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宗咪

22万浏览    1642参与
Tsing_Summer

|暂时还没想好叫啥

|很ooc,且没拍版,可能会有些不好分辨

|是作者在学校写的,所以会有奇怪的地方和错字,就拜             托大家抓虫啦 

要做可以的话下滑吧⬇️


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斋宫宗从飞机上下来,环顾了接机场一圈,没发现影片美伽的身影,“奇怪”斋宫宗想,“平时他不都会来吗?我事先通知过他了啊…”明明嘴上说着让对方不要来,但看不到对方心慌。

斋宫宗坐上出租车去了影片伽所在的公寓大楼,上楼后......

|暂时还没想好叫啥

|很ooc,且没拍版,可能会有些不好分辨

|是作者在学校写的,所以会有奇怪的地方和错字,就拜             托大家抓虫啦 

要做可以的话下滑吧⬇️











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斋宫宗从飞机上下来,环顾了接机场一圈,没发现影片美伽的身影,“奇怪”斋宫宗想,“平时他不都会来吗?我事先通知过他了啊…”明明嘴上说着让对方不要来,但看不到对方心慌。

斋宫宗坐上出租车去了影片伽所在的公寓大楼,上楼后从地门口的地垫下拿出了备用钥匙打开了公寓的门,里面的景色让他觉得自己是是进错门了影片美伽的旁边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两人正看着一本绘本,十分有父女像。“影片!”斋宫宗一声怒,吼了结了这样温馨的场面“老老老老师!”影片美伽抬头看了眼站水在门口的斋宫宗,又看了一眼对面墙上的钟,“你给我过来!”离宫宗上前抓住影片美伽的手腕,把对方拉进了主卧。

“解释一下那小孩,谁的!”斋宫宗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一脸发懵的影片美伽,“呱?呱什么呱!”影片美伽想了一会儿,“"哦!老师问的是美香吗?她是我的侄女,她爸妈今天有事,就由我来照顾啦~结果一下和她玩得太入迷了,忘记老师的飞机时间了”“侄女?”斋宫宗想,“老师?你要不去看看她?”斋宫宗点了点头。

“美伽哥!”小美香看影片美伽回来了,开心地跑过去抱住了对方“美香,这位是斋宫宗哥哥。”美香仔细看了看眼前的这位斋宫宗哥哥,“美咖哥”美香说,“你刚刚叫斋宫宗哥哥老师诶,我也能那么叫吗?”斋言宗无语,影片美伽沉默,“哇!这个人偶姐姐好漂亮”这安静的场面被美香打破了,“!”斋宫宗一下才反应过来,刚刚太激动,把玛朵莫塞尔给忘了,现在她正安安静静地坐在茶几上,看着自己。

“斋宫哥哥!我能和她一起玩吗?”美香激动的跑到斋宫宗面前道,“不行。”斋宫宗十分果断,“斋宫哥哥…”美香撒娇地扯了扯斋宫宗衣服的袖子,“你…好吧,但别弄坏她了。”斋宫宗还是抵不过可爱的小女孩。“啊,都这个点了,我去弄些吃的,我最近刚好学了几道菜,做给你们吃哈。”影片美伽说着要起身,“影片,”斋宫宗拉住对方,“我去吧。”“不用啦,老师你刚回来好好休息,顺便陪美香玩哦~”说完影片美伽便走了,“哼!区区影片!”斋宫宗看着影片美伽走远的背景,说了一句。

在影片美伽在厨房里忙活的过程里,斋宫宗观察着美香,金色头发绿色眼睛,和玛朵莫塞尔很像,应该会很适合小洋裙,斋宫宗想着。“斋宫哥哥!”美香转身看着斋宫宗,“干嘛?”斋宫宗放下手里的针线,看着美香,“斋宫哥哥,薇薇安也能有着和玛朵莫塞尔一样漂亮的衣服吗?”说着,美香把薇薇安抱到了斋宫宗面前,灰色长发,浅紫色的眼睛,虽然是现代生产的但做工还是十分精细,“你等一下。”斋宫宗抱起薇薇安,走向了工作室。

“斋宫哥哥!美伽哥让我来叫你吃饭啦!”刚收完尾的斋宫宗就听到了美香的声音,在那一瞬间斋宫宗忽然觉得美香就是他的女儿,“斋宫哥哥?”美香听里面的人没什么反应,就自己推门进去了,“哇!好漂亮的衣服!”美香跑过去两眼放光的看着斋宫宗手上的薇薇安,“走,吃饭去。”斋宫宗将薇薇安递给美香,然后抱着对方走出了工作室。

出去时影片美伽正好刚把菜从厨房里端出来,斋宫宗将美香放到位子上,去陪影片美伽打饭了。“老师,你和美香相处的怎么样啊?”影片美伽打着饭问,“还…好吧。”斋宫宗说着接过了影片美伽打好的饭。“我开动啦!”三人说完后开始吃饭了。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后斋宫宗和影片美伽带着美香去了游乐园(这个下次再写吧,我累了www)。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就到了晚上,美香的父母来接美香了,“美伽哥!斋宫哥哥!我下次还要来和你们一起玩!”美香坐在车里对外面的两人说。看着车走远了,斋宫宗和影片美伽回到了屋内,“影片,”“嗯?”“我想要一个女儿。”“啊……诶?!!!!!!”

Yamada☆团子
斋宫宗新卡观后感 年轻的粉色流...

斋宫宗新卡观后感

年轻的粉色流星第一次发表婚后重大发言

斋宫宗新卡观后感

年轻的粉色流星第一次发表婚后重大发言

迂回759式

【咪宗】影子

!本质是咪宗咪无差,私心咪宗

!大量私设有,ooc有


影片美伽最近喜欢照镜子。

也不能说是喜欢照镜子,他只是很好奇镜子里自己原本的样子为什么会变成一团黑影。

可怖又可爱。美伽眼里kirakira的星星都快蹦出来了。

他发现镜中的黑影——暂且算作影子吧,似乎跟自己有点差别。胖瘦高矮倒算是小问题,但从影子的大致样子都能看出对方穿着的华贵精致,自己可没有闲钱去这么打扮自己。真是奇怪啊、奇怪。

影片美伽没有继续待在镜子前,今天他还有兼职。

早上的便利店总是很忙碌。过了早高峰,美伽才有时间休息一下。这时候阳光正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美伽伸了个懒腰,而后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看向...

!本质是咪宗咪无差,私心咪宗

!大量私设有,ooc有




影片美伽最近喜欢照镜子。

也不能说是喜欢照镜子,他只是很好奇镜子里自己原本的样子为什么会变成一团黑影。

可怖又可爱。美伽眼里kirakira的星星都快蹦出来了。

他发现镜中的黑影——暂且算作影子吧,似乎跟自己有点差别。胖瘦高矮倒算是小问题,但从影子的大致样子都能看出对方穿着的华贵精致,自己可没有闲钱去这么打扮自己。真是奇怪啊、奇怪。

影片美伽没有继续待在镜子前,今天他还有兼职。

早上的便利店总是很忙碌。过了早高峰,美伽才有时间休息一下。这时候阳光正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美伽伸了个懒腰,而后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红砖铺成的地面。诶,影子呢?

