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安横

1920浏览    4参与
云销

[all横]哟哟白狐,吃干抹净by云销

设定: 横山裕是白狐变人会发///情,设定在40岁的金发横山裕。all横。横不在关八组合里。关八是四个人组合。

排雷:狐塑。仅为了满足个人性//癖,所有ooc都算我的。射//尿情节注意。

  

  祝各位eighter七夕节快乐!

  

  正文见评论


设定: 横山裕是白狐变人会发///情,设定在40岁的金发横山裕。all横。横不在关八组合里。关八是四个人组合。

排雷:狐塑。仅为了满足个人性//癖,所有ooc都算我的。射//尿情节注意。

  

  祝各位eighter七夕节快乐!

  

  正文见评论


猫线团

【安横】白日彗星

送给 @凉酒 ,温暖北极圈西皮。

总而言之很心虚…希望大家能喜欢

有一丢丢车。


(以下是正文)


1.

“Yoko~cho!”

横山刚从公司出来,就看到安田背着书包对他笑,脖子上围着去年送给他做礼物的烟灰色围巾,头发新染了扎眼的银白色,正在对他挥手。

“一起回家吗?”

横山没有回答,他需要一点时间思考该如何回复,安田也没有催他,静静地等待着,但这种在冬天尤其寒冷的沉默,只是停止了几秒就被终止。


“好,如果安田先生也顺路的话。”

他特地用了一个疏离的姿态同意了安田的提议,用了“顺路”这个词巧妙地融化了微小的暧昧。


安田是个彻头彻尾的好人,但...

送给 @凉酒 ,温暖北极圈西皮。

总而言之很心虚…希望大家能喜欢

有一丢丢车。


(以下是正文)


1.

“Yoko~cho!”

横山刚从公司出来,就看到安田背着书包对他笑,脖子上围着去年送给他做礼物的烟灰色围巾,头发新染了扎眼的银白色,正在对他挥手。

“一起回家吗?”

横山没有回答,他需要一点时间思考该如何回复,安田也没有催他,静静地等待着,但这种在冬天尤其寒冷的沉默,只是停止了几秒就被终止。


“好,如果安田先生也顺路的话。”

他特地用了一个疏离的姿态同意了安田的提议,用了“顺路”这个词巧妙地融化了微小的暧昧。


安田是个彻头彻尾的好人,但仅此而已。


“买点酒回去吧。”

安田这次没打算等横山的回复,就径直带着他走进便利店,他没去抓横山的手,只是轻轻拉着他的肘部。这是安田最擅长的事情,在一系列的进攻中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这也是横山愿意和他做同居人的原因,安田章大懂得不触及别人的底线。

便利店里的暖风让他的眼镜片起了雾,他就摘下眼镜站在甜品架旁边,看着一块咖啡果冻发呆。


“不想买这个吗?”

安田伸手拿起咖啡果冻,换了一个巧妙又难以拒绝的问法。因为没戴眼镜,他的脸和身子的边缘看起来有些模糊,横山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却又马上开始懊悔自己的决定


可能脑袋也模糊起来了。


进了家门后,安田把刚买的啤酒放进冰箱,再拿出几只包着保鲜膜的盘子摆在桌上,然后径直走到衣架旁开始脱外套。

“今天中午我午饭不小心做多了,正好现在吃,Yokocho帮我加热一下好吗?”

横山解钮扣的手僵了僵,然后点头。

又是这样,Mr.安田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让他无法拒绝,明知道他不擅长做饭,就用这种迂回的方法让横山产生细微的成就感,也让他吃得更加心安理得。


叮。

微波炉发出美味的声音。


“尼桑~帮我拿一下饭嘛,好饿哦。”

某个遥远的,应该已经被埋葬在记忆角落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横山触电般松开手中的盘子,金黄色的意大利面撒了一地,白瓷的盘子摔得稀碎,有几片顺着他裸露的脚背飞过去,皮肤上瞬间多了几道血痕。



“Yokocho!没事吧!”

在玄关处换衣服的安田听到厨房传来的响动跑过来,看到横山呆呆地站在地上,丰满的嘴唇半张着,地上是还冒着热气的奶油意面和盘子碎片。

“Yokocho!Yokocho!”

“横山裕!”

直到安田用力推搡了一把横山的手臂,他才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眼前的景象让他的脸颊因为局促而泛红,细白的手指绞在一起。


“我···”

“你先去旁边吧,站在这里容易受伤,让我来收拾。”

安田已经换了蓝色花纹的睡衣,手里拿着扫帚。




2.

