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宝可梦

65.4万浏览    17458参与
王wu辰

【all小智】穿成宝可梦后遭遇了修罗场…

本文全名为——关于我穿越成人形宝可梦后和小智贴贴却不幸被卷入修罗场这件事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也是第一次all向文

涉及:卡奇智,格拉吉欧智,茂智,嗣智,八大师智,奇巴纳智,pm智……反正只要差不多我就全都磕得起来。原本想加库库伊智的,不过人家已婚了我就只写了亲情向

是我对象发病怂恿我写的

阿罗拉时期,可能吃设定,ooc注意

  

以下正文:

  

  我穿越了。

  这事儿该怎么说呢?就,你们家里都有电视对吧?你们家里的电视只会播节目对吧?你们家里的电视没有别的功能了对吧?

  本来我以为我们家电视是这样的。

  

  根据普朗克的量子理论、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式、奇......

本文全名为——关于我穿越成人形宝可梦后和小智贴贴却不幸被卷入修罗场这件事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也是第一次all向文

涉及:卡奇智,格拉吉欧智,茂智,嗣智,八大师智,奇巴纳智,pm智……反正只要差不多我就全都磕得起来。原本想加库库伊智的,不过人家已婚了我就只写了亲情向

是我对象发病怂恿我写的

阿罗拉时期,可能吃设定,ooc注意

  

以下正文:

  

  我穿越了。

  这事儿该怎么说呢?就,你们家里都有电视对吧?你们家里的电视只会播节目对吧?你们家里的电视没有别的功能了对吧?

  本来我以为我们家电视是这样的。

  

  根据普朗克的量子理论、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式、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电视上那玩意是究极之洞。

  究极之洞家人们,就离谱啊!

  我就是眨了个眼而已,然后屏幕上就蹦出一个究极之洞?我们家电视还有这种功能?看看屏幕里还在大呼小叫的智爷,我做出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去仔细瞅瞅那究极之洞。

  然后我就被吸进去了。

  那一刻我的大脑是空白的,按正常剧本来说不应该是这样啊?正常来说应该是究极异兽跑过来,我们相爱相杀了很久,慢慢地我们成了最好的伙伴,最后因为究极异兽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只好含泪告别不是吗?

  靠!我很想骂人,老实说看到究极之洞的那一刻我真的以为自己要有宝可梦了,但为毛进洞的是我?

  我感觉自己正在极速坠落,但也像是在极速上升,周围没有风声,是一种极度诡异的寂静。我看到四下里是不断变幻的五光十色,这让我想到了洛夫克拉夫特写的星之彩,只是拜拜了,我大约没机会看完洛老的作品了!!

  我问你,什么是不幸?什么是幸运?

  不幸是你手里有一本原版的死灵之书,幸运是你一点也看不懂古阿拉伯文。同理,不幸对我来说是离开究极之洞后高空坠落,幸运则是下面就是大海。

  我调整好入水姿势,尽量垂直于海面,我的心跳得非常厉害,直至水花四溅。

  好的,现在努力回忆一下你的游泳课!

  我没上过游泳课……

  靠!我完全可以说的上是在瞎扑腾,都说人在危机时会激发出潜能,但我一如既往地不争气,成功向深海慢慢掉落。

  说不害怕是假的,那是海啊!又大又深的那种!带盐分的那种!我一瞬间慌了神,只能闭眼憋气乱折腾,但缺氧感仍旧与恐惧慢慢浸透了我的身体。不知何时,我泄了力,海水汹涌澎湃地冲进我的肺和消化道,然后……

  然后我就发现自己好像可以在水里呼吸。

  嗯?嗯?!?!

  我试着深吸一口“气”,海水划过味蕾,齁得我唾液腺马力全开。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随着时间流逝,缺氧感竟然完全消失了。

  我抬起手,努力扒开自己的眼皮。

  海底的一切都清晰可见。

  卧槽,我自认是有点文化的,但是这一刻我还是只能说卧槽。

  此时我正好落到海床,水压让我感觉身体有点难受。我四周望望,发现某个方向一直都是上坡趋势,大约那里是海边吧。我努力在水下站直身体摆好姿势,开始一蹦一跳地移动。

  不知走了多久,四下开始有鱼,但这些鱼我从没见过,它们的形状和颜色都很奇特,硬要说的话倒像是宝可梦里的保姆曼波。

  然后我看到了一只玛瑙水母。

  所以说,这些其实都是宝可梦?劳资被究极之洞送到了宝可梦的世界?

