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眠药

2675浏览    79参与
侜翳

在线等,急!!

吃多少右佐匹克隆才需要去洗胃???

14片够吗??

我不是想死 就是想让我的家人重视我的病

要需要洗胃的量 但是对智商影响尽量小的

至于能不能死……看运气吧


在线等,急!!


吃多少右佐匹克隆才需要去洗胃???

14片够吗??

我不是想死 就是想让我的家人重视我的病

要需要洗胃的量 但是对智商影响尽量小的

至于能不能死……看运气吧


在线等,急!!


公孙陨落

如果你想服用安眠药自杀,请点进来看看

我知道点进这个帖子的,可能有一些绝望透顶的朋友。

我亲爱的,抱抱你,希望你看完我所了解到的,再斟酌是否使用安眠药。

安眠药本身并没有那样好获取,为了人身安全,它被非常严格的管制着,医生每次开的处方都不会超过七天的量。

安眠药的获取途径并不简单,药店一般是没有安眠药出售的,因为安眠药是随国家管制类药物,属于二类精神药物,并不能在市面上流通,所以并不能在药店药房购买,只能通过规的公立医院、有资质的医院经过专科医生诊断开具处方、开具二类精神类药处方才能够购买。

安眠药本身是属于镇定剂而存在的药物,这方面药物本身也属于有一定危险的,它具有一定的成瘾性以及耐药性,用药过量会导致呼吸困难。

我知...

我知道点进这个帖子的,可能有一些绝望透顶的朋友。

我亲爱的,抱抱你,希望你看完我所了解到的,再斟酌是否使用安眠药。

安眠药本身并没有那样好获取,为了人身安全,它被非常严格的管制着,医生每次开的处方都不会超过七天的量。

安眠药的获取途径并不简单,药店一般是没有安眠药出售的,因为安眠药是随国家管制类药物,属于二类精神药物,并不能在市面上流通,所以并不能在药店药房购买,只能通过规的公立医院、有资质的医院经过专科医生诊断开具处方、开具二类精神类药处方才能够购买。

安眠药本身是属于镇定剂而存在的药物,这方面药物本身也属于有一定危险的,它具有一定的成瘾性以及耐药性,用药过量会导致呼吸困难。

我知道有一些朋友是为了能在睡眠中,无痛苦的死去,所以才想到了安眠药,但据我所知,所有的自杀方式,都会给人带来痛苦。

安眠药也一样。

大量服用安眠药之后,人体会出现精神错乱、严重嗜睡、抖动、语言不清、蹒跚、心跳异常减慢、呼吸短促或困难、严重乏力,疼痛等一系列症状。

度娘查询,服用50到100颗以上的话其具体表现为胃部有被火烧的感觉,浑身有种莫名的胀痛,想吐,头会感觉天旋地转,可以说是非常的痛苦的,而且若被送了医院,洗胃过程更加痛苦。

顺便任何药物过量,刺激胃部,都会恶心呕吐。

在胃部灼烧的同时感到恶心呕吐。

不说这过程中的胃部的痛苦,实际上有服用安眠药自杀而恶心呕吐,最后因为呕吐物呛到呼吸道而窒息死亡的事件。

这和所想的安静离开世界的目的,是两种体验。

过程是非常痛苦的甚至是非常难看的。

我可能不清楚你到底遭遇了什么,我不能完全明白你的心情。

我只希望看见这段资料,你可以放下关于自杀的想法。

虽然我只列举了安眠药,但是其他的死法不比安眠药舒适体面。

请你去看看别的什么,感兴趣的动漫,喜欢的游戏。

和列表关系好的吐吐苦水,没关系的。

我们都愿意倾听,因为活着比一切都重要。

顾.

药 小甜饼

接天域老师的@Adorable 

我这个其实也是小甜饼啦~

非常的甜!浪漫爱情呐!

不甜你们就打死天域老师吧

这是现代文(在日本)不能使用查克拉.......

天域老是忘记说佐助19岁鸣人18岁了

*严重ooc警告

――――――――――我是分割线――――――


      自从鸣人第一天死后,佐助似乎也变了一个人,每天魂不守舍,也爱上了安眠药。在鸣人死的第二天之后,佐助特地去找了鹿丸。


      “告诉我实情吧。”佐助站在鹿丸面前缓缓的说,...

接天域老师的@Adorable 

我这个其实也是小甜饼啦~

非常的甜!浪漫爱情呐!

不甜你们就打死天域老师吧

这是现代文(在日本)不能使用查克拉.......

天域老是忘记说佐助19岁鸣人18岁了

*严重ooc警告

――――――――――我是分割线――――――


      自从鸣人第一天死后,佐助似乎也变了一个人,每天魂不守舍,也爱上了安眠药。在鸣人死的第二天之后,佐助特地去找了鹿丸。


      “告诉我实情吧。”佐助站在鹿丸面前缓缓的说,鹿丸犹豫着,但他最终还是在佐助冷冷的目光下说出了实情。“你要知道,鸣人他是爱的你有多深沉。”


         鹿丸说着说着握紧了拳头,把开头和结尾都告诉了佐助,最后鹿丸忍不住打了佐助一拳,而佐助并没有还手,而是似乎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似的缓缓走了。


      小樱十分担心,“你不能一直这样颓废下去!”小樱总是这么说,“你这样鸣人会开心吗?”


