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安德鲁

97233浏览    1630参与
川肆海
  我是土狗我爱看🤤🤤🤤...

  我是土狗我爱看🤤🤤🤤🤤

  我是土狗我爱看🤤🤤🤤🤤

小花仙
元宵佳节怎么能少得了猜灯谜呢?...

元宵佳节怎么能少得了猜灯谜呢😏露露为大家准备了谜题哦!

(悄悄地告诉你🤫 回答正确的小伙伴会获得红包封面哦!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谜面:黛薇薇挑着爱德文和安德鲁

🌟🌟猜一字

元宵佳节怎么能少得了猜灯谜呢😏露露为大家准备了谜题哦!

(悄悄地告诉你🤫 回答正确的小伙伴会获得红包封面哦!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谜面:黛薇薇挑着爱德文和安德鲁

🌟🌟猜一字

黛栎
  就说吧,一定要一次性用完所...

  就说吧,一定要一次性用完所有我的“圣水”,才能召唤安德鲁。

  另一个号48级就抽到了的,这个竟然拖到了52级。

  就说吧,一定要一次性用完所有我的“圣水”,才能召唤安德鲁。

  另一个号48级就抽到了的,这个竟然拖到了52级。

你安铲子九块八

【守囚】七秒记忆(1)

摄影师守x人鱼囚

ooc警告,可能烂尾警告,单细胞文笔,谨慎食用

雷者靠边,ky退散!

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

“据说鱼只有七秒的记忆”

“据说在最深的夜,在最圆的月下,最险的暗礁中,最美丽的海洋生物沐浴着最柔和的月光,唱着最动听最古老的歌谣,让最勇敢的水手也心甘情愿走向死亡。传说它们以吞食人类的心脏保持自己最美好的容貌,也有人说,它们是为了让爱人的模样永驻自己的记忆,留下最刻骨铭心的痕迹。”

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


摄影师守x人鱼囚

ooc警告,可能烂尾警告,单细胞文笔,谨慎食用

雷者靠边,ky退散!

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

“据说鱼只有七秒的记忆”

“据说在最深的夜,在最圆的月下,最险的暗礁中,最美丽的海洋生物沐浴着最柔和的月光,唱着最动听最古老的歌谣,让最勇敢的水手也心甘情愿走向死亡。传说它们以吞食人类的心脏保持自己最美好的容貌,也有人说,它们是为了让爱人的模样永驻自己的记忆,留下最刻骨铭心的痕迹。”

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界线我是分

        月夜的大海确实很迷人,对一个摄影师来说,就是极好的素材。

        安德鲁就是这么想的。

        万籁俱寂的夜里,惟余海浪拍打岸边礁石发出的哗哗声,像一首安眠曲,沙滩上洒落一地清霜。他屏住呼吸,这一切看起来那么美好易碎,让人不自觉地小心起来,生怕扰乱这一方安宁。

        他举起手里的相机,耳畔悠扬的歌声就像一缕缕浪击岩石轻柔又清晰的声音,与潮汐涨落的水声融为一体,是最动听的声音。

        是一首很好听的歌啊。他想。

        歌声?

        这种时候?

        沉醉于月色的安德鲁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他四下张望,没有看见任何人。

        耳畔歌声越发动听,似乎是来自不远处那块巨石后的礁石中。安德鲁悄悄靠近,从巨石旁探出一个脑袋。

        他瞪大了眼睛。

        人鱼。

        它从水里冒出上半身,趴在一块礁石上,似乎在无所事事地摆动自己漂亮的尾巴——那条蓝色的鱼尾巴不时从水里冒出来,带着一颗颗水珠很快滴落海面,鳞片里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现出隐隐的水光。他的肤色像一般的欧洲人那样白皙——也许是长期潜于深海的缘故。棕色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小马尾辫。

       小人鱼声音时高时低地唱着。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美人鱼吗?

       他有些不敢相信,用力揉了揉眼睛,再探出头去看,小人鱼依旧唱着歌,不过换了一支更为欢快的歌谣。它伏在岩石上,低垂着眸子,白皙的手指试图挖下礁石上的藤壶。蓝宝石色的鱼尾随节拍晃来晃去,拍击着水面扬起水花。 

       它失败了,无意抬头看了一眼。

       安德鲁就这样猝不及防地与它四目相对。

       那是一双多好看的眼睛啊,如雾都阴霾般的灰填满虹膜,萦绕着海底黑珍珠一样的瞳孔,倒映出深蓝天幕上那轮皎白的月,像是动漫人物眼里总有的一点高光。它们在雾中翻腾流转,描绘永恒——看起来永恒的寂静,直到这寂静被一个白发男子的身影打破,珍珠猛地放大,迷雾向瞳孔后神秘的空间退去,黑珍珠的主人此时双唇微张,眉头上扬,歌声也戛然而止,世界又落入静默。

