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宜徽

322浏览    12参与
旅游博主方某人

@江初呦 你的点文到了

疯子文学,ooc

非城设城拟,宜徽宜无差

宜哥第一视角,宜徽宜竹马竹马设定

我伸手覆上那病房的门把手,却像触雷般收回。我不愿再见他的面容。

若是此刻进去,他定是笑着招呼我,而他那尚年幼的弟弟一定伏在他床边做作业。

明明很美好,我不敢。

我看着他一天天憔悴,好像有什么不得不说的事情卡在心里。它在嘴边了,我不敢。

我调头离去,我疯狂地奔跑,我像在逃离怪物,我像个逃兵。

我在逃避我自己。

明明是四个人的大学宿舍,少了一个人却像一个死地。那是个监狱,我不愿回去。

我定是个疯子。

我头一次踏入那灯红酒绿的地方。分明喧闹分明多彩。

它像灰色的...


@江初呦 你的点文到了

疯子文学,ooc

非城设城拟,宜徽宜无差

宜哥第一视角,宜徽宜竹马竹马设定

我伸手覆上那病房的门把手,却像触雷般收回。我不愿再见他的面容。

若是此刻进去,他定是笑着招呼我,而他那尚年幼的弟弟一定伏在他床边做作业。

明明很美好,我不敢。

我看着他一天天憔悴,好像有什么不得不说的事情卡在心里。它在嘴边了,我不敢。

我调头离去,我疯狂地奔跑,我像在逃离怪物,我像个逃兵。

我在逃避我自己。

明明是四个人的大学宿舍,少了一个人却像一个死地。那是个监狱,我不愿回去。

我定是个疯子。

我头一次踏入那灯红酒绿的地方。分明喧闹分明多彩。

它像灰色的。

我就一个人喝着我的闷酒。

至于何时回去的,我不大清楚。只记得梦里幽深的长廊,我疯狂奔跑。挣不开的。

我怕,怕自己说出那句话更怕自己永不说出那句话。我害怕这一切的后果。

某天清晨,我终于直视镜中的我。

许久未刮去的胡子,浓重的黑眼圈,好像将死之人是我一样。

那天下午我在阳台上抽烟。舍友见了倒也稀奇:“以前啊,你可不是这样的。”

我吐出一个烟圈,它将眼前的一切蒙上一层。看不清的,一如现在的我。

我已经许久未睡过好觉了。梦里是无尽可怖的走廊。

以前的我,是怎么样的?

是笑的,是像太阳一般的。那句话从未如此紧逼着我。

他,那会大约也真正地笑着。像春风。

我终于下定决心拨响了他的号码,心里想着如何更好地说出那句话。

我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女声。

我明白了。

幽深长廊再也未入过我的梦,在我终于不愿逃脱之时。

旅游博主方某人

贺年是另一个手书

追光者

宜徽宜无差

贺年是另一个手书

追光者

宜徽宜无差

送青山

还没写完,但是不会有后续了。


安庆的春天是很舒服的,有一种低调又安静的美。群山被大笔涂抹成秾郁的青色,些许明艳色彩点缀其间。飞鸟雪白的双翼划过灰蓝色天际,从远方带来一场温柔的雨。青瓦下粉嫩的月季,白墙上苍翠的爬山虎,都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屋角处挂着的风铃,低吟着一支轻盈的歌谣。落到江面上的点滴细雨,正与它轻声唱和。很秀气的一座城。撑伞走在江边,徽州想,也很像她,就是她不若这般温柔。

  眼前出现青石台阶,徽州走了上去,安庆果然在这里。他收起了伞。

  安庆正倚亭而眠,听到人声懒懒抬眼一看,便又闭眼假寐。她膝上卧了团雪,正是池州赠她的那只猫,青葱玉手摩挲着猫背上那块黑斑。徽州眼尖,一...

还没写完,但是不会有后续了。



安庆的春天是很舒服的,有一种低调又安静的美。群山被大笔涂抹成秾郁的青色,些许明艳色彩点缀其间。飞鸟雪白的双翼划过灰蓝色天际,从远方带来一场温柔的雨。青瓦下粉嫩的月季,白墙上苍翠的爬山虎,都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屋角处挂着的风铃,低吟着一支轻盈的歌谣。落到江面上的点滴细雨,正与它轻声唱和。很秀气的一座城。撑伞走在江边,徽州想,也很像她,就是她不若这般温柔。

  眼前出现青石台阶,徽州走了上去,安庆果然在这里。他收起了伞。

  安庆正倚亭而眠,听到人声懒懒抬眼一看,便又闭眼假寐。她膝上卧了团雪,正是池州赠她的那只猫,青葱玉手摩挲着猫背上那块黑斑。徽州眼尖,一下就看见皓腕上的玉镯正是之前他送的,勾了勾唇,在她身边坐下。

