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安静

36230浏览    14787参与
金色_原野上的猫

静夜,我已度过几千,你未光临

夜为何如此安静,窗外天空还留残光

灯暗下去的几秒,为何落寞光顾


寂寞的渔夫遇上了条寂寞的鱼

百无聊赖的灯芯为寂寥火柴点亮

夜在沉睡中发酵,在落寞中生根


少女在无瑕雪地中欢快走过,

脚步中都带着清新的欢喜

脚印却使雪地更显可爱


暗下来了,雪暗下来了

天空的白幕上看见雪花黑影

躲避着寒风,却被雪花迷了眼


静夜,我已度过几千,你未光临

夜为何如此安静,窗外天空还留残光

灯暗下去的几秒,为何落寞光顾


寂寞的渔夫遇上了条寂寞的鱼

百无聊赖的灯芯为寂寥火柴点亮

夜在沉睡中发酵,在落寞中生根


少女在无瑕雪地中欢快走过,

脚步中都带着清新的欢喜

脚印却使雪地更显可爱


暗下来了,雪暗下来了

天空的白幕上看见雪花黑影

躲避着寒风,却被雪花迷了眼





Zezo

不晓得这次的感冒余温这么久,水喝的是少了,没有及时喝感冒药,加上太久没练体能,改改改。

不晓得这次的感冒余温这么久,水喝的是少了,没有及时喝感冒药,加上太久没练体能,改改改。

┞┱左萧

《日落之前》第九章

    “怀抱所及之处,便是两人相互撑起的救赎。”这是张先生曾说过的话,(也可能是他不知道从哪听来的)。


    拥抱与被拥抱从来就不是懦弱的,而是作为人生来就有的权利。甚至是义务。


    这天晚上得知真相的离诺,与林颖在昏暗的老房子里相拥了很久。


    两大家族对于离家的各种压迫在这些年似乎变得松懈了。连离一凡摇身一变成了离诺,还在江晋一中的实验点参与了这个项目的前期学习都没有察觉到。...


    “怀抱所及之处,便是两人相互撑起的救赎。”这是张先生曾说过的话,(也可能是他不知道从哪听来的)。


    拥抱与被拥抱从来就不是懦弱的,而是作为人生来就有的权利。甚至是义务。


    这天晚上得知真相的离诺,与林颖在昏暗的老房子里相拥了很久。


    两大家族对于离家的各种压迫在这些年似乎变得松懈了。连离一凡摇身一变成了离诺,还在江晋一中的实验点参与了这个项目的前期学习都没有察觉到。


    当天晚上离诺变得沉默寡言,无论是回去的路上,或是林颖褪去他的上衣给他换药,直到林颖离去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眼神时而凌厉,时而平静,整个人冷静得有些可怕。


    他一直在思考。


    沐家,江家……不止将爷爷的研究据为己有,还让老人为了保全家人从此没有出鲤镇一步,隐忍一生,临死都默默无闻,让离诺没有赶上最后一面。可笑的是沐家的后代,沐紫凝,当初还差点和离诺走到了一起。


    千里之外的江晋,装潢华贵的闺房内,女孩靠坐在床头对着腿上的电脑呆呆的出神。她是个要强的女孩,只是没想过另一个更加倔强男生会从她高中的第一天就闯入她的世界里。


    去年的新生入学大会,照例是成绩最优秀的入学新生上去代表发言。她自信满满地在脑中拟定好了发言稿却发现自己只排在第二,虽然最后老师还是让她上去了,但是她不喜欢这种莫名其妙、不明缘由的“施舍”。


    原本她只是想证明自己不需要别人所谓的“礼让”,哪会知道这竟然只是开始。从引以为豪的各科学业成绩,到家族在江晋一中的实验点研究,离诺从头到尾都压着她一头。


    就连她难得摆脱家里人在外面买了最后一份小吃,都被那个家伙骑着自行车懒洋洋的扔下钱从老板手里拿走了。


    要不是沐紫凝眼看家族的车过来了不方便太失态,怎么可能只是瞪着大眼怒视他?


    正在她生气的时候,男生却戏谑地说:“你也被家里人管得紧呢?”


