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迪

54.7万浏览    9131参与
妍子

访谈 对的人

注:本篇与爱久见人心无关,安谭已在一起。


主持人: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谭:介绍的

安:?

谭:上天介绍给我的仙女。

主持人:……

(安迪脸颊泛红,轻轻锤了一下谭宗明。)

主持人:谭总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何总的?

谭:我不喜欢她

安:?

谭:我一直都爱她

主持人:。。。


——————————————————————

专访(安)

主持人:心目中的男人是怎么样的?

安:体贴的,细心的,帅的?(萌)

主持人:怎么评价谭总?

安:很欣赏他,他就是我的男神。(害羞)

主持人:平常在家怎么称呼谭总?

安:谭总、老谭

主持人:不叫老公吗?

安:很少(笑着害羞�...

注:本篇与爱久见人心无关,安谭已在一起。


主持人: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谭:介绍的

安:?

谭:上天介绍给我的仙女。

主持人:……

(安迪脸颊泛红,轻轻锤了一下谭宗明。)

主持人:谭总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何总的?

谭:我不喜欢她

安:?

谭:我一直都爱她

主持人:。。。


——————————————————————

专访(安)

主持人:心目中的男人是怎么样的?

安:体贴的,细心的,帅的?(萌)

主持人:怎么评价谭总?

安:很欣赏他,他就是我的男神。(害羞)

主持人:平常在家怎么称呼谭总?

安:谭总、老谭

主持人:不叫老公吗?

安:很少(笑着害羞😊)

主持人:在家和谭总的相处模式会和在外面不一样吗?

安:会吧 (捂脸)(偷笑)

主持人:什么原因导致你和前男友分手?

安:追求不同思想不同吧,反正感觉不合适就分了呗。(轻松)

主持人:追你的人多吗?

安:不算多吧,但是每次老谭都会帮我,因为我不太会与人相处(害羞)

主持人:那在一起后你们会发生争执吗?

安:肯定会啊 但他每次都会让着我,即便我是错的(幸福)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 怎么评价自己?

安:嗯……觉得自己是一个好的领导、好的工作者,却不是一个好的妻子。


专访(谭)

主持人:听说你们做了十多年的朋友,之前为什么一直没有表白?

谭:不敢啊,怕她不答应

主持人:那您怎么评价自己的妻子?

谭:一个特别善良、聪明、单纯美好的女孩儿吧。而且最让我感动的是她在经历了很多之后还能保持最初的纯真。

主持人:经历过很多变故?

谭:对,她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包括前段时间被黑。她可能看起来特别强大,什么麻烦都能迎刃而解,但她内心其实是特别脆弱、没有安全感的一个姑娘,她一直在伪装她自己,一直很让人心疼。但是她在我身边的时候就可以卸下一切的外表伪装,直接把她最软弱、内心最深处的一切都交给我,我也特别想一直保护着她。


安:能够遇见谭宗明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谭:原本以为就要错过了,但是缘分让我们走在了一起,没有分开,这一次,一定会好好把握

安:在对的时间里遇见他,他就是我的那个对的人

谭:安迪,我爱你


也许,这就是爱情。在合适的时间,遇见那个最合适的人,然后一路追随、不离不弃,就像是影子不停追着光梦游。爱情,就是如此。它需要等待、需要磨砺、需要经得起时间的洗礼,它就在现在、将来,最终一定会迎来那个岁月静好、锦瑟和鸣。

                                          ——谨此 致安谭❤️



今天二更了呢,这章有点甜呀!






妍子

爱久见人心9

2202

“哎——樊大姐你干嘛呀?”曲潇潇理了理衣服。

“你干嘛呀,你能不能不要总是侵犯安迪姐的个人隐私呢?”一直没吭声的关雎尔终于说话了。

“什么叫侵犯隐私啊?你刚才都没有看到安迪对谭总笑的有多甜,原来她身边一直有一个这样的极品痴情男啊,他俩才是天生一对、天造地设、金童玉女,懂不懂啊?”

“谭总,我好像听安迪姐说过,是她的老板,你别瞎说。”

“死潇潇,不许你乱说!”

“是啊,小曲,包总还是你撮合的呢,最后不也成了这样吗?”

“我说你们三个真是——她们两个不懂事儿也就算了,樊大姐你也这样。”

“我懂你的意思,但我们也要先把具体情况了解清楚吧。反正,走着看吧。”


—————...

2202

“哎——樊大姐你干嘛呀?”曲潇潇理了理衣服。

“你干嘛呀,你能不能不要总是侵犯安迪姐的个人隐私呢?”一直没吭声的关雎尔终于说话了。

“什么叫侵犯隐私啊?你刚才都没有看到安迪对谭总笑的有多甜,原来她身边一直有一个这样的极品痴情男啊,他俩才是天生一对、天造地设、金童玉女,懂不懂啊?”

“谭总,我好像听安迪姐说过,是她的老板,你别瞎说。”

“死潇潇,不许你乱说!”

“是啊,小曲,包总还是你撮合的呢,最后不也成了这样吗?”

“我说你们三个真是——她们两个不懂事儿也就算了,樊大姐你也这样。”

“我懂你的意思,但我们也要先把具体情况了解清楚吧。反正,走着看吧。”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洒满房间。安迪醒了过来。她揉了揉自己还依然有些发昏的脑袋,起身下床,她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会面对什么,但她有信心处理好这些问题。

晟煊

安迪拿着包走出电梯,就看到了坐在大厅里等待的包奕凡。

“安迪,我……”

“包总,请问有什么事吗?”

“安迪,别这样……对不起,我,我那天就是太着急了,真的对不起。”

“包总,这里是公司,如果你要谈公事,我可以请你去办公室详谈,或者我们再约时间,如果是私事……我想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私事可谈了。”

“安迪!”

“包奕凡,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我们不可能了!我还要工作,你赶紧回去吧。”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绝情,我一直在为我们的感情付出,你呢?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要分手?你能不能像其他女孩子一样不要那么强,能够撒撒娇、柔弱一点?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

“第一 这对你来说是小事,对我来说不是。第二 、撒娇,这是从小在家人宠溺下的孩子才配拥有的自信,而我,永远不可能。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一定要把自己变强,要理性,不能有一丁点的任性和柔弱。现在我需要工作,你赶紧走吧!”说着,安迪双手环抱着自己,路过的员工们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匆匆走过,毕竟这是高层们的隐私,谁都不想惹祸上身。

这时,谭宗明闻声而来“包总!”

