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宋濂

3080浏览    51参与
雨魄云魂

终于还是决定买了宋太史的文集,虽然对我来讲很艰难。

宋太史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明事儿里朱标的老师,和刘基一起拉来给朱元璋打工的。以及初三接触到的让中学生闻风丧胆的——《送东阳马生序》。

初中课本里,明代作者的作品中我最喜欢的课文是《湖心亭看雪》,最无感的是《核舟记》,最无语的是《送东阳马生序》,因为老师要求我们把后面颂圣部分背出来,我当时觉得味道太冲,每次都要搞怪一下。不是阴阳怪气,就是各种抗拒,最后内容基本上忘了,就只剩颂圣部分了。

当然颂圣是最凄凉的部分,尤其是明初文人。高启说着“我生幸逢圣人起南国,祸乱初平事休息。从今四海永为家,不用长江限南北”,但是圣人把他腰斩了。对于他的老上司宋濂......

终于还是决定买了宋太史的文集,虽然对我来讲很艰难。

宋太史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明事儿里朱标的老师,和刘基一起拉来给朱元璋打工的。以及初三接触到的让中学生闻风丧胆的——《送东阳马生序》。

初中课本里,明代作者的作品中我最喜欢的课文是《湖心亭看雪》,最无感的是《核舟记》,最无语的是《送东阳马生序》,因为老师要求我们把后面颂圣部分背出来,我当时觉得味道太冲,每次都要搞怪一下。不是阴阳怪气,就是各种抗拒,最后内容基本上忘了,就只剩颂圣部分了。

当然颂圣是最凄凉的部分,尤其是明初文人。高启说着“我生幸逢圣人起南国,祸乱初平事休息。从今四海永为家,不用长江限南北”,但是圣人把他腰斩了。对于他的老上司宋濂面对的境遇,也是如此。

宋濂最后的结尾老师没有讲,大概会因为无尽凄凉而让人不忍学习吧。多好的老师,与多好的学生,最后只剩下两个血点滴落在明初这张雪白的纸上。

但是这是我后来接触明初文学后才晓得的。

后面我才知道他是刘基的朋友,是方孝孺的老师。

后面我才知道郑楷会写下“公至夔门卧病,不食者二十日”。

大概如此。

我好像一直没有怎么把宋太史当成很亲近的同省人……

斟酌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买吧。

他对于方孝孺的爱简直了,把复兴儒学的愿望交给了方。并且预言二十年后方孝孺成名不是通过文章。最后这点被附会成了气节。

因为最后殉难诸臣最为著名的,还是方孝孺。靠他不停被祭天,来写殉难的无尽凄凉悲壮,而且越写越惨。

空岩白虹

送东阳马生序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今虽耄老,未有所成,犹幸预君子之列,而承天子之宠光,缀公卿之后,日侍坐备顾问,四海亦谬称其氏名,况才之过于余者乎?

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无冻馁之患矣;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奔走之劳矣;有司业、博士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而后见也。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他人之过哉!

东阳马生君则,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乡人子谒余,撰长书以为贽,辞甚畅达。与之论辨,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用心于学甚劳,是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谓余勉乡人以学者,余之志也;诋我夸际遇之盛而骄乡人者,岂知予者哉!

雨魄云魂

张孟兼字辞(并序)【明】宋濂

(存个档)

国子录张君生于岁戊寅正月六日。以历推之,是月九日始入春,则中气犹居丁丑年之冬,其大父府君因以丁命名。张君既长,闻人先生字曰孟兼。兼者何谓?临二岁之中也。夫丁,在土毋为火,戊则土也。火为文明之候,非不灼然有光,必变而为土,然后生物之功遂。张君以辞章名世,今将刋其华而食其实乎?虽然,丁,离象也;戊,坤象也。离上而坤下,于卦为晋《彖》有之:“明出地上,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张君又将自此而升乎?方今大明御世,治具毕举。张君益昭其明德,发为人文,以黼黻王度,物有不资其成者乎?是则兼之之义已。或谓:殷人尚质,多以十干名,其与府君之意,则夐然殊也。张君,浦阳人,有学行,与濂为同门朋。辞曰......

(存个档)

国子录张君生于岁戊寅正月六日。以历推之,是月九日始入春,则中气犹居丁丑年之冬,其大父府君因以丁命名。张君既长,闻人先生字曰孟兼。兼者何谓?临二岁之中也。夫丁,在土毋为火,戊则土也。火为文明之候,非不灼然有光,必变而为土,然后生物之功遂。张君以辞章名世,今将刋其华而食其实乎?虽然,丁,离象也;戊,坤象也。离上而坤下,于卦为晋《彖》有之:“明出地上,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张君又将自此而升乎?方今大明御世,治具毕举。张君益昭其明德,发为人文,以黼黻王度,物有不资其成者乎?是则兼之之义已。或谓:殷人尚质,多以十干名,其与府君之意,则夐然殊也。张君,浦阳人,有学行,与濂为同门朋。辞曰:
戊为子,丁为父,火得为土,百物之所祖,能兼之道为伍。


