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安雷

0
8625.3万浏览    8822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3-01-30 10:28
负片人
  是按图索骥第一矿工捏

  是按图索骥第一矿工捏

  是按图索骥第一矿工捏

绝对零度

【安雷】主与仆(81)

  abo,ao。设定如题。

  安迷修是孤儿被雷父所救,作为雷狮的小仆人一同长大,后变为他的贴身管家。

   17安x16雷  一开始雷还没分化

    雷家是一个比较大的家族。

    不知道能写到哪,反正能写到东窗事发(?)然后后面的故事目前还没有灵感,但我先写着,想爽了。


  文章里出现的任何桥段仅是为了推动剧情,不存在歧视任何人、任何专业的意思!!!!!!!!!(保命意识极强)并且有些东西写......

  abo,ao。设定如题。

  安迷修是孤儿被雷父所救,作为雷狮的小仆人一同长大,后变为他的贴身管家。

   17安x16雷  一开始雷还没分化

    雷家是一个比较大的家族。

    不知道能写到哪,反正能写到东窗事发(?)然后后面的故事目前还没有灵感,但我先写着,想爽了。

 

  文章里出现的任何桥段仅是为了推动剧情,不存在歧视任何人、任何专业的意思!!!!!!!!!(保命意识极强)并且有些东西写的可能不太对,别当真啊当个乐呵看就行了。

 

   注:这是个架空世界啊,在生产药剂啊什么研发药剂等等方面我胡诌八扯的,别和我讲科学,医学生也别打我呜呜呜呜呜也别信我啊,这是ABO的世界!!

--------、

   安迷修一愣,他的脸控制不住的一秒蹿红。视线缓缓上移最终与雷狮对视。紫眸中,那隐秘着的欲望与爱直击着安迷修的心,身体的温度跟着蹿起,被爱意与欲望包裹的酥麻最终将理智吞没。他不可救药的再度侧头吻上了雷狮的唇,在警察局门口,不管不顾的,只渴望得到自己最爱之人的吻。

 

  没有Alpha不想标记自己心爱的Omega的,本性使然。理性与疯狂之间,往往都会有堵墙,有些人的墙很坚固有些人的轻轻一碰便会坍塌。这世界有太多的人,为了那瞬间的快乐不负责地深陷其中。管不住任何欲望的只能称之为野兽,安迷修不愿做被欲望驱使的奴隶。对于雷狮的占有与欲望,一直以来都被他深深压制在了心底。那无法言说的,来自野性与本能的爱意和占有欲。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出来。

 

与五年前不同的是,他变得更有力量了,可以为自己的所有行为负责了。安迷修紧紧抱住雷狮,终身标记,这是安迷修这几年来做梦都想做的事。他经常会梦到那翻云覆雨的画面,炽热的身体与潮湿的气息,以及那占有欲被满足的快感……

 

“但…据说会很疼。”脑子里早就已经是无数乱七八糟的画面了,但安迷修还是皱眉一笑,挠了挠头,“你是想……今天就做吗?”

 

“那不然呢?这种事难道还得先征求我爸妈同意不成?”雷狮拉着安迷修就要十字路口走,他摸出手机,“那我打车了,直接回出租屋。”

 

“呃…不用准备些什么吗?”

 

“准备什么?避孕tao?还是润滑液?标记应该用不到套,润滑液家里还有,你也在我也在,还要准备什么?”

 

雷狮一系列的反问弄得安迷修更加紧张了,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安迷修突然紧紧握着雷狮的手,非常严肃认真地说道:“好!那就直接来吧,终身标记!”

 

“.…..你是中二期的小孩子吗?”

 

++

   @草 

  (总之就是终身标记做完了之后↓)

-

-

-

-

-

-

-

-

-

-

-

 “嘶……”雷狮本想再和安迷修腻歪一会,但小腹处不对劲的疼弄得他紧张了起来。Omega对自己身体的敏感度很高,他捂着肚子,皱起了眉,“安迷修,有点不对劲。”

 

 “嗯?怎么了,是不是刚才太疼了?”

 

“不对…不是那里的疼。我肚子有点不舒服。”

 

雷狮撑起身子,小腹的微微刺痛感似乎变得更加明显了,也不知道到底是精神作用还是什么。敏感的Omega抓住自家Alpha的手反射性地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我想现在去趟医院。”

 

“这么不舒服吗?是不是我刚才…刚才哪做得不太对啊?”安迷修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他帮雷狮揉了揉,又吻了下雷狮的脸试图让雷狮冷静下来,“别太紧张,我现在就去打车。”

 

++

 到了医院后,安迷修之前曾留过院长的电话便直接打过去了。幸好院长今天在医院,五分钟不到就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窜了出来。急诊直接插队挂上不说,又是亲自陪着走完了全程。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院长首先拿到了单子。安迷修陪着雷狮还在挂水,雷狮在来得路上就已经困得不行,现在更是早就睡过去了。

 

 “你们这……”院长皱起眉,他瞅了眼安迷修又看了看睡着的雷狮,沉默良久凑近安迷修小声道:“雷总和夫人知道这事吗?”

 

 “.…..啊?”安迷修脸一红,大脑瞬间空白,“呃啊…那个,我们……我们在一起的事老爷夫人是知道的!”

 

 “不是,你们刚才是做了成结对吧。”院长指着报告单给安迷修看,“怀孕了怎么好做成结啊,也幸亏是没出什么事。只不过这……我知道老雷的性子,他不得气死?这这这…之前啊,他就老给我发小狮照片炫耀,可见他有多喜欢这个小儿子。未婚先孕…哎呀不过放心,作为老友我肯定会帮他保密的!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是不是得和他说一声啊?”

