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宜春

8717浏览    8686参与
水慕年华一一聂水根

《祭灶王》

年头到年尾,

灶王问灶鬼,

烟吹室外空,

担子松不松?

年复又一年,

酸醋苦辣甜!

担子并不松,

每日三歺中。

文/聂水根

年头到年尾,

灶王问灶鬼,

烟吹室外空,

担子松不松?

年复又一年,

酸醋苦辣甜!

担子并不松,

每日三歺中。

文/聂水根

水慕年华一一聂水根

《春游》

春风化雨柳瀟垂,

阳光绚丽映大地。

春花灿烂夺人目,

游友慢步踏江湖!

文/聂水根

春风化雨柳瀟垂,

阳光绚丽映大地。

春花灿烂夺人目,

游友慢步踏江湖!

文/聂水根

立夏
讨厌成长 也讨厌陪着别人成长

讨厌成长

也讨厌陪着别人成长

讨厌成长

也讨厌陪着别人成长

芊羽墨

女装梗,痴汉二人组。

女装梗,痴汉二人组。

芊羽墨

从一个太太中突发灵感。柒哥好温柔的说!!!

从一个太太中突发灵感。柒哥好温柔的说!!!

水慕年华一一聂水根

《运动坚持》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人生易老,岁月无情。

欲望安康,运动坚持!

文/聂水根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人生易老,岁月无情。

欲望安康,运动坚持!

文/聂水根

水慕年华一一聂水根

《明途》

烟花寻常事,

新村一明途。

高楼排成行,

宝马来奔驰。

文/聂水根

烟花寻常事,

新村一明途。

高楼排成行,

宝马来奔驰。

文/聂水根

꧁꫞꯭樱花落成泪꯭꫞꧂

番外篇·杰佣篇(下)

幸运儿对昨晚的事很迷惑,问大家:“昨天奈布向我借女仆装,你们怎么看”


“今晚你去杰克房间门前听就好”艾米丽姨母笑道

众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不用听都明白,正所谓:春眠不觉晓,奈布娇喘响。叫他平时皮,也好


“卡尔,我星星你个大星星,一刀斩啥么子情况,故意的吧?”奈布穿着女仆装找卡尔算账

[图片]“噗,哈哈哈,你穿了个什么鬼,超可爱呢,叫我都想淦你了”卡尔把茶喷了出来,大笑着


“你个万年受,攻的起来吗,还不都是你的锅”奈布双手叉腰,生气的说


“虽然我戴着眼罩,但是……噗哈哈哈,真的好可爱呢”伊莱这时进了房间,然后捧腹大笑


“不许笑,还不都怪卡尔,害得我今晚腰要废了”奈...

幸运儿对昨晚的事很迷惑,问大家:“昨天奈布向我借女仆装,你们怎么看”


“今晚你去杰克房间门前听就好”艾米丽姨母笑道

众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不用听都明白,正所谓:春眠不觉晓,奈布娇喘响。叫他平时皮,也好


“卡尔,我星星你个大星星,一刀斩啥么子情况,故意的吧?”奈布穿着女仆装找卡尔算账

“噗,哈哈哈,你穿了个什么鬼,超可爱呢,叫我都想淦你了”卡尔把茶喷了出来,大笑着


“你个万年受,攻的起来吗,还不都是你的锅”奈布双手叉腰,生气的说


“虽然我戴着眼罩,但是……噗哈哈哈,真的好可爱呢”伊莱这时进了房间,然后捧腹大笑


“不许笑,还不都怪卡尔,害得我今晚腰要废了”奈布气焰又上来了一点


“哎哎,我说了我不背锅,我今晚也一样,约约打赌你今晚会腰疼,而且会穿女装,我赌会腰疼,但不会穿女装…赌注是同意他抱我”卡尔悲哀道


“四不四傻,约瑟夫昨天和杰克来着电话玩的,他能不知道吗?”奈布傲娇的说道


“emmmm……干嘛不早说”卡尔也愤怒了


“谁让你压一刀斩,略略略”那不又皮了,正所谓:奈·皮段腰·布


————晚上八点🌝


奈布敲了敲杰克房间的门,羞涩的说:“我……我来了”