       偷窥者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正要开口为自己辩解,小人鱼却因为他突然的动作从惊呆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反身“哧”地钻进水里,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串向四周不断扩散开来的水波,和一只呆愣在原地搞不清状况的,名叫安德鲁的摄影师,还有海浪拍击礁石的哗哗声。

       被发现的偷窥者就那么呆在了那儿,直到那几圈水波也消失不见。


       第二天晚上安德鲁把摄影机往自己脖子上一挂,像前一天晚上那样来到海边。

       他说不清来此的缘由,到底是因为今夜的月色与昨夜的一样美,还是为了再见到那条有趣的小鱼。

       他满怀期待地走着,鞋底踩在柔软的细沙上,陷下去几寸。为了不像昨晚那样错过,他事先把摄影机开成了录制视频的状态。

       海风静悄悄地飞过,没有带来任何声音,更没有歌声。

       也许是它昨天被吓到了,不会再露面了。安德鲁有些失落,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失落什么。他习惯了生活中的错误,错过,遗憾,要是用现代emo文案来说,就是心灵已经千疮百孔不会再痛。大概是事情实在罕见,就这样错过了怪可惜的......对了,应该就是这样的吧,别多想,还是快回去睡觉好了。

       “哗啦”

       一个声音划过万籁俱寂的海滩。

       “哗啦,哗啦”

       什么声音?

       安德鲁停下了脚步。

       只是海浪声吧。他继续向前走。

       “哗啦哗啦哗啦”

       声音变得更加急促,闹腾了一会,它停下了,片刻宁静,然后又响了起来。

       不是海浪声??

       安德鲁站住了脚,犹豫一下,回头转身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跑去。


       只是他不知道,即使在很多年以后,他再次回忆起这晚,依然会庆幸于自己的回头。


       声音来自于一片乱石滩,已经被潮水淹没。

       “哗啦哗啦哗啦”

       有什么东西在水里扑腾,不久像是扑腾累了,它停了下来。这时安德鲁便看清了,是一条有着海蓝色以巴尾巴的人鱼。

       是昨天那只。

       它的脑袋从水里冒了出来,面容姣好的小脸湿漉漉的,透出疲惫。看见安德鲁,它尖叫一声,整条鱼看起来像将死之人突然回光返照,浑身迸发出生命的力量扑腾得比先前更厉害了,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似乎陷入了什么隐形的桎梏。

       “呃,那什么,您......您冷静一下......”安德鲁不知所措,他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小人鱼根本不听,看起来它在奋力向着它所依赖的大海冲去,却是无能为力,它的尾巴似乎在把它往后拖。

       它的挣扎失败了,发出一声呜咽。

       出乎安德鲁意料的是,它转过头来狠狠地盯着他。

       “你看够了没有?!我这样你满意了吧?快放开我!!”

       它湿漉漉的脸像人类幼崽大哭大闹一场后那样眼眶鼻尖泛着红,那对让安德鲁看得出神的漂亮眼睛恼怒地瞪着他,咬牙切齿,仿佛要用镭射眼把他烧成灰烬。本应让人心生同情,却不知为何看上去像一只被欺负的小猫,竟有几分可爱。

       “我,我怎么你了吗?”安德鲁感到很无辜。

       “你还好意思问!!!”它怒吼着“我......”

       它突然陷入了沉思。

       “我刚刚想说什么来着?”安德鲁听到它嘴里小声嘟囔着。

        安德鲁满脸问号。

        我干什么了啊喂!

        它的尾巴动了动,它突然想起来自己要说什么了,指着自己的尾巴:“不是你干的??”

        安德鲁仔细一看,一个渔网缠住了它的尾巴,在它的尾巴上勒出一道道深深的血痕。

        他摇摇头:“不是。”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碰巧。不过我可以帮你。”他说。

        安德鲁蹲下身在水中摸了摸,摸到一块尖利的石片。他把它捡起来,(“你要干什么?!”那条小鱼惊慌失措地叫起来)抓住网线,割破了渔网。

       “啊......谢谢你。我承认我刚才叫得有点大声。”小人鱼说。

       “......不必客气。”


        安德鲁回家后把摄影机挂在门后,回到床上躺下来,脑子里充满了记忆碎片。

        也许,还会遇到它。


安德鲁火速与我贴贴
超级卡瓦啊啊啊,本着画生贺的心...