 

 “怀…怀……”后面的话就像被屏蔽了一样,安迷修大脑瞬间当机。他看着单子上明晃晃“妊娠”两个字,结巴了良久,这才说出了口,“雷狮怀孕了?!”

 

“啊?”被安迷修他们吵醒的雷狮刚清醒就收到了自己怀孕的消息,他撑起身子,揉了揉眼睛,“不会吧,没做措施的几次我都有吃药的。”

 

“你们自己对对吧,怀孕两周了都。”院长把门关上后声音稍大了些,“这可是大事,不管怎么说我得给你爸打个电话!”

 

“.…..等等!”雷狮一把拉住了院长的手,有些心虚,“您…可以先给我妈打电话吗?”

 

“可我没有你妈妈的电——”

 

“我给您,我倒背如流!”

 

安迷修比雷狮还害怕,他接过院长的手机,就在输狮妈号码的时候,雷狮那边突然恍然大悟道:“啊我想起来了,在办公室的那次我忘记吃药了!”

 

Tbc

——————、

安迷修差点没被雷狮这句话给臊道到zs(bu)

 


西柚与橙(闭关中)

  明天开学,垂死挣扎一下,再摸摸我cp╰(‵□′)╯ 

  明天开学,垂死挣扎一下,再摸摸我cp╰(‵□′)╯ 

瞻云。
很潦草 私心tag    内含...

很潦草 

私心tag

  

内含速写班长参考

很潦草 

私心tag

  

内含速写班长参考

雨彐ᨐ
  开学最后一画,芜湖,冲鸭!...

  开学最后一画,芜湖,冲鸭!!!!!

  开学最后一画,芜湖,冲鸭!!!!!

包 子

【安雷】安迷修他是个死神 8

现pa

见习死神安迷修×人类(暂时)雷狮

一般路过沙雕文


8.你要是喜欢我就去帮我对付嘉德罗斯


安迷修绞着手指,紧张地坐在餐桌边,看着面前那个显然觉得有个同性恋朋友,同性恋死神朋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雷狮,优哉游哉地吃着外卖烤串。

其实安迷修也用不着这么紧张,真的,他只不过是被挂上了同性恋tag而已,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说真的,安迷修觉得雷狮那个一直和他作对的脑子,一定是强大且有着极高的适应能力还会自动升级的高科技产物,好像没有什么事能够奇怪到让雷狮慌慌张张到不知道该做什么的程度。

当你的客户,或者说,勉强称得上是朋友的人,丝毫不介意你的性取向的时候,...

现pa

见习死神安迷修×人类(暂时)雷狮

一般路过沙雕文



8.你要是喜欢我就去帮我对付嘉德罗斯


安迷修绞着手指,紧张地坐在餐桌边,看着面前那个显然觉得有个同性恋朋友,同性恋死神朋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雷狮,优哉游哉地吃着外卖烤串。

其实安迷修也用不着这么紧张,真的,他只不过是被挂上了同性恋tag而已,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说真的,安迷修觉得雷狮那个一直和他作对的脑子,一定是强大且有着极高的适应能力还会自动升级的高科技产物,好像没有什么事能够奇怪到让雷狮慌慌张张到不知道该做什么的程度。

当你的客户,或者说,勉强称得上是朋友的人,丝毫不介意你的性取向的时候,应该会让人松一口气。

但是,安迷修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死神……

那么他就只能继续不合时宜地感到凄凉,甚至是凄惨。

 

昨天晚上雷狮一边忍着笑一边给他普及了关于同性恋在凹凸国到底能有多常见的,人类化话题。

在他们(瞧瞧,安迷修已经开始用他们这个词了)的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要知道,圣空的老板,你认识的,嘉德罗斯,你老想让我和他打啵的那个小矮子,就是个公开的同性恋,当年他公开反对他老爸给他找了个未婚妻这件事可是震惊了整个凹凸国。”

这样没营养的八卦本来是没必要进行下去的,但是这个话题牵扯到了很多,和雷狮有关系或者曾经追求过雷狮的男性,安迷修一边压抑着他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醋味,一边纠结而又坚持的听雷狮的……开导……

“害,多大点事啊!你看看你愁眉苦脸的是干嘛?就你们这些天堂的使者啊地狱的使者啊搞得麻烦,做什么事都要讲规则啊程序啊,杂七杂八的,你们应该多和我们这些做游戏的学学!”

安迷修头昏脑涨的听雷狮讲了三个小时的课,结果,睡觉的时候……

他被赶到客厅来了。

“鉴于你上次和我啵嘴的时候伸了舌头,所以你得睡沙发,安迷修。”

雷狮倚着门,丢给安迷修一个不容反驳的眼神,然后转身砰地一声关上了卧室门。

 

这到底是什么破事!什么破事!

安迷修愤怒地抄起面包刀把法棍切得咔咔响。

不是说同性恋没什么大不了的吗?!

这副非典型隔离的样子又是要做什么!

阻止安迷修把法棍切得更大声的是雷狮的电话。

“什么?拿不到对方的底价?该死的,帕洛斯,你和佩利先回工作室把现在能做的部分做一下,底价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怎么雷狮对自己手下就这么关心对我就这么过分!

这不公平!

每当雷狮和他的下属们交流工作的时候,安迷修都会想起那个雷狮初死的下午。

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人是只能死一次的。但是在这篇崩坏的沙雕文的世界里,雷狮亲自教学,死神是可以被打倒的,比如顶着呆毛系着围裙在料理台前做早餐的安迷修,就被雷狮打击得人不人神不神的。

 

“安迷修?”

安迷修双手直抖,就是这样,自从雷狮那个恶党知道自己是个同性恋以后,他终于发明了对付自己的终极大杀招——撒娇!

“雷狮……你……你……你又要干嘛!”

“你是死神对吧!”

“我可以不是吗?”