   “和你有关系吗?”沐紫凝没好气地说道。


    家族的人似乎发现她了,车辆缓缓地驶近,女孩眼里也只剩下无奈。


    “要不要跟我走?”离诺向她伸出手。


    沐紫凝看着眼前的男生觉得很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这个吊儿郎当的男生处处压着一头。而且此刻他嘴里还嚼着从她面前“抢”走的小吃。真是越看越不顺眼,越想越生气。


    嘭!


    她狠狠的坐上了男生的后座。这是沐紫凝出生以来做的最疯狂的事。懂事?教养?这些东西今天先放一边吧。


    “哇!轻点……这是路边扫的车,别坐坏了。”沐家的千金坐上了共享单车的后座,这个家伙居然在抱怨?


    沐紫凝咬着皓齿,忍了。


    离诺歪歪扭扭地骑进附近的街道,双方家里的车还堵在后面慢慢挪动,只能目送两人离去。


   “看着也不胖啊,骑着咋那么累……”轻喘的离诺小声自语。


    沐紫凝没有再忍,直接掐在他腰上。疼得离诺用力蹬起来……


    沐紫凝不知道的是,从那天以后,跟这个男生较劲似乎也成了件愉快的事情。她不像以往背负着家族的期望与包袱去学习,而是为了追赶和超越某人,更加主动的充实与完善自己。


    一想到这些往事,沐紫凝不禁得明眸漾起笑意,手指抚摸着电脑上他的照片。


    要是人生没有那么多插曲就好了。淋着雨等她的离诺,却狗血地看见沐紫凝与另一个男生挽手漫步,甚至相拥。


    “他那个性子,最烦这些俗不可耐的情节了吧?”沐紫凝回想时无奈的自嘲起来。


    因为爷爷的离世,离诺更加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离诺放弃了江晋一中,放弃了那个哪怕参与其中也能受益无穷的研究,也放弃了跟她说那句话便毅然回到那个小镇。


    正如当年的离翰,颓然回到鲤镇。没想到几十年后相似的事情又发生在离诺身上。


              (好吧,这只是半章)

