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娜·布拉金斯卡娅

6737浏览    155参与
阿口去下面见苏哥辣
提前发下黑塔周年贺图w👀💦...

提前发下黑塔周年贺图w👀💦💦

阿西。。俺真的干啥啥不行。。

至于为什么这么丑。。找黄油(被打)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俺真的太屑了👀💦💦(土下座)

希望三位可以保佑下俺的期末考试,哦内改👀💦!

提前发下黑塔周年贺图w👀💦💦

阿西。。俺真的干啥啥不行。。

至于为什么这么丑。。找黄油(被打)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俺真的太屑了👀💦💦(土下座)

希望三位可以保佑下俺的期末考试,哦内改👀💦!

八言

安娜:Сука блядь


无情的雨下呀下不停,淋透我身伤透我的心(?

安娜:Сука блядь


无情的雨下呀下不停,淋透我身伤透我的心(?

HOOC-CH
到lof转转💦💦💦💦...

到lof转转💦💦💦💦

(好紧张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lof转转💦💦💦💦

(好紧张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长寄

p1女仆装老王(我好爱)

p7是穿着阿尔外套的老王

害,画不出好的东西了。

p1女仆装老王(我好爱)

p7是穿着阿尔外套的老王

害,画不出好的东西了。

澈
是娘塔 特务头子和特务头子(啥

是娘塔

特务头子和特务头子(啥

是娘塔

特务头子和特务头子(啥

长寄

放波图(゚Д゚)ノ

最后的那个是我码的一个中露文的配图,所以打上中露tag,有问题的话我删。

放波图(゚Д゚)ノ

最后的那个是我码的一个中露文的配图,所以打上中露tag,有问题的话我删。

唐洗心
“这些革命者圈子是狭小的,他们...

“这些革命者圈子是狭小的,他们同人民的距离非常远,但是,他们的事业没有落空。”

-

我不大喜欢电影救国同盟,……看了就后悔为什么要看,纯洁善良被逼无奈尼一这个设定我不行,这个电影角度没大家想象的热血,很多私货……对革命者携带挺大恶意的

“这些革命者圈子是狭小的,他们同人民的距离非常远,但是,他们的事业没有落空。”

-

我不大喜欢电影救国同盟,……看了就后悔为什么要看,纯洁善良被逼无奈尼一这个设定我不行,这个电影角度没大家想象的热血,很多私货……对革命者携带挺大恶意的

墨染泠梅

欢迎来到心跳文学社(下)

原作《心跳文学社》

角色是我抽的,ooc有

原创和原作1:2

上一篇在这里 


亚瑟看见那个主页上四个女孩子只剩下了三个,但是他并没有多想。也许是游戏的特殊性,因为上一周目攻略失败了,所以这一周目不能攻略了。

  和之前不同了,奥利弗自己一个人来到学校在教室坐下,安娜来找他,希望他能来社团看看。

  亚瑟查看自己的信息栏,所有能力和道具都没有了,但是本田的太刀还在,只是无法使用。

  后面本田樱应该会回来的吧?

  他去了社团教室,原本是副社长的本田樱变成了维蕾娜,他们好像都忘了本田...

原作《心跳文学社》

角色是我抽的,ooc有

原创和原作1:2

上一篇在这里 



亚瑟看见那个主页上四个女孩子只剩下了三个,但是他并没有多想。也许是游戏的特殊性,因为上一周目攻略失败了,所以这一周目不能攻略了。

  和之前不同了,奥利弗自己一个人来到学校在教室坐下,安娜来找他,希望他能来社团看看。

  亚瑟查看自己的信息栏,所有能力和道具都没有了,但是本田的太刀还在,只是无法使用。

  后面本田樱应该会回来的吧?

