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雏

8132浏览    63参与
hina酱love
【安雏】母女组的红白围巾猜想

【安雏】母女组的红白围巾猜想 

【安雏】母女组的红白围巾猜想 

Icey爱吃糖果

【雏安】强扭的瓜也可以是甜的9

代在外面带儿子见识中国文化的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发文。。。。


第一次开车也很好的啊。


————————————————————

看这里~

代在外面带儿子见识中国文化的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发文。。。。


第一次开车也很好的啊。


————————————————————

看这里~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安雏】强扭的瓜也可以是甜的8

安田后悔来筑地市场逛了,明明自己一般都是去家附近的超市的,今天怎么鬼使神差地来了这里。

眼见着村上手拿着两条鱼在和二宫说话,还有说有笑的。

这家伙,明明还说自己不会买东西来着,也没见他那么积极地和自己聊天过。

算了,看多了就让人生气。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装了一大袋土豆。

“啧,烦死了…”安田又把土豆摆回原处,却有不听话的小土豆滚出篮子,咕噜咕噜,滚到村上脚边才停下。

村上捡起来,对上安田的视线。

“抱歉。”

“没有啦。”村上拿着土豆,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啊,我之前说的住处,就是和二宫合租。”

安田打量着那个有点猫背的男人,看起来应该是个beta或者omega。

“那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安田拿过土豆,放回购物袋中。...

安田后悔来筑地市场逛了,明明自己一般都是去家附近的超市的,今天怎么鬼使神差地来了这里。

眼见着村上手拿着两条鱼在和二宫说话,还有说有笑的。

这家伙,明明还说自己不会买东西来着,也没见他那么积极地和自己聊天过。

算了,看多了就让人生气。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装了一大袋土豆。

“啧,烦死了…”安田又把土豆摆回原处,却有不听话的小土豆滚出篮子,咕噜咕噜,滚到村上脚边才停下。

村上捡起来,对上安田的视线。

“抱歉。”

“没有啦。”村上拿着土豆,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啊,我之前说的住处,就是和二宫合租。”

安田打量着那个有点猫背的男人,看起来应该是个beta或者omega。

“那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安田拿过土豆,放回购物袋中。

“差不多,好像还有几件衣服,那天没晒干…”

“来拿之前记得给我电话。”

安田说下这么一句话就转身走了。

“前男友?”二宫缓缓开口。

“不是啦…”

村上不知道该怎么定义。朋友?但是这语气未免也过于生疏;青梅竹马?但是安田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陌生人?但是的确还是能说上两句有的没的。

“这鱼你不要给我行吗?”一旁的老奶奶看村上陷入沉思,强行把他拉回现实。

村上赶紧付完钱,和二宫离开了。

“今天的晚餐是盐烤青花鱼,白芝麻豆腐拌菠菜和筑前煮。”村上一到家就处理起食材,二宫则瘫倒在沙发上准备打游戏。

“话说回来,你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二宫起身去冰箱里拿可乐。

“对,但是nino你是beta应该不会被影响到啦!”


村上在搬进二宫家的时候就和他说过了自己的第二性别。

"但是我绝对会好好使用抑制剂,不会给你带来困扰的!"

看着村上一脸严肃的表情,二宫把本来想说出口的话拐了个弯。

“所以我觉得什么性别分化很扯啦!”

“诶?”村上被他这句话说得摸不着头脑,“nino只是普通的beta吗?”

"哈?只是?"

“不是不是,我还在想nino这么聪明的alpha怎么可能还是单身呢。”

“哈?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是,我我我……”

村上不知道该怎么跳过这一话题,还好二宫及时接话了。

“房租的话,你可以少付一点,但是,你得负责做饭和清洁。”

“完全ok!”


吃过饭后,二宫继续窝在沙发里打游戏。

“浴缸我清洗过了,你游戏别打太晚。”

村上擦着头发进了卧室。

等二宫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是快深夜十二点了。他伸了个懒腰,拿着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不对劲

感觉很不对劲

平时也是村上先洗澡,自己再洗的,今天就是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

今天二宫想了一下20号了,就没再多想,简单冲了一下澡就上床了。

但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和刚刚在浴室的感觉一样,就是说不出的不对劲。

自己解决了一发,二宫一觉睡到大天亮。但是起床却没有看到和往常一样准备好的早餐。

"喂,村上,起了吗?"

但是房间那侧没有回应。

二宫又敲了两下门。

“难道出门了?”

二宫这么想着,转动了一下把手,居然打开了。

“村上?”

衣橱大开着,衣服散乱地瘫在地上,地上还有两个抑制剂的瓶子,以及,不可描述的成|人用品。

“村上?”

床上的被子微微抖动着,二宫想去掀开。

“不要…”

村上不想自己的状态再被更多人看到了,光是安田就已经够让自己难堪了。

“那个安田,是你的alpha?”二宫看着村上还亮着的手机界面上那张青涩的合影,一下认出了那就是安田。

“不是…”村上很想让二宫去帮他买抑制剂,但是二宫已经拿起了床头的手机。

“安田桑吗?”二宫拨通了联络簿里的第一个电话,“村上发情了,你来把他接走吧!”

“和我有什么关系?”虽然这么说着,安田还是紧急在路边停车了。

“我想这家伙怕是整晚都想着你解决了吧。抑制剂都没起什么作用啊!”二宫没说,他看到手机里存的都是安田这些年写的歌。

“再不来怕是我家的门要被这栋楼其他的alpha捶破了。”二宫就这样挂了电话,顺便把地址发给了安田。

“欢迎?”二宫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是戴着墨镜口罩的安田。

“人呢?”安田二话不说,直接进了房间。

“喂!”安田晃着窝在被子里的村上,“抑制剂呢?”

“用…完了…”

“所以我觉得还是标记比较好。”二宫靠着门框,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啧。”安田掏出电话,给丸山拨了过去。

“yasu?”

“maru,抑制剂。”

“诶?信酱要的嘛?”

“对,”安田注意到了脚边的空瓶子,“好像用过了,但是没什么作用。你赶紧带点强效的来,我在…”

“不行!”

“哈?”

“既然抑制剂已经失效的话,再多用只会起反作用的!”

