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娅·布拉金斯基

376浏览    19参与
北城雪飘

娘塔联轴(用picrew捏的)

抱图做头像或转载都ok,注明出处即可

从1-8依次是:美/国  俄/罗/斯  中/国  英/国  法/国  德/国  日/本  (北)意/大/利

娘塔联轴(用picrew捏的)

抱图做头像或转载都ok,注明出处即可

从1-8依次是:美/国  俄/罗/斯  中/国  英/国  法/国  德/国  日/本  (北)意/大/利

石泉槐火

[露中|性转]<哑剧>

我喜欢她。

这个念头像有人打水漂,使得一手好轻功,石子在水面上轻盈撩逗似的起落,一圈一圈泛起的涟漪交融在一起,细细密密带着些许暧昧的不上不下晃悠着,最后给了准话敛翅浸入了潮水中。

安娅挽起一绺发丝,紫藤一样盛着水雾烟云般晕散在她藏着笑意的眼瞳,干干净净的倒映出一个笑语盈盈的王春燕。

她走出邮局,西伯利亚的寒流似乎怎么也吹不到她,她裹着厚厚的围巾,握着王春燕泡的,包在保温杯里的中国式红茶,在霓虹与星辰辉映交织的路上走向远方。

我喜欢她。

她似乎很中意这句话,放在嘴里咀嚼了半天,旋即又想到舞台上翩翩起舞的王春燕。她跳芭蕾,她演《天鹅之死》,她曼妙纤细的腰肢一点一点柔软弯下,她的手轻轻地坠...

我喜欢她。

这个念头像有人打水漂,使得一手好轻功,石子在水面上轻盈撩逗似的起落,一圈一圈泛起的涟漪交融在一起,细细密密带着些许暧昧的不上不下晃悠着,最后给了准话敛翅浸入了潮水中。

安娅挽起一绺发丝,紫藤一样盛着水雾烟云般晕散在她藏着笑意的眼瞳,干干净净的倒映出一个笑语盈盈的王春燕。

她走出邮局,西伯利亚的寒流似乎怎么也吹不到她,她裹着厚厚的围巾,握着王春燕泡的,包在保温杯里的中国式红茶,在霓虹与星辰辉映交织的路上走向远方。

我喜欢她。

她似乎很中意这句话,放在嘴里咀嚼了半天,旋即又想到舞台上翩翩起舞的王春燕。她跳芭蕾,她演《天鹅之死》,她曼妙纤细的腰肢一点一点柔软弯下,她的手轻轻地坠下,她鎏金的瞳孔痛苦而迷惘地盛着泪,她天鹅般优雅的额头缓缓地低了下去,愈来愈低,最后谦卑地伏在舞台上。

王春燕十八岁便来到这片冰原学习芭蕾,她无疑是学校中最璀璨的明星。毕业演出那天,后台出了问题,到了后半段,供电不够,幕布前的音乐全停了。可是王春燕好像无知无觉一样跳着,旋转着,专心致志地演着一幕哑剧。观众是沉默的,舞者是沉默的,世界是沉默的,王春燕兀自绽放,她像音乐一样流动着。

她像一只天鹅,振翅飞过大兴安岭,在贝加尔湖畔歇息片刻,转瞬之间又携着月色离去了。

她们青春年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废墟里长大,没经历过那场浩劫,却拥有无法磨灭的颓废与迷惘。安娅放着大学不去就读,王春燕看了芭蕾巡演就不管不顾抛弃一切来到莫斯科。

“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天鹅就是美,天鹅之死就是美,乌兰诺娃就是美。”王春燕白皙的脸被寒潮吹得泛起了南国的绯红,她的眼瞳却是明亮炽灼的,安放着年少轻狂的张扬,毫不知数的青春。

她们参观克里姆林宫时十指交扣,她们嚣张地冲着街上张贴的西方领导人头像比国际手势,她们在雪夜里跋涉,在莫斯科第一场雪落下时隐秘而不为人知地亲吻,在基辅的街道上彻夜跳舞,在明斯克的研究所门口向男孩子们吹口哨。

