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宋冬野

6315浏览    842参与
七姐seven

广岛之恋 1

11年


7月末的酷暑,马頔匆匆从单位下班,换下工作服,赶往和人约好的小酒馆。

那年他22岁。

宋冬野还没过24岁生日。

这一天,第一次网友奔现的两个人,在局促的露天小酒馆,点了两个凉菜,叫了四瓶啤酒,相谈甚欢。

为了抢买单,都憋着不肯去上厕所。

最后宋冬野还是用年龄优势压着马頔,自己付了账。

并用这一顿酒钱作为自己的彩礼,正式加入了麻油叶组织,成了马頔的人。

虽然后来每每谈起,宋冬野都会说,加入厂牌的那顿饭是自己掏的钱。

马頔就笑骂,你的就是我的,怎么了?


那一年,好像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马頔依然白天国企上班,晚上酒吧赶场。......

11年

 

7月末的酷暑,马頔匆匆从单位下班,换下工作服,赶往和人约好的小酒馆。

那年他22岁。

宋冬野还没过24岁生日。

这一天,第一次网友奔现的两个人,在局促的露天小酒馆,点了两个凉菜,叫了四瓶啤酒,相谈甚欢。

为了抢买单,都憋着不肯去上厕所。

最后宋冬野还是用年龄优势压着马頔,自己付了账。

并用这一顿酒钱作为自己的彩礼,正式加入了麻油叶组织,成了马頔的人。

虽然后来每每谈起,宋冬野都会说,加入厂牌的那顿饭是自己掏的钱。

马頔就笑骂,你的就是我的,怎么了?

 

那一年,好像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马頔依然白天国企上班,晚上酒吧赶场。

宋冬野在出版社混着日子当编辑,等着自己安河桥的家拆迁的消息。

尧十三还在武汉,为了自己医科能不能毕业烦恼。

麻油叶依旧是个豆瓣上的冷门小组,靠着马頔给人一个个私信发豆邮来召集人看演出。

 

但是又有什么不同了。

马頔不再自己一个人跑酒吧,因为宋冬野和他一起跑。

或者一前一后唱,或者一起唱。

然后拿了一两百的车马费再一起去挥霍掉。

吃顿麦当劳,或者在卤煮摊买点下酒。

尧十三在电话里说,自己明年可能会来北京找他们,一起跑场,自己可能不适合当医生。

 

那个时候,他们都很高兴地期盼着2012年。

虽然大多数人都说,那是世界末日年。

 

11月的时候,马頔第一次给宋冬野过生日,省了一个礼拜的钱买了一整条烟当礼物。

宋冬野吹蜡烛的时候,说24岁是个大生日,因为跨入了第一个成熟人生的本命年。

马頔问他,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吗?

宋冬野认真地想了想说,希望麻油叶走起来。

马頔有些感动,鼻子一酸,抱着宋冬野说,兄弟,谢谢你,生日快乐。

宋冬野乐呵地拍拍他,“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尧十三,别自作多情了。”

“去TMD,死胖子!”

 

 

12年

 

宋冬野家拆迁分了一大笔钱,他在五环里买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在十楼,1003。

这个门牌号后来还被搬上了麻油叶周年的舞台。

从这个门牌号里,开出了麻油叶最美丽的花。

 

宋冬野患病很久的奶奶去世了,她没有享受几天新房就走了,第二天宋冬野辞去了工作。

他跟马頔说,在这个世界再无牵挂,以后一切都为自己。

可惜没潇洒几天,兜里的钱就用完了,马頔有天下班来找他,发现他已经啃了几天白馒头加咸菜。

马頔有些心疼,随即挽袖下厨,第一次给宋冬野认认真真地做了顿饭,红烧肉,丸子汤,酸汤肥牛,出尽拿手菜,然后喝着可乐看着宋冬野把盘子底都舔得干干净净。

“这个红烧肉绝了,马頔,以后能不能天天给我做?”