“门没锁,进来吧”杰克正在摘下自己面具,然后躲在门后,奈布一进来只有一具面具在桌上,杰克这时悄悄把门关上,从背后抱住奈布,亲吻着奈布白嫩嫩的锁骨,稍微用力吸吮着,一个深红的印子留在了锁骨上,然后在奈布耳边轻轻低吟道:“宝贝儿,今天真漂亮”


“唔……轻点”奈布用一种求饶的语气说


“那看你能不能让我满意了,宝贝儿~”说完便吧奈布抱到床上,用他的爪子把奈布衣服划烂了,露出了两个红红的樱桃,杰克用没有刀刃的手,轻轻的揉按着两颗红樱桃,奈布微微一颤,一种情所包含的快感涌入大脑


“唔……哈……嗯……不……不要碰那”奈布感受到杰克的手指在自己下身抚摸着,而杰克也同时舔舐着两颗樱桃,两种不同的快感让奈布十分难受


“小宝贝儿~我要开始喽,一会别哭哦”杰克一杆进洞,奈布颤抖了一下


“啊!好……好痛……呜……滚蛋……不会轻一点吗”奈布的眼睛上蒙了一层水雾,一会痛感,一会快感,被情欲包裹住的他,慌乱中抱住了身上人


“宝贝儿~叫我什么呀💢”杰克狠狠地惩罚了一下奈布,大力一顶


“哈……啊!!我是说……亲……亲爱的!”奈布含着泪说


“还是不通过,再换一个”杰克稍微减轻了一点点,再一次顶了一下


“啊!呜……老……老……老公”奈布声音很小…感觉这个称号十分羞耻


“不要断的,再喊一遍”杰克再一次一顶


“老公,轻……轻点,呜……哈”奈布求饶道


“这不是会喊嘛~”杰克这才得到了满足,抱着奈布,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而奈布则是把头微微侧倒在杰克怀里,他很累,也很痛了,杰克吻上奈布的嘴唇,舌尖在描述这奈布空腔里的每一寸,奈布有些缺氧,杰克这才退了出来,一串淫荡的银丝悬挂着


之后抱着奈布慢慢入睡


门外一群人嘴角疯狂上扬,约瑟夫房间里也有娇喘,正所谓:春眠不觉晓,庄园娇喘响……

                                              完




“”

芊羽墨

接广告那个梗,不会粤语。阿七画风突变。

接广告那个梗,不会粤语。阿七画风突变。

꧁꫞꯭樱花落成泪꯭꫞꧂

番外篇·杰佣篇(上)

*《我的血仆》后续番外

*各路CP齐齐上阵

————————可爱的分割线———————


“卡尔,卡尔,我们去玩一玩新模式呗”约瑟夫像个小孩一样拉着卡尔陪他玩


“联合狩猎吗,走吧,我再叫几个人”卡尔揉了揉约瑟夫的头


“我去找杰克,把他带上”约瑟夫一溜烟就没人影了


“额……跑的那么快”卡尔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杰克,我们去玩联合狩猎呗”约瑟夫真的去找杰克了


“有小奈布不”杰克只在意有没有奈布


“卡尔去叫了”约瑟夫知道卡尔会去找谁


“走,快,去玩去”杰克拉着约瑟夫就直接往监管者大厅跑


“唉唉唉,慢点啊,我晕车啊”约瑟夫一脸懵逼的被拽走了...


*《我的血仆》后续番外

*各路CP齐齐上阵

————————可爱的分割线———————


“卡尔,卡尔,我们去玩一玩新模式呗”约瑟夫像个小孩一样拉着卡尔陪他玩


“联合狩猎吗,走吧,我再叫几个人”卡尔揉了揉约瑟夫的头


“我去找杰克,把他带上”约瑟夫一溜烟就没人影了


“额……跑的那么快”卡尔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杰克,我们去玩联合狩猎呗”约瑟夫真的去找杰克了


“有小奈布不”杰克只在意有没有奈布


“卡尔去叫了”约瑟夫知道卡尔会去找谁


“走,快,去玩去”杰克拉着约瑟夫就直接往监管者大厅跑


“唉唉唉,慢点啊,我晕车啊”约瑟夫一脸懵逼的被拽走了


“真的小奈布啊,带红玫瑰吧,金纹”杰克挑选着这些紫皮金皮挂件(妈妈呀,一欧皇,放过孩子吧)