当然也可以推断出生年为1338年,比高启小2岁,大宋璲6岁。高启文集收录了三人的《莲房联句》,不过这仨都没能逃脱朱元璋的阴影,也只能一声长叹。

雨魄云魂

喜迎春节

(发疯产物)
(初中毕业三年的高三牲写默写题时发现要默初三学的《送东阳马生序》,而我虽然对文言文感兴趣,但也有无法背诵的情况:一类是《登泰山记》流水账;一类是《送东阳马生序》这种劝学的。所以虽然会模仿刘基调侃“我思美人”、看高启的《槎轩记》、折腾《逊志斋集》,但是《送东阳马生序》已经基本上都还给宋太史了。宋太史您放过我吧,看在我是浙东人而且我那么喜欢刘基高启老方的份上)
——分割线——
天上的宋府下雪了,年关时节。天台生刚陪蜀王打猎,一身戎装,冒了雪敲了门。开门的是宋舍人,虽然年龄上比天台生长了几岁,但是卒年却比天台生小。于是看上去,天台生就如同宋舍人兄长。蜀府派来护送的人确认送到后,便打马回去了。...

(发疯产物)
(初中毕业三年的高三牲写默写题时发现要默初三学的《送东阳马生序》,而我虽然对文言文感兴趣,但也有无法背诵的情况:一类是《登泰山记》流水账;一类是《送东阳马生序》这种劝学的。所以虽然会模仿刘基调侃“我思美人”、看高启的《槎轩记》、折腾《逊志斋集》,但是《送东阳马生序》已经基本上都还给宋太史了。宋太史您放过我吧,看在我是浙东人而且我那么喜欢刘基高启老方的份上)
——分割线——
天上的宋府下雪了,年关时节。天台生刚陪蜀王打猎,一身戎装,冒了雪敲了门。开门的是宋舍人,虽然年龄上比天台生长了几岁,但是卒年却比天台生小。于是看上去,天台生就如同宋舍人兄长。蜀府派来护送的人确认送到后,便打马回去了。
年年都这般过春节,天台生一直住在宋家,自然也这样过。宋舍人早铺上纸,向天台生道:“今日这般冷,笔还冻着呢——等你拟了对联,我便写上去。”说着便开始呵笔。天台生扶了案,雪飞扑在帘上,天台生报对联,披风上全是雪。
“蜀王殿下说解原震的侄儿,某一个雪夜,灌醉了埋雪里……那几天也快元宵了,雪打得猛,梅花乱洒,点在雪堆上,雪都冻严实了。”宋舍人边用笔蘸墨水边同天台生闲聊。天台生抱了手炉,面无表情地说:“……早知如此。”天台生拂了雪,向宋舍人报出拟好的对联。宋舍人写了后,细细看了,便同天台生把对联贴在门上。
“那解原震的侄儿究竟怎样,才会这样?”宋舍人问了下,便自觉失言,把话岔开。天台生失落地说:“今年又是在你们这儿过年。”宋舍人明白:“改天叫正孝处士来如何?”天台生摇头:“——你穿这么大鹤氅贴春联不怕摔了?”这时宋太史叫宋慎扶出来同天台生、宋舍人相见。四用寂寥无声,只有雪在落,没有声音。

当年天台生上来时不愿让恩师悲伤,只好只同宋舍人讲起燕贼篡位,请求留在宋家。现在天台生一身的雪渐渐化了,宋舍人见湿淋淋不成样子,赶忙带天台生回去更衣。宋太史拄拐杖见了两个自己最钟爱的小辈回房间,恍如隔世。当年一个死一个散,自己一只好宽慰那个将生离的。那个死别的是他亲儿子,人八喜爱的次子。刘值温已作土中人,高季迪腰斩金陵城。遍查儒释经典,也无从解释为何散落凋零不得善终得如此之快。他们都是一时之秀,却为何散成这样?绝食至第二十日,欲临《观化帖》,未成而逝。.
但至少,他可以见到刘基他们了。


“希直!”宋舍人微笑,“今年的分岁酒,父亲喝不动,你来挡一下!”
“仲珩,你想什么?”天台生一面掸土一面说着,“叫你兄长来吧!”
“都四十六了,你最年长。”宋舍人一指对联,“今晚估计要我写对联的人会很多,想你当初喝高了,还在纸上写东西,醒了一看,简直不知所云。我若醉了写出一堆我也不知道的东西,今年这兆头可不好。”
天台生不由一笑,见着宋太史又规规矩矩行礼。宋太史莞尔:“希直,璲儿,你们还是那么快乐。”
“当然,过年了嘛。”宋舍人折了梅枝,门外有人敲门。
“高季迪、刘伯温?”
——于是这个夜晚的分岁酒分外闹热,席散后,天台生同青丘子、宋舍人在书斋内赋诗。
说也奇怪,天台生生得最晚,看上去却最年长。

门外是烟花爆竹的天下,解春雨一个人在空落落的酒馆里带着满身纷乱的雪花喝闷酒。有人拍了拍他的背。
“啊,阿纶!是你!”
那夜酒店送走了两位客人,烟花下人人带了喜意,因为都是团团圆圆的。


方孝孺喝断片原文:

奉别以来,艰戚佚愉,闲居行役,梦寐无时不相接,忘其为两年之久,千里之远也。前者,奉祖母自京师还,钱塘遇令弟叔鄂,饮酒论旧故,甚欢,不觉至醉,醉后见案上纸笔,因有所书,颓然就寝。明旦,叔鄂言之,相视大笑,不省为何语也。
——《逊志斋集》

