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塞尔

15.8万浏览    794参与
几几几
谁是又可爱又靓仔的小帅哥?

谁是又可爱又靓仔的小帅哥?


谁是又可爱又靓仔的小帅哥?


丸一日
安塞尔滴yellow 自娱自乐...

安塞尔滴yellow 自娱自乐一下orz

安塞尔滴yellow 自娱自乐一下orz

北冥有鱼✧
这么可爱一只粉兔子,竟然是猛男...

这么可爱一只粉兔子,竟然是猛男,我以为他是萝莉还给他扔女寝.......我要知男而上了

这么可爱一只粉兔子,竟然是猛男,我以为他是萝莉还给他扔女寝.......我要知男而上了

九重天大仙儿
强烈推荐一部漫画叫《无尽的黎明...

强烈推荐一部漫画叫《无尽的黎明》,超级好看啊!画风很美啊!

师徒年下。师父真的好美啊啊啊!

伊克斯(攻)×安塞尔(受)

大概剧情是这样滴:

师父安塞尔捡了伊克斯当徒弟,随着日久生情,伊克斯爱上了安塞尔,在某一天中的某一天,伊克斯看着睡着了的师父,然后……(你们懂得,嘿嘿)

安塞尔很生气很生气,把伊克斯赶走了。刚刚赶走就后悔了,想把伊克斯找回来,但是木有找到。

然后过了几年(具体几年我忘了)伊克斯回来了,修了魔,然后balabalabal事件后把安塞尔抓走了,关起来了,然后……(你们懂得,嘿嘿)。

安塞尔就恨(哎呀,也不是恨啦)伊克斯(个人观点,勿喷)。伊克斯嘴上说(其...

强烈推荐一部漫画叫《无尽的黎明》,超级好看啊!画风很美啊!

师徒年下。师父真的好美啊啊啊!

伊克斯(攻)×安塞尔(受)

大概剧情是这样滴:

师父安塞尔捡了伊克斯当徒弟,随着日久生情,伊克斯爱上了安塞尔,在某一天中的某一天,伊克斯看着睡着了的师父,然后……(你们懂得,嘿嘿)

安塞尔很生气很生气,把伊克斯赶走了。刚刚赶走就后悔了,想把伊克斯找回来,但是木有找到。

然后过了几年(具体几年我忘了)伊克斯回来了,修了魔,然后balabalabal事件后把安塞尔抓走了,关起来了,然后……(你们懂得,嘿嘿)。

安塞尔就恨(哎呀,也不是恨啦)伊克斯(个人观点,勿喷)。伊克斯嘴上说(其实没说,但是行动表现出来了)报复安塞尔,但其实很爱他。还偷偷放安塞尔走了。

好了剧透可耻,剧透该杀,我就不多说了。经历了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事情后,安塞尔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失去伊克斯了,反正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啦!然后伊克斯也经常调戏安塞尔。(也不是调戏啦,就是经常语言挑逗安塞尔啦)

圆满!结束!

(有副cp,是超可爱的一对)

很好看的!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伊红】梦醒之时,入眼皆是星空(三)

正式开虐,先来点前菜。

可能的PTSD描写有。


4.

医务室已经被重新装修和打扫过,焕然一新。到处都是大片大片洁净的白。

周围的空气安静极了;只有医疗仪器不时发出运行正常的滴答声。

伊桑坐在病床一旁,似是想看又不忍看,垂着头,双手交叉,踌躇了许久。最终,还是把视线投到昏睡中的那个人身上。

十几轮手术下来,复仇者身上已经缠满了重重纱布,倒是没有之前那样恐怖。但是伊桑一想到那天他沉浸在痛苦中的姿态,胸口就一阵阵发闷地疼。

床上的身体动了动。在那么长时间的叫喊之后,他居然还能发出嘶哑的气音:“谁……谁……?”

他的眼睛上也蒙着厚厚的纱布。在新的皮肤长好之前...

正式开虐,先来点前菜。

可能的PTSD描写有。









4.

医务室已经被重新装修和打扫过,焕然一新。到处都是大片大片洁净的白。

周围的空气安静极了;只有医疗仪器不时发出运行正常的滴答声。

伊桑坐在病床一旁,似是想看又不忍看,垂着头,双手交叉,踌躇了许久。最终,还是把视线投到昏睡中的那个人身上。

十几轮手术下来,复仇者身上已经缠满了重重纱布,倒是没有之前那样恐怖。但是伊桑一想到那天他沉浸在痛苦中的姿态,胸口就一阵阵发闷地疼。

床上的身体动了动。在那么长时间的叫喊之后,他居然还能发出嘶哑的气音:“谁……谁……?”