“别别激动啊”约瑟夫无奈的一笑,在想我交了个啥


——游戏开始

地图:月亮河公园


求生者:佣兵,入殓师,先知,前锋

            医生,机械师,园丁,咒术师

监管者:杰克,摄影师(别问我为啥可以用摄影师,我说了算,傲娇)


杰克一开始就去找奈布,奈布所谓撞鬼撞习惯了,杰克看见立马行礼,奈布一点一点的走过去


“大猪蹄子,本奈的新皮好看不,肝了一个多月了”奈布穿的是弹簧


“小先生穿啥都好看,我想抱你”杰克真的太喜欢小奈布了


“看墙上有门吗”奈布肯定拒绝,被他抱了,说不定会腰疼


“小先生真笨,门不在墙上,难道还在天上吗?”杰克怼的毫不费力


“这个……哼💢”奈布被杰克怼到无话可说,然后一个护肘弹走了


“略略略,大猪蹄子,来追我呀!知道我的外号吗,奈·皮断腿·布,追到穿女装给你看,还任你处置”奈布边做鬼脸边说


杰克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


“先生,我们两个好亮啊”卡尔扯了扯约瑟夫的衣角,说


约瑟夫把卡尔抱走,说“走,咱不做电灯泡💢💢💢”


快进》

杰克一个雾刃上去,奈布一个护肘完美的躲开了,然后和杰克在一面墙的两边转圈圈


“略略略,追不到我吧😜”然后奈布手一滑翻了窗,这时卡尔也压了一个一刀斩


“鼓掌干,的漂亮庄,园好队友👏🏻👏🏻👏🏻”艾米丽和艾玛在旁边看了好久的戏


“卡尔,我星星你个大星星,给我等着!”奈布一脸黑线的悲哀道


“阿嚏”卡尔打了一个喷嚏,心想:谁在想?我不管了先开门


“小先生感冒了吗?”约瑟夫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卡尔开门


“没有,是有人想我了”卡尔淡定的说道


“哦,那肯定是我”约瑟夫说道


杰克把奈布公主抱的抱了起来,在他耳边轻轻低吟:“明天晚上八点,女装,我们不见不散,我很期待明天晚上哦”(我也很期待)然后把奈布扔出了大门


赛后,奈布去找卡尔说:“卡尔!我星星你个大星星,开门,本奈要进去”奈布一开门,卡尔坐在约瑟夫的腿上,然后愣了三秒说:“不好意思,打扰了”就立马关了门出去,去找幸运儿要女仆装

                                      未完待续



电闪雷鸣你可知否。

我不行了,雷卡太真了,我放下了我准备写刀的心。

三天内,雷皇兄弟的糖冲鸭。

我不行了,雷卡太真了,我放下了我准备写刀的心。

三天内,雷皇兄弟的糖冲鸭。

电闪雷鸣你可知否。

一.黑童话

声明:一.此合集内所有故事皆为水果亲友群内的接龙,已获得授权,不存在抄袭。

二.半次元也有发,重点声明没有雷同也没有抄袭,转载请联系@車兰

三.此篇主题为黑童话,角色崩坏有,百合要素有

可以接受的话,请您食用愉快~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了一个带着红色兜帽的白发小女孩,那是谁?也许是小红帽?但那乖巧的金发小女孩是不可能露出那种可怕的表情的

想着想着,我坐起身,看着身后还在休息的王子,穿上了我的水晶鞋

第一棒:绫乃@绫.苏打味花茶.乃


水晶鞋不知怎的有些磕脚,我没太在意。可能是那些姐姐们做的坏事。但没关系,她们已经不在了,我不需要再去担忧些什么。

我走到花园散步,拾起一...