横山遇到安田时正是他最糟糕的时候。

抵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离开家,与相处四年的男友一起在东京同居,却在本该一起庆祝圣诞节的夜晚,收到了来自对方的分手短信。


“对不起,我好累。”


现在深夜里睡不着的时候,横山依旧会回忆起当时的心情,像是直接掉进了冬天的湖泊,四肢和心脏都冷得生疼。

他把信息删掉,扔了所有两人共同拥有的物品,第二天辞去了工作,用最后一笔薪水还清房租,多出来的钱买了安眠药。

现在,药瓶就躺在他的衣兜里,胃一阵阵地抽痛,横山紧紧地用手攥着瓶子,靴子踩在刚下的雪花上。

更多的雪在他的眼角融化成水。


安田就在这时遇到了他,围着烟灰色厚围巾的男人踉踉跄跄走过来,撞在自己身上,他看到对方雪一样苍白的脸和湿润的眼睛。

“像只在风中濒死的鹤。”


救他。

安田的脑中的第一反应就是救他,他总觉得如果不去和这个清秀瘦削的男人搭话,对方也许真的就像雪花一样,转眼间就消逝在冬天里了。


“先生,先生没事吧?”

他伸手去碰横山冷得像冰块的手,他的身子轻得吓人,意识也似乎飘离在外,安田没法让自己忍心丢下这个人,所以问出了住址带他回了家。


那是一个勉强称得上是家的地方,日常用品少得过分,唯一一点东西被放进了一个带盖的塑料箱摆在门边,如果不是地板还沾有些白日的暖色,安田甚至要怀疑是否有人住在这里。


“请问···”

横山的泪水比安田的问题先一步落了下来。


那天晚上横山发了高烧,白皙的皮肤上透着过于不自然的红,安田就拿来毛巾和冷水,一遍遍地擦横山的脖颈和额头。他单薄的胸膛因为不适而大幅度起伏着,紧闭着眼睛,嘴里模模糊糊地在说些什么,纤长的手指把棉被抓出褶皱又松开。


横山一直都在流泪,即使睡着了也在抽噎着哭。大颗的泪水沿着脸颊顺流而下,柔软的黑发上沾了泪和汗水,披散在白色的枕头上。当安田打算离开的时候,横山却睁开眼,瞳色像是淋了雨的琥珀,明明是望着他,却像在看向远方。


“别···”

他大概是想说“别走”的,剩下那个字被泪水淹没在夜晚的寂静里。


安田没回答,继续帮他擦掉眼角滴落的月光。




3.

之后的生活中,横山对那晚和自己的过去只字未提,倒是安田说这里上班方便,正好两个人可以分摊房租,在横山同意之后很快就搬了进来。

安田做饭的手艺很好,让他的胃和精神渐渐恢复了过来,横山从瘦骨嶙峋的状态慢慢变得健康柔韧,皮肤虽然还是细白的,但少了几分病态的虚弱,染上活力的光彩。


“Yokocho···”

安田在某天吃完饭的时候说,他把啤酒倒进横山面前的玻璃杯。


“你明明可以不这么叫我的。”

横山突然莫名地有些不满,安田和之前那个人太不一样,他温柔内敛,分寸感把握得刚刚好,这让横山很容易就忘掉自己年上的身份,明明是应该顾虑对方的,却开始无意识地示弱,甚至有时会无理取闹。

“为什么非要这么叫我。”


“嗯···”安田放下易拉罐,眯着眼睛想了想。

“大概是我的习惯吧?总喜欢给人起特殊的昵称什么的。”


看,果然是这样。

他对每个人都一样。

横山拿起杯,垂下眼帘喝酒。


“对了,还有一个原因。”

安田托着腮看他,恍然大悟似的说。


“大概是寂寞吧。”

灯光从他银色的头发上倾泻而下。

“因为Yokocho总是看起来很寂寞。”


···

好像是什么东西开裂并融化的声音:身体的血液沐浴过复苏的风,在一阵阵心跳下欢快奔腾,大剂量的愉悦穿过肢体在胸前汇集,再迸着火花四散而去,紧闭的堤坝出现裂缝,温热的感动从中不断流出。

——可横山裕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远处电视的屏幕开始播报新闻:大批流星雨将会出现在某地区。

画面上漆黑的天空闪过几束亮光,又迅速消失殆尽。


安田眼睁睁看到横山眼底湿润的情意又慢慢退了回去,恢复了以往的模样:那种蒙了海雾似的眼神。


“比起一直身处黑暗,更难受的是曾见过光。”

他留下一句模糊不清的话,走进卧室。


安田摔碎了盛着啤酒的玻璃杯。




4.

