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定场诗

4247浏览    296参与
糖粥小饼干

《终了》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终是李白醉了酒,你是孤独也是愁。

终是荆轲刺了秦,一代帝王一世民。

终是妲己祸了国,万里江山岁蹉跎。

终是玉环停了曲,无人再懂琵琶语。

终是韩信放下枪,你是宿命也是伤。

终是悟空成了佛,我一坠落便成魔。

终是霸王别了姬,弃了江山负了你。

终是后羿断了箭,此生注定难相见。

终是评书也截至,从此告别定场诗。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终是李白醉了酒,你是孤独也是愁。

终是荆轲刺了秦,一代帝王一世民。

终是妲己祸了国,万里江山岁蹉跎。

终是玉环停了曲,无人再懂琵琶语。

终是韩信放下枪,你是宿命也是伤。

终是悟空成了佛,我一坠落便成魔。

终是霸王别了姬,弃了江山负了你。

终是后羿断了箭,此生注定难相见。

终是评书也截至,从此告别定场诗。


秦·川(秦何以堪♥)

贯口,相声,定场诗

抱图留言。谢谢配合

贯口,相声,定场诗

抱图留言。谢谢配合

说史
郭德纲常用的一首定场诗,其实是嘉靖皇帝为远征越南的大将所写
郭德纲常用的一首定场诗,其实是嘉靖皇帝为远征越南的大将所写
观海说历史

京剧定场诗:

1、浪说曾分鲍叔金,谁人辨得伯牙琴!干今交道好如鬼,湖海空悬一片心。

2、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3、海鳖曾欺井内蛙,大鹏张翅绕天涯。强中更有强中手,莫向人前满自夸。

4、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假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5、三月柳花轻复散,飘荡澹荡送春归。此花本是无情物,一向东飞一向西。

6、蜀魄健啼花影去,吴蚕强食拓桑稀。直恼春归无觅处,江湖辜负一蓑衣。

7、青莲居士滴仙人,酒肆逃名三十春。湖州司马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

8、富贵还将智力求,仲尼年少合封侯。时人不解苍天意,空使身心半夜愁。

京剧定场诗:

1、浪说曾分鲍叔金,谁人辨得伯牙琴!干今交道好如鬼,湖海空悬一片心。

2、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3、海鳖曾欺井内蛙,大鹏张翅绕天涯。强中更有强中手,莫向人前满自夸。

4、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假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5、三月柳花轻复散,飘荡澹荡送春归。此花本是无情物,一向东飞一向西。

6、蜀魄健啼花影去,吴蚕强食拓桑稀。直恼春归无觅处,江湖辜负一蓑衣。

7、青莲居士滴仙人,酒肆逃名三十春。湖州司马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

8、富贵还将智力求,仲尼年少合封侯。时人不解苍天意,空使身心半夜愁。

柠檬色的秋千_zyl
在另个平台上看到的,还挺押的

在另个平台上看到的,还挺押的

在另个平台上看到的,还挺押的

南.

定场诗

说书唱戏劝人方

三条大道走中央

善恶到头终有报

人间正道是沧桑

说书唱戏劝人方

三条大道走中央

善恶到头终有报

人间正道是沧桑

南.

定场诗

难难难  道德玄

不对知音不可谈

对了知音谈几句

不对知音枉费舌尖

难难难  道德玄

不对知音不可谈

对了知音谈几句

不对知音枉费舌尖

南.

定场诗

伤情最是晚凉天 憔悴斯人不堪怜

邀酒催肠三杯醉 寻香催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 荼靡花了我无缘

小楼寂寞心宇月 也难如钩也难园

大将生来胆气豪  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 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 穴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 朕与将军解战袍

伤情最是晚凉天 憔悴斯人不堪怜

邀酒催肠三杯醉 寻香催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 荼靡花了我无缘

小楼寂寞心宇月 也难如钩也难园

大将生来胆气豪  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 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 穴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 朕与将军解战袍

南.

定场诗

没来由此去经年

总把新人换旧颜

江山父老能容我

不使人间造孽钱

没来由此去经年

总把新人换旧颜

江山父老能容我

不使人间造孽钱

南.

