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矿

10312浏览    5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31 17:42
壶酒安心

远洋曲Ⅴ

来了来了,虽迟但到!猝不及防的前任交锋!质问与逃避的交织!狗血八点档就此展开!(什么啊) 


    朴载赫的计划全乱了。 


    大概半个月前,一通远洋电话打到了朴载赫手机上。隔着电话传过来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呀,小崽子,是我。” 

    由于这个声音确实太久没接触过朴载赫的鼓膜,他一时间有些分辨不出声音的主人,看了一眼号码确认不是自己通讯录里...

来了来了,虽迟但到!猝不及防的前任交锋!质问与逃避的交织!狗血八点档就此展开!(什么啊) 

 




    朴载赫的计划全乱了。 

     

    大概半个月前,一通远洋电话打到了朴载赫手机上。隔着电话传过来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呀,小崽子,是我。” 

    由于这个声音确实太久没接触过朴载赫的鼓膜,他一时间有些分辨不出声音的主人,看了一眼号码确认不是自己通讯录里的人,愈发疑惑了。 

    “你好......哪位?” 

    似乎对朴载赫的迟疑感到好笑,对面的人“喀啦”一声把嘴里的水果硬糖咬碎,声音清晰了起来。 

    “我是李民皓。”电话那边,仿佛心情很好的人扬起一个笑容,像极了恶作剧的小孩。 

 

    朴载赫回过神来,白瓷杯里的咖啡已经有些冷了,他镇定下来,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偷偷地瞟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人。曺容仁垂着眼帘,小口小口喝着咖啡,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他放下咖啡杯,整理了一下思绪,思量着如何开口,过了半晌才磕磕绊绊开始叙述,总之又吹又捧地表示我们俱乐部就是坠吊的,有钱而且待遇好等等巴拉巴拉一大堆。看曺容仁没有反应,换了一种方法分析金玎玟的天赋,发展方向以及许下承诺说至少今年能升上二队。他倒不敢和曺容仁扯合约的事,这方面没有扯谎的必要。也许是他没有和曺容仁说谎的习惯。 

    实际上他扯了这么一大堆,更像是在说服,完全没有昨天在训练室压了姜赞镕一头的锐气,那句“让家长来跟我谈。”的气势荡然无存,满心都是这事怎么像脱轨的火车一样不受控制了。 

    曺容仁终于放下了那杯咖啡,舔了舔嘴唇,吃掉了沾在唇上的奶油。“你说完了吗。那轮到我说了,我的回答是,我不同意。” 

    朴载赫觉得自己像被训话一样吃瘪,“为什么?”曺容仁十指相扣,“我不同意,我不想玎玟走职业的道路,我是他的家长,也是他的监护人。” 

    朴载赫张了张嘴,“当然,我很开明,玎玟强烈的意愿我不会忽视。我只是不让他在Gen.G打而已。至于原因——”曺容仁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很温柔的笑,“相信我不说你也知道。” 

    朴载赫心里觉得荒唐极了,换做前几年他会觉得委屈,反思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但是现在他只觉得荒唐,明明一声不响消失的人不是他,明明关系破裂的原因他至今无法猜透,为什么要被这种略带讽刺的语气压制。 

    “以及,为什么你不向我提问。”朴载赫愣住,“什么?” 

    “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像你当年被越过一次塔之后缩在塔下不敢补刀或者poke的时候。难道我没教过你先手出击吗。”曺容仁语气平淡,吐露出的却是以往少有的刻薄。 

    “谈话到此结束吧,我走了。”曺容仁起身作势要走。 

    “等一下。”朴载赫一把捉住他的手腕,稍微使了点力气,拉了一下曺容仁,迫使他面对自己,手指一动抽了张纸巾,动作堪称轻柔地擦掉了残留在他嘴角的奶沫。然后收回手,比曺容仁更快地走出去,留下他一个人怔住在原地,过了一会,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才回过神来,嘴角不自觉地弯起一个无奈的弧度,旋即又消失了。 

