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牌

802浏览    15参与
强弓枯骨

新旧更替

无脑短打,半现代半原著的魔幻au;大概是安姐怀念旧情人们,主要涉及安牌,还有几乎没有的一点蘑菇安


安纳塔甚至没有出席凯勒布林博的葬礼,不过无所谓,反正死者的家属已经对他恨之入骨,对此安纳塔心知肚明,即使自己来了他们也不会有多感动。所以安纳塔刚动完手就买好了去努门诺尔的船票,将凯勒布林博满是血孔的尸体留给那一群可怕的、一向执着于复仇的血亲。

前男友下葬那天,阿美尼洛斯下雨了。安纳塔淋着雨在街头无所事事地闲逛。他停在一家商店的橱窗前,好像在打量着戒指,其实是凝视着自己的影子。他的金发完全被水打湿了,颜色变成了充满诱惑力的暗金色,就像以前在工坊里高热的、还在缓缓流动的贵金属。其实他跟凯勒布林...

无脑短打,半现代半原著的魔幻au;大概是安姐怀念旧情人们,主要涉及安牌,还有几乎没有的一点蘑菇安


安纳塔甚至没有出席凯勒布林博的葬礼,不过无所谓,反正死者的家属已经对他恨之入骨,对此安纳塔心知肚明,即使自己来了他们也不会有多感动。所以安纳塔刚动完手就买好了去努门诺尔的船票,将凯勒布林博满是血孔的尸体留给那一群可怕的、一向执着于复仇的血亲。

前男友下葬那天,阿美尼洛斯下雨了。安纳塔淋着雨在街头无所事事地闲逛。他停在一家商店的橱窗前,好像在打量着戒指,其实是凝视着自己的影子。他的金发完全被水打湿了,颜色变成了充满诱惑力的暗金色,就像以前在工坊里高热的、还在缓缓流动的贵金属。其实他跟凯勒布林博感情上的问题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安纳塔仍然真挚地爱着他,无名指上那个完美无暇的金属环是这么暗示他自己的。不过对于曾经的迈荣,索隆或戈沙乌尔来说,感情并不是什么必需品;就算失去了爱,只靠野心也能活。凯勒布林博就无法理解和赞同他的野心,仅仅因为那是黑暗的。可难道黑暗就不壮丽了吗?安纳塔也曾经是伟大者的一员,他也曾见过未经神们插手改造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觉得那些个要把世界都闪耀到睁不开眼的光明是多余的。

安纳塔想要一个新世界。一个由自己创造的、处处符合他构想的世界。从他还是索隆,甚至还是迈荣起他就一直梦想着。在米尔寇麾下时的日子他也曾怀念,但只有凯勒布林博,火之魂魄的血脉继承者,才使他有了分享的欲望。凯勒布林博当然是伟大的,才华不逊于他祖父,安纳塔没亲眼见过那位费雅纳罗的灵魂之火,但凯勒布林博已经使他惊叹不已了。可惜,这样一个为安纳塔所青睐的天才,拒绝去爱安纳塔构想中的世界;而不爱安纳塔的创造,就等于是拒绝了安纳塔千年难予的、最后一点真心。

所以凯勒布林博的死是必然的。安纳塔不愿意留下这么一个辉煌灿烂的灵魂给别人爱或者去爱别人,于是他揣着两把装满子弹的手枪潜入凯勒布林博的家里,两个夜不能寐的人平静相觑,然后安纳塔干脆利落地打空了第一把枪的弹夹。尽管遭受极大的痛苦,对方仍然活着,因为他瞄准的是四肢。

凯勒布林博瘫坐在地上,关节处淌下鲜红的细流,又在地板上汇成小溪。他冷冷地望着安纳塔,眼神仿佛能投射出刀子,就算死到临头,自他创口喷涌出的仍然是骄傲的血,专属于费艾诺家族的血。

安纳塔蹲下来,和他平视,他们靠得很近,几乎鼻尖碰到鼻尖。安纳塔为凯勒布林博撩开一缕被痛苦的汗水沾湿的黑发,随意地垂下金色的眼睫,问:“精灵三戒在哪里?”他绝不容忍这背叛的造物存在于世,即使他已经打算杀死创造它们的工匠,也就是自己过去与当下的爱侣。那是他最不可容忍的,并不是因为那是凯勒布林博独立的造物,而是因为它们自创造伊始就是为了隐瞒甚至推翻安纳塔而生。

