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安雏

10491浏览    60参与
周暮云

all雏】粉丝见面会

five plus

8k+字没剧情

爱情成龙电影男演员雏

  

村上喝得有点多了,趴在桌上下巴抵着桌沿,睫毛一颤一颤醉得马上要闭上眼,手却还握着啤酒杯把手固执地不肯放,嘴里嘟囔着再来一杯。今天村上喝得很开心,没想到聚会这么顺利。这是一场村上的粉丝见面会。村上本不想办这个聚会,因为他并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明星偶像,

  

  凹three:zhoumuyun

  wb:-周暮云-

five plus

8k+字没剧情

爱情成龙电影男演员雏

  

村上喝得有点多了,趴在桌上下巴抵着桌沿,睫毛一颤一颤醉得马上要闭上眼,手却还握着啤酒杯把手固执地不肯放,嘴里嘟囔着再来一杯。今天村上喝得很开心,没想到聚会这么顺利。这是一场村上的粉丝见面会。村上本不想办这个聚会,因为他并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明星偶像,

  

  凹three:zhoumuyun

  wb:-周暮云-

血橙牛奶棒棒糖

【all雏】papa活(下)1

 果然上中下三篇没写完哈哈


[图片]


 果然上中下三篇没写完哈哈



血橙牛奶棒棒糖

【安雏】Don't overthink it

同名wb主页搜索安雏

同名wb主页搜索安雏

光碟君
母女脑洞:雏是个钢琴教师,主攻...

母女脑洞:雏是个钢琴教师,主攻古典,被安田雇来上私人课,本来以为对方是个普通学生,没想到对方是个天才音乐唱作人,搞不清楚对方葫芦里买什么药;安是个天才唱作人,精通多个乐器,其实不需要进行一对一的钢琴小课,但是对作为钢琴老师的雏产生了巨大兴趣,于是伪装成初学者雇了雏来当私人老师

母女脑洞:雏是个钢琴教师,主攻古典,被安田雇来上私人课,本来以为对方是个普通学生,没想到对方是个天才音乐唱作人,搞不清楚对方葫芦里买什么药;安是个天才唱作人,精通多个乐器,其实不需要进行一对一的钢琴小课,但是对作为钢琴老师的雏产生了巨大兴趣,于是伪装成初学者雇了雏来当私人老师

hina酱love

雏,你好弱!(编年史拳皇对决

雏,你好弱!(编年史拳皇对决

hina酱love

和白熊劳斯的快乐雏受绘茶

和白熊劳斯的快乐雏受绘茶

圆.

【安雏安】隐秘(12)

安雏安


微博私@你的圆我的圈


(接下来剧情进展比较快)

(温暖的“小天使”降临)

(啊哈哈——注意是安雏安哦~,)

(打yasu的tag重申一下是非洁!。顶茄跑。。。)


私设如山,ooc警告,黄色废料请勿上升真人。


在医院静养的一个星期里,丈夫因为出差没有及时赶来。

手机里长篇大论的问候和安慰话语,被村上信五看都没看就直接删除了。


“……”

护士把手背上的针拔下来,最后的治疗也已经结束。


“还有什么主意事项吗?”他问道。

护士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里似乎蒙着灰幕,犹豫的说道...

安雏安

 

微博私@你的圆我的圈

 

(接下来剧情进展比较快)

(温暖的“小天使”降临)

(啊哈哈——注意是安雏安哦~,)

(打yasu的tag重申一下是非洁!。顶茄跑。。。)

 

私设如山,ooc警告,黄色废料请勿上升真人。

 

在医院静养的一个星期里,丈夫因为出差没有及时赶来。

手机里长篇大论的问候和安慰话语,被村上信五看都没看就直接删除了。

 

“……”

护士把手背上的针拔下来,最后的治疗也已经结束。

 

“还有什么主意事项吗?”他问道。

护士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里似乎蒙着灰幕,犹豫的说道:“还是应该放松心情,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心理压力。”

“是吗?”村上信五看看手指,转头偏向窗外。

 

“谢谢。”

“嗯?”