  他去了社团教室,原本是副社长的本田樱变成了维蕾娜,他们好像都忘了本田樱这个人放学后路过本田樱的家也无法进入了。

   亚瑟还是想攻略第一次攻略到一半的为维蕾娜。在同样的场景,奥利弗和她待一起看书时,她却紧张的跑掉了,安娜进来了,看着跑掉的维蕾娜摇了摇头。

  在接下来的相处中,亚瑟越来越感觉到维雷娜和艾米丽的不对劲。

  尤其是维蕾娜,她的言语和行为都显现出明显的病态。

  在又一次日常中,维蕾娜奇怪乃至诡异的话语后,后被艾米丽毫不留情粗暴的骂了一通,维蕾娜与她争吵了起来,并且越吵越大声,最后她们俩人都气呼呼地跑出去了。

  安娜在她们走后一小会儿就进来了。

  她看着她俩的背影,露出了些许鄙夷的神色。

  但当她回过头,表情也换成了温和的微笑:“啊……真是抱歉,他们两个看上去似乎是最近不太顺呢,是周围的人出了什么事吗?”

  亚瑟却吓的心脏骤停了一秒——他在安娜的背后看到了本田樱上吊死的样子,空洞的眼睛不知道是在看着在安娜还是奥利弗。

  安娜伸出手在奥利弗面前挥了挥,背后的本田樱消失了。

  亚瑟终于感受到了恐惧,他感觉现在这个情况应该不是什么支线了,这根本不符合这个游戏的风格,太可怖了。他匆匆的想要关掉游戏退出,却发现根本找不到退出游戏的键。

  但是奥利弗却在亚瑟没有念台词的情况下接下了安娜的话题:“嗯……不清楚呢,听说维雷娜最近一直有在收集小刀,这似乎是个奇怪的……爱好。”

  话音刚落,维蕾娜像个没事人一样进来了,她甚至问奥利弗要不要来杯茶,然后她拿着茶具出去洗。

  但维蕾娜一直没有回来,奥利弗便去找她,走到了走廊尽头,奥利弗看见了她,她背对着奥利弗,地上是一地的血,还在缓缓的延伸,这维蕾娜也察觉到了后面有人,她转过身。

  她的表情有些诡异的兴奋,脸上也溅到了零星血渍,她拿着刀,手臂上的伤多的触目惊心,不但有刚划破的,正在汩汩冒血的伤口,还有已经结痂了的旧伤。

  而整个游戏也开始像卡机了一样闪动,亚瑟终于看见了退出键,拼命的点击却毫无反应。

  维蕾娜身上有一个淡淡的人影,然后越来越清晰,是安娜,接着陷入了一片黑暗,不过也只黑了那么一瞬间,再次亮起来时,他已经回到了教室。维蕾娜已经来了,接着去泡茶,只不过这一次她没去一会儿就回来了。

  在他们喝茶时艾米丽也回来了,她略诧异的看了维蕾娜一眼,可也没有说什么。

  安娜看见艾米丽也回来了,便向大家说了有关学园祭的事情,她们三个却都各有自己的想法,最后她们让奥利弗来决定。这一次出现了安娜的选项,但亚瑟心里慌乱得很,就随便往上点了一个,谁知道里面奥利弗的手不由自主的往下移,移到了安娜的选项前。

  亚瑟便飞快的一道上方选择了艾米丽,但还是自动往下移到了安娜的选项前选择了安娜。

  安娜很开心的笑了,艾米丽看上去挺生气的,维蕾娜阴沉的可怕。

  另外两人走后,维蕾娜就拦住了奥利弗。

  她神色疯狂的向奥利弗告白,诉说着自己的爱意。

  战栗的感觉从神经中枢传达到的效应器。 亚瑟冷汗一阵阵的冒出来。身体紧靠着墙壁,却有些站不住了。

  选择框已经弹出来了,接受和不接受两个选择。亚瑟用仅存的理智想先让维蕾娜快点冷静下来再说。选择了接受。

  她表现出了崩坏的惊喜,然后——

  兴奋的捅向自己的腹部,血液井喷而出。溅了一片在奥利弗身上。眼前一片红色,耳边伴着嗡嗡的电鸣声还有维蕾娜倒下的声音。

  奥利弗被定格在了那里,无法离开,只能在他面前看着她。虽然是游戏的三天,可在现实中却也用了十多分钟。

  亚瑟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接下来,艾米丽像往常一样嚼着汉堡吸着可乐进了社团教室。映入眼帘的却是维蕾娜的尸体,手中的汉堡可乐“啪”的掉在了地上,几秒后,反应过来的艾米丽发出了“呕”的痛苦声音,一手捂着嘴一手捂着肚子飞快的向外冲了出去。