“老谭”安迪顿时觉得无比心安。

“谭总,我和安迪之间的事好像不用你插手吧?而且您上次强行抱走安迪,也已经越界了。”

“我也不想越界,只是这里是我的公司,你在这儿已经严重妨碍了我们的秩序,以及我员工的工作,我不可能视而不见。还有,虽然我们是合作伙伴,但晟煊不欢迎你。”

听到这番话,包亦凡只好愤愤离开,谭宗明也不是他好惹的。

“你没事儿吧?”谭宗明关切地问。

安迪摇摇头“还好有你。”

谭宗明笑笑“不要因为不应该的人影响心情,走吧。”



正文之后

抱歉,昨天有点不在状态,所以没有更新。这里还是要再次谢谢@戒烟戒酒戒不掉你 。

下章看点:苏家人要出场了(这里我们假设二嫂朱丽在晟煊工作)。。。


最后祝高考生们超常发挥、金榜题名。也为已经成为准高中生的朋友们喝彩!


桃之夭夭🍑

上班第一天

安迪用a表示

包奕凡用b表示

嗯,其他人再说吧!

----------------

a:你们好,我是鲍总的新助理,你们可以救我安迪或者何助理

C是公司员工

c:知道了,何助理(^O^)

c:对了,何助理把这个文件给包总送去吧

A:哦,好

包总办公室

A;包子,这是今天的文件

B,嗯,好,你放这吧!对了,今天上任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A,挺好的,你的员工还蛮热情的嘛

B,那就好,还怕你不适应呢

A,不会😊

B,没吃早饭吧,把这个吃了

说着递给安迪一份皮蛋瘦肉粥

A,我不想吃皮蛋(╥﹏╥)

B,那我帮你挑出来吧

A,嗯,你真好^ω^

B,我这么好,你不给点...

安迪用a表示

包奕凡用b表示

嗯,其他人再说吧!

----------------

a:你们好,我是鲍总的新助理,你们可以救我安迪或者何助理

C是公司员工

c:知道了,何助理(^O^)

c:对了,何助理把这个文件给包总送去吧

A:哦,好

包总办公室

A;包子,这是今天的文件

B,嗯,好,你放这吧!对了,今天上任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A,挺好的,你的员工还蛮热情的嘛

B,那就好,还怕你不适应呢

A,不会😊

B,没吃早饭吧,把这个吃了

说着递给安迪一份皮蛋瘦肉粥

A,我不想吃皮蛋(╥﹏╥)

B,那我帮你挑出来吧

A,嗯,你真好^ω^

B,我这么好,你不给点奖励吗?

A,你要什么奖励呀?

B,我要你~

安迪还没反应过来,包奕凡直接亲了上来

两人激情相吻

过了许久,有人敲门,包奕凡才不舍得把安迪放开,并说进来。

C,包总,这个需要你签字

B,哦,放这,你先出去吧

C,好的包总,心想今天包总怎么有点怪怪的?

b,好了,他走了

a,吓死我了

B,是不是该继续呢?

A,不要

B,别这么绝情嘛

妍子

爱久见人心8

欢乐颂:

“好了老谭,不用再送我上去了,我自己可以。”安迪站在电梯间有些无奈的对谭宗明说。

“说好,遇到棘手的事一定要告诉我。”谭宗明再次强调,他不想让这个女孩再受一点伤害。

“当然,放心吧。”

“安迪!”是曲潇潇。她跑上去,直接扑到安迪身上

“哎呀,好了……”安迪边笑边皱着眉头。

“可是人家人家真的想死你了!”“哎~这位是~”曲潇潇这才发现身边挺拔修长的男人,凭她的江湖经验,已经可以猜出这就是安迪口中的老谭,但因心生畏惧,还是礼貌地问了一句。

“哦,这是我老板,谭宗明。老谭,这是小曲。”

“曲小姐,幸会。”谭宗明礼节性的伸出了一只手。

“谭总,你好。”曲潇潇慌忙握住这只在她...

欢乐颂:

“好了老谭,不用再送我上去了,我自己可以。”安迪站在电梯间有些无奈的对谭宗明说。

“说好,遇到棘手的事一定要告诉我。”谭宗明再次强调,他不想让这个女孩再受一点伤害。

“当然,放心吧。”

“安迪!”是曲潇潇。她跑上去,直接扑到安迪身上

“哎呀,好了……”安迪边笑边皱着眉头。

“可是人家人家真的想死你了!”“哎~这位是~”曲潇潇这才发现身边挺拔修长的男人,凭她的江湖经验,已经可以猜出这就是安迪口中的老谭,但因心生畏惧,还是礼貌地问了一句。

“哦,这是我老板,谭宗明。老谭,这是小曲。”

“曲小姐,幸会。”谭宗明礼节性的伸出了一只手。

“谭总,你好。”曲潇潇慌忙握住这只在她看来无比神圣的手。

“那你们聊,我先走了。”

“嗯”安迪笑着,眉眼弯弯的。这些全被本来就无比八卦的曲潇潇看在眼里。

22楼

“安迪姐!你这两天去哪儿了?”关雎尔刚刚下班。

“安迪——哎你怎么跑到美国去了。”邱莹莹一下子冲出房间。

“安迪。”

安迪着实被吓了一跳“好了,都进来吧。”

2201

“安迪姐,这几天你到底干嘛去了呀?”邱莹莹早就按耐不住了。

“死蚯蚓,你哪儿那么多问题啊?安迪,刚才那位……”

“你们俩别闹了。”樊胜美终于看不下去了。

“是这样……”安迪先把在包奕凡家发生的事儿叙述了一遍。剩下了三个一脸懵了的人。“呵!这包家老两口还真是戏精啊!还有包奕凡这个妈妈宝!”“不是,那你怎么跑到美国去了?”樊胜美发问。安迪索性把这几天的所有事又说了一遍。

“安迪姐,你也太惨了吧。”邱莹莹脱口而出。

“邱莹莹——”

“安迪,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樊胜美再次发问。

“对于包奕凡,我很失望,所以跟他分手了,对于我,”安迪停顿了一下“我妈,她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人,所以在她和老师之间,我肯定会选择老师。”安迪依旧保持着往日的理性。