定场诗

马瘦毛长蹄子胖 两口子睡觉争热炕 老头儿说要睡炕里头 老婆死乞白嘞偏不让 老头儿说我捡的柴 老婆说我烧的炕 老头儿说要睡要睡偏要睡 老婆儿说不让不让偏不让 老头儿拿起了掏灰耙 老婆儿拿起了擀面杖 两人乒哩乓啷打到了大天亮 挺好的热炕 谁也没睡上

马瘦毛长蹄子胖 两口子睡觉争热炕 老头儿说要睡炕里头 老婆死乞白嘞偏不让 老头儿说我捡的柴 老婆说我烧的炕 老头儿说要睡要睡偏要睡 老婆儿说不让不让偏不让 老头儿拿起了掏灰耙 老婆儿拿起了擀面杖 两人乒哩乓啷打到了大天亮 挺好的热炕 谁也没睡上

南.

定场诗

终了

终是庄周梦了蝶 你是恩赐也是结

终是李白醉了酒 你是孤独也是愁

终是荆轲刺了秦 一代君王一世民

终是妲己祸了国 万里江山诉蹉跎

终是玉环听了曲 无人再懂琵琶语

终是韩信放下枪 你是宿命也是伤

终是悟空成了佛 你一堕落便是魔

终是霸王别了姬 弃了江山负了你

终是后羿断了剑 此生注定难相见

终是评书已截止 从此告别定场诗

终了

终是庄周梦了蝶 你是恩赐也是结

终是李白醉了酒 你是孤独也是愁

终是荆轲刺了秦 一代君王一世民

终是妲己祸了国 万里江山诉蹉跎

终是玉环听了曲 无人再懂琵琶语

终是韩信放下枪 你是宿命也是伤

终是悟空成了佛 你一堕落便是魔

终是霸王别了姬 弃了江山负了你

终是后羿断了剑 此生注定难相见

终是评书已截止 从此告别定场诗

南.

定场诗

开这个坑呢其实就是想怀念一下九南的定场诗

现在看见定场诗就会想到九南

所以来了一个坑

开这个坑呢其实就是想怀念一下九南的定场诗

现在看见定场诗就会想到九南

所以来了一个坑

幼稚园老童鞋💜

定场诗

守法朝朝忧闷

强梁夜夜欢歌

损人利己骑马骡

正直公平挨饿

修桥补路瞎眼

杀人放火的儿多

我到西天问我佛

佛说 我也没辙


难难难 道德玄

不对知音不可谈

对了知音谈几句

不对知音枉费舌尖


道德三皇五帝

功名夏后商周

五霸七雄闹春秋

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

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播种后人收

说甚龙争虎斗


伤情最是晚凉天

憔悴斯人不堪怜

邀酒摧肠三杯醉

寻香惊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

荼蘼花了我无缘

小楼寂寞新雨月

也难如钩也难圆


说书唱戏劝人方

三条大道走中央

善恶到头终...

守法朝朝忧闷

强梁夜夜欢歌

损人利己骑马骡

正直公平挨饿

修桥补路瞎眼

杀人放火的儿多

我到西天问我佛

佛说 我也没辙




难难难 道德玄

不对知音不可谈

对了知音谈几句

不对知音枉费舌尖




道德三皇五帝

功名夏后商周

五霸七雄闹春秋

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

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播种后人收

说甚龙争虎斗




伤情最是晚凉天

憔悴斯人不堪怜

邀酒摧肠三杯醉

寻香惊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

荼蘼花了我无缘

小楼寂寞新雨月

也难如钩也难圆




说书唱戏劝人方

三条大道走中央

善恶到头终有报

人间正道是沧桑




曲木为直终必弯

养狼当犬看家难

墨染鸬鹚黑不久

粉刷乌鸦白不鲜

蜜饯黄连终须苦

强摘瓜果不能甜

好事总得善人做

哪有凡人做神仙




庐山竹影几千秋

云锁高峰水自流

万里长江飘玉带

一轮明月滚金球

路遥西北三千界

势压东南百万州

美景一时观不尽

天缘有份再来游(画中游)




