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安静流淌悉心发光

6313.1万浏览    21148参与
洛烟轻尘(请勿连赞)
天空长满了苔藓 幽幽地绿着 瘦...

天空长满了苔藓

幽幽地绿着

瘦弱不堪的月

成为被伊甸园削下的果皮

指尖的一端

我们猛然惊醒

急切地走进白茫茫的清晨

天空长满了苔藓

幽幽地绿着

瘦弱不堪的月

成为被伊甸园削下的果皮

指尖的一端

我们猛然惊醒

急切地走进白茫茫的清晨

洛烟轻尘(请勿连赞)
一个被铁箍锁起来的木头心房 里...

一个被铁箍锁起来的木头心房

里面放着一个军用野营包

上面的拉锁也生了锈

橱柜像抹了胶水一样

关的紧紧的

里面放着帐篷,桌子

每次进入都要把门撬开

卷起厚重的门帘

里面充斥着阴森险恶,单调乏味

这需要扫扫灰尘,重新布置

那需要扔掉陈年杂物,空出位置

要干的活实在是太多了

这活单调乏味极了

可只有如此,才能让光照进来

让心房成为一个舒适的家

一个被铁箍锁起来的木头心房

里面放着一个军用野营包

上面的拉锁也生了锈

橱柜像抹了胶水一样

关的紧紧的

里面放着帐篷,桌子

每次进入都要把门撬开

卷起厚重的门帘

里面充斥着阴森险恶,单调乏味

这需要扫扫灰尘,重新布置

那需要扔掉陈年杂物,空出位置

要干的活实在是太多了

这活单调乏味极了

可只有如此,才能让光照进来

让心房成为一个舒适的家

雨界(请勿连赞)
就像幼蜩对长夏经年的翘首, 日...

就像幼蜩对长夏经年的翘首,

日子被推着一次次翻倒沙漏。

盼着遇上一个特殊标记的蓝关,

那时我就能像个撰稿者一样,

码起一句稀松似常的问候。


亲爱的老师,“X节快乐”像是

一列格式统一的冰裂盅,

它们能盛下我全部的思念么?

那天我向影射了光的草木挥手,

惜别比暑气更鲜烈一筹;

珍藏着一方缀在校徽旁的签名,

就像珍藏浸在仲夏里的豆蔻。


跟着熟悉的旋律哼唱是天性,

视线终点总是相隔几十米的宇宙:

“……我不再迷茫,

思念是唯一的行囊;

满天的星光,

有一颗是你的愿望......”


你说,熬过黑暗就朝光生长;

我说,你就是我的太阳。


彩蛋算是...

就像幼蜩对长夏经年的翘首,

日子被推着一次次翻倒沙漏。

盼着遇上一个特殊标记的蓝关,

那时我就能像个撰稿者一样,

码起一句稀松似常的问候。


亲爱的老师,“X节快乐”像是

一列格式统一的冰裂盅,

它们能盛下我全部的思念么?

那天我向影射了光的草木挥手,

惜别比暑气更鲜烈一筹;

珍藏着一方缀在校徽旁的签名,

就像珍藏浸在仲夏里的豆蔻。


跟着熟悉的旋律哼唱是天性,

视线终点总是相隔几十米的宇宙:

“……我不再迷茫,

思念是唯一的行囊;

满天的星光,

有一颗是你的愿望......”


你说,熬过黑暗就朝光生长;

我说,你就是我的太阳。



彩蛋算是最后一段的来源

戳这里 可以获取我对老师完整的爱(手动狗头)(被打)


洛烟轻尘(请勿连赞)
又到了樱花盛开的时节呢 这个时...

又到了樱花盛开的时节呢

这个时候已经不冷了吧

嘘,你听

能听到樱花的心跳声吗

  

日子似乎轻薄了起来

如同娟纱一般浮在心头

风也轻柔的不成样子

连眼尾倒映的清晨都吹不起一丝涟漪

光影在花瓣间一闪一闪地跳跃着

明亮而不刺眼

  

樱花眼中栖息着一簇蝴蝶谷

淡粉的花瓣轻轻地笼着翅膀

在枝头上做着不知何夕的梦

  

一阵风拂过

千万片花瓣被惊醒了

从枝头滑落

与栖息的蝴蝶在空中相遇

  

你站在飞舞的花瓣间

注视着片片樱花的陨落

还会感觉到孤独吗

  

风止了

枝头上的樱花重新笼起翅膀

又一次沉睡了


你转身,掉落了一滴泪

又到了樱花盛开的时节呢

这个时候已经不冷了吧

嘘,你听

能听到樱花的心跳声吗

  

日子似乎轻薄了起来

如同娟纱一般浮在心头

风也轻柔的不成样子

连眼尾倒映的清晨都吹不起一丝涟漪

光影在花瓣间一闪一闪地跳跃着

明亮而不刺眼

  

樱花眼中栖息着一簇蝴蝶谷

淡粉的花瓣轻轻地笼着翅膀

在枝头上做着不知何夕的梦

  

一阵风拂过

千万片花瓣被惊醒了

从枝头滑落

与栖息的蝴蝶在空中相遇

  

你站在飞舞的花瓣间

注视着片片樱花的陨落

还会感觉到孤独吗

  

风止了

枝头上的樱花重新笼起翅膀

又一次沉睡了


你转身,掉落了一滴泪

盛昂格
我或许会咀嚼月光,咬碎故事的内...

