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宋茜

43.8万浏览    8503参与
西西的橙子

兔子饲养日记十

(此处有车,见群。)下文接车后。


“芊怡。”他摩挲着怀中人的肩膀,轻轻唤她。

“怎么了?”她的声音还有些嘶哑,体力并未完全恢复,正软软地趴在他依然光裸的胸膛上。

“你知道吗?我的母亲,曾经是一名小提琴家。”霍佑泽低头看了看她,“她在音乐学院当老师的时候,认识了我父亲,对他一见钟情,谈了两个月的恋爱就闹着要嫁给他。我外公家家境优渥,但我父亲那时候一穷二白,外公自然看不上他,我母亲跟他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了。再回家的时候,她就怀了我,外公没办法,只好同意了这门婚事。婚后,我父亲就借助我外公的人脉资源,生意越做越好,慢慢地,他再也不用受限于我外公了,但跟我母亲的关系,也越来越差了。”...

(此处有车,见群。)下文接车后。



“芊怡。”他摩挲着怀中人的肩膀,轻轻唤她。

“怎么了?”她的声音还有些嘶哑,体力并未完全恢复,正软软地趴在他依然光裸的胸膛上。

“你知道吗?我的母亲,曾经是一名小提琴家。”霍佑泽低头看了看她,“她在音乐学院当老师的时候,认识了我父亲,对他一见钟情,谈了两个月的恋爱就闹着要嫁给他。我外公家家境优渥,但我父亲那时候一穷二白,外公自然看不上他,我母亲跟他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了。再回家的时候,她就怀了我,外公没办法,只好同意了这门婚事。婚后,我父亲就借助我外公的人脉资源,生意越做越好,慢慢地,他再也不用受限于我外公了,但跟我母亲的关系,也越来越差了。”

“我从小跟我父亲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我对他恨多于爱。我十六岁的时候,我母亲在隔壁C市举办独奏会的时候遭到了意外。一个女人突然跑过来说我父亲抛弃了她们母女,要我母亲给她一个说法。那个女人被保安赶走以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可是我母亲回家以后跟我父亲大吵了一架,之后她就病倒了,没过多久,在我生日那天,她去世了。”

罗芊怡眉头紧皱,“那个女人......是我妈妈吗?”

“我想,应该是的。”他顿了顿,接着说,“我曾经一度非常痛恨她,觉得是因为她我母亲才会走得这么早,可是,现在想想,你们又有什么罪呢?”

“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小时候我们家连饭都快吃不上的时候,她还要坚持让我学小提琴。我原以为,她只是望女成凤,原来,是因为你妈妈啊,她只是咽不下这口气,把我当成报复你妈妈的工具而已......”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佑泽......”

“上一代的恩怨,为什么要由我们来承受痛苦呢?芊怡,我已经想通了,我爱你,是单纯地出于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慕和欣赏,和血缘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只要我们不说,我们就可以一直守着这个秘密生活下去,什么婚姻,什么传宗接代,我根本不在乎,只要你告诉我,你也爱我,就足够了。”

她迎上他真切而炽烈的目光,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我爱你,佑泽。我只爱你。”

 

 



