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宋居寒

54972浏览    950参与
终不似  少年游

说真的,抱图可以,盗图司马

说真的,抱图可以,盗图司马

颉之
——《一醉经年》 *虽然但是...

——《一醉经年》


*虽然但是 宋居寒过来挨打

——《一醉经年》


*虽然但是 宋居寒过来挨打

Death

一醉方休(2)

好巧不巧,外面下起了暴雨,堵车堵得何故心烦意乱。

他一边乌龟一样往前挪,一边还在用手机跟下属沟通案子,几次险些追尾。回到家都快十点了,从打开车门到撑开伞那短短几秒钟,因为雨下得太大,他被淋了一头一脸。深秋时节,雨点打在皮肤上,堪比冰碴子。


他上楼的时候,连脚步声都透着浓浓地疲倦。

钥匙插进钥匙孔,旋了一圈就开了,何故一激灵,浑噩的大脑顿时清醒了。

隔着门板,似乎传来游戏机的声音。

宋居寒来了。

那一瞬间,当他知道他打开这扇门就能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喜悦被具化成一股暖流,随着血液走遍四肢百骸,再回到心脏,如此地温暖和美好。


但他手上的重量提醒了他刚刚发生的一切,他有些...

好巧不巧,外面下起了暴雨,堵车堵得何故心烦意乱。

他一边乌龟一样往前挪,一边还在用手机跟下属沟通案子,几次险些追尾。回到家都快十点了,从打开车门到撑开伞那短短几秒钟,因为雨下得太大,他被淋了一头一脸。深秋时节,雨点打在皮肤上,堪比冰碴子。

 

他上楼的时候,连脚步声都透着浓浓地疲倦。

钥匙插进钥匙孔,旋了一圈就开了,何故一激灵,浑噩的大脑顿时清醒了。

隔着门板,似乎传来游戏机的声音。

宋居寒来了。

那一瞬间,当他知道他打开这扇门就能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喜悦被具化成一股暖流,随着血液走遍四肢百骸,再回到心脏,如此地温暖和美好。

 

但他手上的重量提醒了他刚刚发生的一切,他有些害怕宋居寒看到这袋东西。虽然很大程度上宋居寒在打游戏,这时他连瞥都懒得瞥何故一眼,但何故还是有些担心。

他只得用不大的公文包挡着那袋白色的药品,心里默默期望宋居寒不要注意到它。

 

他推门而入,屋里没开灯,宋居寒正打着游戏入迷,看都没看何故一眼,何故暗自松了口气。

“你来了,怎么不开灯。”何故说着就要去开灯。

“别开,没气氛。”男人头也不回地说。

何故看了眼屏幕,原来他在玩儿一个丧尸游戏,屏幕里的热裤女警正在一个破旧工厂里搜索丧尸,气氛诡异而紧张。

“吃饭了吗,饿吗?”

宋居寒没答话,注意力全在游戏上。

何故走进客房,将药品一一放入储物柜里,才放下公文包,脱下湿漉漉的风衣挂起来,去浴室快速地冲了个澡,换了居家服,出来之后,去厨房倒了杯水,走向沙发。


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了,何故看着眼前的人,心想。虽然,他时不时能在电视和网上看到。

 

“居寒,你是不是瘦了?”何故的眼睛落到宋居寒身上,通常都不舍得移开,他事业如日中天,自己能见到他本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一分一秒都不该浪费。

“可能吧。”宋居寒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仰靠在沙发靠背上,脑袋后倾,喉结从高领毛衣里露了出来,咕噜咕噜地上下滑动着。

何故感觉心脏又猛颤了一下,他道:“你如果累了,就洗洗澡睡觉吧。”

宋居寒扭头看着他,噗嗤笑了,戏谑道:“你不会以为我大老远跑来,是为了来你这儿睡觉吧?那我为什么不睡自己家,为什么不睡五星。”


何故木木地看着他,他知道宋居寒来干嘛,不外乎是做爱,这些年来,他们俩之间的联系,除了做爱,也没别的了。他只是存了点期待,期待宋居寒仅仅是累了,仅仅是来他这儿平复一下情绪。

 

 

宋居寒已经走了,他俩因为冯峥甚至不欢而散。

 

何故不禁在心中自嘲,也不知道是不是确诊病情过后的心理暗示作用,他只觉得自己越来越累越来越敏感,往常他会识趣地顺着宋居寒的话说下去,刚刚没克制住,果然惹宋居寒烦了,真是不应该。