“安迪啊,对于你那一家子人,置之不理是对的,姐妹儿挺你,樊大姐你也学着点儿。至于包兄吗,就像我刚才说的,妈妈宝一个,一定要断的干净、彻底。”曲潇潇分析的头头是道。

“我觉得包总很好啊,对安迪姐这么好。”邱莹莹说话总是那么不过脑子。

“好什么好啊,这是一种态度,态度,懂吗?婚前都这个样子,婚后我们安迪不要委屈死啊?安迪,对不起啊,我真是看错包奕凡了!”曲潇潇一脸愤怒💢。

“安迪,我也支持你,包家太乱了,真要嫁过去肯定没好日子过,不过你妈妈的事,你那两个哥哥不会找你麻烦吧?”樊胜美有些担心。

“放心没事,反正我也不会认他们。”

“安迪,姐妹儿提醒你一句,不要在有些不靠谱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抓紧把握自己身边的幸福。”

“什么?”安迪满脸问号❓

“我是说谭总。”曲潇潇脸上写满了无奈。

“老谭?我们是好朋友啊,你别开玩笑了。”

“怎么不可能啊,你看你刚刚对他笑的多甜。”

“哎呀小曲,你差不多行了,也让安迪休息一会儿。”樊胜美说着,把曲潇潇拎走了,两个小的紧跟身后。





正文之后

1.下一章安迪正面对抗包家及苏家,另外4美谈论老谭。

2.非常感谢@一诺姑姑 @戒烟戒酒戒不掉你 ,非常暖心。

3.今天终于考完了,终于不用再在题海中挣扎了,开心😃 假期里尽量保证每日一更。

4.除了安谭我还在写一篇校园文(原创)欢迎大家来捧场呀!





桃之夭夭🍑
补作业中实在写不出来

补作业中实在写不出来

补作业中实在写不出来

桃之夭夭🍑
说好的3篇,不好意思,今天同学...

说好的3篇,不好意思,今天同学来找我玩了,所以不太方便更新,我一会儿把剩下的两篇写完,马上就能发,这个是周五写的吧,然后忘发了

说好的3篇,不好意思,今天同学来找我玩了,所以不太方便更新,我一会儿把剩下的两篇写完,马上就能发,这个是周五写的吧,然后忘发了

德漫德小女孩

是…梦?梦!(6)

本文纯属瞎编娱乐,请勿当真


请勿上升蒸煮,圈地自萌


爱你们哟~


。。。。。。。。。。。。。。。。。。


这几天汐霖过的非常开心,搞怪的性子也渐渐露了出来:一惊一乍的吓郭麒麟;藏孟鹤堂的眉笔;给烧饼吃涂了芥末的饼干;神出鬼没的撸周九良的头发....

但这些行为在这帮老爷们眼里不足挂齿


汐霖白天嘻嘻哈哈,每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哥哥来摸摸她的脑袋,看着她睡下,给她掖好被子再笑着柔柔地道声

“晚安~”


汐霖总是规规矩矩睡下,等他们轻轻关上门走了之后,默默打开自己床边的小夜灯然后...坐在床上盯着书桌那个打不开的抽屉发呆


自己到底是不是郭汐霖啊?...


本文纯属瞎编娱乐,请勿当真


请勿上升蒸煮,圈地自萌


爱你们哟~


。。。。。。。。。。。。。。。。。。


这几天汐霖过的非常开心,搞怪的性子也渐渐露了出来:一惊一乍的吓郭麒麟;藏孟鹤堂的眉笔;给烧饼吃涂了芥末的饼干;神出鬼没的撸周九良的头发....

但这些行为在这帮老爷们眼里不足挂齿


汐霖白天嘻嘻哈哈,每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哥哥来摸摸她的脑袋,看着她睡下,给她掖好被子再笑着柔柔地道声

“晚安~”


汐霖总是规规矩矩睡下,等他们轻轻关上门走了之后,默默打开自己床边的小夜灯然后...坐在床上盯着书桌那个打不开的抽屉发呆


自己到底是不是郭汐霖啊?


汐霖每天都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沉迷,毕竟自己也是看过穿越小说的人,万一哪天回去了,万一自己不是郭汐霖然后真的郭汐霖回来了,那多尴尬啊


但汐霖还是沉迷了.....

对呀,这么好的家人,怎么能不沉迷呢






日子照常一天天过去了


“二崽?”郭麒麟轻手轻脚的走进汐霖的房间拍了拍汐霖:“快点起来啦,小舅和阿陶就要回来了”


“嗯?”汐霖睡眼朦胧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哦。”

然后坐着打起了瞌睡


“诶诶诶,醒醒啦!”郭麒麟一把扶住汐霖往边上一歪的头:“小心点,都要摔下床了。快点起来昂”


汐霖清醒了不少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软软糯糯的说:“好的哥”


郭麒麟一个没忍住上手摸了摸汐霖的脑袋:啊!真不愧是我的妹妹,可可爱爱!!!


郭麒麟一边想一边撸自己妹妹的头发,手劲儿渐渐大了起来,但是他自己却一点儿没有发觉


这下汐霖彻底清醒:“哥!啊啊啊啊,停!秃了秃了”


“怎么会秃?!不会昂”

郭麒麟觉得逗小孩儿挺好玩儿,开始上双手,把汐霖给撸炸毛了!


“郭麒麟!”


“咋了咋了咋了!”郭麒麟嘻嘻哈哈丝毫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你们每天都摸我头发好几次,你摸、大楠哥摸、饼哥摸、孟哥摸........”汐霖在线表演贯口——撸头


“我就算是条狗迟早被你们撸秃!!!”


“什么?这帮人背着我摸你脑袋!”现在郭麒麟炸毛了:“嘿,找他们算账切!”


“呼~”汐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小发啊,争点气昂,别秃你还有救的!嘤嘤嘤”







汐霖梳洗完毕下楼吃早饭


“妈!”这么多天下来汐霖早已习惯了叫法:“今天吃早上啥?”


“炒饭配豆浆”王慧笑眯眯的端来了碗炒饭和一杯豆浆


“好次!”汐霖嘴里塞满了饭,左看右看:“爸爸呢?”