    但是佐助似乎没有听见,他认为只有安眠药才能让他见到鸣人,就像当初鸣人那样用安眠药想见他一般。而佐助也渐渐瘦弱。佐助总是请求小樱给他安眠药,而小樱总是无可奈何的把药给他


       “鸣人,我来见你了。”佐助半夜总是拿起安眠药仿佛鸣人就在他面前一样,轻轻地抓起几粒安眠药就吞了下去。而他醒来的时候总是满脸是汗,仿佛安眠药就跟吸毒一般。


     而佐助终日昏昏沉沉,根本不能在他脸上看到一丝生的气息。卡卡西也尝试劝过佐助,但根本一点效果都没有。


      鼬终于外出出差回来,回来之前他就已经听到了好多关于佐助状况的信息,而止水的电话已经打了好几个了。“噔。”鼬用力的踹开公寓的门,“佐助!”鼬大声的吼了一声。


     而此时的佐助正准备吃着安眠药睡觉,并没有听见鼬喊他的名字。鼬用力的打开佐助房间的门,刚好看到佐助抓着安眠药正准备吞下去。


      “你到底想干些什么!”鼬冲过去给了佐助一拳,而佐助刚刚还没有缓过来就被打了一拳,毫无血色苍白的嘴角旁边流下了一丝血,佐助被鼬这一拳打得脑袋更加昏昏沉沉。


        而佐助手中的安眠药撒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的味道,仿佛令人窒息。“药....”佐助发疯的捡起掉在地上的安眠药,根本不顾他嘴角上的血。


       鼬惊奇地看着佐助,仿佛眼前的佐助并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人,“佐助.......”鼬慢慢的喊到他的名字。


       “哥哥....”佐助此时才看清眼前的人,“你这个样子给谁看?你这样做真的有意义吗?”鼬接着扯着佐助发皱的衣领,生气的吼到。


        佐助没有回答鼬的话,而他漆黑的双眼中没有一点光芒,失神的看向别处。僵持了一会,鼬最终叹了一口气把佐助的衣领放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鼬转身离开了佐助的房间。


       佐助去找了纲手,为鸣人办了一场巨大的葬礼。在葬礼的前一天,佐助又看见了鸣人的尸体,他不禁又回想起以前的事情,那还是他们15岁的时候。


       回忆1:


    “佐助佐助!”鸣人的声音在佐助的耳边响起,“又怎么了吊车尾?”佐助坐在课桌上面,刚刚正望着天上的鸟儿。“很快就要暑假了!我们一起和卡卡西老师小樱去旅行吧!”鸣人兴奋的说。“这可是卡卡西老师亲自策划的哟!”


      “不想去。”佐助缓缓的说,“佐助不能这样的说!”鸣人气愤的说道,佐助没有去管鸣人,继续看向窗外。“不理你了!爱去不去。”鸣人转身离去,佐助又拉住鸣人的手不让他走。


        “佐助,你到底想干什么啊?”鸣人生气地望着他,“暑假没有人在家陪我,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吧。”佐助冷冷的说(柱哥你这个死傲娇)“真的吗!”鸣人的立马两眼放光看着佐助。


     “你可不要太期待,我只是因为没有人在家里陪我想出去走一走而已。”佐助转头继续看向窗外,“太好咯!”鸣人听到这个消息马上跑去找卡卡西老师了。


     在鸣人走出教室的瞬间,佐助一直望着鸣人离去的背影,“真是一个超级大白痴啊。”佐助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嘴角却已经勾起来。


     暑假的第一天,“卡卡西老师怎么还没有来呀?”小樱带着草帽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手里拿着白色拉箱,站在树荫底下叫道。“卡卡西老师也太慢了吧?”鸣人穿着淡橙色的外衣,黑色薄薄的长裤,手里也拿着蓝色拉箱。


    “啧。”另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正是佐助,而佐助穿着黑色外套,白色长裤,不同的是佐助背着一个黑色背包。


     而从远处望去,就是两个英俊秀气的少年中间夹着一个可爱的少女,站在树荫底下等着什么人。


        “阿拉阿拉,真是不好意思呢,我刚刚迷路了。”卡卡西慢慢的说,“借口。”这个想法同时出现在他们三个人的脑海里。


         而卡卡西随意的穿着黑色长裤,紫色外衣,还有那熟悉无比的黑色面罩。手中拉着一个小型拖箱。


        “好了好了,不多说了,赶快去地铁站吧。”卡卡西尴尬地笑着推着他们三个一起走向对面的地铁站。


          他们检过票之后,就搭上了地铁前往北海道。“嘛,听说北海道的温泉是全日本最好的呢!”小樱兴奋的说道,“而且刚好赶上樱花季节呢。”卡卡西手里握着不良书籍慢慢的说。


       一路上鸣人和小樱都在唠嗑,而佐助则是一个人独自坐在角落边听着MP3看着窗外。佐助偶尔也会望一望鸣人,而刚好每次他望见鸣人都是看见鸣人脸上的灿烂笑容。


       而鸣人的笑脸总是让佐助离不开眼睛,“可能这就是白痴的吸引力吧。”佐助觉得他这种行为只是对白痴有点感兴趣而已,却不觉不知已经在此时埋下了根。


     鸣人也是时不时悄悄地望着佐助,太阳光照在佐助的身上,佐助安静听着MP3侧脸看着窗外的样子让鸣人有些脸红,“鸣人你怎么脸红了呀?”小樱的声音这时从鸣人旁边响起,“啊?我哪里脸红了?”鸣人说着慌张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你该不会是 ....”小樱说着就想顺着鸣人的视角望去,却被鸣人立马拉住,“唉唉,小樱我们继续说!”鸣人慌张的拉住小樱,“你搞什么呀。”不过小樱也没有怎么在意。


