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宋继扬

33.1万浏览    4429参与
念君归卿

【气宇轩扬】(微虐向)谁的阳光?

各位好哦,这边是竹子,这次给各位带来竹子新的同人,由于昨天事情多,所以答应了的日更没有开始,不过接下来放心吧,以后就不会啦。


PS:本文主轩扬,日后会有微辰璐未烯,可能BE,介时无法承受的自行离场。


私设遍天飞,不喜勿进。


行了,咱话不多说,正文走起!


第一章 初识


        王皓轩第一次知道宋继扬的名字,是在去《陈情令》试镜的时候。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穿了一件黑色T恤衫和一条深蓝色牛仔裤。而宋继扬,则穿了一身白衣白裤,极其突显了他的那股文人气质。当时两人便认识...

各位好哦,这边是竹子,这次给各位带来竹子新的同人,由于昨天事情多,所以答应了的日更没有开始,不过接下来放心吧,以后就不会啦。


PS:本文主轩扬,日后会有微辰璐未烯,可能BE,介时无法承受的自行离场。


私设遍天飞,不喜勿进。


行了,咱话不多说,正文走起!


第一章 初识


        王皓轩第一次知道宋继扬的名字,是在去《陈情令》试镜的时候。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穿了一件黑色T恤衫和一条深蓝色牛仔裤。而宋继扬,则穿了一身白衣白裤,极其突显了他的那股文人气质。当时两人便认识了,而王皓轩在和宋继扬聊天的过程中,也知道了,宋继扬还在上大学,大学是在上戏,年龄要比自己小一些,98年的。随后,还互相加了对方的微信。

  宋继扬比他晚一些进去试镜,所以王皓轩并不知道宋继扬试了哪一个角色,王皓轩就在猜想,像宋继扬这样有气质的人,肯定是演一些温文尔雅的,类似蓝思追这样的角色。

  然而最后的结果并非如此,本来试镜试了聂怀桑的他自己,饰演了那个断了手指的孩子,薛洋;而宋继扬,则负责饰演了那个“明月清风”的道长,晓星尘。

  从而,在试镜时见过面的两人,有了第二次见面,因为他们两个之间,有不少的对手戏。但是有一点让王皓轩有点要抓狂,因为……

  他的戏,有差不多六七成时武打戏,而王皓轩最不擅长的,就是武戏。

  不过还好经过了半个月的集训,他的武戏已经改进了许多,这也是让王皓轩暂时松了一口气。

  后来和宋继扬一起到达拍摄地点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了两个人,通过和他们的沟通,两人也知道,他们分别是饰演宋岚和阿菁的演员,名字叫李泊文和陈卓璇。相互自我介绍之后,四个人很快就熟悉了起来,打成了一片。

  王皓轩也是在宋继扬换上了古装之后才意识到,饰演晓星尘的人,非宋继扬不可。一袭翩翩白衣,特别是在宋继扬蒙上眼睛之后,两人的气质几乎神似,让王皓轩顿时觉得,站在他面前的人,就是晓星尘本人。

  而王皓轩,就不好说了,因为角色需要,他左手小拇指还需要被套起来,一身黑色劲装,假发梳成了一个马尾。

  由于拍摄的时间在夏天,从而王皓轩特别羡慕宋继扬的一身白衣服,因为他的一身黑衣,特别吸热,真的可以把自己热死的那种,即使已经知道了宋继扬里面还有棉垫肩,但他还是莫名觉得很不公平。

  虽说他们的剧情在整部剧里面占的比重不大,但是戏份还是多的,所以还是花了很多时间拍摄。

  不过有一天,王皓轩觉得有些对不起宋继扬,事情是这样的:

  这天需要拍的戏大部分是王皓轩和李泊文的打戏,最后有一些宋继扬的戏份,所以当时几个人都在片场,暂时没有轮到的宋继扬一开始就就在那边看着他们两个拍戏。然鹅,咱们的王皓轩同学并不擅长打戏,导致那一天两人的打戏拍了一整天,宋继扬都没有时间上场。

  总算拍完了之后,王皓轩坐到了正在捣鼓手机的宋继扬旁边,出声问道:

  “你一天都在玩什么游戏啊,这么认真?”