  我无语了,但既然究极之洞都能遇到,那被送到宝可梦世界也不奇怪。

  其实仔细想想,要是能在这里收服自己的宝可梦,居然有点激动!我越想越开心,脚下也蹦得越来越快,当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穿过了一大群水属性宝可梦,前面就是沙滩!

  终于!我猛地从水里探出身子!

  然后我就吐了。

  是的,出水的瞬间我感到无比恶心,胃里和肺里的海水顷刻间被我吐了个干净。

  玛德,这和我想的不一样啊!怎么说我都应该潇洒地在宝可梦世界登陆才对啊!

  正当我趴在沙子上干呕时,身后一群人和宝可梦围了上来。我猛地回头,却看到为首的是自己的童年偶像——智爷。

  那一刻,我感觉我吐的值了。

  小智和其他人一样满脸担忧,他从烈咬陆鲨上跳下来,关切地对我说:“你不要紧吧?”

  欧买噶他问我要不要紧!放心智爷!我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见到你心脏跳得太快了!没事没事!等我吐完嘴里这些我就……

  紧接着小智又说:“你放心,我们是究极防卫队成员,请问你是怎么了?”

  我做梦似的回答:“我掉进海里了。”

  小智大约是想问我是不是游回来时呛了水之类的,但还没等他开口,我就继续自己的话道:“花了大半天才走过来。”

  小智顿了顿:“你说,走?”

  “啊,”我大约是脑子了水,而刚才的呕吐没有清洁脑子,“我能在水下呼吸,刚才我是走回来的,上岸就吐了。”

  说完这些后我勉强站起身,这才注意到其他人和宝可梦都是满脸震惊。

  忽然有个声音问道:“他能在水下呼吸?”

  我立刻回应:“不然呢?那么远的地方我又不会游泳,难不成我是飞过来的?”

  一片沉默,而后另一个声音开口问:“他刚才,是听懂了你说的话对吧?”

  我马上怼过去:“我不聋,也不傻。”

  此刻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我揉揉眼睛,又伸了个懒腰,这才注意到在场除我外所有人和宝可梦都正在表演阿罗拉颜艺。

  玛玛内:“他刚才,不会在和……”

  卡奇:“他刚才,和沙漠蜻蜓还有……”

  玛奥:“还有烈咬陆鲨……”

  水莲:“他和宝可梦对话了是吧?”

  “啊?”我成功被这句话点到了,“你说刚才那两句是沙漠蜻蜓和烈咬陆鲨说的?”

  烈咬陆鲨和沙漠蜻蜓:“……”

  我的羊驼啊,我刚才和宝可梦对话了?不是那种过家家式的或猜的,而是我听懂了,还给出回应了?

  难道我穿成N了?那不是更好?!

  小智倒是很快回过神:“不对,我以前也见过能和宝可梦对话的人,也许没什么稀奇。”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把关注的重点回到水下呼吸上:“你说,你可以水下呼吸,而你之前掉在海里,刚刚在水底走回来对吗?”

  我顿了顿,哪怕是在宝可梦的世界,这种特异功能也不大正常。不过我转念一想,这就是事实啊,那我有什么好藏的?

  于是我点点头。

  又是一阵沉默,直到洛托姆忽然跳出来惊叫道:“我知道了洛托!他就是刚才那个究极之洞送来的究极异兽洛托!!”

  我:“……啊?”

  其他人:“……啊!”

  “你们看洛托!他和宝可梦对话洛托!他和究极之洞都出现在远海洛托!他还可以在水下呼吸他一定是水属性宝可梦洛托!!”

  不得不说,这推理合情合理,连我都差点信了。不过很可惜,我是人类,由内而外百分百纯人类,才不会因为穿越就改变种族。想到这里,我打算先“啊呸”一声表达不屑,而后义正言辞地谴责洛托姆一番。

  可惜,“呸”字才发出声母,后面的韵母就被小智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堵回去了。我还在懵着,而小智则用手堵住我的嘴道:“大家小心!他要使用水炮!!”