雨魄云魂

《浅谈宋太史的学习经历》

宋濂: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

宋濂: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刘伯爵分割线——

刘基:太史公宋濂先生,金华潜溪人也,其字为景濂。五岁能诗,九岁善属文,当时号为神童。若经若史若子集,无不遍览,辄能记忆。年未弱冠,文名播于遐迩,至正中,词林群公奏为国史编修,力辞不起。










作为一个温州人,我只想说……刘伯爵您让晚生的《送东阳马生序》白学了……

当年看刘基的文集看见这一段我顿感刘伯爵坑我,好奇宋太史看了会怎么样

棠炅
一个无脑的烂梗改图 起因是初三...

一个无脑的烂梗改图

起因是初三的表妹抱怨《送东阳马生序》太难背(x

一个无脑的烂梗改图

起因是初三的表妹抱怨《送东阳马生序》太难背(x

西南季风从哪吹来呀~
看其他人传记都没这么大反应,...

       看其他人传记都没这么大反应,在看了他的传记之后被虐的肝疼。。。

       爱笑是学了《送东阳马生序》之后对他的一些刻板印象,那么温和的人应该很爱笑吧……(泪)

  服装没有参考()绿眸是私设()

       看其他人传记都没这么大反应,在看了他的传记之后被虐的肝疼。。。

       爱笑是学了《送东阳马生序》之后对他的一些刻板印象,那么温和的人应该很爱笑吧……(泪)

  服装没有参考()绿眸是私设()

天鸿文化
古诗词鉴赏18:《送东阳马生序》宋濂,来学习古人刻苦求学的经
古诗词鉴赏18:《送东阳马生序》宋濂,来学习古人刻苦求学的经
Coldfire

劝学集锦

《劝学》

唐·颜真卿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送东阳马生序》

明·宋濂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

《劝学》

唐·颜真卿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送东阳马生序》

明·宋濂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今虽耄老,未有所成,犹幸预君子之列,而承天子之宠光,缀公卿之后,日侍坐备顾问,四海亦谬称其氏名,况才之过于余者乎?

  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无冻馁之患矣;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奔走之劳矣;有司业、博士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而后见也。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他人之过哉!

  东阳马生君则,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乡人子谒余,撰长书以为贽,辞甚畅达。与之论辨,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用心于学甚劳,是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谓余勉乡人以学者,余之志也;诋我夸际遇之盛而骄乡人者,岂知予者哉!


《De Profundis》

英·Oscar Wilde


记得快要拿到学位的六月的某天早上,我和一位朋友沿着莫德林学院鸟声处处的小径散步时,我对他说:“我要尝遍世界这个大花园里每一种树木的果实,要带着灵魂里的全部激情投入世界。


学习方法: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荀子《劝学》

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为君子的资质与一般人没有什么区别,君子之所以高于一般人,是因为他能善于利用外物。

雨魄云魂

很随便的颂圣文章对比,仅供娱乐

有的人颂圣:逮我皇帝,定鼎于兹,始足以当之。由是声教所暨,罔间朔南;存神穆清,与天同体。虽一豫一游,亦可为天下后世法。 

有的人颂圣:皇帝始即祚,布德施仁,大宥万方,恩声义闻,震于四表,函夏之间,群黎胥庆。于是天启厥祥,地效其珍。

有的人颂圣:天启圣明,笃生皇祖。奋自侧微,丕扬神武。瓌才杰士,闻风景从。尽用群策,以成治功。

还有的人颂圣:向非得请而归,乘舆策马、追逐公卿之后,荣则荣矣,然非病夫,所宜何有于乐哉?是皆上之赐也。上之恩犹天然, 言语文字岂能尽述!


咱就是说,黄阁老啊,您都回温州了,居然还没有忘记这个艺能……

有的人颂圣:逮我皇帝,定鼎于兹,始足以当之。由是声教所暨,罔间朔南;存神穆清,与天同体。虽一豫一游,亦可为天下后世法。 

有的人颂圣:皇帝始即祚,布德施仁,大宥万方,恩声义闻,震于四表,函夏之间,群黎胥庆。于是天启厥祥,地效其珍。

有的人颂圣:天启圣明,笃生皇祖。奋自侧微,丕扬神武。瓌才杰士,闻风景从。尽用群策,以成治功。

还有的人颂圣:向非得请而归,乘舆策马、追逐公卿之后,荣则荣矣,然非病夫,所宜何有于乐哉?是皆上之赐也。上之恩犹天然, 言语文字岂能尽述!