……安纳塔是绝对不会反省自己铸造至尊戒的。

凯勒布林博笑了笑,笑容极尽嘲讽。他的灰色眼睛里清清楚楚地倒映着安纳塔的影子。他说:“你会失败的。你会落得和魔苟斯一样的下场。”

安纳塔突然感觉狂暴的怒火控制了他的身体,但他并没有表现在脸上,他那张完美的脸上表情依旧平和冷静,他抬起眼睛注视着凯勒布林博,漫不经心地用枪口紧抵着对方的胸膛,打空了另外一只枪。

站在努门诺尔冰凉的雨中,安纳塔不知怎么的回想起喷溅在他身上的凯勒布林博的血的温度。赤红的,温暖的,他在脑海中喟叹着,这是多么正常的爱情,比起索隆时期的爱情要甜美多了。

想到那个曾用名,安纳塔拔腿走开了。他在一个路边卖花的女孩那里买了一束花,是他随便挑的一捧白玫瑰。花的颜色和品种并不重要。他乘车来到努门诺尔的监狱,无视一路上人们投来的惊异与爱慕的目光,仰头看着监狱的大门。这是个受神们眷顾的好国家,哪里都光明美丽,就连刑狱机关看起来都肃穆庄严,简直有失刑罚被发明出来最本质的特性——残酷。

酷刑与惩罚正是安纳塔前主人的发明创造。对此,安纳塔的体会可谓是刻骨铭心。不过不管是怎样意义上的刻骨铭心,这都意味着安纳塔无法轻易地将那位大人以及他们共事的漫长岁月遗忘。

很快,安纳塔欣赏够了人间的牢狱,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抛弃了肉身形体,超脱物质的本体在一阵时空扭曲的风暴中来到一处虚无幽暗的深渊边。他依旧抱着那捧玫瑰。

无底的深渊之下死寂无声。但是安纳塔知道,那位大人绝不可能消亡在此处,乐章末尾那个意味着毁灭的长休止符有一半将由他亲笔谱写。但安纳塔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有幸参与其中。

这地方即使神也不愿意久待,维拉并未派人在深渊旁边看守。因此安纳塔可以毫无顾忌地喊出他的真名,他低下头看着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喊了一声:“米尔寇?”

什么都没有。连他自己的回声也没有。

不过安纳塔原本也没有期待过得到回应,在他转身离去前,他往深渊中扔下了那捧花。

安纳塔早就不清楚自己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了。

hide on light

【AC】STAR LIGHT

*人物属于托老,OOC属于我

*不符合原著那就是私设

*刀子吃多了,想磕磕糖,于是脑袋一热写了这篇

*9102年了,还有人磕安姐和摊牌的凄美(bu 爱情嘛??

————————————————————————

AC

  入夜了。

  两人从大厅侧门一路拾阶而上。白灰色大理石的阶梯很窄,一阶只容得下一个人。于是凯勒布理鹏走在前几步,暗暗听着身后的动静。

  他听见安纳塔的衣袖拂过壁石的摩挲声,听见鞋底踩上阶梯的声音,甚至还有呼吸的鼻息。

  作为一个杰出的工匠,对一件作品精雕细刻精益求精是他惯有的作风。所以凯勒布里鹏便自然而然地把自己对安...

*人物属于托老,OOC属于我

*不符合原著那就是私设

*刀子吃多了,想磕磕糖,于是脑袋一热写了这篇

*9102年了,还有人磕安姐和摊牌的凄美(bu 爱情嘛??