  不是?!我只是发出了一个清双唇塞音而已啊?!汉语拼音您没学过吗?!实在不行你学过英语音标没?!爆破音啊!爆破音!

  哦,我想起来了,这里是日语区。

  然而其他人和宝可梦已经手忙脚乱地发动了攻击,为首的是一只黄皮耗子的闪电。

  四个字在我眼前闪过:效果拔群。

  我倒下了,被当成宝可梦,被以为要使用水炮,而后被电击什么的也太离谱了。

  不过倒下前我看到智爷也被电了,他就那样直挺挺地和我倒在一起。好耶!我能和智爷死在一起!这辈子简直太值了!

  

  你听说过跑马灯吗?就是临死前那种,人生所有经历在眼前闪过。我就看到了这种跑马灯,虽然大部分是不想回忆的事,不过还是有些美好的事物的——我对象。

  然而就在此刻我忽然很想哭——我一个人在那边没有他怎么办啊?!

  哦对了,好像有智爷陪我。

  嘿嘿,小智,嘿嘿嘿嘿嘿嘿……

  然后一个女声如同刀刃般划破了我的无意识脑嗨:“他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我微微抬了抬眼皮,自我认知如同潮水般回笼。接着,那个女声再度响起:“他一会哭一会笑的,真的好可怕啊!”

  “呃,这种情况我也从没遇到过。”

  “是啊。话说回来小智你……”

  什么?!小智!哪里有小智?!快快我想要小智小智和我贴贴!!

  吾暴起,欲以身拥智入怀,方觉钢索缚于四肢,吾不得动,引众人围观。

  “诶诶?他醒了?”

  我感到非常愤怒,不只是被绑这件事,还有这群人居然用这种方式阻止我,他们居然阻止我和小智贴贴!

  一个黑皮男性闪到我面前道:“你不要动!我们这里可是有很多人的!”

  虽然我喜欢成年黑皮壮,但是这根本无法阻挡我的怒火:“库库伊!你这是要闹哪出?!随便把别人绑起来是你的风格吗?!”

  “呃?你认识我?”库库伊愣了愣,“不,不对,如果不是你试图袭击我们的队员,我们也根本不必要把你绑起来!”

  “袭击?劳资拿什么袭击你告诉我!!”

  “你不是试图拿水炮……”

  “水哪门子的炮!劳资一没宝可梦而不是宝可梦哪来的水炮!”

  “呃?你在海边不是……”

  “我就想说句话怎么就被当要用水炮啊!话说回来是谁说的我要用,”我忽然顿住,“啊好像是小智,那没事了。”

  众人一片雷倒。

  库库伊尴尬地说:“呃,听起来,是小智他误会了你啊。不过我要提醒你,你说你不能使用水炮绝对是假的,在你昏迷这段时间我们已经对你进行了全面分析,你确实是一只水加冰属性的究极异兽。”

  “啊?”我一脸不信,“怎么可能?这又不是魂穿怎么还能改变种族的?”

  众人显然没听懂,但不妨碍他们认为我在嘴硬抵赖。于是库库伊挥手示意小智行动,小智也拿出一个究极球,随着究极球启动,一股射线向我袭来,转眼间我就已然处于究极球内部。这里尽是宇宙银河的光色,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东西了,我悬浮在空中,心里是一万只阿尔宙斯奔腾而过。

  几秒后究极球打开,身上钢索已经不见,我却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大脑一片空白。

  “所以,我是一只宝可梦,还已经被小智给收服了?”我自言自语般道。

  无人回应。

  “那么,这可真是……”我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眼神迷离了好一会,最终将目光聚焦在人群中央的小智身上,“这可,这可真是……真是太好辣!!!”

  我的抽风很突然,没有人和宝可梦能反应过来。待众人回神时我已经将智智扑倒,整个人像是蛆般在智智身上阴暗地蠕动,口中还时不时流出几句“智智,我的智智,嘿嘿嘿……”

  “……你放开他。”

  “不!我不要!智智是我的!”

