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9003浏览    37272参与
阿Y

一个脑洞

一个宙洛想法


洛昂在出委托时遇到危险被从方舟出来查看的宙救了,出于好心带着洛昂回方舟治疗。

洛昂并不知道自己在方舟,和宙还有小海一块住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宙和洛昂感情升温,(有甜🚗?)

结果偶然一次机会洛昂看到了装满设计师之影镜子的房间才知道自己调查很久的方舟就在自己眼前,记忆之海也在这里,洛昂想毁掉它却发现小海就是记忆之海的化身,伤害了她。

宙知道了就黑化了,然后黑化🚗?


Hmmm就想到这些

一个宙洛想法


洛昂在出委托时遇到危险被从方舟出来查看的宙救了,出于好心带着洛昂回方舟治疗。

洛昂并不知道自己在方舟,和宙还有小海一块住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宙和洛昂感情升温,(有甜🚗?)

结果偶然一次机会洛昂看到了装满设计师之影镜子的房间才知道自己调查很久的方舟就在自己眼前,记忆之海也在这里,洛昂想毁掉它却发现小海就是记忆之海的化身,伤害了她。

宙知道了就黑化了,然后黑化🚗?


Hmmm就想到这些

sunflower
第一次看到回归礼包中的小宙哥哥...

第一次看到回归礼包中的小宙哥哥呢。

第一次看到回归礼包中的小宙哥哥呢。

涵兮雨梦

虽然没原博主好看,但是我尽力了

虽然没原博主好看,但是我尽力了

无风无月也无你

【闪暖】第二届沙雕文学大赛

#恭喜大家来到这里,这篇文章乃沙雕玛丽苏产物!!!千万慎入!

#已经崩到天边的人设,cp宙暖,慎入!!!!!玛丽苏产物!

#估摸着还有


表面放荡不羁内心纯良学生暖vs表面温文尔雅内心不轨教授宙


《教授,不良少女你别爱》:


众所周知,奇迹学院有个温文尔雅的教授。

长得好看脾气又好,还帅气多金,简直是女生们心中完美的交往对象。

然而此时这个公认温柔又脾气好的教授却把自己的学生按在宿舍里亲。直把对方亲的眼眸都泛起一层水雾,可怜巴巴的。

空气是缱绻的,连呼吸都交缠在一起暧昧不清。

他凑在学生耳边,嗓音暗哑的说:

“不怎么听话的小兔子,当然要教训一...

#恭喜大家来到这里,这篇文章乃沙雕玛丽苏产物!!!千万慎入!

#已经崩到天边的人设,cp宙暖,慎入!!!!!玛丽苏产物!

#估摸着还有



表面放荡不羁内心纯良学生暖vs表面温文尔雅内心不轨教授宙







《教授,不良少女你别爱》:


众所周知,奇迹学院有个温文尔雅的教授。

长得好看脾气又好,还帅气多金,简直是女生们心中完美的交往对象。

然而此时这个公认温柔又脾气好的教授却把自己的学生按在宿舍里亲。直把对方亲的眼眸都泛起一层水雾,可怜巴巴的。

空气是缱绻的,连呼吸都交缠在一起暧昧不清。

他凑在学生耳边,嗓音暗哑的说:

“不怎么听话的小兔子,当然要教训一下。”












可能是春樱盛开的春天,樱花的花瓣淡粉的落了她一身,转身时春风吹在了她脸上,粉色的长发飞舞起来。

然后惊鸿一瞥,此生之念。

也可能是阳光炽烈的夏天,带着太阳味道的小纸条,缝隙里偷偷地看一眼,已经足够脸红心跳。

反正说不清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那一眼,也许是更久之前。

总之就这么喜欢上了一个人。

心血来潮,亦预谋已久。 

     

            —《教授,不良少女你别爱》









·节选:


“哥哥为什么那么喜欢暖暖啊?”小海问宙,“喜欢一个人那么久,不会觉得枯燥吗?”