       “醒醒,佐助可是个男生,你和他是最好的朋友呢!”鸣人心里这么想着又开始不自觉地笑了。“嗯,最好的朋友呢!”鸣人心里继续想着。


       而在旁边看书的卡卡西早就已经看到了这一幕,他用余光瞟了瞟佐助,又接着瞟了瞟鸣人。“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奇怪啊。”卡卡西又继续认真地看着手中的不良书籍。


      过了一两个小时,他们才到站。“啊,终于下站了。”鸣人说着打了打哈欠伸了伸懒腰,而鸣人短短的衣服露出了修长的小麦色腰,这一幕正好被佐助看见。


     “吊车尾的,你的衣服太短了。”佐助走过去帮鸣人把衣服拉下,“哦。”鸣人不在意的说,他没有注意到佐助的耳尖已经红了。


      “听说北海道这里的拉面也很不错哦!”鸣人忽然想起了什么兴奋的说,“嘛,鸣人你还是时刻想着拉面。”小樱说道,“走吧。”卡卡西在前面带路,边走边看着书说道。


       他们来到卡卡西之前已经订好的一间旅馆,“什么,竟然要我和佐助那个家伙一起睡吗?”鸣人生气的说,“吊车尾你什么意思,我还不想跟你一起睡呢。”佐助不屑的说。


     “哼!”鸣人别过头望向别处,“你们两个是男生,一起睡也不会怎么样。”卡卡西无所谓的说,“再说了还能省钱呢,而且还方便。”卡卡西他继续缓缓的说。


     “走啦走啦,晚上还有一场游行呢!”小樱说着拿起自己的拉箱走进自己的房间,“卡卡西老师还有你们两个赶快!”小樱说着关上自己的门。


     “没有办法了,我也先去准备一下了。”卡卡西说着留下鸣人和佐助愣在原地。转眼只剩下佐助和鸣人站在旅馆的走廊。“阿拉阿拉,没有办法了。”鸣人最终还是败阵下来走进房间,佐助这时也才跟着一起进去。


      而旅馆中央有两张床,“看起来是双人房吗?看起来卡卡西老师还有点人性。”鸣人慢慢的说着整理着自己的行李,“吊车尾的你搞快点,小樱说晚上还有游行。”佐助朝着鸣人那边喊了一声。


    “哎呀哎呀,还要换衣服的!”鸣人说着拿出自己的游行衣服,“而且现在才下午五点,那么着急干嘛?”鸣人不耐烦的说。


     而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鸣人忙于整理自己的行李,而佐助没有带多少的行李,反而坐在床上开始玩起手机。“叮叮叮。”鸣人床上的手机开始响起来,佐助不在意的往鸣人手机上的字看了一下。


     “又是那个红头发的小子?”佐助没有发现他自己的心里竟然有些不爽。“吊车尾你有电话。”佐助不屑地说。


    “来了来了。”鸣人说着从行李箱旁边站起来,拿起手机。“喂,是小爱吗?”鸣人开心地说,“嗯,对。我去旅行了!”鸣人继续说道,而鸣人此时不知道他正打着电话的时候佐助一直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关系这么好的吗?竟然还用小爱这个名字称呼上了。”佐助继续不爽的想到。“就这样了,小爱到时候见!”鸣人开心地挂断电话,而佐助又假装在看手机。


       “哎呀六点了,我先去洗澡了,佐助你记得你等会也要洗澡。”鸣人慢慢的说,“还用你提醒吗?”佐助不屑的说。


          鸣人拿着手中的浴巾和游行的衣服进了洗手间,而佐助这次真的只能无聊的刷着微博了。他决定去阳台走一走。


       此时天边的太阳还没有落下去,而远处的云都被太阳照得血红,距离太阳近的云倒是透露出金色的光芒。“真是凉快呢。”佐助慢慢的说,他缓缓的呼吸着傍晚的空气。


     他在阳台外面站了一会,又无聊的走进了客厅,此时的鸣人刚好洗完澡。“哟,佐助我洗完了你也赶快洗吧。”鸣人用浴巾搓了搓自己没有干的头发,对佐助说。


     此时的鸣人穿着黑橙色的男士和服,看到名人此时的服装佐助不禁愣了一愣,“唉!佐助叫你听见了没有?”鸣人说着走近佐助,在佐助的眼睛前面用手挥了挥。


    “知道了知道了。”佐助拿开鸣人的手,收拾好自己的游行衣服也进了洗澡间。而洗澡间的蒸汽还没有完全散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橙子味,这是鸣人洗澡用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的味道


      而佐助觉得闻起来还挺令人感到舒爽,佐助洗完澡穿着黑蓝色的男士和服走了出来。而鸣人则是坐在自己的床上玩着手机。


     这次轮到鸣人愣了一愣了,但鸣人很快就反应过来,“现在佐助也洗好了,我给卡卡西老师和小樱发个信息吧。”鸣人慢慢的说道,接着拿起了手机开始发信息。


    晚上七点半,卡卡西一行人就站在了旅馆的外面,卡卡西穿着黑灰色的男士和服,而小樱则穿着白粉色的女士和服。


   而远处走来很多男女老少,手里都提着小灯笼。“小樱,我们没有灯笼怎么办?”鸣人焦急的说,“附近到处都是卖灯笼的,不用着急。”小樱慢慢的说。


    他们一人选了一个灯笼,接着跟着游行队伍一起走了。而不远处有很多青年人在放孔明灯,“走啊走啊,我们也去放孔明灯!”小樱兴奋的拉着佐助和鸣人的手,就往那边跑去,而卡卡西则是不慌不忙地跟上去。