  小智还被压在我下面奋力挣扎,而我却在说完上面那句话后发现——有人脸色变了,而且不止一个人。

  “起来。”

  说这句话的是卡奇,他的脸色很黑,搭配他原本的黑皮显得正如无尽长夜。我被他的表情和语气吓到了,正犹犹豫豫要不要遵守命令时,另一只手掐上了我的衣领。

  库库伊的脸色也很难看:“我警告你,不要对小智动手动脚。小智相当于我的儿子,他才十岁,不管你是人类还是宝可梦,只要你敢骚扰他我就敢让你去死。”

  我想说,成年男性生气真的很可怕,加上我还有这方面的PTSD,这下我是真吓破胆了。不过嘛,库库伊,我是知道你的把柄滴~

  我瞥了一眼地上的智智,此刻他正狼狈起身,既不敢偷偷看我也不敢说什么。我轻轻笑了笑,而后主动把嘴凑到库库伊耳边:“亲爱的库库伊博士,如果你再提着我后颈,我就把你是皇家蒙面人这件事当众抖出来。”

  其实这种威胁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奈何造成的突然性的心理冲击够大。库库伊的手松了劲,我则趁机挣脱躲到小智身后,莉莉艾和玛奥想拉住我却被我灵巧躲过,皮卡丘刚打算十万伏特警告,却不想迎上我真诚的星星眼,直接被整不会了。

  小智从没有今天这样话少过,他看着蹲在身后的我,表情和想说的话一样复杂。卡奇倒是直接气上大脑,要不是库库伊拦着恐怕我早就挨拳头了。

  奇怪,动画里卡奇是这样的人吗?女生和玛玛内都只有奇怪和警惕,他怎么一言不合就发这么的火啊?

  “博士你放开我,我非要……”

  “冷静点卡奇,他似乎有什么特殊能力!”

  “特殊能力又怎么了?!他居然敢这么骚扰小智我非要打死他不可!”

  我挠挠头,怎么有种磕到了的感觉?

  “那个,”半晌,小智终于开口说话了,“能不能麻烦你不要躲在我这边了啊?你这样,大家都很紧张的。”

  吼吼吼!小智和我说话了!小智想让我稍微离远点那我一定要——

  “不要,”我干脆利落地说,“你看卡奇他都要打死我啊,我怎么敢躲开!”

  “卡奇”二字出口,周边反倒稍微平静下来了。水莲试探性地问道:“话说回来,你为什么知道我们的名字啊?”

  我愣住了,而后装作一脸高深莫测:“我知晓一切,过去、现在、未来;你、我、他。”

  几人面面相觑,而后玛奥问:“那,你都知道些什么啊?”

  我看了看绿发少女:“你哥哥出门至今没有回家;你和你父亲认识一位智挥猩,那只宝可梦被你们尊称老师;你的甜竹竹是在遇到小智之后才一路进化成甜冷美后的;你的……”

  “停!”玛奥猛挥手道,“够了,我信了!”

  我倒是不打算停嘴,而是把目标转向莉莉艾道:“你会唤醒玛机雅娜;未来你会和兄长一起找到你的父亲;你……”

  “等等!父亲?!”莉莉艾失声尖叫,“我会找到他对吗?能不能请问您告诉我他在哪?这对我真的非常重要!只要您告诉我……”

  “停!”我打断少女的失态,而其他人已经被我的重磅消息震得说不出话。倒也不是我吝啬这点情报,而是我还没看旅途啊!我只是从各种视频里知道了些,细节我一概不清楚啊!

  但我依旧打算装逼:“我只告诉你既定的命运,不会说出命运的轨迹。”

  莉莉艾无言。她递给库库伊一个眼神,库库伊也点点头,于是莉莉艾立刻转身离去。

  其他人依旧满脸震惊,洛托姆倒是一脸兴奋地过来拍照:“哔哔哔!有新发现!P人似乎能够知晓过去预言未来洛托,而且还对小智有种超乎寻常的好感洛托。”

  “P,人?”我震惊了,“别告诉我这是你们给我取的名字。”

  洛托姆似乎想要驳回我的不满,然而小智却忽然转头对我说:“诶?你不知道我们给你取了这个名字?”

  我:……啊?!

  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回答,洛托姆便接过话去道:“洛托!你不是说你知道一切吗洛托?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洛托?”