她哥哥就跟个大笨蛋一样,喜欢一个女孩子居然喜欢了五年。五年诶,那么那么长的时间。

“枯燥本身是觉得无味。”宙轻笑起来,眉目间盈满笑意:“而喜欢一个人的话,不会觉得无味。”

不管是心血来潮,还是预谋已久,只要是喜欢一个人,哪里还有枯燥呢。

那可是你的世界里,出现的最重要的一抹色彩啊。


嗯,这次的确实无比的崩人设。

但是我居然诡异的觉得,作为一个玛丽苏文的设定,它——

阿槑姑娘i
我又来啦! 这次是@Gain...

我又来啦!

这次是@Gain Restricte゜Area 姐妹推荐科技组魔宙cp


我又来啦!

这次是@Gain Restricte゜Area 姐妹推荐科技组魔宙cp


薄荷味的五仁月饼

想不到题目那就没有(闪暖全员x你)

★不喜左上


洛昂

信件里的言语串连起来,​笼罩在记忆的浓雾散开那一刻,才发现,原来全都是你。


​李尔里德

笔尖在漆黑的夜空划出一道银河,星海中无数指明方向艰涩难懂的计算,结果,都指向你。


秦衣

最后一个动作落下,掌声响起,戏中人闭上眼眸鞠躬,沉陷在戏里戏外分不清的迷途末路,那一刻心中亮起的唯一的光,来自你 。


墨丘利

​乌云笼罩着死寂一般的心城里,连耀眼的星星都化作了尘埃,而你带着一道闪电划开夜幕,破空而至,化作不息的光,降临到他身边。


记忆是繁杂的碎片,是层层叠叠漂浮在平静心海的落叶,寂静...

★不喜左上



洛昂

信件里的言语串连起来,​笼罩在记忆的浓雾散开那一刻,才发现,原来全都是你。




​李尔里德

笔尖在漆黑的夜空划出一道银河,星海中无数指明方向艰涩难懂的计算,结果,都指向你。







秦衣

最后一个动作落下,掌声响起,戏中人闭上眼眸鞠躬,沉陷在戏里戏外分不清的迷途末路,那一刻心中亮起的唯一的光,来自你 。





墨丘利

​乌云笼罩着死寂一般的心城里,连耀眼的星星都化作了尘埃,而你带着一道闪电划开夜幕,破空而至,化作不息的光,降临到他身边。


记忆是繁杂的碎片,是层层叠叠漂浮在平静心海的落叶,寂静的世界里,忽然飘落一个属于你的花苞,在心海上绽放成最美的期待。






鹿明

一盏又一盏​愿望心灯沉沉浮浮,沉睡在愿望之上的少年,一片又一片的记忆,随着梦里的红绸带飞舞,拼接而成的愿望,是你的身影。






魔羊

无数由寒冷的冰块所制成的机械​,堆积在他的世界里,废墟里的极光,给面具下的脸蒙上阴影,融化凛冬的温度,从你,传到他的心上。

卿零

关于暖暖变小(8)

*今天是神明组(因为人太多他们交不起人头费了打算组团上镜好歹能打个折


海x宙

砰!

这才只是刚刚开了个头,紧接着,无数道烟花炸开,原本幽暗的记忆之海都因此明亮了不少。

然而,那么大的声响,实验室里的宙想不听到都难。

作为一个理性的十全十美好哥哥,在看到被夜宵送来的小姑娘,也不免惊讶了一瞬,不出意料的陷入了沉思。

等他回过神来,夜宵已经在他要多做的一堆事里圈出了重点:

在小姑娘变回来之前,要防止她被小海带坏。

知道自己妹妹什么性子,宙非常真诚地和夜宵保证自己一定会在抚养期间内杜绝这类现象。

But……

“小海!!!!!!!!!!!!!!!!!!!!!!!!!!!!!!!!...

*今天是神明组(因为人太多他们交不起人头费了打算组团上镜好歹能打个折


海x宙

砰!