“现在的选择只有标记了。”

“其他来路不明的人,你,可以吗?”

丸山一连串的发问,让本就焦头烂额的安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安雏】初次见面就看胖次的男人不一定不靠谱1

就,之前过场联谊的梗!!!!!

我cp发糖我必须写!!!!

是blue×murako!

不知道会有几篇,但是这次不跑路!


murako看着面前的英文碟,本来很空的脑袋一下子充满了烦恼。

好好学生murako被老师找去谈话了。

“murako,你这次考试虽然是第二吧,但是你这偏科很严重哦!”班主任拿出她的数学卷和英语卷。

“数学是中上水平,但是英语也太差了吧…”

英语试卷上惨兮兮的几乎没有一个正确答案。

“习题真的有在做吗?”

murako疯狂点头。

“你平时也多看看英剧美剧,练练听力和口语。”

就这样,带着老师推荐的清单,murako在音像店的外文碟前停了半多小时。

边上动作片区有个矮个子的男人蹲着...

就,之前过场联谊的梗!!!!!

我cp发糖我必须写!!!!

是blue×murako!

不知道会有几篇,但是这次不跑路!


murako看着面前的英文碟,本来很空的脑袋一下子充满了烦恼。

好好学生murako被老师找去谈话了。

“murako,你这次考试虽然是第二吧,但是你这偏科很严重哦!”班主任拿出她的数学卷和英语卷。

“数学是中上水平,但是英语也太差了吧…”

英语试卷上惨兮兮的几乎没有一个正确答案。

“习题真的有在做吗?”

murako疯狂点头。

“你平时也多看看英剧美剧,练练听力和口语。”

就这样,带着老师推荐的清单,murako在音像店的外文碟前停了半多小时。

边上动作片区有个矮个子的男人蹲着挑碟,拿起碟不时望天,好像在算着什么。

他离murako越来越近,但是目光却不在动作片上了。

“喂,你是不是偷看我胖次了!”murako对身边蹲着的蓝色卫衣男人吼了一句。

“我还没偷看呢。”男人回了一句。

“就是说你计划着迟早要偷看是吧!”murako叉腰,露出尖尖的虎牙。

“我我我…”男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

工作人员赶来对他们做了个“嘘”的手势。

murako拿了几张英文碟,转身去另一边,却发现是海蓝色的门帘,上面印着大大的🔞。

“你这个变态!”

murako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对着蓝色卫衣的男人吼了一句就跑去结账了。

安原俊内心:???????

好吧,小姑娘是说对了一半,安原俊这么想着,起身走进了蓝色门帘后面的货架。


“murako你昨晚没睡好吗?”nishikiko看着蔫蔫的murako,心想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平时都活力四射的风纪委员这么没有精神。

“昨晚看美剧有点晚。”murako换了趴桌的姿势,“而且还遇到了变态!”

“诶?”kurako像是听到什么八卦一样,赶紧跑过来,“没有发生什么吧!”

“我可是有练过哦!”murako刚想展示一下拳脚,yokoko就过来喊大家去参加晨会了。


“为了……”校长的演讲,从来都没有人好好听过,大家都在打着各自的小算盘。

“让我们欢迎,blue战士!”

台下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安原俊在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从今天起,就由我…”

“那个变态!”

“诶?!”

全校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murako身上,台上的安原俊脸更红了。


けしき

【All雏】无恕

※门把×便衣雏

※女装有【非女装癖】,雏真的是个男孩子!

※背景补充:本文中,雏在机关的代名为周兆翔

※本文全文以独白的方式陈述

※不喜勿喷,左上退出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点这里看文


备注:小天使的这个罪名其实是不存在的,目前还没有这么细致的分支,但是为了营造氛围所以如此使用www


月更无良作者回来了!

感谢单子太太赐予了我姓名!!!

写便衣写了个爽www

※门把×便衣雏

※女装有【非女装癖】,雏真的是个男孩子!

※背景补充:本文中,雏在机关的代名为周兆翔

※本文全文以独白的方式陈述

※不喜勿喷,左上退出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点这里看文




备注:小天使的这个罪名其实是不存在的,目前还没有这么细致的分支,但是为了营造氛围所以如此使用www



月更无良作者回来了!

感谢单子太太赐予了我姓名!!!

写便衣写了个爽www

角鲸

【all雏】沸茶咬冰

all雏!R18!全篇车!

cp(及顺序)见tag


警告!非典型ABO 私设多   dirty talk  BDSM涉及 


糟糕慎入


有发情期的beta


能想出这个梗 不愧是我 

啧啧啧


all雏!R18!全篇车!

cp(及顺序)见tag


警告!非典型ABO 私设多   dirty talk  BDSM涉及 


糟糕慎入


有发情期的beta




能想出这个梗 不愧是我 

啧啧啧


角鲸

100fo点车

感谢 (`-ω-´)ゞ


过年嘛 吃好喝好奢侈一点

口味清淡的话也可以普通点文 (我都不相信会有)


cp见tag   致歉  挂段时间删

点cp点梗走质问箱或直接评论


再次感谢follow like推荐评论的小天使!你们对我来说太太太重要了(•͈ω•͈)折叠式鞠躬

感谢 (`-ω-´)ゞ


过年嘛 吃好喝好奢侈一点

口味清淡的话也可以普通点文 (我都不相信会有)


cp见tag   致歉  挂段时间删

点cp点梗走质问箱或直接评论


再次感谢follow like推荐评论的小天使!你们对我来说太太太重要了(•͈ω•͈)折叠式鞠躬

yuyu940

姻缘、巧合(安雏)

不是我吹,我就算不是冷cp的扛把子,那也是冷圈里的小型战斗机(对不起,我吹牛了

ToppoXJacky

第一次搞始末屋,多多包涵

好久没开车了,车不好也请温柔对我‘_>` 

不是我吹,我就算不是冷cp的扛把子,那也是冷圈里的小型战斗机(对不起,我吹牛了

ToppoXJacky

第一次搞始末屋,多多包涵

好久没开车了,车不好也请温柔对我‘_>` 

蜜紅豆佐白玉糰子刨冰

不在玻璃罩裡的玫瑰

是參了之前all雛本的文

Toppo x Jacky

全文請直接走->AO3


-------------拉個線----------------------------------------

你們以為我會放8o無料嗎!想不到吧!!((露出了賤兮兮的微笑

好啦,其實是這篇被我在整理石墨的時候挖到,才想起來放的

看了看就覺得人真的有年輕的時候呢...((想修文但不知道怎麼搞只好放棄...