超级卡瓦啊啊啊,本着画生贺的心摸了半小时鱼就不想画了(屑阳)

超级卡瓦啊啊啊,本着画生贺的心摸了半小时鱼就不想画了(屑阳)

七唯町グネアン
是奶酪皮和深淵皮   \(`Δ...

是奶酪皮和深淵皮

  \(`Δ’)/

是奶酪皮和深淵皮

  \(`Δ’)/

紫砂好了

  感谢等待

  侵权删

  因为审核太严辣只能放一张(大悲

  祝你金光满满🌹

  嵌字:喜欢守囚不愿意透露姓名人士

  翻译:放个魂器这这里,别太靠近

                 我

  

  看这里 

  感谢等待

  侵权删

  因为审核太严辣只能放一张(大悲

  祝你金光满满🌹

  嵌字:喜欢守囚不愿意透露姓名人士

  翻译:放个魂器这这里,别太靠近

                 我

  

  看这里 

短流是炒鸡emo人

【殡葬组】盛夏

短打 2.3k字 冷圈冻死我了

角色OOC     私设成堆

接受再看


*


   烈日当空,安德鲁很讨厌这样的天气,虽然什么样的日子他都不感兴趣,但他依旧必须守着属于自己的墓地。这是他唯一喜欢做的事了,虽然只有这个能做。他在这一片专为有钱家打造的墓园守候着,安德鲁也时常在心里嘲弄那些分完钱走人的“子女们”,多么仁至义尽。


  隔了两条草地有许多人居住,商业街也在那一块,安德鲁时常去那采购些必需品。嘈杂的人声络绎...

  

短打 2.3k字 冷圈冻死我了

角色OOC     私设成堆

接受再看




*


   烈日当空,安德鲁很讨厌这样的天气,虽然什么样的日子他都不感兴趣,但他依旧必须守着属于自己的墓地。这是他唯一喜欢做的事了,虽然只有这个能做。他在这一片专为有钱家打造的墓园守候着,安德鲁也时常在心里嘲弄那些分完钱走人的“子女们”,多么仁至义尽。




  隔了两条草地有许多人居住,商业街也在那一块,安德鲁时常去那采购些必需品。嘈杂的人声络绎不绝,安德鲁又开始弯起他的腰,沿着街边走。他看着一只又一只的鞋走过他的眼眶,有的是锃亮的皮鞋,或是破烂的布鞋。





*




   “阳光太刺眼了。”

    

   安德鲁如是想到。





   安德鲁走进了常常购物的杂货店,漠不关心的接受他人异样的眼光,有的看见安德鲁煞白且忧郁的脸心里啧啧称奇,有的一脸嫌弃的盯着安德鲁手上带泥渍的铁铲,而他们换来的只是安德鲁淡黄的头顶。



  店家早就记住了那个抱着铁铲,寡言少语的男孩,笑嘻嘻的拿出速食制物和煤油灯。安德鲁努力挤出一丝微笑,然后抱着纸袋快速离开。坐在店里闲聊的人都在小声说着刚才进来的人,




     “刚才进来的那人怎么和那家新开的殡葬馆的老板一样。”




      “切,给死人干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安德鲁准备回去再买些东西的念头立马被打消。他一手捏着铲子一手抱住袋子往回走着,突然一道清亮的声音幽幽的响起





      “被人这么说很难受吧。”





*




    安德鲁一愣,转头寻找声音来源,他看见一个全身灰色装扮的人手上拿着一本书,半张脸被口罩遮的严严实实,一双黑瞳正注视着自己。这是为数不多和自己交谈的人,在烈阳下,人群中,安德鲁心脏一抽,明明是第一次见,他好像找到了可以躲避的角落,可以温暖阴暗又潮湿的自己的人。






     “或者说你已经习惯了?”





    卡尔突然犹豫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住安德鲁,但心里有一种感觉,如果不叫住他,他可能会后悔。卡尔不禁吃惊起来,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但他已经失去了太多,或许试试也可以。





     “你是他们说的殡葬馆老板吗?”