我或许会咀嚼月光,咬碎故事的内核

享受从舌尖处蔓延至全身的麻醉

我或许会咀嚼月光,咬碎故事的内核

享受从舌尖处蔓延至全身的麻醉

洛烟轻尘(请勿连赞)

《花有的只是片刻的美丽》

很多时候,我们借由纸笔将花卉草木用极简的线条勾勒,使之跃然于纸面,那廖廖几笔就将生命铺陈,用一种半永久的状态将它封尘,借以保留曾经的鲜活。生命短暂易逝,可那不过几个朝夕的花朵却承载着厚重的情感,爱恋,思念与铭记。


漫山遍野的芳草摇曳连天,那水天交接的地方带着空灵与旷远,花朵在其间绽放,天空带着薄淡的蓝,不浓烈也不刺眼,白云似轻纱拂动,雄蕊花序散发的花粉粒在其中飘荡,那带着强烈的花香和腐臭,美丽蕴藏着一片杀机。腐烂的尸体陈列,与土壤交织,渐渐融为一体。 那一刻,天地间只能听到风轻轻吹动草木的声响,虫鸣小到微不可闻,水轻轻漾起涟漪。

  

 我们为死亡献祭娇嫩的花朵,...

很多时候,我们借由纸笔将花卉草木用极简的线条勾勒,使之跃然于纸面,那廖廖几笔就将生命铺陈,用一种半永久的状态将它封尘,借以保留曾经的鲜活。生命短暂易逝,可那不过几个朝夕的花朵却承载着厚重的情感,爱恋,思念与铭记。


漫山遍野的芳草摇曳连天,那水天交接的地方带着空灵与旷远,花朵在其间绽放,天空带着薄淡的蓝,不浓烈也不刺眼,白云似轻纱拂动,雄蕊花序散发的花粉粒在其中飘荡,那带着强烈的花香和腐臭,美丽蕴藏着一片杀机。腐烂的尸体陈列,与土壤交织,渐渐融为一体。 那一刻,天地间只能听到风轻轻吹动草木的声响,虫鸣小到微不可闻,水轻轻漾起涟漪。

  

 我们为死亡献祭娇嫩的花朵,一如我们敬畏死亡,敬畏自然轮回,让娇艳的花伴随着已逝的生命,似乎在最后一程里,是最美的结局。

  

花不是权利的象征,她们的生命短暂而脆弱,不能象征永恒。


花有的只是片刻的美丽。


那究竟牵引我们的是什么呢?是美吗?何以美会牵动我们的情绪?



旧忆Luminous(鸽版)
“春光又如何,纷纷求不得。”...

“春光又如何,纷纷求不得。”


我亲手折下一枝春

彼时阳光降落罅隙,蹚过流溪

斑点在鸟儿的绒羽上跃升

春水逃亡着,像起伏的山脊


草叶卷起晨昏,柳絮萌动双眼

稚音的歌谣一晃如烟

流转十二年的风捎走荒寂

又吹醒了一个春天


从前偶尔执着于春的命途

就像找寻蒲公英的归宿

到头来不过是场喑哑的,空白的梦

“一日的春光”携同理想都被我亵渎


现在我却还在徘徊

等待西花厅的海棠花开

守候一个不可知的未来


在冬的纯白葬礼上

我终于折下一枝春

于某个夏夜或是秋晨

我会记起


“春光又如何,纷纷求不得。”


我亲手折下一枝春

彼时阳光降落罅隙,蹚过流溪

斑点在鸟儿的绒羽上跃升

春水逃亡着,像起伏的山脊


草叶卷起晨昏,柳絮萌动双眼

稚音的歌谣一晃如烟

流转十二年的风捎走荒寂

又吹醒了一个春天


从前偶尔执着于春的命途

就像找寻蒲公英的归宿

到头来不过是场喑哑的,空白的梦

“一日的春光”携同理想都被我亵渎


现在我却还在徘徊

等待西花厅的海棠花开

守候一个不可知的未来


在冬的纯白葬礼上

我终于折下一枝春

于某个夏夜或是秋晨

我会记起



茼蒿(放假乱晃中)
辗转是夜不断拉长的影子 难眠是...