咱就是说,黄阁老啊,您都回温州了,居然还没有忘记这个艺能……

九叔说影
朱元璋想裁员,二虎就送来了刀,可惜宋濂因一句话也被牵扯
朱元璋想裁员,二虎就送来了刀,可惜宋濂因一句话也被牵扯
说史
“宋濂苦学”讲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宋濂苦学”讲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小庆说历史
宋濂本已退休,为什么会被牵扯入胡惟庸案,差点被朱元璋判处死刑
宋濂本已退休,为什么会被牵扯入胡惟庸案,差点被朱元璋判处死刑
∀x(Fx→Gx)

徐文长必非良人也

昔徐文长自谓情深,妻潘氏亡故后,悼亡数首。尔后游苏杭,遍览名胜。尝借住岳父家,为脱赘婿之名,故执意而离。

嘉靖二十八年,文长购一姬于杭,作纳妾诗一首。妾胡氏新香异旧香,乃文长亲评也。文长买妾意在使女奉母,然苏杭名姬岂会稽山阴之村姑也,焉欲以曾乞食沿街之老妪为高堂?

文长不知己过,仅全责于胡氏。文长书诗叹,意己非丈夫耳,妾室不从竟违己志。又咒妾野狐耳。后书曲以谴狐女邪魅,文旨在令后人不复蹈此辙也。

清寥子闻之而叹曰:"呜呼,兹善于改过尔。其行其孽,不过元白之流耳。渭非善改过者也。徐无经济之能,家徒四壁,强求胡氏忍饥渴、孝婆母,此逆人性之欲也。"

后文长供养不能,卖胡氏与他人。......


昔徐文长自谓情深,妻潘氏亡故后,悼亡数首。尔后游苏杭,遍览名胜。尝借住岳父家,为脱赘婿之名,故执意而离。

嘉靖二十八年,文长购一姬于杭,作纳妾诗一首。妾胡氏新香异旧香,乃文长亲评也。文长买妾意在使女奉母,然苏杭名姬岂会稽山阴之村姑也,焉欲以曾乞食沿街之老妪为高堂?

文长不知己过,仅全责于胡氏。文长书诗叹,意己非丈夫耳,妾室不从竟违己志。又咒妾野狐耳。后书曲以谴狐女邪魅,文旨在令后人不复蹈此辙也。

清寥子闻之而叹曰:"呜呼,兹善于改过尔。其行其孽,不过元白之流耳。渭非善改过者也。徐无经济之能,家徒四壁,强求胡氏忍饥渴、孝婆母,此逆人性之欲也。"

后文长供养不能,卖胡氏与他人。



您如果真的深情,为何又说新人胜旧人?

您如果真是君子不想让人重蹈覆辙,为什么又把狐狸精卖给了别人?

您如果但凡知道自己有什么过错的话,又为何如此恶毒的把所有的罪过推给一个女子?

您还恬不知耻写诗



说拜过天地父母,又有什么问题呢?感情上的事从来都是逢场作戏



我家门前安静的可以捕捉麻雀,城里的春天已经渐渐地快要结束了,不过还可以牧羊



孙令尹,卜中郎,我徐渭入山经济又何妨?



我早就已经知道像我这样高深的意思,没有人能够理会,所以我只能清闲地坐在门口,看着云点太阳。



真不愧是江南才子,丢了江南的脸,脏了才子的字。九泉之下,若见温州刘青田,当愧也。江南才子刘青田,琴棋书画四艺俱佳,政思过张氏,品行高文长,文章比濂溪,晚景哀过袁。


∀x(Fx→Gx)
昨天看了一早上的清史,近代文化...

昨天看了一早上的清史,近代文化学。到下午的时候想起来要编舞,突然想仿引颈一鸣天下阳春至。至傍晚之时,不知何为,心心念念,想起有明一个人来。于是翻史料查文集,又翻文学作品硬要找那首金缕曲出来。

​可是波澜不惊。我无半点小儿女心思,枉了从前深情,终至无情。

​昨儿早上,大雨突至,昨夜梦中,大风突起。夜半惊醒,数回数次,人敲门声,打开门来却无一人,隔壁房间无人,却隐隐有撞击声。}让前天看了一晚上刑侦学,法医学小说的我,哎呀,我怎么会害怕呢?[

​到傍晚的时候合上了最难舍者惟书册,舞总失情义,又想起有一个可以考据的地方于是又是翻来覆去找书。就这样平白了几个小时,我又想起到悼亡他的那首曲子,我突然...

昨天看了一早上的清史,近代文化学。到下午的时候想起来要编舞,突然想仿引颈一鸣天下阳春至。至傍晚之时,不知何为,心心念念,想起有明一个人来。于是翻史料查文集,又翻文学作品硬要找那首金缕曲出来。

​可是波澜不惊。我无半点小儿女心思,枉了从前深情,终至无情。

​昨儿早上,大雨突至,昨夜梦中,大风突起。夜半惊醒,数回数次,人敲门声,打开门来却无一人,隔壁房间无人,却隐隐有撞击声。}让前天看了一晚上刑侦学,法医学小说的我,哎呀,我怎么会害怕呢?[

​到傍晚的时候合上了最难舍者惟书册,舞总失情义,又想起有一个可以考据的地方于是又是翻来覆去找书。就这样平白了几个小时,我又想起到悼亡他的那首曲子,我突然发现这么多年来,清歌一曲为他悲,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梦中先生头飞雪,这一句出口我已然带了哭腔。我看了一眼镜子,是的,没有泪水了,可是可是依旧悲伤隐忍深沉。我终于明白原来表演的时候是可以不带一滴眼泪的,但是足以悲伤。