————————————————————————

AC

  入夜了。

  两人从大厅侧门一路拾阶而上。白灰色大理石的阶梯很窄,一阶只容得下一个人。于是凯勒布理鹏走在前几步,暗暗听着身后的动静。

  他听见安纳塔的衣袖拂过壁石的摩挲声,听见鞋底踩上阶梯的声音,甚至还有呼吸的鼻息。

  作为一个杰出的工匠,对一件作品精雕细刻精益求精是他惯有的作风。所以凯勒布里鹏便自然而然地把自己对安纳塔观察得过度仔细解释为自己的工作习惯在作祟。

  但他的手指不自觉地碰了碰自己的鼻尖,他说,“你好像还从来没有到这里来过——我是说珠宝大厅的穹顶上面。”

  安纳塔已经在伊瑞詹三个世纪之久了。街巷里人们甚至唱着歌颂赠礼之主的诗歌,工匠学者赞美他无私的馈赠和不竭的智慧,姑娘们则津津乐道他精致的面庞和优雅的谈吐。他就如同黑夜里那颗耀眼的白星,安静而令人倾服。

  人们很喜欢他,凯勒布理鹏想,人们接受我的这位朋友。多好啊,在精灵的永生中能有这么一位良师益友,哪怕只是对视也能感到无尽的智慧在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沉淀、翻涌、又归于平静。

  “我猜想这穹顶上曾经计划建设什么东西……”安纳塔用手指拂过底色洁白,却又覆盖着一条条雨垢的墙面,眼睛慢慢扫过这个不大的地方——在半球穹顶的北侧,一个小小的平台支了出来,大约能站立四人那样宽,里侧接着是穹顶的一面墙体,另三侧则修了大半人高的护栏。一条贴着大厅外墙的石梯连接着平台和地面。

  “你那双眼睛的观察力令人倾佩。”凯勒布理鹏邀请他站到自己身边,笑了笑,“这里曾经计划修建一个观星塔。但后来城市规模越来越大,就算是入夜也有灯光照亮主厅,这对观测的精度不利。于是我们放弃了这里的修建,天文馆的学者们在附近的矮山里找到了更好的观测点。”

  他顿了顿,余光悄悄看了一眼身旁正抬头仰望的人,又说道:“不过就算如此,这里也依旧是个看星星的好地方。不借助那些厚镜片的光学性质,也不带任何研究性的动机,只是用身体的眼睛去观赏。”

  今夜飘着一层薄薄的云,像雾一样,在月光中流动。偶有一两颗星的光穿透薄云洒在他宝石蓝的眼睛上。

  “当我们从最简单的动机出发,”安纳塔的左手搭上身前的护栏,冰凉感立刻从掌心传来,“我们就会被回馈以最单纯的美感。”

  “那么我的朋友,”凯勒布理鹏说道,“你赠与我们知识和友谊——这些最纯粹的概念,可是因为你感到了伊瑞詹单纯的热情?”

  安纳塔没有轻率地回答。

  起风了,凯勒布理鹏感到度秒如年。

  安纳塔抬起身侧的右手,轻轻放在凯勒布里鹏的肩上,他偏头看向精灵领主,轻声说道:“在一切的起点,我只感受到了你的心意。”

  我应该回答他什么,而不是沉默,沉默会让我的朋友误会成拒绝,凯勒布理鹏想。但他确实回答不出一个字,因为他的思绪被几百年前的某一天占据了,让他无法开口说话。

  那天拱门外的阳光把庭院照得发亮,凯勒布理鹏坐在大厅尽头的领主之位上,凝视前方的拱门,刺眼的阳光让他微微眯起眼。

  他在猜测门外的来访者。

  精灵?矮人?亦或人类?

  为何来此?又能带给伊瑞詹什么?

  到访伊瑞詹的人很多,学者、商人、吟游诗人……由他亲自接待的固然少,但几百年的时间也让凯勒布理鹏算得上是阅人无数。

  只是安纳塔走一进来的一瞬间,一切猜测都霎然归零。他比烈日还要耀眼,白色的长袍、淡金色的头发,和他琥珀般的双眼立刻让大厅中洁白无瑕的大理石石壁黯淡无光。

  凯勒布理鹏终于要说些什么了,他认真地说:“我很荣幸你感受到了我的心意。我钦佩你的智慧,安纳塔,当我深陷困扰,无法继续锻造时你可以让我——清醒……我该如何形容?对,醍醐灌顶,是这个词。为此你应该收下我的欢迎和感激。”

  凯勒布理鹏清楚自己的回答忽略掉了安纳塔话中的那个“只”字,这个字让他心神不宁却又暗自欣喜。

  “泰尔佩,”安纳塔放在他肩上的手稍稍用力,让凯勒布理鹏侧身面对着他,“不必为此感激。因为,只有你能完成这个艺术。”