佩佩票务

范丞丞《男朋友典当行》今天tg🈶️夜外景 现秒 刚上班没多久

张继科1.29长春北京

林一1.29长春北京

曾舜晞1.29北京深圳

李易峰1.29北京成都

黄明昊1.29长春北京

李斯丹妮1.29宁波成都

翟潇闻1.30长沙济南

张砚拙1.30杭州北京

宋茜2.1北京无锡

范丞丞《男朋友典当行》今天tg🈶️夜外景 现秒 刚上班没多久

张继科1.29长春北京

林一1.29长春北京

曾舜晞1.29北京深圳

李易峰1.29北京成都

黄明昊1.29长春北京

李斯丹妮1.29宁波成都

翟潇闻1.30长沙济南

张砚拙1.30杭州北京

宋茜2.1北京无锡

佩佩票务

宋茜《谁都知道我爱你》今日tg已出

范伟 李庚希 刘奕铁 《漫长的季节》今天通告🈶外 现

彭昱畅《异人之下》今天双组🈶️现秒

杨超越 丁禹兮《七时吉祥》tg接包月

周也 赵嘉敏《为有暗香来》今天tg现

陈伟霆 任豪 章若楠《照亮你》现有外

朱亚文 文咏珊 张天爱《广州十三行》今天tg🈶️外 🉑️包杀青

韩庚 魏大勋 李一桐《青年特工》今天🈶外 🉑包周包月

白敬亭 田曦薇《新川日常》今日tg 🈶️戏份 ...

宋茜《谁都知道我爱你》今日tg已出

范伟 李庚希 刘奕铁 《漫长的季节》今天通告🈶外 现

彭昱畅《异人之下》今天双组🈶️现秒

杨超越 丁禹兮《七时吉祥》tg接包月

周也 赵嘉敏《为有暗香来》今天tg现

陈伟霆 任豪 章若楠《照亮你》现有外

朱亚文 文咏珊 张天爱《广州十三行》今天tg🈶️外 🉑️包杀青

韩庚 魏大勋 李一桐《青年特工》今天🈶外 🉑包周包月

白敬亭 田曦薇《新川日常》今日tg 🈶️戏份 🉑️包月

张彬彬 吴倩《三分野》今天tg🈶外景

关晓彤 董思怡 徐梦洁 费启鸣 《二十不惑2》今天tg🈶

秦俊杰 庞瀚辰《天行健》今天tg 🈶外 现 🉑包周包月 原名:浮生茫茫荟蔚不朝

言承旭 徐若晗 马思超《夏花》今天tg🈶外现 🉑包周包月

祝绪丹 王栎鑫 尹正《遮天》今日tg 🈶️戏份 🉑️包月 

宋妍霏 高瀚宇《莫达维的秘密》今日tg 🈶️戏份 🉑️包月 

王佑硕 赵昭仪 应昊茗《将军!妆安》今日tg 🈶️戏份 🉑️包月 

金晨 王安宇《炽道》今天tg🈶外 现 🉑包周包

现‼️1月18号到3月8号大计划

蒋龙 张凌赫《虎鹤妖师录》今日tg 🈶️戏份 🉑️包月

陈飞宇 张婧仪《打火机与公主裙》今日tg 🈶️戏份 陈飞宇杀青🎉

沈月 陈哲远《反派男友》今天tg🈶 现 沈月/董璇杀青[庆祝]

周一围 王劲松《大唐狄公案》今天🈶外 现 🉑包周包月

张耀《与你十年予我半生》今天tg 🈶️现秒 杀青大吉🎉🎉

果果-guoguobxbx

宋茜《谁都知道我爱你》今日tg已出

宋茜《谁都知道我爱你》今日tg已出

西西的橙子

兔子饲养日记九

深夜。

霍佑泽七歪八斜地躺倒在琴房的沙发上。

芊怡走了,这个家里却到处都留下了她的痕迹。她留在房间里的衣服和化妆品、冰箱里爱喝的酸奶和橙汁、琴房里的小提琴和各种照片,都让他无时无刻不想起她。

她现在会在哪里?一个人能够好好照顾自己吗?季节交替,她体质又不好,千万不要感冒发烧了。

两个多月了,一点她的消息也没有,她是铁了心躲着自己。他自嘲自己像个操心的老父亲,其实他何尝看不穿她那点小把戏,但他乐在其中,心甘情愿。

他没想到的是,她会是自己的亲妹妹。

可他觉得无所谓,他爱她,无论她是谁,不管她最初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霍清源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身体状况更加大不如前,只两个月的时间,...