天为箩盖地为毯

日月星辰伴我眠

什么人撒下名利网

富贵贫困不一般

也有骑马与座轿

也有推车把担担

骑马座轿修来的福

推车担担命该然

骏马驮着痴呆汉

美妇人常伴拙夫眠

八十老翁门前站

三岁顽童染黄泉

不是老天不睁眼

善恶到头报应循环






七寸毛竹握手中

半文半武半书生

渴来池中饮墨水

饱来纸上抖威风

上殿动本文武惧

入庙留诗神鬼惊

此笔落在仇人手

堪比杀人斩将锋





山前梅鹿山后狼

狼鹿结拜在山岗

狼有难来鹿搭救

鹿有难来狼躲藏

箭射乌鸦冲天起

箭头落在狼身上

劝君交友需谨慎

千万莫交无意郎




铁甲将军夜度关

朝臣待漏五更寒

山寺日高僧未起

看来名利不如闲



大将生来胆气豪

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和鼓山河动

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

穴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

朕与将军解战袍




没来由此去经年

总把新人换旧颜

江山父老能容我

不使人间造孽钱




穷人站在十字街头耍十把钢钩

勾不着亲人骨肉

有钱人在深山老林耍刀枪棍棒

打不散无义宾朋

英雄至此  未必英雄

大英雄手中枪翻江倒海

抵挡不住饥寒穷三个字

有钱男子汉  无钱汉子难

(不知道这个算不算)




马瘦毛长蹄子胖

两口子睡觉争热炕

老头儿说要在炕里头睡

老婆儿死乞白咧偏不让

老头儿说是我捡的柴

老婆儿说是我烧的炕

老头儿说偏睡偏睡偏要睡

老婆儿说不让不让偏不让

老头儿拿起了掏灰耙

老婆儿拿起了擀面杖

两口子乒呤乓啷打到大天亮

挺好的热炕 谁也没睡上




终是庄周梦了蝶   你是恩赐也是劫

终是李白醉了酒   你是孤独也是愁

终是荆轲刺了秦   一代君王一世民

终是妲己祸了国   万里江山似蹉跎

终是玉环停了曲   无人再懂琵琶语

终是韩信放下枪   也是宿命也是伤

终是悟空成了魔   你一堕落便是魔

终是霸王别了姬   弃了江山负了你

终是后羿断了箭   此生注定难相见

终是评书已截止   从此告别定场诗









我会的都在这了……









赢云逸

经过改编的定场诗

终是庄周梦了蝶 你是恩赐也是劫

终是貂蝉劈了腿 吕布打断赵云腿

终是达摩剃了头 从此不再用飘柔

终是元歌出了山 1433223

终是墨子漏了电 一路火花带闪电

终是刘禅卸了甲 做个孩子不推塔 

终是李白娶了妻 留下韩信一人基

终是庄周梦了蝶 你是恩赐也是劫

终是貂蝉劈了腿 吕布打断赵云腿

终是达摩剃了头 从此不再用飘柔

终是元歌出了山 1433223

终是墨子漏了电 一路火花带闪电

终是刘禅卸了甲 做个孩子不推塔 

终是李白娶了妻 留下韩信一人基

白狐

【定场诗】拾捌

马瘦毛长蹄子胖,老两口子睡热炕。 


老头儿要在炕头上睡,老婆儿还偏不让,


老头儿拿起顶门棍,老婆抄起擀面杖,


两口子乒登乓当打了个大天亮, 


挺好的热炕——谁也没睡上。


马瘦毛长蹄子胖,老两口子睡热炕。 


老头儿要在炕头上睡,老婆儿还偏不让,


老头儿拿起顶门棍,老婆抄起擀面杖,


两口子乒登乓当打了个大天亮, 


挺好的热炕——谁也没睡上。


白狐

【堂良】黑白—陆(结局)