 

他偏过头露出笑容,碎长的头发遮挡了阳光。

“这段时间麻烦您了。”

“没有没有。”护士端着托盘赶紧走出房门。

 

刚才是什么?心跳的好快。

 

把药瓶放回护士站,她忽然想起那个坐在床上的男人,丸山医生经常过来关照的先生,有一种形影单只的寂寞。

大概……是错觉吧。

 

……

 

回到久违的家里,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挑染的发色,身着白色衣裙,手里拿着资料夹翻来翻去,对着这个地方很是熟悉的模样。

 

“你好!”那人笑道。

“……嗯。”村上信五点点头,脸色越发青白。

 

“您好。”

 

“我是……”

话还没说完,厨房里突然走出横山裕,打断了他们二人的交流。

 

“回来了?”

 

“嗯。”

 

村上信五点点头,错过横山裕想要接过的手,托着行李箱回了卧室。

 

“Yoko?”

 

“没什么,我们继续。”

 

横山裕坐回到沙发一侧,手里翻转纸页,眼神却止不住的飘忽。

 

“横山君还是上去看看比较好,要不然会后悔的哦~”

 

“叮铃铃~”

 

“今天就先到这里,整理完你就先回去吧。”

 

接完电话,横山裕就出了门。

 

他放下资料,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看看楼上半掩的房间,抖抖裙子上的褶皱,淡定走上楼。

 

“都说了上去看看比较好~横山君不要后悔哦~”

 

轻快的脚步难掩,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

 

……


hina酱love

是小白gn用两杯x茶换的帅哥美容师安雏后续(草


是小白gn用两杯x茶换的帅哥美容师安雏后续(草



hina酱love

因为想看这样的安雏

帅哥美容师和长了痘痘的妹妹雏www

因为想看这样的安雏

帅哥美容师和长了痘痘的妹妹雏www

hina酱love

最近的雏雏 人妻感溢出


“我觉得他就是有一种母性的光环!”

最近的雏雏 人妻感溢出


“我觉得他就是有一种母性的光环!”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安雏】比巧克力还甜的是

前年写的情人节贺文……所以有带退er……想看的自行打码就好

狗屁不通就图个乐

毕竟我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什么灵感写的这个了

安田×村子

粗体是插叙的回忆向×


作为学生会长的横子最近很郁闷。

因为马上就要到学生会换届选举了,而两位有力的候选人。一个是自己的好姐妹,高二的村子,学习成绩自然是没话说的,办事能力也超强,凭着一张嘴皮子拉了不少赞助;另一位则是高一的安田,虽然没有高一就当选学生会长的先例,但是他的确有着相当好的人缘以及十项全能的天赋。

无论谁当选,横子都会很高兴,就怕另一方会……

不过临近情人节,节日氛围倒是让“火药味”变得没那么浓烈。


“...

前年写的情人节贺文……所以有带退er……想看的自行打码就好

狗屁不通就图个乐

毕竟我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什么灵感写的这个了

安田×村子

粗体是插叙的回忆向×


作为学生会长的横子最近很郁闷。

因为马上就要到学生会换届选举了,而两位有力的候选人。一个是自己的好姐妹,高二的村子,学习成绩自然是没话说的,办事能力也超强,凭着一张嘴皮子拉了不少赞助;另一位则是高一的安田,虽然没有高一就当选学生会长的先例,但是他的确有着相当好的人缘以及十项全能的天赋。

无论谁当选,横子都会很高兴,就怕另一方会……

不过临近情人节,节日氛围倒是让“火药味”变得没那么浓烈。


“我觉得这次肯定是安田!”大仓看着宣传栏前的那堆人,突然说了一句。

“为啥?”锦户不明所以。

“你想啊,那个八婆……”

“咳咳。”安田的眼神仿佛看仇人一般盯着大仓。

“额,村子学姐平时那么凶,应该得罪了不少人吧。”大仓改口正色。

“但是横子学姐和村子学姐那么要好,会不会有黑幕啊……”锦户倒是担心这样的问题。

“我觉得不会吧,不是说上次昴子学姐要横子学姐批一个音乐活动室,都没行嘛。”