金色_原野上的猫

忍住躁动,试图把心儿的小船划向平和

忍住好奇,把好的故事留在最好的部分

忍得心里痒痒,忍得无法控制

但留下的是回忆,忘却的是憋屈


花草芳香扑鼻,忍不住折下一朵

几天后枯萎在花瓶里,后悔

而街旁仍是香满溢,朵朵亭立


雪花飘落,积满草木,堆满屋檐

孩子们快活地打着雪仗,他们不懂雪景

然而他们的笑声满堂,多么快活


忍到底也只是一种生活态度

不是什么都要忍,也非谁都得忍

忍下来了不必暗自苦闷,

开心过了何必后悔。


忍住躁动,试图把心儿的小船划向平和

忍住好奇,把好的故事留在最好的部分

忍得心里痒痒,忍得无法控制

但留下的是回忆,忘却的是憋屈


花草芳香扑鼻,忍不住折下一朵

几天后枯萎在花瓶里,后悔

而街旁仍是香满溢,朵朵亭立


雪花飘落,积满草木,堆满屋檐

孩子们快活地打着雪仗,他们不懂雪景

然而他们的笑声满堂,多么快活


忍到底也只是一种生活态度

不是什么都要忍,也非谁都得忍

忍下来了不必暗自苦闷,

开心过了何必后悔。



金色_原野上的猫

睡前诗鸭

心静如水的人,正坐在书房

只是看落日余晖,也比深林更平和


平和是情绪化的反义词

情绪并非恼人的东西,

但不让它失控却很难。


人不是每一秒都能身处深谷幽林

与娟娟溪水为伴,傍清风鸟鸣而居

现代人的平和,存于呼吸节律中


呼吸张驰,牵一发而动全身

与天地相连,也与尘世相通


心向美景,更该着眼观察凡间

向往宁静的人,并非必须归园田居

文字在张扬时可以挥毫洒墨

而骨子里的宁静亦难以隐藏

心静如水的人,正坐在书房

只是看落日余晖,也比深林更平和


平和是情绪化的反义词

情绪并非恼人的东西,

但不让它失控却很难。


人不是每一秒都能身处深谷幽林

与娟娟溪水为伴,傍清风鸟鸣而居

现代人的平和,存于呼吸节律中


呼吸张驰,牵一发而动全身

与天地相连,也与尘世相通


心向美景,更该着眼观察凡间

向往宁静的人,并非必须归园田居

文字在张扬时可以挥毫洒墨

而骨子里的宁静亦难以隐藏

淮堤

如若动心,我会展示真实立体的自己,而不是刻意表现出体面与有趣,借此来遮掩我幼稚、乖张和沮丧的特质。那犹如在海滩上建一座沙堡,狂风一吹就悉数飘散了。


如若动心,我会展示真实立体的自己,而不是刻意表现出体面与有趣,借此来遮掩我幼稚、乖张和沮丧的特质。那犹如在海滩上建一座沙堡,狂风一吹就悉数飘散了。



淮堤

沉潜

多数时间里,我缺乏与人交谈的欲望,尤其是在这凛冬之日。


回到家已经一周有余,明显感到生活节奏的放缓。依靠一个电热水袋,几首冰岛乐队的轻音乐,一本厚重的书籍以及一支蓝色水笔,我即可窝在狭小的房间内安静地度过半日。米黄色的窗帘遇风便猎猎作响,我醒来又睡去,与窗外屋脊上弹跳的雨珠共度无数空虚的时刻。


我幻想自己在三亚的海边喝汽水,在京都寂静的深秋中渐行渐远。我描摹包容雪山的拉萨,以及我也许永远都不会到达的雷克雅未克。


眼前没有明确导向的路可走。


如何于人海中互相辨认并鼓足勇气相互揭开面具。如何合时宜地与对方袒露心扉,将冷冷利刺剥离并与之亲密。还是说最爱的人已在近旁,只是还未到...

多数时间里,我缺乏与人交谈的欲望,尤其是在这凛冬之日。


回到家已经一周有余,明显感到生活节奏的放缓。依靠一个电热水袋,几首冰岛乐队的轻音乐,一本厚重的书籍以及一支蓝色水笔,我即可窝在狭小的房间内安静地度过半日。米黄色的窗帘遇风便猎猎作响,我醒来又睡去,与窗外屋脊上弹跳的雨珠共度无数空虚的时刻。


我幻想自己在三亚的海边喝汽水,在京都寂静的深秋中渐行渐远。我描摹包容雪山的拉萨,以及我也许永远都不会到达的雷克雅未克。


眼前没有明确导向的路可走。


如何于人海中互相辨认并鼓足勇气相互揭开面具。如何合时宜地与对方袒露心扉,将冷冷利刺剥离并与之亲密。还是说最爱的人已在近旁,只是还未到相爱的时刻。


这一切我都不知道。

┞┱左萧

《日落之前》第八章

    月黑风高夜,腿长颜高的女校霸林颖此时竟然在围墙边推着一个男生!?(某C:明天来我这报道)

    离诺不出所料的还是翻围墙进来了。


    林颖随后也跃下围墙,懊悔道:“要不是老娘答应你的,而且你身上还有伤……哼!”


    “咳!”离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将话题扯开,“你拿到的钥匙应该是里门的。”


     熟悉的人都知道自从离诺走后,平时离翰老爷子的院门就没有...

    月黑风高夜,腿长颜高的女校霸林颖此时竟然在围墙边推着一个男生!?(某C:明天来我这报道)

    离诺不出所料的还是翻围墙进来了。


    林颖随后也跃下围墙,懊悔道:“要不是老娘答应你的,而且你身上还有伤……哼!”


