的铃铛。

“是卡尔先生的跟宠吗?想来一定很可爱,只可惜我们监管是看不到的。”

伊索看看大的,又看看小的,无奈地叹口气,把口袋里的一张相片递过去。

那是一张谢必安和范无咎的“合影”,一切都那么美好,只可惜无论如何努力都去除不掉中间略微明显的粘合痕迹。

“多谢先生,新年快乐!”谢必安向卡尔拱拱手,忽然听到警报声响起,一回身发现远处的奈布,玛尔塔和伊莱都向这边的电闸门跑过来。

谢必安再次抛出伞,来到门前。

奈布向出现的范无咎挥挥手就继续输密码了,而玛尔塔望向紧随其后的伊索,只看到伊索无声地摇摇头。

伊莱似乎在沉思,半会儿似乎想通了什么关窍,恰在此时,大门通电,“轰”的一声开启了。

四个人跑出大门,站在门口。

先知向着其他人打了个手势,然后他们一齐抱起身边的小小白或小小黑,一步步倒退,在感受到那股熟悉的吸力时齐齐把手中的小家伙扔出去。

“七爷八爷新年快乐!”

范无咎似乎有些状况外地抱住了最近的那一只突然现出身形的小小白,小小白看看近在咫尺的人,又扭身看看下方一脸懵的小小黑,奶声奶气试探地问:“无咎?”

“嗯,我在。”

Heaven

怨灵11

“主人你……你醒了?”范无咎缓缓松开唇,看向谢必安。

谢必安笑了:“无咎,你看看你,眼眶里全是泪水”他躺在范无咎怀里,抬起手来擦掉范无咎眼里的泪水。

“不过无咎你哭什么呢?”

“因为我的宝物失而复得了。”范无咎腾出一只手,握住了谢必安的小手。

范无咎抱紧谢必安:“好啦主人,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我想回家了。”

范无咎展开翅膀,翱翔在夜空中。

“无咎,你说你的宝物失而复得,是什么意思啊?”

“你就是我的宝物啊。”

范无咎飞回到家里,将谢必安放到床上。

“对了无咎,我刚才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谢必安喝着范无咎给他热的牛奶,弄得满嘴都是。

范无咎宠溺地把谢必安的嘴擦干净,看向...

“主人你……你醒了?”范无咎缓缓松开唇,看向谢必安。

谢必安笑了:“无咎,你看看你,眼眶里全是泪水”他躺在范无咎怀里,抬起手来擦掉范无咎眼里的泪水。

“不过无咎你哭什么呢?”

“因为我的宝物失而复得了。”范无咎腾出一只手,握住了谢必安的小手。

范无咎抱紧谢必安:“好啦主人,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我想回家了。”

范无咎展开翅膀,翱翔在夜空中。

“无咎,你说你的宝物失而复得,是什么意思啊?”

“你就是我的宝物啊。”

范无咎飞回到家里,将谢必安放到床上。

“对了无咎,我刚才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谢必安喝着范无咎给他热的牛奶,弄得满嘴都是。

范无咎宠溺地把谢必安的嘴擦干净,看向谢必安:“怎么了主人。”

“啊不对不对,两个问题。”谢必安摇摇头,在范无咎眼里都是极可爱的表现。

“嗯,问吧。”

“你的手链呢?”谢必安看向范无咎空荡荡的手腕。

范无咎无奈地从兜里拿出一个手链,递给谢必安。

“诶你的手链怎么断了?”谢必安手上拿着范无咎那已经断裂成两段的手链,他还注意到那上面的字母四分五裂。

谢必安给它拼上:“嗯?X……B……A?这不是我名字缩写吗?”

“嗯对啊,主人。你看看自己的项链就知道了。”

谢必安从自己兜里拿出项链:“啊!它也碎了……”不过他把字母拼好:“诶?F……W……J?这是你名字缩写啊?什么意思?”

“我保密,主人,总会告诉你的。”

“啊对了无咎,还有一个问题!”