声明:一.此合集内所有故事皆为水果亲友群内的接龙,已获得授权,不存在抄袭。

二.半次元也有发,重点声明没有雷同也没有抄袭,转载请联系@車兰

三.此篇主题为黑童话,角色崩坏有,百合要素有

可以接受的话,请您食用愉快~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了一个带着红色兜帽的白发小女孩,那是谁?也许是小红帽?但那乖巧的金发小女孩是不可能露出那种可怕的表情的

想着想着,我坐起身,看着身后还在休息的王子,穿上了我的水晶鞋

第一棒:绫乃@绫.苏打味花茶.乃


水晶鞋不知怎的有些磕脚,我没太在意。可能是那些姐姐们做的坏事。但没关系,她们已经不在了,我不需要再去担忧些什么。

我走到花园散步,拾起一朵掉在地上的玫瑰。那玫瑰有着如同血液一样深红色,美到让人离不开视线。我真希望能让那个喜爱玫瑰的女子看看,可惜她再没有机会。那可是她自己犯下的错。

我抬起头,一簇玫瑰丛前站着一位少女。跟梦里一样有着红色兜帽的白发小女孩。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却不再见她的踪影。  

 第二棒:星空@車兰


“刚刚……那个小女孩?”我看着那个小女孩消失的地方。不知是血液还是玫瑰的花瓣,那里剩下的是一两点红。

抛开这些事,我走进了宫殿。

宫殿里的仆人分外忙碌,应该是在准备接下来的宴会。

“嗯……?!”桌子旁站着的那个红帽小女孩……她又出现了吗?

我放轻脚步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转过头,一头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辛德瑞拉姐姐?怎么了吗?”她宝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疑问。

“……没事。你也来参加宴会吗?”我转移开话题。

“对啊!”她非常雀跃,晃了晃手中的邀请函,“我也被邀请了呢!听说请了很多人来呢!”

我困惑地注视着她。眼前的小红帽天真可爱,和梦境里那个面目狰狞的女孩明明完全不一样,却又不知为何非常相似。我隐隐感到有什么不太好的事即将发生,有些不安。希望那些都是我的错觉。

第三棒:离忧@我是凯莉小姐的棒棒糖我永远爱凯莉小姐

“辛德瑞拉姐姐……”小红帽眯起了双眼,甜美可人的笑容却让我感觉有些发凉,我注意到了她背后偷偷用余光看她的男人,她似乎也注意到了我背后的异样。

我眯起双眼,轻轻用大拇指摩挲着手指上的钻戒,我看见她给我做了口型。

三。

二。

一。

我们擦肩而过,我向那个男人的脖颈一划,戒指立即割破了他的脖子,在干脆利落地夺下他藏在袖子中的刀刃后,用他的那把刀毫不留情地送他去见了上帝。

我回头看来看小红帽,我从她湛蓝的眼眸中看见了我倒映着的身影,我的左手沾满了鲜血,她白嫩的脸颊上也是与我手上一样肮脏的鲜血。

她的那头金发变白了,与梦中的一样。

她像变魔术一般拿出了一支红玫瑰,玫瑰的刺已经将她的小手割出了些许伤口。

“辛德瑞拉姐姐……”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hell with me?”

第四棒:夕沫「我自己」


我搭上了小红帽的手,在我碰触到了她的手掌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她手掌温度的冰凉。

​这时一片寂静——

​正当我们准备乘船离开这座岛屿时,她突然用旁边的一把匕首抵在我的脖子前,我也下意识用手掐住了脖子。

第五棒:鹿琳


空气凝固起来,我们双方都感受得到对方的呼吸声。

夜幕降临,微凉。

“辛德瑞拉姐姐……你在害怕吗?”那双微眯这的宝蓝色瞳孔将我的恐惧瞬间放大。

“……你这样可不好哦,”我吸了口气。“我喜欢乖孩子。”

“嘿,这样啊……我可不是乖孩子哦。”白发少女在我耳边呢喃着,当然,她依旧架着刀。

“你觉得我会用这把匕首干些什么呢,辛德瑞拉姐姐?杀了你?”她放下匕首,不以为然的笑笑。

“怎么可能~我才没有那么无趣呢!”

我松了一口气。但依旧留有不安。

“我们快走吧,不要这种玩笑哦。”我挤出些许笑容。宝蓝色的瞳孔追随着我,一刻也没有松懈。

“辛德瑞拉姐姐……”她突然攥住我的手。

她的手在流血。

第六棒:安苒@🐟


"……小红帽,你受伤了,快包扎好吧,我会把那两人的死掉一并抹去,毕竟这个国家是我的。"我尝试轻声的安慰说

"然后,回到狼先生的身旁,不然他会担心你的。"

但一提到狼先生这几个字,小红帽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

"亲爱的辛德瑞拉小姐……"她开始学起那些国外商人的腔调

"你知道为什么狼先生没有一同伴随我来参加宴会吗?"她的笑容中带着嘲讽

我心中感到不安,想后退一步:"因为,身体不适?"