辗转是夜不断拉长的影子

难眠是影子上冗杂的黑夜

而我

是活在电灯泡里的无翼鸟

在滚烫的光芒下战战兢兢的

伪装飞翔的模样

茼蒿

辗转是夜不断拉长的影子

难眠是影子上冗杂的黑夜

而我

是活在电灯泡里的无翼鸟

在滚烫的光芒下战战兢兢的

伪装飞翔的模样

茼蒿

洛烟轻尘(请勿连赞)
我自降生时脖子就被套上了宿命的...

我自降生时脖子就被套上了宿命的锁链

任凭如何挣脱破坏都无法消解

我匍匐着走过哀嚎遍野的人间

一脚迈过干涸的湖泊,一脚蹚过冰封的北海

目之所及,人人人,身上都有一条斩不断的锁链

我于途中救下荒村里一匹上吊的野马

它双眼圆睁气喘吁吁地怒视着我

脖子上的勒痕已深入刻骨

它带着我一口气越过数个荒僻山谷

任凭如何拖拽都不向既定的道路迈出一步

被万世仰望金光加身的神明发出微笑

身前琉璃瓦的手指上血迹未干

许诺我只要叩拜祈祷来日之路必光明灿烂

我穿着破旧的鞋履望着山外青山,望而兴叹

叩拜时我瞥见神明脖颈中嵌入的锁链

庄重的声音从高高在上的宝座传来

“全一人者德之轻,拯天下者功......

我自降生时脖子就被套上了宿命的锁链

任凭如何挣脱破坏都无法消解

我匍匐着走过哀嚎遍野的人间

一脚迈过干涸的湖泊,一脚蹚过冰封的北海

目之所及,人人人,身上都有一条斩不断的锁链

我于途中救下荒村里一匹上吊的野马

它双眼圆睁气喘吁吁地怒视着我

脖子上的勒痕已深入刻骨

它带着我一口气越过数个荒僻山谷

任凭如何拖拽都不向既定的道路迈出一步

被万世仰望金光加身的神明发出微笑

身前琉璃瓦的手指上血迹未干

许诺我只要叩拜祈祷来日之路必光明灿烂

我穿着破旧的鞋履望着山外青山,望而兴叹

叩拜时我瞥见神明脖颈中嵌入的锁链

庄重的声音从高高在上的宝座传来

“全一人者德之轻,拯天下者功之重”

抑或

“拔一毛而立天下,不为也。”

我不是理想主义的化身

亦不愿背负锁链继续前行

看着眼前光辉灿烂的我的路

我将它亲手斩断扔进熊熊燃烧的焚尸炉

哪怕嶙峋尸骨溶解,哪怕加速王朝覆灭

也要逆天弑神,从此人自己主宰人间

你是彼岸花
恋情 如同稍纵即逝的烟火 万千...

恋情

如同稍纵即逝的烟火

万千情感的一个瞬息

恋情

如同稍纵即逝的烟火

万千情感的一个瞬息

云偷喝的酒

游西湖

大家好!我已经鸽了快一个月啦……

前几天去了杭州,去了想去好久的西湖。第一次尝试写了古代诗,超忐忑的说,私密马赛,我是真的一点都不会写,纯纯乱写,也不是很清楚古代诗有什么规定。请不要鼓励我,多给我提意见吧QAQ

两首诗的底图都是我在西湖拍的,好像没有什么代表性,不过我觉得挺好看。

[图片]千转万转回梦廊,双目净然伫足望。

鸳鸯戏于粼光里,流花荡漾满堂皇。


[图片]

残荷断枝浸淤泥,不晓湖光正旖旎。

雀鸟相鸣织别离,夏雨将至没长堤。


—————————🤍—————————

大家好!我已经鸽了快一个月啦……

前几天去了杭州,去了想去好久的西湖。第一次尝试写了古代诗,超忐忑的说,私密马赛,我是真的一点都不会写,纯纯乱写,也不是很清楚古代诗有什么规定。请不要鼓励我,多给我提意见吧QAQ

两首诗的底图都是我在西湖拍的,好像没有什么代表性,不过我觉得挺好看。

千转万转回梦廊,双目净然伫足望。

鸳鸯戏于粼光里,流花荡漾满堂皇。


残荷断枝浸淤泥,不晓湖光正旖旎。

雀鸟相鸣织别离,夏雨将至没长堤。


—————————🤍—————————

洛烟轻尘(请勿连赞)
奔赴最遥远的寒冬和夤夜 在最后...

奔赴最遥远的寒冬和夤夜

在最后一根弦落下之前

我攥住你眼角的一滴泪

恍然间,夜的荒原春色缭乱

极光翩跹,花海落月

奔赴最遥远的寒冬和夤夜

在最后一根弦落下之前

我攥住你眼角的一滴泪

恍然间,夜的荒原春色缭乱

极光翩跹,花海落月

洛烟轻尘(请勿连赞)
我食下一枚青绿的苔藓 熄灭了尘...