  宜城风光好,青山秀水养出她颜色秀丽婉约,少有人敌。她又喜红妆,向来描得眉眼美如烈焰玫瑰,举手投足间带风情无限,清淡一瞥就教人失了心魂。眼下却只着了件花纹都没有的月白锦衣,木钗松松挽起乌发如云。清水出芙蓉,不施半分粉黛,一眼看去,二八少女般清丽,唯脸上倦意难忽略。安庆小憩,徽州便陪她安静。只听见亭外雨声沥沥淅淅。

  “谁叫你来的?”还是安庆先开了口,她抬起头,揉了揉惺忪睡眼。

  “皖皖。”徽州不像平日生意场上拐弯抹角,单刀直入挑明了来意,直直盯着她看,“她说最近常常不见你,宅子不回,院落不去,见到谁都一副懒散没精神的样子。有时连公事都不处理,一股脑丢给怀宁潜山,甚至拜托她帮忙。我开始还以为她是在说笑还是夸张了,见到才发现确实如此。你怎么了?怎么这幅样子?发生什么了?”

  安庆不理,她眺望远方迷蒙山水,茫茫烟雨氤氲了巍巍青山,偶有鹤唳悠悠如泣。徽州看见,她眼里是一片云茫水茫。

  “最近很累吗?”徽州放缓了语气,柔如三月春风。他将安庆怀里的猫咪抢了过去,往自己膝上一放,盘起猫的尾巴来。猫不满地叫唤了两声,瞪了瞪将它从主人手上抢来的男人,又缩成一团埋头睡自己的。徽州被它逗的一乐,扯了扯它耳朵,引来更多不满的叫声。

  她这才做出了回应,怔怔出神般点了点头,轻轻靠住徽州。猫和人都被托付给了自己,徽州不敢懈怠,当机立断把主子往旁边一推,搂上它家猫奴肩,让安庆靠得更舒服些。猫措不及防遭到推搡,轻巧地跳到石桌上,竖起浑身的毛冲他龇牙咧嘴。“别欺负我家徽徽。”安庆梦呓般言语。

  “灰灰?你取名真奇特。”徽州轻轻抚着安庆背,打量着她的猫,通身白如雪唯背上一块黑斑,是颇为名贵的品种将军盖印。“这怎么看也不是灰猫。”

  “不是灰色的灰,是徽州的徽。”

江淮江淮江★
女校宜徽 宜是贝佬设,我永远喜...

女校宜徽

宜是贝佬设,我永远喜欢宜姐

徽黄同体为什么看起来更虐了我恨


女校宜徽

宜是贝佬设,我永远喜欢宜姐

徽黄同体为什么看起来更虐了我恨


旅游博主方某人
老照片【像徽宜其实就是宜徽】

老照片
【像徽宜其实就是宜徽】

老照片
【像徽宜其实就是宜徽】

上官灼烨
【宜徽】抓住你喽(ฅω*ฅ)安...

【宜徽】抓住你喽(ฅ>ω<*ฅ)安庆姐姐和徽州哥哥的甜甜日常(ฅ>ω<*ฅ)

【宜徽】抓住你喽(ฅ>ω<*ฅ)安庆姐姐和徽州哥哥的甜甜日常(ฅ>ω<*ฅ)

AgNo3

【宜徽】世家

黑洞大脑的新脑洞——
宜徽√
文笔粗略(毕竟以前是写论坛体的)
第一人称,第三人称随时转换
试水ING——
有便宜爹妈出没,已故
起名废

序.
徽州城西盘跟着一产王姓世家。王家祖上三代都是当地赫赫有名的茶商,顶盛时期控制着城内两座最大的港口,几乎垄断当地茶叶出口的五分之一。可惜到了第三代,由于其与发妻一往情深,王家只剩下一个子嗣。这唯一的小少节本就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再加上母亲难产导致他天生病弱,竟逐渐被家里当做女孩子般娇养。他长大后任性至极,且不学无术,整日作着艳词混迹在各色女人之间。即使他父亲为他娶了交好世家的名媛淑女并在老完后院置办了一大堆美丽的姬妾,也没有阻止他在外的浪荡行为。在第三代去世后小少爷就...