  宋继扬并没有意识到王皓轩坐到了自己旁边,从而被王皓轩的话吓了一跳,按在屏幕上的手指瞬间松了开来。屏幕上而后显出来的东西,让宋继扬不禁有一些恼羞成怒。一偏头发现是王皓轩,他暂时缓了缓神色,但还是有些生气地鼓着脸抱怨道:

  “过来也好歹提前和我说一声啊,我差一点就五千分了……”

  王皓轩看着宋继扬鼓起来的脸,真的是感觉越来越可爱,想了一下,随后就回应道:

  “行了行了,别生气,我的锅我的锅,说起来,在玩什么游戏啊?”

  宋继扬看了一眼手机,又看了一眼王皓轩,回答道:

  “是微信里的,跳一跳,我实在无聊的时候都会玩的。”

  王皓轩听了,不禁有些惊讶于宋继扬对于这个游戏的“执着”,更是被他手机上显现的分数给吓到了:4986。

  还真的是……差一点就5000了呢。

  王皓轩笑了一声,随后带着一丝“愧疚”的神色对宋继扬说:“不好意思噢,今天因为我的原因拖了一整天,让你白来了……”

  宋继扬倒也算是善解人意,稍稍摆了摆手,说了句“没事”就原谅了王皓轩。

  宋继扬看了一眼王皓轩的样子,总有一些莫名的感觉,说不出来的那种,王皓轩也是这样。

  直到后来,他们两个才知道,这种让他们说不出来的感觉,叫“喜欢”。

  这天回酒店的路上,两人并肩而行,彼此之间的沉默不禁显得有些尴尬。于是,决定打破沉默的王皓轩想了好一会儿,转过头去问宋继扬平日里还有什么爱玩的游戏。宋继扬也是配合,稍微思索了一下之后,回答道:

  “要说玩的也不多吧,除了那些小游戏,我王者也会玩一些的。”

  听到这里,王皓轩有那么一丢丢的兴奋,他回道自己也爱玩这一类的游戏。

  正好两人都是用微信登录的王者,两人很快就加上了好友。

  回到酒店里,因为某些原因,王皓轩和宋继扬住在一个双人间里,正好一人一张。

  宋继扬直接把包丢在一旁的椅子上,接受王皓轩的提议来了一场solo。

  至于结果,是这样的……

  杀敌数:宋继扬>王皓轩

  拆塔数:王皓轩>宋继扬

  最终赢家:王皓轩

  宋继扬看到这结果也有些小生气鼓着脸坐在被子上也没说什么,但是王皓轩从他的表情就很清楚的明白了宋继扬的心里在想什么,于是上前轻轻抚了抚宋继扬的后背,说了一句话:

  “继扬,这是一个…拆塔游戏。”

  宋继扬抬头看了一眼王皓轩,仍带着一丝愤愤不平的语气,一字一顿地吐出了四个字;

  “太,过,分,了……”

  这次的事情,王皓轩都没有想到,咱们的宋继扬同学会记那——么久,而且每次一提到这件事,宋继扬永远都是那四个字。

  哼哼……有时候,小宋同学也是很记仇的。

  (宋:想让我忘了这件事,想了个美!

   王:lp你好记仇……哭了……

   这也就直接导致了王皓轩同学在婚后都不敢赢宋继扬的solo,他怕自家这位让他“跪榴莲”啊。)

  第二天早上,宋继扬起了个大早,当王皓轩起来的时候,宋继扬已经换完衣服洗漱完毕坐在椅子上玩手机了。

  “起来啦,动作快点,今天要拍的东西还是有点多的。”

  王皓轩不禁有一点疑惑,问:

  “你不先过去吗?”

  “问题不大,你给我赶紧!迟到了会被说的。”

  行吧,只好赶紧去洗漱呗……

  等王皓轩都搞定了,已经7点50了。这时候,王皓轩也没管太多,戴好口罩,收拾好所有东西,出门拉着宋继扬的手就下楼往片场跑,等宋继扬缓过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在片场附近了。

  “继扬?继扬?继扬!!!”

  被王皓轩这么一喊,宋继扬算是彻底回过了神,他眼睛往下一看,两个人的手还牵着。

  注意到宋继扬的眼神,王皓轩也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松开了拉在一起的手,说道:

  “那,那个,抱歉哈,太心急了……”

  “没,没关系……”

  宋继扬回应着,头微微低着,脸颊莫名有些发烫,他不停地告诉自己:

  『这是被晒的,绝对是被晒的!』

  能让他宋继扬脸红的人,现在这世界上还没有呢!