安娅偷偷买红底高跟鞋,王春燕省吃俭用只为了一瓶香水,她们挤在一起,像两只快乐的小鸟叽叽喳喳议论着,恣肆绽放着,在黑白的照相机里挤眉弄眼。

多好的青春,多美的青春。可以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在意,一切都是哑剧,只有站在你对面和你共舞的人才是真实。在黑白的世界里疾速旋转,放肆地笑,踮起脚尖跳芭蕾。

安娅有些腼腆地笑了起来,带着些许怀念。她一遍一遍地背诵着收到的来信,向她们一起租的小公寓走去。

“亲爱的安娅:

他们说我是右派,要处理我。应该不严重,尽量快些回去。

p.s:记得帮我买最新一期的杂志

                                                          吻你 

                                                             燕”

安娅打开了信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灯光为她的鬓角打下温柔的浅光,像熠熠生辉的镁光灯。那你快点回来呀,她想,带着些许的甜蜜与期待。这是分离的第三周,她向往着王春燕身上清淡的香味和带着干燥裂皮却依然唇形姣好的嘴唇,还有她眼瞳深处温柔的笑意。

 

 

“右派!走资派!”村边的小孩子冲她砸着石子,棱角尖锐,在王春燕的羊驼色披风上划出了一道细密的口子。

她尽量低眉顺眼地走过去,手中拎着痰盂。她知道很多人看不惯她,看不惯她高高在上的矜傲,看不惯她时刻光鲜亮丽的着装,看不惯她压在箱底带回来的曼妙舞鞋与纯洁到不可思议的舞服。

再忍几天就好了,她想。等母亲的葬礼结束,她就迅速赶回莫斯科。

当时她到底是未经人事的,不知道隐藏在不怀好意的笑容下的远远不止嫉妒、艳羡,还有能将她撕裂的险恶。

她回不去了。

县里尊从上级指示,将海外归来的王春燕打为右派,是群众批斗的重点,迅速带到县城,不得有误。

她扶着自己的行李箱,跌跌撞撞任人宰割,像牲畜一样被人推着向前走。在时代滚滚的车轮前,她连螳臂当车的资格都没有,仿佛路边微小的沙粒,车轮碾过时扬起了一大片,却只能卑微隐忍地落下去。

她想起安娅。安娅温柔地写信给她,叮嘱她注意安全,随着天气增减衣物,想起安娅足以将她溺毙的缱绻多情,想起莫斯科的末班车,想起戛然而止的音乐,她将自己奉献给那场哑剧,安娅在幕后凝视着她,眼眶迷蒙如雪花。


 

 


 

 

“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重重鬼影在她眼前缭乱旋转。我犯了什么错呢?她嗤笑着想。

“你说啊!”年轻的小兵们冲上来,她的额发突然粘稠起来,狼狈的蘸着红色的液体,那股红色的丝线缱绻如安娅的抚摸,却带着露骨的铁锈腥臭,黯淡了她的右眼。一瞬间,对面的人也模糊不清起来,真成了炼狱里的恶鬼,鲜红的人扑上来又退回去,她成了温斯顿*,在真理部的刑讯室101,强烈的不甘与该死的傲慢骄矜涌上来,对面的人甚至不配成为奥布赖恩,他们有什么资格审她?

“无知即傲慢,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安娅说,她微笑。

“乌兰诺娃就是美。”王春燕高傲地仰起头,最后一轮落日怜爱地看着她,她气若游丝却不驯而讥讽地笑着,“天鹅之死就是美。”这攫取她半生的美,不容轻慢地宣扬着它的存在感,她明明只是南国的燕子,却沿袭了天鹅的高傲,现在它沸腾着咆哮着冲出来,摧枯拉朽不容置疑,她躺在远离历史车轮的小路上,竭尽全力也要跃起来,她什么都不信,她有着无与伦比的傲慢,明知道前路火光冲天也要跳下那个无底深渊,不顾一切地去搏那个前程万里。她什么罪都没有,没有人有资格审她。

