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安静

42368浏览    15184参与
无相
每个周末都会去海滨公园看日落 ...

每个周末都会去海滨公园看日落  

每个周末都会去海滨公园看日落  

妮妮话很多

【杨幂现代元宇宙-刺杀风暴】第126章 掣肘

  对于李沐将所有股份和董事长的位子都留给自己一事,屠灵本该心存感激,她竟天真的以为李沐是真的拿自己当成他最可信的家人,可惜,她还是太天真,天真到以为能从李沐处得到那可怜的一点点信任。

自己确是神灯目前的最高决策者,但是自己在神灯的任何重大决定都必须通过四位李沐提拔上来的新董事。

一个从来不会信任他人的人,你又凭什么觉得自己会成为那个例外。

屠灵心里冷笑着:老师,用四个董事来牵制我,您是有多怕我把神灯给吞了,真是抬举我这个好学生。

这些年在李沐身边,金钱、权力、地位这些身外之物她从未放在眼里。几次三番豁出命去为神灯、为李沐,却换不来半分真心和信任。

“啊屠灵,哦不,现在要叫董事长了,......

  对于李沐将所有股份和董事长的位子都留给自己一事,屠灵本该心存感激,她竟天真的以为李沐是真的拿自己当成他最可信的家人,可惜,她还是太天真,天真到以为能从李沐处得到那可怜的一点点信任。

自己确是神灯目前的最高决策者,但是自己在神灯的任何重大决定都必须通过四位李沐提拔上来的新董事。

一个从来不会信任他人的人,你又凭什么觉得自己会成为那个例外。

屠灵心里冷笑着:老师,用四个董事来牵制我,您是有多怕我把神灯给吞了,真是抬举我这个好学生。

这些年在李沐身边,金钱、权力、地位这些身外之物她从未放在眼里。几次三番豁出命去为神灯、为李沐,却换不来半分真心和信任。

“啊屠灵,哦不,现在要叫董事长了,你一个心血来潮就要收购鼎华,你一个不感兴趣连董事长的位子也可以不要,我们真的跟不上你的思维啊。”说话的许本亨是和阿豹一起提拔上来的,和屠灵向来不对付,冷一句热一句讥讽着。

“老大,阿Ben的话虽然难听却也在理,Daddy还在昏迷,收购鼎华这么大的事情还需从长计议。董事长这个位子你安心坐着,谁敢反你,我West第一个不饶他!”

这两人一带头众人纷纷表态,局势很明朗了,坐在这个屋子里的,每一个嘴上都说拥护支持,实际上全部都是李沐的眼睛。屠灵这个董事长在这群家伙面前不过是个没有实权的摆设。

“如果我非要收购鼎华呢?时间就是金钱,鼎华的DS材料合成技术一旦研发成功,市值至少翻两番,神灯与鼎华之前就签订过战略协议,我们没理由把这个机会拱手让人。”屠灵觉得憋闷,时间不止是金钱,也是李沐所剩无几的生命线,她必须在李沐去世前完成收购,只有DS技术在神灯,她才有资格和赫尔墨斯谈判。

“屠灵呐,老板都病成这样了,咱们神灯更不能乱,你就算把收购鼎华的好处说到顶天了,我们也还是那句话,再等等吧,大家都是为了神灯好,这是董事局的共同决定。”许本亨算是扬眉吐气了,拍拍衣袖就准备离开。

“等等。”许本亨刚要出门,就撞上了两个女人。

“阿Ben,咱们也算旧相识了,怎么招呼都不打就着急走了?”秦施单手轻轻一推,就将许本亨推回了座位。

许本亨也不知是被这女人施了什么咒,见到就两腿发软,不自觉地又一屁股坐回了位置。想想也觉得有些丢人,故意拔高了嗓音冷哼了两声:“我倒不知道,神灯现在如此不济,连家事也要外人插手了?夏小姐、秦小姐什么风把你们吹到这儿来了?”

乔西川还是有些眼力见的,把最靠近主座的两个位子让了出来。

晚晴和秦施坐定,晚晴点头,秦施才打开文件缓缓开口,“鉴于屠灵女士在华朗持有的股份已达到一定数额,经华朗董事局主席夏晚晴女士为代表的一众董事决定,吸纳屠灵女士为华朗股东及华朗常务董事。”

秦施合上第一份文件,又拿出了第二份文件,“接下来,回答阿Ben你的问题,我和夏小姐来,是以合作伙伴的身份,动议收购鼎华,顺便——”

“——处理一下你。”

博肖同人文
《违章停车》by安静 先婚后爱...