他原地转了一圈,像是追着自己尾巴的黑色小猫。影子还是没出现。

看着有客人进店,美伽赶忙回到岗位,叹了口气。真是有个性的影子啊。还好是室内的工作,不然指不定会被当成妖怪什么的。要是吓跑了客人,这周可就没钱给孤儿院的孩子们买糖啦。




影片美伽最近看到一个笑话。

“有一天我跟镜子里的自己猜拳,我输了。”

影子会不会跟我猜拳呢?好奇心旺盛的影片美伽决定试试。

他走到镜子前,试探性地挥了挥手,影子像往常一样,没有反应。他只好自顾自地念着“石头剪刀布”然后向镜子伸出比着“布”的手。不出意外的,影子还是没反应。美伽有点失落。他正准备离开镜子,却发现镜子上突然浮现了一行深红色的字:“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去陪你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这可比猜拳输了还可怕。影片美伽却来了兴致。

“原来影子先生可以跟我对话呀♪”

“那影子先生之前为什么不理我呢?”

“影子先生平时都做些什么呢?”

……

影子却没再理他。又过了一会,影子消失了。美伽又在镜子前待了一会,失落地走了。




新的一天还是照常开始,照常结束。平凡的生活一天天过去,影子有时候会好好跟着美伽,但大多数时候不见踪影。美伽只能祈祷没人发现自己的影子不见了,否则他就得失去这份工作了。这会儿找工作可不是件容易事呢。美伽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这是自己的影子呢。

但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在某天早上接到“不用来工作”的消息后,美伽头顶循坏着“洗马哒”的大字。

啊啊,真是倒霉,为什么这种事偏偏发生在我身上呢?美伽忍不住埋怨影子,又幽幽地向放在衣柜边的大镜子看去。本以为影子还是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傲立着,或是不见踪影,却没想到影子会展现出从面见过的一面。影片美伽睁大了眼睛。黑影的手高高举起,宽大的荷叶边衣袖像是挺立着迎来晨曦的向日葵;他手腕一翻,如黑蝶、如银蛇。那舞动的身影与美伽曾见过的街头艺人全然不同,他是那样典雅圣洁。影片美伽本能地觉得自己应该跟着影子起舞,即使自己从没对此有过涉猎。

影子好像不知疲倦,就这么不停地旋转、旋转。影片美伽感到劳累,却像被穿上了红舞鞋般无法停下,只得与他旋转、旋转,与他共舞。直到深夜,舞蹈停下,影子又消失了。美伽感到平静与满足。他沉溺其中。

一连这么几天过去,他总是这么跟随着影子。尽管他身体僵硬,如同一具没有思想的木偶,但他仍蹒跚地前行,像是奋力追着大鹏的雏鸟。他无法停下。

“原来我才是影子吗?”他这么想着。




影片美伽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得过且过,随遇而安的人,好像从没产生过什么浓烈的欲望。但是现在他无比渴求一件事,却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他想让影子活过来——让镜子中起舞的影子来到他身边。他不明白这种情感出于什么,他将其理解为对至高的艺术的追求。

影片美伽找了份剧院里的工作,这样他能在散场后无人的舞台上舞蹈。影子再没离开过他,只是与他跳着同样的舞步。影子被光投射得高大而清晰,自己却处于逆光处,分不清哪个才是影子。

每天到这个时候,美伽总觉得影子是真实陪伴着他的;但是在平时,他安静下来,影子也安静下来,两个人好像隔得远了,变得无比陌生,这时的美伽觉得影子是不真实的。他认为影子不该是这样的。影子应该在富丽堂皇的剧院里起舞,享受着看客的掌声与追捧,向更多人、更多人,演绎这样的艺术——而不是被困在自己这副瘦小的、僵硬的躯壳中。

于是有一天,他像魔怔了似的,不管不顾地冲上了舞台。那时刚刚散场,观众还没走完,所有人都看向他,心中充满了疑惑。他跳起那支跳过无数遍的舞。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无比贴近影子。当他停下舞步,台下寂静无声,而后响起一两声清脆而孤寂的掌声。再接着是他被保安赶了出去。——真是糟糕,又丢了一份工作,但那又如何呢?他听见了剧院内迟来的热烈的掌声。他欣喜地回头看向影子——诶?

影子变得与自己一般无二。本应该如此,影片美伽却觉得无比失落。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吗?

或许是影子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满足地离开了呢。美伽只好这么安慰自己。




一个人影从剧院中走出来,站在美伽面前。美伽从没见过这张脸,可这个人他却是再熟悉不过。

“影子先生?”

“我是有名字的,小鬼。给我记住了,我叫斋宫宗。”

“我可以叫你伽拉忒亚吗?”

“哈?!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R-I-N

宗咪[安乐死]

依旧无脑写,看个乐🤪真的很喜欢写小咪的眼睛🥺

  *无偶像设定

  *角色死亡!!!←🈶⚠️⚠️

  

  

  

  

  

  

  

  

  

  

  美伽的病友去世了。那位先生叫做斋宫。

  

  “自从那位先生去世以后,小美伽就一直不能振奋起来呢。”岚坐在美伽的床边,为他削着刚买来的苹果。

  岚把苹果递向美伽的手,他们对视一眼之后,美伽也没有接上岚的话。

  

  一口咬下多汁的甜蜜,汁水顺着手指划向手腕,美伽无意识的用袖子蹭了蹭嘴角,随后盯着手里的苹果开始出神。

  

  如果斋宫先生还在这里,一定会嫌弃我不用手帕而是用衣袖擦嘴巴...

依旧无脑写,看个乐🤪真的很喜欢写小咪的眼睛🥺

  *无偶像设定

  *角色死亡!!!←🈶⚠️⚠️

  

  

  

  

  

  

  

  

  

  

  美伽的病友去世了。那位先生叫做斋宫。

  

  “自从那位先生去世以后,小美伽就一直不能振奋起来呢。”岚坐在美伽的床边,为他削着刚买来的苹果。

  岚把苹果递向美伽的手,他们对视一眼之后,美伽也没有接上岚的话。

  

  一口咬下多汁的甜蜜,汁水顺着手指划向手腕,美伽无意识的用袖子蹭了蹭嘴角,随后盯着手里的苹果开始出神。

  

  如果斋宫先生还在这里,一定会嫌弃我不用手帕而是用衣袖擦嘴巴。

  

  

  

  明明几天前还说要一起庆生来着。那个晚上美伽床边的帘子一直拉着,他看不见外面,外面的人也看不见他。他怀里抱着一只满身补丁的玩偶,枕边放着给宗的生日礼物。

  一件制作不太精细的礼服,运用了宗喜欢的古典元素,挂了亮晶晶的宝石,胸口的礼花不知道染上多少次美伽手指的鲜血。往常他说不出来的所有情愫全部串进针眼裹进丝线里想要带给他。

  

  美伽侧躺着,礼服很整齐的放在枕头边,他的右手轻轻放在那小簇白色玫瑰上,手指轻轻挑逗着。花瓣随着手指的拨弄一会向左,一会又向右。

  

  直到他承受不住困意,眼角的泪渍还没干透,就蜷缩着睡去了。

  

  

  

  “斋宫先生。”

  

  宗还活着时,喜欢坐在医院内路边的长椅上,有时候会缝制衣服,有时候会吃一顿下午茶,不过更多时候还是抱着一个金发玩偶,和美伽在一起。

  