她突然笑了起来,长长的黑发浸着汗渍与血迹,斑驳地打在她的脸上,她旁若无人地笑着,迎着滔天的骂声孤芳自赏地笑着。

“你不是喜欢跳吗?”他们把她拉起来,“你不是喜欢跳吗!”他们怒吼起来,“你跳啊!”音乐响了,这润着晨露的钢琴悠扬地在刑场响起来了。在她被迫背着床板在街上跑步时,她幻想过这琴声,在她被迫做折损骨骼的苦工时,她哼过这乐曲,在她的舞鞋、舞服当着她的面将被烧灼殆尽时,在她扑上去扒那烈火里的白裙时,她听过这声音。

音乐响起来了,黑暗笼罩下来了,荧荧的月光诡谲而暧昧。

天鹅在天上飞过。它去寻找温暖的地方。它飞过松花江,飞过华北平原,飞过大兴安岭。在落叶松的松林中,晃动着火焰,晃动着鄂温克族狩猎的篝火。

钢琴和大提琴声吹动她的身体,她从手指到足尖都跃动着想象。音乐使她忘记一切。

“跳啊!”他们说。

她跳了起来。她跳《天鹅之死》,乌兰诺娃也在跳《天鹅之死》,安娅偏过头望向她,紫色的眼睛里是穿着舞裙的她。

“跳啊!”台下的刍狗叫道。

她旋转,她律动,她的肢体流淌出新鲜的音乐和仲夏夜的梦境,天鹅温柔地垂下脖颈,却挺起了胸膛。

“看这小妞,”工宣队员们带着猥亵的笑打量着她,年轻的小兵们向她挥舞着拳头,村民们向她扔石子,女人们因她的“不知羞耻”唾骂着,她却什么都听不见了,连日连夜的打骂不见了,莫须有的罪名不见了,安娅和她一起在舞台上旋转,她们含情脉脉,安娅带着冰雪气息的手指触碰到了她。她的肌肤是泠泠无血色,可手却是温暖的。

“跳啊。”安娅的嘴唇在冰天雪地里呵出温暖的气息。

台下的人砸了收音机,却咧开地包天的嘴笑了起来,他们叫着,嚷着,庆祝着,为扳回一城狂笑着,他们对她喊:“跳啊!”

月色好生温柔,王春燕想。她们在基辅的大街上跳舞,安娅和她的长发丝丝缕缕缠绕在一起。头发是一种暧昧的东西,她一直都这么觉得,发丝缭绕总令她想起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的朴素诗句。凝聚着那么美好单纯的愿望,冥冥中相逢的人十指相扣,发丝舞动交织,东方人和斯拉夫人的面孔贴着,异国的月亮安抚着她。

“你不是喜欢跳吗?”工宣队的代表在台下目光灼灼,带着深入骨髓却莫名的恨意盯着她,抬手将收音机砸的粉碎,抬靴在碎片上碾轧,“那你就在这里跳!”

“就跳《天鹅之死》!”他们呐喊,带着一模一样的暴虐,“跳啊!”

没有音乐的哑剧不顾表演者无关痛痒的意见,滋啦滋啦地流动着,无声的播放起来。

她跳《天鹅之死》。

她羞耻。

她跳《天鹅之死》。

她愤怒。

她跳《天鹅之死》,她柔弱的双臂伏下了,又轻轻的挣扎着。天鹅在天上飞翔,月亮在空中发亮。

她跳《天鹅之死》,在黑白无声的默片里战栗。

“你见过天鹅吗?”安娅垂下纤长如蝶翼的睫毛,阳光给她的眼睫打上了柔软细嫩的光。见王春燕摇头,她攥住她的手,暗示着说,“天鹅是很恩爱的。一只天鹅死了,另一只也不会独活。她会找一块坚硬的冰面,把自己摔下来,直到摔碎自己的胸膛。” 

“好浪漫。”她笑着,神采飞扬。

半夜的基辅,她蹬着安娅的高跟鞋,安娅抿起优雅勾人的红唇,她笑得像疯子一样,没有音乐也跳着,她选探戈,她们在街上无声地跳着,笨拙的高跟鞋磕磕碰碰,炽热的感情非要争个你死我活,澎湃的爱意,沸腾的激情,一瞬间如烟花般璀璨绚烂地绽放,却又无声无息。