————————分割线—————————

各位小可爱希望明天我更新哪一个合集,在评论区告诉我或者私聊我都行,欢迎前来叨扰。

四马车

无事生非(21)

【侦缉督察轩×私家侦探扬】

  虽然生活中大部分的始料未及都是灾难,但偶尔也会有意外之喜,比如——

  “目击证人?”宋继扬确定了一下自己没有听错。

  “对,”王皓轩说,“有人来指证半年前他曾在唐棋死亡当天见过其和成疏成翼在一起过,甚至看到他们之间发生过争执。”

  “可是为什么半年前他没说?”

  “因为他当时正在参与一起抢劫。”

  “那他为什么现在又愿意说了?”

  “可能——情况发生变化了吧。”

  在这段时间,警方借助媒体放出小道消息,暗示云迟被杀可能和半年前沦为悬案的大型毒/品案以及警方重要线人唐棋意外死亡案有关。同时,谋杀云迟的凶手极有可能与半年前谋...

【侦缉督察轩×私家侦探扬】

  虽然生活中大部分的始料未及都是灾难,但偶尔也会有意外之喜,比如——

  “目击证人?”宋继扬确定了一下自己没有听错。

  “对,”王皓轩说,“有人来指证半年前他曾在唐棋死亡当天见过其和成疏成翼在一起过,甚至看到他们之间发生过争执。”

  “可是为什么半年前他没说?”

  “因为他当时正在参与一起抢劫。”

  “那他为什么现在又愿意说了?”

  “可能——情况发生变化了吧。”

  在这段时间,警方借助媒体放出小道消息,暗示云迟被杀可能和半年前沦为悬案的大型毒/品案以及警方重要线人唐棋意外死亡案有关。同时,谋杀云迟的凶手极有可能与半年前谋杀唐棋的为同一伙人。

  所以——

  “英雄难过美人关!”

  可能当时他不愿意为了一个与他毫无瓜葛的富二代去出卖自己道出实情,而如今这事情和他朝思暮想的女神有关,他就突然愿意再为她做点最后的事情。


  审讯室内:

  “我不在乎你们对我怎么说,你大可以说苯丙胺是为了学术研究,也大可以怀疑目击证人说人在情急之下的辨识度是有误差的。”王皓轩对着对面的两人说,“但最终审判你们的不是我,我只负责提供证据。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证据是这样的:你们和云迟之间有长期的毒/品交易往来;你们在云迟死亡当天和她秘密联系过;你们被目击到在唐棋的死亡当天和他发生过争执;而云迟被杀之前在找人调查唐棋的死因。”

  王皓轩给对面的两人给了点思考时间,让他们认真思考他说过的话,然后接着说,“现在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你们都是案件的第一嫌疑人,特别是你们还拿不出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明。所以如果你们不是杀害云迟的凶手,就放下全程第五修正案的姿态,告诉我点有用的信息。”

  【美联邦第五修正案:公民无需被迫为证明自己有罪而作证。】

  成翼似乎不安地朝自己的兄弟看了一眼,而成疏看上去完全不为所动,他盯着王皓轩的眼睛说:“第一,你没有实质性证据;第二,你留不了我们多久了。”

  “是吗?”王皓轩将一份资料扔在他们二人面前,是沈白给他的资料,上面的内容可以证明他们二人与云迟长期进行的地下黑色交易。

  成疏翻了几下手中的资料,之前的自信开始一点点消失,他一把合上资料:“你想要什么?”

  “我不关心你们做过的黑色交易,以及你们在用学校的化学实验室做什么。”说这话的时候王皓轩不自觉有点心虚地转头看了眼身后——如果他身后的玻璃不是单面透光的话,他就能看到玻璃后的宋继扬对此露出一个半带嘲弄的笑——缉/毒处的人一定不会喜欢他这个说法,“如果你们能提供点有用的信息,我可以给你们争取点协议。”

  “你说云迟找人调查过唐棋的死因?”成疏问。问这种问题的目的通常都是给自己之前不配合的态度找个台阶下,在说到真正重要的东西之前,总得有点恰当又自然的过渡。王皓轩当然也明白这一点。

  所以他耐心地回答:“是的,但这调查还没怎么进行,云迟就死了,她的手被寄给了她委托的私家侦探。”

  “她不会。”成疏说。

  “不会什么?”王皓轩问。

  “不会找人去调查唐棋的死因。”

  “为什么?”

  “她看上去像那样的人吗?”