希望...還能有人看得愉快((在北極瑟瑟發抖

是參了之前all雛本的文

Toppo x Jacky

全文請直接走->AO3


-------------拉個線----------------------------------------

你們以為我會放8o無料嗎!想不到吧!!((露出了賤兮兮的微笑

好啦,其實是這篇被我在整理石墨的時候挖到,才想起來放的

看了看就覺得人真的有年輕的時候呢...((想修文但不知道怎麼搞只好放棄...

希望...還能有人看得愉快((在北極瑟瑟發抖

姜桦

工作的时候突然开了一非常随便的脑洞……糖8小姐姐是世界瑰宝!总觉得似乎还可以有点妹控的哥哥和妹妹男朋友护怼的环节((
有空慢慢画出来,或者用小号挑战写文(小学生文笔快醒醒

工作的时候突然开了一非常随便的脑洞……糖8小姐姐是世界瑰宝!总觉得似乎还可以有点妹控的哥哥和妹妹男朋友护怼的环节((
有空慢慢画出来,或者用小号挑战写文(小学生文笔快醒醒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安雏】强扭的瓜也可以是甜的7

村上醒来的时候,身上的潮热褪去了些许。

“抑制剂,你自己看着用,丸山也会来看你的。”

过于简单的话,不带什么味道。

吃过午饭,丸山就来了,后面还是那个小尾巴。

“嗯,好像好点了?不过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omega呢……”丸山做了简单的诊治后得出这个结论。

“你还碰过多少omega?”锦户直接就要拎着丸山的耳朵。

“没没没,这不就看过那些病例吗……”

“哼。”

“那个,”村上虽然知道不该打扰他们打情骂俏,但还是忍不住开口了,“那我可以出门了吗?”

“不可以!”锦户坐在村上身边,“身体力行”地制止他,“你还在发情期呢!”

“可是打工和补习班……”村上并不理解他们口中的发情期,只是...

村上醒来的时候,身上的潮热褪去了些许。

“抑制剂,你自己看着用,丸山也会来看你的。”

过于简单的话,不带什么味道。

吃过午饭,丸山就来了,后面还是那个小尾巴。

“嗯,好像好点了?不过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omega呢……”丸山做了简单的诊治后得出这个结论。

“你还碰过多少omega?”锦户直接就要拎着丸山的耳朵。

“没没没,这不就看过那些病例吗……”

“哼。”

“那个,”村上虽然知道不该打扰他们打情骂俏,但还是忍不住开口了,“那我可以出门了吗?”

“不可以!”锦户坐在村上身边,“身体力行”地制止他,“你还在发情期呢!”

“可是打工和补习班……”村上并不理解他们口中的发情期,只是担心不去打工会被扣工资甚至被解雇,补习班一天不去就跟不上了。

“那些的话,sho酱应该有替你打过招呼吧!”丸山替村上贴了片状的抑制剂。

“sho酱?”村上好像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但是也很快反应了过来,“你和yasu关系很好呢。”

“可不是,老情人呢!”锦户好声没好气地说。

“没有啦……”

安田那年发的烧,就是还是实习生的丸山诊治的,手足无措,差点把人直接推入手术室,大抵也是因病结缘。后来两人不时相约图书馆,丸山背各种病例,安田则是研究《垂耳兔饲养指南》。

“还说我!明明小亮不还是sho酱来着……”讲完自己的事,丸山又开始揭锦户的老底,“难道其实你一早就和他好了?”

“对!sho酱温柔体贴,男前的时候也没话说,真是个好alpha呢。”锦户就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我也没差啦。”丸山捏着锦户的衣角求关注。

原来安田也有温柔体贴的一面吗?村上所见到的向来是他那张冷冰冰的面孔,完全不能联想看兔子饲养方法的安田。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呢?”锦户无视丸山的讨好的表情,转而问村上。

“我……不知道。”

“要不你来和我们一起住吧!”锦户提议。

“‘我们’……”

“嗯!你看sho酱这里也只有一个房间,你们也还没找到各自的伴侣对吧!”

村上点头,的确近期是有不少麻烦。

“我们家正好多一个房间,本来是这家伙说做宝宝房的,反正现在也空着,你来的话,晚上有人陪我,maru给你诊治也方便。”

“这……不大好吧……”村上和丸山异口同声。

“我觉得挺好的,就这么定了。”锦户说着就给村上收拾起来。

丸山则是到一边去给安田报备,没人接电话,只能留言了。

安田到家见冷清一片,还在纳闷,不过转念一想,这不就应该是自己生活的状态吗?

听完丸山的留言,本该去冰箱里拿瓶啤酒的他,也是进了厨房开始做菜。

不过一个人的话,还是叫点外卖吧,才发现外卖单子都让村上扔了。

就下了意面,不咸不淡,就这样吧。

仿佛这样才是安田生活的正轨。

另一头的丸山家。

丸山经常整天都要接待病人,倒也不用担心锦户不会好好吃饭了。

更何况村上从小就被自家开旅馆的老妈拉过去帮忙,基本什么都会一点。处理鱼的手法,更是让锦户变了性子。

村上的发情期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欲求也没有像锦户之前那么旺盛,值得丸山作为一个特殊的病例好好研究了。

但是与此同时,锦户几乎是整天粘着村上,只要村上在家,丸山有点郁闷,虽然alpha没有发情期,可是他还是想要抱着恋人睡啊!三十好几的大男人也要解决生理需求啊!