安田也没想一定要当选什么的,反正大把的时间,就陪他们玩玩吧。

“情人节的巧克力,你们准备好了吗?”比起这个好像情人节更加能吸引安田这么个爱热闹的人。

“啊,我们这样难道不是等着收的吗?”大仓企图揽过锦户,却被后者躲开了。

“所以去年白色情人节你收到了巧克力吗?”安田微笑地看着他。

“呜哇!昴子真的比横子学姐还要高冷啊!!!”大仓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小亮呢?”安田转向锦户。

“横子说在一起就不要拘泥这些了。”

“诶?!小亮你和横子学姐在一起了吗?”

也不怪大仓反射弧长,的确是横子在学校基本正眼都不给锦户一个的。

“安田你呢?”锦户把问题抛回。

“我啊……”


“前辈,请和我交往!”

上完体育课回到教室的村子,看着桌上突然出现的盒子,有点疑惑,而且纸条就那么明目张胆地放在外面,还好教室里还没什么人。

“什么?”昴子进来一把抢过了纸条。

“哪个不开眼的啊。”横子也凑过来看热闹。

村子不知道。

“难道是情人节巧克力?”横子想起最近手下交的那些活动企划。

“可是名字都没有哎。”昴子说出了重点,“先打开看看?”

村子如果知道里面是什么的话,绝对不会去打开的,而且就算把整栋教学楼都掀过来都要找到那个人。

村子吓到呆滞,泪汪汪的狗狗眼一下子就蓄不住泪水,扑倒横子怀里哭了出来。

安田在嫉妒横子的同时也反思恶作剧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这反而使得村子在情人节收到了比往年多一倍的巧克力。

然后,吃不胖的昴子帮热衷健身的村子解决了所有巧克力。


“啊,那这次就和最后一份巧克力交往吧。”安田也就是随口一说,毕竟村子那个脑袋的话,是不会想到这些的吧。

“什么叫和巧克力交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田和锦户想,怕不就是因为大仓的笑声,昴子才不愿意看他一眼的吧。

“挑战书?”

今年的情人节,村子收到的居然是一封挑战书?

“不会是安田那些人吧……”丸子插了一句。

“就为了会长的位置?”村子能想到和那个人的交集大概也只有这个了。

“天台见?他不会对你图谋不轨吧?”昴子本就冷漠的眼神更像是结了霜一样。

“没在怕的!”

村子说着就冲上了天台。


“你来了。”安田后脚就锁上了唯一的出口。

村子摆出作战姿态。

“学生会长,公平竞争,你可别想耍阴招。”相比村子的反射弧,大仓的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额,”安田扶额,“你先看看这个啦。”

“上次是不是也是你!那个虫子!!!”村子想起那天被飞虫支配的恐惧。

安田隐约能看到村子背后熊熊燃起的火,果然不能承认的吧!

“哈?你在说啥?”兔兔装傻ing。

“那这是啥?”村子打开了,“巧克力?吃了会胖。”

这大概是安田听到的最别致的理由了。

“学姐和我交往吧!”

“哈?”

“学姐不答应的话,现在就算想逃也……”安田•偶尔黑化•章大

“你你你……来硬的我才没在怕!”村子虽然这么说着,却在一步步后退,“跆拳道蓝带,柔道……”

还没报出段位,就被这个小学弟逼到角落吻住了,愣得只能眨巴眼睛了。

“看清了吗?强吻你的人。”安田揉了揉村子的脑袋,又摸了摸差点被咬破的嘴角,“看来是酒心巧克力啊。”

“和我交往的话,要什么都可以哦。”


白色情人节,安田退出竞选,村子顺理成章成为学生会长。

“能收到会长大人的巧克力,可真是奇迹啊?”安田笑着放进嘴里,下一秒脸色就不再那么灿烂。

“吃下去!”

村子带着祝福的鲜花出现在安田的教室门口。

毕竟是她熬夜“精心制作”的巧克力啊。

村子小恶魔如是想。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安雏】kiss的方式

雏雏生日快乐!!!身体健康是第一!目标是今年红白!

