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安逸尘x宁致远

1875浏览    2参与
七予

【尘远/微宁家父子】秋水记


宁致远呆坐在地上,如魔怔一般,想把自己脑海中一些混乱的想法抹去。只是一夜的功夫,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好似什么都看清了,又好似什么都乱了。曾是那般美好的人,却变得陌生冰冷……
自昨晚回来,宁致远始终坐在前厅,任由谁叫他,也不理,兀自疯癫般,抱着腿,埋着头自说自话,一会儿痴痴地笑,一会儿又泪流满面。
“宁致远!”文世轩冲进宁府,便一把拎起坐在地上的人,“你是呆了,还是傻了?愿赌服输,你应该马上交出香谱!”
说完,一把将人又摔回地上。宁致远却是没什么反应,对他的到来也不感到意外。
宁致远的反应,激怒了骄傲的文少爷,一把抓起宁致远的头发,让他的头靠近自己,然后一字一顿地:“你爹已经死了!而且,是被你亲手害死的!...


宁致远呆坐在地上,如魔怔一般,想把自己脑海中一些混乱的想法抹去。只是一夜的功夫,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好似什么都看清了,又好似什么都乱了。曾是那般美好的人,却变得陌生冰冷……
自昨晚回来,宁致远始终坐在前厅,任由谁叫他,也不理,兀自疯癫般,抱着腿,埋着头自说自话,一会儿痴痴地笑,一会儿又泪流满面。
“宁致远!”文世轩冲进宁府,便一把拎起坐在地上的人,“你是呆了,还是傻了?愿赌服输,你应该马上交出香谱!”
说完,一把将人又摔回地上。宁致远却是没什么反应,对他的到来也不感到意外。
宁致远的反应,激怒了骄傲的文少爷,一把抓起宁致远的头发,让他的头靠近自己,然后一字一顿地:“你爹已经死了!而且,是被你亲手害死的!”宁致远听了只是睁大了眼,随即却笑了出来,但丝毫不想理会眼前这个跟他说话的人。
“啪”,一个巴掌掴在宁致远脸上,血顺着嘴角淌下,却依旧笑着。
“别以为装疯卖傻就可以蒙混过去!你不交出香谱,我就把你宁家翻个底朝天!”说完狠狠地朝宁致远踹了一脚。
宁致远趴在地上,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花,在堕入黑暗前,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

月黑风高,魔王抢亲开始了,宁致远瞄着靠近轿子的鬼脸人,恨得咬牙切齿。乐颜就在轿中,自己本不愿用一个女人去做诱饵,但这是安逸尘为他出的主意,计划也是安逸尘精心布置。一是好奇这魔王是谁,二是与文世轩的赌局胜败就在此一搏了!若是活捉魔王,赢了赌局,不仅为爹解决一大烦恼,又可以扬名立万,得个惩奸除恶的好名声,应该会让安逸尘对自己刮目相看吧!
时机来了,宁致远掏出枪对着鬼脸人开始射击。平时跟爹学习枪法还是很有效果的,几乎每枪都能命中要害。
由于对方人数众多,只能任由他们捉了乐颜。一路跟上去,也拼杀了多次。安逸尘也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及时赶到化解危机。为了自己,安逸尘的确付出的太多,也是他一步一步教会自己要如何经营自己的人生。
追到一道悬崖跟前,仅剩的几个鬼脸人已经无路可逃。说是魔王,还不是由人假扮,只要是人,就能对付!这是安逸尘的话,自己牢牢记住,丝毫无所畏惧。看来他们抱了必死的决心,安逸尘身上挂了彩,却是一声不吭又放到倒了几个。乐颜也趁机挣脱着魔王的手,在挣扎中不知她看见什么,神色忽然紧张起来,刚想开口叫出来,却被魔王一只大手捂住,不得出声。
安逸尘抓准时机对着魔王的腿就是一枪,那假扮魔王的人腿上受伤,径直滑下悬崖,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乐颜却伸出双手紧紧抓住了那魔王。宁致远一愣,有一丝不祥的预感闪过。
“致远,他是你爹!”乐颜叫着,手上却丝毫不敢放松。
宁致远以为自己听错了,扭头看看安逸尘,却发现安逸尘脸上并没有惊异的神色,反倒有些晦暗不明!难道自己看错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种巨大的恐惧感笼罩住宁致远,他甚至不敢往前走一步,更没有勇气去揭开面具。
“致远,你可以独当一面了,我放心了……”魔王阴惨惨的面具,发出了一种从小听到大的熟悉的声音。就在那一刻,手也脱了力,人直直的坠了下去。
宁致远奔到悬崖边,底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宁致远一时慌了神,沿着悬崖摸索着也往下探身子,却被安逸尘一把抱住。宁致远的身体在安逸尘怀里抖着,瑟瑟地,像秋风中的落叶,无力的往下坠。安逸尘也感到怀中人渐渐脱力,随着他,自己也忍不住颤抖起来,不知是兴奋,还是——害怕。
这就是复仇的快感!?
怀里的人渐渐停止了颤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像一条干涸河床上濒死的鱼。
“致远,致远,你冷静一下,天一亮,我就派人去找……”说着话,没了底气,把人抱得更紧了,安逸尘这辈子都没像现在这样害怕过,心虚过,他怕一松手,人,就在他眼前消逝了,再也不回头了……