安迷修看了眼围在腰间的围裙,悲哀地闭上了眼睛。

“别跟我打岔。”

“雷狮你就直说要我做啥吧,你这样太吓人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脸上古怪的笑容和上挑的眉眼,忍不住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你帮我潜入嘉德罗斯的办公室偷看他们标书的底价。”

有那么一秒钟,安迷修呆滞地站在料理台前,手里的面包刀还卡在法棍里面没有切到底。他是死神,不是什么商业间谍……难道他长了一张007的脸,或者任何一位身手矫健的CIA或者MI6或者克格勃的身材吗?

不对难道最重要的不应该是雷狮居然会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我不去!”

“难道你忍心看我输给嘉德罗斯然后欠一屁股债付不出工资工作室倒闭然后只能被迫回家继承家产吗?”

安迷修感觉雷狮在炫耀……

“偷看竞争对手的标书底价是不道德的,雷狮。”

“我和嘉德罗斯现在可是合作关系。”

“那也不行。”

“安迷修!你到底去不去!”

“我就是不去你能拿我怎么样!咬我吗!”

话音刚落,雷狮就准确地冲着安迷修的脖子使劲地啃了一口。

安迷修真是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他人类化的小咪啾儿还能有反应。

撒旦啊,我简直是个禽兽……

安迷修觉得他有必要用地狱的冥火重新净化一下他浑浊得不能再浑浊的内心。

但是,在生活面前,特别是在给你房子居住的房东面前,即使是死神也不能幸免的,需要适当的,妥协……

“好吧,好吧,败给你了,我去,我去,行了吧!”

 

 

安迷修觉得前途渺茫,事实上,他已经完全忘记他和雷狮之间还有一个悲催的契约了。

找到圣空的办公大楼一点也不困难,那个黄黑相间的五角星地标着实显眼,找到嘉德罗斯的办公室也不困难,因为最顶楼只有一间办公室。

但是,这个完全可以称之为歼灭雷狮综合指挥总部的地方,竟然是嘉德罗斯的办公室,这让安迷修为之肃然起敬。

要知道,以前,至少在这一秒钟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想让雷狮死的生物,但是现在,嘉德罗斯轻松而自然地赢得了“最希望雷狮去死大赛”的第一名。

墙壁上那张被无数飞镖狠插过的雷狮的证件照还在很有精神的坏笑,但是一股恶寒悄然袭击了这间诡异的办公室。

“底价!雷德!我要底价!”

嘉德罗斯坐在办公桌上。

而他对面那个,扎着高马尾戴着眼罩的红发男人——安迷修很好奇他真的看得见东西吗——恭恭敬敬委委屈屈地坐在沙发上。

“Pirate的安保太强大了。”

“你不会想办法吗?”

“真的很困难,老大,只有四个人能看到标书。”

“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他们总共只有四个人!”

嘉德罗斯从办公桌上跳下来。

“你可以去找帕洛斯,那个白色头发扎脏辫的男人。”

“真的能行吗老大?”

“就是他,他对雷狮可没那么忠诚。你可以去试探试探他……”

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哎,拉拢帕洛斯有什么用,雷狮的标书还一个字都没写呢!就算要写大概也是让卡米尔来写。拉拢帕洛斯还不如拉拢我安迷修。

安迷修得意地想,看,嘉德罗斯你什么都不差,就是差了一个能偷看标书的死神!

他慢条斯理优雅从容地靠近放着机密文件的保险柜,用他死神特有的透视能力窃取了情报,然后扬长而去……

 

 

如果可以,安迷修真的很想计算一下,有多少次,有没有人能够给他一个准确的数字,他有多少次希望看见雷狮坐在床上,哑口无言不知所措的样子。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公式的话,安迷修非常想知道,这个几率有多渺小,以及,他昨晚是踩到了哪个品种的狗屎,才真的把这个想法变成了现实……

但是,凌驾于这个想法之上,现在还有一个问题。

如何解决在梦想成真的那一刻完成梦想所出现的一些小错误……

“小错误?!”

雷狮愤怒的锤了一下垫在身后的靠枕,让安迷修的头更疼了。

“安迷修你竟然有胆子说这只是个小错误?!”

不然呢?

安迷修没骨气的腹诽。

是的,这个错误也许没那么小……

安迷修这样思索着,他的目光透过雷狮身上盖着的被子仔细检查了一下雷狮布满痕迹的身体。

他可以确认,他做了一件在人类看起来罪行很严重的事情……好吧!不管是在天堂还是地狱还是人类世界,这件事的罪行都很严重……

噢,好吧!

还有一个问题……

和一个男性结婚应该准备什么?

是的,就像你想的那样,安迷修把雷狮,睡了,于是现在他打算负起责任来,尽管雷狮可能并不需要这种责任。

安迷修觉得他必须得想办法安抚一下雷狮……他看起来就不像是能接受自己被睡了这件事的人……安迷修没胆子再想下去了,雷狮如果是个吸血鬼,他这个时候肯定已经露出尖尖的獠牙恨不得把安迷修吸成一具干尸了。

另一方面,安迷修还有一个来自他自身的问题,就是,小咪啾儿还很精神的支棱着……

是时候想想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了。

和所有像是倒了血霉的坏事一样,这件事一开始也是包着巧克力的砒霜。

安迷修觉得,如果,他可以闯过这一关,他得仔仔细细地给雷狮上一堂叫做《乐极生悲》的专题讲座。


TBC

垃圾桶

是pero老师的私设

抱歉

是pero老师的私设

抱歉

#
⚠️:性转安,女A男O 同担拒...

⚠️:性转安,女A男O

同担拒否安×偶像雷

⚠️:性转安,女A男O

同担拒否安×偶像雷

向饿势力低头

【安雷】听说R大的风纪委员是个双标?