何故有些懊恼,从最底层的抽屉里,掏出了被笔记本盖着的烟。宋居寒要保护嗓子,从不抽烟,也不喜欢烟味儿,但他做项目经常熬夜,不抽烟有时候扛不住,所以尽量少抽,在家几乎不抽,尤其不能让宋居寒知道。

吞吐了一口,烟草的味道顺着鼻腔灌入胃里,其实他从来没喜欢过烟的味道,但这种粗犷的、原始的刺激,真的很提神。

或许他真的该听林俊德说的,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下,可是他是个建筑工程师,工作相当繁琐,责任还大,他自己还带领着一个九人团队。


他是个很闷的人,不爱说话,也不喜欢交际,所以以前从来没想过要转行。无中生有一座建筑,需要严肃的一丝不苟的数据和理论做支持,这些东西在千百年来人类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已经形成了固定的科学,他只要足够谨慎、足够专业,就不会出大的纰漏,他知道自己适合这样枯燥的、循规蹈矩的工作,而不能做需要创造力的活儿,因为变故越少,他越觉得安全

可人是会变的,无论主动还是被动,这两年他确实开始考虑转行了。主要是太累了,他倒不是不能吃苦,只是人要是太累就老得快,他倒也不是怕老,他怕的是……怕的是宋居寒对着他硬不起来。

即使工作再忙也坚持健身,加班到头晕眼花也不敢吃宵夜,一个冬天皮肤干燥只会抹点大宝的工科男硬着头皮去了解护肤品,穿戴那些他连名字都不会读的名牌,这些全都是因为宋居寒。工作七年,他几乎没多少存款。不知不觉的,他好像在为别人而活

 

何故抱着头慢慢将身体蜷缩在沙发里,犹如一只受伤的小兽独自舔啼自己的伤口,他最后深深的叹了口气,仿佛用尽了所有的气力般起身走向客房。

 

他打开昨天放了药品的柜子,光是看着那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就让他有点头晕眼花,他拿出病例开始一一对着医嘱看要服用的次数,有的要每天都吃,有的只需要一个星期吃一次,有的只有睡不着的时候吃,有的要餐后吃,有的要空腹吃,有的要睡前吃......

 

何故的眉头逐渐紧缩,他一向对自己的记性十分有自信,可这七八种不同的药品还是让他有点头疼,有的时候他一忙起来真的可能会忘了吃,但他记得林医生的嘱咐,要按时吃药。

 

他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将一个个药品的名字和服用说明录入,干完这些事何故又开始看每个药品上面的成分表和副作用,他越看越心惊,其中一项让他郁闷不止——影响性功能

 

但这也无可奈何,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或许这次生病也是个好机会,一个离开宋居寒的好机会

 

突然药瓶从他手中滑落掉了到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将何故从思绪中拉了回来,然后被自己刚刚所想的事情吓了一跳。

天呐,他竟然想着离开宋居寒。

 

何故有些慌乱的收拾着药品,将要吃的拿出来放进公文包里,然后收拾一下就去公司了。

他本来今天想给自己放个假,因为他实在是太累了,可现在他急需要工作来分散他的注意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烦心事,不去想宋居寒

 

出门前,他突然发现沙发上有一个手机,走过去一看,果然是宋居寒的。宋居寒这人对大部分事情都不上心,经常丢三落四的。

何故叹了口气,哎,真是不想见到什么偏要见到什么。

他给小松发了条短信:小松,居寒的手机在我这儿——何故。

然后揣上手机出门了。


來自喵星
我画完了!!我没有咕!哈哈哈哈...

我画完了!!我没有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直觉得吸血鬼设定的寒会很苏ᶘ ͡°ᴥ͡°ᶅ

我画完了!!我没有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直觉得吸血鬼设定的寒会很苏ᶘ ͡°ᴥ͡°ᶅ

慕湮要努力且张扬

喜欢的人没有结局 2

“小松哥!这是《青春有样》送来的初版合约,你看看有啥需要沟通的。”助理a拿着《青春出样》第二季的合同给小松,让他看完以后给修改意见。


“小松哥!这是下周要安排的几个通告,台本已经发过来了,我们在下面批注了回答问题的方向和大致说法,你对对看还有没有需要避讳的问题,还有回答可以吗?”助理b拿着几本通告本子赶紧一起塞到小松手里。


小松现在忙的像陀螺。


强绷着一根神经跟打了鸡血一样,毕竟寒哥现在工作量和以前相比没多多少,但是因为发展多栖工作变得特别复杂,而且寒哥自身也不愿意多要几个人靠他太近,直接接触那么多人去谈工作...