  美伽喜欢顶着不烈的日光和宗坐在被太阳打的温暖的木质长椅上聊天。

  

  有时会聊医院附近的水果店橙子不太新鲜,又可能会说病房内的风扇噪音太大,亦或者是新上岗的护士扎针不熟练很痛,哪个医生家里要结婚了会不会发喜糖。

  偶尔美伽会主动说起宗不喜欢的话题,就好比人死了之后会不会去天堂,下辈子还能不能和斋宫先生像现在一样坐在长椅上聊天,当然,身体要健康。

  

  “影片,我不是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吗?轮回转世的东西我不会相信的。”

  

  

  

  美伽带着一只铺着垫子的小椅子上了天台。垫子上绣着一只可爱的小猫。

  

  天台的风不大,但足以吹起鬓角的秀发而遮住半只眼睛。美伽放好椅子,抱着金发人偶坐下。

  

  

  

  

  

  

  宗刚住院时,美伽会时不时的扒开帘子看床边的人。那人的发色太漂亮了,浅浅的樱色短发,再和他对视时的那双紫色双眸,带着点犀利却又不失风度。

  唯独让美伽误解的,大概就是那位可爱的小姐。

  

  每到晚上,美伽失眠的时候总能听见宗和另外一个人说话,哪位听起来是一位女士,可他再次拉开帘子看的时候,病房里却只有他们两人。相当一段时间内美伽都以为这里闹鬼,不得不增加药物的剂量让他感到不那么害怕。

  

  又一晚,他起夜回到床边时,发现宗也没有睡着,坐在床上看着手里的金发人偶。美伽突然觉得尴尬了。

  那个人总不能是精神分裂吧?他这么想。

  

  宗并没有看他,他也低着头加快速度回到床上了。美伽失眠是常有的事,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听见宗喊他的名字。

  

  “....影片?”

  

  他先是一愣,想要回答他来着,但回应的话似乎和其他东西参杂在一起,堵住了嗓子眼,怎么也说不出来。

  

  大概是以为他睡着了,宗开始讲话。

  

  

  

  “玛朵莫塞尔,那个叫影片的孩子,眼睛真漂亮。”

  

  随后是女声的回答。美伽好像突然明白了每天晚上是谁在说话,或许宗只是把那位可爱的小姐当做精神寄托,就像自己一样,虽然也会对着玩偶讲话,但却从未得到过回应。每天晚上的谈话,想想也没什么可怕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唯独今天不一样。

  

  为什么突然说起我的眼睛呢。

  

  这是住院以来,美伽第一次一整宿都睡不着,就算是以前,到了三四点钟也能迷迷糊糊睡一两个小时。

  

  

  

  从那天以后,美伽开始主动找宗说话了。一开始只是简单的早安晚安,到后来询问要不要一起吃午饭,傍晚要不要一起散步聊天。

  

  总之两个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再之后甚至是形影不离。

    

  美伽喜欢在晴天的下午看宗缝制衣服,宗说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又拿起两人之间的金发人偶,右手的淡蓝色布料被放在人偶身上,那是他梦的起点。

  

  他曾经是他的学生。

  

  针线本没有灵性,可在他的老师手里,那枚绣花针不只是单纯的铁制品。

  

  美伽第一次尝试让针线穿过布料,毫无意外的刺伤了手指。鲜血染红了淡绿色的绸缎,他小声惊呼,刚想抬起手指放进嘴里就被身旁的人拽着手腕带了过去。

  宗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美伽的指腹,一边嘟囔着这东西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干净。

  

  宗的双手很热,烫的似乎连他的眼睛也睁不开了。

  

  那块淡绿色的丝布最后成为了美伽的第一块属于自己的手帕,上面绣着他的名字,“MIKA”。

  

  

    

  与宗相识的第七个月,宗的病情突然开始恶化,一切来的都那么突然。美伽变得手足无措。

  

  床边的帘子依旧一直拉着,美伽抱着满是补丁的玩偶瑟瑟发抖,紧闭着眼睛试图拒绝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好像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又好像死亡一直在身边只是不靠近自己。

  宗咳嗽的声音,医生护士匆忙走动衣摆刮蹭袖子的声音,拖鞋皮鞋运动鞋各种鞋子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

  

  十分钟不到,病床下滚轮的声音响起,之后声音慢慢消失,他们离开了这里。美伽颤颤巍巍的撑着身体坐直,咽了咽口水拉开帘子看,整个病房只剩他和椅子上安静坐着的玛朵莫塞尔。

  

  

  

  宗依旧没有回来。

  

  美伽盯着床头上的闹钟发呆,傍晚四点钟到现在晚上八点,四个小时的时间美伽既没有做什么,也没有睡觉,他呆呆的望着闹钟四个小时。唯独帘子外有什么动静的时候他才肯挪开视线,又在一两分钟之后回头。

  

  明明前几天还说要一起庆生来着……

  

  

  

  

  

  

  美伽睁开眼睛,又闭眼,又睁眼。记忆中宗的模样同眼前花瓣的掉落一起去了,就连这个世界都开始溃散。

  

  如果真像斋宫先生说的那样,转世什么的根本不存在该怎么办呢。

  

  这么想着,他又闭眼,又睁眼,又闭眼,往后一靠,靠在了椅子上。

  

  

  

  风依旧不识趣的肆意吹打在美伽的双腿,手腕,脖颈和脸颊。双手捧着的可爱的公主到底也学不会自己整理她的长发,她能做的除了微笑着盯着眼前的高楼以外,什么也没有了。

  

  

  

  

  

  

  在美伽的葬礼上,岚轻轻抹掉眼角的泪,弯下腰去在美伽的身旁放下一封信,轻抚了他的脸颊当做告别。

  

  

  

  “亲爱的影片,”

  

  

  

  

  

  

  

  

  

  END

bye的猫爬架

【宗咪】在我身边起舞吧!(1)

主cp:宗咪    副cp:涉英 

后续涉及到cp的会提前预警

仁兔前男友()

哨向设定,有私设

宗向导 咪哨兵

有原著剧情参考,剧情狗血,慎入

正文——

  街道上,一名身着大衣外套,手拿黑色雨伞的斋宫宗刚刚买完牛角包。

  玛朵莫塞尔穿着简朴但精致的礼服安静的坐在斋宫宗的手臂上。

  路过一个小巷时,斋宫宗发现了异样。

  身为一个向导,虽然不如哨兵五感敏锐,但至少比普通人要强上那么一些的。

  他有些警惕的靠......