  ○有论坛体

  ○纯安雷

  ○无脑产品 且文笔一言难尽

  ○短篇一发完

  

  

  

  

  

  ——

  R大有个传奇人物,准确的来说是一对。

  

   安迷修,纯纯的一个温柔大直男。

  面对可爱学妹的羞涩告白,安迷修的,第一反应是“十分抱歉,谢谢你的喜欢喜欢。但是我们学校不可以早恋……”然后足足说教了那个学妹半个小时,甚至为了说教,自己连饭都没吃,这种精神真是感天动地。

  对此,学妹表示。

  

  救命。我在R大居然遇到了傻逼(并无恶意),有那么直的人吗?

  

  1L

  我看到这个标题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有论坛体

  ○纯安雷

  ○无脑产品 且文笔一言难尽

  ○短篇一发完

  

  

  

  

  

  ——

  R大有个传奇人物,准确的来说是一对。

  

   安迷修,纯纯的一个温柔大直男。

  面对可爱学妹的羞涩告白,安迷修的,第一反应是“十分抱歉,谢谢你的喜欢喜欢。但是我们学校不可以早恋……”然后足足说教了那个学妹半个小时,甚至为了说教,自己连饭都没吃,这种精神真是感天动地。

  对此,学妹表示。

  

  救命。我在R大居然遇到了傻逼(并无恶意),有那么直的人吗?

  

  1L

  我看到这个标题就已经知道是谁了,不会是R大的风纪委员……

  

  2L

  不瞒你们说,我也觉得是

  

  3L

  安哥:没有人愿意为我发声吗?

  

  4L

  笑死,安哥风评被害

  

  

  ……

  说到安迷修,人们就不得不想起被校霸支配的恐惧了。

  雷狮,逃课打架斗殴,无恶不作。考试成绩却异常的好,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背地里偷偷内卷,而且嫌疑极重。

  至于为什么会想到他嘛?

  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因为他俩宿敌(天生一对)

  二是因为,心灵感应(?)总而言之,就是只要雷狮一惹祸,安迷修必然出现在现场,甚至连在校外也不例外。

  三是长的帅(?)

  这就不得不让人浅磕……不是

  

  安迷修俗称“带好人”,唯独对雷狮,总是刀剑相向,锋芒毕露。

  有人说这只是宿敌的正常相处方式,也有人说这只是安迷修对于老婆的双标。

  

  甚至有人为这件事,特地开了个帖子。

  

  

  

  R大的风纪委员是个双标吗?

  

  

  1L     LZ

  如题,我是真的很想知道啊!求求各路神仙告诉我,有没有什么关键信息?😍😍😍

  

  2L

  安迷修绝逼是双标,如果他不是双标的话,我把我刚写完的寒假作业全烧了。

  

  3L

  WC,LS你是懂节目效果的,666我佩服

  

  4L

  我操,真的假的?刚进来就看到这么牛波一的消息。LSS,谨言慎行啊!

  

  5L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来波大的!!!我要一个月不奖励自己!!!

  

  6L     LZ

  要不先说说看信息什么的?(卑微)

  

  7L

  这事我可太有发言权了,我是R大学生会的,安哥如果不是双标,我倒立洗头,并且吃屎!!!

  

  8L

  LS,一看就非常有故事,快说!!!

  

  9L

  搬好我的小板凳,看戏

  

  10L

  准备好爆米花

  

  11L

  快讲快讲,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12L

  打字比较慢

  

  事情是这样的,我记得之前有一次,马上就要校庆了,学生会非常忙,安迷修更是忙东忙西,连喝水的机会都没有。

  那段时间安哥脾气比起以前算是火爆,几乎是做错了一点点安哥都会训人。

  之前安哥对于柠檬小姐姐顶多就是皱皱眉,从来不会出言训人的,可是那段时间连柠檬(不方便透露姓名)小姐姐也被骂了,而且主要是没有按时到达开会地点,迷路了而已。

  

  13L

  救命,那段时间真的好心疼安哥(所以安哥的姓名是可以随意透露的吗?我的关注点好像不太对)

  

  14L

  我的关注点也比较奇怪,所以……双标呢?

  

  15L

  别急别急,我码字比较慢

  

  但是雷总探班的时候,安迷修拧在一块的眉毛都舒展了,甚至好久不见光的笑容,也有露出马脚来了。而且还会跟雷总撒娇(额,其实我也不知道算不算)

  

  16L

  听到这我可就不困了,速速招来

  

  17L

  别吊人胃口了,我不管,一定是

  

  18L

  只有我一个人的重点是——雷总,来探班了吗?!

  

  19L

  LS,你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L

  我也注意到了,我还以为你们都没发现呢

  

  21L

  糟糕,听的太认真了……没发现呢

  不过……嘿嘿嘿

  

  22L

  这不对劲,这很不对劲

  

  23L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有八卦,果然,被我发现了!!!

  

  24L

  别打岔,别打岔,快说安哥到底是怎样撒娇的?嘿嘿嘿

  

  25L

   来了来了

   我真的不是很确定算不算,就是说

  “在下好累啊”

  

  26L

  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算不算?这就是啊!!!!!!

  

  27L

  啊啊啊!这么劲爆!!!

  

  28L

  别管我了,我要疯了!

  

  29L

  快快快,给我输血……o型

  

  30L

  我也……要

  

  31L

  B型血,B型血,我也要

  

  32L

  啊啊啊,可当真的了,所以你们瞌睡攻谁受啊?

  

  33L

  必须是安哥攻!!!安雷党永不言败

  

  34L

  不信,雷安王道

  

  35L

  安雷!!!

  

  36L

  雷狮那样子,就不像是受好吧

  

  37L

  这就是ls的不对了,反差萌懂不懂?