  洛托姆幸灾乐祸地笑着,我则扯了扯嘴唇道:“洛托姆,你未来被一个三岁小孩拆了。”

  这句话当然是我瞎掰的,目的就是想打击一下洛托姆。显然我的目标达成了,洛托姆一脸震惊加不相信:“什么洛托?!我可是高科技洛托!怎么可能被三岁小孩……”

  “啊哈哈别这样,大不了我会把你组装回去的,”库库伊赶紧打圆场,而我和这群人之间的硝烟也逐渐无影无踪了。

  “哦对了,”我回过神来,而就在其他人以为我要宣布什么大事时,我把手再度伸向了小智,“小智和我贴贴!”

  众人皆倒。

  “你你你你你别这样啊!”小智已经被我吓得完全没了以往的样子。

  “呃,内个您……”现在卡奇多生气也不好再发作,“能不能请您不要离小智那么近……而且别那么,表现得,暧昧啊?”

  暧昧?为什么我觉得这个词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呢?

  于是我玩心大发道:“卡奇~你是不是喜欢小智啊~”

  卡奇瞬间慌神,口齿不清加跌倒的那种。其他人则一脸看戏的表情。

  哦,也许我穿越的不是原片,而是什么卡奇智同人文吧?我放开小智坐到一边,毕竟是cp向作品,我也不好太过分。

  然而就在此时,旁边的升降机忽然开始运行,出场的是莉莉艾和格拉吉欧。莉莉艾稍微有些喘气道:“抱歉,因为想要快点,所以我骑了防卫队的七夕青鸟。”

  “那个究极异兽在哪?”格拉吉欧一如既往地冷着脸。

  我举起了手。

  然而剧情和我想的不大一样。我以为格拉吉欧是来问我关于他父亲的,可是,他居然一个箭步冲过来,然后给了我巴掌?!!

  “你居然敢对小智!”他怒吼着,“小智他才十岁你就!明明你是知道的!你却公然对他做出那种举动,你这变态!”

  “变态”。

  我讨厌这个称呼,以前我害怕,现在我不屑、厌恶、愤怒。哪怕是格拉吉欧,我恐怕也不会惯着。

  仿佛是顺其自然,水流在双手里汇聚,最终成为两轮水刃。

  “把那句话,还有巴掌,给我收回去。”

  吾暴起,以刀劈格首,众人皆惊。格拉吉欧避,唤银伴战兽应之。吾空击,转返,抟刃回锋,再空。

  “水和冰对吗?”格拉吉欧拿出一张黄色记忆碟,“在神圣的黄色闪光中,在圣兽银伴战兽的猛烈攻势下,化为灰烬吧!”

  我对此的反应是:“中二。”

  早就想吐槽了,为什么即使是前期那么冷艳高贵的人设,为毛即使那样也会摆那种中二的姿势、念那种中二台词啊!

  我一个滑步冲上前,伸手接中了记忆碟。

  “什么?!”格拉吉欧大惊。我转手扔掉记忆碟,而后再度发动攻击。

  “好快……”水莲在一边感叹。其他人想要插手,但我和格拉吉欧的对战已经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破坏,他们只能手忙脚乱地护住设施。

  “真是的!”莉莉艾忽然如梦初醒,“哥哥你是不是理解错了啊!究极异兽先生他只是特别喜欢小智!我可从来没说过他对小智有什么不好的心思和行为啊!!”

  “什么?!”格拉吉欧转头,我则趁这个时机给银伴战兽狠狠来了一刀。不得已,格拉吉欧收回了银伴战兽,我也稍稍收了收杀意。

  “怪不得呢!我还以为哥哥已经明白了!原来心思还是在小智身上啊!!”

  格拉吉欧一下子慌了神:“莉莉艾?”

  哦吼,原来不止卡奇,格拉吉欧也对小智有心思……等一下,如果一篇文里起码有两个人喜欢小智,但还没有任何人搞定,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是一篇all小智文!也就是说,劳资也有机会!

  

  

我以为能一发完的,结果写了五千多字还没有结束的趋势,只能留个坑了。

虽然成分不多,不过我还是觍着脸打了all小智的tag……

彩蛋是关于格拉吉欧和莉莉艾相遇后的一些事情,包括兄妹对话,以及格拉吉欧是怎么理解错误以为自己的梦中情人被抢了。

啊这...

......6


这也不是闪光的吧


老福特你怎么想的...


就...有一点点无语😅

......6


这也不是闪光的吧


老福特你怎么想的...