“sho酱,你什么时候把村上接回去啊……”丸山·特委屈·隆平。

“问我干嘛?又不是我的谁。”安田正在做头发,可没心思考虑这种问题。

“人可是你家的!你不带回去我和小亮都没有×生活了。”

安田表示,当初不就是你们家那位邀请人家去的吗???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你赶紧把他标记吧!”丸山说完就挂了电话。

安田陷入了沉思。

“你,差不多行了啊,别老呆在丸山家了,人小两口还过不过日子啊。”

村上看着安田的短信,无视了锦户递给他的鸡肉。

第二天,村上重新去了会计班。

果然,跟不上了。

“让我过一下。”二宫依旧是踩着点到的。

“nino!”村上像看到救星一样扑了上去,“快教教我这该怎么办。”

“拒绝。”二宫开始打游戏。

“唔,nino都不会的话……”

“谁说我不会的?”

二宫拿过书就给他讲了起来。

如果二宫想要开补习班的话,肯定台上的老师也要失业了。

“懂了没?”

“嗯!”

“这可又欠我一个人情啊!”二宫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盯着村上。

“又?”

“不知道谁上次说请我吃饭,结果喝了烂醉还是我付的钱。”

“啊啊啊啊啊啊果咩!”村上想起来了,“所以是多少钱啊……”

“两万啦。”

“等我……”村上弯下腰去翻宝,但是好像衣服太多,有点找不到的样子,“我找到了再给你?”

“被房东赶出来了?”二宫看着那个杂乱的行李包,问了一句。

“这个……”村上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过程有点复杂,“算是吧。”

“那你来帮我分摊房租好了。”

“嗯?”

“正好之前合租的走了。”

安田还在纳闷村上为什么还没有回家的时候,接到了他“我已经找到住处啦!”的短信。


一颗蓝蛋

【雏安】そばにいても… (下)

【雏安】そばにいても… (下)

这么点渣渣应该不会被hx吧~

------------------------

【5】
       有什么事是可以让人忘了明天的工作,忘了马上要开走的新干线,甚至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村上想,大概是做爱吧。他现在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掉了,和同样什么都没穿的安田接吻,整个人都还是晕乎乎的。手机在响,被安田有些粗暴的撇到了一边,连同自己的公文包,东西乱七八糟的散了一地。村上想坐起来,又被推回床上,四仰着看坐在自己身上的人,发现他的眼角还是红红的。村上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于是主动抬起身去吻安田的眼睛,尝到了咸...

【雏安】そばにいても… (下)