  “你的精神和智慧也让我感到了灵魂上的完整。”凯勒布理鹏笑着注视他的双眼。

  薄云在风的中散开了,像是滴进了清水的墨汁,一丝丝浸在天上。它们再也无法阻挡月辉星光,一切都变得明朗清晰。

  安纳塔借着夜空中的光亮打量眼前的友人。

  凯勒布理鹏的衣饰并不奢华,但透着一种精灵固有的精致和身为领主的矜雅。他穿了一件海蓝色的丝绸长袍,肩上搭着黑天鹅绒斗篷。同样是黑色的长发映着淡淡的星光,设计精简的精灵头饰在星空下完美地显出了银清冷高傲的特性。

  安纳塔用了很多时间观察某些人,或者精灵,或者矮人——总之就是那些别人告诉他已经坠入爱河的生灵。他最开始不喜欢“爱河”这个表达,太矫饰,而且无论如何也想不清楚人们为什么会把一种他们认为非常美好的情感和淹没、窒息、挣扎、身不由己的溺水联系在一起。

  但现在,像是终于要解开方程前心里对未知数难以按耐的期待,安纳塔双手慢慢地抚上友人的双颊,很轻,然后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他。

  凯勒布理鹏觉得自己简直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太近了,这距离太近了。

  近得他无处可逃。

  于是他也不说话,宝石蓝的双眼游离不定,最终停在了安纳塔的衣领上。仿佛安静了很久,那上面绣了几对花饰他都要数清楚了。

  安纳塔忽然觉得“沉默”这种行为让人难以捉摸。它既可以表达拒绝,也可以表达默认。

  该如何判断呢?

  他手上用力,使得凯勒布里鹏稍稍抬头。

  那就吻他吧。

  先是鼻尖相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是件奇妙的事,仿佛每一声轻轻的气流都在邀请,并且这种温热的感觉让人难以拒绝。

  “安——”

  “嘘——”他低下脸。

  嘴唇相接,很轻,仿佛只是相互接触。

  安纳塔一步一步地逼近,凯勒布理鹏一步一步后退。直到自己的后背猛地贴上圆顶大理石的墙,凯勒布理鹏才无路可退。然后他明显感觉到安纳塔扣在自己后脑的手开始用力,把自己一点一点地送到他怀里。

  同样开始用力还有那个吻。

  探入、游移。

  凯勒布理鹏承认自己最讨厌的状态便是意识混乱脑子空白,这不利于他创作。他的作品每一丝花纹都是发自内心的灵感,配上理性的打磨,最终成型在一双冷静而灵巧的手中。

  但现在他觉得天旋地转,连最简单的思考似乎都要费尽他的力气。

  眼前是无限的光芒,要灼伤他的双眼,仿佛亲吻自己就是纯粹的光。

  他脑海里全都是安纳塔模模糊糊的恍影,他感受到对方的发梢在自己脸颊上的游走。

  凯勒布理鹏想起他们的初见,他们的合作还有他们的争执。

  是的,他们曾为了某一枚戒指上是刻铭文还是镌花饰,是装红玛瑙还是蓝钻石而争执不休。谁也不肯相让,他们都固执地坚持自己的美学。

  亲吻间凯勒布理鹏暗自笑着,他想起一切他们共有的记忆。

  他双臂环上安纳塔的肩膀,抬头去配合那个暴风雨一样的亲吻,闭着眼听他们狂风一样的喘息。

  渐渐地,他们慢下来了。然后不舍地分开。但两人仍然站得很近,额头相抵。

  “我的光……”凯勒布理鹏轻声说,“你是我的光。”

  安纳塔搂着他,没有回答。

  隔了很久,他才说:“是吗?能得到这样的赞誉是我的荣幸。”

  “能收到你的馈赠,也是我的荣幸。”凯勒布理鹏笑道,他眉眼弯弯,宝石蓝的眼睛就像海湾里涌起的潮水,淹没了岸线。

  夜晚宁静又深幽,伊瑞詹的星空下精灵和他的友人并排坐在穹顶。夜风撩起他们的发,他们笑着谈论美好的伊瑞詹。

  来日方长,凯勒布理鹏想,这样美好又安静的日子还有很长,能有赠礼之主陪伴的日子还有很长,很长。

———————————————————————

激情发言:唉,摊牌真惨。

Rachel睿

安姐打牌片段泄出!
透明无良up主竟将原版视频
放在B站av57885847!
更有迈荣不为人知的故事!
信不信由你!
点开就有惊喜!
……………………分割线……………………
以上是一段王婆卖瓜的小广告

求小伙伴丢硬币刷评论姿瓷

用弹幕把安姐的脸承包吧

下图为倒在安姐裙下的

_(:з」∠)_

up主

....