就...有一点点无语😅

琳

冠军产物

这篇搞智智除旅途队外收服宝可梦啦


 原谅我是实在找不到图了🥲

[图片]伊布(闪光)

性别:雌性

属性:一般

特性:危险预知

招式:电光一闪   高速星星   迷人   效仿   影子分身  

(私设配招不限制数量)

[图片]奇鲁莉安

性别:雌性

属性:超能力  妖精

特性:同步

招式:念力  影子分身  守住  精神强念  ...

这篇搞智智除旅途队外收服宝可梦啦



 原谅我是实在找不到图了🥲

伊布(闪光)

性别:雌性

属性:一般

特性:危险预知

招式:电光一闪   高速星星   迷人   效仿   影子分身  

(私设配招不限制数量)

奇鲁莉安

性别:雌性

属性:超能力  妖精

特性:同步

招式:念力  影子分身  守住  精神强念  瞬间移动

索罗亚

性别:雄性

属性:恶

特性:幻觉

招式:电光一闪  暗影球  暗黑爆破  暗影爪  

丑丑鱼

性别:雌性

属性:水

特性:适应力

招式:跃起   撞击

小火马-伽勒尔形态

性别:雌性

属性:超能力

特性:火焰之躯

招式:念力   妖精之风   高速移动    治愈波动   




下面是新加的设定哦

1.智智战斗力不削弱

2.部分会按动漫剧情的方向走 

3.我在PM世界设定有所有形态的伊布(馋久了

4.mage石部分由我送智智

5.基本所有智智的宝可梦都会回归


  



ink籽墨
是一张宝可梦的稿稿,画的很开心

是一张宝可梦的稿稿,画的很开心

是一张宝可梦的稿稿,画的很开心

冰雪裘人Query

一些杂七杂八的图,也丢在lof一下存个档(p4有朱紫剧透注意)

一些杂七杂八的图,也丢在lof一下存个档(p4有朱紫剧透注意)

盐夏

凯那市游玩篇1

*瞬遥热恋期

*两人已成年

*承接前面文章的【现在】情节,也可以当成独立短篇来看。

*没什么重点,就是甜甜的日常~

  

  早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了床上女孩的棕发上,蒙上一层模糊的金色光圈。

  一只修长的手捻起一缕被染得金棕色的发丝,轻轻地揉搓着。

  瞬看着埋在被子的女孩微微出神。

  她平稳地呼吸着,睡得很沉。

  但是再睡下去,出行计划就要耽误了。到时候她又要抱怨没有好好地游玩景点,没办法拍出好看的照片寄给朋友们。

  哼,也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

  他起了点恶劣心理,用手上的发尾去勾她的鼻子。

  “唔——” 遥飞快地抓住他的手,压进怀里,闭着...

*瞬遥热恋期

*两人已成年

*承接前面文章的【现在】情节,也可以当成独立短篇来看。

*没什么重点,就是甜甜的日常~

  

  早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了床上女孩的棕发上,蒙上一层模糊的金色光圈。

  一只修长的手捻起一缕被染得金棕色的发丝,轻轻地揉搓着。

  瞬看着埋在被子的女孩微微出神。

  她平稳地呼吸着,睡得很沉。

  但是再睡下去,出行计划就要耽误了。到时候她又要抱怨没有好好地游玩景点,没办法拍出好看的照片寄给朋友们。

  哼,也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

  他起了点恶劣心理,用手上的发尾去勾她的鼻子。

  “唔——” 遥飞快地抓住他的手,压进怀里,闭着眼睛无意识地呢喃着:“向尾喵,不要闹了……”

  他的手似乎被放在某处柔软的地方,温热的触感透过单薄的睡衣传了过来。

  瞬的手僵住,热气忽地上脸,不敢动弹。

  真是的……

  手被制约住,他只能出声去唤醒她。

  “遥! 起床了! ”

  女孩充耳不闻,还在梦乡里飘荡着。

  没办法,只能使出杀手锏。

  他俯下身,在她的耳边低声地说:“再不起床的话,拉面要卖完了哦。”

  “! ! ! ”

  遥的身体弹起,眼睛还半睁半醒:“嗯! 拉面! ”

