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宏村

21994浏览    3847参与
旅游景点
写给第一次来宏村的你,吃喝玩乐醉全攻略来啦。
写给第一次来宏村的你,吃喝玩乐醉全攻略来啦。
半生烟尘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
11带你去旅行
如果你也想来宏村,那么我这家酒店一定不要错过
如果你也想来宏村,那么我这家酒店一定不要错过
杰PHOTO
宏村早安:摄影发烧友们的天地。

宏村早安:摄影发烧友们的天地。

宏村早安:摄影发烧友们的天地。

小田

晨光渐起,

微风息息,

你从鳞波中浮现,

予我一个惊艳时光的擦肩


你端坐在时光的水岸,

如同一滴墨

落在天地间,

晕染开来,

染成一幅淡雅的水墨画


小桥流水,

白墙黛瓦,

临水照影的南湖书院,

一切在这里悄悄萌芽


飞扬跌宕的马头墙,

连绵的黛瓦,

斑驳的青石板,

纵横交错成深深窄窄的巷陌

你把背景的留白都交给了四季的天空来涂抹色彩,

而你似乎游走时光之外,

任凭四季来回变换穿梭在你的身边,

却保持着亘古不变的优雅与朴实


上百幢明清时期的民居建筑,

或气度恢宏、或庄端娴雅,

伫立在巷陌之中,

在匆匆的时光路上,

散发出一种纯厚静美...

晨光渐起,

微风息息,

你从鳞波中浮现,

予我一个惊艳时光的擦肩


你端坐在时光的水岸,

如同一滴墨

落在天地间,

晕染开来,

染成一幅淡雅的水墨画


小桥流水,

白墙黛瓦,

临水照影的南湖书院,

一切在这里悄悄萌芽


飞扬跌宕的马头墙,

连绵的黛瓦,

斑驳的青石板,

纵横交错成深深窄窄的巷陌

你把背景的留白都交给了四季的天空来涂抹色彩,

而你似乎游走时光之外,

任凭四季来回变换穿梭在你的身边,

却保持着亘古不变的优雅与朴实


上百幢明清时期的民居建筑,

或气度恢宏、或庄端娴雅,

伫立在巷陌之中,

在匆匆的时光路上,

散发出一种纯厚静美的古典韵致


天井花园、门罩漏窗、飞檐斗拱、

窗棂屏风、木雕石刻

无不体现你的宗氏族人的厚德载物


梦里百转千回

所有邂逅皆值得一一回味

太乙之象已成

念想从此,一往而深

青梧

黄山之行--宏村

  从南京南站出发坐了3个多小时的高铁便到了黄山北站。


     在漫长的排队做核酸后,已是中午11点多快12点了,我和妈妈就近找了个餐馆,尝了一下当地的竹笋干子面。面刚端上来就闻到一股香味,让人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想尝尝味了。面上洒的是竹笋干子胡萝卜的浇头,很是入味。也许是因为靠山边,竹笋即采即吃,非常鲜嫩,有的竹片蝉如薄翼,随着面一起下肚了,有的竹片略厚,嚼起来脆脆的,满是野味的清香。


       吃完中午饭,我和妈妈做大巴去了宏村,路途遥远,趁着这个时间在......

  从南京南站出发坐了3个多小时的高铁便到了黄山北站。


     在漫长的排队做核酸后,已是中午11点多快12点了,我和妈妈就近找了个餐馆,尝了一下当地的竹笋干子面。面刚端上来就闻到一股香味,让人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想尝尝味了。面上洒的是竹笋干子胡萝卜的浇头,很是入味。也许是因为靠山边,竹笋即采即吃,非常鲜嫩,有的竹片蝉如薄翼,随着面一起下肚了,有的竹片略厚,嚼起来脆脆的,满是野味的清香。


       吃完中午饭,我和妈妈做大巴去了宏村,路途遥远,趁着这个时间在车上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