    他们又选了自己心仪的孔明灯,然后在孔明灯上面写的什么字,轻轻地放飞了。“我希望,永远和佐助成为最好的朋友!”鸣人用笔写上这些字,然后开心的把手中的孔明灯放飞了。


     而佐助什么都没写,只是望着孔明灯渐渐的往上飞。天空中有几千盏孔明灯,把漆黑的夜空照得跟白天一般明亮,每个人的脸上都被孔明灯照的金灿灿的,佐助不经意的朝鸣人那边一看,看到的是那双湛蓝的眼睛里充满了灿烂的金色光芒


    而鸣人的脸上充满了笑意,“这种感觉还真是温暖啊。”佐助缓缓地想着,也向天空望去,他突然发现鸣人的孔明灯和他的孔明灯隔得非常的近,他这时才看清鸣人孔明灯上面写的什么字。


    佐助看到上面的字愣了一愣,接着不禁的说了一声“真是超级大白痴。”佐助轻轻地笑了。过了一会儿到了许愿的环节,旁边的一座桥却突然塌了,引起了一阵骚动。


    而因为这场骚动,卡卡西他们倒是被挤散了。而卡卡西和小樱在一块,佐助和鸣人在一块。“哎呀,得赶快去找卡卡西老师和小樱。”鸣人说着准备拉着佐助的手走。


    “白痴吊车尾,你又不熟悉这里的地形,乱跑也没有用,还是先照着记忆中的路走回旅馆吧。”佐助说道。


     鸣人本想争辩一下,但他仔细一想也便没有多说什么,跟佐助一块往回走了。而这一走,他们倒是迷了路。“啊,现在完蛋了。”鸣人慢慢的想着。佐助则是尴尬的拉着鸣人的手走,“该死的,竟然迷了路。”佐助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被佐助牵着手走的鸣人很是安心,他们又走了一会,来到了另一边的池塘,而池塘下面倒是有很多的硬币。“哇,原来这里还有一个许愿池!”鸣人开心的走到池边。


     “白痴吊车尾你该不会是想这里这里许个愿吧?”佐助说道,“唉,我没有带硬币,佐助能借我一个吗?”鸣人笑着对佐助说,“真是受不了这个白痴,给你。”佐助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银色的小硬币。


      鸣人把硬币丢进池里,开始认真地许起愿来,佐助悄悄的盯着鸣人的侧脸。“好啦!”鸣人把合着的双手放下,“你许了一个什么愿?”佐助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才不告诉你呢佐助,再说了把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鸣人调皮的说。“行吧,那就继续走吧?”佐助无奈的对他说,“走走走。”不过这次佐助没有牵着鸣人的手。


    他们转眼又来到了另一座桥,这座桥上并没有人,不过这里的夜色倒是很不错。“佐助佐助,快看桥下面有鱼耶!”鸣人说着就往下看,佐助没有往下看,到处观察了附近的环境。


    “啊啊!”鸣人的声音从佐助旁边传来,“吊车尾的又怎么了?”佐助一转头发现鸣人就要掉下桥,佐助赶紧转身拉住鸣人的手。


     谁知佐助倒是被鸣人拉着一起掉下了河里,而幸运的是这条河并不深,但是底下却有很多小石子。“嘶......”鸣人有些吃痛的喊道,而他发现佐助正压在他的上面,“白痴吊车尾没有事吧?”佐助赶紧往鸣人这一看。


   他发现鸣人正被他压在下面,佐助的耳尖一红赶紧就想起来,不料鸣人的另一只手压住了佐助的和服,而佐助没站稳又重新压了下来,这次佐助的嘴直接撞到了鸣人的嘴上。


   “唔...!”鸣人的眼睛里此时只看到了佐助漆黑的双眼,而他们两个的初吻献给了对方。鸣人赶紧推开佐助,“阿拉,佐助你干嘛!”鸣人赶紧擦了擦嘴,“我还想问你干嘛呢,明明是你压住了我的衣服!”佐助也擦了擦嘴。


    此时两个人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反而鸣人的衣服倒比较凌乱,甚至露出了另一只肩膀。不过鸣人此时还没有察觉到,佐助嫖了一眼就赶紧转过头去望向别处,此时佐助的脸上已经红了。


    “湿嗒嗒的感觉真不好。”鸣人站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衣服,佐助也站起身子,和鸣人又往别处走了走。而场面一度尴尬,鸣人这次只是跟着佐助走。


    洁白的月光照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而街边上的樱花已经开了好多了。刚好风吹来,大片的樱花掉落了下来。“好美啊....”鸣人不禁感叹道,而佐助这时才往后看。


   他看到的是一个金发男孩手中握着樱花瓣,而湛蓝的眼睛中反射着洁白的月光,又是那副温暖的笑容,而树上飘下来的樱花多少沾在了男孩的金色头发和湿嗒嗒的和服上。


   佐助又看得发愣了,而鸣人这时望向佐助又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好了,赶快走吧。”佐助又伸出手拉住鸣人的手,慢慢的向前走去。“佐助真是不懂风情唉,樱花那么好看,都不留下来看一看。”鸣人缓缓的说。