...

..

.

安姐打牌片段泄出!
透明无良up主竟将原版视频
放在B站av57885847!
更有迈荣不为人知的故事!
信不信由你!
点开就有惊喜!
……………………分割线……………………
以上是一段王婆卖瓜的小广告

求小伙伴丢硬币刷评论姿瓷

用弹幕把安姐的脸承包吧

下图为倒在安姐裙下的

_(:з」∠)_

up主

....

...

..

.

琴竹影

[魔戒/精灵宝钻/霍比特人]AO3推文:《And What Happened After》

谢谢 @灵魂之友 太太之前的一篇推文给我介绍了这个太太!!!我看完之后激动得上蹿下跳睡不着觉实在忍不住要抒发一下内心过于激动的感情所以决定我也要来推荐(……


And What Happened After by thearrogantemu


这篇文好到什么程度呢,它让我作为一个英文也就六级水平的英语渣,一个社恐,用英语给作者太太写了一千多字的评。

以至于现在我开始写它的中文推文的时候觉得我自己已然不会说人话,脑子里面中英文表达完全是混在一起的(。

所以!!!尽管我坚信作者太太这样的大神已然不需要我推荐了!!!我还是要本着“这个世界上哪怕有一个托尔金粉没看过这...

谢谢 @灵魂之友 太太之前的一篇推文给我介绍了这个太太!!!我看完之后激动得上蹿下跳睡不着觉实在忍不住要抒发一下内心过于激动的感情所以决定我也要来推荐(……


And What Happened After by thearrogantemu


这篇文好到什么程度呢,它让我作为一个英文也就六级水平的英语渣,一个社恐,用英语给作者太太写了一千多字的评。

以至于现在我开始写它的中文推文的时候觉得我自己已然不会说人话,脑子里面中英文表达完全是混在一起的(。

所以!!!尽管我坚信作者太太这样的大神已然不需要我推荐了!!!我还是要本着“这个世界上哪怕有一个托尔金粉没看过这篇文都是重大损失”的心态朝世界大叫:这篇文真的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题目所述,这篇7万+字数的原著风长篇,讲述的是当一切故事结束,最后的精灵们西渡之后发生的故事:关于比尔博和弗罗多来到维林诺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包括比尔博如何遇到了维拉们,弗罗多如何遇到费诺,以及多年后梅格洛尔和山姆最终渡过大海与他们重聚。

CP基本遵循原著,角色互动多为粮食向,包括比尔博&弗罗多&山姆,弗罗多&费诺,费诺&芬国昐,山姆&梅格洛尔,以及费诺家族之间的互动,还有比尔博&曼威&曼督斯的互动。以及虽然作者没标但我坚信绝对有的安纳塔/凯勒布理鹏斜线向。

这篇作品达到了几乎足以与原著比肩的高度!考虑到原著是托尔金,我觉得这可能是我对同人作品所能够给出的最高的赞誉了。作者的文风、笔调和描述完全还原了托尔金本人的风格,其相似程度让我几乎觉得是托尔金本人在写出这些段落。在我看过的所有中英文托尔金同人里,这可能是唯一一篇做到了这一点的文章。并不是说其他的文章不好——其他的文章中也当然有一些不逊色于这篇的杰作。但托尔金在《霍比特人》和《魔戒》中所描述的那种属于精灵、属于星辰、属于西方神明的魔幻感和神秘感是非常难以复现的,因为神秘意味着保持距离,而写以精灵为主的同人意味着作者必须要贴近人物——一旦实现了这种贴近的详细描述,那种神秘高贵而虚无缥缈、不可捉摸的感觉必定要有所折损乃至荡然无存。即使是托尔金本人,在写《精灵宝钻》的时候,他以那种史诗的笔调写作时,离具体的人物也始终有一段距离。

