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庆

9802浏览    9673参与
碧水无痕

回溯还是穿越?1

    老祖羡x黑叽


     时间线:双兔案后


     平行世界预警


      本文缘更,不怼不黑任何人,不喜        勿喷。


——...

         

    老祖羡x黑叽

   

     时间线:双兔案后


     平行世界预警


      本文缘更,不怼不黑任何人,不喜        勿喷。



————————正文———————


    

     嘶……

     魏无羡费力地睁开眼睛,眼前不是前扑后涌的凶尸,也不是乱葬岗上温家老小的尸体,而是一抹柔和的阳光……

    他怔住了,这是哪里?我在做梦吗?

    似乎沉浸在这个梦境里也不错,没有鲜血,没有杀戮,更没有难以面对的现实。

    他阖上了眼睛,等着梦醒。


     “吧嗒!”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魏无羡!你怎么还睡着?听学要迟到了!”

     是江澄。

     奇怪的是,魏无羡只是坐起来看了他一眼,揉了揉眼睛,然后又躺下了。

     ”……”江澄道:“你发什么疯?”

     魏无羡居然没有怼回去,沉默的看着他。

     “昨天的兔子把你吃撑了吗?”江澄诧异地道:“今天是蓝老头的课!”

     “听学?抄书?”魏无羡喃喃道。

      莫非自己回溯了。

      天大的好事竟然落在自己身上了。

      莲花坞,师姐,金子轩……一切都还来得及……

      魏无羡陷入自己的沉思中,久久不搭话。

       江澄并起双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没事,我们走吧。”魏无羡一言不发的跟在了江澄的后面。



       

       听江澄的意思,水行渊事件已经过了。给蓝湛那两只兔子好像也送了。

       上辈子因为鬼道,两人近乎一见面就吵。这一世应该可以好好做朋友吧?

       兰室。

       刚进屋,就看见蓝忘机端坐在前一排。

       奇怪,蓝湛不应该来听学的?也许是回溯的蝴蝶效应。魏无羡没有多想。

        一节课,魏无羡都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想着如何对抗温氏,避免悲剧。

        殊不知,让听学众少年和蓝启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下学后。

        “魏兄,魏兄!带我们去打山鸡吧。”聂怀桑道。

         “不了,我还有点事,先回房了。你们去吧。”魏无羡拒绝了。

          现在还是听学,不急。

          是夜。

          魏无羡熟稔地攀上墙头,带着几坛天子笑正准备回房。

          “站住,云深不知处禁酒。”蓝忘机一下跳上墙头。

           “蓝湛,是你,好巧啊!”魏无羡暗暗腹诽:怎么又被他抓到了?

          “蓝湛,这次饶过我吧?求你了。”魏无羡求饶道。

        “我说过了。”

        “说了什么?”魏无羡莫名其妙。

        “你可以在静室喝酒。”蓝忘机不满道。

       “啊!咳,咳 。”魏无羡深觉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愣愣地点了点头,不由自主地跟着蓝忘机去了静室。



         

         蓝湛这是怎么回事?公然包庇?

         一个大胆的想法从他脑海中掠过,蓝湛莫非也是回溯来的?

         这种想法使他心神不宁,决定试探一下蓝忘机。

         静室。

         魏无羡倒满一杯酒,拿到蓝忘机面前,想灌醉他。

         ”蓝湛,陪我喝一杯呗。”

         “禁酒。”

         “也是。”我失算了。魏无羡默默想道。

         “魏婴,你今日可有事?”不像前几天那么活泼。

         “我只是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人。”

         “谁?”

         “含光君。”

          蓝忘机思索着脑内的人名,并未发现哪位名士的尊号。

         魏无羡专注的看着蓝忘机的脸色,并未发现有一点作假。同时也没看见蓝忘机捏紧的手。

        “他是何人?”能得到魏婴“有趣”的评价。

         “没什么,不提他了。”魏无羡放下心来。

         “多谢蓝二公子今晚放过我,我先走了。”已经没有留下来的意义了。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噢,嗯。”魏无羡自认为潇洒地飘走了。


         蓝忘机远眺着他的背影,思考着如何将计划加快几步。



——————————————————


     除了羡外,还有一位也穿了哦。

墨香家的崽

致敬战斗在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

祝那些逝去的白衣天使安息,希望这个疫情能早点消失,加油^0^~也希望在前线的白衣天使可以跟家人早日团聚😄😄。甚至是告诉以后的人,曾经的2020年是白衣天使挽救了我们,挽救了祖国。我们会永远铭记它们的!