   “再不快点走等会卡卡西老师和小樱要急死了。”佐助反驳一句。“啊,也对!”鸣人挠了挠头,想起了小樱愤怒的嘴脸。


   这次他们终于走回了旅馆,发现旅馆外面正站着两个人,正好是小樱和卡卡西。“我说你们两个跑哪里去了?”不出所料小樱果然开始生气起来,“哎呀哎呀,我们迷路了。”鸣人赶紧说道


   “哼,赶紧进去泡温泉吧,找你们两个可累死我了。”小樱慢慢的说,“你们两个下次可不要再乱走了。”卡卡西笑着对他们两个说。


    接着他们收拾了一下就走去了旅馆特有的温泉,小樱去了女士温泉,而卡卡西他们则是去了男士温泉。此时已经是半夜十点了,温泉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卡卡西、佐助和鸣人靠在一个石头上。


    而男士温泉旁边也有一棵樱花树,“泡温泉果然舒服啊。”卡卡西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手上还是握着那本不良书籍。鸣人则是玩着从树上落下来的的樱花,佐助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鸣人的脸上已经泡的有些红晕,佐助的脸也有点微红。“卡卡西老师你泡好了吗?”鸣人觉得他的脑袋已经泡的有一些昏昏的了,“也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卡卡西合上书本,裹好衣服准备出去。


     等他们泡完已经是11点半了,旅馆里静悄悄的,街上也没有什么声音了。“卡卡西老师晚安了。”鸣人慢慢的说,而小樱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已经回到房间了。


   “嗯,晚安。”卡卡西转身进到自己的房间,“走吧佐助。”鸣人说着拉着佐助的手进房间了。鸣人几乎是一碰到床就睡着了,而佐助却还没有睡着。


   “这样的生活,似乎好像还挺不错呢。”佐助这样想着翻了一个身看着对面的床熟睡的鸣人,鸣人睡觉虽然不打呼噜,但是却有一点流口水的习惯。“真是一个白痴。”佐助轻声说道。


     而这样愉快的生活过了半个月之后就结束了,佐助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有些恋恋不舍。而互相暗恋的时候就在这开始了。等他们分开的时候鸣人和佐助才发现他们已经互相喜欢上了对方。


      但谁有没有说出来,只是还是以“最好的朋友”的方式生活。


     回忆完第一个记忆的佐助,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可是接着他又想起了那份痛苦的回忆,那是在他们18岁的时候。


      回忆2


     “今天也像往常一样打电话和发信息给佐助吧!”鸣人揉了揉眼睛开心地说,鸣人睡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发信息给佐助,和往常不同的是这一次刚好是佐助打电话给他。


   “喂?是佐助吗?”鸣人抓起手机接听到,“白痴吊车尾才起床啊?”佐助熟悉的声音响起,“刚好我想打电话给你呢。”鸣人回说到,“这样吗....”佐助突然沉默。


  “对了对了,我今天下午就去找你吧,就先这样咯~”鸣人突然想起什么快速说道。“喂....”佐助还没有说完鸣人就挂了电话,“该怎么对他说呢。”佐助放下手机坐在床头。


    “今天我一定要对佐助表白!”鸣人下定决心这么想着,而平时不太在意打扮的鸣人今天特意穿着打扮了一下。


    “佐助,我.....我喜欢...”,“啊啊,还是不行!”鸣人生气地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漩涡鸣人你要勇敢一点!”鸣人气愤地自言自语说道,“没错,我一定可以说出来的!”鸣人说道


     到了下午的四点,鸣人终于鼓起勇气来到佐助家门口,“叮叮叮...”鸣人忐忑的按了按门铃,佐助打开了门,“佐助!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一起交往吧!”鸣人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但是佐助并没有回答,看着眼前的金发男孩害羞地低着头,期待的等待着他的回应,佐助无可奈何还是冷冷的说了一句:“对不起,鸣人。我快要结婚了,和小樱,我希望你能祝福我们。”佐助的这句话仿佛是一盆冷水,直接浇灭了鸣人心中爱情的火焰。


    鸣人觉得自己仿佛是遭了雷劈,“原...来是..这样吗..,我其实是跟你开玩笑的....”鸣人抬起头来慢慢的笑道,“佐助,到底是谁呀?”小樱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这不是鸣人吗?快点进来坐一坐啊。”小樱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已经住在这里很久了。


      小樱似乎好像没有听到刚才鸣人对佐助的表白,热情的对鸣人说到,而在小樱的衣服旁边,有着宇智波一族的标志。


    “是小樱啊,没事,我就过来给你们打声招呼,顺便祝你们新婚快乐呐。”鸣人继续假笑的对他们说道,鸣人忍住不让自己哭,场面已经非常尴尬了。


      “鸣人...”佐助刚想说话,但是鸣人已经转身飞快的跑出去了,“漩涡鸣人啊漩涡鸣人,你的样子可真像一个超级大白痴。”鸣人边跑边抹掉眼泪,跑回自己的家。


    “噔!”鸣人用力的关上自己家的门,“呜呜...佐助他要结婚了啊....”鸣人无力地靠在大门的后面,慢慢的滑下去。“叮叮叮。”鸣人的手机声音一直在响,鸣人知道那是佐助打来的,但是鸣人并没有接听。


    但是手机铃声却一直在响,鸣人擦掉脸上的眼泪,清了清嗓子,才缓缓的拿起地上的电话接听。“喂,是鸣人吗?”佐助另一头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佐助有什么事情吗?”鸣人用正常的语调和佐助说话。