 

 

“小松哥!这是《青春有样》送来的初版合约,你看看有啥需要沟通的。”助理a拿着《青春出样》第二季的合同给小松,让他看完以后给修改意见。

 

“小松哥!这是下周要安排的几个通告,台本已经发过来了,我们在下面批注了回答问题的方向和大致说法,你对对看还有没有需要避讳的问题,还有回答可以吗?”助理b拿着几本通告本子赶紧一起塞到小松手里。

 

小松现在忙的像陀螺。

 

强绷着一根神经跟打了鸡血一样,毕竟寒哥现在工作量和以前相比没多多少,但是因为发展多栖工作变得特别复杂,而且寒哥自身也不愿意多要几个人靠他太近,直接接触那么多人去谈工作想都别想。

 

他就是寒哥和其他人之间的纽带,虽说现在寒哥脾气很好偶尔工作失误也不会发火对任何人,但是寒哥现在发展多栖搅了娱乐圈的大局挡着很多人的路,以至于外面盯着寒哥的人太多了,想让他栽跟头的人不得不防,公司的人都怕某个事做错了导致问题横生。

 

小松研究合同的时候发现一个新问题...“导师要和学员一起住在学员宿舍”为了增加曝光率有更多的话题,放屁!明明之前没有这一条就是看着寒哥同意做导师想多点素材博眼球,这才签合同呢就这么明显,后面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坑在等着寒哥呢。

 

他也不放心寒哥和他们一起住,寒哥从小就是在家住,长大以后自己一个人住根本没有住宿的经验。

 

“寒哥、节目组那边说所有导师都要住在学员的宿舍楼,要增加话题率。”小松不敢拿主意只要给寒哥打电话问问怎么办。

 

“我之前看着没有这个要求呀,看样子是把我当摇钱树了。”宋居寒无声的冷笑了一下。

 

“既然如此,那你就加上我要入股吧成为投资人之一,直接加上去告诉他们,不同意这个事就拉到。”宋居寒并没有觉得多不妥,毕竟人与人之间这种利益的角逐他见过太多了,各自为了各自的利益而已,这样的关系让他更舒服,更能掌握。

 

“那我们的入股多少?”小松就知道他寒哥绝对不会吃亏的,心里特别激动跟着寒哥杠的样子真的好爽呀。

 

“必须让出百分之十的股份,至于价钱你们自己去谈吧,”看他们的架势这个节目必然会赚钱,一群人在这里摩拳擦掌的我们怎么能看着别人吃蛋糕呢。

 

“好的寒哥,那我去和法律部敲合同”说的小松斗志满满的恨不得立马冲过去反击他们。

 

“嗯。”

 

 

 

节目正式开始拍摄一群少年朝气蓬勃的走进了拍摄场地,宋居寒站在楼上的房子里看着这群少年的样子忍不住的感叹“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有朝气吗?”

 

“是呀!年轻的样子真好。”导师A是一位上了年龄的老艺人,出道都三十多年了,看了一代代的新星的成长,见过很多年轻的面孔,但是还是 会被眼前这些孩子冲击到。

 

他们看着资料这些孩子的年龄基本都在18岁到24岁之间平均年龄还不到20岁!

 

“不过当初看到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哪有这么懵懂的样子,就跟一头小狮子一样横冲直撞。”导师A曾经也领过一段时间的宋居寒,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亦师亦友,从来没有掩盖过欣赏宋居寒。

 

“是呀、那个时候没有想过路上有什么坎坷,反正都是要去目的地的,那现在踏下去就对了”宋居寒看着昔日老师的眼睛也不禁想到曾经一路学习的样子。

 

“这个时候真的信了那句苍老不是慢慢变老的,而是一瞬间苍老的,哈哈哈,现在就是我感觉到我老的瞬间。”宋居寒突然怀念了一下曾经的自己,这样的感觉很是陌生,他以前可是从来不会这样想的。

 

“你这是找打,我老我怎么办呢,要不我现在去结工资回去吧。”导师A气的拍了一下宋居寒的肩膀。

 