祝那些逝去的白衣天使安息,希望这个疫情能早点消失,加油^0^~也希望在前线的白衣天使可以跟家人早日团聚😄😄。甚至是告诉以后的人,曾经的2020年是白衣天使挽救了我们,挽救了祖国。我们会永远铭记它们的!

Simpler

所以在这个日子,我怀念逝去的亲人,我理解那些在灾难中失去亲友的人们的伤痛,我愿意共情于今日每一种真实的悲伤。但请恕我暂不为那些不相识的受害者和英雄,加入集体悲伤的和鸣,请恕我当下的无力与无能。真实的悲伤不可轻付,它应该存在于真实而非虚无的时间和空间里,应该自由而生。

所以在这个日子,我怀念逝去的亲人,我理解那些在灾难中失去亲友的人们的伤痛,我愿意共情于今日每一种真实的悲伤。但请恕我暂不为那些不相识的受害者和英雄,加入集体悲伤的和鸣,请恕我当下的无力与无能。真实的悲伤不可轻付,它应该存在于真实而非虚无的时间和空间里,应该自由而生。

渊缇

打卡DAY9★

a,昨天散了步,但是晚上又有点崩xxxx

没忍住又。hmmmm。

aaa,有点对不起那些劝我别伤害自己的小天使们。很抱歉!!

咕咕。还是要加油加油!

a,昨天散了步,但是晚上又有点崩xxxx

没忍住又。hmmmm。

aaa,有点对不起那些劝我别伤害自己的小天使们。很抱歉!!

咕咕。还是要加油加油!

寻吾

脑洞

某日江澄带了些宵夜去找魏无羡喝酒

走到房子前,却是一片漆黑,倒是后院传来了些许

言语声,于是,江澄绕到了后门。本来是准备直接推门而入的,但魏无羡似平在与人交谈,便在门外等着。

门内。“蓝湛啊,你怎么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了…”

魏无羡边饮酒边哭丧着。温宁见状,悲从心来,也自己也倒杯酒宽慰道:“唉~魏哥,你也别太伤心了…当心累坏了身子。”

“我怎么能不伤心,如今我与他远在两个国度,那么远那么远”

江澄实在听下去了一脚踹开门:“操!不就出差去了外国嘛,搞的跟你男人死了似的。可要点脸吧!”

某日江澄带了些宵夜去找魏无羡喝酒

走到房子前,却是一片漆黑,倒是后院传来了些许

言语声,于是,江澄绕到了后门。本来是准备直接推门而入的,但魏无羡似平在与人交谈,便在门外等着。

门内。“蓝湛啊,你怎么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了…”

魏无羡边饮酒边哭丧着。温宁见状,悲从心来,也自己也倒杯酒宽慰道:“唉~魏哥,你也别太伤心了…当心累坏了身子。”

“我怎么能不伤心,如今我与他远在两个国度,那么远那么远”

江澄实在听下去了一脚踹开门:“操!不就出差去了外国嘛,搞的跟你男人死了似的。可要点脸吧!”

追博甜甜圈
没有人有资格说中国不好 中国就...

没有人有资格说中国不好 中国就是最好的 值得    图源QQ空间

没有人有资格说中国不好 中国就是最好的 值得    图源QQ空间

愿你一世安好🌸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向烈士,抗疫英雄致敬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向烈士,抗疫英雄致敬

水无灵奈

聂瑶.宋晓薛.养洋崽子14

我最近有点忙,

所以没有更文。

唉,身为一个学生,

我真tm的难鸭 ,还望谅解。

大结局

正文走起:


     这天,只有金光瑶和薛洋在家,那三个大猪蹄子也不知道为啥大早上的就一脸兴奋的走了。

     “来,儿子,过来,瑶爹爹抱抱。”金光瑶翘个二郎腿到,薛洋不想过去,但是又怕金光瑶扣糖,唉,算了,过去吧。

      薛洋嘚啵嘚啵跑过去,往金光瑶怀里一栽,金光瑶第n次露出了老父亲关爱智障儿子的笑容。...