日子一天天过下去。

本该如此的。


这天雪下了很大,天地一片白茫茫。

安田进门之前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玄关前的靴子胡乱摆着,上面还有融化的雪水。这是克己内敛的横山绝不会出现的错误。他放下包走进去,客厅的暖风没开,也没有灯光,只能看到又黑又冷的房间角落里有一个人影。


他打开灯,横山就穿着外套蜷缩在沙发上,正在轻微地颤抖,墨黑的前发上湿淋淋的,露在外面的手和脸都苍白得吓人,他死死攥着手机,眼睛盯着一方亮光的屏幕,泪水不断地涌出来,柔软的嘴唇被牙齿咬得泛起血色,绝望到仿佛扑火的蛾。

横山又回到了安田第一次见到的横山。


安田走过去,轻缓地从横山纤长的手指中拿出手机,屏幕上是一封邮件:一个精美的婚礼请柬,下面附有新郎新娘的照片:一个年轻英俊,一个貌美温柔,两人正依偎在一片花园前,露出幸福的微笑。


对方的邮件地址被写了备注,只有一个字:他。


星星掉下来了


桃山

…他离我好近。

金色的发丝似乎要碰到我的睫毛,他身上层叠的香水味像立秋吹动枫叶的晚风。

镜片是他眼前透明的海,我穿过浩瀚望着他。

他伸手过来牵住我的,热情的脉搏编织在一起。

我被他捕获,捕获在遥远的山,成片的竹子在我身后唱着歌。

我在坠落时被他捕获。


…他离我好近。

他用晶莹的琥珀看我,寂寞在上面投下大片的影。

我伸手抓住玉石,抓住冰雪,抓住琉璃。

他看我,看我背后连绵的踌躇。

我用渴望点燃他的芯,他就在满天飞舞的雪花里迸发挣扎的火星。

他要飞走,骨骼里生长出逃避的自由。

我无法抓住白鹤。


…他离我好近。

金色的发丝似乎要碰到我的睫毛,他身上层叠的香水味像立秋吹动枫叶的晚风。

镜片是他眼前透明的海,我穿过浩瀚望着他。

他伸手过来牵住我的,热情的脉搏编织在一起。

我被他捕获,捕获在遥远的山,成片的竹子在我身后唱着歌。

我在坠落时被他捕获。


…他离我好近。

他用晶莹的琥珀看我,寂寞在上面投下大片的影。

我伸手抓住玉石,抓住冰雪,抓住琉璃。

他看我,看我背后连绵的踌躇。

我用渴望点燃他的芯,他就在满天飞舞的雪花里迸发挣扎的火星。

他要飞走,骨骼里生长出逃避的自由。

我无法抓住白鹤。



K🎺💋👑🌻🐬🍌🍜

【全員】∞5日間-11

突然發現到這一篇跟上一篇好像可以放一起的…(已遲懊悔)
安橫啊啊啊!!!! kicyu啊!!!!((((;゜Д゜)))
果真kicyu超甜喔喔喔喔~~~~百合線也好好吃喔喔喔喔喔(被拖走)

主CP 丸昴 橫雛 亮橫 倉安 
但以上這篇都沒有!(被打)
這篇主安橫!我不管!安橫!就安橫!安子在前!!!(°Д° )/三( °Д° )/
從這篇開始我要來加kicyu的Tag了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_(:3」L)_
✽+†+✽―∞―✽+†+✽―∞―✽+†+✽―∞

隔天早上,安子稍微後悔個幾秒自己昨晚的失態後,拍了拍臉振作精...

突然發現到這一篇跟上一篇好像可以放一起的…(已遲懊悔)
安橫啊啊啊!!!! kicyu啊!!!!((((;゜Д゜)))
果真kicyu超甜喔喔喔喔~~~~百合線也好好吃喔喔喔喔喔(被拖走)

主CP 丸昴 橫雛 亮橫 倉安 
但以上這篇都沒有!(被打)
這篇主安橫!我不管!安橫!就安橫!安子在前!!!(°Д° )/三( °Д° )/
從這篇開始我要來加kicyu的Tag了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_(:3」L)_
✽+†+✽―∞―✽+†+✽―∞―✽+†+✽―∞