范无咎摸摸谢必安的头:“说吧。”

“那个人……是谁?”谢必安看到范无咎的脸色黑了一些。

“是个叛徒。”

“叛徒?”

“嗯。”

“能给我讲讲他的故事吗?”

“可以,但是不是现在。”范无咎低头,一般谢必安看到他这个表情就知道范无咎心情很不好。所以当范无咎低着头时,谢必安一下抱住范无咎的脖子。

“哎主人你轻点……有点疼啊……”范无咎无奈了。

“无咎别难过,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谢必安还抱着范无咎的脖子。

“啊没有,主人想听我就找时间给你讲。”

秣冉
指绘好难磨(废。 伞伞为什么这...

指绘好难磨(废。

伞伞为什么这么可爱!!不管是大的小的都好可爱

设定上是崽,但是是庄园主提取基因培育出来的ww

伞吹疯狂攒碎片ing~

指绘好难磨(废。

伞伞为什么这么可爱!!不管是大的小的都好可爱

设定上是崽,但是是庄园主提取基因培育出来的ww

伞吹疯狂攒碎片ing~

恶水险川

p1亚兹拉尔
p2是安安
p3各种伞伞,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丽(哭死)
p4是草的不能再草以至于看不出是谁的无限
p5不知道是谁但的确像先知以至于我把先知的图腾画了了上去,就当是先知吧(被打)
06原皮约约(不是q版但是大头)
我把他们画丑了对不起

p1亚兹拉尔
p2是安安
p3各种伞伞,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丽(哭死)
p4是草的不能再草以至于看不出是谁的无限
p5不知道是谁但的确像先知以至于我把先知的图腾画了了上去,就当是先知吧(被打)
06原皮约约(不是q版但是大头)
我把他们画丑了对不起

瓜子不挑食

[安咎]论坛体:那两个偷情的怎么还没被抓?!

        一篇垃圾练练手 好久没来我手生了都 语言组织失败

        无意义沙雕短篇 表情包自带可用


1L

???这个标题?

2L

哪两个偷情的(刺激

[图片]

3L

lz别开贴不管啊喂

4L楼主 捉奸大队

我这不码字吗你们急点什么

[图片]

5L

??字呢?

6L

不好意思刚来。这个标题?

[图片]7L...

        一篇垃圾练练手 好久没来我手生了都 语言组织失败

        无意义沙雕短篇 表情包自带可用













1L

???这个标题?

2L

哪两个偷情的(刺激

3L

lz别开贴不管啊喂

4L楼主 捉奸大队

我这不码字吗你们急点什么

5L

??字呢?

6L

不好意思刚来。这个标题?

7L

咱都等着呢🌚🌝

8L

这个楼……为啥这么关键的时刻能丢……

9L

😂😂😂😂😂😂😂😂😂😂😂😂😂

10L 捉奸大队

我来了我来了,事情是这个亚子的:

最近我们校领导不是抓早恋吗,抓特别严,冰姐也是,不知道从哪里掌握了班里有的那些情侣,趁着一次测验调座位,把他们调一起了

得,现在全分了

11L

不是说毁人姻缘者下地狱吗😂

12L

冰姐威名远扬不在乎这点罪业
13L

冰姐?学妹你们初三的吗

14L 捉奸大队

是啊,我们初三宝藏冰姐见神杀神,遇魔杀魔,天王老子来都不怕

15L

这么说她阎王都不怕

16L

那黑白呢黑白呢?
17L

诶这么Q的就不怕了吧

18L

我们不是有黑白无常吗

19L

就是上次校运会cos黑白的那两个?