主cp:宗咪    副cp:涉英 

后续涉及到cp的会提前预警

仁兔前男友()

哨向设定,有私设

宗向导 咪哨兵

有原著剧情参考,剧情狗血,慎入

正文——

  街道上,一名身着大衣外套,手拿黑色雨伞的斋宫宗刚刚买完牛角包。

  玛朵莫塞尔穿着简朴但精致的礼服安静的坐在斋宫宗的手臂上。

  路过一个小巷时,斋宫宗发现了异样。

  身为一个向导,虽然不如哨兵五感敏锐,但至少比普通人要强上那么一些的。

  他有些警惕的靠近那个巷子,里面传出一些呜咽,像小猫,又不像。

  他凑近一看,一个鸦青色的少年正躺在那里,神色痛苦。

  刚刚觉醒的哨兵。

  斋宫宗凭借多年的向导经验立马判断出来。

  斋宫宗不想多管闲事,他本想打电话联系塔,可是这个少年的神色太过痛苦,像下一秒就会死去一般。

  他审视了一遍这个少年,很明显这个少年早就超过了觉醒的最佳年龄,现在觉醒只会让他有生命危险。

  他自诩是没有冷漠到如此,本着履行向导义务的原则,他缓缓进入了少年的精神空间。

  该说不愧是刚觉醒吗?少年的空间竟没有一丝保护措施,斋宫宗轻而易举得进入了少年的世界。

  很奇怪,少年的精神空间一片漆黑,连少年的精神体也未曾见到。

  毕竟只是一个过路人,斋宫宗也只是简单的为少年进行了疏导,他根本不了解少年,贸然进行下一步容易让自己受伤,毕竟自己的精神状况好不到哪去。

  进行了简单疏导后,斋宫宗把人带去了哨向专用医院。

  少年再醒来时,看到的便是陌生的世界和陌生的人。

  人是斋宫宗捡回来的,斋宫宗被扣在这里不让走。

  少年醒来时,斋宫宗第一眼便注意到了他那不一样的双眸。

  “长得不错,不过是个装错了眼睛的人偶。”

  斋宫宗做出了这个评价。

  “嗯啊...是呢...对不起...”少年垂着眼皮,不敢再抬头看面前的人。

  斋宫宗可能没想到少年会道歉,有些愣住了。

  很快他便转移了话题:“你叫什么?怎么昏倒在路边?”

  少年犹豫了一下,开口回答:“我叫影片美伽,我不知道怎么就在那里了。”

  黏糊糊的关西腔,想吃了糖一样,没有一个哨兵该有的样子。

  斋宫宗点了点头,叫了医生。

  医生来了后,斋宫宗便打算离开。

  “那个先生,可以问问您的名字吗?”影片美伽叫住了斋宫宗。

  “斋宫宗。”

  医院门口,一位身着病号服的金发男子等候斋宫宗许久了。

  在他旁边站的一位一脸玩味的长发男子。

  长发男子的月光银长发被高高束起,其中还编了一缕辫子。

  斋宫宗看着门口的两人,脸色不太好。

  “Amazing~☆宗终于出来了。”长发男子亲切地说着。

  “涉,想见我可以来我家找我,带着他来是不是有些不太好?”斋宫宗脸色并没有多高兴。

  旁边的金发还是保持着微笑一言不发。

  “还不是宗一直避着我们不见人家好伤心呢哭哭~”说着涉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手帕,头发也神奇般的配合着涉的动作摸着脸上并不存在的眼泪。

  斋宫宗对他挚友的这套把戏早就烂熟于心。

  面前这个人名叫日日树涉,和斋宫宗,朔间零,逆先夏目,深海奏汰并称为五奇人。

  曾因为天祥院英智引领的革命而成为牺牲品。

  日日树涉在革命结束后便成为了天祥院英智的搭档,身为一个哨兵,日日树涉有着最自由的作战方式,他很强大,但也很少有人能束缚住他。

  天祥院英智是少见的一个,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困住了日日树涉。

  那个天祥院英智,也就是此时站在日日树涉身边的金发男子。

  斋宫宗恨天祥院英智,因为他,斋宫宗曾经爱着的仁兔成鸣离开了他。

  这也是他为什么精神状态不好的原因。

  斋宫宗的语气毫不客气:“涉你要是来叙旧的,我们可以改日叫上其他三个一起,但你要不是,就有话快说。”

  “斋宫君是我要找你的。”天祥院英智终于开口了。

  “天祥院,我应该不归你管吧?”

  这倒是实话,斋宫宗和他的组合Valkyrie归属于cos pro,虽然天祥院英智手伸得长,但也不至于到cos pro。

  日日树涉叹了口气,说:“因为宗君不服从管理,让七种茨所长很难办呢,所以他就找上了我们还在医院修养的英智呢~”

  “所以呢?”斋宫宗有些不耐烦。

  天祥院英智一脸和善,“我们决定给斋宫君强制分配哨兵呢~”

  “Non!那些哨兵都是低俗的人!我拒绝和他们结合!”斋宫宗抗拒的极其严重。

  其实自从仁兔成鸣这个哨兵走后,斋宫宗拒绝除了挚友以外任何一个哨兵的靠近,就算是仁兔成鸣,他也没有和对方进行结合。

  日日树涉看见这么抗拒的斋宫宗,脸色沉了下来:“宗还记得自己多久没见过自己的精神向导了吗?”

  斋宫宗无言以对。

  数不清几个月了,精神力越来越差,精神向导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上次出现还是上次。

  日日树涉逼迫的更近:“我们的末子可是很担心宗的哦。”

  压着斋宫宗自尊的最后一根弦崩塌,他妥协了。

  “宗放心,你的魔术师日日树涉绝对会给宗一个大惊喜~”日日树涉把不知从哪变出的花瓣撒了满天。

  天祥院英智在听到一句“你的日日树涉”时完美的微笑有一丝裂痕,但还是有礼的说:“恭喜。”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病房走去。

  日日树涉面对天祥院英智突然的离去有些不解,他只好匆匆与好友道别,去追他的伴侣了。

  斋宫宗有些心累,他抱着玛朵莫塞尔匆匆回了家。

  看着房间里那未完工的服装,斋宫宗却提不起一点力气去完成。

  这是一种对艺术的不尊重,但他真的已经没有力气了。

  “宗君,你的精神空间已经很不稳了。”温柔的女声响起。

  时隔那么久,玛朵莫塞尔终于再次开口说话了。

  “别担心了玛朵。”斋宫宗在逞强。

  玛朵莫塞尔怎么会看不出来,她大抵是叹了口气,再次陷入了沉默。

  斋宫宗也就此陷入了昏睡。

给你糖吃🍬

【宗咪】挽歌

有感而发的产物,,

还是不会想标题的一天....


——————正文———————


练习室里的异瞳反复刻画着

似将自己刻画成更完美的提线木偶

艺术 优雅 梦想 在追逐的是什么


手指要保持什么样的角度

才能让老师满意

自己要变成什么样的影片美伽

才能让老师喜欢


斋宫宗不知道如何表达

他看着房间里那易碎的人

对方眼角悄然落下泪珠

拍打在手指 泪花四溅

像是泪花都向斋宫宗袭来一样

他走上前 亲手摆正了异瞳的动作


却又放下了手


他说 你也改掉姓名和模样,在新的天地里活下去吧

异瞳的世界崩塌了 ......


有感而发的产物,,

还是不会想标题的一天....