  好了,问题又回到了他和宋继扬争论过的云迟对她已经入土的前男友究竟还留存有多少真情,以及其他人对她的看法是否足够定义她本人。

  “她是怎么样的人?”王皓轩问。

  “就是那种——聪明,冷酷,富有魅力又若即若离,那种任何情形下都能够幸存到最后的婊中婊。”

  “但她死了。”

  “只是个抽象意。”成疏说,“这世上的事情,总是不那么符合规则。”

  “也许你们对她的认识有出入。”

  “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人总是很复杂的,况且她确实这么做了。”

  “原因肯定不会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给原因下定论。”

  “这事情绝对与爱情无关。”

  “你到底想说什么?”王皓轩看得出来成疏有些话想说,只是建立不起恰当的铺垫来。

  “有个律师。”成疏说。

  “什么律师?”

  “在我们的团队内,就你已经知道的,我们负责制造,” 成疏指了指自己和他的兄弟,“云迟负责销售,唐棋负责洗/钱。但其实还有一个人,我们其他人都没有见过他,只有唐棋与他单线联系,他负责处理我们可能会遇到的法律问题。我们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是称呼他为‘律师’。”

  “你们其实并不清楚他是不是真正的律师?”

  “是的。年龄,性别,职业,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但我或许可以给你一个银行账号。我曾试图用这个找寻‘律师’的真实身份,没能成功,这是个极其私密的账号,但你们是警方,或许进行起来会顺利一点。”成疏边说边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一串数字,从中间对折沿桌面递到对面。

  “不谈条件?”王皓轩拾起递来的白纸问。

  “就当是我们愿意配合的见面礼。”成疏说。

  “为什么觉得会和他有关?”

  “看看目前的情况吧。”成疏摊手示意四周,“唐棋半年前便死于意外,云迟手足异处,我们成为案件的重点嫌疑人。从最大受益者角度来看,‘律师’此举将我们一网打尽,坐收渔翁之利,他能借此拿下我们建立多年的整条交易链。”

  “既然你坚定地认为云迟去查唐棋死因的原因与爱情无关,那你觉得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云迟比我们所有人都敏锐,她或许比我们更早发觉威胁,于是想先发制人,去找寻这一切的幕后黑手。而情况或许比她所想的更加危险。”

  ​

_盏九

【文采飞扬】初夏

·全文大概一万字

·擦边球注意

·两个人一路从学生时代一起走来的小故事,总的来说还算甜

·我爱他们


点这里 

·全文大概一万字

·擦边球注意

·两个人一路从学生时代一起走来的小故事,总的来说还算甜

·我爱他们

 

点这里 

我不吃芒果april

我是一条咸鱼。宋老板的咸鱼。

我是一条咸鱼。宋老板的咸鱼。

温曦 紫轩

温宁 宋岚 金子轩 聂怀桑 晓星尘 蓝思追

温宁 宋岚 金子轩 聂怀桑 晓星尘 蓝思追

林空❤鹿银溪

以前的库存

唉:-(

画的好丑

以前的库存

唉:-(

画的好丑

爱空间都不如别人
他来了,他带着模糊的帅照来了...

他来了,他带着模糊的帅照来了


原→宋继扬_ 

他来了,他带着模糊的帅照来了


原→宋继扬_ 

UNIQ-王一博
本人明星周边代理演唱会票务 陈...

本人明星周边代理演唱会票务

陈情令一周年

团签写真集

需要的私我!!!

本人明星周边代理演唱会票务

陈情令一周年

团签写真集

需要的私我!!!

Peach brandy

啊这……啊这!

我可以了我又可以了 看镜子看镜子里面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啊啊啊啊

一年了 什么一年了?同框一年坠入爱河一年了嘛!!

啊这……啊这!

我可以了我又可以了 看镜子看镜子里面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啊啊啊啊

一年了 什么一年了?同框一年坠入爱河一年了嘛!!

扬扬の梓涵
“无论是友情、爱情,最温暖的话...

“无论是友情、爱情,最温暖的话不过一句:不管你需不需要,我一直都在。” 晚安!我的宝贝。

“无论是友情、爱情,最温暖的话不过一句:不管你需不需要,我一直都在。” 晚安!我的宝贝。

哄哄
追星的姐妹们❗️ 想要获得更多...