“你现在走的话可能拿不到工资,反而有违约金要赔”宋居寒也跟着笑了起来。

 

 

 

导师B和导师C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准备开个小会议决定一下评级标准。

 

“我发现这批学院还是挺好的,跳舞十年以上的有十来个呢,还有两个在国际舞台上都拿过大奖。”导师B看着手里的资料表示很惊叹

 

“那么跳舞的标准可以提高一点,毕竟炸场子视觉上还是很重要的”导师A提出自己的意见,他是这群导师里最早出道的也是最红的,有很大的话语权。说完这话大家都表示没有异议。

 

“Rap的选手还不错,有几个出类拔萃的,我看了他们的视频,最后选出来几个可以出道的其实问题不大”导师C看着楼下的少年们还是很开心的,他的压力少很多。

 

“那唱歌的部分呢?”导师A看向了宋居寒,其实他们之前就看过学员的资料,但是这群选手中唱歌倒是不多。

 

“目前就一两个唱歌还不错,其他的有音色还不错听起来很干净舒服,还需要多培养一下。”宋居寒看着下面的孩子说着

 

“嗯,那就多培养一下,至少都达到出道的水准,不能让这么选手离开这个平台就凉了。”导师A看着宋居寒也很无奈,其实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差劲,只不过宋居寒唱歌已经达到一定的水准,看着这些才冒出的新生难免觉得不够。

 

在大厅坐着的孩子们还不知道在楼上今后半年陪伴他们的导师一直在观察他们。发起人正在和他们聊天问他们要不要走什么的,一个个懵懂无知的样子还闹哄哄的,真的是一群小屁孩呢。

 

居寒盯着人比对着简介看有没有自己想要的,结果都一般般没有一个感兴趣的。感觉这些孩子都很平静呀也没有特别坚定的感觉,他们真的喜欢这一行吗?还是只是喜欢光鲜呀?

 

没有特别坚定的走这一条路,也都是走不长的,宋居寒看着没什么意思就回家了,准备自己的行李明天入住学院宿舍。

 

宋居寒一个人开着车回家他已经很久不用司机了,开始的时候小松还会开车跟着确定安全,宋居寒发现也随着他,跟了一段时间后小松发现寒哥说回家就是真的回家了,也没有回家后偷偷溜出来,后来就放心的让他一个人回家了。

 

宋居寒收拾行李的时候觉得没什么可收拾的,拿了几件衣服几双鞋一套护肤品一个行李箱都没装满就结束了。窝在沙发里玩手机时候突然想到何故以前给他收拾行李的时候慢腾腾的要收拾好久,看了一眼自己的行李箱...打开百度搜索行李箱需要什么发现自己确实好多东西都没收拾进去呀,根据百度上罗列的东西一点一点收拾结果收拾了两个大号的行李。

 

宋居寒看着行李箱笑的很无奈,我还要多久才可以独立的生活?

_At_

《一醉经年》摘抄

●你他妈是个死人啊,说几句好听的不会啊,笑一笑不会啊,我花钱找个鸭都比你知情识趣,要你干吗呀!

●他知道自己挺犯贱的,不过贱也没碍着别人,他乐意罢了。

●他不会为了什么尊严违背自己的心意。

●他还不至于需要一个大男孩儿的同情。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选择怎么过、跟谁过,是我自己的事。

●何故,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清醒着往火坑里跳的人。

●宋居寒,谢谢你的“大度”。

●你给我的,都是对你来说微不足道的。而我给你的,已经耗尽了我的所有。

●我在你身上,已经什么都不敢要了。

●喜欢一个人,默默放在心里的时候最纯美,何必拿出来把它变得面目可憎。

●他并非害怕找不到何故,他害怕的是,何故是带着怎样的心情不告而别的。

●你不...

●你他妈是个死人啊,说几句好听的不会啊,笑一笑不会啊,我花钱找个鸭都比你知情识趣,要你干吗呀!