黑洞大脑的新脑洞——
宜徽√
文笔粗略(毕竟以前是写论坛体的)
第一人称,第三人称随时转换
试水ING——
有便宜爹妈出没,已故
起名废



序.
徽州城西盘跟着一产王姓世家。王家祖上三代都是当地赫赫有名的茶商,顶盛时期控制着城内两座最大的港口,几乎垄断当地茶叶出口的五分之一。可惜到了第三代,由于其与发妻一往情深,王家只剩下一个子嗣。这唯一的小少节本就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再加上母亲难产导致他天生病弱,竟逐渐被家里当做女孩子般娇养。他长大后任性至极,且不学无术,整日作着艳词混迹在各色女人之间。即使他父亲为他娶了交好世家的名媛淑女并在老完后院置办了一大堆美丽的姬妾,也没有阻止他在外的浪荡行为。在第三代去世后小少爷就更加大胆妄为,仅仅在二十年内就几乎将从太爷爷辈开始积攒的家底挥霍一空。因为天生病弱和纵欲过度,他在正当壮年时就暴毙身亡。他死后。留下的只有空架子般的王家和同各位妻妾生下的七个孩子。

而我们的故事,要从这位死去少爷正房所生唯一的儿子——王儒徽说起。

1.
徽州的天气虽相比起北方的城市相对较热,但也没到两广日日需要身着夏裙的地步。虽是初春,当我在清晨用手指捏着方布将它浸没在木桶的井水中时,却依旧不由自主地轻颤了一下。

我将润湿后的毛巾放在书房中央的长木桌上,小心又熟练地擦拭起来。王家的新老爷不似从前的那个喜欢与后院的夫人们待在一起,他所爱好的是挥毫泼墨以及细细地盘算着一些事情。

不过,说起来,后院里也已经没有美丽的夫人们了。她们有的早早就因为各种而死去了,到最后陪伴在前老爷身边的只剩下他的正妻。不过,在一个月前,也就是前老爷去世的一个星期后,这位最后的夫人也因为极度的悲伤竟犯了心疾,死在了那张与丈夫同睡了二十多年的床上。大人们在私底下都同情这位端庄的主母,他们在深夜一切都结束后常聚在一起,切切擦擦些前主子的故事。我蜷缩在角落,只听到一小部分就被大人们赶出了屋子。

这座大宅子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变得空洞。后院的夫人们一个个陆续死去了,仆人也在一天天减少。老爷和几位少爷屋里的丫鬟被全部送出去找个好人家嫁了,就连那些细皮嫩肉的小姐们也只留下了一个心腹儿。

我是王家的家生女儿,父母早就因为我所不清楚的原因一起死了,我没有地方可去,自然就被留了下来。与我一同留在这里的,也几乎全是王家的家生女儿和家生子儿。

我心里想着事情,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就停了下来。直到一种踏入书房踩在地板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我才猛然回过神来。

我转过身,看到的不是管事婆婆,竟是本不该在这个时辰出现在这里的新老爷。

“老爷。”我立刻低下头,不敢与他明亮的眼睛相对。虽然大人们曾经说过这位新老爷是与前老爷一样可以温和对待仆人的善人,但是在这座宅子的主人眼底懈怠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实在是羞愧难当。

意料之中的责骂声没有响起,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似乎是绕过了我坐在了长木桌的前面。随后,依旧是寂静无声。

我忍不住偷偷地抬起头小心地往桌后望去,看清楚老爷的动作后,逐渐安心了下来。他素白的手按在折整齐的方布上,仔细地擦拭着长木桌,眼里满是笑意。

我竟有些痴了,因为他的脸庞以及素手。徽州王氏的美丽相貌在当地是大名鼎鼎,前老爷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引来许多痴情女子甘愿为妾甚至一个仆人。老爷他不愧是纯正王氏子嗣,他天生就相对较消瘦的脸,甚至比有些世家千金还要白皙的皮肤,以及墨黑色的长发,不管是分开静赏还是凑在一起细观都极其符合美丽这个词。他脸上狭长的卧凤眼觉对是女娲造人中画龙点睛的一笔,我可以想象到当老爷画上淡淡的朱红色眼妆眯起眼睛时的诱人。他的手和他的整体极其贴合,素白修长,除了手指关节两侧的书茧,倒像是一块美玉,疵不掩瑕。

“你叫周筱银?”他将方布递给我,又突然问道。

不知为何,与老爷直视时我总是不由自主的面红耳赤。后来从青梅阿玲那里才得知,不仅我一人,宅子中的大部分女仆都是这种感觉。

“啊……我就是叫周筱银的。”

我的父亲曾经在冰凉的水池里救过前老爷的命,于是在我出生时,他“亲自”去探望了我和母亲,并送了我一个银制的长命锁。老爷他准是看到我脖上挂着的锁儿,继而锁定了我的身份。

他拿起案上细细的兔毛笔,在认真写下我的名字后,又一次抬头看向我,眼中的笑意不减:“你会写字算数吗?”