追星的姐妹们❗️

想要获得更多明星资讯吗❓

想要得到保真的签名周边吗❓

想要以合理的价格拿到见面会演唱会门票吗❓

千万不要错过❗️

追星的姐妹们❗️

想要获得更多明星资讯吗❓

想要得到保真的签名周边吗❓

想要以合理的价格拿到见面会演唱会门票吗❓

千万不要错过❗️

青莲-0126

我的眼里都是你40

“怎么?躲什么?”李泊文一手抓住宋继扬的手腕,轻轻将人带入怀里。


“你……”宋继扬看着他,和他对视。


看着他的眼神,宋继扬好像妥协了一般,轻轻把头埋在了李泊文的颈窝。


纪李等人眼睛都要掉出来了,特别是纪李。


“我就说上回在办公室的的确确看见了你的鞋!”纪李捂着嘴,回忆起之前办公室的一幕。


难怪李泊文上回一直背对着自己,就说不对劲吧。


“好你个宋继扬!”心里默默无语。


听见纪李的话,宋继扬一怔,也是想起上次办公室那一回,手下不禁一紧。


李泊文只感觉腰间被狠狠的拧了一圈。


忍住嘴角的抽动,李泊文附在宋继扬的耳边,轻轻说道。


“害羞了?”...

“怎么?躲什么?”李泊文一手抓住宋继扬的手腕,轻轻将人带入怀里。


“你……”宋继扬看着他,和他对视。


看着他的眼神,宋继扬好像妥协了一般,轻轻把头埋在了李泊文的颈窝。


纪李等人眼睛都要掉出来了,特别是纪李。


“我就说上回在办公室的的确确看见了你的鞋!”纪李捂着嘴,回忆起之前办公室的一幕。


难怪李泊文上回一直背对着自己,就说不对劲吧。


“好你个宋继扬!”心里默默无语。


听见纪李的话,宋继扬一怔,也是想起上次办公室那一回,手下不禁一紧。


李泊文只感觉腰间被狠狠的拧了一圈。


忍住嘴角的抽动,李泊文附在宋继扬的耳边,轻轻说道。


“害羞了?”


感觉腰间的力道又重了点,李泊文没忍住,咬上了宋继扬的耳廓。


“woc!”顿时,宋继扬像触电一样,猛地推开李泊文。


捂着耳朵,宋继扬不想对上纪李他们的眼神,被咬的地方感觉又麻又痒。


“你能不能注意场合??”


“不行。”李泊文笑的一脸满足,又伸手牵上宋继扬的手。


被甩开。


又牵。


又甩开。


又牵。


又甩开。


直接握住,穿过宋继扬指尖的缝隙,十指相扣。


没甩开。


感受着宋继扬的怒目而视,李泊文一点也不慌,慢慢将目光转向黄文涛。


“我的人,你也敢动?”


如海般磅礴的气势扑面而来。


黄文涛看人的感觉终于回归了,就冲这气势就不是一般人,腿更软了,咽了咽口水。


“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我只是一时看走了眼,您就饶过我吧……”


“废话真多。”


两个穿着制服的高壮男子走进来。


略微前面的那个人在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本证件,“你好,黄局长,我是龙城刑侦队队长黎宏,有人举报您滥用私权,涉嫌贪污,请您跟我走一趟吧。”


黄文涛面若死灰的被带走了。


相关人员相继离开。


“继扬,我们也走吧。”纪李带着一身气势走到宋继扬旁边,搭上他的肩,扬起下巴看着李泊文,有一种“你竟然动我兄弟看我怎么收拾你”的感觉。


李泊文看了纪李一眼,纪李顿时缩了缩脖子,但还是说道。


“咳,我看你文质彬彬,相貌堂堂,没想到竟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竟然想搞……那什么我兄弟,经过我同意了吗??”


“哦,那你同意吗?”


“同意。”纪李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秒怂。


李泊文看向纪李搭着宋继扬肩膀的手。


纪李悻悻的放了下来,退回一群人的中间,其他人都觉得没脸看,脸都被他丢光了。


“不准欺负他。”宋继扬淡淡的看了李泊文一眼。


纪李表示感动。


“我没有欺负他。”李泊文握紧宋继扬的手,声音放的很轻,跟对纪李完全两个态度。


“……”宋继扬不想说话了。



很水的故事加上很少的热度,有种写不下去的感觉

有你们

这个故事继续

水也要水到底

欢恣

【气宇轩扬】最平凡No.6

最高兴的莫过于,他过分的点亮自己,变成一个炽热的小太阳,高高兴兴的温暖另一个人,然后另一个人也变炽热,再去温暖下一个灵魂。

宋继扬就是这样。


尽管他平平无奇,并不出彩,尽管他就是平凡到骨子里的那么个人

可他还是如此,如此阳光,如此温暖。


“早,岁岁。”


“今天没想着给他买早餐?”陈岁伸了伸手,宋继扬十分自觉地把英语作业放在了她的手心。


“买了,给他了。”

“我昨天晚上想开了。”


“想开什么了?”陈岁看了看宋继扬,手下的笔却没有停。


“我觉得我俩就不是一路人……”


“宋继扬——有人找。”


“你干嘛?”陈岁被宋继扬推得莫名其妙,奈何她一个姑娘家...