我最近有点忙,

所以没有更文。

唉,身为一个学生,

我真tm的难鸭 ,还望谅解。

大结局

正文走起:


     这天,只有金光瑶和薛洋在家,那三个大猪蹄子也不知道为啥大早上的就一脸兴奋的走了。

     “来,儿子,过来,瑶爹爹抱抱。”金光瑶翘个二郎腿到,薛洋不想过去,但是又怕金光瑶扣糖,唉,算了,过去吧。

      薛洋嘚啵嘚啵跑过去,往金光瑶怀里一栽,金光瑶第n次露出了老父亲关爱智障儿子的笑容。

      哐当——,门开了。进来的是聂明玦,聂明玦提着薛洋的后衣领把他从自家媳妇身上揪下来了,丢一边去,公主抱的抱起金光瑶,往房间里走了。

    薛洋委屈但不说,只在心里mmp。宋岚晓星尘进来了,薛洋看着他俩,老觉得有那不对劲,薛洋的懵逼样显得更加可爱了,晓星尘摊开手掌,手里有几颗糖。

    “阿洋,道长有糖,来房间吃吧。”晓星尘道。薛洋立马点头,白来的糖,他怎么可能不要吗?

     于是乎…………。薛洋成功的被骗到了房间,宋岚晓星尘再也控制不住了,直接把门关上,不管薛洋愿不愿意,直接的就是一顿糖果play。

     薛洋这才反应过来被骗了,可是事后一回味,竟然感觉很爽?这是薛洋的第一次,所以腰疼的厉害。只能用睡觉来盖过去。

     下午了,聂明玦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了桌子旁坐着的宋岚晓星尘,变问“成功了吗?”“这个不知道,还没有问。”晓星尘道,“不过我们已经夺走了他的第一次。”宋岚补充到。

    估摸着两人快醒了,三人又重新进了房间。问了心悦之人那个问题,良久,三人出来了,向对方点了点头,都成功了。

     第二天金光瑶和薛洋就穿上了嫁衣……。




哦,完结了,撒花撒花。

    


南有嘉鱼

《梦微之》!快去听!

我居然才发现!你们快去听啊!歌名就叫《梦微之》,真的泪目啊!呜呜呜呜呜X﹏X我的元白啊!大半夜的搞得我泪难收!
[图片]

我居然才发现!你们快去听啊!歌名就叫《梦微之》,真的泪目啊!呜呜呜呜呜X﹏X我的元白啊!大半夜的搞得我泪难收!

三泉粮站

[图片]一些散群,小组长没给我管理所以没有换,以及其他未监管的兄弟组。


致敬先烈
[图片]

闭麦默哀。


中国加油,烈士走好。

一些散群,小组长没给我管理所以没有换,以及其他未监管的兄弟组。



致敬先烈

闭麦默哀。



中国加油,烈士走好。

白云苍狗

哈。我又下回来了,目的是希望找到刚入坑的北极圈的糖(哭唧唧,为什么我就踏入了北极圈呢)

哈。我又下回来了,目的是希望找到刚入坑的北极圈的糖(哭唧唧,为什么我就踏入了北极圈呢)

核桃的执念

这是明天的份额,烈士安息,提前发出来,防止惊扰他们,文笔不佳

阳光轻柔,被云浅浅遮住,照在一座石像前,那是一座等人身高的女性石像,面容模糊,也能看出清秀隽美。

女子身姿妖娆,身着丝布,手持弓弩,骑在一匹高大的马上,笑容灼目。

她伫立这座庙宇,这是这座城市唯一的庙宇,由二十四根石柱支撑,内有铺设供人祭拜的地方。

那祭拜处仅仅一张毯子,石像在这里仅仅一位信徒。

图斯恭顺的跟随侍者进入这闲人免进的庙宇,眼也不敢抬,依旧能看见毯子上跪坐的一个老男人。

通体尊贵装束的他跪坐彼方,双手合十,静默不语,那是全身心的诚服。

“城主,我们在城外找到他了。”图斯看见尊贵的身躯慢慢抬起,很快便站直,默默的把身子转向他。男人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却无端让人恐惧。

图斯...