“想得美,死胖子。”马頔眯着眼笑,点燃饭后一支烟,坐在宋冬野不算宽大的客厅里打量,“你这新房怎么给你整得跟狗窝似的。”

“我一个人住,懒得搞。”宋冬野忽然从饭碗里抬起头,“你搬来和我一起住吧,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

“我要上班呢。”

“住一起我们以后演出回来晚了都能省一半打车费。”

马頔后来想,自己大概在那个时候已经心动了。不然不会为了那几十块的打车费,搬去和宋冬野一起住。

 

尧十三后来也搬了进来。1003,成了他们三个人的乌托邦。

 

“我请了两天假。”

“武汉那个暖场你打算去啊?”

“对啊,给报销来回车票,我就当去挣点经验呗,毕竟是200人的场子呢,我都没演过那么多人的场子。”

“你一个人去啊?”宋冬野抱着琴假装不经意。

“你有钱陪我一起去嘛?”马頔撇了撇嘴,“在家乖乖等我凯旋回来吧!”

 

然而,当宋冬野出现在演出彩排现场的时候,马頔还是惊呆了。

演出前酒吧老板准备了一顿小龙虾的接风宴,宋冬野吃了大半,边吃边说下次一定也要来武汉巡演。

在台下看着马頔顺利演完,却拦不住他庆功宴上被主办方激着喝了大半杯75度的朗姆酒,宋冬野搀他回酒店的路上就不行了,撑在路边的树上哇哇吐。

“怎么样啊?还行不行?”一边拍他背,宋冬野一边犹豫着要不要叫车。

“没事……吐掉就好了……”

结果这一路,马頔一共吐了六回。

 

倒在酒店床上的时候,马頔已经昏迷不醒了,宋冬野一边把他搬正身体,一边不敢回自己房间。

“酒量这么差就不要这么逞能啊……”

叹了口气,简陋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椅子,宋冬野把椅子挪过来靠着床,然后自己坐在上面瞅着床上的人,不敢合眼。

 

那是六月的一天。

炎热的武汉,酒精挥发后的潮热,还有湿透的汗衫。

=============

胖子的生日礼物,嗯,就是他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麻油叶。

七姐seven

误少年 2

2、


圈子里马頔是著名的爱情观光景点,永远有人爱,永远被人甩。

郝云刚认识马頔的时候,觉得这就是个熊孩子,任性,自我,但长得很可爱。

圆圆的眼睛,笑起来像月牙,虽然抽烟喝酒骂人,但依然是个熊孩子。

后来他们各自都和很多人发生了很多事,恋爱,分手,骂战,和解。

臧鸿飞作为圈子里的公关大使,组了次圈内和解局,把圈子里有过beef的人都拉在了一起,喝了顿大酒。

这离郝云第一次见马頔已经过了五年了,马頔长大了,脸上的青涩褪去不少,戴着醒目的棒球帽,游刃有余地在人群里穿梭敬酒交际,喝酒的样子猛烈地跟不要命似的,让郝云看着有些心惊胆战。

还算好,他身边一直跟着一个憨憨笑的胖子......

2、

 

圈子里马頔是著名的爱情观光景点,永远有人爱,永远被人甩。

郝云刚认识马頔的时候,觉得这就是个熊孩子,任性,自我,但长得很可爱。

圆圆的眼睛,笑起来像月牙,虽然抽烟喝酒骂人,但依然是个熊孩子。

后来他们各自都和很多人发生了很多事,恋爱,分手,骂战,和解。

臧鸿飞作为圈子里的公关大使,组了次圈内和解局,把圈子里有过beef的人都拉在了一起,喝了顿大酒。

这离郝云第一次见马頔已经过了五年了,马頔长大了,脸上的青涩褪去不少,戴着醒目的棒球帽,游刃有余地在人群里穿梭敬酒交际,喝酒的样子猛烈地跟不要命似的,让郝云看着有些心惊胆战。

还算好,他身边一直跟着一个憨憨笑的胖子,那个胖子不会阻止他喝酒,但会在他踉跄的时候默默扶着他的腰。

这个胖子,他也认识,叫宋冬野。

 

臧鸿飞在知道他对马頔有好感的时候,吓得在酒吧包厢里差点跳起来,“云总,你是不是喝多了?”

“没跟你开玩笑。”

“马頔,那可是个神经病,你喜欢他什么呀?”

“你怎么这么说他。”郝云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啤酒,“这种事情哪有说得清的。”

“我都要怀疑那小子是不是给你下蛊了,上次他喝醉散德行你又不是没看见,这样你都能喜欢呀?”臧鸿飞真的觉得郝云有点不可思议。

“你不喜欢他?”