他的眼睛上也蒙着厚厚的纱布。在新的皮肤长好之前,是什么看不见了。

伊桑站起来,伸出手去触碰对方的肩膀,艰难地开口:“是我……哥。”

他自己都没发觉到,他在吐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抖。

复仇者在他的手指即将沾到纱布的时候,猛地向后瑟缩着躲避,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显然是怕到了极点。

看到他这副景象,伊桑更是觉得悲从中来,一把抓住复仇者瘦骨嶙峋的双肩,开口呼唤的时候已经带上了哭腔:“哥……哥!是我啊!伊桑!”

“伊桑……伊……桑……”复仇者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伊桑……不要!!!伊桑!!!!救我!!!!伊桑!!!!!!”

他疯狂地摇着头,身体左右死命地甩动着,像是要摆脱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但是固定在床两边的束缚带限制了他的行动,让他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了徒劳。连接在他身上林林总总的输液管和电线都随之晃动着,有几根电线甚至已经脱落下来,登时刺耳的报警声大作,各式机器闪烁不停。

“怎么回事?病人怎么突然犯得这么厉害?”粉色的长耳兔拎着急救包冲进来,后面远远跟着几个气喘吁吁的医疗干员。

“在那边站着干什么?”安塞尔一边手忙脚乱地推镇定剂,一边转过头来对手足无措的伊桑叫道,“你不是应该安抚他的情绪才对吗!”

“我……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就像你上次做的那样就行了!别装傻,我在作战记录里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呢!”

“作战记录?”伊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博士居然还录下来了?”

“是啊,罗德岛人手一份呢!”安塞尔不耐烦地说,“大白天的不让人睡觉,非要拉我起来看这个!我又不是砾那家伙,以看这种东西为乐!”

“好啦,别磨蹭啦!”小兔子个子不高气势却十足,手一挥,命令道,“更糟糕的东西你又不是没看过。这家伙一刀一个,把罗德岛屠了一遍的视频才叫人看不下去呢!真是的,要不是因为博士……”

伊桑立在原地,想要说什么,又止住了。他抬腿跨坐到床头一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臂,将复仇者包裹在纱布里的身体揽进怀里,动作为了不碰到伤口而显得格外笨拙。

复仇者在感受到他的触碰的时候意外地慢慢平静下来,只是两条腿还在不受控制地抽搐。伊桑尽量把嘴唇贴近他耳边,或者说原来可能是耳边的位置,轻声安慰。

不知道他现在这个状态还能听进去多少,但是他的确停止了喊叫,只是靠在伊桑怀里小声地抽泣。昔日威风凛凛的红衣复仇者双臂皆失,就连给自己擦泪都做不到,只能任由泪水洇湿一层层的纱布,在雪白一片上留下淡淡殷红的痕迹。

“哥……哥……”伊桑抱着他,像哄小婴儿入睡一样轻轻摇着,“你不能再哭了……你这样下去眼睛要哭瞎的……”

他伸手拧了把鼻子,沙哑的腔调里带上了少年人软糯的后鼻音:“你要是以后看不见了……可怎么办呀……哥……”

复仇者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微弱。嘴里咕哝着含糊不清的梦呓,在镇定剂的作用下,逐渐昏睡过去。

“辛苦你啦。”安塞尔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赶紧下来吧。谁知道这家伙身上都有什么,万一要是传染给你可就糟了。”

但是伊桑只是摇头。他甚至调整了一下姿势,拉过复仇者身上的毯子把自己也盖了进去。

“我再……待一会儿。”面对安塞尔关切的眼神,伊桑只是疲惫地摆了摆手,下巴轻抵着怀里人头顶的纱布,闭上了眼睛。

“好吧……我过一会儿再来叫你。”小兔子扁扁嘴,不情不愿地提起急救包离开了房间。


擦擦擦擦擦擦

奶6格+兔耳+粉发=猛男

奶6格+兔耳+粉发=猛男


HIPPO

么鱼
列表点的
一直搞不好分辨率和笔刷大小的关系,线看起来都好粗……<(-︿-)>

么鱼
列表点的
一直搞不好分辨率和笔刷大小的关系,线看起来都好粗……<(-︿-)>

candy子
一只呆滞的兔兔,衣服记不住所以...

一只呆滞的兔兔,衣服记不住所以随便画了xd

一只呆滞的兔兔,衣服记不住所以随便画了xd

企拐拐
非cp向给瞬之补画的生贺,不可...

非cp向
给瞬之补画的生贺,不可以用哦

非cp向
给瞬之补画的生贺,不可以用哦

猛男水水酱
这是一个明日方舟喜欢的干员小合...