●他知道自己挺犯贱的,不过贱也没碍着别人,他乐意罢了。

●他不会为了什么尊严违背自己的心意。

●他还不至于需要一个大男孩儿的同情。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选择怎么过、跟谁过,是我自己的事。

●何故,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清醒着往火坑里跳的人。

●宋居寒,谢谢你的“大度”。

●你给我的,都是对你来说微不足道的。而我给你的,已经耗尽了我的所有。

●我在你身上,已经什么都不敢要了。

●喜欢一个人,默默放在心里的时候最纯美,何必拿出来把它变得面目可憎。

●他并非害怕找不到何故,他害怕的是,何故是带着怎样的心情不告而别的。

●你不能让我离不开你了,你又不要我。

●我知道的,每次我们俩很好的时候,你都会经常笑,是我没有好好对你,才让你变得不爱笑的。

●谁有我爱的人好。


泷川

生活处处188(2)

[图片]
[图片]
核桃还挺出名啊 每多一个喜欢188的集美 快乐就多一分(๑ `▽´๑)۶

(该不该和她吹188男团的男人有多好??



核桃还挺出名啊 每多一个喜欢188的集美 快乐就多一分(๑ `▽´๑)۶

(该不该和她吹188男团的男人有多好??

kelland-
宋:「宝宝,别工作了,都这么晚...

宋:「宝宝,别工作了,都这么晚了。」内心os:你该陪我了!

何:「你先去睡吧,这个图要今天审完,下面的工作才能推进下去。」

宋:「顾青裴,又压榨劳动力。」os:艹 老子的老婆也是你能剥削的?!

何:叹「居寒,这真的跟顾总没关系,这个项目对我很重要,你知道的。」

宋:「。。我知道了」os:何故我委屈。。

宋:「那我陪着你画。别说不用,我愿意陪着。」

何:笑「好。」

最后的结果就是,何工在线激情审图,宋大明星倒在图纸上睡到不省人事

btw.何工能请您帮我画张总平吗?就看在我把你老公画的这么岁月静好的份上。

宋:「宝宝,别工作了,都这么晚了。」内心os:你该陪我了!

何:「你先去睡吧,这个图要今天审完,下面的工作才能推进下去。」

宋:「顾青裴,又压榨劳动力。」os:艹 老子的老婆也是你能剥削的?!

何:叹「居寒,这真的跟顾总没关系,这个项目对我很重要,你知道的。」

宋:「。。我知道了」os:何故我委屈。。

宋:「那我陪着你画。别说不用,我愿意陪着。」

何:笑「好。」

最后的结果就是,何工在线激情审图,宋大明星倒在图纸上睡到不省人事

btw.何工能请您帮我画张总平吗?就看在我把你老公画的这么岁月静好的份上。

她嗔
淡 黄 的 长 裙 蓬 松 的...

淡 黄 的 长 裙

蓬 松 的 头 发

淡 黄 的 长 裙

蓬 松 的 头 发

域说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朱颜

寒故(灵异向)四

不过这事也好办。宋居寒说那生魂没有恶意,想来应该是能讲道理的。何故在顾青裴的办公室门口等着主人回来后,说有事商量就带着宋居寒进去了。

何故在人际交往上总是差了点,也不会迂回,直接就让宋居寒在顾青裴面前显了形。

顾青裴一惊,好在他还本能的维持住了自己的精英风范,“何工,这是……?”

大概是顾青裴出色的外貌让他有了警惕心,宋居寒气鼓鼓的抢先开口,“我是他男朋友。”

顾青裴讶异的对何故挑了挑眉,“原来你也是啊。”

何故比他更加惊讶,“顾总……您是?”

“怎么,不像吗?”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的热络,被晾在一边的宋居寒不满意了。他宣示所有权的把何故拉着身后,说话也是不客气,“姓顾的,你家...

不过这事也好办。宋居寒说那生魂没有恶意,想来应该是能讲道理的。何故在顾青裴的办公室门口等着主人回来后,说有事商量就带着宋居寒进去了。

何故在人际交往上总是差了点,也不会迂回,直接就让宋居寒在顾青裴面前显了形。

顾青裴一惊,好在他还本能的维持住了自己的精英风范,“何工,这是……?”

大概是顾青裴出色的外貌让他有了警惕心,宋居寒气鼓鼓的抢先开口,“我是他男朋友。”

顾青裴讶异的对何故挑了挑眉,“原来你也是啊。”

何故比他更加惊讶,“顾总……您是?”

“怎么,不像吗?”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的热络,被晾在一边的宋居寒不满意了。他宣示所有权的把何故拉着身后,说话也是不客气,“姓顾的,你家有人出事了吧。”

这话听起来像骂人。但顾青裴凝眉迟疑了许久,开口问何故:“何故,你男朋友这是……”

“顾总,这解释起来可能有点麻烦。”何故毕竟是个理科男,神神鬼鬼的他一时也说不清楚,“总之你就把他当成异人好了,我前些日子请假是生病了,就是他解决的。”

顾青裴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注意到何故说的是……解决。

什么病需要解决呢?