    “咳!”离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将话题扯开,“你拿到的钥匙应该是里门的。”


     熟悉的人都知道自从离诺走后,平时离翰老爷子的院门就没有再锁起来。直到常来往的人都习惯了,也就没有在意门上的锁了。


    “以前门一直留着,可直到临走的时候等的人还是没见到。”也许是无心之言,也可能是心疼那个可亲可敬的老人,林颖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句话就让离诺无地自容。那么多年没有回来,记忆模糊这个理由根本说不过去。


    “小时候总觉得一辈子的时间很长,等我经济独立了,想去哪就去哪,想回来就回来。可等我真的回来时,还是晚了。”


    离诺打开厅门和林颖走了进去,昏暗的客厅连门外的月光都撒不进来。两人没入黑暗中,看不见彼此。


    “离诺?”林颖打开手机照明四处寻找,“你……”此时离诺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他终于回来了啊,阔别已久的老房子。在林颖沉默的注视下离诺闭着眼睛抚过沙发,路过杂物架,最后停在了通往二楼的阶梯前。


    对于迟归多年的离一凡,或者说离诺,林颖心底多少有些意见。这些似有似无的意见与不解现在却豁然开朗了。如果不是时时挂念,怎么能将屋内的格局,家具摆放的习惯记得如此清晰?


    离诺回过头,将林颖的手牵起来就往楼上走。


   “小心点,别摔倒了。”


    “你不打算照明?”林颖撇着嘴尽量摆脱眼前某种氛围。拉着手就往楼上跑,还当是小时候呢?


    离诺低声回道:“我想按着记忆力走一遍,毕竟是我在梦里走了很多次的房子。”


    “嗯…”林颖听着他笃定的回答,心头有些暖。这里的人和事原来他一直都很牵挂的。


    “砰!”猝不及防的一声脆响,打破了两人的感怀。


    离诺:……


    林颖:“……这是,几年前我爷爷送给你爷爷的瓷瓶……”


    离诺没成想打脸的速度会那么快,整个人都快石化了。也只能默默掏出手机打开照明,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感受着自己的手被握紧,林颖更是切身体会到了身前这个男生的尴尬。


     随后的时间里两人逛满了整个二楼,林颖陪离诺坐在陈旧的书房,看着他呆呆的抚摸小时候的床,或是凝望着他抱膝坐在离翰床前。他寻迹思旧,她相伴无言。


    亦正如沉默寂静的夜色。


    这个房子不会再热闹起来了,没有文人来访,没有街坊串门,没有林老爷子提酒登门,没有一群小屁孩欢笑奔走,也没有满头发丝染霜的老人坐在客厅时不时望着从不上锁的院门了。


    离诺眼眶很热,回来了呀。从踏进鲤镇的土地开始他便时常这样感慨,回来了呀……


    “我回来了呀……”他低着头瘫坐在地板上喃喃自语,“却像个孤儿。”


    林颖动人的双眸也有些黯然,她见证了他的离开,老人的寂落,还有他错过的重逢。她心里也完全不能平静,最终坐到离诺身旁。


    “离诺,你知道江晋那两大家族现在做的研究吗?”林颖忽然问道。


    离诺没精打采的回答:“沐家与江家,在做一个关于光的研究。据说研究到尽头,能利用普通的光线产生无尽的能源,呵。”


    林颖也是第一次清晰的了解这项实验的具体方向,被这个天才又急具颠覆性的研究惊讶到了。


    “能接触到的人必须是极具潜力的人才,他们还给这些人才天天画大饼,还有各种优待与赞助。我没什么兴趣,听到爷爷离开的消息就已经准备转学回来了。”离诺很疑惑为什么林颖会知道这些。


    “你有没有觉得,最初提出这个设想的人,是多么的才华横溢,而且疯狂。”林颖单手撑着下巴,眸中满是神采。


    离诺不是个傻子。听着她的话,心底生出了一个不可置信的想法……“你……知道是谁?”


    林颖耸着肩,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你爷爷啊。”


    轰!


    离诺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激动,惊奇,以及疑惑,各种情绪一时间涌上离诺的脑海,冲击着他的理智。


    他回头抓着林颖柔嫩的双肩想确认她没在开玩笑,却因为太过激动反而将她扑倒在地了。


    一直照明的手机也滑落身旁。两人的身形姿态占据在为数不多的光束里,显得十分亲昵。


    离诺面露尴尬,抱歉一声后就准备把身体挪开。慌忙中,膝盖又不可避免的在林颖双腿间挪动支撑,紧接着似乎还顶到了什么。


    看着有些失态的少年,林颖长长的睫毛轻颤,面露愠色。她没好气地抓着离诺的衣领慢慢将他拉近,粉唇张合间暖暖的气息拍打在离诺的侧脸上,


    “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这么毛手毛脚的,小心我把你腿打折了……”