阳光轻柔,被云浅浅遮住,照在一座石像前,那是一座等人身高的女性石像,面容模糊,也能看出清秀隽美。

女子身姿妖娆,身着丝布,手持弓弩,骑在一匹高大的马上,笑容灼目。

她伫立这座庙宇,这是这座城市唯一的庙宇,由二十四根石柱支撑,内有铺设供人祭拜的地方。

那祭拜处仅仅一张毯子,石像在这里仅仅一位信徒。

图斯恭顺的跟随侍者进入这闲人免进的庙宇,眼也不敢抬,依旧能看见毯子上跪坐的一个老男人。

通体尊贵装束的他跪坐彼方,双手合十,静默不语,那是全身心的诚服。

“城主,我们在城外找到他了。”图斯看见尊贵的身躯慢慢抬起,很快便站直,默默的把身子转向他。男人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却无端让人恐惧。

图斯单膝跪地,尽量低的把头垂下,满脸敬仰。

“城主,此人必须您亲自见一见。”士兵语气恭敬,情绪激动。“只有您能确认他的身份。”

图斯跪了很久,膝盖痛楚,大脑充血。

“明日带路,起来。”低沉的音符好听极了,温润如玉。

“是。”

“对了,今天就你了,过来和我打一架。”

…“是。”…

“你觉得为什么?”苏克拉盯着桑德兰的脸,试图在他脸上找到些什么。

“我不知道…那些士兵对我的脸很感兴趣,他们偷偷瞄了好几眼…”桑德兰有点委屈,他不过十几的孩子,还是有些童真的年龄。“不过我并不认识他们啊!我是克洛德居民,那里认识阿斯兰哈的人…”

“…对你很熟悉,可能是认错人了。”

苏克拉有了个猜想。

“待会,或者明天,不管他们问什么,只要涉及你被我救的记忆,就说记不得了。”

“啊?哦哦…这样不会暴露吗。”

“你一定是和什么人很像,如果这个人是来自这里,你假装他可以保命。而且你刚从战场出来…也可以是被送出去的那一批士兵,对吧。”

桑德兰看上去是迷迷糊糊听懂了的样子,“那哥你怎么办。”

“傻了吗,我跟你混啊。”克苏拉笑骂的随口应了一句,就不说话了。

门口是有人嘱咐的声音,有人端了干面包和水进来,直到夕阳的最后一丝光亮也从门口溜了出去。

房间黑了下来,里面两个人都心也沉沉的,各自有自己的打算。

秦—Wsj扬

你是无意来的风,明亮了我整个天空

老秦啊

你是无意来的风,明亮了我整个天空

老秦啊

紫燕0599

彼岸花13

道歉:燕姐不幸车祸,自己无事,儿子还在医院,燕姐全程陪护,断更好久了,对不起!


       叔侄俩刚将热好的烤串用盘子放好,一个人裹着香风卷进屋内。若梅抬头错愕间,看到了崔馨月的俏脸,便打趣道:“你属什么的?”

       “虎”。崔馨月拿起串串一面啃一面答若梅嗤笑一声:“我还以为你是属犬的呢!”

        崔馨月白了她一眼,道:“我比你大一岁而已!你小...

道歉:燕姐不幸车祸,自己无事,儿子还在医院,燕姐全程陪护,断更好久了,对不起!



       叔侄俩刚将热好的烤串用盘子放好,一个人裹着香风卷进屋内。若梅抬头错愕间,看到了崔馨月的俏脸,便打趣道:“你属什么的?”

       “虎”。崔馨月拿起串串一面啃一面答若梅嗤笑一声:“我还以为你是属犬的呢!”

        崔馨月白了她一眼,道:“我比你大一岁而已!你小叔也不会是属犬的吧?我有那么大吗?”

        林志辉轻笑:“我属牛的。比若梅大俩岁呢!”