  手顺利地收回,但是被不清醒的人调戏,他还是有点不甘和羞恼。

  瞬在她的头上胡乱地揉着,女孩的棕发一下子炸了起来。

  “嗯——!” 头被不断地摇晃着,遥的瞌睡虫一下子跑光了。

  睁开眼睛看清楚对方,她的脾气也跟着头发炸起来。

  “瞬,你干什么啦! ”

  在女孩反击前,他就起身离开了。

  “早上好。”

  “太可恶了! 瞬!吵别人睡觉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

  瞬把闹钟扔给她,抬了抬下巴示意:“让别人等待更是不礼貌的行为。”

  遥摸起闹钟一看:“糟了,这么晚了! ”

  她爬起来,就要向浴室冲去。

  “等等,”瞬拉住她,“把鞋穿上。”

  “哦! ”

  过了一会,遥在浴室里发出不满的声音:“瞬,头发都被你弄得打结了啦! ”

  瞬没有回应,嘴角微扬,慢条斯理地吃着酒店的早餐。

  “真是的……”

  遥一边咬着牙刷,一边用力地梳着头发。

  看着镜子里凌乱的样子,后知后觉地发现忘了什么事。

  说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同屋睡觉,虽然不在一张床,但睡前明明决定要早点起床收拾,留给对方一个好印象的,谁知道自己居然赖床了啊。

  睡相不会乱七八糟的被他笑话吧?

  遥叹了口气,对自己唾弃了一分钟。

  不过她向来看得开,反正自己什么糟糕的样子都被他看过了。

  就算打扮的漂漂亮亮站在他的面前,他也只会评价一句:“看起来很不错——多亏了服装的衬托。”

  类似这种反应,瑟蕾娜怎么会经常称赞他情商高啊。

  遥愤愤地洗了把脸,开始换装。

  她穿了一件鹅黄的吊带长裙,从胸口到裙摆都设计了微卷的荷叶边,阳光一照,裙面隐藏的银亮细线就流动起来,显得整条裙子莹莹发光。

  遥满意地在镜子前转了个圈,然后化了个淡妆。

  换好衣服后,她就出来坐在瞬的旁边,吃起了早饭。

  瞬用余光不着痕迹地打量她。

  这些年来,女孩的发育加快,爱美的心情加剧。

  作为一个协调训练家,她很懂得怎么发挥宝可梦的魅力……也很懂得怎么去彰显自己身材。

  比如这条裙子就刚好合身,把她精致的锁骨和身体的曲线展露无疑,微黄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暂,看起来十分明媚活泼。

  他很快移开目光。

  今天第二次地,感觉脸部温度升高。

  “今天的风很大,穿上一件外套吧。”

  “诶?” 遥放下碗,探身看了看外面灿烂的阳光,“不会吧,今天的天气很好。”

  “晚上要去海边,夜风很凉。”

  “那晚上再说嘛。”

  他平淡地说:“电视台说今天的紫外线很强,你会被晒黑。”

  “啊,真的吗,”遥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摸着裙子笑出来,“不过没关系啦,我以前经常在海边游泳,而且难得有机会穿新裙子诶,等我把防晒霜抹上就没问题了……”

  瞬默然片刻,收回了这个话题。

  吃完早餐,两个人总算出发了。

  “嗯……我们先去逛逛好吃的,然后下午去看话剧表演。”

  合上游玩攻略,她揽住瞬的手臂。

  “以前忙着和狩猎凤蝶训练,都没有好好地在凯那市玩过。”

  他挑了挑眉,习惯性撩撩额前的头发:“以你那时候的实力,确实应该好好训练。”

  “你——诶! ”

  看见小摊上焦嫩的热狗,遥的怒气一下子消失了。

  她抛开毒舌的男友,买下美食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平时在森林里乱闯的少女现在仿佛装上雷达一样,一踏一个准地找到所有美食店。

  没过多久,瞬的手上就拿满了食物,还不时地被对方投喂。

  “瞬,这个不甜但是很酥脆,很好吃哦! ”

  “瞬,这个布丁好顺滑,你一定喜欢! ”

  “瞬,这个很软糯,你一定不喜欢,还是我吃吧哈哈哈哈……”

  “……”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是被塞的美食都意外地符合口味,该不该说这是一种幸福呢。