    为什么不向我提问呢。 

 

    姜赞镕结束当天直播从基地出来的时候,恰好迎面撞上往基地里走的姜旼丞,对方愣了一会,似乎是犹豫要不要打招呼,最终还是象征性点了下头,“哥。”镜片底下的眼睛冷漠得近乎没有温度。 

    “旼丞啊,这就退伍了吗。”姜赞镕终于找到能寒暄的话题,像保命的技能一样忙不迭地丢了出来。姜旼丞点点头,“半个月之前退的。可能哥不知道”言下之意就是我都退了半个月你才意识到未免太迟钝了。基地门前的空气一时间冷得像结冰了一样,最终姜旼丞开口:“我还有事,改天再和哥聊吧。” 

    擦身而过的时候姜赞镕极其敏感地嗅到他身上附着的一丝草莓混合着酒精的味道。下意识叫住他:“旼丞啊。”姜旼丞不解地回头看着他,“你是不是喝酒了。”姜旼丞觉得奇怪,摇了摇头:“没有啊。” 

    “那么,还是没有民皓的消息吗。”姜旼丞的眼神一瞬间变了,警惕而带着敌意地瞪着姜赞镕,皱起的眉头让他看起来像某种防止领地被侵袭的犬科动物。“没有,哥也知道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只能被动地联系上。”姜赞镕点点头,不再过问。 

    当天晚上回家的时候,姜旼丞提了一袋子Omega用的抑制喷剂。坐在沙发上咔嚓咔嚓啃着坚果的李民皓好奇地盯着他手里的塑料袋提问:“这是什么?”房子里因为许久没有开窗,草莓果酒的味道有些浓重,姜旼丞一言不发地拆了一瓶抑制剂,坐到沙发上揽过李民皓,凑到他颈间像小狗一样嗅了嗅,声音有点闷闷地嘟哝道:“哥闻起来有点太香了。”李民皓不解地“嗯?”了一声,然后在姜旼丞的舌尖触碰到他颈后的腺体的一瞬间绷直了身体。他对姜旼丞突然踩过界的行为感到有点恐慌,还没来得及开口制止,姜旼丞已经开始吮吻那一块小小的凸起,淡淡的烟草花味道释放出来,冲击了李民皓的大脑。然而姜旼丞及时地在李民皓崩溃之前停了下来,轻轻地咬了一下Omega被舔得湿漉漉的腺体,补了个小小的临时标记,手指抹掉了自己的唾液,喷上抑制剂。 

    李民皓的大脑被腺体上的冰凉感觉唤醒了,理智回笼的Omega依然对姜旼丞突然表现出来的侵略性有点害怕,然而他很快发现姜旼丞的情绪没有那么简单。个子很大的Alpha埋在他的颈间,轻轻地颤抖着,下意识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背部试图安抚他。姜旼丞却像受惊了一样抬起头来看着他,两个呼吸间就抵上了他的额头,依然微微地颤抖着,深呼吸了两下才开口说话:“哥不会离开我的,对吧。”得到了李民皓一个模糊的鼻音:“嗯?”无法确认到底是在疑惑姜旼丞的表现还是回答这个问题。 

    姜旼丞轻轻变了个角度,像是要亲吻他的唇,最终偏移了一点,只是啄了一下嘴角旁边的皮肤,连嘴角都没有碰到。随后迅速地起身,“我去洗澡了,哥以后在家里也偶尔用用抑制剂吧。”脱外套的时候李民皓还是看到他的指尖依然不可抑制地颤抖着,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情绪。 

    李民皓的心底没来由地升起了一丝不安。 

 

    樱花已经开得荼蘼了,下一步就是凋谢。 

 

TBC 

最近在忙着给矿的留言簿画画写字。。。进度略有点慢了,加上本人被韩华生命重创ᵕ᷄ ≀ ̠˘,所以拖了一下更!四月之后应该相对正常一点了!(真的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