——————正文———————


练习室里的异瞳反复刻画着

似将自己刻画成更完美的提线木偶

艺术 优雅 梦想 在追逐的是什么


手指要保持什么样的角度

才能让老师满意

自己要变成什么样的影片美伽

才能让老师喜欢


斋宫宗不知道如何表达

他看着房间里那易碎的人

对方眼角悄然落下泪珠

拍打在手指 泪花四溅

像是泪花都向斋宫宗袭来一样

他走上前 亲手摆正了异瞳的动作


却又放下了手


他说 你也改掉姓名和模样,在新的天地里活下去吧

异瞳的世界崩塌了 像是一直追随的梦想

发现只是一场比噩梦还可怕的真实的梦境

影片美伽做着最后的挽歌

他说

即使我的人生只会永远沉浸在无底的沼泽里

也没有关系 我也是Valkyrie

即使世界荒芜 我也是Valkyrie


他说

老师 只有我们一起才是Valkyrie

以后的路 无论怎样 我会一直陪着老师的


只有你的身边

才是我的容身之所。

25小时睡觉人
斋 宫 宗 噩 梦 衣服魔改有...

斋 宫 宗 噩 梦

衣服魔改有 

斋 宫 宗 噩 梦

衣服魔改有 

塩飴

【宗みか】月相蝶

半个宗咪,没写完,可能会继续写也可能不会


影片美伽捏住那对蝴蝶翅膀时仍隐约感到它在颤动。非常轻微、几乎只出现在一次呼吸的瞬间——但它仍然在动,就像它活着时那样。他的老师斋宫宗刚才曾告诉过影片这只蝴蝶的品种,在本地是极其罕见的,但影片没能记住那个名贵的种名,最终只能记得蝴蝶这两个字。这是蝴蝶。影片美伽默默地想着,给予它最简单的归属,蝴蝶在它的栖息地被捕得,随后被精心做成标本运往日本,似乎这就是它的宿命,是多数美丽而少见的生物注定拥有的命运。此刻,这蝴蝶被一枚圆钉钉于石绿丝绒衬布之上,唯有翅膀上残留的数道如血一般的暗红还在警告着它的天敌,宣称自己并不是个合适的好食物。

影片松手时弄碎了那漂......

半个宗咪,没写完,可能会继续写也可能不会


影片美伽捏住那对蝴蝶翅膀时仍隐约感到它在颤动。非常轻微、几乎只出现在一次呼吸的瞬间——但它仍然在动,就像它活着时那样。他的老师斋宫宗刚才曾告诉过影片这只蝴蝶的品种,在本地是极其罕见的,但影片没能记住那个名贵的种名,最终只能记得蝴蝶这两个字。这是蝴蝶。影片美伽默默地想着,给予它最简单的归属,蝴蝶在它的栖息地被捕得,随后被精心做成标本运往日本,似乎这就是它的宿命,是多数美丽而少见的生物注定拥有的命运。此刻,这蝴蝶被一枚圆钉钉于石绿丝绒衬布之上,唯有翅膀上残留的数道如血一般的暗红还在警告着它的天敌,宣称自己并不是个合适的好食物。

影片松手时弄碎了那漂亮的翅膀,磷粉落下来,细碎地散在丝绒轻微反光的表面,彰显其一切脆弱的本质。“啊呀。”影片一时间不知道该将手往何处放,指尖显然还粘着磷粉,但擦在衣服上可是不对也不合礼节的。“我不是故意的,老师,”影片小声地说着,“可是我只是轻轻一碰就折碎了她的翅膀,恐怕这只蝴蝶再也无法以美丽的姿态飞行了。”

斋宫宗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紫色的眼睛形状细长,扫过影片美伽的脸时总会让他感到惊慌,那个目光往往是责备的,因为影片向来是个笨小孩,总是会做出些冒失的错事来。但这一次,斋宫宗的眼神平静如常,“你无需自责,影片。”他说,“已经死了。”

影片美伽知道他说的是那蝴蝶。标本本应该是死物,常识如此提醒他,可影片仍难免感到疑惑。就在刚刚,手中的那对翅膀分明是动了,那个感觉稍纵即逝,但仍在手指尖留下了印痕,若不是它动了,又怎样会落下那么多的磷粉…对于影片美伽而言,眼前的一切有点太难懂,他在尽力地思考,直到斋宫宗牵起他的手,用自己的手绢为他擦去手上闪光的粉污,影片才回过神来。他瞥见那条手绢摆动的一角,刺绣在那里的名字是如此清晰,他便知道他的老师在自然而然间拿出的是独属于老师自己的东西,而他沾染昆虫碎片的手指显然玷污了这块细软的绸子。影片美伽并未来得及对此发表什么感想,他刚刚半张开嘴,斋宫宗就已经将那些磷粉擦净,轻轻将手绢在空中抖动两下,进行了一个其实完全无用的清理工作,随后便把手绢细心对折两次,重新收回衣兜。有些磷粉仍然浮于空中,落下来的速度非常慢,似乎因为这个房间里存放着太多的旧物,因而连同空气也变得古老而凝滞,充满灰尘的味道。这里的灯光昏暗,或许这些陌生的收藏会被太强烈的光照破坏,或许是经久积累的灰尘蒙蔽了光线的出路,此刻柔柔覆下的一丁点儿光,在影片美伽眼中如同月色,冷冷照亮眼前这个未知的宝库。

他们来到这里,试图寻找一些灵感。旧宅的主人慷慨地告诉二人,如果他们愿意,可以挑选任何需要的藏品带走,因为对于他自己而言,这些遗物已经没有任何现实价值。影片美伽数次鞠躬,感谢房主的好意,但斋宫宗将他拦下了,领着他进门时也不曾低下自己的头颅。那是个精明的商人,他悄悄告诉影片,他只是来投资的。投资?是的,为了将无价的艺术转变为现有的金钱。就像是为了获得高质的丝绸,人们会用灯光一个个检查过那些茧,不惜杀死其中自由的飞蛾,斋宫宗这样对影片说。起初,影片美伽并未读懂老师话里更深一层的意思,但现在,他盯着眼前美丽的标本,如豁然开朗般明白了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为一切未被发掘的价值而叹惋、为美丽之物的死而不甘。只是,他仍有一事未懂,难道先前手中那阵颤动,竟然是虚假吗?

“老师啊,我还是感到很奇怪,为何方才我碰到那对翅膀时,觉得这只蝴蝶似乎是活的?她的翅膀好像还在抖动啊,由我的手指传来的感觉,在我看来是如此真实……”“大概是幻觉。”斋宫宗不由得皱起眉头,“这是不可能的。照理说,这个标本在此地存放的时间超过十年之久,即使它当时幸免于一死,也不可能熬过这样漫长的时间。影片,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打搅我的思路,我看见了一些非常精巧的东西,但这里的光线太暗,我需要出门在自然光下好好研究一番它的结构。”拿在斋宫宗手里的物件是一只机关人偶,即使它上头的灰尘并未被完全拂去、有一支胳膊濒临断裂,影片美伽仍然能看出它的精细做工。显然是手工制造的,木质表面的刻痕在温润人手的玩赏下被一点点打磨光滑,背后的发条也不曾被时间锈蚀,似乎只需要轻轻给它上一点劲,它就会随着清脆的嘀嗒声翩翩起舞。斋宫宗将那玩偶翻来覆去地看,检查每一处关节的构造与连接,而影片美伽却意识到,自己老师手中的玩偶似乎少了一只眼睛,可能是掉了漆——或是像他那样,双眼是不同的颜色。他将目光悄悄移到斋宫宗身上,但宗正沉迷于思考,显然还没有注意到这种不必要的细节。影片美伽心想这可能就是他自己独一份儿的敏感,除了他以外,又有谁能看见其中的关联性呢?甚至对于外人而言,对于在此方面毫无兴趣的陌生人而言,这人偶便仅仅只是人偶而已,它没有人类的活气,全由一根发条驱动,当你将耳朵凑近时,听见的不是呼吸与心跳,而是齿轮传动的摩擦声。因而它注定要成为这样的收藏,一旦注视着它的眼睛离开,它也就会被遗忘于这偌大洋馆的一隅,残余的价值并不比它身边躺着的金叉子贵重。斋宫宗查看这玩偶的动作是轻而小心的,生怕给它带来时间还未来得及给它造成的伤损,影片美伽心想这大概是一件好事,至少此刻这只人偶还能获得亲切体贴的关爱,仿佛尚还拥有一线生机。