“喜欢啊,但我是把他当亲弟,亲弟随便这么折腾,骂一顿就还是亲弟嘛。”臧鸿飞摇了摇头,“谈恋爱可不一样啊……”

“他最近情绪不好,难免喝大了。”

“你也知道他为什么情绪不好。”臧鸿飞默默得给郝云满上杯,“那个胖子跟他纠缠那么多年,我是不建议你去撞死的。”

“也没一定要怎么样。”郝云笑了笑,“就是想能对他好一点。”

“别了吧,我的云总,我真心不想你陷进去,咱们的交际圈还是单纯一点,听我一句劝,马頔是个可以做朋友的人,但绝对不是一个好情人。跟他做兄弟,幸福感高多了。”

 

郝云相比其他圈子里的人,是个还算理性的人,所以他听劝,他知道臧鸿飞说得对。

马頔也许真的不适合自己。

但那么多年过去了,动心的人却依然只有这一个,真的没有什么道理好讲。

 

知道马頔也参加这个节目是郑钧告诉他的,在钧哥家闲聊的时候,“马頔也去我还挺开心的。”

“马頔也去?”

“前两天他经纪人碰见我,告诉我的。”郑钧点点头,“有他在,就不怕冷场了。”

“我看节目组要怕他宿醉拉不住吧。”郝云笑了笑,心里还是酸酸的。

 

节目里见到的时候,看到他胖了,安心了点。忍不住就想摸摸他圆圆的脸,圆圆的脑袋,手好像不受控。

晚上听到他说自己失眠,又忍不住心疼,忍不住担心,忍不住想陪着他睁着眼睛等日出。

好像喜欢一个人,什么都忍不住。

 

“马小胖,睡了吗?”

“没呢……”

“饿吗?”

“饿……”

“我给你煮点面?”

 

凌晨的厨房,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在小桌前,马頔低头吃面,郝云喝着啤酒安静地陪着他。

吸溜了一半面条,马頔忽然抬头看向郝云,“云哥,你单身吗?”

“啊?!……啊 ,是啊……单身。”

“我也单身。”

“……啊……是嘛……”

“我挺喜欢你煮的面的,也挺喜欢你烤的牛肉。”马頔继续低头吃面,“要不我们俩试试吧。”

郝云顿住了手,放下酒,然后捏了捏马頔鼓起的脸颊,“你……怎么那么可爱,有这么表白的嘛?”

“我知道我可爱。”马頔抬眼瞪着郝云,“你答不答应啊?”

“当然答应啊!”郝云笑了起来,站起身,凑过身去轻轻吻了吻马頔的额头,“我可太高兴了。”

 

好久没有谈恋爱了。

马頔都有些不会了,要不要买点什么送给郝云啊,平时和朋友出去喝酒是不是要跟郝云报备一下啊,要不要和郝云住在一起啊,家里的三只坏脾气猫郝云会喜欢吗?

结果被臧鸿飞骂跟个姑娘似的,患得患失。

“你刚谈恋爱的时候,不装一装啊?”马頔不服气。

“郝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嘛,他就是喜欢你这个混球,你还装个屁啊!”

 

说不装就不装,回北京没几天,马頔不出意料的又醉倒在酒吧里了,这次身边的朋友不再负责收尾,而是电话来了他的男朋友,郝云。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马頔运回家,郝云谢过搭把手的朋友,然后回屋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小男友,叹了口气。

“也不年轻了,还是这样。”

郝云想去煮点热的,好让醉鬼醒过来的时候有东西吃,结果醉鬼手劲贼大,一把把他拽到了床上。

“想做。”

“你醉了,知道谁是谁嘛就想做?”郝云被气笑了,“抓到个人就发骚,你这毛病能不能改一改?”