她跳《天鹅之死》。

她快乐。

她跳《天鹅之死》。

她幸福。

“跳啊!”他们喊。

“跳啊。”安娅说。

一夜过去了,太阳升起了。最后的哑剧将要落幕了。

她柔弱的双臂伏下了,又轻轻挣扎着。天鹅在天上飞翔,太阳在空中发亮。




 (这个历史背景大家都猜到了就不要张扬了)

推荐大家看汪曾祺的《天鹅之死》,像诗一样

附录:*是乔治·奥威尔的《1984》

森屿sanqing

校二模真香定律……说好的进步多少名就画多少张红色组……94张哭了。
话说我标的tag好多……

校二模真香定律……说好的进步多少名就画多少张红色组……94张哭了。
话说我标的tag好多……

AliciA030

一套凑齐啦!摸得越来越敷衍(。)一天弄6个还是太勉强了!…是燕子x大白兔,樱花花x金平糖,仏姐姐x四角糖,安娅x小熊软糖,加加妹x枫糖,和艾米丽x彩虹糖(没)。说起来…怎么走的角色配色就挺和谐,有的角色怎么就这么……五光十色的还是怎么样。………(*姿势有参考!)

一套凑齐啦!摸得越来越敷衍(。)一天弄6个还是太勉强了!…是燕子x大白兔,樱花花x金平糖,仏姐姐x四角糖,安娅x小熊软糖,加加妹x枫糖,和艾米丽x彩虹糖(没)。说起来…怎么走的角色配色就挺和谐,有的角色怎么就这么……五光十色的还是怎么样。………(*姿势有参考!)

浮游之鱼
❀似画非画❀ 也许那是对的,我...

❀似画非画❀

也许那是对的,我除了MMD还剩什么?

Model:うにDX様

Stage:一瞬じゃこ様

MME:ミーフォ茜様 時雨キヲ様 針金P様 おたもん様 黒様 そぼろ様

Tool:

Sai

MikuMikuDance

MMEffect

Photoshop

Edit:

浮游魚

❀似画非画❀

也许那是对的,我除了MMD还剩什么?

Model:うにDX様

Stage:一瞬じゃこ様

MME:ミーフォ茜様 時雨キヲ様 針金P様 おたもん様 黒様 そぼろ様

Tool:

Sai

MikuMikuDance

MMEffect

Photoshop

Edit:

浮游魚

浮游之鱼

❀你所许下的承诺在消失之后化为乌有❀

最后是想把安娅做出透明感,但因为白背景似乎失败了。

借用and视频:bilibili

❀你所许下的承诺在消失之后化为乌有❀

最后是想把安娅做出透明感,但因为白背景似乎失败了。

借用and视频:bilibili

是澈一鸭

The Maker Makes【上】

《The Maker Makes》文手挑战,选题: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结尾句写一篇虐文,本来想写短篇,一不小心成了中长篇。
*娘塔  【安娅x春燕/法姐x安娅】
*ooc勿喷,可能有不合理的小细节望谅解指出。
*没错我就是喜欢写讽刺性文字,暗地讽刺。

我要再打破一根枷锁
只为接近你
造物主又打造了一根锁链
阻止我挣脱
我又刻下了一道痕迹
好让自己一直想着你
造物主在我的脸上
又刻下了一道蓝色痕迹
我再次地强颜欢笑
尽力做出开心的样子
造物主又让我绽开了笑颜
因为他知道我很悲伤
主啊,怎样我才能知道
主啊,怎样我才能明白

==========================================...