最高兴的莫过于,他过分的点亮自己,变成一个炽热的小太阳,高高兴兴的温暖另一个人,然后另一个人也变炽热,再去温暖下一个灵魂。

宋继扬就是这样。


尽管他平平无奇,并不出彩,尽管他就是平凡到骨子里的那么个人

可他还是如此,如此阳光,如此温暖。


“早,岁岁。”


“今天没想着给他买早餐?”陈岁伸了伸手,宋继扬十分自觉地把英语作业放在了她的手心。


“买了,给他了。”

“我昨天晚上想开了。”


“想开什么了?”陈岁看了看宋继扬,手下的笔却没有停。


“我觉得我俩就不是一路人……”


“宋继扬——有人找。”


“你干嘛?”陈岁被宋继扬推得莫名其妙,奈何她一个姑娘家没有他劲大,硬生生的快到门口了。


“肯定是他,你去帮我看看,当赔罪了,我现在没脸见他。”


宋继扬是出了名的害臊,打小脸皮薄。

陈岁可没看出来这个,就这天天往人家班里奔的气势,脸皮薄?害臊?

她怎么没看出来呢。


“你找宋继扬?”尽管如此,陈岁还是无奈的出了班级门口,环胸靠在门框上,看着比她高一个头的少年。


“你是…”


“见我如见他,有什么事跟我说也一样。”


一样?

王皓轩暗地里偷偷挑了挑眉毛。这怎么能一样?宋继扬和眼前这男不男女不女的能一样?

还是说,宋继扬好这口?


从某些方面来讲王皓轩和陈岁确实有那么点相似之处,比如对人爱答不理,直来直去…


反正就是一身的臭毛病。


“你们班那天小测的卷子。”王皓轩递了过去,“我看他错的挺多,每一道题都写了解析,麻烦你让他好好看看,有什么问题随时来问我。”


黑色的字迹有力而有些潦草,但确实是好看,红色和蓝色的批注解析过程也有些简略,陈岁扫了一眼,话也没说转身进了班。


“同学。”

“告诉他,别躲着我。”



“看吧,你男神给你的。”陈岁把卷子拍到他桌子上,敲了敲桌面,毛茸茸的小脑袋秃噜立了起来,看着面前花里胡哨的卷子,使劲揉了揉眼睛。


“虽然,我说啊,虽然他用心了。”陈岁顺手拿过宋继扬空空的水杯,“但是,我觉得还是没有那么那么上心。”


“我喝凉的!”宋继扬对着陈岁喊到。


谁说不够上心的?

宋继扬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红色是重要步骤,蓝色是知识点,黑色是解题过程。

他一个笔盒里只有黑色碳素笔的人,能想到用别的颜色的笔给他标注,那就是对他用心了。


一想到这里,宋继扬就感觉胃里暖暖的。

早上没吃饭,他饿了。


“你们家皓轩还让我告诉你。”陈岁把水杯放在他桌子角,“别躲他。”

宋继扬摁开弹簧扣,叼着乳胶吸管点了点头。


不过晚上放学还是没和王皓轩一起走,宋继扬依言在高二一班门口等了半天,却只等到一个回复:“他临时有比赛,让你先走。”


“今天你妈包的饺子,也没见你怎么吃呢?”饭后,宋父看着呆呆楞楞坐在沙发上的儿子,顺势躺在旁边,


“你要是为你的分发愁啊,儿子,大可不必,过一阵子爸爸找了新工作,待遇好,这几天让你妈联系着补习班了,你放心。”


“还有,咱们家要搬家了。你这几天收拾收拾。”


“搬家?去哪?”一说这个宋继扬倒是来了精神,耳朵动了动。


“离这不远,在孔雀城那边。”


“挺小的,我和你妈商量把次卧给你收拾干净。”


“挺好的,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多好。”宋继扬随口答应着,手里的遥控器播到了体育频道。


足球。

见鬼了!