“我……想……做……!”马頔翻了个身趴在郝云身上,手指点着他的嘴唇,理直气壮,“不做我找别人了。”



tbc

七姐seven

误少年 1

其实是个all頔,主要cp就是野马 宋冬野X马頔 云頔 郝云X马頔

其他多人物友情出场

唐尧(尧十三)

郑钧(钧哥)

臧鸿飞(飞飞)


都是虚构的,只是借人设。不要发散。


《误少年》


1、

那是2011年的冬天。

马頔辞去了工作,和母亲冷战搬出了家,背着一个简单的双肩包,像一个下班风尘仆仆的IT民工,在宋冬野的二室一厅拆迁房里占据了一个独卧。

一个月后,唐尧也从贵州跑来了北京,住进了另一个独卧,房子的主人宋冬野倒成了那个经常睡客厅的人。


马頔经常会梦见那个时候他们三个人,聚在狭小的客厅里,烟雾缭绕,每......

其实是个all頔,主要cp就是野马 宋冬野X马頔 云頔 郝云X马頔

其他多人物友情出场

唐尧(尧十三)

郑钧(钧哥)

臧鸿飞(飞飞)


都是虚构的,只是借人设。不要发散。



《误少年》

 

1、

那是2011年的冬天。

马頔辞去了工作,和母亲冷战搬出了家,背着一个简单的双肩包,像一个下班风尘仆仆的IT民工,在宋冬野的二室一厅拆迁房里占据了一个独卧。

一个月后,唐尧也从贵州跑来了北京,住进了另一个独卧,房子的主人宋冬野倒成了那个经常睡客厅的人。

 

马頔经常会梦见那个时候他们三个人,聚在狭小的客厅里,烟雾缭绕,每个人都抱着吉他,随意哼着旋律,桌上是东倒西歪的啤酒瓶,抽了大半包的中南海,还有吃了一半的外卖。

失眠困扰了他很多年,不知道为什么梦见这些事情之后,他总会惊醒,然后丢失了睡眠。

现在他依旧抽中南海,只是浓度淡了很多,嗓子这两年越来越容易出问题,不敢再像年轻时候那样凶猛地摄入烟草。

拿出最近朋友送的电子烟,马頔坐在窗台边,看着北京城在深夜依旧星光点点,他突然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需要喷涌。

“胖b。”

“几点了,马老师你又失眠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沙哑低沉透着些许无奈。

“都怪你!”

“呵呵,别无理取闹了。”

“要不是我们分手了,我至于这样吗!”

“马老师……我们分手好多年了。”

“宋冬野,你这个王八蛋!要不是你,我至于找不着女朋友吗!我睡不着,你还想好好睡觉,做梦!”

“是不是饿坏了?我给你点个外卖吧?炸酱面好不好?还是卤煮?”

“滚!”马頔挂断了电话,深深吸了口烟,是啊,宋冬野说得没错,他们都分手好多年了。

 

三十分钟后,马頔收到外卖炸酱面的时候又忍不住辱骂了一通宋冬野,实在不舒坦,还是把这些话转成语音发了过去。

宋冬野只是回了一句话“马老师,吃完睡觉吧,好好的,我爱你。”

去TMD的我爱你。

 

之前去贵州找唐尧玩的时候,唐尧也问过他,和宋冬野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要不要再好好谈谈。”

“谈什么,我和他没什么好谈的。”

唐尧只是拍拍马頔的脑袋,“你什么时候才能高兴一点啊。”

“我很高兴啊,看见你我就很高兴。”马頔撒娇着抱着唐尧的腰,“你什么能回北京陪我喝酒啊?”

“我应该不会回北京了。”

 

走着走着就走散了。

他们三个人,回不去了。

 

公司的经纪人给他打电话让他去上节目的时候,马頔第一反应是开什么玩笑呢。

“音乐节都取消了多少场了,你自己算算,你那厂牌下面那些小朋友还张口等着吃饭呢,作为老板,你是不是应该负起养家的责任?”

“我怎么不负责任了?这些年,我没养他们吗?我没给公司交税啊?”

“但不能只满足于吃饱是不是马老板?”