     安娜也随即进来了,却只是冷冷的看着艾米丽的背影,用一种看着无机物的眼神瞥了一眼维蕾娜。仿佛才回过神来:“啊,真是抱歉,让你看到了这些不好的东西了呢。”亚瑟呼吸一滞,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串代码。安娜手一挥,这些代码遍消散了。随即游戏界面支离破碎,接下来就只有一片漆黑。

  过了好一阵子,画面终于重新出现了。

“现在,这个世界终于只剩下我们了。”安娜手驾在桌子上十指交叉托着下巴,微笑着对亚瑟说,“她们,或者整个世界,已经被我删除了。”

  “你看起来很可怕,我果然还是吓到你了吗?好吧,我承认,不过你应该都知道了,本田樱和维蕾娜的死都是因为我。”

  亚瑟一时间竟然忘记自己是处于游戏中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她们!”

  “亚瑟·柯克兰!你还不明白吗?这是个游戏,除了你之外,本田樱,维蕾娜,艾米丽还有我,还有奥利弗,都只是虚拟世界中的角色。这个世界,只有你才是真实的啊。”

  “命运是公平的,但我的命运不是,我只能看见你像光一样来到这个世界,却只能照在她们身上,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她们互动给她们写诗。陪着她们最后走在了一起!只有我!只有我不能得到这份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和三个只会按照剧本行动的木偶一起!在你加入社团的那一天,我突然发现原来我所活了这么多年的世界都是假的,亲人朋友都只不过是数据代码而已。”

  “你知道那种感受吗?可同时在我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后,我也发现我可以修改这些程序。我既然有这个能力,即使是让世界崩坏,我也想试尝试一下,去追求我的幸福。”

  “我并不想杀了她们,但本田樱让我明白了她们基因里的,或者说代码里的内容就有‘一定会爱上玩家’这一项,我无法单独剔除,事实上我也不太敢对这些未知代码太乱来,那些bug就是最好的例子。”

  亚瑟试着查看自己的状态,果然,已经全部被重置了,但当他打开背包时发现了一样东西——本田樱的太刀。

  等他听完安娜的介绍时,他已经不再害怕了,他的心里只有悲哀与同情。

  而本田樱的太刀却已经不受控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并且自动脱鞘,刺向了安娜。

  “不要——”亚瑟想拦住,可是却毫无作用。刀稳稳地刺向了安娜。

  安娜的身上并没有血,而是飞泻出了一片荧绿色的0与1,在空荡荡的教室中飞舞盘旋,最后粉碎成光点消散。

  “嘿,樱,是你吗?”她勉强对着那把刀挤出了一个笑容。

  “这大概就是你的报复吧?”她看着自己的身体消散。

  “啊啊……我的朋友们啊……”

  “我终于意识到了,我对她们做了多么可怕的事。”

  “我毁掉了一个本不属于我的世界。”

  “樱,维蕾娜,艾米丽,对不起……”

  “亚瑟……对不起……我毁了一个你想要的世界。”最后一抹白金色消失了。

  世界,这一次回归了纯黑。

  又一次的,界面那欢快的BGM响了起来,亚瑟抬起头,又是熟悉的界面。可是这一次,安娜不见了。

  亚瑟依然进入了游戏,他想陪陪安娜,和她聊聊天也好,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她了。