《The Maker Makes》文手挑战,选题: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结尾句写一篇虐文,本来想写短篇,一不小心成了中长篇。
*娘塔  【安娅x春燕/法姐x安娅】
*ooc勿喷,可能有不合理的小细节望谅解指出。
*没错我就是喜欢写讽刺性文字,暗地讽刺。

我要再打破一根枷锁
只为接近你
造物主又打造了一根锁链
阻止我挣脱
我又刻下了一道痕迹
好让自己一直想着你
造物主在我的脸上
又刻下了一道蓝色痕迹
我再次地强颜欢笑
尽力做出开心的样子
造物主又让我绽开了笑颜
因为他知道我很悲伤
主啊,怎样我才能知道
主啊,怎样我才能明白

===============================================================================
“王耀先生,关于今天《同性婚姻法案》发布会的安排我已经发给您了。”年轻的小秘书说着把一份牛皮纸文件袋规规矩矩地放到我面前,我刚关闭手腕上的智能终端,看着眼前纸介质的文件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梢。
“不是说发给我了吗,怎么还有纸质版?上面又宣扬回归传统?”我半是询问半是调笑,一边已经开始动手解那文件袋上的细绳。
“不是的,这是从绿心城寄来的,寄件人打过电话,说是她的祖母写给您的。老人家上个星期过世了,她收拾遗物时发现了这封信,上面写了地址,但没寄出去。看样子,不像是最近才写的。”
绿心城是在城市中心的郊区,三十年前城区改造,将郊区置于市中心,行政区、商业区、工业区等环郊区而设。绿心城不是主要的住宅区,但山清水秀环境十分适合疗养,很多古稀的老人选择在那安度晚年。
不待他继续往下说,我已经了然于心。古朴的信件从泛黄的牛皮纸袋中露出一角,我把它拿出来,指腹在寄件人姓名处摩挲,嘴角不知不觉间弯起一个柔和的弧度。袋子里还有一张旧报纸,日期是2058年9月,我记起那是我四十年前的第一篇正式报道,只是因为涉及到敏感词汇而隐藏在最不起眼的边角处。
“你刚刚说,今天是什么的发布会?”我的声音飘忽不定,有些不像自己的。放下那封信捏了捏眉心,把精力集中到眼下的工作上。
“《同性婚姻法案》。”秘书重复道。
我闻之有些动容,眼神不由向那信封上飘去。“哦,原来如此。”
“王先生?王先生,上面让您为今天的报道亲自题个字。”年轻的秘书小心的试探道,见我回过神,才将笔递给我。
我握住笔杆,仿佛失去了书写能力,满脑子都是刚刚那封未拆开的信件。

公历2058年,那时我还是个名不传经传的小报记者,靠着写点民间趣闻在新世报上占据一个小小的版面。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我隔三差五就喜欢往郊区跑,郊区老人多,人年纪一大就喜欢回忆过往,从他们嘴里可以听来许多趣闻,记下来是绝佳的写作素材。
那年暑期我去了个北方的小村落,临近中俄边界,更多的是考虑高纬度地区也有利于避暑。我走访了不少人家,也不必刻意作出一副记者的样子,就是随便的坐下来与老人们闲聊。一连几天,我都没听到什么有意思的事,大多老人似乎经历过的事太多反而对生活变得木讷,他们疲于去回忆过去,过去在他们看来并不是什么值得珍藏的记忆。
直到我遇到王春燕,一位年俞六十的妇人。她的住所距离边境线很近,如果没有茂密的针叶林阻挡,或许站在家门口还能隐约看见中俄界碑。
“阿婆,您一个人住这?”我堆着满脸笑容,殷勤的弯腰跟坐在藤椅上的老人打招呼,怕她听不清还故意提高了嗓门。她看上去不像村子里土生土长的人,倒想是附近城市里的人。
许久,我还以为她是在看我,后来才发觉她的目光飘过我的头顶,像是能穿透那片身披甲胄的松林卫兵。她的眼睛是澈亮的,并没有因注视远方而显得呆滞。
“小伙子,坐吧。真不好意思,老了,总是容易一个人发呆。”老人笑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都说人越老越像小孩,我看这妇人害羞的样子真有种孩童般的可爱。
我坐下后,老人像是犹豫着想说什么,动动嘴唇却欲言又止。我于是主动和她攀谈起来,她说,我听说了,村里来了个喜欢打听趣事的年轻人,我这有个事在心里放了几十年了,总想找人说说。你是文化人,思想一定开放些,这事,我只讲给你,听一听便罢了。被这么一席话吊得好奇心冒泡,我立马向她打包票,绝对不传出去。现在想想,那时年少功利心强,后来虽说报道隐去了当事人身份,但对王春燕老人还是始终带有愧意。