“这种节目,我去指不定第一期就淘汰了,……和上次一样。”马頔嘟囔。

“一期的钱也是钱啊,你能不能有点志气,多撑一会?”经纪人放柔了声音,“马老板,这次邀约是发给摩登的,我可是替你费力才争取来的名额。”

“……我谢谢你啊……”

“郑钧和郝云都去。我们公司的仁科也去。”

“行吧,再拒绝显得我不识抬举了是不是?”马頔自嘲道,“可别逼我减肥哦,我话在前头。”

“你怎么舒服怎么来吧,马老板,我相信你的专业。”经纪人达到目的也就不吝好话,“我让人给你准备点上节目的衣服,过两天给你拿过来。”

 

马頔来节目之前,确实没想到会这么快乐,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单纯的,和自己喜欢的音乐人一起玩音乐的快乐了。

好像可以暂时忘记宋冬野,以及那些和他相关的糟心的事情。

 

回宿舍合宿的时候,他和郝云自然地就住在了一起,这些人里面,他和郝云私交最熟,虽然那种熟也只是停留在酒友,同台演出,以及和其他共同的朋友一起喝酒。

马頔等到熄灯,才小声跟郝云说,自己有失眠的毛病,所以可能会打扰到他。

“那你试过数羊吗?”

马頔愣了愣,他不确定郝云是不是在开玩笑,“啊……那个没有用……”

“那喝牛奶呢?喝热牛奶?”

马頔在黑暗里瘪了瘪嘴,“云哥,我要不还是去客厅吧。”

这个时候,郝云打开了他带着的应急灯,昏黄的灯光下,是他认真担忧的脸,“小胖,你没事吧?”

“……”

“没关系的,睡不着嘛,我陪你聊天。”

 

马頔有时觉得郝云对他太亲昵了,虽然他习惯于男人对他肢体上的亲昵,但是郝云不同,郝云不是他们那一群人,郝云是突然闯进来的。

马頔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守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底线,。

后来,连郑钧都看出一些异样,有一天练歌的时候,悄悄问他,“你知道郝云单身吗?”

“嗯?不知道……”

“他人挺好的,我跟他认识很久了,是个踏踏实实的男人。”郑钧笑了笑,拍拍马頔的胳膊,“别太拘着了,放松点,没什么大不了的。”

马頔想否认,又在话出口前吞了回去。

老哥哥什么都知道,撒谎没意义。

“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你行的。”

 

马頔没想到自己来参加一个节目三个月意外的收获了一个男朋友。

臧鸿飞作为两个人的共同朋友,第一时间发来贺电。

“马頔,我问你,你是不是认真的?”

“说什么傻话呢,我的哥哥。”

“郝云可不是别人,不是你那些419,你可别太随便了。”

“怎么着,你这算是郝云娘家人跟我发话来了是不是?”

“马頔,你呀,我还不清楚嘛,我要是算他娘家人,我还算你亲哥哥呢。”

“那你怎么不担心我呀?你不担心我被男人骗吗?”

“马頔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臧鸿飞在电话那头飚了句脏话,“这么多年,你也就喜欢过一个胖子,其他人不都是过客。”

“你少放屁。”

“算了算了,我其实早就知道郝云对你有意思,但我一直也没鼓励他,既然现在都成了,那我就祝福呗。”

“你这口气我看分明的妒忌,你这个单身老狗!”

“弟弟,好好的啊,我可太盼着郝云都把你病给治好了。”

 

郝云能治病?郝云又不是医生,郝云也不是药。

但郝云会陪着他熬夜,会陪着他喝酒,也会在他醉酒的夜里给他盖被子,还会在他宿醉的早上替他煮一碗面。

那种家的感觉,有人等你的家的感觉。

 

马頔觉得自己也算是个幸运的人,这世界上总有一个对他好,他也正好喜欢的人等着他。


tbc


七姐seven

#麻油叶一周年 

青春时的爱恋太炙热,太纯粹了

视频里,宋冬野在画外笑着问问题,马頔回答每一个问题都忍不住笑,日常的好像就是半夜里一次随意的拌嘴聊天

但却是两个年轻人最滚烫的梦想燃烧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没有钱,不在乎未来,却有远大的理想

语气里提到对方都是嫌弃,视频外的我却能感受到浓郁得化不开的羁绊

虽然麻油叶有很多人,虽然创始人一直是三巨头,但马頔和宋冬野却一直都是麻油叶的灵魂

马頔负责拓疆扩土,宋冬野负责深耕发芽

配合的完美无缺

那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未来等着他们会是鲜花还是烈火

也不知道,爬上山峰,也许那里有一场山火

但所有的后来,都没办法和开始时的美好......