    说完离诺就被推开了,为了不被打死他最好接上刚才的震惊。


    “就算我不说,再过不久你应该也能猜到的。”林颖说道。


    “确实,为什么爷爷那么多年都没有离开过鲤镇,为什么我父母总是有意无意的将我和鲤镇隔阂起来,一把我接走就换名字;还有你爷爷在我问起往事的时候也是有所保留……”离诺惶然地喃喃自语起来,所有荒诞的事情,似乎都找到了答案!


    离诺捡起手机,失魂落魄地盯着通讯录里父亲的电话。


    点下去,就能证实心中所想。可他的手指像是冻僵了,明明很想问个清楚,明明眼睛死死盯着手机屏幕可就是动不了。


    林颖纵有“魔女”的名声在外,此时眼里也满是心疼。顾不上许多,从背后给他轻轻的拥抱,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惶然的时候,拥抱也许就是最有力的支持与安慰了。


    离诺按下了通话键。


    “喂?小诺?”父亲的声音从手机传来。


    “嗯。您和妈要休息了吗?”离诺道。


    “快了。很晚了,你也该早点休息了。想我们的话明天放学我们给你打过去。”离诺父亲的声音很轻,像是怕打扰妻子休息。


    “爸,我在老房子里。”离诺说道。


    电话的那头沉寂了片刻,随后传来离诺母亲着急的声音:“小诺…不是说过了不能到处乱跑吗!你和妈妈的约定你忘了吗?你现在是离诺!是离诺!不是离一凡了!”


    离诺紧紧攥着拳头,他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用乞求的口吻反问母亲:“妈,我回爷爷家也算是到处乱跑吗?当年您在外忙碌的时候,爸没空顾着我的时候,我只有爷爷了……”


    “再怎么说你也答应过妈妈的!你活的越不像离一凡越好你知道吗!”离诺母亲的声音愈发的歇斯底里。


    离诺的父亲看不下去了,拿过电话嘱咐离诺:“小诺,虽然妈妈说得有点着急,但是你要相信妈妈不会害你的。”


    离诺闭上眼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爸,你们不用瞒我了。我是你们的孩子,可爷爷也是我的亲人。你们光想着把我隔离起来护着,可爷爷呢?这个世界对爷爷公平吗?你们这样对爷爷就公平了吗?”


    离诺说到最后几乎情绪失控了,对于往事,老人只能无奈隐忍。对于孙子,他也只能强忍思念从不打扰。因为离翰知道儿媳的做法是对的,远离自己,离诺才不用像他父亲一样活在别人的阴影下。


    离诺的父母现在才知道,这个孩子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明天,我回趟鲤镇。你不能留在那里了。”离诺的母亲尽力平复着呼吸,准备把离诺转到其他地方。


    离诺叹息道:“妈,爸。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们要逃避到什么时候?明明是他们拿走了属于爷爷的东西,为什么要我们躲开他们活着?而且,这个研究的余晖至少能影响学界很多年,我们要躲到什么时候?”


    离诺的父亲苦笑起来,是啊,如果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他们家也不用遭这个罪了。


    “先这样吧……爷爷曾经是个疯狂的天才,想来你也不会是个直面沐、江两家去罪受的傻子。爸爸相信你,你先安心待在鲤镇。”离诺的父亲挂了电话。


    电话被挂断,离诺的手也无力垂落。两大家族就像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他一个高中生根本就撼动不了。


    “两大家族,不是你一个学生能动什么想法的。”林颖怎么会不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


   “愚公还能移山呢,你怎么知道我未来什么都做不了。”离诺强颜欢笑着,只是眼下那种无助与悲愤根本无处宣泄。


    林颖轻抱着他的脑袋,罕见的温柔仿佛只有离诺的身边才会出现。


    离诺的脑袋陷入女孩的香肩与发丝中,久违的温暖,让他险些湿润了眼眶。


    “你是觉得我需要找个人哭一场吧?”芬芳的发丝中传来离诺的声音。


    林颖嘴角上扬,知道这个家伙应该是没事了。“嗯?是姐自作多情了呗?”