“亥,你爸什么德行你还不知道啊,还在睡呢!”王慧用手点了点汐霖的脑袋:“你呀和他一样一样的,两只睡猪”


“妈!”汐霖嘟嘟嘴:“我才不是猪呢!”


“行行行,你不是猪,你个小懒虫”


“妈!”






吃完后,汐霖坐在客厅里陪安迪玩儿


“安迪,哥呢?”


“哥哥嘛?”安迪停下手里的动作歪了歪小脑袋想了想:“哦!去接阿陶哥哥和小舅舅了”


“这样啊”汐霖见安迪萌萌的样子一把把他抱在怀里:“你怎么这么可爱!”


“因为像姐姐啊~”安迪说:“大家总是说安迪想事情的时候和姐姐一样一样的都会歪脑袋”


“噢!”汐霖一边回答一边罪恶的小手伸向了安迪的痒痒肉


“哎呀,姐姐放开我,这里痒死了”


“嘿嘿!”


“哎呀!姐姐!哈哈哈”


就在汐霖和安迪在玩儿着呢,这时郭麒麟他们回来了






“你们在干嘛呢?”郭麒麟笑嘻嘻的:“这么开心,二崽!安迪!你看看谁回来了”


安迪立马窜了起来跑向门口:“阿陶哥哥!小舅舅!”


为了不冲撞到张云雷,陶阳一把抱起安迪:“吼,重了昂”


安迪当然不会在意这句话,他一门心思在……“阿陶哥哥,小舅舅,想死你们了,你们给我带了什么礼物啊!”


“诶诶诶,我呢?”最后边的人指了指自己


“九郎哥哥,嘿嘿嘿”


“行了,就知道礼物”张云雷冲着杨九郎说:“给他吧”


“来,安迪,给你的”杨九郎把一袋玩具和吃的递给安迪


安迪立马从陶阳的怀里先来抱着就走


“你看看,着哪是想我们啊,全想礼物了”陶阳无奈摇摇头


“行了,我给你们倒水去,你们等会儿啊”郭麒麟说


安迪抱着礼物走到汐霖那边兴奋的说:“姐姐看!”


“嗯嗯嗯,看着呢!”


拆着拆着,安迪突然拉起汐霖就走






“怎么了?”汐霖一头雾水


“阿陶哥哥,小舅舅,九郎哥哥!”安迪抬起小脑袋问:“姐姐的礼物呢?”


汐霖虽说已经和郭麒麟他们很熟了,但是张云雷他们这几天是第一次见,对于汐霖来说算的上是陌生人


汐霖想了想带着试探的语气说:“阿陶哥…九郎哥…小舅”


“诶”陶阳和杨九郎应声到


“姐姐的礼物呢!”安迪问


“哦,在...”杨九郎刚想把东西递上呢,一把被张云雷给拦住了


“不行,等一下”


“我说角儿啊,又咋了?”杨九郎奇怪到


张云雷皱皱眉:“你是郭汐霖?”


“对…对啊”汐霖缩了缩


“你搞什么呢?”陶阳问张云雷:“奇奇怪怪”


“汐汐之前叫人的时候是把我排在第一个的!”


其实张云雷只是想逗逗汐霖,刚刚汐霖叫人把他排在最后一个他戏精的脾气又犯了罢了:“所以你不是汐汐”


“我…”但是汐霖不知道啊,她以为张云雷发现什么了:“我也不知道”


汐霖慌了,开始不知道怎么办了,看着张云雷严肃的表情,汐霖开始犯头疼,不禁用手扶住了脑袋


汐霖一直想:我要怎么办?被看出来了,我不是很早就说了嘛,我不是,明明是他们说我是啊,我也不想的,干嘛对我这么好!别对我这么好啊!对哦,他们只是对郭汐霖好罢了…


“你不是郭汐霖…你不是郭汐霖…”

汐霖的脑子里一直巡回着这句话,脑袋真疼






这时陶阳看出不对劲儿了,扶住汐霖问:“汐汐,没事儿吧”


汐霖忽然像想通了什么似的,一把甩开陶阳的手:“别碰我”


郭麒麟正好从厨房出来了,看见后问:“二崽干嘛呢?你怎么推阿...”


“别叫我二崽,我不是她!”汐霖喊到:“我没有哥哥,没有小舅我是汐霖我不是郭汐霖!”


“姐…姐”安迪都懵了


“别叫我姐姐”汐霖扔下这句话推开门口的杨九郎就跑走了


杨九郎愣了一下马上追出去

谁知道,他追出去的时候汐霖根本不知道哪儿去了


安迪哪儿见过这个阵仗啊,哇的就哭了:“姐姐不要我了”


这下张云雷傻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郭麒麟了解情况后后差点没背过气去:“小舅啊,路上不是说过别…唉”


“我就是开…开玩笑”张云雷都蔫了


“现在是要把汐汐找回来”陶阳说:“唉,叫大家一起去找吧,这丫头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瑶就是瑶
跟我在一起让我照顾你,你爱谁无...

跟我在一起让我照顾你,你爱谁无所谓。

                                ———-谭宗明

跟我在一起让我照顾你,你爱谁无所谓。

                                ———-谭宗明

初伊拾伍
【陪你左右】十四、共饮长江水...

【陪你左右】十四、共饮长江水

“诶,安迪姐还没回来吗?”邱莹莹端着一大盘火锅配菜,和关雎尔、樊胜美一同进了2201的门。

“她刚刚下课,魏兄去接她了。真不知道安迪怎么想的,突然开始上拳击课。”曲筱绡刚结束了一个大案子,此时正瘫在安迪的沙发上,依旧不顾形象;赵启平则在厨房里东看西看,却碰了一手灰——是真的灰尘。

“安迪是有防范意识,我看她也挺适合打拳击的。不过魏兄和安迪都不做饭的吗?这台子上都结了一层灰了。”说完就认真地给自己挤了挤洗手液,认真地搓洗。

“臭安迪,闪婚之后就抛下我们投奔魏兄了,当然没在这里做饭啦。真是的,本来还以为我才是咱们22楼最先结婚的呢!叛徒!”曲筱绡说到气处,忍不...