《违章停车》by安静

先婚后爱/傻黄甜/有虐

有伪白月光情节,两个人都有,赞先动心,前期赞比较主动,后期反之。


接到亲爹通知让他去和完全没听过名字的人结婚之后,一脸懵逼的肖战开错了路,被交警贴了罚单。


交警:你好,这里禁止停车,请立刻开走。肖战:我就停了一分钟………


交警:违章停车就是违章停车,不满意欢迎投诉。


第二天,肖战被迫和结婚对象王一博见面,走进餐厅的却是昨天那个交警。


肖战:诶?我交过罚款了啊……王一博:还得去接受交通安全教育,这是最新出台的强制要求。


肖战:哦这样,你是来给我上课的?王一博:我是来跟你结婚的。肖战:●●


为了家族利益被当......

《违章停车》by安静

先婚后爱/傻黄甜/有虐

有伪白月光情节,两个人都有,赞先动心,前期赞比较主动,后期反之。


接到亲爹通知让他去和完全没听过名字的人结婚之后,一脸懵逼的肖战开错了路,被交警贴了罚单。


交警:你好,这里禁止停车,请立刻开走。肖战:我就停了一分钟………


交警:违章停车就是违章停车,不满意欢迎投诉。


第二天,肖战被迫和结婚对象王一博见面,走进餐厅的却是昨天那个交警。


肖战:诶?我交过罚款了啊……王一博:还得去接受交通安全教育,这是最新出台的强制要求。


肖战:哦这样,你是来给我上课的?王一博:我是来跟你结婚的。肖战:●●


为了家族利益被当作工具人的两位少爷当晚就把自己在婚房里的领地划分好了,互相约定绝不越界,熬到一年期满,立马一拍两散。


婚后某日,王一博被自己专门拿来气亲爹的前女友当街搂抱,却没发现肖战刚好开车路过。当晚,他洗了澡照例踏入主卧,啪唧,脑门被贴了张条。


肖战:你好,这里禁止停车,请立刻开走王一博:可你昨天明明……肖战:昨天是我眼瞎的


王一博:……隔壁空调坏了,我就再睡一晚。肖战:违章停车就是违章停车,不满意欢迎投诉

真娘们就来干月岷
  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

  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注销了8886

  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注销了8886

灵梦初一

静(五) 云之彼端

by 灵梦初一

        云起,云落,云卷,云舒。

    天上的云,不停地,随意地变换着形状,时而消散,时而聚集。流动时,    云纹如同水中的浪花。消散时,又仿若蓝天之上罩上了一层轻柔    的    薄    纱。...


by 灵梦初一

        云起,云落,云卷,云舒。

    天上的云,不停地,随意地变换着形状,时而消散,时而聚集。流动时,    云纹如同水中的浪花。消散时,又仿若蓝天之上罩上了一层轻柔    的    薄    纱。

            有些云,聚成一团一团的,小的犹如被扯碎散落在天空的一片片天鹅绒,而大的犹如顶天立地开满银花的参天巨树。它们像是在空中停滞,却又慢慢地飘动着,不急不躁,不乱不紊。

    在天空之下,是一个小小的村庄,坐落在群山环绕的平原之上,村落里大大小小坐落着几十间屋子,但奇怪的是,这村子里只有一座小小的屋子飘出袅袅的炊烟,细细的连接着广袤的天空与大地。

    有一个小女孩,正坐在这间房子的屋顶,呆呆地凝视着这一切。

    她喜欢云,从她记事起,她就喜欢抬头仰望天空,看那云朵一朵一朵点缀着蓝天,或是满满地铺满了天空。它们是那么的洁白,微微泛着银光,让她想到了家中大白鹅的绒毛,让人忍不住幻想着能睡上去,那一定很柔软吧……

    可它们又是那么的遥远,高高地飘在空中,不染尘世,不近烟火,任凭自己如何努力伸出双臂,也碰不到他们一丝一毫。

    它们是那么的美好,就像,外面的世界一样……她时常这么想到。

    就在之前,这里依旧家家户户生活着不少人,村庄尽管很小,却也充满热闹与温暖。

    直到有一天,人们一个个都离去了,最后只剩下一对母女依旧生活在这里。那些曾经的炊烟袅袅的房屋如今只剩断壁残垣,在风中摇摇欲坠。

“娘,他们去哪里了?”