这才只是刚刚开了个头,紧接着,无数道烟花炸开,原本幽暗的记忆之海都因此明亮了不少。

然而,那么大的声响,实验室里的宙想不听到都难。

作为一个理性的十全十美好哥哥,在看到被夜宵送来的小姑娘,也不免惊讶了一瞬,不出意料的陷入了沉思。

等他回过神来,夜宵已经在他要多做的一堆事里圈出了重点:

在小姑娘变回来之前,要防止她被小海带坏。

知道自己妹妹什么性子,宙非常真诚地和夜宵保证自己一定会在抚养期间内杜绝这类现象。

But……

“小海!!!!!!!!!!!!!!!!!!!!!!!!!!!!!!!!!!!!!!!!!!”

“啊!哥哥来了!快跑!”

案发现场一片狼藉,留下一脸无辜的小暖暖,真正的犯罪嫌疑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宙用了好大力气才止住自己脸上不自然的抽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一些。

“宙哥哥……”

如果说刚刚烟花看得非常开心的话,看现在宙的表情,小暖暖隐约觉得她们好像做了一件坏事。

“对不起。”

眼见着小姑娘愧疚的要哭了,一下内敛的宙摸了摸她软软的毛发算做安抚。

“不是你的错。”

他变戏法似的拿出几根烟花棒,点燃其中一根递与面前的小姑娘。

小小的烟花棒转啊转,迸射出的火花比银河系的繁星还要多,与此同时,记忆之海上烟花又一次炸响,平静的海面上一片绚丽辉煌。

海:(委屈)臭哥哥竟然不带我一起玩烟花!


李尔里德

和奇迹大陆热闹的气氛不同,观星台无论什么时候的异常冷清,概因它有一个喜欢安静的神明主人。

观星台一度觉得委屈,它也想要喜气洋洋的氛围……

此时,这位喜好安静的人正在教新来的小姑娘画设计图。

墨丘利觉得小姑娘变小就可以放缓成长,那是因为就算是混血,精灵的血脉也注定了他的长寿。

可李尔里德曾经是人类,他知道比起漫天星河,人类的一生只是一个极小极小的数值,不需要他费心计算就能轻易得出。

她是自己选择的继承人。

微弱的灯火不灭,染血的蔷薇勾勒出你的轮廓,新历元年的世界才是你的时代的真正开篇。

再教导她一次,期待她最终给他能带来一个惊喜,带来那个庞大命题中他无法通过公式和繁星窥探的诠释。


鹿明

人们总会有很傻很俗气的愿望。

愿望心湖就是这些愿望的承载地。

“啊呜~”小姑娘咬下一小口小笼包,慢吞吞地嚼嚼,什么滋味都没吃出来。

“没……味道。”她扯扯鹿明的袖子,泪眼汪汪的看他。

鹿哥哥好可怜,下回看见夜宵姐姐一定要让她做很多好吃的给大哥哥吃!

“啊?哦哦对了我忘了你是要吃饭的。”鹿明懊恼的看了看自己以前做的外表光鲜实则无滋无味的小笼包,手忙脚乱地擦去小姑娘脸上的眼泪。

巴啦啦能量——呃……串了。

面对鹿明变出来的一大堆好吃的,小姑娘浅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满满的都是崇拜。

吃货心中当之无愧的神仙啊……

叮!恭喜这位小鹿仙得到了小姑娘的一个吻!

鹿明显然没想到小姑娘还会这一手,脸颊顿时就红了。

他把自己鹿角上的红绳子解下绕了几个圈。

“谢谢你帮我实现了我的愿望。”

“今年,我许愿灯火点亮你的眼睛,让你拥有面对一切的勇气。”

一瞬间被点亮的愿望心灯被他变小,珍而重之地串上红绳,系在小姑娘的脖子上。

小姑娘摸摸他的鹿角,笑了。

“谢谢!”