【陪你左右】十四、共饮长江水

“诶,安迪姐还没回来吗?”邱莹莹端着一大盘火锅配菜,和关雎尔、樊胜美一同进了2201的门。

“她刚刚下课,魏兄去接她了。真不知道安迪怎么想的,突然开始上拳击课。”曲筱绡刚结束了一个大案子,此时正瘫在安迪的沙发上,依旧不顾形象;赵启平则在厨房里东看西看,却碰了一手灰——是真的灰尘。

“安迪是有防范意识,我看她也挺适合打拳击的。不过魏兄和安迪都不做饭的吗?这台子上都结了一层灰了。”说完就认真地给自己挤了挤洗手液,认真地搓洗。

“臭安迪,闪婚之后就抛下我们投奔魏兄了,当然没在这里做饭啦。真是的,本来还以为我才是咱们22楼最先结婚的呢!叛徒!”曲筱绡说到气处,忍不住抬脚砸起沙发,又不满地瞪了瞪厨房的唯一一位男士。

“行了行了,小心沙发!”樊胜美放下手上的东西,也坐在曲筱绡对面:“安迪哪有你说的那样!她这么多东西、这么多事情要处理呢,而且她说搬就搬啊?你这几天又不在欢乐颂,当然没看到他们出双入对了。话说回来,我还以为你的个性,不想这么早结婚呢。”

“怎么?抓到一个是一个,犹犹豫豫地跑了怎么办?再说,想结婚和结婚,本身就是两回事。”曲筱绡不改“小妖精”本态,又抓起桌上的零食开吃。眼神又被前方的摆件抓住:“诶,那是什么?安迪之前买过这个?”

“这个是不是莫比乌斯指环?”关雎尔也很有兴趣,凑到了一个正方体的玻璃罩前细细观赏。玻璃之下,有两对莫比乌斯指环相对而立。好像是银器?

“你们都没看他俩微博吗?这就是那对求婚指环吧?”赵启平也走了过来,托着下巴坏笑着;关雎尔往一旁挪了挪。

“哪条微博???我怎么没看到???”曲筱绡掏出手机,差点摔到地上。

“是不是那条,很长很长又看不懂的?”邱莹莹激动地拍着樊胜美,似乎预言真相。虽然对于发微博者本人来说,已经是非常精简了;奈何情感充沛而又忍不住地文艺呢。

“啊,我就说呢。这两人,直接说‘我们结婚了’,然后po图不好吗?这么麻烦。”

“人家这叫情调。专门把纸环镀银,也不容易。万恶的资本家!”赵启平又看看刷着手机曲筱绡,眼神无奈,但也宽容着。

也许世间人万万,有的人情意相投,便可天长地久;有的人明明不同,却也愿意接受。爱情大概就是没有道理的,因为爱本身就是真理。

想到这里,关雎尔不经意地一笑,终于开脱了自己。

千千万万,终有唯一;唯一很难,但却是千千万万。

“樊姐,你那王同学怎么还没来?”小邱嘻嘻笑笑着,关雎尔也从思绪中抽回现实。

“他刚跟我发短信呢,说正准备上楼看见了安迪和魏兄;他正想打招呼呢,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世间的确有千千万万的人,千千万万的人的确不同,但唯有一点人类共通——别人的八卦,尤其是姐妹的八卦。

樊胜美锁定手机,并没有说话。她悄悄走到安迪的监视器显示器,脸上露出会意的笑:“Wow!”

攻击性的红色拳击手套,此时只剩下了鲜明的爱恋与无尽的狂热。

曲筱绡手快,反应也快。她快速地在键盘上点击了什么,得意洋洋。赵启平看了,笑着推了推她。

“别担心,我是在帮安迪下载保存她荷尔蒙爆棚的时刻呢。”什么叫前后呼应?这才叫前后呼应。曲筱绡这样想到,原来精神和肉体可以并存;望望她的赵医生,后者已经自觉退回到了厨房。

既然如此,那我也要多学习多读书啦~

 

王柏川按响门铃的时候,安迪和魏渭还对于他们的信息泄露毫不知情;连同王柏川,六人憋着坏,又在默契地维护着什么。

又是一年。百花齐放,万物复苏;一切都推倒重来,一切都继续如此。

一年之前,王柏川还没有联系樊胜美,邱莹莹还没有真正开始自己的事业,关雎尔还在担心年底考核,曲筱绡还在国外吃喝玩乐。

安迪还没有回国,还没有见到自己的生父,还没有来到晟煊,还没有见到弟弟小明,也还没有和网友奇点见面。

但是如果重置人生,安迪和奇点默契地认为,依然会走到这一步。

过去的你是过去的你,不可改变;现在的你成为将来的你。但是过去和现在紧紧相连,在所有的可能性中绽放出唯一确定无误的花。

“一年前的我不会想到,一年后的我还是成为了庸俗的平凡人。”聚会散场,二人时光。安迪倚靠在奇点怀里,奇点明白她意在何处。

“天下情侣皆庸俗,如果荷尔蒙的伟大作用就仅仅是让人同质化。”奇点碰了碰安迪的酒杯,微笑。

“但是在情感上和大家一样,也并不是什么坏事,是吗?”

“虽然的确不是坏事,但是什么才叫‘庸俗’呢?也许人与人时常相通,比如面对感情的习惯性依赖,甚至可能会让自己都觉得惊讶、似乎不像自己;但是,正是在看不见的方面,并不相通才是共性。除去情感的因素,你还是你啊。你依然一样的强大、优秀、单纯、善良。如果仅仅是因为情感的介入,让你失去了自己,那才是真正的‘庸俗’”。

“而且你本来就是不一样的,安迪。如果你要我说为什么,那可能,”奇点嘴角上扬,晃晃安迪的手: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他们俩真是够了。”

“怎么?”

“谈经济论哲理,聊文学侃社会,从曼瑟·奥尔森到萨特、从古诗词到女性主义……从精神到肉体,他们还要怎样???这就庸俗,叫我们废柴怎么活???”

“行了,别看电视了,他们那个维度你能理解吗?来吃饭了。”

 

 





点击回到梦的开始

桃之夭夭🍑
如果作业少点的话,我一会儿还能...

如果作业少点的话,我一会儿还能更一个

如果作业少点的话,我一会儿还能更一个

初伊拾伍

找灵感的时候看到这里,再次甜晕过去!!!

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爱情故事💓

软萌总裁x偏心偶像/世间皆冷漠x唯有你柔情(T ^ T)

这个称呼我真的过不去了啊啊啊啊!