这么点渣渣应该不会被hx吧~

------------------------

【5】
       有什么事是可以让人忘了明天的工作,忘了马上要开走的新干线,甚至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村上想,大概是做爱吧。他现在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掉了,和同样什么都没穿的安田接吻,整个人都还是晕乎乎的。手机在响,被安田有些粗暴的撇到了一边,连同自己的公文包,东西乱七八糟的散了一地。村上想坐起来,又被推回床上,四仰着看坐在自己身上的人,发现他的眼角还是红红的。村上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于是主动抬起身去吻安田的眼睛,尝到了咸咸的味道。
      “别哭啊……”
       村上揉了揉安田的头发,被不轻不重的拍开了。安田的嘴唇抿成一条线,下颚都紧绷绷的,肩膀在颤抖,但就是没有发出声音,村上便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顺着他的背,一下一下的,把他这辈子所知道的轻柔都用在了这里。
       “你别哭啊,要是不想做了,我们就睡觉,然后明天一起回东京。”
       安田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此刻,村上觉得,自己在散场后到外面堵人的决定再正确不过了。他不熟悉那里的地形,就绕着周围瞎转悠,接着就看到了跟别人勾肩搭背着从里面往外出的安田。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搂着他的腰,暧昧的低下头亲吻他的颈窝,耳朵,安田笑的一脸无所谓,甚至还有些享受。村上当时就感觉有一股火在胸腔里炸开了,烧上了头,耳朵嗡嗡直响。还没等大脑反应过来,人已经先一步冲上去给了那个男人一拳,然后拉起安田就跑。
        后面的事情记不十分清楚了,安田好像有企图挣脱,又踢又踹,甚至咬了村上,但是村上都没有撒手。后来安田似乎放弃了挣扎,说着反正今天晚上本来就是要找个人上床的,和谁都一样,你要满足我之类的话,咬字咬地狠狠的,甚至反客为主把村上带到这么一个宾馆里,一进门就脱掉了彼此的衣服,纠缠在了一起。
        “yasu……”村上试着叫了一下安田,安田把自己缩成一团,脚指头都是蜷曲的,脸埋进膝盖里不吭声。
       “yasu跟我回去好不好。”村上搂着他,不太敢用力,“回去之后,你要是想继续做乐队也可以啊,我们……”
       “你不会喜欢的。”安田的声音闷闷的,脸依旧埋着  “你……不会喜欢的。”
       “你又没尝试怎么知道我不喜欢”村上说“你原来什么都不跟我说,我都不知道你还会这个,多厉害啊。”
       “不。”
       “那,我看看公司有没有什么机会调到大阪过来……”
       “村上先生。”安田终于抬起头看着村上“我凭什么要跟你绑在一起,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啊你忘了?”
       “我看是你忘了吧。”村上故意瞪大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我们在交往啊,难道不应该在一起吗?”
        安田一瞬间愣住了。
       “我以为我不说你也会知道啊。”村上看着愣住的安田笑了“这还要有个什么仪式嘛?比如出柜宣言……”
       “不……不用了。”
     这家伙怎么干什么都是这么直来直去理所当然,仿佛没什么事是需要烦恼该怎么办的,安田这个时候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刚开始说是要和村上上床,进了屋就把他脱的什么都不剩,其实全是在破罐子破摔地赌气,一旦冷静下来,只剩下比地狱还惨的尴尬。安田现在连看都不敢看村上了。村上倒是不怎么在乎似的,大咧咧地劈着腿坐着,离安田很近,那个东西都快戳上他的屁股了,身上的温度烤的安田有点燥热。
       “那就这么办吧,我去和公司申请调任,虽然有些难度不过应该还是没问题的。”村上完全没注意到安田的尴尬,继续道“哦对了,yasu你这么久都住哪儿啊?”
       安田心里一凉,刚才躁动的热度瞬间退却了。他想起了一直以来乱七八糟的生活,有那么一瞬想推开村上赶紧逃离这里。
      “不过没关系。”然而村上没有等安田回答什么自顾自道“反正我要是来大阪就重新租个公寓,你直接过来就好。嗯!”他看了一眼安田,眼睛里闪着光似的“再等等我哈,明天回东京我就去跟老板说。”
       “可是……我,我……”安田想说,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肯定不会喜欢的,可他说不出来,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让呼吸都跟着一起变得困难了起来。
        村上还在那里畅想未来的生活,可是安田已经听不下去了。他知道自己很喜欢很喜欢村上,可是村上一定不会喜欢真实的自己,那个也会狂躁也会张口骂人并不是村上看到的从前那个老老实实温顺的好青年的自己。即使一起住了那么久,安田依旧不知道村上到底喜欢什么。为此他一直胆怯着,小心翼翼藏起自己那些不是很好的部分,因为人总是会喜欢乖巧听话的同类。安田总以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揣着他自己那点离经叛道的小心思,作为一个室友待在村上身边,默默地一辈子不让他发现。
        直到有一天,安田看到了家里摆着女人送的巧克力,一看就是亲手做的,用可爱却不浮夸的包装纸精心包着。于是鬼迷了心窍般地去买了暗示性很强的熏香送给村上,又鬼使神差的吻了他。可以说是半强迫的让村上和自己做了,很疼,安田想,这不算什么。只不过第二天要怎么装成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着实很让人头疼,安田是装睡等村上去上班了之后才敢起来。好在什么都没有发生,村上仿佛并不在意一般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连个电话都没有。
       所以他们到底算什么?
       “yasu?”村上见安田愣着神不回应,尝试着叫了一声。
        安田觉得自己又快要哭出来了,他咬了咬后牙槽好不容易忍住了,只是就连吐出的气都还带着颤抖,他想这样不行啊,他得说点什么让村上讨厌自己,一气之下走了就更好了,那样自己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哭个够了。
      “信……村上君,”安田没敢看村上“你知道嘛,我今天本打算要和那个人上床的,对就是被你打了那个。不止他,我可能还会跟无数不认识的人做爱,管他是谁呢,以前一直是这样啊!”
       “yasu你在说什么......”
       好的村上他有点生气了,安田自暴自弃的想着,嘴上依旧说着狠话“喝酒,做爱,玩儿音乐,多酷啊不是嘛。这才是我啊……我本来不是什么好青年,你一个大叔我早就……早就玩儿够了。对……我……你看我根本不是你认识那个yasu啊……”
       “够了。”
       怎么样,这个时候应该甩我一耳光然后离开吧。安田想,快走吧我要说不下去了。
       然而他却被村上抱住了。
       “我是不太了解你。”村上的声音很低,哑哑的“可是我想现在重新了解你。你也不是很了解我啊,不是吗?”
       “信酱……”
       “你不知道吧,”村上呼出的热气喷在安田耳朵上,“我年轻的时候和女人上床发现一点感觉都没有,于是跑去和一个大叔约了第一次炮。还把二丁目那些个乌烟瘴气的吧泡了个遍。很没意思啊。”
       “所以这么说来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咯”村上这么说。
       “那个大叔呢?”
        “嗯?啊……什么感觉都没留下,我甚至连他长什么样都忘了。”村上说“不过我想了想,和你的那一次,嗯……还……还挺好。”
        我不好。安田这么想着,回过头咬住了村上的嘴唇,舔了一圈儿,换来对方不怎么熟练的回应。什么约老男人泡夜店,也就骗骗我吧。安田这么想着,主动拿舌头撬开了村上的牙齿,伸进去勾住他的舌,嘴角情不自禁的翘了起来——那么生疏的技术,连接吻都不会,搞不好那天晚上和自己的那次是第一次也说不定啊。这么想着,安田故意把舌头吮吸的声音弄得很大声,村上明显脸红了,呼吸都乱的不成样子。
  不过话是这么说,安田却懂了村上要表达些什么。此刻他心里暖暖的,这更刺激了本来就很发达的泪腺。安田想,这种时候哭出来多破坏气氛啊,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好在村上被吻得晕晕乎乎的,并没有余力留心些别的,安田趁机把村上推倒在床上。
      “我要上了你!”宣誓般地说着,居高临下的看着有点发慌的村上,安田情不自禁笑眯了眼睛。骗你的。他想,我怎么会舍得让你疼呢。

【6】
    “所以,你才是下面那个?”新宿二丁目的某个小酒馆,松子咬着鸡肉串,看着村上笑的贼兮兮的。
     “不是!”村上脸红了。
     “不是啦,”安田笑的一脸天真烂漫“这种事情不是应该轮着来的嘛!比如昨天晚上……”
      “yasu……”

(完)

------------------

所以其实是有年龄差操作的(30代跟20代中吧~)想讲一个虽然同居了却从来没有表白,一个小心翼翼怕被讨厌一个大大咧咧以为不说他就会懂的故事ww不知道说的明白不www反正he啦~我不想虐他们(不忍心hhhh)

还想去看maru的ni

大概没人看到吧!

有一起磕安雏/雏安的小伙伴吗?

有一起磕安雏/雏安的小伙伴吗?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安雏】强扭的瓜也可以是甜的6

瞎jb更新

“我看你就是酒喝多了。”

安田打算一把拉起他,村上却腿软地栽在安田怀里,要不是最近被经纪人监督着健身,安田倒真会被这人给扑倒。

可是充塞着鼻子的却不是令人厌恶的酒精味,更像是淡淡的水果味,大抵是蓝莓吧?

附近好像有着什么骚动,楼上的好几户人家都打开窗子四处张望,最终定在安田身上。

自己应该没有表现得像个变态吧,安田这么想着,为什么却会受到如此的注目礼呢?难道是身份暴露了?也不会吧,明明伪装地很好了。

安田有点头大。

然后他发现这头大的原因不是别的,好像是……生理现象?

一把推开村上,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你……你是omega?”

回答他的是村上已经迷蒙的双眼和无...

瞎jb更新

“我看你就是酒喝多了。”

安田打算一把拉起他,村上却腿软地栽在安田怀里,要不是最近被经纪人监督着健身,安田倒真会被这人给扑倒。

可是充塞着鼻子的却不是令人厌恶的酒精味,更像是淡淡的水果味,大抵是蓝莓吧?