“他们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了。”

“那我们为什么不去呢?”

“娘还在等一个人。”

“是爹爹吗?”

“……”

    每当问道这里,母亲总是会沉默好久,然后摇摇头,深深地叹一口气。

    ……

    天上的云,开始向天边聚集,结成一面绵延的云墙,挡住了西边迟暮的日光。光芒从云墙背后探出,给云墙罩上了一层闪亮的光晕,就好像镀上了一圈金边。云层似明似暗,遥遥在天际带着朦胧的感觉,看似一动不动的悬着,但细看之下,太阳的轮廓若隐若现,在云层中穿行着,光晕流转,云层仿佛有了生命一般。

    几只小鸟忽地掠过远处的天空,发出几声归鸟的鸣叫。它们随后飞入远处的一棵树上,天空又重归无声与平静。

    金色的夕阳渐渐变为血红,把天空染成淡淡的红色。太阳在地平线缓缓下沉,正把光芒收回遥远的天边。

    天要黑了。

    自己和娘在这里生活了多久?小女孩歪头想到。自己和娘都不知道。烟云来之又散,似乎漫长的岁月里,自己和娘,记不清往事,也看不到未来。

    鸟儿们的家在树的枝叶间,那这里是我们的家吗?

    应该是的吧,但是这里又不像家。这里……没有爹爹。

    “爹爹去哪里了?”每当这么自己问,娘总是看向远方的云朵,若有所思地说

    “他很快就会来的,一定会的……”

    天上的云开始在头顶汇聚,变成厚重的云层遮盖住了整片天空,颜色也开始变得灰暗,浓重。隐隐的雷声从远方传来,天地间一时变得昏暗不堪。

    一滴雨忽地落在她的鼻尖上,冰凉的感觉,让她打了一个激灵。

    “小珺,要下雨了,快回来吧。”屋檐下传来母亲轻轻地声音。

    “来了!”小女孩叫着,跳下了屋顶。

    “今晚就早些睡了吧。”

    “可是娘,我还不困……”

    “嘘――”母亲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道,“乖,听娘的话,快上床去吧。”

    她只好乖乖地爬上床,母亲轻轻地为她盖好被子,摸了摸她的额头。

    “娘,你还不睡吗?”

    “娘还有事要做,等一下再睡。”

    “那好吧……”小女孩缓缓闭上眼睛。

    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大,雨点敲打着屋檐,发出阵阵脆响,还夹杂着呜呜的风声,吹得门板发出巨大的响声。

    她睡不着。她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来了。风雨声越来越大,随之一起的还有一阵接一阵的雷声。她似乎能够听到,隆隆的雷声中似乎有着什么异样的东西。

    直到风雨声渐渐减弱,她才浅浅地睡着了。

    冥冥之中,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自己的感觉也越来越模糊,她似乎脱离了被子,慢慢地,慢慢的飘了起来,浑身无依无靠,好像身处虚空一般。

    似乎有凉凉的空气在她身体周围流动起来,轻轻拂过皮肤,吹起发丝,这种感觉凉丝丝的,又有些痒。

    她突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在云海之上。一望无际的云层就在自己脚下绵延,一直到远远的天边,与澄澈的蓝天仅有一线之隔。太阳的光亮毫无保留地照射在云上,发出晃眼的白光。

    云海并不平坦,有几处高耸的云峰直指苍穹,又在顶端膨胀开来,像一朵朵白色的蘑菇,有的极其庞大的云堆,慢慢地在云海之上飘过,遮住了远方的天空,螺旋的气流把云雕刻成云雾缭绕的山峦的模样,还在随着风缓缓旋转。脚下的云层翻卷着,流动着,仿佛白色的海洋一般。

    这是……云层之上吗?小女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凭空漂浮在空中,在无数团云雾之间。

    她很想摸一摸其中一朵云,她尝试向一朵云移动,但却失败了。无论她怎么划动肢体,她都无法移动半分。

    于是她只好默默看着周围的云,但此刻它们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洁白,不掺一丝杂质。时间仿佛停止了,寂静中,只有风拂过耳朵的声音。