​5月26日的晚上,我不知我在做甚,我突然想起要沐浴更衣,要对镜梳妆。我突然想起洗手作羹汤。我突然想温火白粥赠浮生。

​又有何人值得,又有何人堪赏?我只觉好笑。煮完了之后不小心烫伤了,前几天一直身上特别疼,到了昨日就好了些,所以做了一天奇奇怪怪的事吗

​已经很久不愿文章媚世,但我昨天还是忍不住找了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记了几行。

​已经是夏天了嘛,这病真是太久了,我不知道已经是夏天了。

​那么那么我是不是忘了看日历了?是啊,我已然不知天地为何物,不知人间是几年几日。

​那我今天一看,5月27

​那么,昨天5月26

​那么,我昨天做了一天奇奇怪怪的事,又为你破了写字的忌讳,发文章是自扰我的清静,居然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了。我做的那么的有道理 

​,而你究竟有何德何能?能让我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在从来没想过记你的生日的情况下,突然想起你?

​,这是您的本事,我甘拜下风。

​,说起来我也要恬不知耻一句,以前年轻时,诗文奉送,知交多半以为你我情根深种。其实我当年,未必有多少真情,倒是假意引你为同侪,甚至觉得你我之间若是有相知,倒是有趋炎附势,你的盛名之下难副其实的相逼啊。

​这么多年来,竟是我担当不起的。

我和你之间本来就是一场误会。

我以为你身后名真是热闹,为了与旁人说上几句话,故作欣赏你。暗地里总是嫌你俗气。

写到这里,总觉得显得我这个作者优容凉薄

我真不妨告诉你

那年咽泪装欢,哭着趴到床榻上,说先生先生,今儿是我的生日,是真的

那年年少藏不住心事,讲史学的时候,一听闻你的名字就笑,问是何缘故啊?我爱张居正。是真的。

他是何等显要人物,就不怕说你高攀?若是同等显要,显不出他风流品行,他本纵欲之人,纵欲终不失欲,既然您说过我仗着几分姿色为所欲为,想必,若我刻意为他,他是推脱不得的。况且,若论我少时的门第,与他儿时相比,是我家更富贵。他后来再富贵是他后来的功业,我这样的年纪和和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比,又不比他差。况且我之后的功业和它比也未必相差。而且教授啊,您又不是他,您怎么知道他在感情上就要先来看一看门第配不配得上

一时之间传为美谈,人人皆争说我与你那是异世相知。

只是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我跟你说啊,当年,我年纪轻,素衣净净,杨柳依依,烈日灼心,那天翻文献翻着了你的画像,其实不是那么喜欢你的相貌,我真正爱的人,还是我是个孩子的时候,那次看他的画像,只觉得淡蓝的衫子安静的很。平生不想当谁的夫人,当然,也包括不想当你的。唯独是那个人,那回破了一次例。我刚刚懂得情事的时候,为他写剧本,写文学作品,不过赢得浮名。

​他是个很谦和的君子,那个时候,笑着说,我那位朋友才是天下文章第一,但是第二呢,我就不肯让。可是我千万分考量,有明之始,文臣第一,是他呀。准备社会学传记的时候就想去考虑一下他的朋友,不过我喜欢上他的朋友,那就不是一个好故事,所以我也不敢啊。况且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时还真觉得,那位朋友也算配得上史学家,但政治家有些勉为其难,也不知有几人浅薄,居然让他的头衔是比他那个朋友少的。论学养论成就还是他好。但是吧,作为学术研究,我也是可以更深的了解一下他那位朋友的吧,那我就继续看了,就看到他朋友的画像了,哎呀,这一身红穿的,一时把我俗气住了。

​熟悉的都知道,阳明的衫子是青蓝色,很清爽。郑成功有深蓝色的。倒也尚可。戚继光的红袍子也没有俗气啊。可惜他那位朋友可能不是衣服有问题,可能就是画像嗯,对,不是长的怎么样,可能就是画的不好。

​,哎呦喂,张先生,对不住了,是在跟你说话,我怎么说了他那么多?好像就更显得我不爱你了。就连他那朋友都忍不住说了不少

​,我刚刚写到哪里了哦?对了,我写到了,我看了你的画像,然后我就欲火焚身。我觉得我的脸颊在发烫。呼吸急促,喘不过来,我真想跨过将近五百多年的时光,我去拥抱你。我不是说要和你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我是说,物理意义上的想要接触。



即使那一年我还很小,周遭对我的评价也都是少年老成。我再那样下去,我的人设就快。我一下课就一个人跑到教学楼的阴影背后,我面对着幽幽的湖水,未知名字的湖水,我捧起水,一捧又一捧地往自己身上浇。浇透了的白衫子是半透的。有一位学医的朋友说,我的身子易沾染寒凉,所以最好不要碰凉水。可我那天就是那样做的。



我还记得隔壁院的院训就是天下为公,报国为怀。我还记得有最后一句是造就卓越领袖。当年教书的先生就跟我说说,你一定要老成谋国呀。他们都希望我快快长大,快快老去,明明我还很年轻,我却要做出你的样子来。甚至你还可以风流放荡,我都不行。