“爹!”一声惊呼,结束了一场可怕的梦。
梦太长,醒不了,只有那个怀抱还在,紧紧地抱着自己。
“致远……”安逸尘声音很轻,手抚上了宁致远布满冷汗的额头,“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宁致远倏地起身,挣开了安逸尘:“找到了么?”声音冰冷,冷得像深秋的潭水。
安逸尘一怔:“找……什么?”从没听过宁致远这样和自己说话,这是他最怕的,也是他想过很多次最坏的结局,现在,终于要来了。
抓起安逸尘的衣领,一把将人按到了墙上。安逸尘被这突来的力道,撞得有点懵:“致远……”
“安逸尘,你为什么来我们宁家?为什么要帮我治病?”宁致远眸子血红,目呲欲裂地瞪着安逸尘,“你说!你为什么!”
安逸尘不敢去看宁致远:“我不想骗你……”
“骗我?骗我什么?”宁致远吻住安逸尘的唇,舌在口中纠缠搅动,猛地一口咬住了安逸尘的唇瓣。这一吻牵动了宁致远嘴里的伤口,和着安逸尘唇上的鲜血,一片殷红。用手抹了一把,冷笑着:“骗我这个?”
“还是……骗我这个?”说着话,一把撕开安逸尘的衣服,在他的身上撕咬。手伸向了下身那渐渐的挺立,“还是,骗我这个?”
宁致远忽然大笑起来,手却丝毫不放松,一上一下有节奏地动着。“你要?我就给你!我也没什么好骗的了!”另一只手解开自己的扣子,最后干脆把自己剥个精光。“给你!都给你!我宁家的一切都给你!”
说着扑进安逸尘怀里:“你要我吗?”一直忍着的眼泪,像是决堤般涌出来,此生从未如此嚎啕,“我宁愿你骗我!骗我一辈子,什么也别告诉我!”
安逸尘,紧握着拳,指甲深深刺进肉里,心却像凌迟一般:“你已经长大了,没人再骗你了……”说着,嘴角咧开一丝艰难的笑,安逸尘,你今生亏欠宁致远的,永远也还不完,也没机会再偿还了!
宁致远哭到最后,紧紧缩成一团,安逸尘想去抱他,却发现自己一点勇气也没有!
宁致远抬起头,声音嘶哑的已经要听不到了:“你要我吗?还要吗?已经没有人再要我了……我爹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
安逸尘咬着牙,几乎要把牙根咬碎,却挤不出一个字来!
宁致远突然止了哭泣,捡了地上的衣服,把自己裹住。
“安大哥,我失礼了。”声音哑着,却再听不出一丝感情,哪怕是刚才的冷也是没了,“你等我一下。”
宁致远简单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间。
听了这声音,安逸尘如坠冰窟。

半晌的光景,安逸尘却好似过了一辈子。
宁致远着一身黑色长衫,缓缓走来,那风度,那气势,都莫名有些熟悉,却又陌生。
走进安逸尘,宁致远脸上挂着笑,将一本东西塞进安逸尘怀中:“这是香谱,文世轩想要,我绝不给他。”理了理安逸尘的衣襟,接着道,“把它送给你吧,安大哥!”

红叶流光,蘋花两鬓,心事终成秋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