“偶像,晚安。”

番外素材get。


找灵感的时候看到这里,再次甜晕过去!!!

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爱情故事💓

软萌总裁x偏心偶像/世间皆冷漠x唯有你柔情(T ^ T)

这个称呼我真的过不去了啊啊啊啊!


“偶像,晚安。”

番外素材get。


桃之夭夭🍑
以后就以这种形式更辣因为这样我...

以后就以这种形式更辣因为这样我可以在学校写

以后就以这种形式更辣因为这样我可以在学校写

初伊拾伍
【陪你左右】十三、何当共剪西窗...

【陪你左右】十三、何当共剪西窗烛

“当然,你愿意的话。”

在自暴自弃和日久生情的可能、贸然接受和琢磨其意的答复之间,奇点决定直接问出来:

“为什么?”

“昨晚下班之后,我确定了一件事——我是爱你的;假设你也…你也喜欢我,那么我们之间的问题只剩下一件,就是我的心理精神隐患。”

“但是正如你所说的,未来我们预测不了。就目前来看,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似乎还可以。经历了网上被骂小三、见到了弟弟、亲自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并且气得不轻,以及,在怀疑家里进贼之后没有发疯。”

“有意思的是,昨晚,或者说今天凌晨,我回想了一下,发现‘入室盗窃事件’竟然不是偶然。在我们分手之后,樊小妹、小邱、小关都很关心我,...

【陪你左右】十三、何当共剪西窗烛

“当然,你愿意的话。”

在自暴自弃和日久生情的可能、贸然接受和琢磨其意的答复之间,奇点决定直接问出来:

“为什么?”

“昨晚下班之后,我确定了一件事——我是爱你的;假设你也…你也喜欢我,那么我们之间的问题只剩下一件,就是我的心理精神隐患。”

“但是正如你所说的,未来我们预测不了。就目前来看,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似乎还可以。经历了网上被骂小三、见到了弟弟、亲自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并且气得不轻,以及,在怀疑家里进贼之后没有发疯。”

“有意思的是,昨晚,或者说今天凌晨,我回想了一下,发现‘入室盗窃事件’竟然不是偶然。在我们分手之后,樊小妹、小邱、小关都很关心我,甚至说每个周末都来聚餐一次。昨晚聚餐之后,她们不让我一起收拾餐具,我只好告诉她们那些碗筷没地方放就摆在柜台上。并且,我们在之前还调侃过小曲被大雨困在外面回不来,但我并没有联想到这场雨和我会有什么关系。那时吃的是火锅,大概是为了通风才把窗户打开。这一连串下来,就很奇妙。”

“也就是说,”奇点接过安迪越来越明显的笑意,“如果我们没有分手,那么你们就不会每周聚餐;不聚餐就不会摆上碗筷,也不会打开窗户;没有这些的铺垫,我就不会出现。看似意外,其实自有内在的联系。人生也许就是无数偶然的必然相加。怎么办,安迪,你越说我越觉得我们就是命中注定。”

安迪定定神,继续说:“更关键的是,今天早上醒来,我看到身旁的你。我可以这么说吗?我并没有很抗拒、紧张,或者反感;其实我还挺适应的。也许我们的确预测不了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我们能够拥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我觉得就是,相信爱情的力量,相信人生。它到了这个节点,它就会给我这样一个需要面对的考验。如果没有这个考验,一切都那么顺利,这个人生也没什么意思。”安迪终于停下话匣,似乎完成了好不容易才定下的决议。

“补充一点。”

安迪看向奇点的温柔眼眸。

“相信你自己,也相信我。而且不需要假设,我爱你。”

“所以,可以抱一抱吗?”

安迪挪了挪,伸手送出拥抱。你为我闯的那些红灯,我都记得;也应当给你一些反馈了。

时间滴答行走,恋人不舍分开。

“不过,就这样?”

“还要怎样?”

“这……床上求婚,是不是有点草率?”不知为何,似乎可以曲解其意;两人都笑了起来,轻松了灼热和有可能的突然。

“白天做决定,可比晚上清醒。”安迪意有所指,而对面的人会意地挑了挑眉;又眼睛一亮起了身,期待地问:“有A4白纸吗?”

“有,办公桌的打印机旁边有一打。你要白纸干什么?”

“等着我,我先去洗漱一下。我们得有仪式感。”

安迪忍俊不禁。也好,那么就都怪上次没有仪式感。

估计世间也只有他们这一对,求婚还求过两次;不过,安迪第一次心安理得地觉得,独一无二,也并不是坏事。好像身边有了无疑的确信,便有了多一份的勇气。

安迪换了一身行头,洗漱完毕。想了一想,还是没有打开英文电台而是放了一张唱片:young and beautiful.

想起在配乐电影中男主和女主的天各一方,安迪正有些犹豫要不要换一种旋律,又被奇点叫住。

“安迪。”

奇点当然没有带多余的衣服,好在他昨天穿过来的一身原本就是正装。

“你愿意嫁给我吗?”

单膝下跪,拿出一个指环——A4白纸做的指环。

“我愿意。”安迪回以坚定与温柔,唱片机同样识趣:“I know that you will.”

安迪这才看出,奇点手中的圈是那个只有一个面和一个边界的著名指环。

“莫比乌斯指环?”

“当然。”奇点站起身,将两个相交的环轻轻地套在安迪的左手手腕上。又摇了摇对方纤细的手腕,笑脸盈盈:“如果宇宙时空的任何空间之处只存在一个面,那么我们就可以认为宇宙时空中的任何一点与其他的点都是相通的,任何一点都是宇宙的中心,也是宇宙的边缘;宇宙时空中的任何物质也是如此,既是宇宙的中心,也是宇宙的边缘。”

“怎么办,我既不想当宇宙中心,又不想成为宇宙边缘。”眼前人有意刁难,而奇点只看得到甜腻的撒娇。

“那就,简单而言,”奇点碰了碰安迪的指环,“莫比乌斯指环只有一个面和一个边界,也就是说,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安迪下意识反抗式地掐腰和坏笑:“话别说得太满,别忘了,我还要给你戴一个指环!”