   周九良自杀了,在出院后的第七天。


   他躺在地上,从漆黑的房间里往外看,看那皎白的月光,他的怀里抱着一只小恐龙,左手拿着他和孟鹤堂的合照—《礼仪漫谈》……他看着照片,笑了笑,却湿润了眼眶…… 


   周九良的葬礼挺简单,他留下的最后一封信说:看见我遗体的人,很抱歉,请把我的血当做一朵花吧,开在黑白深渊的一朵玫瑰,不要害怕,我只是爱累了……孟哥……我下辈子再娶你……


  周九良的葬礼上,商店赵掌柜带着一束花来了,他打开了手里的录音笔:“春秋亭外风雨暴…...

   周九良自杀了,在出院后的第七天。


   他躺在地上,从漆黑的房间里往外看,看那皎白的月光,他的怀里抱着一只小恐龙,左手拿着他和孟鹤堂的合照—《礼仪漫谈》……他看着照片,笑了笑,却湿润了眼眶…… 


   周九良的葬礼挺简单,他留下的最后一封信说:看见我遗体的人,很抱歉,请把我的血当做一朵花吧,开在黑白深渊的一朵玫瑰,不要害怕,我只是爱累了……孟哥……我下辈子再娶你……


  周九良的葬礼上,商店赵掌柜带着一束花来了,他打开了手里的录音笔:“春秋亭外风雨暴……”  “苏三离了洪桐县……”  他看着黑白照片:“你给我唱的戏……真好听……” 他蹲下来,打开了小恐龙的拉链,递给了哭成泪人的孟鹤堂:“看看吧。”  孟鹤堂接过,看到里面没有棉花,全是纸条……


“孟哥打我了,好疼……不过还是喜欢孟哥”


“孟哥今天夸我啦,好开心”


“今天混混沌沌的,头晕,孟哥关心我了”


“孟哥……”


孟鹤堂从最里面取出了一沓纸——周九良手写的《上林赋》


……


翻到最后一页,上面赫然写着:听说抄《上林赋》得心上人……孟哥怎么还是不理我呢……



孟鹤堂闭上了眼睛……


马瘦毛长蹄子胖,老两口子睡热炕。 

老头儿要在炕头上睡,老婆儿还偏不让,

老头儿拿起顶门棍,老婆抄起擀面杖,

两口子乒登乓当打了个大天亮, 

挺好的热炕——谁也没睡上。


【黑白】——完



给各位衣食父母拱手了,


白某 鞠躬下台(鞠躬)





白狐

【定场诗】拾柒

色色色,千古一祸。


君子失德,小人常乐,


大英雄最难把这美人关过

色色色,千古一祸。


君子失德,小人常乐,


大英雄最难把这美人关过

白狐

【堂良】黑白-伍

   九良问:“您家里哥几个啊?(您是干什么的)”  赵掌柜摆了摆手:“都是以前的事儿了。老三不成器,走方君子地。(走江湖打把式卖艺的)。”九良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我走了,坐了这么长时间,打扰您做生意了。”  赵掌柜挽留:“本来也没什么人来,再坐会儿。” 九良苦笑:“回去出早功。”  老板眯着眼点了点头,送了一句:“常来啊。” 九良笑着点了点头:“好。”  


   同时,孟鹤堂也发现了周九良走了,这让他更加愤怒,他现在还会闹脾气...

   九良问:“您家里哥几个啊?(您是干什么的)”  赵掌柜摆了摆手:“都是以前的事儿了。老三不成器,走方君子地。(走江湖打把式卖艺的)。”九良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我走了,坐了这么长时间,打扰您做生意了。”  赵掌柜挽留:“本来也没什么人来,再坐会儿。” 九良苦笑:“回去出早功。”  老板眯着眼点了点头,送了一句:“常来啊。” 九良笑着点了点头:“好。”  


   同时,孟鹤堂也发现了周九良走了,这让他更加愤怒,他现在还会闹脾气了?!什么毛病,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他愤愤然转身出了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房间,却没有注意到床头柜上的字条:孟哥,看您和嫂子都还睡着,就不打扰了,九良走了,不麻烦您了。