但这位作者,我不知道她怎么办到的,但她真的成功地用托尔金写《魔戒》的笔调,写出了《精灵宝钻》中的精灵。她笔下的费诺、比尔博、弗罗多、甘道夫,几乎每一个都是完全从书里走出来的,我几乎无法想象一个同人作者是怎么保持这些角色这么in character的同时又如此深入地理解和挖掘出角色在原著中所未曾展现的一面。在我看来,她对人物的理解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峰。

然后她把这些高峰连成了喜马拉雅山脉。

我看文的全程是真·上蹿下跳,真·翻来滚去,真·裹着被子捂着脸在床上呜嗷乱叫滚成一团。甚至于在第二章读到一半的时候我实在激动得难以自制读不下去了,跳起来做了个7分钟HIIT然后继续读下去你敢信……我自己都不敢信,然而这真实发生了(。

总之,我觉得这篇文的最大优点不在于剧情有多么出乎意料,而在于作者对角色、对角色间关系的精妙把控,对一些很多时候让人觉得根本无法回答的问题(比如费诺到底要怎样才能和他的誓言和解,比如凯勒布理鹏在一切发生之后怎么还会对索伦抱有任何的正面感情)作了完美的回答,她的角色间对话真的太美了以至于我想赞美都觉得词穷。

所以以下评论是会包含大量剧透的评论,介意的话请慎看。但我的言辞完全不足以概括作者所展现出来的美好,所以强烈推荐没看过这个作者的话真的要去看,你是她文中出现的任何一个角色的粉丝你都会觉得值得,信我(。

 


首先是比尔博,这篇中的比尔博在维林诺度过了一段平和而愉快的日子,然后召集自己的亲友们开了个小小的聚会,自己在聚会上发表了一番演讲然后选择了死亡,就像他曾经选择离开夏尔那样。真的非常比尔博!!而后他的灵魂来到了曼督斯神殿,见到了曼督斯本人。然后他向曼督斯抱怨说这里的气氛太冷酷太不近人情了,甚至打算给曼督斯唱首歌(

后来曼督斯召来了曼威,在一番谈话后最终比尔博被重新赋予生命,成为了曼威身边的顾问,直到他自己选择再次死亡的那天。这段真的非常有趣,非常比尔博,完全是他那种内心里其实渴望冒险但出发前又会瞻前顾后的性格。非常有趣!

这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像神明、最令我敬畏和震撼的曼督斯和曼威!尽管全篇中只有这两个维拉现身,但对他们两个的描写真的是太棒了,太厉害了。作者写出来的并不是一个凡人凭借有限的想象对神明作出的拙劣模仿,而完完全全是真正神明应有的样子,曼督斯的冷酷、坚硬与不为所动,曼威的高大与温和,以及在那之上,他们的权柄和他们对世界秩序的理解与掌控,还有他们对整个世界的发自内心的爱,非常的了不起。在第二章的结尾他们看着费诺离开曼督斯获得新生的时候曼威感动哭了(这真是太可爱了),第三章结尾费诺和曼威的对话也写得非常精彩,曼威对费诺说,“As you poured yourself into your jewels, so we had poured ourselves into Arda.”这真是我见过的对维拉们如何热爱世界的最好的阐述了。

 

还有费诺。费诺主要出现在第二章和第三章——当弗罗多在森林中游荡的时候,他偶然间走到了曼督斯的神殿旁边,他在神殿旁的树林里唱起一首中土的歌,然后费诺突然出现,要求学习这种新的语言。这个组合真的太奇妙了,我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们两个其实有这么多共同点:弗罗多幼年失去了母亲,费诺也是。他们看彼此都用一种旁人看来全然不同的方式:弗罗多看费诺的时候并不认为他是一个可怖的罪人或者一个诅咒,对他来说费诺更近似于一个形容词,因为他们有学“费诺里安字母表”(我笑死这太科学了)……而费诺看弗罗多的时候也并不把他看作是伟大的魔戒毁灭者,他称呼弗罗多为“星辰之光的携带者”,因为弗罗多携带的埃兰迪尔之星的光芒是他的宝钻的光芒。这样的细节真的太棒了!