       “没错,我是卡尔,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安德鲁,守墓人,安德鲁”






     从那之后,眼熟安德鲁的人也认识了卡尔,人们常常看到他们成双成对的交谈,安德鲁总是弯下的嘴角惊奇的向上走着。那个叫卡尔的也常常以真面目示人。






*



      


      安德鲁最近有了新的爱好,那就是去开放式的果园散步,但身边一定得有一个引导他说话的灰色身影。




       安德鲁从没注意过果园小路的四季风景如此美丽。他常常和卡尔悠闲地在石子小路上谈着琐事日常,卡尔的腰背挺得非常直,多次让安德鲁感到害羞偷偷的也好好走起路来。





      夕阳下安德鲁和卡尔靠在一棵树下,清风拂面,树荫摇曳。卡尔不急不慢的翻着书页,眯着眼睛细细阅读,而安德鲁却因为两人靠的太近,连呼吸都听的一清二楚,好像下一秒卡尔就会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一样害羞不已。






     卡尔偷偷看着那张纸一样白的脸泛起红晕,心脏乱跳不止。





     书上写的什么来着。






*








    当他两已经熟到不需要语言就可以明白对方的意图时,两人都感觉什么东西一定要呼之欲出。





      安德鲁今天准备了一束白花,人们喜欢把这些花摆在坟墓前,安德鲁也觉得,纯洁无暇的白花最能倾诉一切,安德鲁把那些花插在花瓶里,苦思冥想的思考还要准备什么。






      这是店老板又一次的吃惊,老板原以为那个忧郁的男孩不会有任何朋友或者遥不可及的恋人。没想到这回有了朋友且形影不离,恋人也有了,来支支吾吾地问自己给恋人该送什么表白心意。






      “或许可以买点巧克力,女孩子嘛总有会喜欢小浪漫的,或者是布偶,或者是对方喜欢的东西。”




       单身店老板心虚的说。




*








     安德鲁不知道该选什么索性就全抱了回家,堆在他的小木屋里。安德鲁选了高级一点的巧克力,长得神似那位先生的玩偶,以及一本黑色封面的书籍。



       安德鲁直觉还差了什么点起灯书写了起来。








*





  

  那天天气很差,刮起了小雨,天空暗了下来,今天的散步是没有办法完成了。安德鲁想也不想的就邀请卡尔来他的屋里躲雨。





   卡尔推开门就看见那一桌的东西,简陋的木屋,干净的环境实在没有什么可以看的。







   卡尔坏笑的拿起那个扎着马尾小辫的娃娃,娃娃的脸上还有一块歪歪扭扭的口罩。安德鲁关上门转身就看到了卡尔和迷你卡尔。





         “这是打算送给我吗。”




           “我···我,这个。”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谢谢你,我很喜欢,还有,我也爱你。”





    

     安德鲁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一道银光闪了一下他的眼睛,卡尔还在摆弄玩偶的小手,安德鲁却被卡尔手上的戒指泼了一大桶凉水。




    也许是注意到了安德鲁有些难过的表情,卡尔和安德鲁并排坐在床上的时候,卡尔有些着急,想到了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黑盒递给安德鲁。





     安德鲁被吸引了目光,吃惊地打开,果不其然一枚闪闪发光的戒指静静地嵌在盒子里。





    “其实我一直带在身上,不过找机会找忘了。”





      安德鲁主动牵起卡尔的手,两枚戒指拴住了两颗紧紧贴在一起的心,两个在寂寞的角落互相温暖的人。







      卡尔缓缓拉起左手的袖子,一个小丝绸蝴蝶结绑的结结实实,安德鲁登时脸红心跳。










*






   卡尔和安德鲁建了一栋更大的木屋,悠闲自在的过日子。安德鲁送的诗集卡尔早已熟记于心。当他们在夏季的庭院乘凉时,卡尔闲的翻来翻去,他突然在书的封皮里摸到什么,抽出来一看,一张泛黄的小卡上写着



     “我爱你”





      卡尔拿着它反复观摩,安德鲁端来两杯葡萄汁的时候,看见树荫下的卡尔,正眯着眼对他笑,手里紧紧抓住那张他以前反复思考却没什么比爱字更能直白体现的卡片。

安德鲁火速与我贴贴
是亲友点图守囚 催更亲友:@我...

是亲友点图守囚

催更亲友:@我嗑守囚你报警吧 

卡瓦守囚

🈲存图🈲

🈲转载🈲

🈲私用🈲

是亲友点图守囚

催更亲友:@我嗑守囚你报警吧 

卡瓦守囚

🈲存图🈲

🈲转载🈲

🈲私用🈲

我是黄衣的狗
深渊皮安安 (我死了 我是尸体...