   离诺双手环着她纤瘦的腰,把将要起身的林颖抱了回来。“谢谢。”


    林颖也大大方方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无关男女,只是觉得他现在很需要。








金色_原野上的猫

文字

文字有锤打出来的

一下下,一凿凿

原石渐渐劈成想要的模样


文字也有侵蚀出来的

人们把情感放出笼中

祂肆意飞翔,拖着美丽的尾迹


有些文字是座大楼

庞杂,却宏伟令人叹为观止

有些文字只是藤蔓,是生活的注脚

自然而然,生长在每日必经的小巷


文字漂在小河里,随波远去

在记忆的小溪里,有的文字会消融

渐渐和溪流混在一起,难以分辨

有些则沉入河底,陷进沙中

等着河水冲刷,露出其中足以消融的那部分


剩下的文字,有的被冲回岸上,

有的最终也没被剥开,但没关系

因为文字不是最重要的

美好的东西在支撑着我们走下去

这世间是时间的赠予

文字有锤打出来的

一下下,一凿凿

原石渐渐劈成想要的模样


文字也有侵蚀出来的

人们把情感放出笼中

祂肆意飞翔,拖着美丽的尾迹


有些文字是座大楼

庞杂,却宏伟令人叹为观止

有些文字只是藤蔓,是生活的注脚

自然而然,生长在每日必经的小巷


文字漂在小河里,随波远去

在记忆的小溪里,有的文字会消融

渐渐和溪流混在一起,难以分辨

有些则沉入河底,陷进沙中

等着河水冲刷,露出其中足以消融的那部分


剩下的文字,有的被冲回岸上,

有的最终也没被剥开,但没关系

因为文字不是最重要的

美好的东西在支撑着我们走下去

这世间是时间的赠予

金色_原野上的猫

屋里点着盏明灯,窗外是万籁俱寂的永夜。

抬头,只看见自己的影子飘忽。


熄掉灯,放下笔,置身黑暗,

原来窗外空气是暗红的,

隐隐显出高耸的黑影,与猩红天空相接。


晚风中,望黑影间透出点点灯光,

不确定心中的孤寂是否真实。

但确实想念那几个夜晚,

青涩曾在夜的静谧里发酵。


那夜有风吟与叶尖的窃窃私语

夜深沉,庭密谧,鸟安眠

石板路上漆黑,借着叶缝间的光

我跟在她身后,百灵鸟般轻快

像是寻常聊天,不经意间调情

一颗心的无名小岛吹来春的温情


屋里点着盏明灯,窗外是万籁俱寂的永夜。

抬头,只看见自己的影子飘忽。


熄掉灯,放下笔,置身黑暗,

原来窗外空气是暗红的,

隐隐显出高耸的黑影,与猩红天空相接。


晚风中,望黑影间透出点点灯光,

不确定心中的孤寂是否真实。

但确实想念那几个夜晚,

青涩曾在夜的静谧里发酵。


那夜有风吟与叶尖的窃窃私语

夜深沉,庭密谧,鸟安眠

石板路上漆黑,借着叶缝间的光

我跟在她身后,百灵鸟般轻快

像是寻常聊天,不经意间调情

一颗心的无名小岛吹来春的温情


金色_原野上的猫

悠然

1.柔


就像焦糖浮在热可可上,

久久难以消融的温暖柔情,

欲言还休,又拼命想写下心意

——这就是喜欢。


不必有夕阳西下的沙滩,

也不必有金光粼粼的海波

映出绚烂晚霞,不必有万全的气氛,

更不必有刻意的烂漫。因为

当你牵起我的手,整个世界

只有走廊尽头窗户映入的那一缕残辉,

手心里你的体温尚存。


星空下跟你道别,

看你的身影慢慢被人潮吞没,

消失在地铁站拐角。

扶着自行车看了好半天月亮,

只希望回家时与你相随。


2.忆


闭上眼,倦怠的午后冬阳把我拉回一年前那个午后

你在楼上等我,栏杆冰冷,却装作漫不经心

下午天很好看,映出淡粉色,你兴奋...