         林若梅不急不慢的吃了几串就不想吃了,站起身进了卫生间,一面按洗手液一面说:“小叔,我回去睡了。”

         崔馨月抗议道:“你不等我一起走吗?我一个人和你小叔在一起不合适吧?”

         林若梅鄙夷的瞅了眼崔老师:“别装了!你真的是冲着烧烤来的吗?你们继续,我闪了!”

        崔馨月涨红了脸,含羞啐道:“林若梅!”

       “拜拜!”林若梅潇洒的朝身后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就走了。

       我是该跟着走呢?还是留下来玩一会?

        崔馨月不好意思的扫了一眼林志辉。林志辉眨了眨眼,示意桌上还有二三十串烧烤。

       天人交战了几秒,崔馨月的理智就败给了初心。

       


         林若梅的闲空时间不多,有点时间就想与彼岸花聊聊。

       她刚刚登上QQ,就发现彼岸花在线,并且有未读消息。

  “在吗?”

“你在忙吗?”

林若梅赶紧回复:“吃烧烤去了,才回。”

对方似乎一直都在电脑面前等着,秒回:“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啊?”

“你和我说过,老家在西浦县?”

“我俩好像是老乡。”

“我老家是西浦,但是我只在西浦读了高中。一直都在省城里生活。”

林若梅突然想开句玩笑:“你今天怎么对我俩的真实身份感兴趣了?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对方回了一个微笑:“如果我说是,你打算怎么办?”

“凉拌。还能怎么办?最好让我了解一下你的方方面面,也许咱俩还真的合适呢?”

对方回复了一个大笑表情。

“你真有趣。”

林若梅感觉有点讪讪:“不开玩笑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么晚了,早点聊完我要睡觉。”

“你害羞了吧。”

林若梅隔着屏幕似乎都知道对方的促狭笑意,轻轻呼了几口气,回道:“不会。我身边从没断过追求者,不至于这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

“看来你应该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如果有缘结识到实际的你,我倒是愿意和你认真了解一下。”

林若梅看到这句话,心里突然感觉被熨斗烫过一遍,十分的熨帖。她还来不及想好怎么回应,对方第二句话发过来了:“美女可认识林家湾的林若梅?”

林若梅呆若木鸡。


一川.

一个被歌手耽误的声优:周深

一个被歌手耽误的声优:周深

澄歌晚吟,静候佳音

定亲风波

         江澄分化成天乾的事,很快传遍修真界。     

         江澄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悠悠转醒,感觉身体就像是被揉碎了,又重新合起来一样,连呼吸一下,都觉得刺骨的疼。

         "阿澄,你醒啦"虞夫人的声音带着几分惊喜和温柔。...

         江澄分化成天乾的事,很快传遍修真界。     

         江澄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悠悠转醒,感觉身体就像是被揉碎了,又重新合起来一样,连呼吸一下,都觉得刺骨的疼。

         "阿澄,你醒啦"虞夫人的声音带着几分惊喜和温柔。

         “阿娘”那沙哑的声音,江澄自己都怀疑是不是从自己喉咙里发出来的,想要起身,却发现一动就钻心刺骨的疼,丹田之处不知为何就像火烧似的,灼热的痛,闷哼一声,额头冒出一丝丝细汗。

         “阿澄别动,你刚刚分化成天乾,正是虚弱的时候” 蓝启仁急忙上前一步,温声道。

       天乾?!江澄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看着顶端的云纹床幔有些愣。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分化成天乾。毕竟,连事事都高他一头的魏无羨也逃脱不了分化成了地坤的命运,他也不求自己能怎样,中庸便好,他只想做个普通人。没想到他竟成了.天乾,这让他,一时有些难以消化。

         “阿澄,你先好好休息,阿爹阿娘还有些事情要与各位宗主商量,就先走了。”“嗯,阿爹阿娘,你们去吧!”“那阿澄你先休息吧。”说完江枫眠便出去了,虞紫鸢和蓝启仁也出去了。一时间寂静笼盖了整个房间,江澄抵挡不住那睡意,闭上了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江兄!江兄!”江澄被敲门声和喊叫声给吵醒了,他迷迷糊糊地打开了门,便看到今生没有太多交集的聂怀桑站在他门口笑得……猥琐。