这是一个明日方舟喜欢的干员小合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六星都没有|˛˙꒳​˙)♡)

这是一个明日方舟喜欢的干员小合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六星都没有|˛˙꒳​˙)♡)

风辰紫

干员日记_10_安塞尔篇

如果说现实中的研究者背负的是人类的“发展”和“未来”的话,那么在泰拉世界中的源石研究者,背负的只有两个字:“生存”。无论是凯尔希,闪灵,华法琳,还是博士,斩断晨昏,窥探星空,看见这片大地上的血与泪。他们是研究者,却不仅仅是研究者。

因此像天火这种过于理想主义的人,可能在现实中会是一个好研究员,但是在罗德岛肯定不会。无论她有多高的天赋。

人的天赋只决定上限。而决定下限的因素则有很多。

解剖学那段源自真实历史事件,但是具体是哪所大学我不太记得了。


      “所以说,博士居然整整两周不让我进实验室。真是气死人了。...

如果说现实中的研究者背负的是人类的“发展”和“未来”的话,那么在泰拉世界中的源石研究者,背负的只有两个字:“生存”。无论是凯尔希,闪灵,华法琳,还是博士,斩断晨昏,窥探星空,看见这片大地上的血与泪。他们是研究者,却不仅仅是研究者。

因此像天火这种过于理想主义的人,可能在现实中会是一个好研究员,但是在罗德岛肯定不会。无论她有多高的天赋。

人的天赋只决定上限。而决定下限的因素则有很多。

解剖学那段源自真实历史事件,但是具体是哪所大学我不太记得了。

 

      “所以说,博士居然整整两周不让我进实验室。真是气死人了。”

       医疗部里,普罗旺斯陪着自己的好友前来做复查,顺便一脸微妙地听她抱怨博士对她的歧视。正值中午,阳光伴随着微微的消毒水的气味让人有点昏昏欲睡。华法琳带着眼罩躺在沙发上呼呼地打着哈欠,芙蓉正在帮天火做抽血检查。上次的例行体检中,天火被查出了体内源石含量过高,虽然没有到达确诊源石病的程度,也已经十分危险了。为此,芙蓉小姐特地为她制定了长达三个月的护理疗程,像这样的身体检查已经是这个月第二次了。

       “我想,博士也是有他的苦衷的吧。”

       “我看他就是嫉妒本小姐的才华。要不是后来解禁了,非跟他理论到底不可。”天火的脸气鼓鼓的,仿佛一提到这事就心里难平。

       “天火小姐,你就这么说真的好吗?没记错的话那是个保密项目吧。”安塞尔问道。

       “这个项目三天前已经去除保密等级了,现在我们也可以拿到实验资料了。”芙蓉抽完了血,把样本放到了分析仪里。

       “这儿呢这儿呢。”华法琳摘下自己的眼罩,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把身边的一沓资料递给了安塞尔。“别的不说,博士过分是真的。上次我被凯尔希吊到舰桥上,他居然一点也不为我求情!”刚睡醒的华法琳看起来也气鼓鼓的。

       “牺牲疗法?这个项目,可真是大胆啊。”安塞尔翻阅着文件。芙蓉也好奇地凑了过去。

       “就是名字吓人,后来理论上推导出来一大堆限制,实验中根本没有成功过。”天火一脸轻松。“只是可惜了本小姐受的这么多苦。”

       “不,我想我知道为什么博士如此慎重了。这个疗法,很危险。”相反的,安塞尔却眼神越来越凝重。“天火小姐,你愿意听一个以前的故事吗?”

       “愿闻其详。”天火看着安塞尔严肃的脸色,坐直了身子。

       “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看着自己身边一圈的人,安塞尔有些不太适应。“我所在的公历医疗学校,以前曾是世界知名的医疗大学。那时候解剖学还没有成为一个完整的学科。因此总是需要大量的样本用来研究。”安塞尔顿了一下。

        “简而言之,就是需要尸体。”这个不太专业的词让在场的人纷纷皱了一下眉。

“现在,遗体捐赠研究上存在一套非常完整的流程。而当时的大学,只能以高昂的价格来向死者的家属收购尸体。即使如此,也很少有人愿意卖。”

       “于是就有人打起了歪主意,开始不断地谋杀流浪汉,将尸体用于解剖学研究。”听到这里,大家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打着哈欠的华法琳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也聚精会神地听着故事。

       “那后来呢?”天火连忙问道。

       “后来,那个人被发现了。在判处死刑之后,他的遗体被制成了标本,至今陈放在学校的解剖大厅里。用于告诫所有的研究者和医生:医学的目的是为了救人,也只能是为了救人。任何打着研究或其他目的而借用医学之名伤害他人的人,都违背了医学研究最初始的目的。”安塞尔严肃地说道。