  

  38L

  不管

  

  39L

  哎呀,别吵了,本来气氛好好的

  

  40L

  别吵了,再吵叫管理员,撵走了

  

  41L

  9494,要吵去别的地方吵,看看tag

  

  42L

  服了,幸好我是理智粉

  

  43L

  是不是有点歪楼?

  

  44L

  谢谢ls提醒,不说我都没发现

  

  45L

  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楼主没了吗?

  

  46L     LZ

  别管我,我在吃瓜,继续说

  

  47L

  ……有我的一举风范

  

  48L

  好了好了,让我来正楼好了,本来不想说的,但想了想还是曝光好了。

  

  49L

  😃😃😃😍😍😍

  今天大丰收啊,怎么这么多八卦!!!

  

  50L

  快说快说

  

  51L

  😍

  

  52L

  我准备好吃八卦了!

  

  53L

  别急别急

  

  就是雷总不是话剧社的吗,虽然说安哥自己班的人哪一个社团都有去看,但是每次都绕一大圈,反正基本上去哪个社团都要绕过一次话剧社再进去看一眼。

  

  54L

  卧槽卧槽卧槽

  

  55L

  救命啊,好甜

  

  56L

  这是什么互相探班啊!这是要甜死谁了?没错,就是甜死我了

  

  57L

  救命,南通好有心机啊,诡计多端

  

  58L

  本来我还沉浸在磕死我了当中,看到ls的一句话,救命

  

  59L

  太生草了

  

  60L

  等等等等,我还没说完,等我码字先

  

  61L

  还有瓜,香香!

  

  62L

  坐等看戏

  

  63L

  总有一天得乐死在这个论坛

  

  64L

  就是话剧社不是还有一个大人物吗?凯佬

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金句百出。

  安迷修来话剧社探班的时候,其它他们班的人,他只是简单问候,但是每一次过来都得跟雷总斗几句嘴。

  然后凯佬就说“你俩说话明里暗里的给人难堪又扎刺,说实话是不是私底下睡过n次?”

  还有这不是最劲爆的……

  

  65L

  我操,ls不要这样,是谁教你留有悬念的,我心都碎了,快告诉我吧!

  

  

  66L

  别吊我胃口了,快说

  

  

  67L

  快说吧,快说吧,我想听劲爆的消息啊!

  

  68L

  我们作文老师教的

  总之就是刘雨璇念一下就更有兴趣去往下看啊,不对吗?

  

  最劲爆的是他俩脸都有些泛红,安迷修的那个已经不能算是有些了,他那个就是满脸通红啊,都已经红到耳尖了。而且两个人都一句话没说,仔细想想,嘿嘿嘿

  

  69L

  救命啊,凯佬一针道破天机,一针见血

  

  70L

  磕到了以后,谁还敢说他俩是假的!我就把谁生吃了!!!

  

  71L

  虽然很抱歉,但是看到生吃这个词,我又想到了九纹鱼是什么鬼?

  

  72L

  我不管,他俩肯定背地里上过n次了

  

  

  73L

  不是R大的,弱弱的问一句:请问两人都是成年了的吗?

  

  74L

  安哥是因为比较晚上学,所以成年了的。

雷总的话嘛,不太清楚诶,好像也差不多

  

  75L

  雷总,应该是那段时间刚刚成年吧,他也比较早上学?

  

  76L

  弱弱的问一句,他俩是高三?

  

  77L

  是的呀

  

  78L

  高三谈恋爱……额

  

  79L

  应该不要紧吧,他俩好像都被保送了……

  

  80L

  当我没说,救命

  

  81L

  我操,两位大学霸,谈恋爱还是宿敌?磕到了,磕到了

  

  82L     RAY

  哟,这是再聊我和安迷修?

  

  83L

  我操,正主来了

  

  84L

  溜了溜了

  

  85L 

  Lz删帖吧,我好害怕

  

  86L

  救命啊,还以为安雷是不刷帖的

  

  87L

  我的关注点总是奇奇怪怪,但是……是安雷...

  

  88L 

  我很勇,我很勇...雷总,能不能透露透露谁攻谁受?

  

  89L     RAY

  哦?有本事去问

  

  

  ……

  此帖已被删除

  

  

  

  

  ——

  在这贴之后,R大几乎是传疯了他们学校有一对CP,而且还上过...

  

  各个社团都派发出了各自的勇士去问雷,呸呸呸,哪敢呢?去问安迷修

  安迷修的回答总是出奇的一致

  “这个……雷狮不让在下说…抱歉”

  

  

  

  

  最终得出结论

  

  安迷修是个双标,而且他还是个攻……

  

  

  

  

  

  

  

  

  

  

  

  

  

  

  

  

  

  

  

  

  

  


林溪然

凹凸看平行

“咳咳~亲爱的朋友们,该选下一个片段啦”

一:安迷修:好事成双成对,我这超级加倍

二:那些奇奇怪怪的关系

三:艾比的人脉有多广

四:帕洛斯的家庭帝位

五:关于雷德的小秘密

六:嘉德罗斯那轰轰烈烈的生日会

七:安迷修,绝对话语权!

八:格瑞冰山居然笑了!!!金:唉?格瑞他经常笑啊。

九:让雷狮崩溃的原因竟是?

十:凹凸F4是什么情况?


“老规矩,计时开始!”

众人开始讨论,各有心事。

林溪然:“好了,时间到。请大家观看片段四”

卡米尔掏出死亡笔记...

【“老、大~”“帕洛斯!你听我说,你先冷静一下”“我现在很、冷、静!”】

上面的声音大家都很熟,分别是雷狮和...

“咳咳~亲爱的朋友们,该选下一个片段啦”

一:安迷修:好事成双成对,我这超级加倍

二:那些奇奇怪怪的关系

三:艾比的人脉有多广

四:帕洛斯的家庭帝位

五:关于雷德的小秘密

六:嘉德罗斯那轰轰烈烈的生日会

七:安迷修,绝对话语权!