“好啊,我们就相互逃不出对方吧。”

奇点将安迪拥入怀中,看着她将剪下一长条纸条,扭转180°,细细地粘贴好接口,再小心地在1/3处剪开。

其实拥抱的距离太近,并不适合贴贴剪剪;只可惜两人都不愿意放手,也都不乐意挣脱,只好委屈了彼此的亲昵。

安迪很快剪好了另一只莫比乌斯指环,小心地戴上奇点的左手腕。

双目对视,两人相拥。

这样的结局,来得太迟了。

不过,还好。

还好你们都还在这里;还好你们彼此相爱;还好你们相信自己、相信对方。

“恭喜你,完成了一件大事。”奇点在安迪耳畔喃喃,安迪感觉耳朵的温热痒到了心里。

“什么?”

“没有对我,始乱终弃。”



I've seen the world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Diamonds, brilliant

And Bel Air now

Hot summer nights, mid July

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

The crazy days, city lights

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that you will.

 

 






点击进入目录及前言

桃之夭夭🍑

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写第一张的时候把谭宗明的标签也带上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ω
[图片]

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写第一张的时候把谭宗明的标签也带上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ω

桃之夭夭🍑

请假条

不好意思(๑•́ωก̀๑)今天我们老师让我们写读后感,所以可能会晚点更,也可能会不更,不过明天应该就会有时间了,真的对不起π_π,我刚才更了一个,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见,那个是我抽时间写的,拜拜

不好意思(๑•́ωก̀๑)今天我们老师让我们写读后感,所以可能会晚点更,也可能会不更,不过明天应该就会有时间了,真的对不起π_π,我刚才更了一个,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见,那个是我抽时间写的,拜拜

桃之夭夭🍑

我来啦!

我写安包了,对不起

嗯,这期主要的就是人物介绍,还有一些预告

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m≦*)

---------------------------

人物介绍


安迪:孤儿,不过没有精神问题,剩下的跟原来的一样,年龄,18岁,高二学生,校花

包奕凡:年龄,19岁,高二学生,校草,剩下的跟原文一样

 林一怡:心机女,绿茶婊,高二学生,一个脚踏几条船的人,身材不错,长的也不错,比安迪差

王泽旭:粘人精,高二学生,安迪的追求者,家境不错

李老师:教语文,人不错,对同学们也很有爱,不像其他老师的那么严

张老师:教数学人很严,但是我们的安迪数学很好啊!所以...

我来啦!

我写安包了,对不起

嗯,这期主要的就是人物介绍,还有一些预告

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m≦*)

---------------------------

人物介绍


安迪:孤儿,不过没有精神问题,剩下的跟原来的一样,年龄,18岁,高二学生,校花

包奕凡:年龄,19岁,高二学生,校草,剩下的跟原文一样

 林一怡:心机女,绿茶婊,高二学生,一个脚踏几条船的人,身材不错,长的也不错,比安迪差

王泽旭:粘人精,高二学生,安迪的追求者,家境不错

李老师:教语文,人不错,对同学们也很有爱,不像其他老师的那么严

张老师:教数学人很严,但是我们的安迪数学很好啊!所以他对安迪超级好

王老师:教他们科学,地理,品德

方老师:教他们体育,有点严

剩下的人物就在文章里面说明吧!

其实我自己也没有构思好,所以走一步看一步吧!

再次对不起,想看安谭的宝宝,对不起,我真的觉得安包也挺好的❤️

Andy的涛
Andy:老谭,为什么每次吵架...

Andy:老谭,为什么每次吵架你总会让着我,有时候明明是我错了!

老谭:因为你是我的,就算吵赢了,又能怎么样?赢了道理,丢了你,那我输得就不是感情,而是全世界。

Andy:老谭,为什么每次吵架你总会让着我,有时候明明是我错了!

老谭:因为你是我的,就算吵赢了,又能怎么样?赢了道理,丢了你,那我输得就不是感情,而是全世界。

初伊拾伍
【陪你左右】十二、笑语盈盈暗香...

【陪你左右】十二、笑语盈盈暗香去

安迪今夜早早上床,以阻止自己思绪万千。

然而半夜里“哐当”一声,让安迪彻头彻尾打了个激灵。

什么声音?

很大的一声响,似乎是从客厅里传来的。

从聚会之后有没有关门到是不是自己因为想得太多开始犯病,安迪几乎要立下遗嘱。

她小心翼翼地赤脚踮着挪到门边,轻轻上锁。又摸着黑找到存放的一把折叠陶瓷刀,紧紧握在胸前。

门外有悉悉索索的声音。真的有人闯进来了吗?还是自己的幻觉?

安迪没空分析自己的精神状态,只是懊恼自己为了阻断分心的可能而把手机留在了客厅。现在,她已经退回到了原始,没有通讯工具。在听错和有人之间摇摆着,而她说服不了自己那声清脆响声。

等等。...

【陪你左右】十二、笑语盈盈暗香去

安迪今夜早早上床,以阻止自己思绪万千。

然而半夜里“哐当”一声,让安迪彻头彻尾打了个激灵。

什么声音?

很大的一声响,似乎是从客厅里传来的。

从聚会之后有没有关门到是不是自己因为想得太多开始犯病,安迪几乎要立下遗嘱。

她小心翼翼地赤脚踮着挪到门边,轻轻上锁。又摸着黑找到存放的一把折叠陶瓷刀,紧紧握在胸前。

门外有悉悉索索的声音。真的有人闯进来了吗?还是自己的幻觉?

安迪没空分析自己的精神状态,只是懊恼自己为了阻断分心的可能而把手机留在了客厅。现在,她已经退回到了原始,没有通讯工具。在听错和有人之间摇摆着,而她说服不了自己那声清脆响声。

等等。

睡之前处理了一下公司事务,所以她还有一台电脑可以利用。

一步一步挪回床上,安迪伸手去够笔记本电脑。万分感谢科技,现在的电脑开机没有声音,也没有等待时间。

这样的做法有些不妥,却又别无选择。

凌晨两点,对于盗贼来说应该是很好的选择。安迪又有些犹豫,如果真的是小偷,怎么会没有什么大的动静?

难道,刚刚上锁的时候被听到了?

难道,“他”在等我?