附近好像有着什么骚动,楼上的好几户人家都打开窗子四处张望,最终定在安田身上。

自己应该没有表现得像个变态吧,安田这么想着,为什么却会受到如此的注目礼呢?难道是身份暴露了?也不会吧,明明伪装地很好了。

安田有点头大。

然后他发现这头大的原因不是别的,好像是……生理现象?

一把推开村上,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你……你是omega?”

回答他的是村上已经迷蒙的双眼和无力的摇头,看来他也并不知晓。

现在去买抑制剂?药店很远,而且放他一个人在这儿,怕是会不安全。尽管村上信息素的味道很淡,但是“威力”却是不小,周围好像已经有蠢蠢欲动的alpha了。

“赶紧走。”安田低沉着嗓子把村上拉起来。

村上不明白安田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暂时丧失了行为能力的他,只会呆呆得听从安田的每一个字句。

“锁上门,无论我怎样都不要开。”一到家,安田就把村上推进卧室,自己则是转身进了浴室。

“maru,你赶快来我家一趟。”安田拨通了丸山的电话。

“啊……你……不是,怎么了?”丸山的声音也不平稳。

“你在干嘛?”

“我……我在夜跑啦。”

安田又看了一眼手机。

“凌晨两点夜跑?”

“这个……”

“赶紧的,记得带多点抑制剂过来,要药效最强的那种。”安田并不想知道得太详细。

“你发情了?”

安田后悔打给这个人了。

“omega的抑制剂!”安田咬着牙说完就想摔了手机。

没过多久,丸山就来了,带着一个小尾巴。

“安田章大你是不是人啊!大半夜的……”锦户一进门就差点跳起来打安田。

丸山朝着卧室走去,任由锦户和安田争辩。

门并不能打开,但是信息素的诱惑力很强,虽然没有跟浓烈的气味。

“那个,我是医生,你别怕。”

然后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

村上没有像丸山见过的其他omega那么娇弱,也没有被发情期折磨得失去理智,只是看上去像是发烧了一样。

“你的alpha呢?”

“alpha没在身边抑制剂也没带吗?”

“怎么对自己发情期这么不清楚呢?”

一连串的问题,村上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第一次?”

丸山看着眼前这个约莫25岁的人,不敢相信地提出这个疑问。

得不到回答的丸山只好给他注射了抑制剂,情况有所缓解,也只不过是权宜之计。

“喂!那家伙……怎么样了。”问出这句的是锦户,虽然内心很怕丸山会克制不住。

“好像是第一次发情……”

“那你!”

“小亮安心啦,我都是你的alpha了,从身体到灵魂。”

安田:汪汪汪?

“这些口服的抑制剂,还有贴片,应该可以撑一段时间,但是最好……”

“嗯。谢了。”

安田懂丸山的意思。

可是这个人,不应该是自己。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安雏】强扭的瓜也可以是甜的5

@Icey爱吃糖果 一起写的(好吧,其实多半是他写的ಥ_ಥ

我真是太能拖了×

村上和二宫搭上话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了。

那天老师让分组讨论借贷关系,村上一边计算一边念叨着“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也不知道是老师出的题目太难了,还是村上没听明白,怎么折腾都不能把账目两边的数字平衡了,老师就要收课堂作业了,村上有些慌张,一边的二宫凑了过来。

“科目错了。”

“啊?”

村上望着他微微张嘴,傻傻的样子,二宫受不了了,把本子从他手下抽了出来,擦干净错误的地方,再把正确的补上去。

村上很幸运的蹭过了及格线,二宫是班上成绩最高的那个人。

下课村上收拾好东西,就跑去找二宫去了。...

@Icey爱吃糖果 一起写的(好吧,其实多半是他写的ಥ_ಥ

我真是太能拖了×

村上和二宫搭上话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了。

那天老师让分组讨论借贷关系,村上一边计算一边念叨着“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也不知道是老师出的题目太难了,还是村上没听明白,怎么折腾都不能把账目两边的数字平衡了,老师就要收课堂作业了,村上有些慌张,一边的二宫凑了过来。

“科目错了。”

“啊?”

村上望着他微微张嘴,傻傻的样子,二宫受不了了,把本子从他手下抽了出来,擦干净错误的地方,再把正确的补上去。

村上很幸运的蹭过了及格线,二宫是班上成绩最高的那个人。

下课村上收拾好东西,就跑去找二宫去了。

“那个,二宫同学?”

“什么?”

“一会儿,我请你吃个饭呗!”

原本以为二宫会拒绝的,鬼知道眼睛一放光就跟着村上去了。

说是请吃饭,村上带着二宫来到横山的店里,把上次安田赊的帐付清以后才点了单。

“我感觉nino你上课都在打游戏啊嗝”村上灌了大半杯生啤之后打了个嗝,“为什么每次都是练习第一呢?”

这人不会就这点酒量吧。二宫在心里吐槽,“大概是天赋异禀吧。”

“哼”村上才不信那种话,肯定是他背后偷偷学习了。

“好啦好啦,快喝啦!”二宫往嘴里塞了一块肉,又灌下半杯啤酒。

“我真的能当会计吗……”村上已经趴在桌上,怕是说起了梦话。

“喂,你别在这儿睡啊!”

村上的刘海有点长了,平时有点扎眼睛,主人倒也是不恼,直接扎了起来,每次都被大家看好一会儿,现在则是软趴趴的放下了,有点潮的睫毛微微翕动着,嘴还在吧唧着。

二宫拍拍他的脸,却被主人挥开了,接着那只手又挠了挠脸和脖子。

不知道是这两下起了作用亦或是这人身上一直有的,虽然很淡,二宫总觉得这人周围有水果的清新感,大概是沐浴露的味道?

看这样子,还是得二宫付钱了。

“那你咋回去呢……”二宫看着这么只“猩猩”,又看了看自己,果然是不可能拖得动他的。

叫个车先收留他一晚?