接受了别人的祝福,要知道说谢谢。

长生殿

「闪耀暖暖」隔云端

*春节贺。然而我是1个拖稿怪(

*暖/洛/墨/莉/秦/宙海。涉及很多剧情梗,但不读游戏剧情也没有理解障碍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祝您食用愉快(?


------------------------------------------------


“怎么这么迟才回来?冷不冷?”妈妈拎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出门有没有加件毛衣啊暖暖,穿这么少……”

“对不起啊,下午去拜访一个朋友来着……不冷的,我围了围巾,还戴了手套……别,别摸我的脸啦!”暖暖赶快拉下妈妈的手,呵着白雾将厚厚的漂亮冬装一件件卸下来。屋里暖意十足,难得归家的爸爸已经坐在餐桌边笑着看过来,...

*春节贺。然而我是1个拖稿怪(

*暖/洛/墨/莉/秦/宙海。涉及很多剧情梗,但不读游戏剧情也没有理解障碍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祝您食用愉快(?




------------------------------------------------



“怎么这么迟才回来?冷不冷?”妈妈拎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出门有没有加件毛衣啊暖暖,穿这么少……”

“对不起啊,下午去拜访一个朋友来着……不冷的,我围了围巾,还戴了手套……别,别摸我的脸啦!”暖暖赶快拉下妈妈的手,呵着白雾将厚厚的漂亮冬装一件件卸下来。屋里暖意十足,难得归家的爸爸已经坐在餐桌边笑着看过来,优优像是又换了新裙子,靠在沙发朝她招招手:“快来,大喵念了你半天,就等你吃年夜饭了!”

“让你们担心了,我这就来。大喵,今天你可以五花肉吃个够了!”暖暖抱起小跑到她脚边的黄斗篷胖猫,大喵得意:“本喵都辛苦了一年,那是当然!”

“真的吗?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又重了……”

“——错觉,一定是错觉!”


“哎——”

又一个饺子送入口中,暖暖面露惊奇,舌尖抵出一枚硬币。优优第一个大笑:“运气真好,牙不疼吧暖暖?”妈妈嗔怪地看她一眼,暖暖则一起笑起来:“我知道,吃到硬币象征一年的好运气呢!”

“那就要祝贺我们暖暖今年好运了。”爸爸夹一筷子菜给她,笑问,“对了,你下午去看谁了?啪嗒?怎么都不和我们说一声。不知道你朋友春节怎么过?”

“不是啦,我之前给啪嗒寄去新年问候了,是……我在另外一段旅途认识的好朋友。”暖暖想起那个人,眼睛弯弯,温暖地微笑:“也在自己家里过年,一定和我一样很幸福吧。真好,简直像是在做梦……”

“说什么傻话呢,你能梦到这么真实的姐姐我?”优优咬着筷子打趣。大喵一转脸,大叫起来:“优优你又趁我不注意抢我的五花肉!你好意思吗!”“就抢你的怎么了……”“哎呀,别吵了别吵了……”

气氛热热闹闹,欢声笑语,暖暖抬头望一眼窗外的夜色,今晚明月皎洁,这个节日平淡温馨得几乎有些不真实。她摸摸脖颈上挂着的雪花项链,金属染上了温热,好像也变得格外柔软。

“如果有好运,就许愿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吧,大家团聚在一起,像今天一样幸福……”

“既然是愿望,我就稍微贪心一点,希望——希望,直到永远。”




“都放开了吃!今晚我请客,不醉不归啊!”

男人们一阵热烈欢呼,举杯共饮。独一无二的节日夜晚,这群并肩作战过的生死之交聚集在西堡镇狭窄的小酒馆,没人在意什么上将少校,只是庆祝过往一年的平安无事,并迎接又一年的到来。

洛昂坐在不太起眼的角落,晃着酒杯有些出神,还是有战友探过来拍他肩头:“想什么呢,连酒都顾不上喝?想你的雪夜姐?是不是旧情难忘啊?”