我食下一枚青绿的苔藓

熄灭了尘世的烽烟与迷雾

不死鸟自胸腔中诞生

它在离巢前留下一团火焰

与我共渡世间的万千瞬息

  

我怀揣着这团不死之火

走过了数个失落的文明

企图寻觅丢失了一个世纪的遗骨

将它归还给最亲的人

  

时间破裂成谎言的碎片

崩塌出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我在无数碎片的漩涡中打转

走过黑暗森林和无尽荒漠

终于在一间博物馆里寻到了它

  

它早已不复当年的模样

荒芜的杂草攀爬上它的手臂

一朵花从眼窝中绽放

仍傲骨铮铮地站立着

被众人敬仰观摩

  

我企图将它带走

可博物馆堂而皇之地拒绝了

将我带离它的身边

将它永远留在了那

  ...

我食下一枚青绿的苔藓

熄灭了尘世的烽烟与迷雾

不死鸟自胸腔中诞生

它在离巢前留下一团火焰

与我共渡世间的万千瞬息

  

我怀揣着这团不死之火

走过了数个失落的文明

企图寻觅丢失了一个世纪的遗骨

将它归还给最亲的人

  

时间破裂成谎言的碎片

崩塌出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我在无数碎片的漩涡中打转

走过黑暗森林和无尽荒漠

终于在一间博物馆里寻到了它

  

它早已不复当年的模样

荒芜的杂草攀爬上它的手臂

一朵花从眼窝中绽放

仍傲骨铮铮地站立着

被众人敬仰观摩

  

我企图将它带走

可博物馆堂而皇之地拒绝了

将我带离它的身边

将它永远留在了那

  

我怀里的火焰闪动着

汲取我呼吸间肆虐的悲悯

我宁愿它是腐朽的淤泥,惺忪的烛火

也不愿它是亘古的永恒,不朽的赞歌

  

它是最初翱翔于天的不死鸟

是熊熊火焰的不老源泉

是烙印在骨子里的清澈

  

可到处都充斥着

无尽的谎言,无尽的欺骗

怀中的火焰不停地闪动着

我麻木的胸腔停留着

它的声音

一遍又一遍的回响

  

“无论任何时候

怨恨都等同于自杀

  

无论任何时候

怨恨都等同于自杀…”


(第一次写这么长,感谢耐心看完的读者。)

洛烟轻尘(请勿连赞)
清晨失守了 死于一次瑰丽的黄昏...

清晨失守了

死于一次瑰丽的黄昏

飞鸟衔走破碎的冬阳

碎片遗落在山间

晕染出花瓣般柔和的色泽

  

我捡拾起你遗落的梦

分娩出一片苦涩的海

于是,连你也是苦涩的

纤弱的手指也是苦涩的

疲惫的身躯也是苦涩的

  

痛苦解开了身上的盔甲

乘着芜杂的风渐渐远去

我不知该拿什么献给你

唯有热烈的燎原的蔷薇

  

清晨,风霜都过去了

我们沉沦梦境,我们抵足而眠

  

(之前不小心删了,重发一次)

清晨失守了

死于一次瑰丽的黄昏

飞鸟衔走破碎的冬阳

碎片遗落在山间

晕染出花瓣般柔和的色泽

  

我捡拾起你遗落的梦

分娩出一片苦涩的海

于是,连你也是苦涩的

纤弱的手指也是苦涩的

疲惫的身躯也是苦涩的

  

痛苦解开了身上的盔甲

乘着芜杂的风渐渐远去

我不知该拿什么献给你

唯有热烈的燎原的蔷薇

  

清晨,风霜都过去了

我们沉沦梦境,我们抵足而眠

  

(之前不小心删了,重发一次)

雨界(请勿连赞)
鹧鸪天·再相逢...

鹧鸪天·再相逢


孔明祈天影重重,蒹葭晗水穗茸茸。廊桥木榭濛初月,潮寄涟漪摇浪翁。

去年日,正失逢,何时梦外语滩钟?长街浸夜灯明袖,犹是玉人话晚风。

鹧鸪天·再相逢


孔明祈天影重重,蒹葭晗水穗茸茸。廊桥木榭濛初月,潮寄涟漪摇浪翁。

去年日,正失逢,何时梦外语滩钟?长街浸夜灯明袖,犹是玉人话晚风。

洛烟轻尘(请勿连赞)
黄昏燃烧着落日的残篇,我要如何...

黄昏燃烧着落日的残篇,我要如何对峙这场厮杀万籁的孤独,去接受一场荒芜的盛宴。我的春天,尚来不及赴约。 

黄昏燃烧着落日的残篇,我要如何对峙这场厮杀万籁的孤独,去接受一场荒芜的盛宴。我的春天,尚来不及赴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