第二章真的,我求求所有费诺粉&费家粉来看这篇文!!!!!至少要看第二章!!!!!这个费诺太棒了,我几乎看到托尔金本人在用他写霍比特人的笔调来详细地描写费诺,天啊啊啊啊我感动到热泪盈眶无法言语,这样详细,这样贴近,这样热烈、坚决、熊熊燃烧,但同时也有温和友善一面的费诺,真的太棒了!!我看到他目光仍旧追逐天空中埃兰迪尔之星的时候疯狂的、可畏的模样,也看到他和弗罗多交谈、以及他飞快学习一种新语言时专注和明亮的样子,他和弗罗多一起旅行,散步,做晚饭时高贵、温和和平易近人的样子,非常生动、非常立体、非常费诺!学习新语言的部分非常有趣,昆雅语和通用语(也即比较近现代的英语)之间的语言交流与碰撞好赞,作者必须要有相当的精灵语和英语语言学的知识才会写出这么漂亮的一章!

并且,作者非常卓越地回答了我自从几年前看完精灵宝钻就在纠结的问题:费诺最终到底要怎么与自己的兄弟、与自己的誓言达成和解。在托尔金的笔下,直到第一乐章的尽头,直到世界毁灭的最终之战,费诺才会从曼督斯神殿中出来,他会寻回三颗精灵宝钻,借它们的光辉重生双圣树——但即使如此,这也要求费诺必须在这其中漫长的岁月里首先与自己和解,哪怕到了最终之战我都不认为他会真的屈服于维拉的要求被迫去干什么。而这个自我和解的过程,显然托老认为长到需要一整个世界毁灭又重生的时间。

所以,费诺是怎么改变了自己曾经的想法?最终为了什么而悔过?又要怎么与芬国昐和解?他有没有可能在最终之战前重生,如果可以,又是为什么?

这是真的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所以我完全能理解大部分写费诺在维林诺复生的作者直接回避了其原因。但作者用非常长的篇章,非常完美地回应了这个问题。尤其是她写的费诺和芬国昐——虽然她写的是个兄弟亲情向或者说粮食向发展,但这个费诺&芬国昐真的震撼人心!!!在旅途中费诺和弗罗多谈起过他的兄弟,谈起芬国昐复生前曾在曼督斯神殿寻找他,请求兄长和自己一起重生,而费诺当时拒绝了他,“And of all the wrongs that I have done to him, though this was not the worst, still its hurt is perhaps the keenest. For when we quarreled of old, the lies of our Enemy were at work upon the pride of ourhearts. But now I saw him with eyes unclouded by suspicion. I saw that he came with nothing but love in his heart, and I threw it back in his face.”

我真的,我说不出话来我暴风哭泣。

最后费诺和弗罗多一起走到了通向曼督斯神殿的森林的尽头。在森林边缘他们遇到了连夜骑马赶来的芬国昐,他们重逢后,费诺要求芬国昐把戴在头上的至高王王冠还给他,于是芬国昐取下王冠递给了他。费诺盯着王冠看了一会儿,双手重新给芬国昐戴上王冠,单膝跪下宣誓效忠。

“Nolofinwë Arakano, you have my loyalty and you have my life, in this world and in the world to come.”

我觉得无论对于粮食向的粉还是对于CP粉这段都绝对值得一看,这是什么神仙太太我死了(大哭

 

然后是,其实出乎我意外的,安纳塔/凯勒布理鹏这对CP。作者并没有在relationship栏里标明这一对,而在这篇七万多字的长篇里,他们两个的戏份算得上是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但我真的深深被打动、被震撼了,我认为尽管作者没有标明,他们两个绝对是(或曾是)CP关系。(毕竟作者她自己也确实在写这对CP的文)

说实话我长久以来吃不下安纳塔/凯勒布理鹏这对CP,就是因为面对这CP我跨不过去一个问题:如果一切都是伪装和欺骗,如果他们四百多年相处的结局只是一切美好被再次毁灭,凯勒布理鹏原本希望用于保护和重建世界的作品被用于战争和毁灭——在这一切结束之后,凯勒布理鹏怎么还可能对索伦存在任何的正面感情?