    “你刚刚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佐助说道,“我刚刚在洗澡啦,没有听到电话的铃声。”鸣人假装正常的和佐助通话。


    “你没事吧?”佐助焦急的问道,“佐助啊你在说什么?”鸣人继续回答道,“你刚刚的表白.. ..”佐助还没有说完就被鸣人打断了,“哎呀都说了那是跟你开玩笑的。”鸣人根本就不想听到佐助说表白这两个字。


    “你真的没有事吗?”佐助问道,“真的没有事了,就先这样了,佐助拜拜。”鸣人赶快挂断电话,平常他和佐助通电话一般都是佐助说挂他才挂的,但是此时的鸣人一点都不想听到佐助的声音。


   “我要结婚了...”佐助的这句话一直缠绕在鸣人的脑海中,这句话仿佛像一把刀扎着鸣人的心,鸣人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就这样到了深夜。


   等到佐助回忆完,已经到了傍晚,又是那猩红的霞光,仿佛透露着一股凄凉。而葬礼当天是佐助亲自主持的,在座的所有人都非常的悲伤,但同时还有几双痛恨的目光望着佐助。

   

     当天晚上,佐助拿出最后一瓶安眠药,而地上全是酒瓶,“鸣人啊,这次我会陪你一起走的,我不会再让你孤单了。”佐助说的毫不犹豫的拿起几粒安眠药和酒一起喝下去。


    第二天早上,鼬发现了佐助的尸体,而在旁边有一张小字条,“我已经和鸣人一起走了。”工整的字体写在纸条上,鼬痛哭起来。


    “最终你的结局还是和鸣人一样啊。”


       鼬缓缓的说道,抱起佐助已经没有体温的尸体,走出了公寓。


    Die together, at least when you leave will not be lonely.


   

       END

        

       


        


      


     


    

星落

安眠药

引子

九月五号挺好的

你们这那一天订婚了

我不再爱你了

我不怕你没人照顾了

我也放心的走了

......

——————

“崽崽....战哥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肖战嘴里一直说着这句话,在床上坐着等他的崽崽。

突然肖战的手机响了“叮”了一下,让肖战又有了希望,他打开手机看到王一博发给他一条让他不敢相信的信息。

信息是什么呢?信息就是王一博邀请肖战去参加他的婚礼。邀请时间是:十月五号结婚

都知道十月五号是肖战的生日

肖战真的不敢相信他会在那一天结婚,他的手抖的很厉害的给王一博发了一条信息。

他说的是“是吗,那我就提前祝福王老师新婚快乐啦!”

王一博看...

引子

九月五号挺好的

你们这那一天订婚了

我不再爱你了

我不怕你没人照顾了

我也放心的走了

......

——————

“崽崽....战哥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肖战嘴里一直说着这句话,在床上坐着等他的崽崽。

突然肖战的手机响了“叮”了一下,让肖战又有了希望,他打开手机看到王一博发给他一条让他不敢相信的信息。

信息是什么呢?信息就是王一博邀请肖战去参加他的婚礼。邀请时间是:十月五号结婚

都知道十月五号是肖战的生日

肖战真的不敢相信他会在那一天结婚,他的手抖的很厉害的给王一博发了一条信息。

他说的是“是吗,那我就提前祝福王老师新婚快乐啦!”

王一博看到他的信息几乎是秒回的“谢谢肖老师啦!我想请肖老师来当我的伴郎可以吗?”王一博问道

“算了吧,王老师,我已经老了,不好看了,我就不去了吧....”

“好吧....”

聊天结束

肖战在床上哭,很小声的哭着,生怕被人听见一样。

一边哭一边还说着“狗崽崽....你这次是真的不再属于我的了.....我好想陪你看最后一次极光”

另一边

“战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王一博像疯了一样的说着


不知道为什么肖战在王一博告诉他要结婚了,他的第一个念头是我想割腕......


他去了医院被查出抑.郁.症,他也一点也不在意这个病,还是日常生活。

只不过......

只不过就是手臂上有几道刀伤




时间过得很快就到了王一博结婚的时间了

肖战没有来参加,至于为什么肖战不来,也有人在猜想。

王一博结婚了,女孩很像他.....

他的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是肖战打给他的,肖战说“王老师,新婚快乐!”

“肖老师好!你为什么不来我婚礼啊....”

“我出国了,去了看极光”

“哦,这样啊....还有事吗?没事挂了,我正在举行婚礼呢”

你在举行婚礼?那好吧,拜拜

“嗯,拜拜,你什么时候回来了,我就请你吃饭”

“我可能永远都不回去了吧.....吃饭就不用了...”


嘟嘟嘟.....




婚礼继续进行



晚上一切完成后,王一博都那个女孩说:“好了,你可以走了”“你这样做真的好吗?”女孩说,“就这样吧”王一博说完就走了




“我好累啊,不想活了.....算了睡觉吧.....”肖战自言自语的说道


“啧....又睡不着,安眠药呢,哦~在这”肖战说完就吃了两粒安眠药好,喝了一杯水


“怎么回事,这杯水好像有我放的一瓶安眠药?”肖战一脸震惊



慢慢的....慢慢的....他睡着了,醒不过来的那一种......


快睡着的时候还在说着

“九月五号挺好的

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要好好对她

我不再爱你了

有人照顾你了,我也就放心了

再见了......”