"不不不……"她轻抚我的脸颊,血液沾到我的面颊上,在我的面颊上开出璀璨的花朵

和我早上见过的花一样

"我杀了他。"她发出诡异的笑声

我震惊之际,她又问:"请问,王子殿下为什么没有陪伴你呢?"

她盯着我,她知道我想的是什么

"亲爱的小姐,你应该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我颤抖着,说出了我的答案:"你……杀了他?"

"是啊,那你知道为什么吗?"她环抱住我,眼神正如我第一次见到她那样单纯

那一瞬让我认为,这一切是梦境

正当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她抱着我,跳入海中

口腔中灌入海水

我一脸惊恐的看着她,她在说些什么:"Because……"

随后有用那把匕首划开我的胳膊,疼痛感让我向胳膊看去

是她在我被恐惧所淹没时,用玫瑰将我的胳膊划破写的字

"love。"

我缓缓闭上双眼

Because……love……

我看见一个身着红色兜帽的白发小姑娘,露出天真可爱的笑容

"因为我啊,最喜欢你了。"

第七棒:绫乃@绫.苏打味花茶.乃

不渡春想要欧气爆棚!

[all金]关于末世恋爱还是打架这件事

·女子组全员性转

末世背景

如标题,只有这一章比较飒,后面就开始沙雕。

本章出场的只有凯莉,安利洁,以及在对话里出现的秋。其他人之后再出来吧,下章大概格瑞和安迷修会出来。


凯利打开头上的天窗,爬上运载车顶部跳下去,拎着重炮星月刃的一头,有些懒散地靠在车头,风把束起的墨色长发吹起,显得漫不经心,像是来度假的贵公子。手却放在随时可以开炮的位置,他的站位是不会影响金释放仿电波,准备随时支援前方的金。


金闭上眼,仔细凝聚精神力吸引迅兽前来,同时放出感知力,仔细探寻周围的异动,三分钟后,金突然睁眼,声音从凯利的通讯器里传来。


“正前方方向,身长4米,应该是C级。”...

·女子组全员性转

末世背景

如标题,只有这一章比较飒,后面就开始沙雕。

本章出场的只有凯莉,安利洁,以及在对话里出现的秋。其他人之后再出来吧,下章大概格瑞和安迷修会出来。


凯利打开头上的天窗,爬上运载车顶部跳下去,拎着重炮星月刃的一头,有些懒散地靠在车头,风把束起的墨色长发吹起,显得漫不经心,像是来度假的贵公子。手却放在随时可以开炮的位置,他的站位是不会影响金释放仿电波,准备随时支援前方的金。


金闭上眼,仔细凝聚精神力吸引迅兽前来,同时放出感知力,仔细探寻周围的异动,三分钟后,金突然睁眼,声音从凯利的通讯器里传来。


“正前方方向,身长4米,应该是C级。”


凯利立刻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往前奔去,到金身边时拎起金的后领往后一甩,金也稳稳在运载车车头的位置稳住靠上车头,凯利做完这个动作脚步分毫未乱,手里的重炮发射出星刃弹,打到这头迅兽身上,星刃弹杀伤力不高,但重在吸引注意力。打中之后,迅兽对金的注意力就迅速转为了对凯利的攻击,原本只有威慑意味的低吼转为了愤怒的嘶吼,以更快的速度向凯利冲来。


这速度一变,二人就发现不对,这种连最高层“领者”的眼睛也难以看清位置的速度,怎么可能是C级,应该是A级才对,可这个等级的迅兽怎么会被“诱饵”释放的仿精神力吸引!