这会儿,斋宫宗已经自顾自地走出了房间,影片美伽猜测他可能去了露台或者花园某处,总之是一个光线充足的地方,能够让他检查清楚所有的连接细节。他并没有跟上自己老师的脚步,而是留了下来。这座陈旧的洋馆构造复杂,装饰得奢而繁,立于日本乡下清淡的景色之间只显得突兀,其内部房间数量众多,不了解具体地形的人稍不留神就会在其中迷路。“如果我迷路了的话……会让老师很难找啊。”影片美伽这样自言自语。他仍然留在这间狭窄的储物室里,试图在这些藏宝中翻出一点感兴趣的东西来打发时间,但所有这些嵌有珠宝的漂亮盒子、装帧精致的硬壳书能够他带来的乐趣甚至不比一个普通的廉价布娃娃更多。于是他的目光重新回到那只蝴蝶标本上——约有三分之一的翅膀折损了,不再是先前定格于最美瞬间的模样——眼下,这是唯一能够吸引他注意力的东西。影片美伽连同相框一起拿起标本,相框上的玻璃不知被何人取出或者砸碎了,正因为此他才能轻易地触碰到蝴蝶本身。他尝试着对着蝴蝶吹气,试图用口唇制造的风唤醒它,又用手指碰了碰它看起来脆弱的触须,看看它的反应。可偏偏在他最期待的时候,蝴蝶一动不动,以最残忍的方式告诉他自己是死物的事实。影片美伽思虑良久,最后将手伸向固定蝴蝶身躯的那枚圆钉。即使摘掉也没有事,他默默地想,因为她并不会对此产生任何感觉,不会疼痛,不会在刺激下振动翅膀。他轻轻拿起这残缺的蝴蝶,它躺在男孩手心里看起来小得可怜,轻得宛如无物。在众多蝴蝶之中,这已经是翼展比较大的品种,影片美伽隐约明白,但此时见它只觉得脆弱可怜,眉目低垂露出近似怜悯的神情。随后,他将手握拳,让那蝴蝶在自己手中折得粉碎。就连正中原本柔软的躯干也已经被时间风干,坚硬而脆,捏碎时丝毫不费力气,松开手时,碎屑如雪片般纷纷飘落下来,落在相框平静的丝绒衬布上,落在布满脚印的地板。影片美伽没有低头去看,房间里安宁得简直过分,只有一个人并不平静的呼吸。

给你糖吃🍬

【宗咪】随笔

abo世界观 宗AO  注意避雷 

宗18 咪17

还没写完.....先发一小段...没人就当自存了....

应该能写挺长的后面写到咪成年就打算写🚗

ooc归我 文笔不太好

(好吧主要是不会想标题)欢迎评论给我提点意见或者梗,写文需要...阿里嘎多~

-------------正文--------------


当自己被分化为alpha的时候 宗还是皱了眉头 艺术家向来不屑于世俗,但他不得不在凡俗之中寻觅不俗之人。


他向来只有属于艺术家独特的思维,有独属与他的与生俱来的智慧。高洁傲岸的同时也高...

abo世界观 宗AO  注意避雷 

宗18 咪17

还没写完.....先发一小段...没人就当自存了....

应该能写挺长的后面写到咪成年就打算写🚗

ooc归我 文笔不太好

(好吧主要是不会想标题)欢迎评论给我提点意见或者梗,写文需要...阿里嘎多~

-------------正文--------------


当自己被分化为alpha的时候 宗还是皱了眉头 艺术家向来不屑于世俗,但他不得不在凡俗之中寻觅不俗之人。


他向来只有属于艺术家独特的思维,有独属与他的与生俱来的智慧。高洁傲岸的同时也高不可攀,是远古时期被奉若神明的埃及猫,无意中闯入人间。所以才说这世间又有多少人得到孤傲艺术家的惊鸿一瞥?


有,小时候在垃圾场遇到的一个小孩,他的一双异瞳吸引着宗的目光 走近的时候一直看着他的小孩还是用仿佛看到神明般的眼光看着他,但当他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小孩却像受惊的猫一样跑开了


—————————


正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的瞬间 一股浓烈的奶糖味突然传进嗅觉,宗的脚步顿了一下,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这么香甜又勾引人的味道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幸好宗还能理智强压着自己的欲望,被这种低俗的情欲控制是非常不优雅的,但因为好奇还是偏头看了一眼

“嗯啊..走开…放开我….”黏黏糊糊的声音从拐弯处传来,宗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一个和他同为alpha的人嘴已经快凑到散发奶糖味的“罪魁祸首”的腺体,那个alpha见有人来了抬头看了一眼斋宫宗“你也是闻着味来的吗?”斋宫宗看着他一语不发“你也想?晚了我先的”说着被一直抓着手的青年强烈挣扎 眼神很凶恨的瞪着他们,但却因为泪水而让这份凶狠变得更加情欲,斋宫宗看清了那对异瞳,似成相识“你打算抓着他什么时候?他看样子未成年,你打算进牢里吗?”alpha把手上的人甩倒在地冷哼一声 掉头就离开了。

“发情期?不对,被下药了,别动,和我回家吧 就在附近  我给你打抑制剂。”说着伸手去拉眼睛已经哭成荷包蛋的青年 体温高的离谱 ,越靠近味道越浓厚,宗不禁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冷静把他带进屋里。“你叫什么名字?”“嗯啊….我叫影片..美伽..”打完抑制剂后 体温开始慢慢下降“啊..谢谢你..”说完却还是一直看着宗 斋宫宗被炽热的目光看的有些疑惑且不悦“哼,好了就回你的家去吧 我要工作了 别打扰我…..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不会不知道怎么回家吧?”“啊不是的!我…我只是逃出来了…所以现在没家..”眼前的人慌张的解释着“啊啊抱歉打扰了,我先走..谢谢先生..”