洛昂看清来人,连连摇头:“乱说什么呢罗亚,雪夜姐都嫁人了,别仗着你和白珊姐感情好就欺负我孤家寡人啊。”年长他不少的罗亚笑着在他身边拣个位置坐下,撞撞他的肩膀,“知道知道,开个玩笑嘛——不过你也不小了,什么时候……”

“饶了我吧……”洛昂哭笑不得,灌了口酒,咂咂嘴不舍地回味一下,笑着说:“我暂时还没遇到想共度一生的那个人呢。至于现在,喝喝酒,做做委托,我觉得这样简单的生活就挺好。”

“嗨,你自己心里有数就成。”罗亚抓住醉汉堆里飞出来的酒瓶,随手丢到一边,大力拍着洛昂的背,“什么时候有空再来我家啊,你不是很喜欢白珊酿的青柠栀子酒吗,酒窖里还有一大批等着你,管够!”

“等有时间了,我一定去。”洛昂郑重道。与此同时另一头乱哄哄里有人叫了他的名字,不知道在胡乱打什么赌,“那我押洛昂,那家伙可是梦想改变世界的人!”

“喂喂,别造谣啊,我可没那么大能耐。”洛昂高声朝人群那边喊,一片起哄声里与身旁熟悉的战友碰杯,畅快地笑着,仰头一饮而尽泛着白沫的啤酒。“只要大家都这么平平安安,还有精力闹事就好……更长的路在远方等着我呢。”

“愿闪烁的星辰指引我前行。”




“奥菲莉亚,你相信我吗?”

同一个夜晚,墨丘利也在长久凝望迢迢的夜空。没有烟火,一轮清冷的月亮遥挂云端。“有一天我会改变这个国家,有一天……我会改变这个世界。”

“哥哥一定可以。”奥菲莉亚离他一步远,纤细身材裹在晚礼服中,钦慕而柔和地望着他,“你会成为英雄的。”

“英雄吗?”墨丘利短促地笑了一下,忽然转身看向她,注视让奥菲莉亚有些紧张,手指无意识地绞了裙摆,尽管这不合公主的宫廷礼仪。“你还是和小时候差不多,奥菲莉亚。过来……”

那并不是一句责备,更像是无奈混杂了独属兄长的温柔。他伸手,牵过惊喜得有些无措的奥菲莉亚,在宁静的月光下垂下眼睛,低声对仍然天真的妹妹难得吐露真心:“我不会丢下你的,奥菲莉亚,在你长大之前,我来保护你。”

“我不小了,哥哥!”奥菲莉亚小声争辩。

墨丘利笑,修长手指拂过她柔软的金发,“等到你真正长大,我就送你一只你最喜欢的蝴蝶发饰,从那时起,你就要自己保护自己了。”

“啊——是在向我承诺吗?”

“对,我向你承诺。”他低低说,“不过永远不长大,也很好吧?”

“也许如此……?哥哥,我们、我们是不是该回去宴会了?昨天我不小心听见父亲谈话,他说很高兴云端来了信使,晚宴上有礼物准备要给你……”

“礼物。”墨丘利闭眼复睁,“我很期待,走吧。”




“还有,约瑟弗说好要给我带礼物的,我昨晚在银月湖畔等了好久他都没来,今天我才知道王城临时来了人,他被接走了,甚至都没和我道别……”灰灰草撅着嘴,坐在高脚凳上向老乐师诉苦,蓬蓬裙摆洒下来,小腿不高兴地一摇一晃。

“噢,那个拿到王城音乐学院通知书的男孩儿。我还和他同台演出过。”

老乐师扶扶眼镜,了然地笑,“他很优秀,足够配你的歌声,你该为他高兴的。”

“我才不在乎他。”灰灰草低落下来,静默片刻后又说,“……他会回来吗?我,我肯定没有王城那些姑娘好看,星羽镇也没有王城伟大壮丽……或许他不会回来了吧。我配不上他。”

将尚未调好弦的小提琴搁在膝上,老乐师慈和地看着她。银白色月光照进窗里,将女孩洗得天使般一尘不染,只是她自己尚不知情。“不要自卑,灰灰草,你是值得被人爱着的,你会得到别人的爱。不是和父母吵架了,才跑来我这里的吗?可是你知道他们爱着你。我也爱着你。你总说自己不如邻家的佩佩舞,但你在我眼里,是整个星羽镇最好的姑娘。”

“我怎么会是最好的……?”