  虽然太阳明晃晃地挂在空中,但遥的购物热情更加高涨。她兴高采烈地在商店里穿梭,买下很多精美的纪念品或者稀奇古怪的东西。

  路人总要侧目,将目光放在这个身材曼妙、漂亮大方的女孩身上。

  瞬只能任劳任怨地拿着购物袋,并不动声色地挡在她的身旁,隔绝掉那些探究的目光。

  偶尔,她会良心发现地回头问他:“是不是太重了,我叫火焰鸡出来吧。”

  想到一米九的火焰鸡和他站在一起的画面……他向上垫了垫怀里的东西,回应道:“不用了。”

  经过两个小时的搜刮后,两人收获满满,决定先把东西放回酒店。遥顺便收拾掉剩余的食物,擦擦嘴,补补妆后整装待发。

  “接下来我们去看话剧吧! ”

  举办话剧的门口并没有想象中的人来人往,一块告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遥读出了上面所传达的意思:“因为主演玛力露丽身体不适,所以演出取消了! ”

  “啊——” 她忍不住痛惜地跺脚,哀嚎,“之前旅行一直错过,好不容易等到机会居然又又又看不到了! ”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瞬看起来倒是很淡定,毕竟没有像她一样期待已久,“接下来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遥屈起手指在嘴边,很认真地思索着:“嗯……烟火大会在晚上,现在才下午,时间还很充足呢。”

  就在她苦恼的时候,身边飘来两个路人的声音。

  “诶诶,凯那大会快要开始了吧?”

  “对啊,听说今天参赛选手特别多,我好紧张啊——”其中一个女孩忐忑不安地说。

  “没问题的,我会在下面为你加油……”

  两个女孩的话语随着她们的走远越来越小,依稀可以看见安慰和焦虑的神情。

  “凯那大会——” 是第一次参加华丽大赛的地方啊。

  遥涌起熟悉又亲切的情绪,眉眼舒展,期待地看向瞬。

  对方显然也抱有相同的想法,抹起一丝浅笑,点了点头。

  “走吧,去凯那大会。”

修twer

【无偿】

同好无偿自印周边稿,只能是作品中有的,不接自设。无期限

下面有标tag的都可以来,没有的可以在评论里问有可能是我没标但有的。会回复

同好无偿自印周边稿,只能是作品中有的,不接自设。无期限

下面有标tag的都可以来,没有的可以在评论里问有可能是我没标但有的。会回复

冬日栗
  朱紫还是不刷闪伊布比较好吧...

  朱紫还是不刷闪伊布比较好吧?

  朱紫还是不刷闪伊布比较好吧?

清清清清漪aaaaa
  幻想幼年奇樹看咕嚕🦐對戰...

  幻想幼年奇樹看咕嚕🦐對戰

  我好餓wwww

  幻想幼年奇樹看咕嚕🦐對戰

  我好餓wwww

鱼团🐠🍡✨

 堆点宝可梦相关,后面几p是自家的宝设定还有和朋友家的设定的互动🙌🏻

 堆点宝可梦相关,后面几p是自家的宝设定还有和朋友家的设定的互动🙌🏻

🍭

阿罗拉!!我永远喜欢日月!

(什么日月都多久以前的了

(🤔算是一种重绘?相比之前六月份画的应该还是有所进步

阿罗拉!!我永远喜欢日月!

(什么日月都多久以前的了

(🤔算是一种重绘?相比之前六月份画的应该还是有所进步

超金级五头身战士

宣传一下大哥的企划,我也在里面)希望有宝友来🥺

宣传一下大哥的企划,我也在里面)希望有宝友来🥺

当一会蓝橘
  太阳伊布和叶伊布是兄妹  ...

  太阳伊布和叶伊布是兄妹

  好大哥是直冲熊啦 是他一发冲浪将儿时的我送上了冠军的宝座

  太阳伊布和叶伊布是兄妹

  好大哥是直冲熊啦 是他一发冲浪将儿时的我送上了冠军的宝座

烟熏小狗屁股
 好朋友!!!  (参考了游戏...

 好朋友!!! 

(参考了游戏里面的合照)

 好朋友!!! 

(参考了游戏里面的合照)

那个什么雨
黏美伊儿 是可爱的女孩子 因为...

黏美伊儿 

是可爱的女孩子 因为不想进化成黏美露龙所以使用了不变之石✨

黏美伊儿 

是可爱的女孩子 因为不想进化成黏美露龙所以使用了不变之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