顾青裴素来精明,何故的男朋友出现的极为诡异,又一语点出了自己家里的事情,他不自觉的信了七八分,心下大致有了计较。

“这位……何工的男朋友,请问怎么称呼?”

何故戳了戳旁边不搭话的大个子,他才不情不愿的开口,“宋居寒。”

“那宋先生,你说我家有人出事了,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那家伙就在你背后呢。”

宋居寒懒洋洋的开口,其他两人却被吓了一跳,不自觉的看向顾青裴的背后,自然,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

接受到了自家宝宝求助的眼神,宋居寒内心暗爽。他淡定的踱步到顾青裴的背后,随手抓了一团空气过来。不知道宋居寒念了什么咒语,他手里的那团空气逐渐有了颜色,有了形状,变成了一个人的模样,而宋居寒抓着的,正是那人的衣领。

那是一个近一米九的高大男性。看清那人后,顾青裴完全失了风度,他猛的站了起来想要抱住那人,手却从中穿了过去。

顾青裴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他愣愣的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慢慢抬头看向面前的人,声音竟然有些沙哑,“原炀……是你吗……”

“是我啊,青裴。”原炀回头忿忿的看着揪住他的宋居寒,“你他妈的放开我!”

顾青裴说,原炀是他的爱人。

一周前,原炀在来给他送午饭的路上出了车祸,医生说,他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原炀他……已经躺了七天了。”顾青裴双手捂着脸坐在沙发上,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散发着难过。

何故有些不忍,“居寒,你有办法让顾总的爱人醒来吗?”

“有啊。”宋居寒随意的应声,闻言,几个人都精神一震。宋居寒却不再说这事,只转头对着原炀冷哼一声,“在我救你之前,你是不是要解释一下我家宝宝是怎么回事啊?”

接触到了何故的视线,原炀立刻变的尴尬了起来,缩到了顾青裴的旁边。

“说吧,你害我家宝宝是什么目的?要不是看你不是恶灵,我早就就直接打的你魂飞魄散!”

來自喵星
菜鸟指绘第1.5波 深夜画寒寒...

菜鸟指绘第1.5波


深夜画寒寒,预估明天画好


希望我不会咕🌝🌝🌚🌚

菜鸟指绘第1.5波


深夜画寒寒,预估明天画好


希望我不会咕🌝🌝🌚🌚

小号演奏家

【寒故/李简】《恶之花》⑹(站街文学)

——那个充满罪恶的地方,却又种满了鲜花。


“我可以吗?”


宋居寒听到这句话,扑哧一笑。单手勾住何故的十字架吊坠,指尖缠绕上银色链条,微微用力向前拉,何故不得不朝前俯身。


“这次记得付钱,双份。”说完向前走了一小步,在何故嘴角落下一吻,又色气地伸出舌尖舔了舔,抽身而退。


何故被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杀了个不知所措,一个亲吻就是媚药。


“今晚去我那儿,好吗?”分明是询问句式,口气中却满是肯定的陈述句。宋居寒转身离去,用手示意何故跟上。他总是不愿意等人,即使上次去何故家时,也是如此。


宋居寒...


——那个充满罪恶的地方,却又种满了鲜花。

 

“我可以吗?”

 

宋居寒听到这句话,扑哧一笑。单手勾住何故的十字架吊坠,指尖缠绕上银色链条,微微用力向前拉,何故不得不朝前俯身。

 

“这次记得付钱,双份。”说完向前走了一小步,在何故嘴角落下一吻,又色气地伸出舌尖舔了舔,抽身而退。

 

何故被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杀了个不知所措,一个亲吻就是媚药。

 

“今晚去我那儿,好吗?”分明是询问句式,口气中却满是肯定的陈述句。宋居寒转身离去,用手示意何故跟上。他总是不愿意等人,即使上次去何故家时,也是如此。

 

宋居寒在前哼着小调,何故在后面跟着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前一后,一路沉默。

 

等何故回过神地时候,他已经被宋居寒压在床边亲吻。宋居寒身上一直有股若有若无的玫瑰味,微弱的像是从他体内分泌而来的郁郁清香。

 