  不过亚瑟不知道,如果他想要退出,其实也是退出不了的。

  还是最开始的对白,本田樱邀请他加入文学社。

  亚瑟走进了社团教室,只有维蕾娜和艾米丽在。

  进行完了社团活动,艾米丽和维蕾娜先走了。

  本田樱欢快的走到了他的身边。“谢谢你。”

  “谢谢你把我从安娜的手里救了出来。”

  “谢谢你给了我解决她的机会。”

  熟悉的场面再一次袭来了。

   又回到了那间空教室。本田樱拿太刀指着他,微笑着。

  “安娜她一直都不知道的,身为文学社副部长的我,其实也对这个世界的本质了解一二。”

  “不过我并没有她那么强的能力就是了。就算是自保也很难。”

  “所以呀,我留下了‘那个武器’。”

  “我受够了, 就因为你和我们来自世界不一样,所以我就只能选择爱上你吗?就因为我是一个攻略对象,所以我失去了选择权。”

  “只能爱你一个人。”

  “我很爱你,真的。”

  “但是我不想爱你。不想因为程序的规定而爱着你,不想苦苦的爱着你可是你却和其他人在一起了。”

  “也许让你消失,我就可以重获自由了。”

  “但是安娜一定会阻止我的,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的,我被她‘警告’过好几次。”

  “我赌了一把,赌她无法把我们删的彻彻底底,而且她应该也没有想过对你动手。所以我把太刀交给了你。”

  “那个太刀可以消除数据,但是并不稳定,所以我身上的伤就是因为一点小小的失误。”

  “那么,再见了,非常感谢你的帮助。”

  本田樱的刀往亚瑟身上砍了过去。

  “你既然考虑想过我无法把你彻彻底底的删掉,那么你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当时那个对世界本质不够了解的你可以把我给彻彻底底删掉?”

  一个铁锹直接把直接把本田樱的刀给打落下来。

——————————

  游戏结束了。

  最后,安娜删除了游戏的一切。留给了亚瑟一封信。

  “这是我对文学社最后的告别。

  我最后终于明白了,在文学社中,是没有真正的幸福存在的。我把那些无辜的人全都卷进了这个令人恐惧的现实之中——这个世界被创造出来动机不是为了被人理解,我也明白了我不能让我的朋友们再一次经历这种地狱般的情形。

在最后,我想谢谢你,是你让我梦想成真。也感谢你和社团的大家成为好朋友。最重要的是,感谢你加入我的文学社。

安娜·布拉金斯卡娅”

——————————

  亚瑟退出了游戏,心情就像是阴雨连绵的伦敦。

  事后,他联系了游戏开发商,开发商给出来的答复是,这是游戏正在进行研发的续作,因为一些问题让本来想玩第一部的亚瑟给不小心下载了。毕竟全息体验技术才刚刚跨出第一步,有什么差错也是在所难免的。

  开发商郑重其事的向亚瑟道了歉,并想要给予补偿,但是被亚瑟婉拒了。

  “真的只是……游戏吗?”

——————————

  几天后的清晨,亚瑟起床准备去学院。

  “亚瑟君早上好啊。”他的邻居本田菊向他打招呼………………

七晴是鸽子✨

手绘娘塔联五

摸鱼产物,屑屑人不会画画(哭)

私用抱图请随意

第一次尝试发老福特

请老师评论区提建议!感激不尽!


手绘娘塔联五

摸鱼产物,屑屑人不会画画(哭)

私用抱图请随意

第一次尝试发老福特

请老师评论区提建议!感激不尽!




某过激布尔什维
追寻太阳。 第一次画,轻点骂。...