        “聂兄,你来是有什么事吗?”江澄不愧是当过宗主的人,迅速收拾好一切问。“有事,当然有事江兄,恭喜你啊!”“有什么好恭喜的?”“嘿嘿,江兄,江宗主在兰室,正因为你的事与各宗主讨论呢!江宗主让我叫你过去。”“讨论什么?”“你去了便知道了。”说完聂怀桑便走了,徒留下江澄一脸懵的站在原地。

         良久,江澄才关上门,穿上衣服,向兰室走去。“阿爹阿娘!”江澄行礼道。众人望去,只见少年静立于厅中,一头长至脚裸的如瀑青丝顺泻而下,柔顺的贴在肩上。优美细长的天鹅颈上有着一个小巧可爱的喉结。再往上,是一张樱红的薄唇,高挑的鼻梁,细眉杏目,浓眉的睫毛如羽扇一般轻轻忽闪。最让人着迷的并非他六界少有的容颜,而是周身的气度。一双杏眸中恍若无底的深渊,无喜无悲,让人一眼望去便沉沦其中,再也无法自拔。周身清冷高贵的气质恍若神人,敛了两分凌厉,多了几分柔和,可周身的傲气却是如何都掩不住的。谦和中又带了一点狂傲,乖巧中带着几分邪魅,上天的矛盾和契合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少年郎微勾唇角,好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

         “咳咳,阿澄你来啦! 来的正好,我有事要与你说。” 虞紫鸢道。“阿娘请说。”“你这次分化成天乾,而且也老大不小了,阿娘准备给你寻一位夫人,你意下如何?”虞紫鸢生平第一次说话如此小心斟酌,生怕江澄不同意。

         江澄愣了愣,无论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他都没有成亲的打算,可阿娘一问,他觉得不妥,俗话说得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这件事情上他是如何也不能拒绝虞紫鸢的提议的。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凭阿爹阿娘做主,我相信阿爹阿娘选的是极好的。”江澄笑着说。“可阿澄,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幸福,你有没有喜欢的地坤啊,阿爹替你做主。”江枫眠道。一旁的众人也偷偷竖起了耳朵,谁让江澄是修真界中仅要的一位天乾呢?江澄顿了顿,他是没有的,可阿爹肯问他,他是很高兴的。“我没有心悦之人,你决定吧。”江澄笑道。

         “好,那阿澄,你觉得金家子轩如何?这子轩虽说曾经与你阿姐有婚约,但那毕竟是曾经啊!阿娘看子轩就不错。”虞紫鸢兴奋的说。金光善和金夫人听到后点了点头,没错,子轩就很配阿澄啊!

          “我看到蓝家曦臣也不错,蓝家于修真界中素有佳名,更有威望,蓝曦臣那孩子更是这一辈中的佼佼者, 谦谦君子,芝兰玉树,品行俱佳,温和有礼等等,不是更好些吗?”江枫眠反驳道。蓝启仁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曦臣,曦臣比金子轩更配江澄啊!

         “金家富垺陶白,堆金积玉,子轩更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龙表凤姿,龙驹凤雏,一表人才,更是这一辈中的风流人物,虽然有些口不对心,可终究还是好的!”虞紫鸢道。

见两人有吵起来的趋势,所有人急忙上前去阻止。“我看到不若这样,男子三妻四妾很正常,倒不若各退一步都加入江家?”金光善道。蓝启仁摸了摸胡子:“可以”“那怎么能少了我聂家?算我家怀桑一个,江金蓝联姻,温家实力强大,这聂家可不能被排除在外!”

“那阿澄?”“但凭阿娘做主”江澄还是笑着说,不做任何反驳,各家便交换了婚书,这江金蓝聂四家联姻,就此定下。






————————————————————————————

设定:每个人分化后都会有所改变,澄澄的容颜借了《晚风吟》这篇文中澄澄的容颜哦!(๑>؂<๑)

澄轩,澄曦,澄桑就此定下婚约,之后开展他们的感情线,及澄羡和澄湛的感情线。有人可以告诉我怎么定下澄,羡,湛三人的婚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