“会的。”虽然我的父亲母亲死的早,但是我还是在旁人的帮助下得到了从师的权利。

“阿宁那里需要一个帮忙的人,你明天就去他那里吧。”

我愣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谢老爷。”王儒休是老爷同父异母的兄弟,他和老爷不一样,心直口快,钱对他有绝对的吸引力。王家现在的账本由他管理,需要我帮忙的大概就是关于账本的事。这是一件轻活,能改做这个,真是天下掉了馅饼的美事。

·



试水结束——

上官灼烨

除夕

         清朝的某年除夕,各首府早已接到了朝廷的命令,例行休假七日,由于最高神明华夏与执政的清必须出席皇家大宴,故省份们还是像往常一样同各府度过这个跨年之夜。
         此时身为安徽首府的安庆瞧了瞧尚且年幼的小皖儿,怜爱的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拉住正拿着糖葫芦逗小皖儿的徽州,将他拖出了安徽诸府,压低声音:“徽,我在这里忙的快累死了,你也不帮帮忙!(>_<)”徽州一脸无辜:“我平时很忙啊……”“你好歹提提建议呀!小皖...

         清朝的某年除夕,各首府早已接到了朝廷的命令,例行休假七日,由于最高神明华夏与执政的清必须出席皇家大宴,故省份们还是像往常一样同各府度过这个跨年之夜。
         此时身为安徽首府的安庆瞧了瞧尚且年幼的小皖儿,怜爱的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拉住正拿着糖葫芦逗小皖儿的徽州,将他拖出了安徽诸府,压低声音:“徽,我在这里忙的快累死了,你也不帮帮忙!(>_<)”徽州一脸无辜:“我平时很忙啊……”“你好歹提提建议呀!小皖儿从年关将近就已经吵着要去逛年会了。”“哈?”听到安庆这么讲徽州也皱起了眉头,不是讲不可以,只是他们是各地的化身,先不说那些官员是否同意他们随意出行,关键这年会人多杂乱,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可就不只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了,“我去劝劝小皖,没准……”见到徽州转身安庆忙是拉住了他“小皖儿已经讲了几年了……”这下徽州也没话说了,几年的期待几年的不许几年的顺从,不得不说小皖儿是个乖孩子,就是这样乖巧才让人心疼。安庆眨巴眨巴眼睛“不行,我要带小皖儿出去,如果连这点愿望都满足不了那还算什么首府!”说罢,转身要去找巡抚谈谈,徽州忙是拉住了安庆“宜,你怎么这么心急!”“我怎能不心急!小皖儿每年都那么失落,我能不急吗!”身为皖省第二府的徽州自是了解安庆的性格,也明白小皖儿是安庆的掌心宝,心肝肉,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但是巡抚当真会同意吗?怎么可能!一旦出了差池,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尚且还理智的徽州,淡然地抽出一沓子银票“我们溜出去!不要让他们发现!”安庆“……”
         除夕当夜,安庆拜托凤阳帮忙主持一下宴会,无奈与前朝有千丝万缕的凤阳还是有些犹豫,庐州见状直接冲了上去,拍拍胸口表示没有问题,听到庐州的保证安庆也放下了心来,带着小皖儿同徽州抄着买通的小道离开了安庆府。
         除夕夜,街道上到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被安庆和徽州裹得跟粽子似的小皖儿头戴虎头帽,脚蹬虎头鞋,一手拿着糖画,一手摇着拨浪鼓,一蹦一跳的冲向人群深处,安庆与徽州无奈的对视,又匆匆忙忙的跟上。一贯精明的安庆也敏锐的察觉到了藏在人群之中的便衣侍卫,心中暗暗有底的他顺手买了几块墨子酥,一块塞入自己的口中,一块塞入徽州的口中,望着徽州惊讶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又转身寻着小皖儿去了。徽州嚼了嚼口中的糕点,也不顾礼节的用袖子擦了擦嘴跟上了安庆的步伐,留下了一帮便衣侍卫(实际上是余府们全跟来了)面面相觑!
        翌日,大年初一。
        疯玩了一整晚的小皖儿兴奋的向余府们说着除夕夜的烟火有多么美,丝毫未见他们几个顶着熊猫般的黑眼圈,徽州微微笑着看人他们,安庆拍了拍徽州的肩示意他休息一下,“可你呢?”徽州有些担心,“你不会真的玩疯了吧!这名义上是放假,可是圣上的赏赐与其他省的贺礼还是要分配好的。”望着徽州关心的眼神,安庆耸耸肩“上午让你休息,下午你可别偷懒!”说罢便向办公的地方走去。徽州心疼的望着安庆,吩咐了余府几句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下了余府们一片哀嚎“我们昨晚也没有睡啊!”
          疲惫地坐在椅子上,安庆被心惊胆颤了一晚上的巡抚狠狠地抱怨了一通,好言好语将其劝回,安庆又有些头疼的看着成山的礼物,他揉了揉太阳穴开始一个个打开了所赠的礼物。[每年圣上(此处指华夏)都会选些新颖的惊世珍品或者什么稀奇古怪的小玩意赠予下属弟妹,不知今年又会有些什么东西呢?]安庆细索着打开了红色的清单,好吧,除了每年务必会出现金银玉佩,今年又多了块长长的盒子,看那装饰倒是有几分外夷的风格。[这是什么东西?]安庆不靠海接触的外夷少,识不得几个外文,又细细对比清单,上面只写了三个字——