“医学最原始的目的吗?”天火喃喃自语着。

       “我愿尽我所拥有的一切能力与知识去帮助病患,并检束任何害人或可能危害他人的行为,不使用任何有害的药物或任何不完备的疗法。无论在何时何地,遇何人何物,我将永远把维持病患的生命视作第一要务。”

华法琳接上了安塞尔的话,低声念诵着一段文字,一开始只是一个人的声音,后来安塞尔开始跟从,然后是芙蓉,然后是所有在场的医生。

天火和普罗旺斯惊讶地看着这一切,这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

誓言结束,嗡嗡的声音仍然在房间内回荡。

“所以,我想这就是博士会对这个疗法如此慎重的原因了。任何一个可能具备副作用疗法,无论多么小心再小心地对待,都不为过。更何况是这种如此……吓人的疗法。”安塞尔认真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用吓人来形容它。

“是啊,医生最基本的素质就是拯救病患的生命。不能满足这一条的,都不能叫医生。好在理论已经证实了牺牲疗法的不可行性,在非常苛刻的条件下成功率也不足万分之一,这最多就是一个假说罢了。”华法琳安心地拿回了资料。

在场所有人都无语地望着这一位吸血鬼医生。要说这里谁最有可能违背希波克拉底誓言,那无疑就是眼前的这一位了。基本上所有人都见过华法琳把干员当成实验材料的眼神,还有前几天因为试图对博士下手,而被凯尔希又又又一次吊在舰桥上的样子。

“干什么,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啊,我脸上有什么吗?”

但是仔细想想,这位医生好像又没有任何过度的记录,那些吓人的样子,基本上也就只是吓人而已。难道说,平时皮上天脸着地,见人就抓的吸血鬼医生,背后还能有医者仁心的一面?看着眼前的白发吸血鬼,大家都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

“在天灾信使里,也有着类似的合约。”普罗旺斯说道:“天灾反复无常,这份过于接近毁灭的工作,会使一切敬畏与警惕逐渐变成麻木和恐惧。无数次与天灾擦肩而过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支撑着我们唯一的动力,就是对生命的珍视。”

天火沉默了很久,开口问道:“华法琳小姐,你成为医生的理由是什么?”

“理由?其实也不是什么高尚的念头啦,仅仅是出于我们一族畸形的遭遇吧。之后,我的能力意外被人需要,事情就顺理成章地变成这样了”华法琳笑着摆了摆手。

“那安塞尔医生呢?”

“请别这么叫我,有些难为情。我还只是实习生而已。”这位大男孩有些羞涩地挠了挠头。“我的家乡是一座矿业城市,身边很多人都因超负荷的劳动而导致身体状况不佳。所以我希望能通过治疗来减轻人们的痛苦,仅此而已。”

“是这样啊。”天火沉吟着。普罗旺斯也是第一次看到充满自信的好友会露出这种复杂的神情。“我想是我错了,谢谢你们。我会去向博士道歉的。”

“嗯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一脸老成地抱起双手点着头,厚脸皮的华法琳直接无视了旁人的眼神。

从远方传来的剧烈的震动突然袭击了整个医疗室,轰鸣巨响,放在桌子上的玻璃仪器摔成了一地的碎片。站着的干员全都站立不稳摔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华法琳飞到门口,随即看到了远处的浓烟。

“不好!实验室出事了!”她猛地回头大喊。“组织急救!”

除了天火和普罗旺斯仍然埋头躲在沙发下之外,所有医疗干员立刻开始响应,哪怕是四散的玻璃碎片和明暗不定甚至冒着电火花的仪器也没有影响她们。一只医疗小队带着简易的急救用具立刻和华法琳一起冲了出去,其余的人飞快地收拾着残局,把各种各样的设备恢复到可用状态。

“那个,大尾巴,我们怎么办啊。”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的天火,现在又有点慌了神。

“过去帮忙,我们也是罗德岛的一部分。”普罗旺斯本来的日常穿着就是便于行动的紧身衣装,此刻直接开始帮助安塞尔清理一片狼藉的桌面。

“好!我也来帮忙!”天火挽起袖子刚要跟着一起上前,从医疗室门口传来了非常嘈杂而不详的脚步声。大门被华法琳从外面踢开了。

“急救手术准备!”甚至没用广播,吸血鬼医生焦急的大喊声已经传遍了整个医疗部。阿米娅忧心忡忡地跟在华法琳身旁,一脸担忧与害怕。

而如果天火没看错的话,躺在担架上的两人,正是博士和凯尔希医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