那天凉水浇透了少女的情思,那天的羞涩与焦灼,是真的。

太岳呀,我曾经漂泊四海长为客,我的爱人曾经一生佐治不为名,那年,在太湖流域,我借住在一家,前些日子曾去借书,随手一本搁在床头,那天清晨醒来,梦里见你,醒来之后,我的同乡为你写的传记,封面也是你的画像。一时间梦里醒来时都是你。是真的。



你可曾记得我对夜长谈说过你?你可曾记得我愿抛弃今生所有,只是想伴你一场春秋悲欢,那些都是真的



我答应过我的朋友会写一个故事。会写一个足以流传千古的故事。就写你我如何相见不守,暗地里春风几度,秋来苦苦草木衰。是我最痛苦的光阴里写出的最痛苦的故事,你会坚定的选择我吗?我的尊严碎了一地,鲜血和泪水染遍了绫罗,三叠阳关,唱到了千千万万遍。东边阁楼羞辱,梨花院落杨柳池塘八十老翁我堪他孙女年纪,像是存在又像要分离,从来没什么相敬如宾。我的亲人有此亲眷不如无,他们说最疼爱我,又想亲自杀死我。抛开身份,抛开性别,我一切都不喜欢这一切,我真想如果我最后终将要离去,请你将我未完成的遗愿做下去。我那时生着病,我特别想给冯老公公唱曲子,他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我不知道那样的,我和你之间我到底该如何陪你度过那些岁月,你一眼透过我的生命,只看见重重的一个悲字,摔在地上。



我这个人无论是写戏剧还是著书立说,总官方腔调,只剩下大历史的宏观。冷的有些怕人。后来因为种种变故,至今我一直没能写完。我今天跟你说这些,就是跟你说这些没写的东西也是真的。哪怕这些东西一旦发表,就和世人眼中的我大相径庭,我也无所畏惧。其实哪有天生写冷,这笔尖藏着万千柔情,只是被这尘嚣浊世,一点点消磨殆尽。



我曾经发过誓,要把我笔下的,我,她曾经经历的那些痛苦都一一经历一遍。因为我不想玩味别人的悲伤,一切能够被玩味的悲伤都不是真正的悲伤。



然后我就真的去经历了一遍,差一点不能活着走出来。差一点想把社会学的书都撕了,我不想社会调查了。张居正啊,我跟你说这些都是真的。



你说我说都是为了你,你信吗?



用不着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我又想起上思想政治教育的课的时候,我在研究政治学。那个时候我读政治思想史,那个时候在政治学领域去看你的政治思想



其实我特别想笑你,但是我又不敢,可能是怕你伤心



不过没有一切腐朽的东西值得嘲笑



不过我只是笑世人眼中的你不是政治学眼中的你



我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当年,我刚刚懂得情的时候,我爱上了那个人,他不仅名列在郑重影响中国政治思想史的开山之作上,就连他的种种思想也不曾让我失望。



让我失望的是你,张居正。



好啦,写到这里我很累了,我真的很累了。



今天5月27日,有朋友突然写信给我,就说已经好久没有看到我的文字,好想念,而且昨天是你的生日,是很重要的日子,我为什么不在意你呢?





也许没有在意过吧。



我到底是在骗谁啊?我说过那么多,是真的。



那我再查阅一回吧,5月26日确实是你的生日。说起来,你快拥有将近500个生日了,再过三年的话。那个时候我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我研究了这么长时间的清史,我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我会做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行为。



你告诉我那一夜是你在敲我的门吧?



如果是你,我一定不怕,我一定请你,到我的床上。



真是阴差阳错,机缘巧合。我居然在全然不知情的情况下,用满满的仪式感为你庆祝了一回生日。





那一天的种种奇怪的情况是你在提醒我吗?是你不想我忘却你吗?





难道这就叫做心有灵犀?



是吗?我和你心有灵犀?



今天早上五六点的时候,我还是不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但是今天一整个早上,一整个下午,我突然研究了一天的明史,到了快傍晚的时候,我才收到朋友的信,我才开始写写这篇文章。



那为什么想起来看明史呢?我真的不怕你笑话我,我就是想看你。



您老人家还是没那么好看,可是为什么我居然笑出了好多年前还是个小女孩子的甜蜜?难道我和你真的心有灵犀?



谢谢你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提醒我。



从前我有一个多年的习惯,就是为我的爱人过生日。





后来种种变故苦涩的连我自己的生日都不想过。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你过生日,说起来虽然你毁誉参半,但是夸你的人总是不在少数,我总想你不缺我一个。





我不想在我的朋友中显得太另类,因为我喜欢的人大家都不喜欢。我是有点强行融入一个大众群体,才跟你扯上一点关系。





张居正啊,可能你还是在意我的,可能你还是希望我每年都记得,五月二十六日。





那好啊,张先生,我答应你,我不会忘了,以后每一年我都会想起你。



年年今日,故卷情深。


小天说历史
朱标为救老师宋濂而跳河,为何最后却被朱元璋全部杀掉
朱标为救老师宋濂而跳河,为何最后却被朱元璋全部杀掉
wagang狮子

宋濂给方孝孺两首诗序

《送方生孝孺还天台诗》序:“古者重德教,非惟弟子之求师,而为师者得一英才而训饬之,未尝不喜动颜色。此无它,天理、民彝之不能自已也。予以一日之长,来受经者每有其人,今皆散落四方。黍稷虽芃芃,不如稗之有秋者多矣。晚得天台方生孝孺,其为人也,凝重而不迁于物,颍锐有以烛诸理,间发为文,如水涌而山出。喧啾百鸟之中,见此孤凤皇,云胡不喜!”