“除了你这样的好姑娘,还有谁会坚持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呢?”老乐师眯着眼,一根根柔和地拨弄着琴弦,听它们准确美妙的颤动,细心得像对待自己的孩子。“唱首歌吧,灰灰草,我给你伴奏。唱吧。”


~来吧,女孩,来银月湖~

“灰灰草,亲爱的小女孩。你的容貌就算不是最出挑的,可是你唱的歌最动听,你的心最柔软,你会成为星羽天鹅的。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涟漪是舞台,星夜是幕布~

“起舞吧,展翅吧,梦想实现,请让我为你伴奏……”老乐师苍老的嗓音响起,合着女孩天籁般轻轻的歌声,“流星雨会落下的,灰灰草……等到那天,所有美好的愿望都会实现……”

星辉铺在远路上,老乐师扶着木质门框送她离开。他的手与木头一样温和干燥,布满皱纹而仍然有力,安抚地拍了拍灰灰草的肩膀。似乎在他眼里,灰灰草永远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

“快回去吧,今天是云端的春节,是个团聚的好日子。你的爸爸妈妈在等着你呢。”




“秦小少爷,老夫人第二次派人来唤您过去了,您看……”

“我知道。”秦衣淡淡,他端坐在画舫的雕花窗边,望着窗外琴江两岸逐渐盛放的璀璨夜景,“让我静一会。”

此时华灯初上,正值一年中云端最好的时候。歌楼舞榭、美酒明灯,秦衣凝视许久的却只是一处灯火暗淡的狭窄小院,望去桃花越墙,流水过檐,他却仍记得那里的简陋、寒冷,以及在一片漆黑之中度过的无数煎熬日夜。

“阿青。”

秦衣一惊起身,自然搀着老太太臂弯请她入座,垂着眼睫似是不敢抬头,有些愧疚道:“是阿青不好,祖母,您不必亲自来的。”

“没事儿,你是秦家的希望,我不来看你,又去看谁?”秦老太太拄着龙头拐颤颤坐下,随他的视线看去,仿佛知道繁华夜景中他唯独看一间小院,缓缓开口,“好孩子,是不是还忘不了在戏班里的日子?那些年,你受苦了。是秦家对不起你……”

“秦衣,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只要能认回父母亲人,知道自己是个有家的……秦衣就知足了。”

许久不闻祖母有什么动静,秦衣心头略跳,还想再说些什么,却不防一只手落到发上,轻抚两下,连带一声叹息。秦衣僵住,忘了嘴边的话语。

从没有人摸过他的头。

“祖母知道你心中有怨。孩子啊,你有天赋,我们也为你高兴,但你心里要知道,不是只因为天赋。阿青啊,你有家了,有人照顾了——”秦老太太轻轻说,带着岁月积淀的温和,“秦家不会再抛了你,哪怕你一无是处。”

“……我知道了。”秦衣半晌才低声答了一句,犹豫着又说,声音微不可闻,“我也……很高兴。”

“走吧。”老人挽着他的手慢慢起身,“那边该等急了,你过去享的福少,可要多吃点好的,补补身子……”

秦衣认真答应着,向窗外瞥去最后一眼,不为他而停留的琴江水随即遮在佣人合起的帘栊后,再看不见了。




夜宵坐在桃树下,慢悠悠夹起一只小笼包;左一正意气风发搂着个漂亮男人走出罗塞城酒吧,背后柯里昂无奈叹息着收拾残局;江北希和江西桐抱着拎着大包小包的年货匆匆赶回家,薇薇安已经等她们许久了;一衣红雪无精打采坐在直播晚会的电视前,挨着父母哈欠连天。还有更多、更多,或许也存在不幸,可是总有那么多幸福的事这一晚正在发生。