深夜。

霍佑泽七歪八斜地躺倒在琴房的沙发上。

芊怡走了,这个家里却到处都留下了她的痕迹。她留在房间里的衣服和化妆品、冰箱里爱喝的酸奶和橙汁、琴房里的小提琴和各种照片,都让他无时无刻不想起她。

她现在会在哪里?一个人能够好好照顾自己吗?季节交替,她体质又不好,千万不要感冒发烧了。

两个多月了,一点她的消息也没有,她是铁了心躲着自己。他自嘲自己像个操心的老父亲,其实他何尝看不穿她那点小把戏,但他乐在其中,心甘情愿。

他没想到的是,她会是自己的亲妹妹。

可他觉得无所谓,他爱她,无论她是谁,不管她最初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霍清源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身体状况更加大不如前,只两个月的时间,他似乎一下子苍老了不少。霍佑泽没有去质问他当年发生的事情,他现在也很少过问公司的事情,也没有再提起霍佑泽和孙蕾的婚事,每天靠着家里的呼吸机,苟延残喘地浑浑噩噩度日。

 

 

齐帆从出租车上下来后,步行拐进一条小巷,走到小巷尽头的一幢单元前停下,走上四楼,确认四下无人后才用钥匙打开了门。

“芊怡,我买了晚餐,出来吃饭吧。”

罗芊怡闻声从房间里走到客厅,她穿着素净的格子睡衣和拖鞋,头发随意地挽起,坐到沙发上打开齐帆打包的饭菜,“齐帆,这几个月,一直这么麻烦你照顾我。”

“不碍事的,最近我也不忙。我刚刚逛超市给你买了一些零食,饮料就放在冰箱里了,其他的就给你厨房里了。”

“谢谢。”

齐帆收拾好东西,也在沙发上坐下,“不过芊怡,你离家出走这么久了,家里人真的不会担心吗?还有学校的课,你也落了很多,教授说再无故缺勤就要直接挂科了......”

“你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的。我就是想一个人静一静,思考一些事情。”

“好,我知道了。你明天想吃什么,我买了给你送过来。”

“西浦路上那家蛋糕店的抹茶蛋糕可以吗?好久没吃了,倒是挺想吃的。”

“没问题。”

 

 

第二天下午的课刚结束,齐帆买完蛋糕便直奔芊怡现在的住处。但出乎意料的是,她不在。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好好地待在原位,她什么也没带走,难道是出门了?可是已经两个多月了,她从来没离开过这里,需要什么东西都是他帮忙代买的,没理由突然一声不吭地就一个人出去了。他连忙拿出手机给她拨过去,可是很快被挂断了。紧接着马上收到她的一条消息:我回家了,没有出事,不用担心。

他松了一口气,但又感觉有些怅然若失。

 

 

“霍佑泽你放开我!”芊怡被绳子捆在床头,身上还穿着在家时的那套家居服。

“放开你?我好不容易才找回我的小兔,把你放了,让你再去找那个野男人吗?”

“我和齐帆之间什么都没有,我们只是朋友?”

“朋友?你觉得我会相信这种说辞吗?他看你的眼神分明就是有事。”

“霍佑泽,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全部真相,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你放了我,我们从此不要再有交集了......”

“你怎么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呢,小兔?”霍佑泽脱掉自己的西装外套,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走到床边蹲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着自己,“当初费尽心机接近我,爬上我的床,现在我对你来说没有利用价值了是吗,所以你要一脚把我踹开?”

“我没有......我们不要再错下去了,趁一切都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芊怡......”霍佑泽解开捆住她的绳子,一把将她拖到床上,扯下领带绑住她的双手,双手撑在她两侧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我什么都想过了,我已经爱上你了,我们就一起下地狱吧,我亲爱的妹妹。”

 


欣阳小琦

月下烛火(五)归宁之期

        婚后三日,依俗,执戟郎伴月华君回门。一早  ,夫妇二人乘马车往武府。

        因心念兄长, 月华君并无兴致细览途中景致,反倒是见执戟郎一改往日也读起书,于是转而陪一旁的夫君翻阅起《毛诗集注》来。

        再说这位“苦读”中的执戟郎,幼时曾随邻家阿翁读书,学了几年字。后来阿翁过世,家中又无闲资,...