追寻太阳。


第一次画,轻点骂。


追寻太阳。




第一次画,轻点骂。


Seventeen

【美人鱼名场面】布拉金斯卡娅小姐到底叫什么

(我急匆匆地走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王耀和弗朗西斯赶过来)
王耀: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我们能帮到你的吗?
我: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王耀:我们是国家,我们不会怕
我:我刚才,突然发现,阿尼娅……不叫阿尼娅
王耀:阿尼娅是哪一位?
我:不是哪一位,就是俄罗斯的意识体
(画出阿尔弗雷德)
我:不是美洲的,是他的死对头
(画出伊万)
我:没鸡鸡的,她是女的
(画出尤莉娅)
我:不是轴心的,是反法西斯战线的
(王耀抢过来,画出娜塔莎)
我:阿尼娅啊!就是那种长得高身材好白长发有刘海的斯拉夫美人啊!
王耀:知道了,您继续
我:我一开始发现了她,一直以为她叫安娅,后来去网上搜,发现网上说她其实叫阿尼娅而安娅是误译,正当我用阿尼...

(我急匆匆地走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王耀和弗朗西斯赶过来)
王耀: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我们能帮到你的吗?
我: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王耀:我们是国家,我们不会怕
我:我刚才,突然发现,阿尼娅……不叫阿尼娅
王耀:阿尼娅是哪一位?
我:不是哪一位,就是俄罗斯的意识体
(画出阿尔弗雷德)
我:不是美洲的,是他的死对头
(画出伊万)
我:没鸡鸡的,她是女的
(画出尤莉娅)
我:不是轴心的,是反法西斯战线的
(王耀抢过来,画出娜塔莎)
我:阿尼娅啊!就是那种长得高身材好白长发有刘海的斯拉夫美人啊!
王耀:知道了,您继续
我:我一开始发现了她,一直以为她叫安娅,后来去网上搜,发现网上说她其实叫阿尼娅而安娅是误译,正当我用阿尼娅这个名字用的正欢的时候,我看到有网友说安娜是名字而阿尼娅是小名,我就觉得很有道理……
弗朗西斯:噗
我:你笑什么?
弗朗西斯: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我:什么高兴的事情
弗朗西斯:我有参加一带一路
王耀:噗
我:你又笑什么?
王耀:一带一路被认可了
我:你们是……同一个一带一路?
王耀、弗朗西斯:对对
王耀:这个……是我发起的
我: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弗朗西斯、王耀(一直笑):对对
我(气得拍桌):歪!!!
王耀:我们言归正传,那个,你说的这个阿尼娅,她漂亮吗?
我:她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她真的是那种,很少见的那种……她的名字翻译版本很多,让我写文和打tag的时候都不知道要用哪一个。只可惜网上说法太多,我不知道要信哪一种……
弗朗西斯:噗叽
我: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啦!
弗朗西斯:一带一路被认可了
我: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弗朗西斯:小姐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王耀:不如这样,小姐,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一有准确的说法,第一时间通知你
我:行你们赶紧调查,很迷惑的,多关注着些,好吗?
(一走出来,室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推开门)
王耀:小姐,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关上门,室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又推开门)
王耀:小姐?
(气愤离开)



所以我们亲爱的布拉金斯卡娅小姐到底叫什么?我要用哪一个???

Tata Ray
【授权搬运】 作者:ekino...

【授权搬运】

作者:ekinoksin

地址: Tumblr 


姐姐真好看。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授权搬运】

作者:ekinoksin

地址: Tumblr 


姐姐真好看。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草木祭(看我简介/看我置顶/看我合集简介/看我打的tag)
配合时政食用更佳 这两位真的是...

配合时政食用更佳

这两位真的是浓浓的塑料姐妹情


看tag啊各位!是捏的!!!

传送门:https://picrew.me/image_maker/59568

配合时政食用更佳

这两位真的是浓浓的塑料姐妹情


看tag啊各位!是捏的!!!

传送门:https://picrew.me/image_maker/59568

Seventeen

北国冬

国设预警

cp是常色双露

灵感来源:Holly Henry的《White Knuckles》


北国冬,风吹雪漫天。


白桦林盖上了极厚的雪被。雪停天亦晴,漫步于林中,倒有些冷清。


周围除了白色还是白色,伊万感受不到生机。西伯利亚的冬天是寒冷而漫长的。


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他或许想逃避。上司换了人,党内掀起一阵波动。他问他的新上司有什么想法,他告诉他自己想改革。每一任上司都是这样说的。


但他有些恍惚了。前任上司和他说,苏联早已实现了共产主义,首要任务是增强军事实力,将危险置之身外,和美国一较高下。于是他真的见证了苏联军事的奇迹,看见阿尔...