1.柔


就像焦糖浮在热可可上,

久久难以消融的温暖柔情,

欲言还休,又拼命想写下心意

——这就是喜欢。


不必有夕阳西下的沙滩,

也不必有金光粼粼的海波

映出绚烂晚霞,不必有万全的气氛,

更不必有刻意的烂漫。因为

当你牵起我的手,整个世界

只有走廊尽头窗户映入的那一缕残辉,

手心里你的体温尚存。


星空下跟你道别,

看你的身影慢慢被人潮吞没,

消失在地铁站拐角。

扶着自行车看了好半天月亮,

只希望回家时与你相随。


2.忆


闭上眼,倦怠的午后冬阳把我拉回一年前那个午后

你在楼上等我,栏杆冰冷,却装作漫不经心

下午天很好看,映出淡粉色,你兴奋地叫我出去看

我们在栏杆边等铃声消散,只剩两个人独处

走廊很安静,但我们还是在班主任赶到前进了教室


迟到那个下午,天气转暖

我带着午觉的迷糊

慢悠悠地蹬着自行车,

看天上一团团淡粉色的云


那年常大雨,天色暗

我常一个人雨天回家

在雨里守在马路对面

看小小的你拄着雨伞

直到你的母亲来到




Curtain-谷春
Time To Love - October

写文画画赶作业专用曲!炒鸡好用

写文画画赶作业专用曲!炒鸡好用

金色_原野上的猫

“大我”

听不见风吹过收割后麦田的声音

我站在夜里,沿着小路

一步,两步……寒风

从袖口衣领钻进钻出

面前的路上隐隐映出影子

我在逃离这座疯狂的村庄

也在逃离疯狂的自己

过去的我重新掌控身体

原来我一直没法忘记

那一日的逃离

扶着枯树喘了口气

路上空无一人

我是逃出来的

但又没有逃出矛盾的内心

原来时间只能掩藏,

却不能让过去消失

我冷静下来,迎着村庄的灯火

我看见飞鸟想那天一样展翅

鬼怪陆离的景色,这是我的记忆

我一直记得,但又觉得陌生

灯火消减着,因为入夜了

路上还是一个人也没有

我看着枯槁的草,在路边

我很羞愧,山崖上的那棵树

像是想要抓住什么

但...

听不见风吹过收割后麦田的声音

我站在夜里,沿着小路

一步,两步……寒风

从袖口衣领钻进钻出

面前的路上隐隐映出影子

我在逃离这座疯狂的村庄

也在逃离疯狂的自己

过去的我重新掌控身体

原来我一直没法忘记

那一日的逃离

扶着枯树喘了口气

路上空无一人

我是逃出来的

但又没有逃出矛盾的内心

原来时间只能掩藏,

却不能让过去消失

我冷静下来,迎着村庄的灯火

我看见飞鸟想那天一样展翅

鬼怪陆离的景色,这是我的记忆

我一直记得,但又觉得陌生

灯火消减着,因为入夜了

路上还是一个人也没有

我看着枯槁的草,在路边

我很羞愧,山崖上的那棵树

像是想要抓住什么

但我却没有回头

重新往山崖走去

我再一次骗自己,

说只是想去看看那里的景色。





梨涡少女

慢慢的 也要踏在几十片不同的土地上

慢慢的 也要踏在几十片不同的土地上

金色_原野上的猫

园中花,坊间草

园中花开,清香溢芬,戏雀翩翩徊涧

观想发梢,淡雅伊人,窥见逸妆迷恋

易逝年华,见三两,闲情墨气

忧苦,念世事无常,数番垂暮


仍未得与君逢,期年可追忆,会春芳见

坊间草长,漫过忧思,君知我心何处

怎未思量,天久梦中时相见

泪湿,旧梦夜长难再眠

园中花开,清香溢芬,戏雀翩翩徊涧

观想发梢,淡雅伊人,窥见逸妆迷恋

易逝年华,见三两,闲情墨气

忧苦,念世事无常,数番垂暮


仍未得与君逢,期年可追忆,会春芳见

坊间草长,漫过忧思,君知我心何处

怎未思量,天久梦中时相见

泪湿,旧梦夜长难再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