“…..喂..没家你还能走哪里去,虽然我完全可以不管你让一个无依无靠的omega独自走夜路,但如果在此视而不见,感觉我就像是成为了那些扰乱纪律的人的帮凶,而我本人并不喜欢这种做法,你现在先在我这住下吧 听你的口音,是从家乡过来的吗,你一个人还挺危险的…咳我不是担心你,我只是觉得你万一发生什么事还会给附近的人添麻烦。对了,你加入我的组合吧,正好多个帮手…?”眼前的少年摸了摸脑袋 甜甜的笑了 ,“嗯啊,那打扰了..先生叫什么?”“…斋宫宗”


—————————


看着桌面上凌乱无序的草稿,宗很是不耐烦,遇到瓶颈了,“宗君,别太累了休息一下吧~”“啊也是,唔姆,是不是太过安静了,你觉得呢玛朵莫塞尔?”平时这个时候影片会一手抱着不知道哪里捡来的玩偶哼着歌在旁边撑着脑袋看着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奶味会把整个房间都铺满,来到家里已经过去两个月 影片在这里学习了很多手艺 但质量还是不太过关,经常扎破手然后还得去给他包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影片开始叫自己为老师了,实在搞不懂影片脑袋里想着是什么,话说回来,现在已经是晚上了,那个笨蛋不会在外面晕倒了吧!这样想着手上穿外套的速度便快了起来,“嗯啊…!”刚推开门就撞到了影片美伽,美伽的脸似乎有些异常红润,难道是因为这个笨蛋是跑着回来吗?见斋宫宗的脸马上黑了下来“抱歉!老师…我去打兼职了…出门的时候怕打扰到老师就没说…”低着头还是用余光小心翼翼看着宗的脸色,“啊我还给老师买牛角包了,唉嘿嘿老师还没吃饭吧~快吃吧” 刚想说出口的训斥话被硬生生咽回肚子里,斋宫宗冷哼一声“下次还那么晚就不要进来了”“嗯啊…好的老师在担心我吗?好开心”本来想反驳的斋宫宗却看见在灯光下的美伽额头冒的汗,小口小口咬着牛角包,平时兴致勃勃会和他说的小事今天也没说,不对劲“影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对面的人一愣“没有啊!”看来不打算说,算了反正影片笨手笨脚的迟早他都会知道。


夜晚,窗前的少年依旧与孤灯相伴,暖暖的灯光闯入黑夜

显得些许突兀,杂乱的草稿和布料随意交叠,手中的笔末停歇,很久,他听到了隔壁传来微微的喘息声和衣服摩擦声,是做恶梦了吗,手中的笔逐渐停下来,宗走向带有微弱光芒的房间,是给影片留的小夜灯,因为他晚上看不清东西万一起来摔倒了就麻烦了。

夜灯下熟睡的少年流着冷汗,大量诱人的信息素不受控制散发着,嘴里叨唠着什么,头时不时扭动似乎在抗拒着梦里的事物,“唔呜呜呜…”少年发出了声响,斋宫宗拿出手帕想给他擦一下冷汗,却被额头的温度烫了一下,意识到什么,斋宫宗赶紧把被子掀开,看着浑身湿透的影片,他大概猜到了,真的发情期到了,可是…似乎有点不太正常?哪有人发情期只会做噩梦的?

时间不允许他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他发现床头有影片今天回来带的袋子,他看到了里面的抑制剂,嗯?是微量的,这种分量给其他omega根本不能压制发情期,难道是影片自己的缺陷吗?这样想着他还是迅速给熟睡的少年打了抑制剂,悄悄把身上的汗擦了遍,给他换了套衣服,看着他慢慢放松眉头和一直抓着玩偶的手,房间的奶糖味却丝毫没有减弱,再待下去可能更难控制了,宗最后还是回头看了一眼才离开


“嗯…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营养不良吧,导致和其他omega不一样?从有发情期开始就经常做噩梦呢,我的梦向来光怪陆离,复杂而曲折,琐碎而啰嗦…”影片美伽尴尬得笑了笑,不敢迎上斋宫宗的视线,啊啊又给老师添麻烦了啊,会被骂吧…会不会因此赶我出去呢….

“我大概了解了,既然如此,你都梦到了什么?”

想象中的指责声没有到来,影片美伽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哎,老师真的要听吗?”……“我梦见小时候母亲骑着自行车带我去沙滩玩,把我放下后就悠悠然骑着车走了,我迈着小腿在后面追着跑边哭边喊,满脸鼻涕眼泪。我梦见一个婴儿被扔进工厂前面的水井,水井立刻像机械手表样转动了起来…我梦见……我梦见太多了,如今大多数已记不得…”

唯有那种室息的恐惧还有些许印象。他仍记得很多个夜晚,从噩梦中三番五次地醒来,开灯,喝水,闭上眼睛后又是之前噩梦的延续。夜真长。


但是每当他想起自从小时候在垃圾场遇到的那位漂亮得如同天上的神明,优雅像自己走过来的时候,一切噩梦都被化解了…但是因为自己实在太脏了,玷污了神明可就不好了…他就跑走了啊…就是眼前的这个人…还是如同小时候一样善良,一直没变的漂亮优雅像画里走出来一样….太好了,他的神明又一次救了他


(未完待续)



怎会如此

各种猫猫~(= ・王< =)☆wink

原图在P5

私心tag(也可以看做友情向)

各种猫猫~(= ・王< =)☆wink

原图在P5

私心tag(也可以看做友情向)

浠月

一起去看烟花吧☆

(你们小情侣去看烟花不要叫上我这个电灯泡制作人啊喂)

一起去看烟花吧☆

(你们小情侣去看烟花不要叫上我这个电灯泡制作人啊喂)

Mimikaka二进制

一些没画完的东西,,都是性转,最后是宗咪,,,大概

一些没画完的东西,,都是性转,最后是宗咪,,,大概

容漪🌈

【爭鋒童話!歌詠生命的夜鶯】(宗咪/偽箱活)3

【夜鶯與玫瑰/第一章】

美伽:老師~♪

宗:別奔跑著撞過來......!真是的,跌倒了怎麼辦?

美伽:嘿嘿~跌倒了老師會扶我起來嗎?

宗:不扶你,難道放任你躺在髒兮兮的地板上嗎?又不是被拋棄的人偶,是人類的話就好好的站起來!

美伽:嚴厲的老師也好喜歡......♪

宗:你這個!唉......

美伽:好啦好啦,老師別生氣了~話說老師叫我來空中花園是為什麼呢?一看到「攜手空間」上的訊息,我就急忙趕來了。

宗:是關於早上會議的事。

美伽:喔喔、老師有什麼新的想法嗎?

宗:(如果又再問他「有什麼想法」,或許會落入和早上那時一樣的循環。既然已經從朔間那裡得到了線索,不如直接從著點切入......

【夜鶯與玫瑰/第一章】

美伽:老師~♪

宗:別奔跑著撞過來......!真是的,跌倒了怎麼辦?

美伽:嘿嘿~跌倒了老師會扶我起來嗎?

宗:不扶你,難道放任你躺在髒兮兮的地板上嗎?又不是被拋棄的人偶,是人類的話就好好的站起來!

美伽:嚴厲的老師也好喜歡......♪

宗:你這個!唉......

美伽:好啦好啦,老師別生氣了~話說老師叫我來空中花園是為什麼呢?一看到「攜手空間」上的訊息,我就急忙趕來了。

宗:是關於早上會議的事。

美伽:喔喔、老師有什麼新的想法嗎?

宗:(如果又再問他「有什麼想法」,或許會落入和早上那時一樣的循環。既然已經從朔間那裡得到了線索,不如直接從著點切入——)

宗:也不算新的想法,只是突然想起還有一篇跟夜鶯相關的故事,叫<夜鶯與玫瑰>——你看過嗎?

美伽:看過~♪

宗:你覺得這篇故事能不能用在我們下次的舞台上?