20L

听说名字都一样
21L 捉奸大队

还就是他们俩了

现在到处抓早恋,男生提着个粉色开水瓶去开水房都要被怀疑是不是帮女生打水,好一顿盘问?人家有这癖好不行吗?
22L

癖好瞩目

23L

是啊说不定那水瓶是他哥们儿的

24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5L

最近校长也老是在各种会上批评早恋现象

26L

上次我和我男朋友被暗戳了
27L

???人间惨案

28L

点了名吗

29L

没有没有只是点了班级🌚🌚🌚🌚

30L 捉奸大队

摸摸姐妹,怎么发现的?

31L

晚自习下课,我男朋友送我回宿舍楼,我在楼底缠着他撒娇,他就假装生气吓唬我说:“快点上去啦,再不听话我送你去见班主任哦。”

我笑笑没理他,回头三个查房的教导主任

娘的🌚🌚🌚🌚🌚🌚

32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很甜很凄凉的故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3L

姐妹我深感心疼,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4L

男友:“真不是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5L

好像上周又抓了好几对

36L 捉奸大队

来来来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

范无咎谢必安,上次运动会cos黑白无常的两个小哥哥

(超帅!

37L

咦,介绍这个干啥

38L 捉奸大队

他们两个是至今没有被怀疑并且天天秀,恩,爱,的情侣🌚

39L

!正题突然出现!lz打得一手好牌

40L

真相竟如此猝不及防
41L

八爷以前不是混那个的吗(挠头

42L

那只是传闻😂八爷有一身好武艺

43L

现在好乖的不知为啥

44L

?范无咎隐居山林啦?

45L

是啊
46L 捉奸大队

a?
我以为他还在搞事

47L

可能……被搞上了吧(淡淡

48L

惊人发炎?八爷身世竟如此凄苦?
49L

谁啊这么勇

50L

估摸着是谢必安

51L

???今天也是狼灭的谢必安???

52L 捉奸大队

当真谢必安?他不是学习很good吗

53L

学习好才适合搞事

54L

a

谢必安高一下学期才转来不是应该人生地不熟专心学习孤苦伶仃这种凄惨设定吗

55L

?好像按道理是这样,毕竟高中了普通同学的人际关系也没多好

56L

但谢必安在人际那块如鱼得水得很
57L

人谢必安就是神仙我们不配

58L 

迷惑 我也想,成绩差我真的不配

59L 捉奸大队

前段时间我去食堂打饭的时候,天天见他们两个在小操场上散步,郎才郎貌有说有笑,我……

饭钱给您省下了

60L

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1L

够有得惨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2L

我之前也看见他们在长廊那里拿着试卷互相讲题补习,真真是羡煞旁人,老师从旁边路过,还看了一眼,特满意的点点头,丝毫没有察觉亲密的两个人

63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是两个男的呀

64L

老师:真是爱学习的两个好孩子啊

65L 

我记得上个学期有一个老师在小情侣面前装好人“我不告你们我会为你们保守秘密”,结果他随身带的对讲机打脸一般响起来

“大哥大哥你那边有人吗我这边抓到了一对小情侣”

那个老师瞬间脸黑,小情侣也被抓了

后来才知道几个老师为了防止学生早恋特意成立了一个小组,空闲下课时间蹲点专抓那些悄咪咪亲热的小情侣
66L

还蹲点?绝了

67L

我昨天看到一个老师mou在大榕树后面监视两个一前一后走着的男女学生

68L

是不是和蹲坑似的

69L

对了对了,挺标准的

70L 捉奸大队

憨掉

也不知道谢必安和范无咎啥时候才能落网 就这么让他们逍遥法外我有点点不甘心

71L

楼主有这想法不如举报

72L

去吧lz
73L 捉奸大队

罢了罢了这次放过他们(bushi

74L

您就是舍不得了
75L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坐等教导主任发现

76L 照亮你的美

???肛啥呢你们戳范无咎名干啥

77L

?艹

阿弥陀佛楼主我先去给你念往生咒了你走好

78L 

吃枣药丸真主朋友来了lz我先走了

79L

我还有作业我去了

80L

我去遛我家狗了再见

81L

约学长好啊……哈哈

82L 捉奸大队

艹 莫要弃吾而去

83L 照亮你的美

玩啥呢你们

我不过是看了标题进的你们急什么

84L

是敌是友尚未得知学长我们不敢乱讲啊
85L

?学长?