二宫想尽一切办法把不安分的像个猩猩一样多动的村上给搬上了车,在司机探索的眼神里报出自己家的地址。

水果的香气在狭小的空间里逐渐变浓,司机看着在想要推开粘人的村上的二宫,和在二宫怀里各种蹭的村上,试探性的问了句夫妻吵架了? 二宫板着一张脸回答,我朋友喝多了。
司机张了张口,还是觉得自己闭嘴比较好,作为一个闻不到任何味道的beta这么关心人家的夫妻生活并不好。

车到了目的地,二宫又把村上从车里拉出来。 到了开阔的地方,村上身上那股水果香气也消散了些。搬回家扔到床上,二宫瞪着睡成一团的人,考虑醒来之后怎么把付的饭钱要回来。

村上的手机从下车之后一直在响,二宫懒得接,没想到打电话的人这么执着,接连打个七八个,二宫晃了晃睡着的村上发现让他接电话已经是一个不可能的事了,叹了口气,接通。

电话一接通,对面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有些冷漠,劈头盖脸的直接问这么晚还不回来他在做什么。 二宫摸摸鼻子,说村上喝醉了,那边倒是安静了下来,二宫又报了地址,那边很快说一句我过来接他就挂断了。

安田回到家,面对的是冷冷清清的厨房,本来应该习惯了的,但是最近因为村上而热闹起来,所以突然有点失落。

等了一个小时也没见要回来的迹象,电话也不接,安田有点心焦,但是想来也是个成年人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他刚刚好像被朋友带走了。”

听着横山这么说,安田有点怀疑了,他还交上朋友了?那也不至于不来个电话啊。

再次打过去,却是一个并不熟悉的声音接了电话。没那个酒量还敢喝醉,安田冷冷地扔下一句过去接他,就千百个不情愿地离开了。

大概二十分钟后,安田按照地址来到了二宫家。

“yasu!”

一开门就是顶着黑红黑红的醉脸的大猩猩扑了过来,“yasu也一起喝!我……我……我请客!”

“还喝呢?”安田推都推不开他,“喝的果酒还能醉啊?”

“这个……”二宫上前递过衣物。

“麻烦你了。”安田连手抖抽不出,只好点头离开了。

“你给我安分点啦!”安田一下子把人从自己身上扒下来。

村上好像清醒了一点,呆呆地站在那里不敢说话。

“清醒了?走吧。”安田也不好对他过分责备,拉着他准备回家,却感觉他的手格外烫。

“yasu……难受……”

下一章见|・ω・`)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安雏】强扭的瓜也可以是甜的4

新年快乐(✪▽✪)

然后新年我就作死地告诉大家我要把这对极地CP搞一个修罗场,还是跨团|・ω・`)

求轻打_(:з」∠)_

好像自己的存在就是最大的困扰。村上所能做的只是安安静静的,或是帮着安田收拾一下本就简洁的家。

上次之后安田便解了他的“禁足令”,但是也只是能够出去采购食物一类的,不过村上也没什么朋友。而安田的行程向来没个准数,两个人能打个照面的机会就不多,更别说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yasu这个牛奶都要过期了啊……”村上看着瓶身上的日期,顺手就倒进了咖喱里面,“嗯,还不错的样子。”

“那我就……”村上刚盛了一大碗坐定,就被开门声打断了。

一时气氛尴尬到冰点。

“一起吗...

新年快乐(✪▽✪)

然后新年我就作死地告诉大家我要把这对极地CP搞一个修罗场,还是跨团|・ω・`)

求轻打_(:з」∠)_

好像自己的存在就是最大的困扰。村上所能做的只是安安静静的,或是帮着安田收拾一下本就简洁的家。

上次之后安田便解了他的“禁足令”,但是也只是能够出去采购食物一类的,不过村上也没什么朋友。而安田的行程向来没个准数,两个人能打个照面的机会就不多,更别说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yasu这个牛奶都要过期了啊……”村上看着瓶身上的日期,顺手就倒进了咖喱里面,“嗯,还不错的样子。”

“那我就……”村上刚盛了一大碗坐定,就被开门声打断了。

一时气氛尴尬到冰点。

“一起吗?”村上率先打破了僵局。

“嗯。”安田摘下了帽子去洗了个手。

两人相对,默默吃着自己碗里那份。

“挺好吃的。”安田虽然自己也有煮过咖喱,但是这家伙居然做的比自己好吃,会因人而异的吗?

“啊,那个快过期的牛奶,我加进去了。”

“怪不得……”那个牛奶多久之前买的?自己也忘了啊,泡澡的时候加一点好像有点奢侈,村上现在这样利用倒也是不错的方法。

“还有家务什么的……谢谢。”安田把最后的话随着咖喱一起混沌着咽了下去。

“啊,反正我也没啥事儿。”虽然这么说着,村上心里还是有点小雀跃的,看来安田今天心情应该不错?

吃完饭,村上去洗碗,面对无聊的电视节目,安田决定去洗澡。有了上次的经历,安田学会了在家乖乖穿好衣服。

“换了沐浴乳吗?”安田总觉得家里最近有什么不对的味道,但是又说不出是什么。

“没有哦,怎么了?”村上把还没干的水蹭到毛巾上。

他还想问是不是对方的信息素或是新买了香水呢,虽然他是个beta但是意外地嗅觉灵敏啊。

“对了,我报了一个会计班,所以最近应该会经常出去……”

“要不我就搬出去吧……”

村上看不到安田的任何表情变化,反而有点说不出的害怕。

“你身上还有钱?”安田翻着杂志,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唔……”

被戳中的人只能盯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

“等你拿到证找到工作了再搬出去吧。”安田合上杂志,“也算是对你妈和我妈可以有个交代。”

说罢安田就进了房间。

要不是上次被安田吼了一句,村上倒还真没想到会计这样的工作。

“还是个很好的孩子啊。”村上对着卧室门来了这么一句。

“那个,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村上好不容易在坐得满满当当的教室里找到空位。

那人愣是没回答他,专注着手上的事,侧着身子让村上进去了。

“谢谢!我叫村上!”