《送方生还宁海并序》:

洪武丙辰(洪武九年,1376年),予官禁林,宁海方生孝孺过从,以文为贽,一览辄奇之。馆置左右,与其谈经,历三时乃去,明年丁巳(洪武十年),予蒙恩谢事还浦阳,生复执经来侍,喜动于中。凡理学渊源之统,人文绝续之寄,盛衰几微之载,名物度数之变...

《送方生孝孺还天台诗》序:“古者重德教,非惟弟子之求师,而为师者得一英才而训饬之,未尝不喜动颜色。此无它,天理、民彝之不能自已也。予以一日之长,来受经者每有其人,今皆散落四方。黍稷虽芃芃,不如稗之有秋者多矣。晚得天台方生孝孺,其为人也,凝重而不迁于物,颍锐有以烛诸理,间发为文,如水涌而山出。喧啾百鸟之中,见此孤凤皇,云胡不喜!”


《送方生还宁海并序》:

洪武丙辰(洪武九年,1376年),予官禁林,宁海方生孝孺过从,以文为贽,一览辄奇之。馆置左右,与其谈经,历三时乃去,明年丁巳(洪武十年),予蒙恩谢事还浦阳,生复执经来侍,喜动于中。凡理学渊源之统,人文绝续之寄,盛衰几微之载,名物度数之变,无不肆言之,离析于一丝而会归于大通。生精敏绝伦,每粗发其端,即能逆推而底于极,本末兼举,细大弗遗。见于论著,文义森蔚,千变万态,不主故常,而辞意濯然常新,滚滚滔滔,未始有竭也。细占其进修之功,日有异而月不同.仅越四春秋,而已英发光著如斯。使后四春秋,则其所至又不知为何如?以近代言之,欧阳少师、苏长公辈姑置未论,自余诸子与之角逐于文艺之场,不识孰为后而孰为先也?予今为此说,人必疑予之过情,后二十余年,当信其为知言,而称许生者非过也。虽然,予之所许于生者,宁独文哉?”

連鏡

忆从容-宋濂幼女宋瑢(一)

宋濂的夫人贾专来自义乌首富怀仁堂贾氏,世代行医卖药,宋濂的外弟贾思诚是明初著名的外科国手,宋瑢从小随母亲舅舅修行医术,又拜江南第一名医戴思恭为师,长于诊治妇科疾病。宋瑢的医术成就了其在淮西、浙东两大社交圈的特殊地位,也在冥冥之中转动了更多人的命运齿轮。


洪武七年夏,一个静谧无声的下午。

宋瑢挎着药箱,从东安门低头入宫。此次宫内有低位妃嫔久病卧疾,师兄柏夔已经隔帘诊治过一番,心中大致有数,先粗粗开了几个消肿止痛的方子。回来之后,便绕道宋府找到小师妹宋瑢:“我瞧那杨淑女的病怪有趣的,可惜不方便细看,师妹你去瞧瞧吧。”说罢笑着作揖。宋瑢一边绣着帕子,一边笑道:“我可不去,上次去宫里给韩才人瞧...

宋濂的夫人贾专来自义乌首富怀仁堂贾氏,世代行医卖药,宋濂的外弟贾思诚是明初著名的外科国手,宋瑢从小随母亲舅舅修行医术,又拜江南第一名医戴思恭为师,长于诊治妇科疾病。宋瑢的医术成就了其在淮西、浙东两大社交圈的特殊地位,也在冥冥之中转动了更多人的命运齿轮。


洪武七年夏,一个静谧无声的下午。

宋瑢挎着药箱,从东安门低头入宫。此次宫内有低位妃嫔久病卧疾,师兄柏夔已经隔帘诊治过一番,心中大致有数,先粗粗开了几个消肿止痛的方子。回来之后,便绕道宋府找到小师妹宋瑢:“我瞧那杨淑女的病怪有趣的,可惜不方便细看,师妹你去瞧瞧吧。”说罢笑着作揖。宋瑢一边绣着帕子,一边笑道:“我可不去,上次去宫里给韩才人瞧病,所有的丫鬟婆子黑压压地围着,我的手一直抖,万一扎错了穴位,她们恨不得把我抓到刑部大牢去。”柏夔俯身低语:“不过是个淑女,崔尚宫打过招呼了,看她承恩过几次才帮忙治病的。若真治不好,也就罢了。上次师父提到书上的病症,你不是一直想去瞧瞧实例?”