隔天早上,安子稍微後悔個幾秒自己昨晚的失態後,拍了拍臉振作精神準備踏入她人生下一個重要的新環境。

然而工作卻不像一年半以前那麼的艱辛。

安子邊聽著大臣們的發言一邊抄著筆紀,內心也不禁感慨自己早就不是剛畢業那陣子的小新鮮了。

等將資料統整好給文書後,安子看了看時間前去敲了竹下的門…。



下午安子提早出發到了約定好的地點附近先逛逛晃晃,這種可以用上班時間光明正大打混的機會可不多,若不是自己與竹下算是舊識,一個新人哪可能能有這樣的涼缺。

但正經過約好的地點時,卻看到昨天另她看著發癡的美女秘書姐姐站在那。

雖然一月太陽再熱也不過是暖些,但她穿著一身白大衣外套,如此不怕紫外線連樹蔭都不躲的站在大太陽底下,看的安子都覺得她整個人快曝光了。

安子心想不會吧…,慢慢的走靠近她。

「妳好……不好意思請問是望月橫子小姐嗎?」

「啊、妳好。啊…」

突然被搭話的橫子先是驚訝,隨後認出對方正是昨天陪社長去外務省談公事時在大廳見到的女孩後,兩人都不好意思的笑了。

安子向她道歉著,畢竟不知道讓她等了多久,雖然也是對方自己太早來等了。

「不不…我單純只是覺得很不好意思,只是找個房子而已⋯上次在餐會上超微聊了一下他就很熱心的說可以介紹房子給我…。」

看橫子有點慌慌張張的樣子,安子不禁笑了起來。

眼前的她不同於昨天秘書外型的高雅精明的模樣,現在這講話柔柔害羞的樣子更加讓安子喜歡。

為了能更拉近距離,安子自我介紹後,向她約好今後都叫名字就好的約定。

面對開朗活潑的安子,橫子在心中小小鬆了一口氣,聽著也開心的笑了。

「今天真的得麻煩您了,因為我真的很不懂這些,我其實拒絕過竹下さん不需要麻煩的,但⋯」

「敬語也禁止!都叫名字了還用敬語很怪吧。」

說完,安子衝著橫子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惹得她又笑的更開心了。

安子很喜歡橫子,各方面的。從她看房光是目測就能大約知道尺寸,到她拿著平面圖走路走到差點撞到柱子等等的小反差,無一不另安子覺得有趣。

然而看了一個下午,從竹下提供的幾間屋子中,橫子雖然有頗喜歡的房子,卻遲遲拿不定主意。

看完房橫子請安子吃頓飯,安子心想這其實也是她工作一環,但她還想跟橫子多聊聊便開心的答應了。

而今天這一整個下午安子發現,橫子偶爾一偷看她後就會忍不住偷笑一下,雖說是偷笑,卻也不令人反感。

點餐時安子皺著眉頭思考著該吃什麼,座位椅子有些高的,讓安子忍不住將身體向前傾看著菜單,微微的晃著雙腳。

橫子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安子很像我一位朋友很可愛呢。所以一看到妳就會讓我覺得很親切,很喜歡呢。」

聽到橫子這麼說,安子內心不禁起疑該不會是她表哥章大。畢竟從小到大大家老說他們兩個像到簡直雙胞,明明就性別不同甚至差了快5歲有。

但轉念一想,安田那老哥天天就是忙著他的小服飾店。生活範圍別說出市區了,大概連踏出那條商店街的機會都少到不行,應該是沒什麼機會可以認識像橫子這樣的美女,就不太在意了。

「真的嗎?我也很喜歡橫子呢,而且妳真的好漂亮喔⋯⋯難怪竹下さん這麼喜歡妳。」

「欸?⋯不、我跟大臣不是那樣的關係的⋯⋯畢竟大臣他有老婆了⋯」

安子一說,橫子慌張的搖著頭否定道,畢竟常理來說政治圈中這應該是件相當嚴重的事情。但其實橫子自己心裡多少也有個底。

為了調查當年的事件,橫子聽從了錦戶的指示進到大和企業上班。

將近快3個月下來別說是線索了,連個看過她的人也沒有。

追求者倒是不少,竹下大臣便是其中之一。但好在橫子天生外表優勢,即使再喜歡也會令人退步三分不敢太靠近。

某天大和老社長就笑說她美的像是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一般,比起喜歡更令人想遠觀呵護吧。


「嗯…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但這種事其實不特殊喔。」

安子喝了口水繼續說道。

「沒意外等妳決定好房子後大臣就會幫妳付訂金或直接買給妳了吧。」

橫子沉默著,這也是她這幾天猶豫無法下決定的幾點之一。

「妳也有猜到吧?」

橫子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她其實並不討厭竹下大臣,但她必須隱瞞自己身為機器人的事實,再怎樣也不想讓大臣浪費心力在自己身上。

「或是⋯」

安子想著想著,突然間古靈精怪的雙臂扶在桌上像更靠近橫子地說。

「我們一起租房子住吧?」

「欸?」

說著,剛好餐也開始上了。安子退回自己的椅子上坐好,滿心期待的看著服務生擺桌。

「妳看,連我一起住的話,要拒絕大臣的錢也比較容易不是嗎?」

安子越說越臉上的表情越得意。

「而且我最近剛回國也在找房。我爺爺家開拉麵的,繼續住那邊雖然有喝不完的啤酒,但我遲早會肥死啊~。」

橫子聽後又笑了起來,心想這方法似乎也不錯。雖然今天才第一次認識安子就下這決定似乎有些莽撞,但如此一來的確可以接受竹下大臣面子又能不讓大臣破費。

以及,橫子感覺自己似乎能因此與安子成為她出來外面世界的第一個朋友。

見到橫子美臉笑容的點頭答應後,安子也開心地笑了。




☆全文連結走這~5日間系列文總連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