86L 照亮你的美

刚刚看,你们初中的还真是活跃啊……我已经提前步入老年人生活了

我也嗑他们两个

87L

(怔住

88L

惊人发炎,学长原来也

89L 捉奸大队

那个给我念往生咒的,免了

90L 照亮你的美

我有他俩照片,可以私发

前提是这贴得沉

91L

好的学长知道了学长热搜了学长

92L

散了散了领照片去
93L

走走走走走,我选择嗑真粮

94L 照亮你的美

沉贴来我这领照

被看到我也得死
(顶风作案)

95L 捉奸大队

好嘞您就瞧好吧












        将就看看⑧

慕千九

好想哭吖!

为什么即便出了小宿伞他们还是不能在一起?伞伞看不到我的小伞伞的说。

今天跟同学一起带孩子去匹配,约定的我小七她小八,但是竟然一直没匹配到伞伞……其实就算匹配到了七爷八爷也看不到小家伙们的……

明明形影不离,却千年未见……

好希望他们能真真正正地团聚啊……

好想哭吖!

为什么即便出了小宿伞他们还是不能在一起?伞伞看不到我的小伞伞的说。

今天跟同学一起带孩子去匹配,约定的我小七她小八,但是竟然一直没匹配到伞伞……其实就算匹配到了七爷八爷也看不到小家伙们的……

明明形影不离,却千年未见……

好希望他们能真真正正地团聚啊……

玖

《碎玉》

无逻辑

意识流


————————

       月光透过树隙打在青苔覆着的岸边石头上,溪水冷到了骨子里,闪着片片碎光。

    “噗通!”

      我在哪?为什么这么疼?就像是骨头都被碾碎了。

      痛楚让沉入溪底的我陡然恢复了些意识,入目是流动的月色,惨白。

     难以呼吸,被扼住了喉...

无逻辑

意识流


————————

       月光透过树隙打在青苔覆着的岸边石头上,溪水冷到了骨子里,闪着片片碎光。

    “噗通!”

      我在哪?为什么这么疼?就像是骨头都被碾碎了。

      痛楚让沉入溪底的我陡然恢复了些意识,入目是流动的月色,惨白。

     难以呼吸,被扼住了喉咙,大脑极度缺氧。我几乎无法做出反应,只能静静的等待着。

      我试图去握住手心,去感受那块浸透了红色的玉,去汲取那人在玉上留下的最后温暖。

       手却是无力,寒冷渗入骨缝,撬开了关节,将我拆分开来,意识就这样被冲成了七零八碎。

       浑浑噩噩间你好似来接我了,和上次一样你又将那块玉又塞入我的手心。不过这次你没有血染白衣,玉也是原来的色彩。

      你指了指玉,我细细打量着它,玉变了,有金色的光在它中央散落,像不会熄灭的烟花,灿烂夺目。

       是梦吧,玉怎么会发光?我抬头看着你,像是怎么也看不够,想要抓住你,永远不放开,就像是那年夏天我和你一起许下的愿望那样,永永远远不和对方分开。

       可是,为什么你要躲开?不要我了吗?我们不是兄弟吗?我们彼此只有对方不是吗?

     你对此只是笑着摇摇头,说: “无咎,你该回去了。”

     周围突然暗了下来,我还在站在原地,你却消失了踪迹,唯有手中的玉还在。

       好黑。

      耳边突然嘈杂起来,他们在喊着救谁?

       “哗啦!”男人被救上了岸,只是手中紧攒的东西不见了。

        人已离去,只剩下一溪静水依旧波光粼粼,水下是一块被洗净血色的碎玉,金色光点转瞬即逝。

神奇的喃蝈在哪里?