    突然,她听到了一阵低吼,她从没听过这样的吼声,但她却又觉得这吼声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远处,一个白色的东西从云层跃起,又一下扎进云层,隐没于云层之中。

    那是……一条鱼吗?小女孩呆呆地看着远方。

    低沉的咆哮声依旧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小女孩感到有些不安,向四周看去。

    又一个庞然大物从云层上跃起,这次她看清楚了,那是一条白色的蓝鲸,它激起的云浪四散而飞,随后又渐渐消散。

    她从没见过云有这番景象,她感到新奇,却又感到害怕。

    她想回去了。

“喂――!有人吗――?”小女孩大喊,希望能有人带她回去。

    但四周依旧无声。

    小女孩想接着喊,但就在开口的一瞬间,一个黑影笼罩了她。

    她小心翼翼地回头。然后,她看到了一条龙。

    这是一条白色的巨龙,浑身的鳞片都如雪一般洁白,它用巨大的蓝色的双眼死死盯着小女孩,两根龙须在风中飘动。

    没等小女孩反应过来,那巨龙便张开巨口,一口便将小女孩吞了下去。

    小女孩浑身抖了一下,惊醒了。

    刚才,是一场梦吗……

    雨已经停了,在床上的她听不到一丝声响,仿佛四周的一切都还未醒来。

    “娘?”小女孩叫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

    “娘!”她又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声音。

    她下了床,来到门口,发现娘靠着门睡着了,而且,她发现娘的脸上还有着泪痕。

    娘……怎么哭了?

    在她的印象里,娘从来不哭的,即使是在生活最艰难的日子里。

    “小珺,你醒了啊……”母亲轻轻地说,“你先去外面玩一会儿,我收拾一下东西,今天我们要走了。”

    “去哪?”

    “去外面的世界。”

    “真的吗?我们真的要去外面的世界了?”小女孩很高兴,笑着如小鸟般飞出了家门。她来到自己经常去的山坡上,躺在嫩嫩的草地上。

    草地软软的,还带着淡淡的清香,虽然有点湿,但凉凉的也很舒服。

    只是……天空依旧被厚厚的云层覆盖,灰暗而沉重,压在她的心上。

    她又想起了昨晚的梦。

    云的那边,是什么呢……

    娘说过,云的那边,是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就是我梦见的那个样子吗?

    我还想再看看云那边的景象啊,小女孩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在心中说道。

    她舍不得这片蓝天,也许这会是她最后一次仰望它。

    于是,她闭上双眼,双手合十,开始祈愿。

    ”如果有什么很想实现愿望的话,就向天空祈愿吧,天空会听到的。”母亲曾这么说过。

    那么请让我看看云后的景象吧……她在心中默念。

    睁开眼睛,她看到远处的一片云层开始旋转,散开,最后,一小片圆圆的蓝天显现出来。

    她从没见过如此纯净的蓝天,好像在凝视一只蓝色的眼眸。金色的阳光从这个洞中透过,照在小女孩身上,照亮了她同样幽蓝的双眼。

    “小珺!要走了――!”母亲在呼唤她。

    “来了!”她说着,最后一次看了看那片天空,随后向母亲跑去。她们手牵着手,从草地上的小道上,慢慢向远方的山峦走去。她们越走越远,渐渐变成两个小黑点。

    而就在此刻,在那个云洞之中,一条白龙从云层中探出头来,默默地看着她们二人的背影逐渐远去,眼中闪着异样的光。

    直到她们都完全看不见了,白龙才头也不回地又钻进云层之中。

    有什么东西闪着光亮,从白龙身上掉下来,穿过厚厚的云层,笔直地落在草地上。

    那是一块小小的玉佩,上面用隽秀的字刻着一个“珺”字。

 

2020-09-21 01:16:50 in 静

灵梦初一

静 (四) 人生无题

        人生,究竟是什么?

        人生,是用尽一生去作一张画,画笔,执在我们手中,颜料,就是生活,画板,就是人生。我们执起画笔,勇敢地在纸上作画,无数色彩,线条如雨点般落在纸上,构建出整个人生的画卷。这幅画,或豪放激荡,或狂野不羁;或清新脱俗,或纯洁无瑕。不管是那种画,一旦下笔,就再也无法停下,也无法擦除,一直一直,画到生命停止的那一刻。我们也许有时会回首,看到自己过去所画的一切,我们也许也会感慨,而当画笔终于离了画...