    宋瑢思索再三,又见柏夔拿出太医院的诊令,无奈道:“既然你都和崔尚宫说好了,我有什么办法?等我禀告父母师父后,就替你走一趟。”柏夔忙不迭告谢,宋瑢笑着说:“这天太热了,想必你下午也告了假,在宋府歇歇再走吧。”说着就去厨房端来冰镇凉瓜,两人谈笑了好一会。柏夔一边吃着甜瓜,一边偷瞄着低头绣花的宋瑢,心里只希望红日再晚些西落。

    天气炎热,将宫墙柳晒到脱色,没有一丝风,柳条黏答答地粘在红墙上。宋瑢望着绿柳有些微愣。洪武元年,她牵着父亲的手第一次跨入宫门时,那些柳树还是矮矮的娃娃模样,不过八年,竟已如百年老树般沧桑阔大。她腰间别着崔尚宫的尚宫令牌,行步间,令牌与玉佩轻轻敲击,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道旁低头疾行的宫女太监看见尚宫令牌,纷纷停步行礼。宋瑢的脸微微发烫,颇有狐假虎威的不安和自得。

    七拐八拐进了春和殿的一处偏宫。崔尚宫的贴身心腹祈欢早已等在那里。小丫鬟捧着银盆,恭恭敬敬地服侍宋瑢净面洗手。宋瑢仔细地洗手,每一处缝隙都揉搓得干干净净,一边低声询问杨淑女的病情。祈欢字斟句酌:“本不应该劳烦宋姑娘,宫里自有太医照料。只是杨淑女病情紧急,才劳烦宋姑娘大热天走一趟。”宋瑢点头道:“祈欢姐姐太客气了。师兄柏夔说杨淑女病势沉重,只盼我能尽绵薄之力。”

    杨淑女是宫内再普通不过的低位妃嫔,几年前有过几次恩宠,不过未能如愿怀孕。前段时间高烧不退,好容易退了烧,竟已全身浮肿卧床不起。宫内多是捧高踩低之徒,现下宫内已渐显零落之态。宋瑢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宫内上上下下,心下越发疑惑:既是个没指望的主,怎么会惊动崔尚宫几次三番地寻医问药,还让心腹宫女祈欢在旁边监督她行医?她强压这些疑问,掀开了杨淑女的床帘。杨淑女微睁着眼,面色苍白,一看就是久病不愈之象。宋瑢眉头微皱,搭上了她的脉。她此刻才明白柏师兄为何说此症有趣,这个老实的师兄被聪明的病人牵着走。杨淑女此脉象看似是发炎淤积的妇科血肿,实则是私药堕红的后果。皇后和孙贵妃共治后宫,最重皇家子嗣,崔尚宫、唐尚宫两位尚宫手腕严厉强势,这几年宫内生下不少皇子公主,有好几个都是淑女、选侍生的。退一步说,若真的得令堕胎,宫内自有一套完备的制度,杨淑女一看就是自己用药,使了大量极凶猛的私药。有谁会和小小的杨淑女过不去?听祈欢的话,似乎并不知杨淑女曾经堕胎,中间到底哪里出了差错?她心里快速地组织语言,不能让祈欢看出自己的心思:“祈欢姐姐,我知道宫内自有规矩,只是妇人之疾隐蔽,若她人在旁,病人未必愿意说真话。请祈欢姐姐通融片刻,多谢!”祈欢稍作思考,便带着其他丫鬟出门。

    杨淑女有些惊讶,说不出话来。宋瑢叹了口气:“杨娘娘,小女想问几个问题,你可以选择不答,只是这样我的医术也无能为力。”杨淑女有些激动,问道:“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宋瑢点头:“你想问我是否看出你的病症。杨娘娘精通医术,你之前隔着帘子,一定用了不少手段改变脉象,我师兄问你话时也偷梁换柱,才会让他给你开了一大堆毫无作用的药。”杨淑女叹道:“宋姑娘,我在深宫里也多次听闻你的名声。只盼你救救我。若是崔尚宫知道实情,我一死不足惜,只是和我一道进宫的姐妹都要遭大难!”宋瑢道:“你先得告诉我你是哪里人吧,这口应天官话也难为你了。”杨淑女再也忍不住,泪水滚滚而下:“妾是明夏宫中的宫女,洪武四年进宫之时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宋瑢身影一晃,半晌,说道:“你现在担心姐妹的安危,难道堕胎时不担心?”杨淑女抽泣道:“我何曾想过,在这里还要做命不由己的妃嫔?”


松铃

【73】陛下要杀宋濂吗?

作者:松铃
我个人还是不太喜欢朱棣,他的皇位铺满了鲜血,是牺牲了数百万百姓的安居乐业换来的。而且这个小说大概到洪武末年就完结了,还是会以沐春、沐英、李文忠的故事为主,只是忽的想到马皇后,有些感慨,多写了一些……

      剧雪的马皇后天下第一!其他人演马皇后演得跟个男人婆一样凶巴巴的,就挺恶心的。

       马皇后的魅力,来自于她天生的善良、聪慧、悲悯、坚韧!

        那些演马皇后动不动就给朱元璋难堪的,不觉得可笑吗?动不动就把“想当初,我救了你”什么什么的挂在嘴边,我只怕你穿越回去,真的变成了马皇后也会被朱元璋厌弃吧!

        什么叫做母仪天下!剧雪的马皇后那才叫母仪天下!第一,要辅佐君主走在正路上;第二,不能拈酸吃醋,是发自心底地去包容他别的妾室和子女,为他营造一个良好的后宫环境;第三,当君主有错的时候,她会据理力争,但是也会顾及到君主的颜面,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那是皇后啊!那不是泼妇!胸怀、格局、手腕,缺一不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