“很漂亮吧,小海。”宙眺望着远方,云端深沉的夜色里,星星点点缀着万家灯火。“真希望奇迹大陆一直维持这样的和平与安宁。”

“是啊,真正的烟花原来这么漂亮……”小海抬起头,眼睛亮亮地映着夜空中次第绽放的绚烂烟花,“要是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不要再往前流逝……”

“那样的愿望,还是没可能实现的。”宙摇头失笑,小海那句反驳“你的不也一样吗!”他就假装没听见了。蓝发青年温声说:“变迁有它自己的意义。如果没有消亡,也就没有新生。如果永远停在这里,虽然没有了灾祸,也不会有更美好的东西再出现了,不是吗——虽然我们都不期望灾祸到来。……还有,小海,对不起,以前总是不让你在方舟上放烟花,终于能带你亲眼看到烟花的样子了。”

他注意到妹妹毛绒绒的袖子没翻好,于是弯下腰替她抚平,问她冷不冷?被哥哥强行裹成小熊才放出方舟的海,气鼓鼓向他翻了个白眼以作回答。

“走吧,我们去看看?”

小海抓紧哥哥的手,“快走啦快走啦,早就等不及了!”

然后他们一起,向这片熟识已久的美丽世界迈出了第一步。






-End




*?

这片星轨真是非常美丽。李尔里德放开望远镜,轻轻叹息。可惜了。

就放任休息时间延长一点点,再多欣赏一会吧。

让他亲眼来见证这一切,无论莫测的未来如何。

面面小饼干

洛昂你咋还戴人家美瞳啊?

完  全  一  致

洛昂你咋还戴人家美瞳啊?

完  全  一  致

sunflower
玩游戏多少年,这次终于看到小宙...

玩游戏多少年,这次终于看到小宙哥哥的鞋子了。

新年祝福篇。

玩游戏多少年,这次终于看到小宙哥哥的鞋子了。

新年祝福篇。

sunflower
联盟任务里的小宙哥哥。

联盟任务里的小宙哥哥。

联盟任务里的小宙哥哥。

Loivissa

水晶帘动微风起。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P1 妄想得到女王的爱,是我本人真实写照。

P2 暖喵。没有想好女婿选谁,干脆放大喵了哈哈哈。

P3-4 墨秦。西装秦衣!

P5-6 方舟组。抖落繁星和倾云阁格格不入,然而你李不给你选择(苦笑)。

最近对这个背景上头。明天帅闪复苏后放一大波秦鹿!

-----------分割线--------------

换号重发


水晶帘动微风起。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P1 妄想得到女王的爱,是我本人真实写照。

P2 暖喵。没有想好女婿选谁,干脆放大喵了哈哈哈。

P3-4 墨秦。西装秦衣!

P5-6 方舟组。抖落繁星和倾云阁格格不入,然而你李不给你选择(苦笑)。

最近对这个背景上头。明天帅闪复苏后放一大波秦鹿!

-----------分割线--------------

换号重发


Meg
除夕的方舟补给是饺子吗

除夕的方舟补给是饺子吗

除夕的方舟补给是饺子吗

花百慕

……

我可能天生不适合画很精细的画?

第一次画长图,有,有bug担待。

大家新年快乐呀!

……

我可能天生不适合画很精细的画?

第一次画长图,有,有bug担待。

大家新年快乐呀!

sunflower
新年关卡中的小宙哥哥。🌹

新年关卡中的小宙哥哥。🌹

新年关卡中的小宙哥哥。🌹

阿Y

语音漂流瓶

闪耀暖暖BG向

宙X暖暖


宙暖小段子

灵感来自宙语音此刻


大家好,我是闪耀暖暖玩家,这天我跟往常一样登陆游戏,最近这个游戏更新了新东西,添加了此刻上可以发语音的功能。


今天登陆上就看到宙发了语音。


「宙:嗯……平时没什么机会对很多人说话……在这里说话所有人都能听到吗?」


知道宙的此刻的人不多,所以也没有几条评论,

只有暖暖,大喵还有小海。


突然想逗逗宙的我在下面写了:


「跟你有缘的人才会听得到喔~」


没有想过宙会回复我,我就退出了...