        婚后三日,依俗,执戟郎伴月华君回门。一早  ,夫妇二人乘马车往武府。

        因心念兄长, 月华君并无兴致细览途中景致,反倒是见执戟郎一改往日也读起书,于是转而陪一旁的夫君翻阅起《毛诗集注》来。

        再说这位“苦读”中的执戟郎,幼时曾随邻家阿翁读书,学了几年字。后来阿翁过世,家中又无闲资,于是荒废了。再者,穷苦人家读书又填不满肚子,因祖上获罪又难科举入仕,最初只不过为着不至于成个不识字的莽汉,多读无益,还不及早寻个差事糊口,也就没在意。就算后来作不良使,识得字倒也够用。

        可眼下,他已执掌联昉,曰常文书往来、颁行令条…无一不需言语谨慎,言词精当,不可引喻失义,越发有了重操“旧业”之心,抽空辄涉猎一二。

        他本已诵了半路,不免有些烦闷,就要放下歇半刻。见自家娘子忽兴致勃勃朝这靠了过来,又忙作势举起书卷,读了起来。

         她理了理肩上披帛,打量了执戟郎一会儿,便觉好笑:“执戟郎可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身在此,心不在焉啊。”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读书也诚非一日之功…”某人面上挂不太住,挠挠脸。

         “那好”,她计上心来,取过书卷收在箧中,“书可先放一放。不过…”

         “不过什么”他直觉此事不善…

         “执戟郎要先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什么的答复”

         她凑到他耳边轻声说:“取名。”

         取名…给谁取?!似乎有点早…看样子,这书也得接着读下去了。

         她忽也羞红了脸,似有些悔出此言,支支吾吾:“那…自然是为以后…总之,你先想一个字。我也会想一个…到时…”

         

         好在这时车夫的话转移二人注意。武府要到了。

         两人都深息几口气,恢复了平静。


         武攸决心系爱妹,早由人搀着在府外等,翘首以盼来人。

        月华君遥见兄长亲候,一时心急,不待马车停稳,忙向兄长奔来。

        高秉烛则自下马车,细细审量那武府朱门匾额。

        封条残迹犹存,映衬地昔日贵气乌木牌匾黯淡无光。


        荣华不过浮光掠影,转瞬即逝。


        他不再想下去,忙回过心思,赶到那对兄妹身边。


        武思月忙扶过自家兄长,忍不住嗔怪:“兄长身子弱,怎么能站在这风口上等呢。这又该是阿月的不是了。”

        “不妨”,武攸决轻咳几声,缓了缓,拍拍她手背,“我的阿月今日回家。哥哥高兴。”

       “那也不能这般不顾及身体…”看到兄长面色不佳,又想到日后再难相见,她不免一阵心酸。

       “倒是阿月。”他望着眼前焦急的妹妹,只觉时光仿佛回到从前,“怎么还像个小孩子的秉性呢。性子躁,藏不住事。”语气不禁更柔和。

       “阿月愿在哥哥身边做一辈子顽童的。”她已含了泪,扑到兄长怀里。

       武攸决闻言大笑,瞄了一眼装作面无表情的执戟郎,故意道:“是吗。那阿月的郎君岂不是要吃醋了。”

       高秉烛神色动了动,也没说什么。

       她破泣为笑,搀着武攸决手臂:“哥哥别再打趣我们了。外头风大,我们进去说话。”又使眼色,叫高秉烛跟来。

      他暗叹了口气,叫武府侍从接了准备的礼物之类,带着复杂的心情迈进了武府大门。

佩佩票务

🈶 暮色心约 组服/口罩

🈶 王牌部队 组服

🈶 风起洛阳 组服

🈶 王源带编码专辑📈

🈶 暮色心约 组服/口罩

🈶 王牌部队 组服

🈶 风起洛阳 组服

🈶 王源带编码专辑📈

西西的橙子

兔子饲养日记八

被屏蔽了…大家想看的看群吧。

被屏蔽了…大家想看的看群吧。

星星(票务)