星月刃立刻改变了模式,射出的星弹改为杀伤力巨大的月炮,但这只迅兽反应迅速,一下子就躲开了,就算是智商超出人类的A级迅兽也不应该在高速移动中如此精准地每个都躲开才对。就好像……对凯利十分了解一样。


但是距离已经拉近了,现在回头撤退必然会带来劣势,凯利转变了移动方向,寻找合适的撤退机会,小体型的星弹不断追随迅兽的脚步在它边上炸开,凯利利用后坐力慢慢向一旁相对复杂的地形靠近。


一秒、两秒、三秒……


凯利到达了离她最近的掩体,一块巨大的石柱,一手抓住一个石体凸起,一发子弹打出去,后坐力使凯利以绕石头转了90度,脚尖点地正好停在迅兽的视线盲区。


迅兽也不是傻子,轻轻偏转角度就向着沙石冲来,竟是打算直接撞碎。


在迅兽马上撞上石柱的时候,石头从中间的部分炸开,凯利竟然掐好时间抵着石头打出了一发威力巨大的月炮,随后从碎石之中记滑铲从迅兽身下划出,起身一个前滚翻作为缓冲,起身往前跑,趁迅兽被砸未反应过来时拉开了二十多米距离。


这时,运载车飞驰而来,几乎贴着凯利擦过去,后箱探出一只机械臂,将凯利拦腰提起从上方的天窗放到副驾驶位。凯利伸手就把四根安全带扣在胸前,拿起一边的小瓶子嘬了一小口,瞟了一眼后视镜反射出的迅兽身影。


“开最高速。”

“凯利你就喝了防晕车药剂吗!我都没来得及喝。”

“废话少点,不想死就快开!”


金拿起凯利刚放下的那瓶药剂,叼在嘴里一点点嘬,腾出手来摁下一个橙色键,车速瞬间翻了两倍,金不禁感叹还好有特制的前窗玻璃和药剂,不然现在怕是连路都看不清。


后面那头迅兽追了一会,就回头离开了,金也就调回了正常的速度,在茫茫的黄土上平稳行驶。


……


金和凯利回到了中心区,城门防御工事打开,入眼是一大片的平地,有几辆拖了各类资源的运载车发动,往他们的反方向行去,这是支援前线的物资。


他们继续往里开去,车前窗上浮现了一条蓝色的线条,笔直笔直的向前延伸去,这是指引他们停向指定车位的信号,只有透过车窗才能看见。


“M004号运载车已回归指定车位,欢迎回家。”


金与凯利背上放在座椅下的轻型a-63飞行背包,薄薄的螺旋桨从包里探出,在头顶上方半米处飞速旋转,把二人带上空中。


轻薄的飞行器在大风里颤颤巍巍,好像要被刮断,如果不是他们这样的士兵,一般士兵绝不敢在这样的大风天气使用轻型,没有精准果断的操作,螺旋桨很容易被风损坏。


飞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到了中心的军事总部,这座建筑大门处的建筑是一个圆形的仓顶大殿,二人从大门走进去,入耳就是一阵庄严的交响乐。

在大门对着的高台上,二十多名面容姣好的男女演奏着各类乐器,以半圆的形状依次排列,中心站着一个水蓝色头发的男子,他睁开眼,双眸澄澈,倒映的事物从神像变为近千的信徒,开口念出念过无数次的话,声音清澈空灵。


“我们曾自以为可以超越神明,我们错了。”


下方传来整齐划一的回应

“故,我在。”


“但神不愿看着我们承受苦难,给予我们这片净土。”他将双手伸出,宽大的袖子显得他像一只蝴蝶。


“故,我在。”


“神用七天创造出我们脚下的土地,自己陷入了沉睡。但一切,要靠我们自己创造。”


“故,我在。”


“现在,向神传达我们的敬意与希冀。”


他转过身,眼中的事物又从人群变成神像,放在胸口祈祷的双手被白色长袍掩住,面对着乐师身后的高大女神像,双眸微闭,小声的诉说着什么,身后近千人身披灰红两色的长袍,也做着与他相同的动作。


虽然金来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这个场面,真的怎么看都能想到原世界的传销窝点,尤其这些人站的比军队还整齐,如果信仰能杀人,这些人可能是最强的军队。


在金思考的时间,一个气质精干的女士朝他们走了过来。


“金少将,凯利上将,久等了。我是接待官安芙德恩。”


……


“中央区士兵  金少将  兵种:诱饵”

“中央区领导者   凯利上将   兵种:炮兵”

蓝色的玻璃门扫描过二人的脸部与瞳孔,报出这串数据。


玻璃门打开,显出后面长长的走廊,金暗自腹诽,行动这么麻烦,不是有那什么介质传输站嘛,金显然忘记在城内心电传感器已经生效,凯利听到他的心声,无奈的看他了一眼。


‘介质传输站可没你想的那么方便。’


‘凯利!心电传输器什么时候开的!’