王一博觉得今天肖战的话有点不对劲,他就打了很多个电话给肖战

但是....肖战听不见

然后,王一博疯狂的找他,问人。

王一博他找不到.....也问不到


最后....是肖战的助理给了他一封信

王一博看了崩溃了

信里有一张抑郁症的证明

还有.....一张纸



                        ——END——

肖战没有出国,这是一个谎言

信里只写了几行字

我爱你很爱情

不过

九月五号挺好的

你们这那一天订婚了

我不再爱你了

我不怕你没人照顾了

我也放心的走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

                                    ——肖战

——END——

猫沢祐
我最近真的高产 (没质量代表)...

我最近真的高产

(没质量代表)


群里作业安眠药+重度抑郁症

我最近真的高产

(没质量代表)


群里作业安眠药+重度抑郁症

Dugu.

【同人】“可是,我已经决定哪儿也不去了。。。”

元素加入:重度抑郁症与安眠药。

【同人】“可是,我已经决定哪儿也不去了。。。”

元素加入:重度抑郁症与安眠药。

無機酸.

您好 我是八公.

這是我來LOFTER的第一天 我是手機攝影愛好者 希望能和您一起分享交流.

這是去年夏天的一次作品 看到母親的一些藥物萌發的靈感 希望您可以喜歡.


您好 我是八公.

這是我來LOFTER的第一天 我是手機攝影愛好者 希望能和您一起分享交流.

這是去年夏天的一次作品 看到母親的一些藥物萌發的靈感 希望您可以喜歡.


Stone.

之前一点也体会不了马晓攀说的睡不着那种难受的感觉 从来都是着床就着 一觉到天亮 尿都叫不醒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 我开始体会到了那种痛苦 不同于前年考研快考试了那会儿一段时间的失眠 从上床到最后一次看表入睡期间可以经历三个小时 脑袋跟被轰炸了似的 重复同样的梦同样的梦境 像块大石头
下午做了梦 现在再回想起来两个场景 杀人跟你 人们都缩小在像冰格一样的狭小空间里 我拿着刀 随意砍杀跟你问我是不是纹了身
刚吃了药 想趁药效还没出来之前记录下
我好像离你越来越远了 想起你日夜颠倒的工作时差 眼睛就一直有流泪的感觉 可擦擦 是干的

之前一点也体会不了马晓攀说的睡不着那种难受的感觉 从来都是着床就着 一觉到天亮 尿都叫不醒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 我开始体会到了那种痛苦 不同于前年考研快考试了那会儿一段时间的失眠 从上床到最后一次看表入睡期间可以经历三个小时 脑袋跟被轰炸了似的 重复同样的梦同样的梦境 像块大石头
下午做了梦 现在再回想起来两个场景 杀人跟你 人们都缩小在像冰格一样的狭小空间里 我拿着刀 随意砍杀跟你问我是不是纹了身
刚吃了药 想趁药效还没出来之前记录下
我好像离你越来越远了 想起你日夜颠倒的工作时差 眼睛就一直有流泪的感觉 可擦擦 是干的

脸帝xxx

英文流行乐,小清新助眠曲。忘了有没有推过这首了,记忆力随着压力增加慢慢衰减。一直很喜欢这首歌的旋律,简单易学,听一遍就能跟着哼哼,像是听童话故事一样的一首小夜曲🛶

英文流行乐,小清新助眠曲。忘了有没有推过这首了,记忆力随着压力增加慢慢衰减。一直很喜欢这首歌的旋律,简单易学,听一遍就能跟着哼哼,像是听童话故事一样的一首小夜曲🛶

脸帝xxx

中文民谣,弹唱小清新。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也是纪念我第一首会用吉他弹的歌曲。弹了之后才发现这首曲子是多么的简单上手,但是旋律和歌词却能深深地烙印在一个人的脑海里🎵

今天刚租了新公寓,后天就能去看了,希望能和我预想的一样美好☺️

中文民谣,弹唱小清新。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也是纪念我第一首会用吉他弹的歌曲。弹了之后才发现这首曲子是多么的简单上手,但是旋律和歌词却能深深地烙印在一个人的脑海里🎵

今天刚租了新公寓,后天就能去看了,希望能和我预想的一样美好☺️

脸帝xxx

J-POP,日系流行乐。很久以前的一首歌,那时候还流行这样简单朴素的伴奏,配着温柔如水的声线。随着副歌的don don,能看见人在一步一步努力向上爬,一天一天向梦想进发,明天也要为了理想坚强活下去🙏🏻

下周就是final week了,我也要更加努力了🙏🏻

J-POP,日系流行乐。很久以前的一首歌,那时候还流行这样简单朴素的伴奏,配着温柔如水的声线。随着副歌的don don,能看见人在一步一步努力向上爬,一天一天向梦想进发,明天也要为了理想坚强活下去🙏🏻

下周就是final week了,我也要更加努力了🙏🏻

脸帝xxx

J-POP,日系流行乐。夜深了,推一首安静的歌吧🌃小姐姐温柔的声线带动了简简单单的伴奏和节拍,让他们绽放出不一样的色彩,像是夜空中无声无息划过的一片流星雨,在你眼前熠熠闪烁着,每一颗都在讲着听到这首歌每个人不同的故事✨

不知不觉一天又要结束了,但却还迟迟不想睡去,睡眠拖延症吗…多听听这种歌应该可以助眠吧…

J-POP,日系流行乐。夜深了,推一首安静的歌吧🌃小姐姐温柔的声线带动了简简单单的伴奏和节拍,让他们绽放出不一样的色彩,像是夜空中无声无息划过的一片流星雨,在你眼前熠熠闪烁着,每一颗都在讲着听到这首歌每个人不同的故事✨