爱豆✈️

​黄明昊 1.29长春北京

秦霄贤 1.27北京长沙 1.29长沙三亚

翟潇闻 1.30长沙济南

王霏霏 1.27上海海口

​齐思钧 1.28武汉北京

李易峰 1.29北京成都

文咏珊 1.31上海揭阳 2.3潮汕上海

宋茜 1.28无锡北京

马思纯 2.17三亚北京

​黄明昊 1.29长春北京

秦霄贤 1.27北京长沙 1.29长沙三亚

翟潇闻 1.30长沙济南

王霏霏 1.27上海海口

​齐思钧 1.28武汉北京

李易峰 1.29北京成都

文咏珊 1.31上海揭阳 2.3潮汕上海

宋茜 1.28无锡北京

马思纯 2.17三亚北京

故野

月下烛火||桃花坞(十四)

      春去秋来,又过了三年,高知月小朋友已经四岁了,这个年纪正是猫狗都嫌的时候,家里的大黄狗和小白猫看见小月饼就躲着走,生怕又被她捉去一顿“蹂躏”。小月饼随了阿爷阿娘,虽然年纪尚小,但是身上透着一股韧劲儿,认定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不轻言放弃,这虽然是好的特质,但有时也让阿爷阿娘很头疼。

    比如,院子里的桃花树越长越高大了,小月饼很想爬上去玩儿,可是她还太小,试了很多次都爬不上去,要是换做其他孩子可能就放弃不爬了,但是小月饼偏不,她就是要上树去,于是屁颠屁颠的跑去找阿娘。...


      春去秋来,又过了三年,高知月小朋友已经四岁了,这个年纪正是猫狗都嫌的时候,家里的大黄狗和小白猫看见小月饼就躲着走,生怕又被她捉去一顿“蹂躏”。小月饼随了阿爷阿娘,虽然年纪尚小,但是身上透着一股韧劲儿,认定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不轻言放弃,这虽然是好的特质,但有时也让阿爷阿娘很头疼。

    比如,院子里的桃花树越长越高大了,小月饼很想爬上去玩儿,可是她还太小,试了很多次都爬不上去,要是换做其他孩子可能就放弃不爬了,但是小月饼偏不,她就是要上树去,于是屁颠屁颠的跑去找阿娘。

   “阿娘,我想到树上去玩儿,可是我爬不上去,你帮帮我。”小月饼抱着思月的腿撒娇,思月把她抱到腿上坐着:“你呀,怎么这么调皮,树上是玩耍的地方吗?你还小,万一摔下来受伤了怎么办,你看看你的手臂,旧伤还没好呢,别又添了新伤!乖,你先去院子里找大黄玩儿,等你长大了再去爬树好吗?”

    小月饼:“不嘛!大黄和小白都不和我玩儿,我就想去树上,就像小燕子一样在树上玩儿,阿娘,你陪我去嘛好不好!”

    思月:“不行哦,太危险了,桃花树这么高,你要是摔下来就变成扁扁的月饼了,怕不怕?”

   小月饼:“我不怕,不怕!”

   思月一脸无奈,揪着女儿肉乎乎的脸蛋说:“你啊,跟你阿爷一个样,犟得跟头牛似的,阿娘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再闹等会儿就不给你吃琼锅糖了!”

   小月饼撅着小嘴,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只能化委屈为食欲。一口气吃掉了好多琼锅糖,她还特意给阿爷留了几块,在院子里荡着秋千等阿爷回家。

  日暮西沉,高秉烛从联昉下班,回家的路上顺便买了李记的羊肉汤和两串糖葫芦。小月饼一看阿爷回来了,就兴奋地跑过去扑进阿爷怀里,“阿爷!”高秉烛一手抱起女儿,一手从身后变出糖葫芦,“阿爷给你买了糖葫芦,开不开心呀?”

    可是小月饼却耷拉着脑袋,委屈巴巴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随时就会往下掉,这可把阿爷心疼坏了,“哎呦,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上了?是谁欺负我们月饼了,阿爷替你教训他!”