        人生,究竟是什么?

        人生,是用尽一生去作一张画,画笔,执在我们手中,颜料,就是生活,画板,就是人生。我们执起画笔,勇敢地在纸上作画,无数色彩,线条如雨点般落在纸上,构建出整个人生的画卷。这幅画,或豪放激荡,或狂野不羁;或清新脱俗,或纯洁无瑕。不管是那种画,一旦下笔,就再也无法停下,也无法擦除,一直一直,画到生命停止的那一刻。我们也许有时会回首,看到自己过去所画的一切,我们也许也会感慨,而当画笔终于离了画纸,我们的生命,也因这幅纷繁艳丽的画有了意义。

        人生,亦是一场永不停止的心灵之旅,除了自己的心,什么也不带,立马踏上了这旅程。这旅程或是风尘仆仆的奔波来往,或是了无牵挂的浪迹天涯,或是怀揣梦想的环游世界,或是慢步缓程的细赏风景。无论怎样,旅途中都充满了未知,也充满了景色。我们一路走来,一路感慨,一路获取,又一路抛弃。直至红尘散尽,回首过往,有自豪,更有惆怅……

        我曾幻想,我是一只冰天雪地之中的白狐,在广阔的雪原上奔跑,奔跑;在皑皑白雪之中探寻,探寻。我并不清楚,我到底要找什么,也不知道我要去往何方,只是一路奔跑,一路探寻,直至精疲力尽,躺倒在雪地上,纷纷扬扬的雪花如羽毛般盖满全身,被雪掩埋,被透明的冰川永久尘封,长眠于宁静的冰雪大陆之中。

        又或是古寺佛刹之中,香烟袅袅,众生肃穆,浑厚的钟声一次又一次,给予心灵洞彻的洗礼。在这里,一呼,一吸,都是心灵的律动。香云入体,缓积淀,是身体的升华,亦是灵魂的感悟。也许,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炼半生,只为邂逅前世佛前的一朵青莲。青莲之上,俯仰众生。

        人生,本就无题,所有的一切,都在生命终结之后才尘埃落定,供后人命题评说。

        而我,愿左手繁华,右手繁花,一路走来,一路开花。夜幕繁华笙歌落,明月洒花半凝霜。一人,一树,一池,一月,亦成一个美好的小世界。

        画之中、路之间、冰川之下、青莲之上;缘起,缘灭,我自在此,不悲,不喜。

 

2020-09-09 12:02:48 in 静

灵梦初一

静(三) 江天遗响

  小舟静静漂浮在广阔无际的江面上,而明月则在天上一动不动。皎洁的月光如霜一般洒在甲板上,清冷而又沉寂。

  江面上有一层薄薄的雾气,在船上看江面时,有种如梦似幻的雾蒙蒙之感。月光明亮,使得雾气更加显得洁白,浓厚。雾气从船边流过,竟让人有种在云海之上遨游的错觉。

  就在这时,从远处响起了几个人的歌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那是苏子和朋友在放歌。见到这样的景色,他们都异常兴奋和激动,便唱起了歌。歌声在天地之间显得有些微弱而渺小,但这并不能影响他们的快乐。...


  小舟静静漂浮在广阔无际的江面上,而明月则在天上一动不动。皎洁的月光如霜一般洒在甲板上,清冷而又沉寂。

  江面上有一层薄薄的雾气,在船上看江面时,有种如梦似幻的雾蒙蒙之感。月光明亮,使得雾气更加显得洁白,浓厚。雾气从船边流过,竟让人有种在云海之上遨游的错觉。

  就在这时,从远处响起了几个人的歌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那是苏子和朋友在放歌。见到这样的景色,他们都异常兴奋和激动,便唱起了歌。歌声在天地之间显得有些微弱而渺小,但这并不能影响他们的快乐。

   除了一个人。

  在苏子和朋友们饮酒歌唱之时,有一个人来到了船尾。他身着白色长袍,眉宇间透出一丝不凡之气。他看着天上的明月和一望无际的江面,面色平静,眼中却有说不尽的忧愁。他似乎心事重重,不停地将目光投向远方。