不知不觉一天又要结束了,但却还迟迟不想睡去,睡眠拖延症吗…多听听这种歌应该可以助眠吧…

脸帝xxx

英文流行乐,电音小清新。好久没更新的“安眠药”系列,很复古很梦幻的一首歌。女主唱慵懒的唱腔让人感觉她似乎还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和歌名《白日梦小姐》恰好配合。

就是这种午后阳光洒到身上让你自然醒来,舒服地躺在软软的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才发现刚才回到小时候,参加的森林里和兔子们的茶话会原来都是一场美好的白日梦🍵

英文流行乐,电音小清新。好久没更新的“安眠药”系列,很复古很梦幻的一首歌。女主唱慵懒的唱腔让人感觉她似乎还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和歌名《白日梦小姐》恰好配合。

就是这种午后阳光洒到身上让你自然醒来,舒服地躺在软软的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才发现刚才回到小时候,参加的森林里和兔子们的茶话会原来都是一场美好的白日梦🍵

脸帝xxx

电音小清新,迷幻音乐。同样也位于我“安眠药”系列的一员,来自一个之前推送过的超骚男声Brett。他的声音真的十分有辨识度,而且这个乐队鲜明的个人特色能让你在听到的第一瞬间识别出来😍

准备启程回西雅图了,新学期新气象!

电音小清新,迷幻音乐。同样也位于我“安眠药”系列的一员,来自一个之前推送过的超骚男声Brett。他的声音真的十分有辨识度,而且这个乐队鲜明的个人特色能让你在听到的第一瞬间识别出来😍

准备启程回西雅图了,新学期新气象!

脸帝xxx

纯音乐曲目。“安眠药”系列又一力作。刚开始看到这个封面就觉得很有意思,像是一个黑手党大佬(或是嘻哈音乐爱好者?)金盆洗手的样子。歌曲标题某种程度印证了我的想法,Liturgy的意思就是礼拜仪式✟

接二连三插入的乐器声并不觉得繁杂混乱,反而在短短几分钟内带给人不一样的感觉。比起礼拜仪式,让我更想起了那种一步一步走向圣殿,能感受到信仰之光一点点照亮你的世界,最后内心一片祥和宁静的朝圣之旅。从头到尾持续的电音旋律也是相当的洗脑,不停循环ing…

纯音乐曲目。“安眠药”系列又一力作。刚开始看到这个封面就觉得很有意思,像是一个黑手党大佬(或是嘻哈音乐爱好者?)金盆洗手的样子。歌曲标题某种程度印证了我的想法,Liturgy的意思就是礼拜仪式✟

接二连三插入的乐器声并不觉得繁杂混乱,反而在短短几分钟内带给人不一样的感觉。比起礼拜仪式,让我更想起了那种一步一步走向圣殿,能感受到信仰之光一点点照亮你的世界,最后内心一片祥和宁静的朝圣之旅。从头到尾持续的电音旋律也是相当的洗脑,不停循环ing…

脸帝xxx

纯音乐曲目,一首来自英国乐队的电子乐曲,贝斯随心所欲的玩到不行。又找到了形容歌好听的方法,就是那种好听到醉死梦中都要爬起来看一眼叫什么名字的歌🛏

今天在游乐园浪了一天,累的不行,回宾馆趴在床上塞上耳机就打算迷瞪一觉。结果就听到了这首歌,情不自禁赶紧爬起来分享给大家。

纯音乐曲目,一首来自英国乐队的电子乐曲,贝斯随心所欲的玩到不行。又找到了形容歌好听的方法,就是那种好听到醉死梦中都要爬起来看一眼叫什么名字的歌🛏

今天在游乐园浪了一天,累的不行,回宾馆趴在床上塞上耳机就打算迷瞪一觉。结果就听到了这首歌,情不自禁赶紧爬起来分享给大家。

脸帝xxx

英文音乐,电音小清新。“安眠药”系列另一力作,来自希腊的乐队,一男一女,从国籍开始就透着仙气。听着女主唱的声音,仿佛能看见她碧绿的双眸,高挺的眉骨,如雕刻般的面部线条,就像中世纪艺术作品中奥林匹斯山女神的形象👼🏻

第一天到LA,玩的超开心!就是去不了夜店哭哭…

英文音乐,电音小清新。“安眠药”系列另一力作,来自希腊的乐队,一男一女,从国籍开始就透着仙气。听着女主唱的声音,仿佛能看见她碧绿的双眸,高挺的眉骨,如雕刻般的面部线条,就像中世纪艺术作品中奥林匹斯山女神的形象👼🏻

第一天到LA,玩的超开心!就是去不了夜店哭哭…

脸帝xxx

英文电子音乐,独立流行乐。最近很喜欢这种迷幻风的音乐,还特意收集了一歌单的催眠专用,起名叫做安眠药。前奏控必备,这个旋律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原来以为做作业的时候要陪那种动感的歌才有效率,今天伴着这种电子小清新做了一下午作业,反而感觉效率更高了😂

英文电子音乐,独立流行乐。最近很喜欢这种迷幻风的音乐,还特意收集了一歌单的催眠专用,起名叫做安眠药。前奏控必备,这个旋律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原来以为做作业的时候要陪那种动感的歌才有效率,今天伴着这种电子小清新做了一下午作业,反而感觉效率更高了😂

_Nini 🌖
- Sleeping Pill...

-

Sleeping Pills 💤

-

Sleeping Pills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