心往上猛地一提,背后一阵冷汗。弗洛伊德说人永远在压抑自己,所以不断进行“癔症转移”。安迪还没机会对自己进行创伤分析,就面临了更大的威胁。曾经的她往往警惕过多,而现在融入群体之后反而失去了谨慎。

顾不得那么多了,总不能自己吓死自己吧。

FaceBook很快登陆,安迪意外又不意外地发现奇点的状态标记显示绿色。

“在?”

对话框很快跳出三个小点的等待,安迪紧紧盯着那小小的跳动,试图减轻自己的恐惧。

“还没睡?”

“我客厅里刚刚传来一阵响声。可能是我的幻觉。但我不敢确定。”

一句肯定,两句否定;肯定之下的希望和否定里的自责与犹豫,几乎要将安迪缠绕窒息。

“不要开门,也别出去。我马上就来。最好锁门,别怕,我马上到。”

心尖泛过一阵莫名酸楚;安迪已提早知道自己一旦说出口就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但她又不想要这样的答案。就好像自己的全部过去付之东流,无济于事。

“别乱想,这是不可抗力。你这样是最安全的选择,毕竟司令官都是用来指挥战役的,小侦察兵才打探敌情。”

透过无感情的电波与屏幕,安迪真实地感到一股安定。相信对面的人一定也着急担忧,但却依然俏皮地告诉自己:你没有错。

“安迪?”

“我没事。”

“好的,我马上到。密码是多少?”

“还没换。”

“好,大概还有几分钟,等我。”

安慰的话虽然缓冲,但是仍然抵不过现实困境。万一外面真的有人,而且是杀人不眨眼的壮汉,或者是有一大批人,盯准了她才来的怎么办?

又或者……

安迪正慌张地想要尽量平静地打下几个阻止意味的字,却听到门锁的按键声。

这么快?

“亲爱的,我回来了!”

一瞬间茫然,而一切幻想可能发生的血腥全部在脑海里上演,她冲向房门开锁推开。此时,就算是丧尸围城,她也不允许自己独自存活在这制造出来的安全室里。

就算死也一起死。

不过,时间和空间好像没给她的雄心壮志这个机会。

客厅敞亮,两人相对。

没有人准备好这样的相遇,而这样的安排命中注定。

“怎么样,安迪,没事吧?”

奇点两三步冲向自己,而手足无措。左手拿着根棒球棍,右手……一把接地气的锋利菜刀。

不知安迪手里的陶瓷折叠刀作何感想。

“我…没事…没有人吗?”

奇点看了看安迪的脸色,又放下手里的器什,指向厨房:“我看了一下,应该是风吹动了窗帘,或者风直接吹倒了这些。”

安迪看向手指的方向,开放式厨房的地上锅碗瓢盆汇聚一堂。这样一来,安迪明白了:聚餐之后,几个女孩按自己的吩咐在洗完碗之后就一直将它们放在洗碗柜上。而旁边的窗户打开,外面下着雨刮着风。看来不能在背后议论他人,对于小曲的玩笑调侃尽归于己。

“应该吧。”

奇点点了点头,蹲在地上默默收拾着残局:“这么一大摞摔下来,估计也够呛。幸好虚惊一场。”

“我的手机在客厅,所以只能拿电脑给你发信息了。”

奇点愣了愣,不由得苦笑:“真不知道你是转移话题还是解释原因。没关系,什么时候找我也没关系,遇到危险的可能寻求帮助也没关系。这都是非常自然的行为。”

奇点打开碗柜,将它们收拢一堆。

“只要没事就好,问题不是发生了才可以解决。古人常说‘有备无患’和‘未雨绸缪’,千百年来都在强调预先准备的重要性。”

“只要不是杞人忧天就好。”

“我倒是觉得杞人忧天并不应该是一个贬义词。”奇点这时已经走到了门口,明亮的灯光下掩盖着双方的无措。“古人并不知道‘天’是什么样的存在,有担心也是应该的。相反,正是因为对这种形而上的思考的嘲讽,我们民族渐渐减弱了抽象思维的能力。实用主义的胜利,并不完全是好事。”

安迪盯着眼前一点,沉默不语,不知道是否在思考成语的故事。奇点以为自己的曲折让对方难解,于是试图解释最初的开始,用以铺垫一下离开:

“刚刚我那样称呼你,是因为想着不要暴露你的信息,希望你……”

正犹豫着是说“不要介意”还是“不要在意”或者什么都不说,就难得地被安迪打断:

“你留下来吧。”

“什么?”

“很晚了,你再开车回去都没几个小时可睡了。”

奇点呆呆地望着微微低头的安迪:“我倒…可是你…你这里好像没有多余的盖被之类的吧?”

因为上次就什么都没有。

“是的。就和上次一样吧。”

 

怎么能一样呢,安迪。

魏渭的外套湿了大半,安迪神情复杂地帮他拿去晾干。

上次是因为担心安迪受到刺激太大,担心她会伤害自己才死乞白赖地跟在一起,心情奇异地躺在她身边睡了一晚上。

这次……这次似乎更加尴尬和奇异。

魏渭不知道安迪的求助应该归于哪一个方面,也不知道自己是对方的第几选择。要么说明自己还有一点地位,要么就是宣判了死刑。两相对立,而处于同一平面;相交又平行,相遇又背离。他魏渭能读懂千人,唯独不忍心催促或者揣摩身边人。他何尝不希望当下就好,然而没有回应的当下只是一场独角戏。

这位身边人背对着他良久,突然冒出来一句:“你怎么来这么快?”

奇点正坐在床上理清思路,判断着自己是不是已经被清扫出局;原以为沉默的身边人早已入睡,倒是被吓了一跳。对着黑暗挠了挠后脑勺,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我在家处理合作的安排,正好接到了你的FB消息。晚上路上没什么车,有点不守规则。可能明天会收到几个罚单吧。”

又过了很久,奇点慢慢躺了下来,耳边轻轻传来一句:“睡吧”。

 

第二天,奇点醒得很早,而安迪醒得更早。

因为奇点一睁眼,转头就发现安迪的眼神意料之中地坚定,又意外柔和。

“醒了?”

“怎么了?”

“我想了很久。”

奇点心里一惊,这就是最后的夜晚吗。

“我们结婚吧。”

 

 

"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 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本节os:天晴了雨停了,你又___________。

点击进入目录及前言

桃之夭夭🍑

我准备写一部校园恋情主题是安包或安谭你们选吧,安包扣一 安谭扣二

[图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