#麻油叶一周年 

青春时的爱恋太炙热,太纯粹了

视频里,宋冬野在画外笑着问问题,马頔回答每一个问题都忍不住笑,日常的好像就是半夜里一次随意的拌嘴聊天

但却是两个年轻人最滚烫的梦想燃烧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没有钱,不在乎未来,却有远大的理想

语气里提到对方都是嫌弃,视频外的我却能感受到浓郁得化不开的羁绊

虽然麻油叶有很多人,虽然创始人一直是三巨头,但马頔和宋冬野却一直都是麻油叶的灵魂

马頔负责拓疆扩土,宋冬野负责深耕发芽

配合的完美无缺

那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未来等着他们会是鲜花还是烈火

也不知道,爬上山峰,也许那里有一场山火

但所有的后来,都没办法和开始时的美好相媲美

就像马頔唱的,不及第一次遇见你


海的歌单2020
他的幼稚我的固执 都成为历史...

他的幼稚我的固执 都成为历史 破的城市平淡日子 他要寻找生活的刺

——宋冬野《平淡日子里的刺》


不知春花和碧浪那句“指尖指背的刺点缀了幼稚”是不是受到这首歌名的启发。(2019.4.7)

他的幼稚我的固执 都成为历史 破的城市平淡日子 他要寻找生活的刺

——宋冬野《平淡日子里的刺》


不知春花和碧浪那句“指尖指背的刺点缀了幼稚”是不是受到这首歌名的启发。(2019.4.7)

一只猪猪梨🍐
那年的光是宋冬野。 所以你好再...

那年的光是宋冬野。


所以你好再见。

那年的光是宋冬野。



所以你好再见。

阿达帕林
郭源潮 - 宋冬野

獲得金曲獎讚譽的詞作卻不是我喜歡上它的原因,當然,歌詞看似辭藻堆積但卻句句確有所指,是出色的作品。但讓我觸動的,是宋冬野悲傷怒吼的最後一段副歌,或許“層樓終究誤少年,自由早晚亂餘生”除了歌中故事之外,也有他本人的人生感悟。很可惜的是,在《安和橋北》展現他做流行樂(能把所謂的民謠寫的既詩意又悅耳,那可不就是一個流行樂中的singer-songwriter麽,被金曲歌后翻唱還不能說明他的潛力麽)的能力之後,這種向搖滾前進的趨勢是顯然的、適合他的、也是適合中國樂壇的,但卻因為某些因素而中斷。在2021年他再次發出不忿的怒吼卻被禁言後,他的音樂生涯或許真的就此終結了吧。我不太想為他辯解什麼,只是覺得,......

獲得金曲獎讚譽的詞作卻不是我喜歡上它的原因,當然,歌詞看似辭藻堆積但卻句句確有所指,是出色的作品。但讓我觸動的,是宋冬野悲傷怒吼的最後一段副歌,或許“層樓終究誤少年,自由早晚亂餘生”除了歌中故事之外,也有他本人的人生感悟。很可惜的是,在《安和橋北》展現他做流行樂(能把所謂的民謠寫的既詩意又悅耳,那可不就是一個流行樂中的singer-songwriter麽,被金曲歌后翻唱還不能說明他的潛力麽)的能力之後,這種向搖滾前進的趨勢是顯然的、適合他的、也是適合中國樂壇的,但卻因為某些因素而中斷。在2021年他再次發出不忿的怒吼卻被禁言後,他的音樂生涯或許真的就此終結了吧。我不太想為他辯解什麼,只是覺得,作為很多人看不慣的他,正是中國2010s流行音樂的代表人物之一啊。就這麽沒了,好遺憾,好遺憾。

过期罐头
你喜欢他就让他骗你好喽
你喜欢他就让他骗你好喽
하루하루.