干脆看也不看,抱着抱枕回屋,把脸埋在被子里。


【新朋友】


宋继扬摸索着手机,眯着眼睛打开微信,然而下一秒差点把他吓过去。


【我是 王皓轩】


宋继扬手机险些没拿稳,哆哆嗦嗦的点了同意。


这是王皓轩的微信。


他打听了一年多,结果人家直接来加他了。

宋继扬突然觉得这一个月的好运气都用完了,下次给宋父买彩票得下个月了。


【王皓轩: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又一下。这回是真的没拿稳了,真真切切摔在地上了。

宋继扬看着地板上的手机屏幕,有一瞬间恍惚。

梦里?


【送几样?:准备睡了。】


锁屏,充电,关灯。


宋继扬躺在自己的榻榻米上,滚了几圈突然觉得有点舍不得。

要搬家了啊。

衣服一定要都带着,还有课外书,之前买的海报还要撕下来,哈利波特乐高还没到,只能到新家去拼了……


那…会不会不和王皓轩顺路了?


宋继扬摸着黑继续打开手机,调整亮度,点开了对话框。


【送几样?:你家远吗?】


秒回。

【王皓轩:很近。】


那应该还能继续走了。

【王皓轩:题,记得看。】


【送几样?:🦀🦀(谢谢)】


一夜好眠。

第二天宋继扬特地起了个大早,迷迷糊糊打开台灯从书包里翻出王皓轩给的卷子。


知道自己嗜睡体质他还特地用凉水洗了把脸,清醒不少,看了看闹钟,五点零八。


他可真爱学习。


然而下一秒,宋继扬就开始怀疑是不是拿错了卷子。


且不说这题,他见过,不会归不会,但这解析,这过程,他怎么……


怎么也看不懂了?


看他个头,睡觉!


宋继扬一气之下关了灯,倒头就睡。


仿佛时间过了两分钟。

又好像…两个小时。

宋继扬看着手机屏幕的7:06,咽了咽口水。

再仔细看看,确实是…


下一秒床上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蹦了起来


“你俩怎么不叫我?”


“难道今天不是周末?”宋母把最后的鸡蛋摆好。


周末?

确实是周六,宋继扬把日历盯了好久。


“快吃饭,吃完饭收拾东西,搬家公司九点到,你赶紧把你那堆破烂收拾好。”


她指的是乐高。


“我得叫我朋友。”宋继扬咬了一口面包。

“乐高不能让他们代送。”


二人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几天不见,东西渐多啊。”陈岁顺势倒在宋继扬的床上,没把自己当外人。


“别废话,来帮忙。”


“压榨童工,宋继扬,你好样的。”


而宋继扬对陈岁,或者是陈岁对宋继扬,一个没把对方当女的,一个没把对方当男的,二人之间的友谊根深蒂固且清清白白,可谓是高中生男女关系处理典范。


不速之客。

陈岁刚刚踏出楼道的步子猛然退回来,快步退回到墙壁后面

这身影…这声音…这气势…

这不是王皓轩这还有谁这?!

——

或许会写下去?

普遍限流_(:з」∠)_



爱空间都不如别人
(๑•́ωก̀๑)熟睡的小王子...

(๑•́ωก̀๑)熟睡的小王子

(下次弄个抱枕睡吧)


原→宋继扬工作室 

(๑•́ωก̀๑)熟睡的小王子

(下次弄个抱枕睡吧)


原→宋继扬工作室 

哄哄

追星的姐妹们看过来❗️

应有尽有的明星资讯❗️

保真保质的签名周边❗️

千万不要错过❗️
[图片]

应有尽有的明星资讯❗️

保真保质的签名周边❗️

千万不要错过❗️

爱空间都不如别人
遇事不要慌,沉住气٩(๑`н&...

遇事不要慌,沉住气٩(๑`н´๑)۶


原→宋继扬工作室 

遇事不要慌,沉住气٩(๑`н´๑)۶


原→宋继扬工作室 

欢恣

『气宇轩扬』贼(七)

临近中午,小朋友也被带回家,王皓轩看了眼表,差不多该回家吃饭了。


宋继扬还剩半瓶,护士给他调的很慢,无奈之下王皓轩只能带着宋继扬和瓶子一块走。


王皓轩透过后视镜,长长的输液管几乎垂到宋继扬脚边。


见王皓轩不理他,宋继扬便说,“我小时候在院里,总是生病,那时候那个护士阿姨就会把管子剪下来,然后院长给我编成一个吊坠。”


“你想要吗?”


“想要,可是我不会啊。我比较笨,这种东西向来学不会。”


把吊瓶挂好,王皓轩这才进厨房做饭。

“你想吃什么??”