  他的腰间挂着一支箫,那似乎是他随身的乐器。见苏子歌唱,他也缓缓举起了箫……

  凄清,哀怨的箫声响起,在天地之间不住的回荡,令人心情沉重。但箫声之中似乎又含着几缕超脱世俗之感,令听者思绪远飞,仿佛灵魂受到了洗涤,要羽化飞升一般。

  苏子停下了,他走过船舱,来到他身边,询问他为什么要在自己欢歌之时吹奏这样哀伤的乐曲。

  他放下手中的箫,微微一笑,向苏子吐露了心声…… ……

  听完苏子的回答,他眼中的忧郁竟如雨霁云开般消散了。他大笑,邀苏子同饮。苏子欣然拿起酒杯,和这位不知从何而来的客人,还有身边的朋友,一起饮宴,最后酩酊大醉,和朋友们互相枕着便沉沉睡去了……

  唯有这位客人,丝毫没有醉态,反而拿着箫再次回到了船尾。

  他看到远方的天边泛起了金光。太阳就要出来了。

  他回头看了看船舱里的苏子,嘴角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笑。

  没人知道,他是谁,来自哪里,此刻又在想些什么……

  清晨,苏子醒来以后,发现那位客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前一夜身边枕着的朋友们,此刻不过是一堆草席。 回想昨夜与众多好友欢歌的场景,如同被阳光蒸发掉的露珠一样虚幻。此刻,唯有与那位客人的对话仍清晰的萦绕在苏子的脑海。于是苏子拿出笔墨,凭着记忆在纸上记下了昨夜的场景。

  在船头没人注意到的角落,静静躺着一支萧。凉凉的微风轻轻地吹拂着那支箫上的红缨,安静的空气中似乎响起了箫的乐声……

 

2020-07-18 14:27:11 in 静

灵梦初一

静 (二) 夜雨朱华

by 灵梦初一


       雨,密密麻麻,漫天而落,撒落在空无一人的京城街头,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不时有一两滴雨水,从瓦檐落下,溅起一两朵晶莹的水花。

       昏暗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夜已深,几乎所有的人家都灭了灯火。看不透的黑暗中偶尔传来几声凄厉的猫叫,不免令人想到鬼怪之事,毛骨悚然。

       就在此时,一丝微弱的光芒出现在街道上。那是一盏灯笼。那灯笼渐渐接近,...

by 灵梦初一


       雨,密密麻麻,漫天而落,撒落在空无一人的京城街头,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不时有一两滴雨水,从瓦檐落下,溅起一两朵晶莹的水花。

       昏暗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夜已深,几乎所有的人家都灭了灯火。看不透的黑暗中偶尔传来几声凄厉的猫叫,不免令人想到鬼怪之事,毛骨悚然。

       就在此时,一丝微弱的光芒出现在街道上。那是一盏灯笼。那灯笼渐渐接近,只见一个女子提着一盏小小的灯笼,撑着白色的油纸伞,迈着轻轻的步子,缓缓走来。

       她身着一身华丽的长裙,长发盘起,还插着金簪。她面容姣好,身材瘦小,举止温婉,一颦一顾之间,眉间似有不凡之气,优雅而不失庄重。

       而此刻,她只提着一盏小小的灯笼,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她的布鞋已经湿透,长长的裙摆也沾满了泥水。但她只是自顾自地走着,面无表情,失神般看着街道上的青石板,不时停下脚步仿佛陷入了什么回忆之中。

       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她要到哪里去。之后的人们,有的说,她是做错事被赶出皇宫的宫女,也有人说,她就是皇后,因为不满宫中的尔虞我诈,残酷斗争,出逃了。

      但在这个冰冷的夜晚,一切的一切只有她自己知道。

      城门出现在街道尽头,只要想办法过了城门,就能走了。

      她加快了脚步,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随后又突然停了下来,好像在顾虑什么,又好像很紧张,不时看向四周。

      但四周静寂如常。

      她似乎松了一口气,准备再次迈出脚步。但就在此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还有一阵靴子踩在瓦上行走的声音。她转过身去,看到一群身穿飞鱼服的人不知从什么地方显现,将她团团围住,然后齐刷刷拔出了剑。

      剑刃在灯笼微弱的光亮下依然寒光闪闪。她看着明晃晃的刀身上映出的自己的脸,释然般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等到了这一天……