此刻的心情就像是不满十五岁那一年。

原来民谣早已经在宏观层次上写尽了青春的所有故事。

很久不听民谣了但是总有几首每次都能令人动容。

此时此刻的心境只有民谣的简单足够去诠释。

从前不解为什么民谣能够给人别样的感觉 直到我将它们拼在一起。

[图片]


原来民谣早已经在宏观层次上写尽了青春的所有故事。

很久不听民谣了但是总有几首每次都能令人动容。

此时此刻的心境只有民谣的简单足够去诠释。

从前不解为什么民谣能够给人别样的感觉 直到我将它们拼在一起。


漼子叶
郭源潮(翻自 宋冬野) - Xu喆

  宋冬野的《郭源潮》,是我听了五六年也听不腻的歌。郭源潮,简单来说是个人名,复杂解释是段人生。词很有意思,云里雾里,似懂非懂。但看了mv后便有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释怀。曲尾的吉他solo和升k嘶吼特别喜欢。仿佛能看到曾经有一段时间脑海里一直有个呐喊声在徘徊,就像孤身一人站在茫茫原上歇斯底里的咆哮,除了劲风掀黄沙,枯藤老树昏鸦,无人再应答。内心如暴风雨卷起千层浪,感慨一发不可收拾。

  世上总有难人,遂终日闭门黄粱梦,住脏乱棚,喝西北风,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世上总有难事,一边是情怀,一边是现实,风月难扯,离合不骚。我们都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压,所有人都会变成过客。人生越到尽...


  宋冬野的《郭源潮》,是我听了五六年也听不腻的歌。郭源潮,简单来说是个人名,复杂解释是段人生。词很有意思,云里雾里,似懂非懂。但看了mv后便有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释怀。曲尾的吉他solo和升k嘶吼特别喜欢。仿佛能看到曾经有一段时间脑海里一直有个呐喊声在徘徊,就像孤身一人站在茫茫原上歇斯底里的咆哮,除了劲风掀黄沙,枯藤老树昏鸦,无人再应答。内心如暴风雨卷起千层浪,感慨一发不可收拾。

  世上总有难人,遂终日闭门黄粱梦,住脏乱棚,喝西北风,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世上总有难事,一边是情怀,一边是现实,风月难扯,离合不骚。我们都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压,所有人都会变成过客。人生越到尽头,越想追求自由,可奈何自由从未被任何人真正彻底地拥有。

  “层楼终究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这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庸人自扰罢了,大可不必,即使难以躲避。曲终,有种“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不甘。

  你我山前没相见,山后别相逢。

  你我都一样,终将被遗忘。

  可还是得,好好生活。

  作罢,作罢。

我是房东
我不是你的宋冬野——刘大壮
我不是你的宋冬野——刘大壮
不子辰
斑马,斑马 - 宋冬野

(他的民谣确实惊艳了我的岁月)

歌词:

斑马 ,斑马 你不要睡着啦

再给我看看你受伤的尾巴

我不想去触碰你伤口的疤

我只想掀起你的头发

斑马,斑马 你回到了你的家

可我浪费着我寒冷的年华

你的城市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啊

我终究还要回到路上

斑马,斑马,你来自南方的红色啊

是否也是个动人的故事啊

你隔壁的戏子如果不能留下

谁会和你睡到天亮

斑马,斑马 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只会歌唱的傻瓜

斑马,斑马 你睡吧睡吧

我会背上吉他离开北方

斑马,斑马 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强说着忧愁的孩子啊

斑马,斑马 ...

(他的民谣确实惊艳了我的岁月)

歌词:

斑马 ,斑马 你不要睡着啦

再给我看看你受伤的尾巴

我不想去触碰你伤口的疤

我只想掀起你的头发

斑马,斑马 你回到了你的家

可我浪费着我寒冷的年华

你的城市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啊

我终究还要回到路上

斑马,斑马,你来自南方的红色啊

是否也是个动人的故事啊

你隔壁的戏子如果不能留下

谁会和你睡到天亮

斑马,斑马 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只会歌唱的傻瓜

斑马,斑马 你睡吧睡吧

我会背上吉他离开北方

斑马,斑马 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强说着忧愁的孩子啊

斑马,斑马 你睡吧睡吧

我把你的青草带回故乡

斑马,斑马 你不要睡着啦

我只是个匆忙的旅人啊

斑马,斑马 你睡吧睡吧

我要卖掉我的房子

浪迹天涯

民谣孤山岭
“山前不相见,山后难相逢”
“山前不相见,山后难相逢”
挖挖冷知识
宋冬野在中国民谣界有怎样的地位?
宋冬野在中国民谣界有怎样的地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