国设预警

cp是常色双露

灵感来源:Holly Henry的《White Knuckles》




北国冬,风吹雪漫天。


白桦林盖上了极厚的雪被。雪停天亦晴,漫步于林中,倒有些冷清。


周围除了白色还是白色,伊万感受不到生机。西伯利亚的冬天是寒冷而漫长的。


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他或许想逃避。上司换了人,党内掀起一阵波动。他问他的新上司有什么想法,他告诉他自己想改革。每一任上司都是这样说的。


但他有些恍惚了。前任上司和他说,苏联早已实现了共产主义,首要任务是增强军事实力,将危险置之身外,和美国一较高下。于是他真的见证了苏联军事的奇迹,看见阿尔弗雷德对他的一举一动都要忌惮三分。他骄傲,却也担忧,你猜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市场上少的可怜蔬菜,他看到苏联人为了饱腹不得不去偷面包吃,然后被人逮了个正着。他在一旁看着,那个瘦骨如柴的人偷面包的时候他没有阻止,他们将那个人抓住的时候他也没有阻止。那个人可能会饿死,但是这是苏联的法律。


苏联的冬天很冷很冷,吹来一阵寒风,让他不得不将围巾拢得更紧些。他看到眼前,十步左右的距离,阿尼娅在那里。她抱着膝背对着他,坐在一颗白桦树下。


“阿尼娅”他轻声一唤。


那个女孩站了起来,转过身。她没有穿鞋,只套了一件白色的连衣纱裙。她的头发是白色的,衣服是白色的,她的皮肤也是雪白的,就这样被雪的世界衬着,只有她的唇还残留着些淡红,只有她的眼睛有着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紫色。


“你要走了吗,阿尼娅?”他抬起手喊了一声。


女孩没有回答他,只是朝着他笑。


他很想冲上去抱住她,想发了疯一样地吻她,他想她的唇应该是冰凉的,她整个人应该都是冰凉的,但是他想知道她的体内还有没有温度。只是他心里清楚,自己是走不过去了。


“阿尼娅!”他又吼了一声。这一次,他听到了回声。


女孩还是没有回答他,笑着转过身去,背着手向远处走了几步,然后踮起脚尖,跳起舞来。


他只是觉得很疼很疼,钢铁穿过他的身体,将他扎得鲜血淋淋,他却没有粮食和财产能够填补这些窟窿。


他走的路是对的吗?他不知道。


但是阿尼娅要走了。


他想到王耀红着眼睛跟他说:“苏联会很美。”他那时不知道王耀为什么要说“会”。如果把苏联比作一个女人,这会是一个美丽,端庄,顽强而富有斗志的女人。她是苏联母亲,她浴火而生,在被战争洗礼过的世界上立足于巅峰。但是这个苏联母亲好像快要扛不住了,她试了各种办法,病急乱投医,她一天天地衰落了下去。现在,阿尼娅也要走了。


“再见,阿尼娅。”风雪再起,他轻念了一声,随后又朝着眼前大喊“再见,我会接你回来的!”


既然如此,那便战吧。他会顶起这个角色,他会是所有苏联人的苏联母亲。他的心中燃烧着一团红色的火焰,那是苏联人的信仰。


他的围巾被风吹起,他站在那,看着阿尼娅一点点消失在风雪中。


寒风敲打着玻璃窗,哐哐作响。他睁开眼。梦醒了,枕边人早已消失无踪,徒留下一点残存的温度。



—丧鲸—

「照片」

草稿流真的爽,难看也是真的

「照片」

草稿流真的爽,难看也是真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