      ……


      雨,还是漫天地下,京城街道上静静躺着一把油纸伞,原本白色的伞面上长出了几朵红梅。一缕鲜红随着雨水,慢慢地浸染开来……

 

2020-07-10 14:35:39 In 静

灵梦初一

静(一) 深林之灵

  by 灵梦初一


  

  寂静的丛林深处。


  这里与世隔绝,根没有一丝人类存在过的痕迹。每棵大树都长得异常巨大而高耸,如虬龙一般的根深深扎入泥土,粗壮的根须甚至露出了地面。


  林中的光线不强,但也并不昏暗。细碎的阳光穿过高高的树冠,洒在铺满厚厚落叶的地面上。在阳光下,林中的水雾被划出几道金色的亮线,连接着树冠与大地。


  这里很湿润,树干上,岩石上,甚至露出地面的树根上,都挂满了厚厚的,绿油油的苔藓,有几处地方甚至长了小蘑菇,空气中充满了盎然的生命力,不时有露水从翠绿的叶片尖滴下,溅起几片晶莹的水花。但奇怪的是,这片林子之中,几乎听不到鸟鸣。偶尔......


  by 灵梦初一


  

  寂静的丛林深处。


  这里与世隔绝,根没有一丝人类存在过的痕迹。每棵大树都长得异常巨大而高耸,如虬龙一般的根深深扎入泥土,粗壮的根须甚至露出了地面。


  林中的光线不强,但也并不昏暗。细碎的阳光穿过高高的树冠,洒在铺满厚厚落叶的地面上。在阳光下,林中的水雾被划出几道金色的亮线,连接着树冠与大地。


  这里很湿润,树干上,岩石上,甚至露出地面的树根上,都挂满了厚厚的,绿油油的苔藓,有几处地方甚至长了小蘑菇,空气中充满了盎然的生命力,不时有露水从翠绿的叶片尖滴下,溅起几片晶莹的水花。但奇怪的是,这片林子之中,几乎听不到鸟鸣。偶尔传来稀疏的几声,便又重归寂静。林子里更多的是几分肃穆。在这森林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


  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飞快地穿过了树林。地面上满是落叶,灌木丛也很浓密,但它依旧飞快地穿行,如同一个迅捷的影子。


  那是一只小黑猫,它飞快地奔跑着,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它灵活地越过一个又一个石块,避开一棵又一棵巨树,轻盈地穿过一条林中小溪时,爪子轻轻踩一下水面,只留下一朵小小的浪花。


  不知过了多久,它渐渐慢了下来,竖起耳朵,闪着荧荧绿光的眼睛,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穿过一堆密密麻麻的灌木丛,一块空地显露出来。空地之上有一块石头,小黑猫停在了石头前。


  这块不大的石头上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正泛着微微的白光。


  小黑猫端坐在石头前怔怔的看着石头,不时眨一下眼睛,摆一摆尾巴。它好像在想什么东西,想得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一滴水突然打在它的头顶,让它一个激灵。


  “请问,你在找我吗?”一阵如风铃般清脆的声音从它背后传来。


  它慢慢地转身,只见在它身后的树枝上,坐着一个女孩。这个女孩身穿白裙,头上戴着绿叶藤蔓编织出的王冠,一双白白的小脚在空中荡来荡去。


  “喵——”小黑猫轻轻叫了一声。


  那女孩随即嫣然一笑:


  “欢迎回来,小黑。”



2020-07-08 23:06:19 in 静   

爱创人的GA青苹

安 静 :此 刻 我 不 安 静 !!!(上)

迫害一下安静小天使(饶了我

其他4个不知道要不要写

安静第一人称视角

私设安静他们在离开的前一天已经给顺溜道歉

顺溜友情客串!!

有私设人物,仅限本章


  

  正文 

  

  今天,是我回来的第三天。

  在少年军事基地,我的功德终于圆满,回到了家里。

  家里的感觉就是好,我能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可以吃蛋糕喝饮料,最重要的是皮肤终于不用接受太阳的考验,可以好好保养一下啦!

  “哦,我的安静,看把你瘦成什么样了。”妈妈捏着我圆圆的脸蛋,非常担心。

  可是这根本没什么变化。

  今天晚上我要去参加家族宴会,听说会有别的同龄人也来。

  什么?安然那个娇气鬼...