闪耀暖暖BG向

宙X暖暖

 

宙暖小段子

灵感来自宙语音此刻

 

 

大家好,我是闪耀暖暖玩家,这天我跟往常一样登陆游戏,最近这个游戏更新了新东西,添加了此刻上可以发语音的功能。

 

今天登陆上就看到宙发了语音。

 

「宙:嗯……平时没什么机会对很多人说话……在这里说话所有人都能听到吗?」

 

知道宙的此刻的人不多,所以也没有几条评论,

只有暖暖,大喵还有小海。

 

突然想逗逗宙的我在下面写了:

 

「跟你有缘的人才会听得到喔~」

 

没有想过宙会回复我,我就退出了此刻去做今天游戏的日常。

当我忙完我又收到了此刻回复的提示,居然是收到宙的回复。

 

「宙回复你:语音漂流瓶吗?」

 

哈哈哈哈

既然宙把它当漂流瓶那就漂流瓶吧。

 

「Nikki_暖暖:宙也在用这个新功能吗?

宙回复Nikki_暖暖:还在摸索之中,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宙盯着手机屏幕很久了,久到旁边的小海已经要睡着了。

 

有缘人才能听到的语音漂流瓶吗?

那如果说出那句话,她会不会听到?

 

“哥哥,你怎么了?为什么一直盯着黑屏的手机发呆?”

“没事,小海你出去玩吧,我要做实验了。”

“不要啊~我要跟哥哥一起玩!”

小海一听宙赶她出去,小姑娘很不开心抱着宙的腿。

“听话。”

 

“哥哥最讨厌了哼!”

小海气呼呼的站在门口,真是讨厌,哥哥肯定有什么秘密不想让小海知道!

小姑娘偷偷拉开门缝就看到宙还跟刚刚一样在盯着手机发呆。

 

哼哼

果然有问题!

 

接着她看到宙脸红把手机放在嘴边说下了一句话,说完就赶紧放下手机捂着脸转了身,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到宙耳朵都红了。

 

哥哥到底说了什么啊?

 

暖暖今天的安排是去看电影,这时她收到了手机此刻更新提醒。

会是谁呢?最近大家都很开始用了此刻的语音功能。

暖暖打开了手机,诶?是宙吗?又说了什么?

 

「宙:这是一条给暖暖的留言漂流瓶,暖暖……我喜欢你。」

 

诶诶诶诶诶

暖暖的脸瞬间变红了,宙他……他……。

女孩嘴角忍不住弯起,她举起手机也说了一句话,

 

「Nikki_暖暖:这是一条给宙的留言漂流瓶,宙我也很喜欢你。」

 

之后又一次上线的玩家看到此刻里这两条信息表示我吃到狗粮了!

 

End

 

 

 

 

 

 

 

花百慕

来来来其他的随意,Rex我的!【大声】

↖-↘:杜若岚纱,墨色音潮,蒸汽幻想,锦狐灼灼

本来想画表情包的,结果就成功了一个……嗐。

可能有下一批,可能。

来来来其他的随意,Rex我的!【大声】

↖-↘:杜若岚纱,墨色音潮,蒸汽幻想,锦狐灼灼

本来想画表情包的,结果就成功了一个……嗐。

可能有下一批,可能。

sunflower
新年风的小宙哥哥🌹🌹🌹宙...

新年风的小宙哥哥🌹🌹🌹宙哥哥带小海奇迹大陆买吃的来了。

新年风的小宙哥哥🌹🌹🌹宙哥哥带小海奇迹大陆买吃的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