(我怕不是个紫担😅又开始泥雏雏×)

是看了编年史的小脑洞,短打,后面想起来的话可能会再改改😖


伴随着下课铃声,同学们完全不顾台上老师还在讲的假期注意事项,一股脑儿都跑了出去,只剩打扫卫生的几位还留在教室里。

“啊,终于暑假了!”丸山把拖把一扔,趴在桌上,“好久不能见到kurako了呐”

“你和人家到几垒了?”大仓一副八卦脸。

“诶?”丸山突然慌张,“也就kiss过了…”

“什么嘛”大仓很是失望地继续擦黑板。

“诶?!裕亲你呢?”丸山贴上横山问他。

横山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抱歉,我先走了”...

雏雏生日快乐!!!身体健康是第一!目标是今年红白!

(我怕不是个紫担😅又开始泥雏雏×)

是看了编年史的小脑洞,短打,后面想起来的话可能会再改改😖



伴随着下课铃声,同学们完全不顾台上老师还在讲的假期注意事项,一股脑儿都跑了出去,只剩打扫卫生的几位还留在教室里。

“啊,终于暑假了!”丸山把拖把一扔,趴在桌上,“好久不能见到kurako了呐”

“你和人家到几垒了?”大仓一副八卦脸。

“诶?”丸山突然慌张,“也就kiss过了…”

“什么嘛”大仓很是失望地继续擦黑板。

“诶?!裕亲你呢?”丸山贴上横山问他。

横山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抱歉,我先走了”安田背起吉他就要走。

“诶,murako学姐现在应该还在练习排球吧?”

“难道说?浮気?”大仓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笑容。

“yasu不可能的。”横山继续手里的活儿,“赶紧打扫完回家吧。”

“是不是想你家信子了呀?”

安田听着男孩们的吵闹声,笑着摇摇头离开了。

体育馆里,排球部正在进行训练。

“yasuko你今天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哦!”

“kurako你光笑没办法发好球的啦!”

“maruko你别再逗kurako了!给我去练习!”

“yokoko你不要管那些混蛋啦!”

休息时间,部长murako正在关心指导大家。安田没有上前打招呼,坐在篮球架下调吉他的弦。

“那个,murako学姐,请喝水!”一个男孩突然跑到murako身边。

“啊,我们有的,你训练也辛苦了,自己喝吧!”murako用爽朗的笑容回绝了。

安田留意了一下,看领结应该是一年级的学弟。

这边一群学弟看着排球部的女孩子们训练。

那边一群学妹听着安田弹吉他。

“啊,好累…”murako瘫在地上,再没有力气了。

“所以回家嘛?”安田蹲着看她。

“关门喽!赶紧回家赶紧回家!”门卫处的老头来赶人了,两人只好收拾东西。

“那个…”

“那个…”

两人同时开口,看着对方不禁笑了出来。

安田把吉他换了个肩膀背着,把手伸向murako。

“干嘛呀…”murako看了下四周,并没有什么熟人。

“你排球拿着不累吗?我给你拿着。”安田一脸正直地说。

“哦…”

安田结过球,马上又把女孩子的手握住。

“今天他们在说喜欢哪种kiss方式。”

“那你说了?”

“嗯?我说什么?”

murako被反问地脸红,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安田总是喜欢这样不经意地逗一下正直的年上女友。

“感觉他们都好喜欢在放学后的教室?”

前面第三幢房子就是murako家了,女孩子的脚步又慢了一点点。

“那yasu呢?”

murako转头看他,却觉得阳光没有那么刺眼了。安田的唇不是很柔软,甚至有点干得起皮,唇角上扬的时候,眼角都跟着皱皱的。

安田感觉到murako手心的汗,所以在murako空着的手,他轻轻地写下了两个字节

スキ

キス

安田最受不了女友用湿漉漉的眼神看自己了。

“最讨厌yasu了!”murako想要夺过球打他,却被人握得更紧了。

“只是记得要闭眼啊。”


hina酱love
【安雏】母女组的红白围巾猜想

【安雏】母女组的红白围巾猜想 

【安雏】母女组的红白围巾猜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