深渊皮安安 (我死了 我是尸体 画的像排泄物别喷我 )才玩指绘不到三天呵呵

深渊皮安安 (我死了 我是尸体 画的像排泄物别喷我 )才玩指绘不到三天呵呵

时琲_Freeland

bgm:阳光开朗大男孩

古灵仙三人组+梅变态+公式小花仙

无cp


喜欢我工具人小花仙被抓来凑数剧本杀吗,下次没十个神叶不来了(不是

bgm:阳光开朗大男孩

古灵仙三人组+梅变态+公式小花仙

无cp


喜欢我工具人小花仙被抓来凑数剧本杀吗,下次没十个神叶不来了(不是

粤家兔(反囚机)

安德鲁非常的coc,守囚

 众所周知卢卡是一个天才,每一个人几乎都想把这个天才拉下神坛。因为卢卡的记忆力、创造力和想象力真的谁都无法超越,遭受到了众多贵族子弟的孤立,其中安德鲁也在其中。

    安德鲁是霸凌卢卡最厉害的人,因为他嫉妒卢卡,他嫉妒卢卡比他厉害,他嫉妒为什么老天爷只给卢卡一个人这样的能力。安德鲁每次在霸凌卢卡时,总是会把卢卡结痂的伤口把结痂撕掉,再撒上盐,再踹几脚。每次安德鲁都这样,但是谁也不敢说什么,因为安德鲁的家室他们谁也惹不起,安德鲁每次欺负完卢卡,安德鲁觉得只要看到卢卡这狼狈的模样,自己就会觉得很爽快,但是总感觉有点心疼...?

在之后安德鲁霸凌卢卡的几......

 众所周知卢卡是一个天才,每一个人几乎都想把这个天才拉下神坛。因为卢卡的记忆力、创造力和想象力真的谁都无法超越,遭受到了众多贵族子弟的孤立,其中安德鲁也在其中。

    安德鲁是霸凌卢卡最厉害的人,因为他嫉妒卢卡,他嫉妒卢卡比他厉害,他嫉妒为什么老天爷只给卢卡一个人这样的能力。安德鲁每次在霸凌卢卡时,总是会把卢卡结痂的伤口把结痂撕掉,再撒上盐,再踹几脚。每次安德鲁都这样,但是谁也不敢说什么,因为安德鲁的家室他们谁也惹不起,安德鲁每次欺负完卢卡,安德鲁觉得只要看到卢卡这狼狈的模样,自己就会觉得很爽快,但是总感觉有点心疼...?

在之后安德鲁霸凌卢卡的几个月里,安德鲁感觉这种心疼卢卡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安德鲁甩了甩头,想摆脱这种感觉,但就是摆脱不掉。现在卢卡获奖时,安德鲁在领奖台下好像已经不觉得嫉妒了,好像还蛮高兴的,就像自己站在领奖台上,领奖了一样。想到这安德鲁甩了甩头,把这个想法甩出来脑后。

    直到安德鲁再次霸凌卢卡时,心疼卢卡的感觉已经对卢卡说出了口,“卢卡,你应该没事吧...”安德鲁  “哟,没想到平常霸凌我的安德鲁也心疼我了呀”卢卡  “我....”安德鲁安德鲁剩下的话还没说完,卢卡就赶紧走了。

    安德鲁觉得自己心好痛,像是被爱人抛弃了一样。等到卢卡走远了后,安德鲁就去了研究神秘学的菲欧娜家里。“菲欧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安德鲁  “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你想问什么了。”菲欧娜   “那请你帮帮我吧!”安德鲁

菲欧娜为安德鲁解答了他一直想问的问题。结果却让安德鲁大吃一惊,自己居然爱上了卢卡?!

    但是安德鲁觉得自己应该还会机会,就赶紧去找卢卡。安德鲁在阿法德米高中天台上找到了卢卡,卢卡坐在栏杆上,但是卢卡看到安德鲁就习惯性地缩了一下。安德鲁看了卢卡一下,发现卢卡眼睛的颜色好像变成了一潭死水,没有任何光泽。

    但安德鲁不以为然,向卢卡告了白。但卢卡却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安德鲁答案,慢慢地张开了嘴说“你知道吗安德鲁,我其实一直喜欢着你。但是你却霸凌我,但从你霸凌我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卢卡说完就后仰从栏杆上摔了下去,安德鲁想要抓住卢卡,但已经来不及了。掉下去的卢卡犹如一只飞翔的小鸟,飞在天空中。在摔在地下的一瞬间卢卡知道,他解脱了...

    在卢卡死后,安德鲁彻底疯掉了,每天嘴里都重复着一句话“卢卡掉下去了”

绯语
这是什么?安迪?炒一下

这是什么?安迪?炒一下

这是什么?安迪?炒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