滚烫的吻纷落在何故的眼角眉梢,他被吻得睁不开眼,只能用嗅觉感受宋居寒。被剥夺视觉的人下意识地搂住亲吻者,汲取对方给予的安全感。

 

只见宋居寒取下自己肩上透明薄纱,恶趣味地缠在何故的眼睛处,轻佻又满不在乎地说,“上次就想这样打扮你,这样子真的很像那个圣母玛利亚,哈哈哈哈哈。”

 

何故尝试着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眼前人。一坨郁郁纷纷地雾气盖在他脸上一样,只能看到处处红。

 

 

......(评论处看被阉割的车)

 

 

 

事后,何故腰酸的厉害,一时半会也不想走。便自然地赖在宋居寒怀里玩对方的手指。

 

宋居寒也没要求何故离开,任由手指被抓着玩弄。他很想自我麻痹,却也做不到。因为所有举动都太反常了,邀请女票/客去自己的家,做温柔体贴的前戏,还是事后温存的片刻,这些东西在从前绝对没有。

 

他倨傲骄艳,拜倒在石榴裙下的人数不胜数,根本不需要想着在床上要怎么讨对方欢心。遇到何故,真是疯了,信了这乱七八糟宗教的邪。

 

他故作傲慢地看着何故,发现对方却在摆弄他的食指。

 

“这是干什么,你没有手?”

 

“不是,你看。”

 

何故托起宋居寒的手,让他伸出食指,悬空保持不动。自己的也抬起一只手,同样伸出一根手指,指尖轻触,过电般火花迸射。

 

宋居寒不明所以地盯着何故奇怪的举动,眼神示意他解释。

 

“米开朗基罗的画,《创造亚当》。”像是怕心事被戳破一样,何故微微低头。宋居寒不知道今天在教堂,他创造了自己的亚当。

 

“好像听说过。所以,我是上帝?那你是亚当吗?”宋居寒收回自己的手,端详自己的指尖。

 

“不对......按照动作看,你是亚当。”你是我亲手创造亚当,有进入过我身体的手和触碰过上帝的手。

 

“好吧,随便你。一天到晚神神叨叨,张口闭口都是主。”宋居寒依然是那副对宗教信仰嗤之以鼻地态度,语气却比上一次软化太多。他可不想承认,被何故指尖触碰的那一瞬间,自己像是被落在地面一样踏实。

 

“记得给钱,上次的一并算上。”懒洋洋地翻了个身,趴在了玫瑰花瓣上。提到钱,宋居寒终于觉得心里的异样感退去不少。拿钱办事,不参杂任何感情。

 

出门画画没带钱的何故,真的很想告诉宋居寒回家拿行吗。但是眼下自己再不拿点东西出来,他可能真就爆炸了。

 

何故觉得自己彻底失心疯,他做了个大胆的举动。

 

“那个,你看这个行吗?”

 

宋居寒回头看,何故正手握着什么询问。“别想赖账,我.....”他看清楚了,是何故一只挂在胸口的十字架吊坠,银光熠熠。

 

鬼使神差地,他伸手拿起来这条项链,上面还残留着何故的余温。

 

“不够,你下次还是要带上现金找我。至于这条项链,虽然我不信教,但好歹也是个装饰品。你拿出来就没有要回去的道理了。”宋居寒目光灼灼地盯着这条项链,开口说。

 

“好,那我走了。祝你今天快乐。”何故斟酌了一下,选择不加上自己的宗教用语。

 

向宋居寒道别后,他关上门。想着下次见到宋居寒时,把唱诗班的消息告诉他。下一次,也许会更熟稔一些吧。

 

何故正想着,突然看到从楼上匆匆走下来的人影,好眼熟。

 

不会吧?

 

 

(tbc)

 

 

注:

1.咕咕差点说出自己是夏娃,不过被活生生噎下去了。他不敢,因为亚当说过夏娃:“她是我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2.送十字架吊坠,我们咕咕真的很勇敢在直视自己的内心。因为十字架有生命和复活的涵义,天主教徒和东正教徒在胸前画十字或佩带十字架以坚定信仰、作洁净之用。对他而言,转交十字架的意义不言而喻。信仰摇摇欲坠,却又复活自我。

 

3.《创造亚当》那副画也是,叹气。咕咕自己都没察觉自己一直在持续输出自己的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