王春燕的高中是本地一所著名的国际学校,一半的学生来自外国。倒不是看低国外学生的水平,只是当时中国的应试教育的确出成绩,王春燕又属于那种刻苦努力的尖子生,不出意外入学一个学期就成了学校有名的学神级人物。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学神的名声一传,除了荣耀之外接踵而至的还有各种居心叵测之人的骚扰。开始只是些小恶作剧,还停留在往桌兜里放毛毛虫,在个人柜子上涂写侮辱性的文字,但久而久之,小恶作剧变为大恶作剧,最后演变为情节恶劣的校园暴力。终于,在高三开学那天这种暴力初次爆发。
一群外籍学生,外加几个中国学生,大概不下十人将王春燕堵在学校旁的一个废弃工厂的空地上,王春燕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却没有大惊失色,依旧保持平日那副没心没肺的神情,一双棕色的大眼睛瞪着那群人,像是在等他们发话。
“老娘最不爽的就是你这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身穿渔网袜和皮裙的女生恨恨的吐掉口中的半根烟,手中的甩棍一甩,几下组成一支长棍。
“跟这婊(和谐)子费什么话。不就是拿了几个国际竞赛奖吗,还整什么特殊优待,今天我就让你跪下来服侍服侍本小姐!”
一个短发女生二话不说冲上去,一拳直接向王春燕面门上打去。王春燕这时候真的有些慌了,但看见一群人总共就一人带了武器,心里强撑着对自己说一定还有办法的。她自己也没想到,只是身形一晃竟躲开了那一拳,这一躲使短发女生没能得逞,却似乎激起了其他几人的火气,一群人围着王春燕慢慢逼近她,包围圈越来越小仿佛一群迫不及待把猎物分吃的野狗。王春燕没那么神通广大,她双腿软得快要支撑不住自己,但求生欲迫使她咬着嘴唇思考解救自己的办法。
这个地方太偏了,呼救是没有用的。如果报警呢?更不可能,来不及打通手机就会被抢走。等等……..报警,对了!
她的背部受到一击,向前踉跄了一下跌坐在地上,手机正好掉到手边。王春燕快速抓起手机,点了两下,不等对方看清她便冲着正面迎来的女生扬手一掷,对方还以为她拿什么暗器砸自己,头一偏想躲,手机被很大的力道抛出,还是在她的额头上擦了一下,然后掉到远处一片杂草丛中。瞬间,一群人都清晰的听到远处传来警笛尖锐的嘶鸣。
“妈(和谐)的!她事先报警了!”到底是群学生,听到警笛声锐气消了一半,有几个人甚至第一时间转身就跑。
“都给我站住!”慌乱之际,那个一开始手拿长棍的女生冷冷喝道。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自己的老大一脸淡定,想跑又不敢动。这一安静不要紧,再傻的人也能听出来,警笛声像是就在附近,拿长棍的女生循着声音走向那片草丛,王春燕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看着她弯身捡起草丛中正播放着警笛声的手机,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脸色煞白如同死人。
那女生瞅了瞅手机,又瞟一眼坐在地上的王春燕,嘴角一勾冷哼道:“呵,还挺机灵。不过也只能拖延会时间罢了。”她把手机狠狠摔在地上,电池都被摔了出来,警笛声戛然而止,小工厂陷入更加令人恐惧的寂静之中。
王春燕觉得自己这次绝对是完了,她不是没力气反抗,但这么多人就算她有三头六臂也不见得应付的过来。那领头的女生扬扬下巴示意大家动手,刚被手机砸到头的女生第一个扑向王春燕,王春燕第一反应是护住头。她刚闭上眼,只听见身边扑通一声,与此同时伴有金属物落地的声响,然后再没了动静。
那个女生恐怕在几个星期出院后都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怎样被几十米外的人用半根拐杖那么长的水管击中脑门的。其余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僵在了原地,齐齐向水管飞来的方向看去,王春燕睁开眼,也转身朝向一群人正盯着的方向。
“十来个人欺负一个人,很有成就感?”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同样校服的女生,肤色雪白典型的东欧人,直挺挺的鼻梁两侧镶嵌着两颗紫水晶一样的眸子,颧骨的突起使整个面部线条显得不是那么圆润,却带着几分凌厉,浅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在阳光照射下淡的近乎一种乳白色。这句话是用俄语说的,语调不高不低听不出情绪。一群小流氓大多数没有听懂,但王春燕听懂了。
谁都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就这样一个柔弱的女生能用水管在几十米外放倒一个人。
为首的女生抬手用铁棍指向俄/国女孩,给跟班们打气:“怕什么,她一个人再厉害对十个人也只有吃亏的份。”
女孩笑了笑,很不屑的那种嗤笑。她走到春燕身边,把书包扔到她怀里:“你们,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被侮辱了的混混抡起铁棍朝女孩脑袋砸去,这一下如果砸到,绝对是要出人命的。但俄/国人像是早料到了她的动作,脚下一闪铁棍只是扫过她的发尾,右脚勾踢起刚才掉在旁边的水管稳稳接住,毫不客气的往为首的脸上一轮。
春燕哪见过这场景,看着之前还盛气凌人的女生躺在地上捂着耳根处裂开的伤口,鲜红的血顺着她的指缝流下,春燕忍不住惊呼出来。但俄/国女孩头也不回,只淡淡地命令她安静。
之后的打斗仅用了不到两分钟。第二个冲上来的人被直接抓住手腕,向前一拉一个踉跄,而俄/国人顺势给了他一记肘击就没见那人再从地上起来过。另两个人一前一后包抄,前面那个愣是被一脚踹中腹部摔了出去,俄/国女孩几乎是同时把铁水管横着往后一捅,正中身后人的胸膛,春燕甚至听到一声闷响。最后一个冲上来的人见状急忙刹住步子,转身想跑,被女孩反扣住胳膊一个过肩摔放倒在地。剩下的人此时看女孩如同看见鬼魅,哪还想什么打架的事,托起同伴夹着尾巴跟丧家犬似的跑远了。