作者告诉我:会的。

在这篇文的时间点,魔戒圣战已经结束,凯勒布理鹏已经从曼督斯神殿复生,他找到了弗罗多:诸多戒指的创造者和魔戒的携带者展开了一场谈话。令人惊异的是作者将这个本来可能非常紧张和尴尬的场景写得非常忧伤、平静、动人,非常美。更令我想不到的是作者切入的角度:她让弗罗多给凯勒布理鹏讲了咕噜的事情。因为咕噜除了在内心最深处还藏有一点曾经史麦戈所拥有的人性之外,他已经整个被魔戒扭曲了、占领了,他所表现出来的并不是他自己的性格,而是魔戒的本质:黑暗,扭曲的饥渴,永无止境的自我申辩。弗罗多告诉凯勒布理鹏,咕噜坚称魔戒是自己的生日礼物。

It seemed to strike Celebrimbor, at any rate.

"Gifts?" he said, more to himself than to me. "Still?"

我简直在这句哭了。

这段安纳塔/凯勒布理鹏的感情线尽管只存在于弗罗多和凯勒布理鹏的叙述和对话之中,但令我震惊的是这里面没有任何对索伦的憎恨。即使当这一切已经发生又已经过去,当伊瑞詹陷落,凯勒布理鹏死而复生,弗罗多在末日火山口命悬一线的事情都过去了,凯勒布理鹏谈起索伦或者说安纳塔,是带有平静而温柔的怀念的。弗罗多也在文里问过了:为什么你还怀念他?还会为他哀悼?

“Even if he had come to us with evil in his heart, his works were beautiful. Friendship may be feigned, good will a pretense, but not creation itself, no, nor joy in creation. No matter what violence you have done to yournature, if you have that, you still have something... He made nothing beautiful, you know, after the One, but there was beauty in the work we made together, and in the art that I learned of him.”

并且他也说就像弗罗多曾经试图挽救咕噜一样,他也曾经觉得安纳塔还有一丝挽救的希望。“The hand I reached out was broken by what it sought to grasp. And I went to my death knowing that he was gone beyond recall. He took everything from me but the mercy that I offered.”

作者真的完美地说服了我。他们之间曾有过爱——在一切发生之后,如今仍有着爱。我觉得这就是能对这个CP所期望的全部了。

 

最后是弗罗多和山姆。

我觉得弗罗多是这篇文最核心的关键人物和剧情线索。当然,其实看得出来作者的三个章节分别对应了三个不同的霍比特人为核心:比尔博、弗罗多和山姆,但弗罗多和全部三章都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和她挖掘其他人物一样,她对弗罗多有非常深入的挖掘和理解,并且非常丰富地展现了他内心复杂的那一面:他不愿被称为是魔戒的毁灭者,因为他自认为毁灭魔戒并不归功于他,并且他仍旧在受到曾经沾染着的魔戒黑暗面的折磨,以至于他内心深处拒绝接受精灵治疗者们的治疗。这种复杂的心理过程作者写得真的非常详细、非常真实。这也使得弗罗多和费诺在第二章中的相处和漫长的谈话显得更恰到好处也更有张力。这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大概都算彼此学习,并从中反过来观照自身的机会。包括在后来,当他在第三章同山姆讲起他与费诺里安们(包括凯勒布理鹏)的相处时,可以明显地看出,魔戒留给他的印记仍旧显著地影响着他回应别人的态度和和他面对世界的观念,但同时这时候的弗罗多和第一章结尾茫然失落的他又明显地不一样了。这种微妙的情感变化作者写得真的非常棒。

山姆也非常山姆!这篇中山姆在妻子死后感受到了西方的召唤,于是他收拾行李抵达港口,在已经空无一人的灰港见到了来接他渡海的梅格洛尔。他随身带着平底锅和土豆到了维林诺,这真的很山姆(。还有他见到凯勒布理鹏之后因为戒指的事情而对他超级不满,弗罗多安抚他说自己和凯勒布理鹏之间其实相处得非常和平,但山姆还是超级不满wwwwwww

 

最后的大结局真的很圆满了!大家基本全都回归,第一和第二家族重归于好,是一个“他们从此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的HE,并且更在此之上,是一个“他们开始修复这世界所经受的创伤”的HE,诺多兰提将有更快乐、更光辉的新乐章。真的太好了呜呜呜作为HE爱好者我感动得泪流满面,觉得所有我在精灵宝钻曾吃下去的刀都被作者治愈了!!!真的我的言辞太贫乏了我不足以形容这篇文万分之一的好,求求大家来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