           “福寿膏”。




*“福寿膏”又有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鸦片。

是希无呀

【省城拟】如果一切都是假的【可喜欢虐人了】

【庐宜】

“嘿,安庆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假的你会怎么想?”合肥凑到安庆面前一笑。

“哦。”安庆揉揉现在横在自己面前的脑袋,继续看书。

看着毫无反应的人合肥撇撇嘴。

声音突然传来“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已经习惯了会这样,所以对我而言多来几次也没有什么关系。


【民国宜鸠】

“阿鸠,这个月怎么样啊?”安庆笑眯眯的看着进来的男人,顺手给他倒了杯茶。

“比上个月稍稍涨了些”随意的做下去接过茶。

“阿鸠真棒^^”

芜湖瞥了一眼安庆,放下刚刚抿了一口的茶杯,直起身“别这样说话啊,我受不了的,省、会、大、人。”语气清淡“我们没有什...

【庐宜】

“嘿,安庆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假的你会怎么想?”合肥凑到安庆面前一笑。

“哦。”安庆揉揉现在横在自己面前的脑袋,继续看书。

看着毫无反应的人合肥撇撇嘴。

声音突然传来“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已经习惯了会这样,所以对我而言多来几次也没有什么关系。

 

 

【民国宜鸠】

“阿鸠,这个月怎么样啊?”安庆笑眯眯的看着进来的男人,顺手给他倒了杯茶。

“比上个月稍稍涨了些”随意的做下去接过茶。

“阿鸠真棒^^”

芜湖瞥了一眼安庆,放下刚刚抿了一口的茶杯,直起身“别这样说话啊,我受不了的,省、会、大、人。”语气清淡“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各取所利罢了。”

反正只是一场利益的交汇战,从来就没真过。

 

 

【宜徽】

“阿徽,你要不要每天这么累啊”安庆看着月夜当空依然未熄灯的徽州揉了揉眉心,过去劝道。

“这几天事多。”徽州好脾气的笑着回应。

“那你也不能这么累着啊,快去睡觉啦!!!!”安庆坐在一旁看着徽州。“我等你。”

“嗯。”

就算我知道这是在梦里但我还是希望多看你几眼。

 

 

【马鞍山x太平】

“嘿小子现在怎么样了”太平府笑着揉了揉马鞍山的头发。

“我可不弱啊前辈!”马鞍山对揉他头发的举动很不开心。

“是啊,是我老了。”放下手笑笑。

我们是不会出现在同样的时间里的我知道。

 

 

【北宿】

“宿姐姐,你能不能不要看这些了”濉溪一脸不开心的看着宿州。

“怎么了,现在我们要跟上时代,歌颂毛主席。”宿州笑眯眯的看着濉溪,晃了晃手中的小红书。

“好吧好吧真是的=3=”不开心的环住宿州腰枕着宿州大腿,开始耍流氓的濉溪。

宿州放下书揉了揉濉溪头上柔软的毛发,脸上满是笑意。

已经是最后的时间了,就让我再这样抱着你好吧。

 

 

【阜亳】

“颍州,你这次做得不错嘛“谯郡看着进来的颍州笑眯眯道。

“为您做事,我的荣幸。“

翻身坐在了刚刚坐下的颍州的身上,抓着颍州就是一个吻。“聪明人,我喜欢。“

反正只是相互利用,这样的交易而已,呵。

【軒:老司机表示想开车【bingbu】

 

 

 

【改名梗】

“嘿濉溪你现在怎么样了?”

“抱歉,宿州小姐,我叫淮北。”相同面貌的男子微微一笑,答道。

“抱歉,称呼错了呢。”

阿溪,不,淮北。你连名字都改掉了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