   周九良不出意外,接到了孟鹤堂的短信,今天他们有场,九良苦笑着摇摇头,不出意外他今天在后台又得挨一顿。 


   他直接去了后台,孟鹤堂黑着脸:“《洪羊洞》,下台别走昂。”  周九良乖巧的点了点头。就算九良一身的伤痕,孟鹤堂还选择了上腿子活儿,但是今儿的表演效果还是丝毫不打折扣。“我差点忘了,相声演员,也是演员。”


   下了台,孟鹤堂的表情舒缓了几分,今儿的包袱可都响了,现挂砸的也不错,可是一想起来周九良的“劣迹”,他的表情就又凝重起来。如此想着,孟鹤堂就在后台当着七队演员的面儿,一脚把周九良踢倒了。周九良也没有反抗,旁边的师弟不敢吱声,只有两个胆子大一点的偷跑了出去,去找饼哥和栾队。


   等到烧饼和栾云平到七队后台的时候,周九良一袭青色大褂长衫,已经被大片的血染红了。周九良依旧守着规矩端端正正的跪着,而后台的师弟们都哆哆嗦嗦跪在后面不敢说话,甚至有人擦起了汗。


   “孟鹤堂!” “孟鹤堂!”烧饼和栾云平同时喝到,“孟鹤堂你疯了不是!”烧饼着急的把地上半晕厥的团子抱起来,栾云平帮忙把周九良扶到烧饼的背上,打发人赶紧去医院,然后挥挥手,让那些吓得半死的师弟赶紧回家。然后,栾云平双手一背,放出了副总的威压,淡淡的看着六神无主的孟鹤堂。


   孟鹤堂如梦初醒一般,一下跪在了栾云平脚下;“栾哥,我……九良……” 栾云平淡淡的看着脚下惶恐的弟弟,说了一句:“去,把戒尺请来。” 孟鹤堂把戒尺递到栾云平手里,低着头:“哥……”  栾云平打断了他:“留着一会儿说。”说着,戒尺夹杂着破风的声音,甩到了孟鹤堂脸上,孟鹤堂痛出了眼泪,可戒尺没有停,一下一下甩在了孟鹤堂引以为豪的脸上,孟鹤堂疼的含着眼泪哀求:“哥,别打了,疼……” 栾云平堪堪打了五六下才停:“孟鹤堂,你醒醒!” 栾云平撂下这句话就走了。留下孟鹤堂一个人跪在原地抽泣……


   医院里,周九良醒了,一睁眼就看见了饼哥和栾哥忧愁焦急的脸,他挣扎着想起身,栾云平眼疾手快,一把把人按了回去:“别动。”  周九良乖巧的躺了回去:“哥……别怪孟哥……他最近压力太大了,情绪就不太好,我又演的不好,出了错,孟哥才罚我……”  莽撞人烧饼开口:“弟弟,医生说你身上的伤口可不是一次留下的啊。”  栾云平接过话头:“昨儿的演出我也看了,效果可是真不错啊,包袱全响了啊。”  周九良很着急:“孟哥只是心情不好,他打我也是应该的……至少……”他垂下了眼:“至少还能让我觉得……我有用处”


色色色,千古一祸。


君子失德,小人常乐,


大英雄最难把这美人关过


    

白狐

【定场诗】拾陆

难难难,道德玄 ,


不对知音不可谈 ,


对了知音谈几句 ,


不对知音枉废舌尖 。


难难难,道德玄 ,


不对知音不可谈 ,


对了知音谈几句 ,


不对知音枉废舌尖 。


白狐

【定场诗】拾伍

道德三皇五帝 ,功名夏侯商周 。

五霸七雄闹春秋 ,顷刻兴亡过手。

青石几行名姓 ,北邙无数荒丘 ,

前人播种后人收 ,说甚龙争虎斗 。

道德三皇五帝 ,功名夏侯商周 。

五霸七雄闹春秋 ,顷刻兴亡过手。

青石几行名姓 ,北邙无数荒丘 ,

前人播种后人收 ,说甚龙争虎斗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