八:格瑞冰山居然笑了!!!金:唉?格瑞他经常笑啊。

九:让雷狮崩溃的原因竟是?

十:凹凸F4是什么情况?


“老规矩,计时开始!”

众人开始讨论,各有心事。

林溪然:“好了,时间到。请大家观看片段四”

卡米尔掏出死亡笔记...

【“老、大~”“帕洛斯!你听我说,你先冷静一下”“我现在很、冷、静!”】

上面的声音大家都很熟,分别是雷狮和帕洛斯,只不过雷狮这么怂吗?

雷狮脸黑的像银爵一样(没别的意思,只是形容)

卡米尔死盯着帕洛斯。

帕洛斯:就很慌。

【雷狮看着挂着死亡微笑的帕洛斯,用眼神向佩利和卡米尔求救。结果这两个人一个装没看到,一个给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雷狮:关键时刻没一个靠得住的。

雷狮“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行啊~”帕洛斯的眼神就像在说:我看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雷狮咽了口水,说句实话,他现在心里发怵】

!!!卡米尔看着屏幕上眼神躲闪的自己,感到怀疑,他能不管大哥?

帕洛斯:那个海盗团氛围真好

雷狮:我怎么可能会那么怂

【帕洛斯眼睁睁看着雷狮,说“来,我听你、狡辩”

卡米尔忍着笑,佩利为自己的老大默哀

雷狮道“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吃饭的,昨天直播结束时太晚了,我困了就睡了,也忘了吃饭了...”声音越来越小,他自己心里也没底。

“怎么,我还得夸夸你真上进,工作认真负责呗,连饭都没吃,你还记不记得你胃不好!”帕洛斯听这话直接暴起,卡米尔和佩利默默后退。

“你当你活神仙呢?不吃不喝也没事。你那胃受不了你心里没点逼数吗?我昨晚是不是跟你说饭放冰箱里了,你直播完记得拿出来热了吃。我是不是再三强调让你记得吃饭,某人怎么答应的,啊,放心,我一定吃。我不吃就是狗。我问问你,这话谁说的?啊?”

雷狮弱弱的汪了一声,都给帕洛斯气笑了】

各位参赛选手都被帕洛斯这段话给吓到了

帕洛斯的关注点是雷狮狗叫了,而自己十分关心雷狮

卡米尔:大哥居然有胃病

雷狮,雷狮没什么好说的

佩利很羡慕那样的海盗团

【“得,今后谁爱管谁管,我可是管不了你了”

“唉!不是...”帕洛斯摔门走了,卡米尔走过来说“大哥,帕洛斯是真生气了”“我知道”佩利也走过来说“老大,这不能怪帕洛斯,要我我也气,老大你怎么能不吃饭呢!你看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卡米尔也说“大哥,帕洛斯佩利说的没错,你得爱惜身体……”

雷狮就被二人拉着说了一个小时的好好吃饭、爱惜身体的事,说的耳朵都要起茧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几乎都笑了(该没谁没谁)

雷狮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另一个自己的无奈,有点心酸,“噗”雷狮闻声看去,发现心悦之人也在憋笑,

更心酸了。








没完呢,还有二,是雷狮等人怎么哄好帕洛斯

题外话一句,大家都要好好的吃饭啊,胃病犯病的时候是很疼的,本人亲身经历

爱你们~o(〃'▽'〃)o


RAY

【安雷】怀孕

  害羞安×怀孕雷

  ABO设定

  哭包狮注意

  卡卡友情出场~

     幼儿园文笔

  ――――――――――――

  最近我们的狮狮特别反常,总是有意躲着安迷修,甚至搬出去住了,每天两人见面次数三次不到,为此我们的安哥很苦恼,所以就拿着最近新出的蛋糕去找了卡米尔。

  “卡米尔,你大哥是生病了吗?还是生我气了?最近都不理我。”安迷修把蛋糕递给了卡米尔,认真的等着他的回答,“......”卡米尔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脸怨恨的盯着眼前的ALPHA,这让安迷修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大哥最近不舒服,你去陪陪他吧”卡米尔叹了口气,...

  害羞安×怀孕雷

  ABO设定

  哭包狮注意

  卡卡友情出场~

     幼儿园文笔

  ――――――――――――

  最近我们的狮狮特别反常,总是有意躲着安迷修,甚至搬出去住了,每天两人见面次数三次不到,为此我们的安哥很苦恼,所以就拿着最近新出的蛋糕去找了卡米尔。

  “卡米尔,你大哥是生病了吗?还是生我气了?最近都不理我。”安迷修把蛋糕递给了卡米尔,认真的等着他的回答,“......”卡米尔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脸怨恨的盯着眼前的ALPHA,这让安迷修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大哥最近不舒服,你去陪陪他吧”卡米尔叹了口气,挖了一勺蛋糕送进了嘴里,蛋糕的香甜让他的心情转晴了一点,“他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里。”“好的,我去看看。”得到想要的答案后安迷修也没在停留,而是去请假找雷狮了。

  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安迷修来到咖啡厅门外,他向咖啡馆正面的玻璃墙内凝望。角落里的雷狮显得形单影只。屋里的淡黄色灯光营造出了温馨的气氛,让雷狮落寞的身影看上去更加柔和。安迷修的心狠狠动了一下,一抹红晕爬上了他的耳尖。

  安迷修推门走进咖啡厅里向雷狮走来“嗯?”察觉到动静的雷狮抬眸,看来人是安迷修瞬间委屈,上前抱住安迷修“呜...安~”“别哭啊回家说。”

  

  一路上雷狮都黏着他的ALPHA,到家后更是挂在他身上不下来,这让安迷修有点把持不住。当然,安迷修也试过把挂在身上的OMEGA扯下来,但是他一扯就哭,只能劝了~“你先下来,到底怎么了?”“呜...你别丢下我...”“不会的”安迷修摸了摸雷狮的头,他感觉到怀里的OMEGA身子一动,一张孕检报告单出现在眼前,“哎?!这...这...!这!”“呜...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别哭啊,在下没有不要你...!”