    小月饼被阿爷这么一安慰哭得更起劲儿了,高秉烛心疼的把女儿抱在怀里哄着,思月端着菜放在桌上,“回来啦,快过来吃饭了!”

    小月饼还在哭得一抽一抽的,“月饼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思月叹了口气:“你闺女非要爬到树上去玩,我不让她去,她就这样了。”

    高秉烛用袖子给女儿擦擦眼泪:“你想爬树呀?”

    小月饼点点小脑袋:“我想像小燕子那样,在树上玩儿。”

    高秉烛:“好,月饼不哭了,阿爷明天带你去树上玩好不好?”

    小月饼点点头,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思月:“你就惯着你闺女吧,她还这么小,万一摔下来多危险啊。”

    高秉烛:“有我在,我会保护好她的,不会让我们小月饼受伤的,相信我,孩子嘛,最重要的就是让她开心,只要我能做得到,她想要什么我就给她什么。”高秉烛边说边吹着粥,一口一口的喂他闺女,小月饼也是一脸崇拜的看着阿爷。

    思月平时对女儿的管教会稍稍严格,她从小在内卫长大,受到的教育也是严格的,她希望女儿和她一样长成一个正直善良,有理想和信念的人。而高秉烛则是扮演慈父的角色,每次小月饼犯错闯祸被思月教育之后,都是由他来哄月饼开心,没办法,每当女儿甜甜地叫他阿爷的时候,他心都化了,恨不得把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她,宝贝得不行!

   第二天一大早,思月被一阵欢笑声吵醒,起来打开窗子一看,原来是父女俩都上树去了,高秉烛扶着小月饼坐在树干上,风一吹桃花如雨般飘落,落在小月饼的身上,落在高秉烛的头上,小月饼可开心了,笑声如银铃般悦耳,思月一脸温柔地看着这个温馨美好的画面,内心无比幸福满足。


   父女俩玩累了,阳光也越来越刺眼了,高秉烛抱着女儿小心的回到地上,思月已经做好早饭等着他俩了,思月拿小手绢给女儿擦汗:“小淘气,这下开心了吧!”

   小月饼:“好开心!”

   思月把她抱到椅子上坐着,“快点吃饭吧,粥都要凉了。”

   小月饼:“我要阿爷喂!”

   思月:“高知月,你过分了啊,你已经四岁了,可以自己吃饭的,怎么老是要阿爷喂!”

   高秉烛把女儿抱到腿上坐着,端起碗吹着粥:“没事,我乐意喂我闺女儿,谁让我闺女这么漂亮可爱呢!”

   思月:“真是受不了你,女儿都被你惯得越来越娇气了。”

   高秉烛:“女孩子小时候多宠着点儿没关系,我希望她能有一个快乐、无忧无虑的童年,别像我一样,从小就受尽委屈和苦难。”

   思月眼中多了几分感慨和认同:“也对。”

   高秉烛:“阿月,今天是乞巧节,晚上我们去南市游街看花灯吧,叫上阿昙和白浪两口子,我们一起去逛南市。”

   阿月:“好啊!小月饼,晚上阿爷阿娘带你去看花灯好不好呀?”

   小月饼:“好!”

   夜幕降临,月亮悄悄爬上山顶,升到夜空中,神都城亮起一盏盏花灯,河畔上燃放着烟火,街道上人潮涌动,热闹非凡。高秉烛一手抱着女儿,一手牵着思月,一家三口漫步在南市的街道,桥头有一个卖花灯的小贩,小月饼兴奋的说:“哇!花灯,好漂亮啊!”


   高秉烛:“老板,来两只花灯,要那两个月亮形状的。”


   小月饼和思月一人拿着一只花灯,走到桥上,高秉烛:“阿月,还记得这里吗?几年前的乞巧节,我第一次送你花灯也是在这里。”

   思月:“当然记得,我还记得当时我想和你说几句心里话,可是你却故意回避着我,傲娇得不得了!”

   高秉烛不好意思地笑着:“你咋还记得这么清楚呀!”