       刚进大门走几步,便看到左手边坐满了写生的人群,隔着一汪小湖画着对面的风景。穿过把湖一分为二的小桥,便正式进入了这个庞大的徽式建筑群。


       本应是白墙乌瓦,但经过时间的沉淀、雨水的洗涤,原本的白墙有了些许裂缝、也有了些许灰色的污垢,无一不透露着历史的痕迹和沧桑。地上是不平整的石砖,两块砖的裂缝处长了很多野草,石砖的边缘也有了青色的石苔,它的路很奇怪,有3分之一奔流的泉水。是由于进园已经3点多,而我们4点45点就要坐大巴回酒店,刚开始逛的时候没有目的,很是匆忙。但后来秉着宁愿玩的少也要玩的细的想法,步伐渐渐慢了下来,也很幸运的碰到了一个旅游团队,随着导游的讲解慢慢深入的了解宏村。


       宏村从空中俯瞰是牛的形状,雷岗山为“牛头”,村口的两株古树为“牛角” 村中分四座古桥,是“牛腿”,其他部分则是牛的身体,正所谓“山为牛头树为角,桥为四蹄屋为身”。村子中央有个半圆形的池塘--月沼。月沼是这个村子的水源中心,即可以在雨水多的时候储存水,也可以在水少的时候,让家家户户门前的小溪不断流,使得“家家门口有清泉”。


       宏村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姓“汪”,所以也有个汪家祠堂,门的上方有四个圆形的柱子,是“门当”,门当上挂着牌匾,进门是一个有我膝盖高的门槛,但为了让游客更好的进出,就砍掉一部分,祠堂前放了4张画像,中间的3张,正中是汪家始祖,一世祖周鲁颖川汪侯,天下第一个姓汪的人;右边的是汪族第44世祖,越国公显祖汪华,徽州第一个姓汪的人;左边的是汪族第66世祖,宋朝始迁至此的族长汪彦济,也就是汪氏一族落户宏村时的一号人物。左手边的那幅是一位女子,古时候安徽的女子地位很低,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地位,根本不可能入祠堂,那为什么祠堂会挂这位女子的画像呢?不急,先认识一下这位女子,她是汪氏第76世族长汪思齐的夫人胡重娘,是从隔壁西递村嫁到宏村来的,当时她丈夫当运粮官,常年不在家,她便主持家事,她也会些许风水,这个牛形村是她考察后,从设计到施工全全一手操办的。


      跟随导游的步伐,我们还参观了汪家首富汪定贵的“豪宅”。家里的房梁上便满木雕,活灵活现的“百子闹元宵”,精美“唐肃宗宴客”等等,主人还十分豪气的将100两黄金磨成金粉鎏金,洒到这些雕刻上,流光溢彩令人叹止。但也从这豪宅中看到了封建社会对人天性的压迫,古时候的大家闺秀是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无聊时只能坐在石凳上喂喂鱼,而当男子出门后,女子便只能在半个桌子上吃饭,只有当男子回来时才可把桌子拼成一个圆形,意味着阖家团圆。古代重男轻女极为严重,长辈大都喜欢男孩,所以男孩住在后院和长辈们住一起。此外,宅子内还设有“吞云轩”和“排山阁”,两个都是供客人玩乐的,一个是抽大烟,还有一个是打麻将,也侧面看出当时清朝社会风气的腐败。


       请容许我的一点矫情,也许,春天来安徽会更好。闭上眼睛,想象一下,空中下着丝丝春雨,撑一柄油纸伞,漫步于粉墙黛瓦马头墙之间的小巷,呼吸间不在是夏天的燥热,而是春雨带来的清香,又或是泛舟湖上,隔着层层绵雾,欣赏着藏在雾间的建筑,更是别有一番朦胧的景象,这就是江南独特的魅力吧。

  


3300

出售一幅组画,988可刀

出售一幅组画,988可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