  

  终于把雷狮搞乖后,安迷修拿着孕检单反复确认,心中的欣喜再也压不住,抱着雷狮一顿乱亲,然后成功的把雷狮亲哭了

  “呜...你发什么疯!”“对不起,在下太高兴了而已,别哭了,眼睛哭肿了会疼的。”“嗯....抱抱...”“好~”

  ――――――――――――――

  就到这吧,拜拜

  

  

带点汽泡的乳酸饮料

马上开学了下次画画可能就得等到下次了(


马上开学了下次画画可能就得等到下次了(


清幽花海港

小兔子和小老虎——


有安雷要素


改了一点细节

小兔子和小老虎——


有安雷要素


改了一点细节

柏玫

[安雷]死于白玫瑰的花期

这个我感觉写安雷会好些

而且我很长时间没写过安雷了

可能有些烧脑,简称费脑子

ooc致歉

————————


雷狮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死法会是这样,他看着向自己奔来的爱人,嘴角微勾,他在这个时候变成了一只自由的白鹰,坠落到了白玫瑰的花丛……


“我喜爱白玫瑰,因为我已故的母亲。”雷狮淡淡道,他坐在轮椅上,为院子里的白玫瑰浇水,白玫瑰不比红玫瑰艳丽,与之相反,它不是一般的朴素。暗紫色的眼睛里带着笑意,他伸手摸了摸白色玫瑰的花瓣,“母亲…我想你了…”


安迷修坐在办公室里,仔细查看这次的案件,尸体旁附带着一朵美丽的红玫瑰,红色的玫瑰就这么静静地放在尸体旁边,任由它凋零...

这个我感觉写安雷会好些

而且我很长时间没写过安雷了

可能有些烧脑,简称费脑子

ooc致歉

————————



雷狮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死法会是这样,他看着向自己奔来的爱人,嘴角微勾,他在这个时候变成了一只自由的白鹰,坠落到了白玫瑰的花丛……



“我喜爱白玫瑰,因为我已故的母亲。”雷狮淡淡道,他坐在轮椅上,为院子里的白玫瑰浇水,白玫瑰不比红玫瑰艳丽,与之相反,它不是一般的朴素。暗紫色的眼睛里带着笑意,他伸手摸了摸白色玫瑰的花瓣,“母亲…我想你了…”


安迷修坐在办公室里,仔细查看这次的案件,尸体旁附带着一朵美丽的红玫瑰,红色的玫瑰就这么静静地放在尸体旁边,任由它凋零干涸。男人的脖颈处有一条血色的勒痕,可致命伤却是在手腕上,自杀,却又不像自杀。


“好好查查死者血液有没有药品。”安迷修放下照片,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查好后第一时间告诉我,否则这个案件就不是他杀,而是自杀了。”自杀,就是上吊不成,换割腕,很明显,这如果是自杀,现场就不会刻意放一朵白玫瑰了。而他杀,则是割腕后给他注射药物,再用绳子勒住他。这肯定是他杀,那么凶手毫无疑问,是想让自己或者是被害人,享受着血液从身体里流出的时刻。


安迷修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手法,但是留下一朵红玫瑰为线索的凶手,这是第一个。他看着桌角的那张照片,深紫发的男人手里捧着一大束白色的玫瑰,暗紫色的眼里带着与他不符的温柔——可能只有看到白玫瑰才会这样。他坐在轮椅上,目光并没有注视着镜头,但是垂眸的样子让安迷修更为着迷,“是时候去看看雷狮了。”他站起身,拿出手机和上面打了声招呼就匆匆离开了。


雷狮打开门,安迷修迫不及待的抱住了自己的爱人,“你怎么回来了?”雷狮挑挑眉,“话说回来,你真的不后悔和我在一起,亲爱的?”安迷修笑了出来,“我怎么会后悔?今天没有什么大事,明天恐怕要加班了。”雷狮盯着安迷修看了许久,最后才移开目光,“是吗?那不如好好享受这个放松的晚上,我明天要去看个朋友,所以说,亲爱的,我明天也不回来了。”他掏出手机,敲了几个字然后就关机了。


“你的玫瑰怎么样了?我可以去看看嘛?”雷狮抬眸,似乎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最后妥协道,“可以啊,只不过有一朵白玫瑰被人摘走了。”他抿着唇,眼中的光暗淡下来,“人我没看到,但是那朵花可是开的很好。”


安迷修推着雷狮来到了后花园,玫瑰已经开了,一团团的盛开着,他看着角落被摘走白玫瑰后留下的茎,有些可惜道,“可怜了这花了,真不知道那个人摘白玫瑰要干什么。”“可能要犯罪吧?”雷狮随口说了一句,这句话说着无心听者有心,安迷修愣了片刻,雷狮率先出声,“推我回去吧,我有点冷了。”


两人回到了床上,安迷修确定雷狮睡着后才进入梦乡,而放在床头柜上,属于雷狮的手机这时候亮了起来。


[帕洛斯]

收到,雷狮老大。



安迷修早早的来到了警局,看着死者血液的报告,蹙了蹙眉,“不可能。”他将报告扔了回去,“怎么会什么也没有?”他的声音里早就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取而代之的是冰冷严肃。“重新检查,不可能什么也没有,既然致命伤是在手腕的割伤,那玫瑰就太……”“安队,算了吧。”


安迷修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他坐下来整理了卷宗,“姓名,索尔,自杀…”办公室的敲门声打断了安迷修,还不等其他人说话,门外的人就抛下个炸弹,“安队,又有案子了,尸体旁边还是…”门外的人说到这里顿了顿,才压低声音继续道,“还是有一朵红玫瑰。”


警员们全体出动,到达命案现场就开始勘察,安迷修盯着尸体好一会,最后难以置信的开口道,“这一次…是狙击爆头?”尸体的脑浆崩在了床上,墙面地面一个也都没放过,安迷修虽然看过各种案发现场,但是这种情况还是让他忍不住有些反胃。“确定死者信息了吗?”旁边的红发女警站了出来,“安队,查出来了,受害者叫杰卡安,没有任何亲属,但是仇人倒是一大堆。”她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缓慢的说出了后面的话,“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几年前莫名没落的雷家了?”