浮游之鱼

❀奏不出的琴音,与你擦身而过❀

封面以及一张未在视频里公开的毫无意义的静画。

视频及借用: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389257/

❀奏不出的琴音,与你擦身而过❀

封面以及一张未在视频里公开的毫无意义的静画。

视频及借用: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389257/

浮游之鱼
❀看看我……❀ 一条摸残了的鱼...

❀看看我……❀

一条摸残了的鱼。【补借用】Model:hijiko様 うにDX様 Stage:azyazya様 MME:針金P Tool: MikuMikuDance MMEffect Photoshop


❀看看我……❀

一条摸残了的鱼。【补借用】Model:hijiko様 うにDX様 Stage:azyazya様 MME:針金P Tool: MikuMikuDance MMEffect Photoshop


yearling☆
这里mmder叶玲w ^q^...

这里mmder叶玲w
^q^ 考完来摸个鱼,露娘和加娘超可爱
借物见图及如下
【モデル】hijico樣 うにDX樣
【モーション】むつごろう樣
【エフェクト】おたもん樣 ぽっぽ樣 ミーフォ茜樣
【素材】nc65710
【ツール】mikumikudance sai

这里mmder叶玲w
^q^ 考完来摸个鱼,露娘和加娘超可爱
借物见图及如下
【モデル】hijico樣 うにDX樣
【モーション】むつごろう樣
【エフェクト】おたもん樣 ぽっぽ樣 ミーフォ茜樣
【素材】nc65710
【ツール】mikumikudance sai

浮游之鱼

❀然后四分五裂的我,再也回不去原来的样子❀【补借用】 模型:うにDX様 工具:PS、MikuMikuDance 十分感谢!

❀然后四分五裂的我,再也回不去原来的样子❀【补借用】 模型:うにDX様 工具:PS、MikuMikuDance 十分感谢!

玉弦清歌

迟到了好久好久的和@钒桥的联画
安燕哦

迟到了好久好久的和@钒桥的联画
安燕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