   思月:“不止这件事,我还记得你当初一声不吭地加入联昉,把我气哭了好几回!”

   高秉烛:“我知道错了,而且你后来不也揍我一拳了吗,算是扯平了。”

   思月:“哼!一拳哪够啊,当时应该多给你几拳才解气!”

   高秉烛:“好了好了,我们不气,我们去找阿昙他们吧。”

   在桥的另一边,阿昙和白浪,还有他们的儿子白泽一起走了过来,小月饼开心的叫:“姑姑!姑父!阿泽弟弟!”

   白泽刚满一岁,还是个咿呀学语的婴孩,白浪和阿昙成婚两年了,他俩一起在南市开了一家酒肆,两人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如今还有了孩子,小日子过得越来越美满了。

   阿昙:“兄长,阿月姐姐,小月饼!”

   小月饼见到阿泽弟弟很开心,一直逗他玩儿,白浪:“小月饼,你这么喜欢弟弟呀?”

   小月饼点点头:“嗯,我喜欢和阿泽弟弟玩儿,在家里的时候都没有小伙伴和我玩。”

   白浪:“既然你这么喜欢小弟弟,那就让你阿爷阿娘给你生一个,天天陪你玩,怎么样?”

   紧接着,白浪就受到来自高秉烛和思月的眼刀,有小月饼这一个女儿就够折腾的了,再来个儿子岂不是要累死他俩,想想就可怕,可是低头一看,小月饼抱着思月的腿吵着要阿娘给她生个弟弟妹妹,思月无奈只能用眼神向高秉烛求助,高秉烛抱起女儿:“小月饼,别闹了,阿爷带你去吃糖葫芦。”

   思月挽着阿昙的手,几个人一起在南市逛街,赏花灯,看烟火,一起度过这个美好的的繁华之夜。


    

    

   

佩佩票务

宋茜工作室2022新年礼盒现货一套

宋茜工作室2022新年礼盒现货一套

果果-guoguobxbx

宋茜工作室2022新年礼盒

现货一套

宋茜工作室2022新年礼盒

现货一套

西西的橙子

兔子饲养日记七

“我是罗芊怡的双胞胎妹妹,佑泽哥哥。”

霍佑泽紧皱着眉头,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说的话有几分真。

“你看看我这张脸,和罗芊怡难道不是一模一样吗?整容医生哪有这鬼斧神工的技术。”她冲霍佑泽笑,“我们兄妹第一次见面,佑泽哥哥就这么对待我吗?”

霍佑泽慢慢松开掐住她的手,但依然掣肘着她,“你刚刚叫我什么?”

“看来,我亲爱的姐姐还没告诉你,你们之间的关系?不过也是,告诉你的话,你们还怎么继续乱/伦?”

她故意拉长了音调,一字一句地说着。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不信的话,等见到罗芊怡,你可以亲自问问她。霍清源这个老东西,生而不养,他在江城纸醉金迷,根本不知道我们母女三个过着吃不饱穿不暖...

“我是罗芊怡的双胞胎妹妹,佑泽哥哥。”

霍佑泽紧皱着眉头,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说的话有几分真。

“你看看我这张脸,和罗芊怡难道不是一模一样吗?整容医生哪有这鬼斧神工的技术。”她冲霍佑泽笑,“我们兄妹第一次见面,佑泽哥哥就这么对待我吗?”

霍佑泽慢慢松开掐住她的手,但依然掣肘着她,“你刚刚叫我什么?”

“看来,我亲爱的姐姐还没告诉你,你们之间的关系?不过也是,告诉你的话,你们还怎么继续乱/伦?”