不知道说什么×

祝大家新年快乐叭


(他们画画都好好看啊(o´艸`))




不知道说什么×

祝大家新年快乐叭






(他们画画都好好看啊(o´艸`))

恶水险川
其实也不是雷,只是不喜欢而已,...

其实也不是雷,只是不喜欢而已,不会点开一般我不站all谁因为我觉得他们都攻得起来,安咎我磕爆,貌似我一般只吃左殓qwq

占tag致歉

其实也不是雷,只是不喜欢而已,不会点开一般我不站all谁因为我觉得他们都攻得起来,安咎我磕爆,貌似我一般只吃左殓qwq

占tag致歉

甜甜子夜

占tag致歉。真的抱歉!!

过了这个店就没了这个村(?大哥大姐过来看一看aaa。

p1群二维码

p2群公告

p3许愿墙

传送门:955832674

最后,煮鱼!!!

占tag致歉。真的抱歉!!

过了这个店就没了这个村(?大哥大姐过来看一看aaa。

p1群二维码

p2群公告

p3许愿墙

传送门:955832674

最后,煮鱼!!!

祢尔

【安咎】闲言碎语(上)

#嫡子谢×养子范,附赠赚外快判官一只

#谢范两人的故事喜剧开头,悲剧过程,喜剧结尾

#ooc不可避,小黑脾气偏暴躁,小白脾气偏好


        听闻洛阳有一茶摊主人专讲疯人逸事,一天一个绝不重样。主人讲了许多年,熟客都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来讲,一个故事要多长,也就专门挑那个点来,顺便照顾一下主人的生意。

  若是错过了,也不打紧。只消几个铜板,有小二替那主人重复一遍,虽然没有主人讲得好,但也有模有样,许多客人也乐意再听一遍。

  主人端着杯茶,咳了两声算是清嗓拍板:“那么我今天就讲讲谢家那位...

#嫡子谢×养子范,附赠赚外快判官一只

#谢范两人的故事喜剧开头,悲剧过程,喜剧结尾

#ooc不可避,小黑脾气偏暴躁,小白脾气偏好


        听闻洛阳有一茶摊主人专讲疯人逸事,一天一个绝不重样。主人讲了许多年,熟客都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来讲,一个故事要多长,也就专门挑那个点来,顺便照顾一下主人的生意。

  若是错过了,也不打紧。只消几个铜板,有小二替那主人重复一遍,虽然没有主人讲得好,但也有模有样,许多客人也乐意再听一遍。

  主人端着杯茶,咳了两声算是清嗓拍板:“那么我今天就讲讲谢家那位得了失心疯的少爷。”

  不少客人兴致缺缺,那位少爷的事情一两年前传得沸沸扬扬,他们都听过了,但也不好现在就走,便耐着性子听着,看这主人能讲出什么花样。

  “这事啊,得从那少爷被说发疯了前说起。”主人抿了口茶水,叹一口气,“故事很长,一天是讲不完的。”

  “请父亲成全。”谢必安穿着大红喜服,低着头说道。

  他的身旁是一口棺材,范无咎静静地躺着,穿着相同的衣裳,嘴角含笑。

  谢父哼了一声,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人鬼殊途,你娶来又有什么用?以后哪个姑娘想嫁你!”

  “我不需要。”必安依旧低着头,眼中满是执拗,“我只想要无咎。”

  谢父冷冷地扫了一眼必安:“咎儿应该入土为安,你是想他死后都不得安生吗?”