那人还是没理他。

老师进来上课,几乎所有人都在跟着节奏记笔记,村上身旁的人却连书都没翻开。

村上看着那张不过十七岁的脸,想着“年轻人啊”之类的继续听课。

“好的,今天的课就到此为止。”

村上长呼了一口气,看来回去得好好复习了。

“呦西!”身旁的人终于抬起头,一脸满足。

“课已经结束了哦……”村上好意提醒。

“哦。”那人看了村上一眼,“大叔,我可是听了的。”

村上瞥见因被大力卷进包里而翘起的书衣。

“二宫”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安雏】强扭的瓜也可以是甜的3

久违的更新!
好冷啊(ノಥ益ಥ)

说失忆的话,会不会有点扯?

但是,有些时候,人必须要舍弃一些东西才能更好地前行。

但是那一年,安田的确发了一场烧,烧得迷迷糊糊的,但是之后就分化成了alpha,而且也转运了?

突然就被安排出道了,虽然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人看好他,但是凭借着超高的创作天赋,恰到好处的搞笑技能,倒也是混得不差。

村上倒是,高中毕业之后就帮着打理家里的小旅馆,虽是这么说着,也是个半啃老的状态,谁让自家妈妈实在是太能干了呢?活脱脱一个alpha的风范×不过自己迟迟没有分化,的确也是困扰他的很大一个原因吧!被老妈念着“居然是个beta”太久,也就没所谓了吧。

闹钟响起...

久违的更新!
好冷啊(ノಥ益ಥ)

说失忆的话,会不会有点扯?

但是,有些时候,人必须要舍弃一些东西才能更好地前行。

但是那一年,安田的确发了一场烧,烧得迷迷糊糊的,但是之后就分化成了alpha,而且也转运了?

突然就被安排出道了,虽然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人看好他,但是凭借着超高的创作天赋,恰到好处的搞笑技能,倒也是混得不差。

村上倒是,高中毕业之后就帮着打理家里的小旅馆,虽是这么说着,也是个半啃老的状态,谁让自家妈妈实在是太能干了呢?活脱脱一个alpha的风范×不过自己迟迟没有分化,的确也是困扰他的很大一个原因吧!被老妈念着“居然是个beta”太久,也就没所谓了吧。

闹钟响起,安田有点生气。本来是想好好睡一觉的,怕是昨晚忘了关闹钟了。

今天……就去找涉谷逛古着好了。

安田呆坐了一会儿,得出这个安排。然后就下床,去冲澡,俨然忘了家里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早上……啊!”随着村上的尖叫的是铲子掉落的声音,还好手里的盘子拿稳了。

安田低头,“啊……”,裸睡习惯了。

随手拿起昨晚给村上的毯子,象征性地围着下身,就进了卫生间。

村上感觉到自己脸烫烫的。

“你在害羞个屁啦,不是和yasu一起洗过澡的吗!”

“可是那是很小的时候了啊……”

村上开始了和自己的对话,然后被开门声吓得赶紧正坐。

只是随意地把湿漉漉的头发往后捋了两把,就坐在了桌前。看着村上飘忽不定的眼神,安田并不以为意。

“我有很多习惯,你要是适应不了就赶紧找地方搬走。”

说着拿筷子扒拉着盘子里的早饭。

村上看安田的冰箱里也没什么,就只是煎了鸡蛋,顺带烤了面包而已。

“我早上不怎么吃东西。”

说着就把筷子重重地搁下。

“可是,不吃的话,也会影响工作吧!”村上的口气,倒像是他妈。

安田的眼神告诉村上,还是先“适应习惯”吧。

一个人吃完早饭,眼见着安田要出门,被扔下一句“你就别出门了”的禁足令。

安田冲澡的时候,看到了楼下的不明车辆。宁可信其有,还是多个心眼好。叫随便来的一个人就坏了自己的事业,当然不是安田允许的。只要村上不被拍到,那就没什么问题,但是总不能藏着他一辈子吧。

被下了“禁足令”的村上也没办法,电视里净是些无聊的节目,茶几上的几本杂志好像也都是因为有安田的采访而被主人买回来的。垃圾桶里面的牛奶盒好像还没有拆过,大概是忘了喝而过期了吧。

“有钱也不带这么糟蹋的啊……”村上把换上新的垃圾袋,咕哝了一句。

“哈?指腹为婚?这都21世纪了哎!”涉谷把衣服又重新挂好。

“就是啊!很俗套对吧!”安田一脸求同感。

“那你打算怎么办?”涉谷把安田推出店,锁好了门,“突然公布你和一个omega有婚约……”

“他好像不是omega。”其实安田也不确定来着,因为并没有闻到村上的信息素,“应该是beta吧。”

“那不就更扯了吗?”涉谷一脸“有点儿意思”的表情,“随便把他打发了就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完两人便勾肩搭背地去了酒吧。

“唔……”村上已经在沙发上趴了一下午了,“好饿啊……”

安田的冰箱里有牛奶,就算喝了也不抵饿吧。

“希望他有带吃的回来吧。”

然而事与愿违。

“咔哒”门被打开了。

安田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了,但是也没醉。

“yasu?”村上试探性地问了问,“吃了吗?”

还没等安田回答,村上的肚子倒是先叫了起来。

“你不会弄点东西吃吗?”安田也是服了,村上这么大个人,不会还是饭来张口吧。

“我看只有牛奶,而且也不知道外卖电话……”村上的声音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你不会出去吃啊?”

“可是你早上说让我别出去的……”

啊……安田服了村上太过听话,这人是不是别人让他跟着抢银行也会乖乖去啊。

“你去买点吃的吧。”安田企图从钱包里抽出钱,但是发现只有卡。

“走吧,带你去吃饭。”

当村上吃完第三碗拉面的时候,安田怀疑自己让他全副武装出门的意义了。

谁会看得上这大叔一样的男人啊!

也算是被气得酒醒了一半。

“yasu你不吃吗?”村上把碗里的那片肉塞进嘴里,才发现自己吃得有点多。

“吃完赶紧走。”

老板横山在安田的那页又加了三碗拉面又赊账。

“yasu我会尽快还你钱的。”

“不用了,也不算什么大钱。”

“yasu你这样光喝酒不吃饭,对身体不好的。”

“啊啊啊啊,知道了。”

“还有那个牛奶,你太不会买了……”

“你很烦啊!”

安田终于爆发了。

“这么会算钱你干嘛不去当会计啊!有时间在这儿说话,不如早点去找个工作,别老呆在我家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