美伽:欸?可是老師不是已經決定用安徒生的<夜鶯>了嗎?……嘛、雖然<玫瑰與夜鶯>是悲劇,加進去說不定會有衝突,但如果是老師的話肯定沒問題的~♪

美伽:老師是最棒的!不管是什麼,我都會支持的~

宗:啊啊、真是夠了!你以為我整個早上花那麼多時間跟你討論的意義是什麼?如果什麼都由我來決定,那跟以前有什麼不同!

美伽:(咿──老師突然大吼……?)

宗:我期盼的是能溝通靈魂的藝術家,而不是一個只會附和我的應聲蟲!影片,我真是太失望了!

美伽:可、可是……我是真的覺得很棒啊?老師讓我表達意見,這難道不算一種想法嗎?

宗:我做的東西當然很棒,不需要你一遍又一遍的重複!但你的東西呢?我想看到的是你的思考、你的藝術、你的靈魂!還是你要告訴我,你從沒動過你那與稻草無異的腦子,你對這一切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觸動?!

宗:我特意提前告訴你主題,希望你善用時間找尋靈感與思考,而你給我的答案是「我沒意見,照老師說的就好~」……?!你在敷衍我嗎?

美伽:啊啊──!老師好過分!我當然有做準備啊!也是有一些靈感的嘛,才不是像老師說的那樣啊?

宗:那為什麼不告訴我?

美伽:因為我腦子笨嘛!想不出像老師那麼完美的設計!我的想法不夠完整,單薄又幼稚,完全比不上老師……我怎麼好意思說出口?

宗:……

美伽:這次的主題我也是有好好查資料的,之前也畫過一些草稿……

宗:拿出來。

美伽:欸、欸?拿什麼……?

宗:草稿,拿給我看。

美伽:不行、那種東西……咿啊!老師居然直接從我的口袋裡搶走草稿?!怎麼知道是在那裡──?

宗:你閃躲的姿態這麼明顯,而我又不是眼睛瞎了。

美伽:再怎麼說、也不能直接搶吧!?老師這樣是不是違反法律了──

宗:閉上嘴,影片。在我欣賞藝術的時候,不要用吵鬧的雜音打擾我。

美伽:(居然說那些是藝術……?那種不成熟的設計……)

【夜鶯與玫瑰/第二章】

宗:哼,這不是做得挺好的嗎?

美伽:老師、笑了……?

宗:這幅草稿,胸前紅色緞帶設計是玫瑰的意象嗎?

美伽:嗯啊、是……是的?

宗:象徵著由夜鶯自願奉獻心頭血而染紅的玫瑰……喔?這一幅卻把紅玫瑰拿掉了?影片,你怎麼想的?

美伽:呃、因為……因為覺得比起在直接在衣服上裝飾紅玫瑰,不如將裙面改成紅色,在轉圈的時候自然就像玫瑰綻放……

宗:喔喔!有趣的設計──這幅呢?袖子的地方為什麼這樣畫?

美伽:那是羽毛的意思。老師不是說新技術要用到羽毛嗎?在袖子附近做羽毛裝飾,跳舞的時候張開雙手,就像夜鶯展開翅膀。

宗:袖子!比裙面的範圍更小,卻也更符合鳥類的意象──很好,很好~

美伽:(老師這麼專注看著我的草稿,還一邊發出稱讚的聲音……?!我、我不會是在作夢吧?)

宗:除了這些草稿,還有其他的嗎?影片,把你之前做的所有設計、所有靈感,通通一字不漏地告訴我吧!

美伽:老師、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做著讓我不能理解的事啊?為什麼對著那堆廢物一樣的草稿稱讚,還說是藝術……?

宗:真是失禮,居然敢對我認可的東西口出惡言!難道是在質疑我的審美嗎?

美伽:咿??不是、但是⋯⋯??

宗:難道你以為,我會為了照顧你的自尊心,放下對藝術的堅持,給你名不副實的評價嗎?

美伽:⋯⋯老師確實不會這樣,相反的,對我有時候更加嚴厲。

宗:過度的稱讚只會讓人怠於進步,但一味的否定也是對藝術的毀滅。你剛脫離人偶的軀殼,才成為人、成為一位藝術家,你還稚嫩著、還脆弱著,但永遠不要忽視你自己潛力,不要輕易否定我對你的肯定——

美伽:⋯⋯

宗:再說了,就算你做的東西真的很糟糕,也要拿出來討論才能有所進步。

美伽:(雖然我的想法、我的設計都還那麼不成熟,但我應該相信老師,就算他真的認為我的作品很糟糕,也會一邊罵著我,一邊又牽著我的手一步一步帶領我——因為他就是這麼溫柔的人啊~♪)

美伽:⋯⋯嘿嘿、好喜歡老師~♪

宗:⋯⋯?突然在說什麼呢、影片!我剛剛說的話你到底有沒有聽懂——

美伽:有的喔~我已經明白了!

美伽:之前是我自己想太多,鑽牛角尖了。

美伽:有老師在的話,我只要盡全力去做就好了~不需要顧慮太多,不需要感到難堪,因為老師會永遠在我身邊的~♪

宗:哼,現在了解還不算太晚。好了,回到正題,把你的想法通通告訴我吧!我們一定能一起討論出,一個最完美的舞台!咔咔咔!

【後記】

<三個月後,Valkyrie 演唱會>

美伽:~♪ ~~♪

宗:~♪ ~~♪

美伽:(沒想到最後老師會放棄他原本的設計,改用我的想法⋯⋯啊,這樣說也不對,畢竟在原本的故事背景上又做了大幅修改。)

美伽:(原本是夜鶯為了大學生的愛情而犧牲生命,老師將故事改成,藝術家為追求藝術而獻出生命,在臨死之前,愛慕藝術家的夜鶯高歌著,從死神手中喚回了藝術家的靈魂⋯⋯)

美伽:(最後藝術家也化成夜鶯,與愛慕他的夜鶯一起,自由的飛翔著,歌詠著藝術與生命⋯⋯)

美伽:(不愧是老師,把這兩個故事融合的真好!還加上我們Valkyrie 的主旨⋯⋯)

美伽:(服裝也融合了我之前對翅膀的設計,再配合老師帶回來的新技術。為了讓飛翔的姿態更優美動人,老師還特別研究了新舞步⋯⋯)

美伽:(練習的時候久違的感受的老師的嚴厲——好懷念~♪)

宗:(影片!在舞台上不准分心!你的動作慢了0.4秒!)

美伽:(嗯啊、老師對不起~)

宗:(給點甜頭就鬆懈,真是不長進!⋯⋯不過看在他這麼高興的份上,暫且原諒一次吧。)

宗:(經過這次事件後,影片也終於不再只會附和我了——上次開會的時候還因為我擅自修改了他的圖稿而對我生氣呢!雖然還是那種撒嬌一樣的抱怨⋯⋯)

宗:(當然、隨意改動圖稿是我不對,已經好好道過歉了——不過,能為了堅持自己的藝術而與我爭論,對他來說可是一大進步⋯⋯)

宗:(未來的我們,一定也會彼此相伴著,互相欣賞、爭論、找尋著屬於我們自己的藝術吧?)

宗:(至少、我是這麼期許著——~♪)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