  说完他拂袖而去。

  “你们应该没听过这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吧。”主人看着那些瞪大眼的客人,“那位姓范,名无咎,是谢家的养子,和谢家少爷是好友。范少爷喜欢四处游历。某天他约了谢少爷出去玩,在桥下等了很久,那天恰好下大雨,范少爷就淹死在水里。谢少爷冒着雨去找半天才找到范少爷的尸首。”

  必安脸色变得难看,他继续跪了一会。后来谢父身边的老人过来劝:“少爷,回去吧,范少爷也不想看到你这样。”

  必安还未答话,几个人过来将棺材抬走。

  “父亲让你们来的?”他单手扣住棺材,死活不让他们合上,双目泛红,“滚,谁准你碰它了。”

  “老爷让小的送范少爷入土,还请少爷不要为难小的。”为首的一个人很不客气地说道,“如果少爷执意不让小的办事,那小的也只好采取一些手段了。”

  必安缓缓站起来,嘴角扯出一抹笑:“你们不配碰他,他是我的……就算死了也只能让我碰。”

  “知道谢少爷喜欢男人的人不少,但谁能想到谢少爷会喜欢上范少爷。”主人继续抿一口茶,接着讲这个凄惨的故事。

  必安又呢喃几声,声音低得让人听不真切。忽然他晃了一下,老人伸手要去扶他被一手推开。

  “无咎,我看到你了……”必安完全沉溺在自己的梦里,他慢慢地踏入棺材,从容地躺下,在范无咎的唇上落下一吻。

  旁边的人都被吓得不敢动弹,也没人去拉着谢必安。突然“呯”的一声,惊醒众人。来抬棺材的一个人掉头就跑,还喊着“少爷得了失心疯”。

  老人叹气:“你们都先回去吧,我来处理。”

  那几个人忙不迭地走了,生怕谢必安会一言不合拔刀捅他们。

  “少爷——”老人拔高音量,焦急地说,“您先出来,您不能躺棺材里,您快点出来,老爷要担心的。”

  “无咎,你还在是吗?”必安仿佛没听到老人的声音,他抚摸着无咎的脸颊,“父亲不同意我娶你,不过没关系,我可以跪到他同意,你会陪着我的……对吗?如果是的话,你眨一下眼睛。”

  老人清楚地看到范无咎眨了一下眼,他被吓到了。后来谢父问他必安的事情他没胆把这事说出去,也就敷衍了几句,然后劝谢父重新考虑必安的事情。

  冥婚不是件光彩的事情,尤其还是两个男的。谢父平日对无咎有多好现在就有多恨,而对必安的执拗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谢少爷就一直跪着,那个老仆给他食物也不吃。但谢少爷没有晕过去,他连着跪了三个月……”主人讲到这,下面那些人发出一阵哄笑。

  “三个月不吃饭那人不就死了吗?”

  “对啊。老板,怎么你说得和我们听到的不一样。”

  “……”

  主人看了眼天:“当然差点,你们听到的版本各异,只是我的太过真实了。”

  “老板,你还讲吗?”有个听客问。

  “不了,明天接着讲。”主人喝完已经冷了的茶,摇摇头,“子不语怪力乱神,但许多人还是相信鬼神的。这几天都讲这个故事,你们要是还想听,明天也是这个点,我给你们讲讲那些别人没讲的东西。”

  有些客人结账走人,有些客人缠着小二问主人昨日讲的故事,,也有些客人问今天的故事。

  一个黑衣听客靠在一白衣少年肩上睡得香甜,被客人走动的声音吵醒。

  “讲完了?”他揉揉眼睛。

  “没有,还有许多没讲。”白衣说道,“这人讲得倒有趣。”

  “什么时候有趣了?”黑衣不满,“大哥,你怎么可以睁着眼说瞎话?”

  “但他讲得很全,无咎。”白衣说道,“让我想起那些日子。”

  “啧啧。”无咎放下几粒碎银,喊道,“小二,结账。”

  必安被无咎强硬拉走时无奈一笑:“无咎,你不是看着我跪了三个月吗?那个老板好像什么都知道。”

  “唉。”无咎实在不想去回想那段往事,但是那个老板……

  “大哥,你不觉得那个老板有点眼熟吗?”

  “嗯?”必安不明所以,直到他看到突然出现的判官……

  判官笑了两声:“两位,大白天的也敢出来啊……”

  无咎挑眉:“怎地?判官大人不也出来说书吗?”