她故意拉长了音调,一字一句地说着。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不信的话,等见到罗芊怡,你可以亲自问问她。霍清源这个老东西,生而不养,他在江城纸醉金迷,根本不知道我们母女三个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但我妈就像中邪了一样,她咽不下这口气,还做着有一天她的女儿堂堂正正地被他相认的美梦。”

霍佑泽感觉到一阵眩晕,他一时根本无法接受这巨大的信息量。

“那个时候,我们连饭都快要吃不起了,但她还是坚持要送罗芊怡去学跳舞、学拉琴,而我,就成了被抛弃的对象,因为我的姐姐,比我更有天赋。明明我们都长着一样的脸,但我却因为她被我的亲生母亲抛弃,很荒唐对吧?当然,还有更荒唐的事情,后来,我的养父母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我就被再次遗弃了,我被人贩子拐卖到了日本,在红灯区替他们工作赚钱。三个月前,我好不容易偷渡回国,却发现我亲爱的姐姐,成了锦衣玉食的大小姐,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她居然跟她的亲哥哥乱/伦。”

“佑泽哥哥,你要不要跟我也试一试呢?反正我们长着同样的脸,你喜欢乱/伦的刺激感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呀。”

“你给我闭嘴!”霍佑泽额头青筋暴起,“你说的这些话,有证据吗?为什么你会在这,芊怡到底去哪儿了?你是不是霍清源的手下?”

“我在这里,确实是霍清源设的局,不过你放心,我跟你一样讨厌他。他只是把我当做一颗棋子。至于罗芊怡,她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毕竟霍老头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真的跟他闹翻了,吃亏的是他。我说的话是真是假,你大可以去验DNA,看看我和罗芊怡是不是亲姐妹,你和她又是不是亲兄妹。你放心吧,霍老头暂时还不知道这些事情,我现在给你的建议是,跟我合作,我可以帮你一起对付霍老头,你现在带着我回去见他,我还真想跟我素未谋面的父亲见一见呢。”

霍佑泽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女人,“疯子......你们都疯了......”

 

 

 

罗芊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大脑里关于昨晚到现在的记忆一片混乱,她记得她收到了一条短信,有人约她到家附近的咖啡厅见面,再后来她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都被绳子捆住了,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男人。

再然后,她在挣扎与扭打中撞向了床边的墙,流了很多血。

她摸摸头上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口,可她是怎么被送来医院的呢?

正想着,霍佑泽打开房门走了进来。

见她已经醒了,他关切地问,“头还疼吗?医生说你现在需要卧床休息。”

“佑泽?我,为什么会在医院?”

“芊怡,我跟你道歉,我爸他,完全是为了威胁我才绑架你的,你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我以后慢慢跟你说。”

见她乖巧地点点头,霍佑泽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你先睡一觉吧,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

帮她盖好被子,霍佑泽快步走出病房,关上房门,靠在门上重重地长叹了一口气。

 

 

医院的另一间特护病房里,此刻正躺着刚做完手术的霍清源。

霍佑泽在听完那个女人的话后,虽然并不完全信任她,但也一时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 便答应了配合她演戏,带着她回到了霍家老宅。

可没想到她刚见到霍清源,便像疯了一样地掏出一把刀,刺向了霍清源。霍佑泽和闻声赶来的管家制服住了她,但霍清源身体本就不好,抢救过来后依然处于昏迷状态。

他让管家暂时把那个女人关在家里的书房,眼下最要紧的,是找到芊怡。他找人破解了霍清源的手机密码,很快锁定了芊怡所在的位置。

“这妞虽然长得不错,但可惜了是根木头,霍佑泽原来喜欢这种类型啊?”

“没想到这女的性子这么刚烈,她流了这么多血,会不会死啊?咱们要不问问霍先生需不需要把她送医院。”

“我刚刚问了,但是霍先生一直没回我消息,估计在忙着吧。”

“砰!”霍佑泽带着助理破门而入。

房间里,有两个陌生男人,芊怡的手脚都被捆绑着,她躺在地板上,看起来是陷入了昏迷,而头上的伤口,正往外汩汩地流着血。

 


佩佩票务

亲笔签名照

华晨宇 周深 王安宇

任敏 宋茜 王俊凯

穆祉丞

亲笔签名照

华晨宇 周深 王安宇

任敏 宋茜 王俊凯

穆祉丞

琮岩
宋茜签名照

宋茜签名照

宋茜签名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