“宫保鸡丁,地三鲜,土豆牛肉,…”


“说点清淡的。”


“那就香菇鸡肉粥吧。”


王皓轩没应下,...

临近中午,小朋友也被带回家,王皓轩看了眼表,差不多该回家吃饭了。


宋继扬还剩半瓶,护士给他调的很慢,无奈之下王皓轩只能带着宋继扬和瓶子一块走。


王皓轩透过后视镜,长长的输液管几乎垂到宋继扬脚边。


见王皓轩不理他,宋继扬便说,“我小时候在院里,总是生病,那时候那个护士阿姨就会把管子剪下来,然后院长给我编成一个吊坠。”


“你想要吗?”


“想要,可是我不会啊。我比较笨,这种东西向来学不会。”


把吊瓶挂好,王皓轩这才进厨房做饭。

“你想吃什么??”


“宫保鸡丁,地三鲜,土豆牛肉,…”


“说点清淡的。”


“那就香菇鸡肉粥吧。”


王皓轩没应下,转身找了度娘

“我上百度查了,他说最好别吃。”


“我昨天晚上肚子疼,上百度他还说我胃癌呢。”

“哎呀,我大不了少喝一点。”


“特别想喝?”


宋继扬拿下抱枕,对着他一阵点头,末了还送上个笑脸,一副讨好样。

他少放了盐,又放了点蔬菜,没开油烟机,导致整个屋子都弥漫着粥的味道。

“以后晚上别吃夜宵了,早上我把早饭给你做好,你记得吃。”


“我没那么娇气,你不用管我的。”


“也不知道谁刚才输个液嗷嗷叫唤。”


好吧,他有理。



只是宋继扬这几天总是多梦,睡也睡不稳,常常夜半惊醒,外面已经没有灯光了。


反反复复总是那一个梦。

真实存在的,反复提醒他曾经的种种。

那场祸端,和那个女孩。


"我最近总做噩梦。"

宋继扬靠在门框上,揉着眼睛。


"太累了吗?"王皓轩的手忽而放在他的额头上,"快过年了,你们马上就放假了。"


"回老家过年吗?"


"嗯。"


"我好久没这样过过了。"


王皓轩不知道他的以前,他所知道的只是A4纸上简简单单的几行字

父亲离世,寻母未果,入院12年


"你还盼着啊,每天都起大早去拜年。"


宋继扬赖床,起床气很重,王皓轩不用想都知道到时候叫他起床有多难。



王皓轩要帮家里置办年货。宋继扬考完试放假第一天,欢姨就拉着他去了商场。

"过年肯定是要穿新衣服的啊,扬扬,你去试试这个卫衣。"


"欢姨,前几天他给我买衣服了,不买了吧。"


"他?他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再说,一年就这么一次,多买几件又没大事。"

"皓轩的房子又临海,气温变化不大,老家冷,可不比海城。"



他把围巾紧紧的围在自己脖子上,呼出的热气朦胧了眼镜,东北离海城很远,这也是宋继扬第一次坐飞机。


全程王皓轩都没敢松开宋继扬的手,有了那次去超市的感受,他紧张宋继扬的很。

"一会安检登机,别跟丢了,上了飞机找自己的位置,我坐你旁边,会有点不舒服,放心,有我呢。"


安检,过行李,登机。

经济舱很拥挤,有些吵闹,宋继扬把耳机带上,调节成飞行模式准备睡觉。


他记得地理老师说过,飞机是所有交通工具中最安全的。


"也不知道安全带系好再睡。"宋继扬感受着王皓轩渐渐凑近,身上是烟草味。

"耳机摘下来,听歌睡觉对耳朵不好。"


"你管的好多。"


"是你不省心,还怪我。"


"我错了。"


意料之内遇见轻微的气流,晃得宋继扬更困了,倚在靠背上的头左摇右晃,半眯着眼睛却睡不着。


强有力的手强行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宋继扬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抓好我,睡吧。"


那时候宋继扬迷糊,还没意识到二人的举动有多亲密。他的头调整了位置,靠在他身上,左手被他的右手牵住,隐约能听见周围低言细语声。


当宋继扬后知后觉想起来的时候,已经下飞机好久了,手心稍微有些湿润,脖子也酸痛。


"我好像落枕了。"


"我们家邻居有个中医,一会让他给你拧一下。"


"…别,别了吧…"


"逗你玩的,小傻子,晚上把枕头调整下,一会给你按按。"

——


我记得⚽一期采访说过,他东北混四川的。

这次去的是东北

而🐑不是辽宁丹东的嘛

所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