  “地府开支太大,阎王让我想个办法,赚点钱。”判官很无奈地说道,“两位又是为了何事?”

  必安拍拍无咎的手,让他安静:“当然是为了出逃的鬼魂,大白天不急着捉,便找了些事做。”

  判官眼珠子转了转:“既然这样,不如多呆几天,把那些个故事讲完。地府有它潜在的规矩,每个鬼魂都要讲一个故事,你们还没讲呢!”

  无咎刚要开口被必安拦下了:“那么,恭敬不如从命。”

  那些陈年往事压在心头也不好,总是要讲出来,才能轻松些。

  判官笑:“那么明天,两位和我一起去说书吧。”

  必安表示知道了,一边捂住无咎的嘴,一边说:“但是这件事在下要和阎王报备一声。”

  “没事,你去吧。”判官做了个请的动作。

  判官走后,无咎脸顿时拉下来,火气很大。

  必安看了眼手里的罗盘,直直地指向谢府,准确说是谢父。他收了罗盘,深吸一口气,拉着无咎的手走进那座他曾经住过的府邸。

  无咎看着四周的景,丝毫没想到那是他曾经待过的地方。花园显得残破,屋子也显得死气沉沉。

  他们两人现在处在隐身状态,也不怕被别人看见。

  那个鬼魂附在谢父身上,看到必安他们桀桀地笑了一声:“谢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一颗QQ星

昨天把他们四个全都买下来了。

大的美丽,小的可爱。


昨天把他们四个全都买下来了。

大的美丽,小的可爱。


Heaven

怨灵10

杰克瑟瑟发抖,范无咎的脸在月光下更加明

显。

“对不起范无咎!我不应该……我不应该喝掉你主人的鲜血!”

范无咎眯眯眼,他的眼里似乎也冒着黑气。他一挥手,他手上多了一把黑气凝成的剑。

“呵,说的轻巧,那我问你,我主人受过的伤,你赔得起吗!”范无咎怒吼,他将手上的剑刺进杰克的身上,一瞬间,杰克身上流出了血。

“啊!好痛!”杰克喊到,他举起手刚想给自己准备一个武器防身,没想到范无咎把剑拔出来插进杰克的手里。

“痛?那你有没有想过,必安有多痛!”范无咎怒吼,他将剑拔出来。

此时杰克身上流着血,他的右手已经被穿透了。他跪在地上,看着范无咎。:“对不起范无咎,原谅我好吗……”

范无咎踩着杰...

杰克瑟瑟发抖,范无咎的脸在月光下更加明

显。

“对不起范无咎!我不应该……我不应该喝掉你主人的鲜血!”

范无咎眯眯眼,他的眼里似乎也冒着黑气。他一挥手,他手上多了一把黑气凝成的剑。

“呵,说的轻巧,那我问你,我主人受过的伤,你赔得起吗!”范无咎怒吼,他将手上的剑刺进杰克的身上,一瞬间,杰克身上流出了血。

“啊!好痛!”杰克喊到,他举起手刚想给自己准备一个武器防身,没想到范无咎把剑拔出来插进杰克的手里。

“痛?那你有没有想过,必安有多痛!”范无咎怒吼,他将剑拔出来。

此时杰克身上流着血,他的右手已经被穿透了。他跪在地上,看着范无咎。:“对不起范无咎,原谅我好吗……”

范无咎踩着杰克的肩膀,他的剑收了回去。“你说过,作为叛徒的你,不配得到我们的原谅。之前我没在意,现在我明白了,你做的事情,的确不值得的原谅。甚至让我觉得恶心。”他把脚拿开,又蹲了下去,直视杰克:“而且必安失去那么多血,我一个人肯定补不回来。你还记得我说的那句话吗,一命换一命。”