‘介质传输的实现虽然看起来很方便,但没那么好,传输的方式是先把你身体的每一个原子扫描下来,复制成一串数据发送到指定站点,重新造一个“你”,然后在那一瞬间将原本的身体用激光销毁。’


“好可怕!”金忍不住叫出了声。


安芙德回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个礼貌性微笑,就在没有看他。


‘笨蛋——阿,还有啊,这个方法存在一个问题,你要如何证明这个“你”就是你,假设有一天激光销毁出错,或者传输时出错,就有了两个“你”,那个才是真正的你?’


‘听起来好复杂,有点渗人,怪不得介质传输的运用只限于物资呢。’


‘而且呢,这个介质传输站还不能在战场使用,它为了传输信号方便,不能使用那些坚固的材料,那些扫描的机器啊什么的,制造也都很麻烦,而且如果损坏激光设备很容易有大面积受伤,总而言之,是个听起来很好,但运输只限于安全区的东西,现在区与区之间恨不得断了联系不相往来,还运输个屁啊。’


‘原来这样啊,怪不得军区不开放给军需部以外使用。’


‘你这家伙除了天赋和脸,还有有用的地方吗。就这样还是凹凸城第一“诱饵”,你们家的基因还真是强大。’


‘我一般般啦,但哥哥是超厉害这倒没错,我以前就想成为哥哥那样的“领者”,后面检测结果是“诱饵”时候还郁闷了一段时间。’


说话间,他们到了。


-_-_-_-_-_-_-_-_-_-_-_-_-_-_-_-_-_-_-_

教堂那段参考是灵笼,这个世界观其实是被灵笼的概念PV启发了,也有一些元素和灵笼正片的世界观是一样的,所以这个世界观也不算原创。


那就简单讲讲世界观设定吧,末日,迅兽是外星物种,不是星球大战这样,就是外星生物意外留在地球上,然后壮大,就造成了人类的现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人类自己把环境作成这样了)


“诱饵”:觉醒后可以通过微型仪器刺激自身释放出吸引迅兽前来的信号波,越高级的诱饵能吸引越高级的迅兽。

还能释放精神力感知周围的情况。


“领者”:就……很会打架,敏捷度很高,也是等级越高越nb嘛。


“迅兽”:很nb,跑得很快,越高级的智商和力量、速度就越高。

D:普通动物的智商

C:灵长类动物的智商

B:比弱智高

A:有点瓜的人类智商

S:和人类智商最高的差不多


水慕年华一一聂水根

《对酒》

对酒歌,

盛世时,

龙腾虎跃,

辞旧迎新岁,

万家灯火共团聚'

(猪)追福气,

(鼠)鼓运时,

鸿运当头,

招财又进宝,

致富路上努力跑!

文/聂水根

对酒歌,

盛世时,

龙腾虎跃,

辞旧迎新岁,

万家灯火共团聚'

(猪)追福气,

(鼠)鼓运时,

鸿运当头,

招财又进宝,

致富路上努力跑!

文/聂水根

芊羽墨

想到一个好玩的梗,大爱沈老师。哈哈。我爱女装沈。

想到一个好玩的梗,大爱沈老师。哈哈。我爱女装沈。

芊羽墨

画风随心情改变。忽然出现一个很好玩的脑洞。果然还是病娇比较带感。

画风随心情改变。忽然出现一个很好玩的脑洞。果然还是病娇比较带感。

阿狸的梦

雨点滴落树叶,洗涤我沉闷的心❤️。

雨点滴落树叶,洗涤我沉闷的心❤️。

水慕年华一一聂水根

《礼道世情》

好事喜上眉头,娶亲嫁女寿眺。

人间礼道世情,理向往来且行。

文/聂水根

好事喜上眉头,娶亲嫁女寿眺。

人间礼道世情,理向往来且行。

文/聂水根

我是老虎啊
激情摸吽 太可爱了

激情摸吽 太可爱了

激情摸吽 太可爱了

我是老虎啊

背水一战


拿陈sir练人体来了,动作参考

背水一战


拿陈sir练人体来了,动作参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