安迷修回到家里,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亲爱的,你回来了?”雷狮慵懒的坐直了身体,他依旧坐在轮椅上,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的轮椅手把处挂了个袋子,里面都是零食。“你…今天有没有出过门?”安迷修还是问了出来,雷狮一脸嫌弃的看着他,“都没人推我,我怎么出去?飞出去?可惜了,自家老公每次都往外跑,一点关爱都分不到的我怎么出门?”安迷修呼出一口气,他就说嘛,怎么可能呢?他再怎么怀疑又怎么能怀疑到他身上?


“那就好,最近有杀人犯,你小心一点,最近想出门我会推你出去的!”雷狮垂着眸,似乎在想些什么,许久后他才闷闷出声,“不用的,有后花园。”安迷修有些愧疚,怎么可以怀疑到面前的爱人?他是一个残疾人,又怎么能杀人呢?


“我要上趟洗手间,你去做饭吧。”雷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进入了卫生间,安迷修冲他的背影笑了笑,然后转身进了厨房。雷狮打开手机,敲敲打打了几个字,最后按下了发送键。


[L]

---他开始怀疑我了 抓紧点

[帕洛斯]

---是,雷狮老大。


和往常一样,安迷修出门上班,雷狮微笑的送走了自己的爱人,门关上的瞬间,他跑进了书房,没错,他的腿根本就没受伤,他咬着唇,眼底的阴狠毫不掩盖。他拿上工具,前往了下一个案发地点。


“谁啊?”女人打开门,一把匕首瞬间抹了她的脖子,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色衣裙,淡蓝的头发末梢也沾染上了血液,灰色的眼睛里带着惊恐,雷狮关上门,手指贴着唇,“愿你下得了地狱。”他不紧不慢的处理着案发现场,就在完成的时候,衣柜里发出了响声,他笑了笑,打开了衣柜。一个蓝发紫眸的男孩走了出来,他并没有颤抖的很厉害。


雷狮舔了舔唇,“宝贝儿。”他蹲下身,“别害怕,你安全了。”“你杀了她?”雷狮拍了拍他的头,“我杀了她,她该死。还有就是,我在这种情况下。比你还会藏。”男孩轻笑了一声,“那么,大哥哥。”雷狮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我长大后可以娶你嘛?”雷狮看着他看了好久,最后笑出了声。“我有男朋友了,他长得比你好看多了亲爱的。我走了。”说完雷狮就转身离开了。


“三…二…一…”倒计时结束,身后的公寓火光一片,等到救护车消防车和警车赶到的时候,只有地面上的一朵玫瑰,以及十几名住户因事逃过一劫。那个男孩也死在了那场火里,雷狮惋惜的叹了口气,“可怜了,谁叫你看上了我?”驾驶座上的男人也笑出了声,“不愧是雷狮老大,这么快就解决了最后两个人。只是……”他的声音变冷了下来,“咱们危险了。”


雷狮疑惑的看着他,帕洛斯咬着牙解释道,“那群孙子准备取你性命,现在这台车上有炸弹!”雷狮倒吸一口凉气,他感觉到了车速渐渐慢了下来,自己恍惚间被推了下去,“报警,就说这里有人安放炸弹,然后把红玫瑰放到旁边!”帕洛斯笑了笑,“我的任务完成了,三少爷,以后多保重。”


安迷修回到警局,看着面前四朵红玫瑰看的出奇,为什么作案现场会有红玫瑰呢?他和警局里的众人画着关系网,同时他也询问医生雷狮的恢复情况,就在案件没有进展的时候,医生的回复让安迷修愣住了,明明是在夏天,但是他好冷啊…


[凯莉]

什么恢复情况?雷狮他好了啊。



“你们把案件整理一下,查一查他们都联系过的人,我有事,回家一趟。”安迷修浑浑噩噩的出来了,他踩下油门,到家后他深呼口气,推开门却到处找不到那个人。仔细寻找后他才不得不下了个定论——雷狮收拾东西跑了!


他按照监控,一路追到森林边,这时手机发出了响声,他接起电话,雷狮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亲爱的,进来吧,到悬崖边,你就会找到我。”他一路奔跑,在路上收集到的线索都被传到了手机上,他也都看见了。


雷狮是雷家的三少爷,是为了复仇,他骗了自己,腿伤都是假的,红玫瑰其实是被血染红的白色玫瑰,而白玫瑰…这个城市目前只有他的雷狮种植。一条条的线索让安迷修咬紧牙关,他从始至终都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他不敢面对现实,因为他不相信,和自己同床共枕那么久的男朋友居然就是杀手,那自己呢?也是他的一环吗?


“太慢了,安迷修。”雷狮坐在悬崖边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爱人,“我要死了,死于…身后的白玫瑰花丛。”他叹息一声,“亲爱的,你从始至终都在我的意料之外,所以说…来世再见吧,安迷修。”


安迷修最后辞了职,留下的只有一封遗书,他死于白玫瑰的花期,而他的爱人,葬身于白玫瑰的花丛。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