“你……你要干什么?!”杰克吓得不敢直视范无咎的眼睛。

“把你的命给我就行。”范无咎咬住杰克的喉管,杰克瞪大眼睛,没想到范无咎的牙齿穿透了他的喉管。

“果然……叛徒……到死也得不到任何……原谅啊……”杰克躺在地上,看着天空。瞳孔的颜色逐渐暗淡。范无咎擦擦嘴边的血,他没想别的事情,而是展开翅膀飞了起来。

他抱起来地上的小孩,他身上的黑气散开,瞳孔里的猩红也散去了。

“必安……醒醒好吗,装睡不好玩啊……”范无咎觉得怀里的谢必安的身体越来越冷,他似乎下定决心一样。

“主人,这是我最后的办法了,如果你再不醒来……我……就彻底消失。”

范无咎吻住谢必安冰凉的唇,泪水从他脸上划过。

“……”范无咎觉得手上仿佛被放了什么,他看了眼手掌。“这是?”他坐了起来,发现手里多了一片樱花花瓣。

“无咎你醒啦?”

范无咎看向身边:“主人?”

谢必安笑着,将范无咎手上的花瓣拿了下来,看着范无咎:“无咎,我们名字很配的。”

“嗯?”

“无咎必安,没有罪过就一定会平安。”

范无咎轻轻勾唇笑了。

“哇无咎你笑了!无咎你以后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好看。”

“好,我会尽量的。”

“……无咎,我好像看到,你笑了。”


慕千九

发几张美美哒残花泪伞伞和萌萌哒小小白!

没有挂人的意思,虽然确实觉得不赞同,但是真的不想打扰人家,毕竟这样的行为不是个例……

但是图片太多我实在涂不过来……

伞伞伞伞我可以!(被混合双打而死)

发几张美美哒残花泪伞伞和萌萌哒小小白!

没有挂人的意思,虽然确实觉得不赞同,但是真的不想打扰人家,毕竟这样的行为不是个例……

但是图片太多我实在涂不过来……

伞伞伞伞我可以!(被混合双打而死)

慕千九

并不是单纯的为遇到佛系开心

今天带孩子去找他俩哥。

一开始准备的时候就看到了拜访的残花泪

呐喊:大伞伞看我的小伞伞!

开局之后我又又又开局撞鬼,没敢赌,头也不回地跑,板区没一会就甩开了。

但是后来医生和奶布秒倒,然后一直被抓起放下直到挣脱,明显是佛系

然后我就愉快地修完手头的机子就带小小白找七爷八爷去玩了。

但是我看到开完机子小医生去砸七爷板子了……

可能七爷也觉得她不是故意的就没怎样,依旧是一刀斩都开了还故意让他们挣扎下来。

然后在大门口,伞伞一直在飞,然后我挑一会八爷出场的时间想再截个图,然后……

刚跑到八爷附近,八爷被空军开了一枪……然后空军头也不回地跑出去了……...

并不是单纯的为遇到佛系开心

今天带孩子去找他俩哥。

一开始准备的时候就看到了拜访的残花泪

呐喊:大伞伞看我的小伞伞!

开局之后我又又又开局撞鬼,没敢赌,头也不回地跑,板区没一会就甩开了。

但是后来医生和奶布秒倒,然后一直被抓起放下直到挣脱,明显是佛系

然后我就愉快地修完手头的机子就带小小白找七爷八爷去玩了。

但是我看到开完机子小医生去砸七爷板子了……

可能七爷也觉得她不是故意的就没怎样,依旧是一刀斩都开了还故意让他们挣扎下来。

然后在大门口,伞伞一直在飞,然后我挑一会八爷出场的时间想再截个图,然后……

刚跑到八爷附近,八爷被空军开了一枪……然后空军头也不回地跑出去了……

赛后我感觉伞伞很有怨气的亚子……

发了一句“你们什么意思吖”

我打了一个谢谢佛系然后看到其他几个队友直接退了……

我想,他可能不应该佛的,分手炮真的恶心。佛系是为了娱乐,不是让你们刷分,看特效的。

愿佛屠被世界温柔以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