迫害一下安静小天使(饶了我

其他4个不知道要不要写

安静第一人称视角

私设安静他们在离开的前一天已经给顺溜道歉

顺溜友情客串!!

有私设人物,仅限本章


  

  正文 

  

  今天,是我回来的第三天。

  在少年军事基地,我的功德终于圆满,回到了家里。

  家里的感觉就是好,我能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可以吃蛋糕喝饮料,最重要的是皮肤终于不用接受太阳的考验,可以好好保养一下啦!

  “哦,我的安静,看把你瘦成什么样了。”妈妈捏着我圆圆的脸蛋,非常担心。

  可是这根本没什么变化。

  今天晚上我要去参加家族宴会,听说会有别的同龄人也来。

  什么?安然那个娇气鬼也要来?!天哪,简直糟糕透了。

  安天天那个比我小一岁的人也要来?不,这不是什么家族宴会,而是地狱!充斥着恶鬼的地狱!

  我在一所名牌学校上学,我聪明一世的安静是全校第一……再往后一名,没错,我竟然只是第二名!第一名就是那个什么安天天,比我小一岁却能考到全校第一,这怎么可能?

  国梁俊杰他们听我讲了这个人后也说这个安天天不是什么好人,他为了凸显自己好像有多厉害,每次都要说我怎么样。他总是谈一些特别深奥的东西,而且话只说一半,这时那些长辈就会说:“哇哦,天天你懂的好多啊。”

  “天天你好厉害啊。”

  “天天你太聪明了,安静,你要向天天学习。”

  我凭什么向他学习?他只是知道这个名字而已,什么纳米夸克,那只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所以,这个人很讨厌。

  就是这样,我越来越叛逆……

  可是谁都不理解我,我的内心。

  后来我到了少年军事基地。

  上课总是好无聊,在这里可以充分发挥我的“聪明才智”,我认识了4个小弟,咳,朋友,和他们在一起总是有快乐的时光。

  以前总是盼着放假,现在却越来越想念俊杰他们……

  

  今天晚上的宴会注定是难过的,我随便说了个借口从家中溜了出来,顺便买了瓶饮料喝了起来。

  “我好想念你们……俊杰……”我喃喃着。

  现在我能靠的只有我自己,我真的好孤单,奢望着有人过来陪我。

  

  “安静?”

  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李教官!

  “你怎么在这里?”我比较惊讶,但没有露出夸张的表情。

  李教官看起来也很惊喜,他是一名特种兵,是一支战队“雄鹰战队”的队长,之前在他受伤时来给我们五个上课,经历了一些坎坷让我们也爱上了上课。

  对于之前的种种行为,我也表示非常抱歉,而且我们已经给教官道了歉。

  而且那一次事件中……让我体会到了军人的伟大,军人的神圣。

  

  “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我们坐到长椅上,慢慢聊了起来。

  “我……”这件事让我不知如何开口,慢慢的耷拉下脑袋。

  “怎么?在少年军事基地里,你可是个天才小少女,现在遇到什么事啦?”他用一种颇为轻松的语气跟我说话,让我的心里慢慢好受了些。

  我把我内心的压抑发泄了出来,于我而言,这更是一种生活的压力。

  “嗯……不知道那个天天是什么样的。但在我心中,你可是排行第二聪明的。”李教官摸着下巴思考了起来,随后对我说道。

  我渐渐忘了烦恼,问他:“那第一是谁?什么人比我还聪明?”

  “你猜。”

  我说了几个名人的名字,可都被他一一否决了,思考了一会儿后,我突然恍然大悟:“尚教官?”

  “哈哈,答对了。”李教官对我鼓掌。

  跟李教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将心中的烦恼抛弃到九霄云外,不得不说,李教官就是聪明,跟俊杰他们讲话,说了好几遍还是听不懂,我只是开了个头,李教官就能发表他的观点。

  “对了,李教官,你的身体……还好吗?”

  “可不要小瞧我哦,区区一点小伤。”

  好吧,在普通人的眼中,这种小伤等同于致命伤。

  那是我们5个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渐渐的,天色也不早了,我向李教官告别,马上就要奔赴宴会了。

  “再见,李教官!”

  “再见,安静!”

  

  我想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被催,遂码之

  文中提到的那次事件会是以后主线的剧情,有联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